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元歌

25.1万浏览    2854参与
梦牵绕了谁的灵魂

失去庞统姓名与彩蛋的元歌,背景故事里全是阿亮的影子

失去庞统姓名与彩蛋的元歌,背景故事里全是阿亮的影子


长玦玦
大头。。别问我为啥没衣服,因为...

大头。。别问我为啥没衣服,因为参考没衣服。。。。。

大头。。别问我为啥没衣服,因为参考没衣服。。。。。

_欣诗语

画了个壁纸
1111買物の日还是要吃粮的!

我把民政局的印章偷过来了你们快给我盖章!🔒

电量:52.0%
时间:13:14

画了个壁纸
1111買物の日还是要吃粮的!

我把民政局的印章偷过来了你们快给我盖章!🔒

电量:52.0%
时间:13:14

非常瓜

双十一到了(*ˉ︶ˉ*)为懿元产粮,送上头像

双十一到了(*ˉ︶ˉ*)为懿元产粮,送上头像

酸奶七分熟
“命运这种事——无法拒绝呀。”

“命运这种事——无法拒绝呀。”

“命运这种事——无法拒绝呀。”

黎里

新干员录入
萨科塔——诸葛亮
萨卡兹——司马懿
黎博利——元歌
菲林——周瑜

明方pa
对应是天使,恶魔,鹤,猫

半夜脑子不清醒删了重发一下。。。

新干员录入
萨科塔——诸葛亮
萨卡兹——司马懿
黎博利——元歌
菲林——周瑜

明方pa
对应是天使,恶魔,鹤,猫

半夜脑子不清醒删了重发一下。。。

D3ath”

黑化病娇向


含:白;亮;约;云;元;鱼;鹊;良;星


Ver.李白


那个潇洒恣意的男人总是笑着的


狭长的桃花眼噙着温柔与阴郁


上扬的嘴角像阴冷的蛇冻结了血液


你曾爱惨了的白衣胜雪染上点点猩红成了你的噩梦


青莲的剑尖划过枷锁发出清脆的声响像索命的歌谣


“不要想着逃离哦,李某可是很爱大人你的啊”


Ver.诸葛亮


明媚的光随着门帘的打开争先恐后地涌入,来人逆着光,冰蓝的发掺着稀碎的光熠熠生辉


习惯了黑暗的眼睛不适地闭了起来


来人是谁你不用看都知道


“够了吗?诸葛亮”严重脱水的嗓音嘶哑得不成样子


你听见他轻笑,“大人,亮...

黑化病娇向


含:白;亮;约;云;元;鱼;鹊;良;星





Ver.李白


那个潇洒恣意的男人总是笑着的





狭长的桃花眼噙着温柔与阴郁





上扬的嘴角像阴冷的蛇冻结了血液





你曾爱惨了的白衣胜雪染上点点猩红成了你的噩梦





青莲的剑尖划过枷锁发出清脆的声响像索命的歌谣





“不要想着逃离哦,李某可是很爱大人你的啊”








Ver.诸葛亮


明媚的光随着门帘的打开争先恐后地涌入,来人逆着光,冰蓝的发掺着稀碎的光熠熠生辉





习惯了黑暗的眼睛不适地闭了起来





来人是谁你不用看都知道





“够了吗?诸葛亮”严重脱水的嗓音嘶哑得不成样子





你听见他轻笑,“大人,亮好不容易将你留在亮身边,亮又怎么可能会觉得够呢?”





我算好了经天纬地,算好了世事云烟,也算好了你,逃不掉的啊,我爱的大人








Ver.百里守约


再温柔的狼终究都是只狼





你早就应该明白的





泛着凛光的红线直直落在你的心脏把你禁锢在原地





举着枪的男人一步步走到你面前,赤红的眸翻涌着偏执与嗜血,倒映出你害怕的模样





“为什么不爱我呢?为什么要爱上别人呢?”骨节分明的指抚上你的脸,温柔而轻缓





“没关系,守约爱着大人就够了,大人,就永远留在守约身边吧”





枪响回荡在苍穹,你无力地倒在他的怀,鲜血源源不断地从膝盖关节处流出





大人没有了腿,就离不开我了吧









Ver.赵云


将军一向是体贴而稳重的





但只有你知道他不为人知的一面





他亲手为你束上枷锁,为你打造华丽的囚笼





你成了他的金丝雀,被折去了双翼,失去自由





长安城处处皆是寻你的告示,长城守卫军也派出一支分队寻觅你的踪影





而你,夜夜在将军的身下被折去所有的骄傲与希望





像个精致的洋娃娃,只是一具空壳





将军常年练枪留下薄茧的手覆上你的眼





轻柔的吻落在额前,眼睑,红唇





“他们不需要知道大人在哪里,大人有云就够了”








Ver.元歌


细长的傀儡丝在你的手上勒出红痕





瘦弱的少年指间牵引着纤细的丝线,看向你的眼神那么的疯狂和炽热





“大人不是说过的吗?会一直陪着元歌的啊,可为什么,大人要从元歌身边离开啊?”





“不爱吗?”






“那就做我的傀儡吧,那样你就会爱我的”最后一根傀儡丝缚上你的脖颈,少年笑了





“没有傀儡会背叛主人的,哪怕是大人你”























九重葛。

绝 对 占 有

听说元歌终于把机关傀儡做出来了。


此消息一出,校友们都热闹的讨论了起来。元歌长期将自己紧关在机关室努力制作傀儡的事很多人都知道,但因为诸葛师兄不让大家打听八卦,所以具体的制作过程是否一帆风顺也无从得知。这也直接导致了一部分人开始对那所谓的机关傀儡展开了天马行空的想象:有人说那傀儡面貌诡异,凝视人的时候往往让人觉得阴鸷无比,也有人说傀儡聪明刁猾,最善蛊惑人心等等,传言版本一个又一个,是他们酒足饭饱后的谈料。


作为稷下最有才华的学子,诸葛亮一人包揽了学校不少大大小小的事情,处理完这些令人头大的事情以后天色已经很晚了,之前蹲在机关室门口等看热闹的人也觉得自讨没趣回去吃饭了。不过,不仅仅是...

听说元歌终于把机关傀儡做出来了。


此消息一出,校友们都热闹的讨论了起来。元歌长期将自己紧关在机关室努力制作傀儡的事很多人都知道,但因为诸葛师兄不让大家打听八卦,所以具体的制作过程是否一帆风顺也无从得知。这也直接导致了一部分人开始对那所谓的机关傀儡展开了天马行空的想象:有人说那傀儡面貌诡异,凝视人的时候往往让人觉得阴鸷无比,也有人说傀儡聪明刁猾,最善蛊惑人心等等,传言版本一个又一个,是他们酒足饭饱后的谈料。


作为稷下最有才华的学子,诸葛亮一人包揽了学校不少大大小小的事情,处理完这些令人头大的事情以后天色已经很晚了,之前蹲在机关室门口等看热闹的人也觉得自讨没趣回去吃饭了。不过,不仅仅是他们找不到那个听说已经制作完傀儡的少年,就连诸葛亮也不知他的去向。


“阿亮。”


正当他带着担忧与疑惑准备回屋歇息,就听见身后有声音呼唤他道。


诸葛亮转过身去,发现一个令人惊艳的美丽傀儡正站在自己的三步后处,一遍又一遍的用那中性嗓音重复着, “阿亮,阿亮。”


“是我。”傀儡说着,藏在身后操控的元歌终于把脑袋探了出来,自信的扬着嘴角,活像个刚刚搞完恶作剧还暗自偷喜的小孩。


“因为想让阿亮第一个看到傀儡,所以今天一直在躲着没有出来。”


秋季的夜晚除了微微的凉风,还有窸窣的虫鸣。诸葛亮一言不发的欣赏着面前的尤物,心里已经想不出更好更恰当的词语来赞美这个杰作。元歌对美的喜爱是非常热烈的,关于对美的诠释,元歌也总是最特别的那一个。就像之前那次在魔道课上,庄周让学生们自由绘制梦境,元歌交的那份答卷就是第一名。


现在想想,他能做出如此完美的机关傀儡,也并不奇怪。


“太棒了,士元。”漫长的欣赏时间过后,诸葛亮微笑着说,“这真是让我惊喜。”他伸出手,像以前那样习惯性的在元歌的头上拍了拍。


现在沉默的那个人轮到元歌了。制作改良傀儡的这么长一段时间,他知道外面有各种各样的言语乱飞互传着,也有不少人对自己的举动表示质疑。但他确实从头到尾都没有在意过别人的看法,决定制作傀儡是因为阿亮的开导,制作完也是最想让阿亮看到,只要知道阿亮是一直在支持着自己的,心里就已经雀跃不已了。


现下傀儡不再说话了,元歌觉得此时此刻快要住进师兄那对温柔的眼睛里了。干净,纯澈,被夜晚的星光所点缀着,模模糊糊的映着自己,还有傀儡的轮廓。…望着那双眼睛,他的嘴唇不自觉动了动,好像已经准备好了师兄下一秒就会亲吻过来。


但果然没有。


对阿亮有异样的情愫这件事情,早在很久以前就初露端倪。也许是因为在最黑暗的那一段时间里只有阿亮陪伴着自己,鼓励自己吧?


“我今天听墨子先生夸奖你了,你在机关这方面很有天赋。”


“有时候反其道而行之的效果也会令人出乎意料,师弟,今天的魔道作业还要再改改。”


稷下学院的女孩子们总说什么“谁能禁受的住诸葛师兄的温柔细致呢?”那时候元歌就想,看来自己也不是那些被温柔折服的人中的例外。那个人,好像永远都被光明所笼罩。


说起来很讽刺,很快,那个被不少学生之前称为“邪物”的傀儡因为巧舌如簧,且拥有能够变成任何人的能力而一举拿下稷下学院最想要的东西排行榜第一名,据说还有学弟过来询问能不能借来替代自己去上课的,被老夫子当场抓包。


因为傀儡一事,许多人都改变了对元歌的看法,甚至有将他奉为偶像崇拜的,一时间元歌人气大涨,成了机关学院的有名人物,并与包括诸葛亮在内的其他三人被称之为“稷下F4”。虽然大名人本人并不在乎这些荣誉。


诸葛亮也听见了。他禁不住嘴角的笑意,心想学院里总是有那么一批百事通,打听消息传播消息,搞八卦这种事永远比学习要勤快不少。要是精力全都放在学习上,说不定就有什么能人来与自己踢榜了。


嗯,不过看起来似乎很困难,想要踢榜诸葛亮,得先打过比谁都要努力的千年老二周瑜。



“诸葛,在想什么如此开心?交代你做的功课可做好了?”夫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的身后。


“啊,夫子,您怎么来了?我功课都已做好,只是您教的最后一个招式实在是太难了。”见是夫子,诸葛亮赶紧恭敬行礼。“可能是那天扎马步太久,腿脚现在还酸疼的不行,有点耽误练习时间。”


“什么?原来阿亮的弱项是扎马步!”面前的尊师随着魔道力量的转化现身傀儡原型,敏捷收手的调皮师弟现在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呢。


“…士元?不可胡闹。回头要让夫子知道了,少不了你一顿批评。”才发现是元歌傀儡所变的诸葛亮无奈叹了口气,伸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


成功逗了师兄一回的元歌讨好似的拉了拉他的手揶揄道。“可惜了,要是上次的武道课是和阿亮一起上的就好了,说不定能看到阿亮扎马步时的丰富表情。”


还以为诸葛亮会反过来调侃自己的元歌发现对方并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摩挲着自己的手,若有所思。


这个动作让元歌觉得自己紧张得呼吸好像都要停止了,如此温柔的抚摸,几乎让他忘记了手伤的疼痛。


“是提线磨出来的吧?”他说。


“…是。”


豆绿色药膏冰凉的搽匀在伤口上,将刚开始的疼痛缓解了不少。诸葛亮的力度很轻,像是把他当成什么奇珍异宝似的,轻柔的不像话。


后者则慵懒的趴在桌上,凝视着认真给自己上药的师兄。


“师兄,好像是个百宝箱。”


这声少有的“师兄”叫的诸葛亮有些不自在,“药是跟夫子拿的。别看他平日里手不留情的责罚学生扎马步,练打桩,其实内心也是很柔软的。”


“就像师兄对司马那样吗?虽然平日里总是嘴不留情,其实心里把他看的很重吧。”元歌下意识脱口而出道。


突然被师弟如此发问的诸葛亮一时怔住,那个人的脸也在脑海中浮现出来,生气的样子,发窘的样子,愉快的样子,都像走马灯一般循环投放着。


少年人眼底闪过难以捕捉的光亮,温柔的笑意让嘴角翘的很高。“嗯。”人的情感往往会在某些举动或言语中体现出来,下意识这种东西让情意无所遁形,明眼旁人一看就穿。


好像被什么刺痛了。


师兄的笑容对于元歌来说,既像霜雪未沫春风欲来,又像花开满院飘香十里。换言之是第二个太阳,耀眼,温柔,让他心甘情愿的泡在这糖罐里。


但这个笑容不是为他。是为别人。


元歌很早之前就发现诸葛亮与司马懿比和其他朋友亲密,形影不离的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让先到的自己都开始变得多余。各种猜疑各种困惑都像颗尖锐的石子硌在心间,几乎让元歌喘不过气来。


就像师兄对司马那样吗?虽然平日里总是嘴不留情,其实心里把他看的很重吧。


啊,怎么真的说出口了。


原来自己那些猜测都是对的,以及自己那无法控制的嫉妒,也是真的。


从没有想过,原来自己会如此极端。


很快,继元歌创造出绝美傀儡一事之后,稷下学院再次出了一条爆炸新闻,魔道学院的司马懿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没有人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多是些吃瓜看戏的群众,或可惜魔道学院痛失一名才子,或暗喜从此榜单中又抹去一名强有力的对手,或第一时间询问诸葛,最好的朋友的踪迹,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诸葛亮确实不知道。他甚至想不明白,司马懿是何时不再与自己站在一条线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司马懿一句话也不愿意留下,就带着部分天书碎片离开?


“阿亮。”元歌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我最近新学了支舞蹈,要看吗?”


诸葛亮合上书卷,一如既往的挂着笑意。“好。”


得到同意后,元歌收拢起提线,凭着肌肉记忆在空旷的大厅里开始起舞了,动作熟稔,就如那天同司马懿一起打开天书碎片时那样没有一丝犹豫。


元歌伸展腰肢,傀儡也伸展腰肢,元歌转动身体,傀儡也转动身体。一人一傀儡,在诸葛亮的注视下展示着完美的舞步。为了今天这一场只为诸葛亮一人的表演,元歌私下花了不少功夫练习,真正跳起来,竟然要比之前的反复练习还要好。


可能是因为阿亮现在眼里只有自己吧?


天书碎片里呈现出那些被藏起来的过往时,司马懿崩溃又痛恨的模样实在是太让人愉悦了。元歌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并把它也算进极致美的范畴里。


正如此刻阿亮那欣赏的视线一样。烫的他整个人都好像化身轻燕在林中飞跃,阳光穿过繁茂的枝叶四散着光芒——


“阿亮,你看到了什么?”


“当然是元歌师弟精彩的舞蹈。我猜,今年的表演大会,他要拿第一名。”


“猜错了,”与诸葛亮对上视线的元歌会心一笑,“元歌师弟说,他只表演给阿亮看。”





非常瓜
这是一个快乐阵容( •̀∀•́...

这是一个快乐阵容( •̀∀•́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劝说元芳玩公孙离失败(*ˉ︶ˉ*)
战队赛,队里居然有人玩懿总简直不要太开心,拿了三把司马懿我就拿了三把元歌(ง •̀_•́)ง
(*ˉ︶ˉ*)顺便上演了一把杀完对面中单,被三个人从中路追到下路再追到红区,大喊v8丝血逃生,(*ˉ︶ˉ*)对面中单给我喊666,打完还给我点赞
(*ˉ︶ˉ*)本来想冲个金牌但是这赛季对甜筒太不友好了T_T只能以后再说吧

这是一个快乐阵容( •̀∀•́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劝说元芳玩公孙离失败(*ˉ︶ˉ*)
战队赛,队里居然有人玩懿总简直不要太开心,拿了三把司马懿我就拿了三把元歌(ง •̀_•́)ง
(*ˉ︶ˉ*)顺便上演了一把杀完对面中单,被三个人从中路追到下路再追到红区,大喊v8丝血逃生,(*ˉ︶ˉ*)对面中单给我喊666,打完还给我点赞
(*ˉ︶ˉ*)本来想冲个金牌但是这赛季对甜筒太不友好了T_T只能以后再说吧

是洛柒吖

番外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懿统,也可以叫懿元
不欢迎ky,踩雷自退谢谢。发现我的文最近ky很多,我也是个人,我也有脾气,拜托各位不喜欢我的文赶紧走,我伺候不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我不可能符合你们每一个人的要求,我只能做我自己。ball ball那些ky做个人。

番外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懿统,也可以叫懿元
不欢迎ky,踩雷自退谢谢。发现我的文最近ky很多,我也是个人,我也有脾气,拜托各位不喜欢我的文赶紧走,我伺候不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我不可能符合你们每一个人的要求,我只能做我自己。ball ball那些ky做个人。

兔子型泡泡
【涂鸦】稷下f4兔其实很久以前...

【涂鸦】稷下f4兔
其实很久以前指绘过周瑜兔,然后就鸽了
翻到了草图顺手发一下吧,指绘的图层早不知道哪儿去了_(°ω°」∠)_

【涂鸦】稷下f4兔
其实很久以前指绘过周瑜兔,然后就鸽了
翻到了草图顺手发一下吧,指绘的图层早不知道哪儿去了_(°ω°」∠)_

无心 本弃

献上懿懿呀!过段时间赶元咕咕呀!
姐妹们来找我玩呀!有糖吃!
最后一张是一个幼懿emm

献上懿懿呀!过段时间赶元咕咕呀!
姐妹们来找我玩呀!有糖吃!
最后一张是一个幼懿emm

啊反正我就是想换个ID

  继续尝试新的笔刷和画风,画一对龙凤情头~_(•̀ω•́ 」∠)_快到年底了也要抓紧进步一下下~

  继续尝试新的笔刷和画风,画一对龙凤情头~_(•̀ω•́ 」∠)_快到年底了也要抓紧进步一下下~

咸鱼言✧
时隔一年又画了这个问卷。 喜欢...

时隔一年又画了这个问卷。

喜欢双兰一年了~

时隔一年又画了这个问卷。

喜欢双兰一年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