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先生

2562浏览    489参与
醉里挑灯

摸鱼混更
p1  我家杰克佣兵沙雕日常
p2  猫猫理,挪威森林猫
p3  庄园f4

摸鱼混更
p1  我家杰克佣兵沙雕日常
p2  猫猫理,挪威森林猫
p3  庄园f4

綾川撫子AyakawaNadeshiko

002 文学少女与推理文学国

  (一)

  她告诉我,她之所以敲响了我的房门,不是特地选择了我,而是按顺序挨家挨户敲过来的结果。

  前面的三十六家,两家因为男主人被杀形成了互相猜忌、亲人反目的修罗场所以压根没理会少女的敲门声,两家因为不知是谁放在桌上的几个木头人偶陷入恐慌(还有三家则是因为写着在场人员姓名的塑料牌)无暇顾及,两家因为是推理作家聚会麻将声直接盖过了敲门声……总之,只有我开了门。

  好像可以理解为什么她在我打开门看到我的第一眼会那样说了。

  完全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所以,你现在发现了吧,推理文学国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极乐净土,还是趁早让火村先生送你回去好了。你父母肯定很——”

  “死了。”

  ...

  (一)

  她告诉我,她之所以敲响了我的房门,不是特地选择了我,而是按顺序挨家挨户敲过来的结果。

  前面的三十六家,两家因为男主人被杀形成了互相猜忌、亲人反目的修罗场所以压根没理会少女的敲门声,两家因为不知是谁放在桌上的几个木头人偶陷入恐慌(还有三家则是因为写着在场人员姓名的塑料牌)无暇顾及,两家因为是推理作家聚会麻将声直接盖过了敲门声……总之,只有我开了门。

  好像可以理解为什么她在我打开门看到我的第一眼会那样说了。

  完全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所以,你现在发现了吧,推理文学国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极乐净土,还是趁早让火村先生送你回去好了。你父母肯定很——”

  “死了。”

  “那你姑姑姑父肯定——”

  “死了。”

  “哥哥姐姐嘛总——”

  “也死了。”

  甘霖娘。

  这让我怎么聊下去。

  我挠挠头,若无其事地走到钢琴边弹起来了黄金之风处刑曲试图冷静下来。效果显著,大约有百分之零点零零零零一。我觉得自己又充满了力量、勇气和希望。

  我清了清嗓子,打算先从套近乎开始:“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我叫漱子,夏目漱子。”

  “夏目漱石……?”

  “不是,是漱子。但我是文学家夏目漱石的曾曾孙女哦。”

  好强。我差点脱口而出,手也不自觉地举至胸前像是要为她的传奇身世鼓掌。幸亏我憋住了。

  “那你为什么不曾曾孙女承曾曾祖父业,当个文学家呢?”

  “因为喜欢推理小说。”

  哈,没想到表面上乖巧安分的漱子其实是个和我一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看禁书的坏孩子。我不禁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吸引了她。

  “你喜欢它什么呢?”

  她的目光瞬间变得深情无比,似有千般情思涌出眼底。

  “外貌描写。”

  我:啊,原来如此……

  我:哈????

  我早该料到的。纯文学国的人果然是奇奇怪怪的生物。我默默把刚才打好的腹稿,诸如叙诡、法庭推理、密室等,自己默默消化掉。

  这是种巧妙的自我伪装。她绝对看不出我对她的答案宇宙无敌极其失望,也不会误解我不尊重她。

  作为一个推理小说家的女儿,必须掌握的技能就是:灌水,灌水和灌水——啊不对,拿错一本参考书了。应该是咕咕咕,咕咕咕和咕咕咕——也不对,那一定是这一本了!使用逻辑,揭穿谎言和自我伪装。多么低调奢货有内涵!

  “那你准备待在哪儿?”

  “天桥底下……”

  “你果然是外乡人,”我痛心疾首地摇摇头,“你知道吗,天桥底下可是早在2005年就入选【这个地方太危险top10】了!”

  “唔……”

  “如果是哪座没人住的旧洋馆就更不能待了。从楼梯上失足摔下来的几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在墙壁里发现尸体的几率则高达百分之七十五。你看,谁敢去。”

  她认真地思索了一番。

  然后说:

  “杏仁杏仁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当侦探呜呜呜——”

  

  (二)

  “好吧好吧。”

  “我还得去找个助手……”

  “就我吧。行吗?”

  从今天起我多了个光荣的暂时身份,那就是漱子的助手。

  我才不是抵挡不住漂亮女孩的撒娇而卑躬屈膝的呢!我只是觉得这位选手的追梦故事很感人而已!

  窗外的雪不知何时下大了,仿佛想要用这片无垠的白吞没街道、吞没房屋,继而吞没这个城市。我走到窗边,轻轻拉上窗帘。玻璃在颤动,说明晚间刮起了风。

  要是出去会冻死吧。

  我回头看了看小动物取暖般蜷缩在沙发一角的漱子,她正在对着双手哈气。刚从警局回来的路上我忘记她没戴手套,不小心让她的手冻僵了。她也毫无埋怨。

  “你就暂时住在这儿吧。”

  “诶!可以吗?”

  “当然可以啦,侦探小姐。”

  “呜呜杏仁你太好啦!”

  她扑过来抱住我。

  我赶紧拍拍她的背,顺势前倾把她放回沙发上。接着我拿起茶几上的马克杯,咖啡渍还没洗干净的它里面是刚刚新泡的普洱茶。我塞进她手中:“呐,暖手。”

  她笑得特别甜。

  啊,和被江南孝明夸奖的鹿谷门实、收到来自火村英生的生日礼物的有栖川有栖笑得差不多甜。

  ——那个说我不会比喻破坏气氛的读者我看见你了哈!你给我注意点!小心坠楼者砸你家阳台上!

  “杏仁我想吃咖喱饭。”

  你是坂口安吾嘛?!

  这么晚了还为了一碗咖喱饭对助手撒娇合适吗?!

  ……

  真香。很合适。我已经自觉系上围裙在厨房忙活了。咖喱饭端上桌,她深吸一口气:“好香!”

  “你喜欢就好。”

  “有股杏仁的味道。”

  “哈哈,因为是我做的嘛。”

  “那我开动了——”

  “嗯……等等!!!”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夺走了漱子手中的筷子,掰成两段。

  苦杏仁味。

  我抄起水槽里咖喱调料包的包装袋,对着右下角仔细研究。

  果然。

  这是凶手专用。

  得知这个消息后,她悲痛欲绝地凝视着眼前这碗注定不能进到她肚子里(除非活腻了)的氰化钾味咖喱饭,感叹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粒粒,皆辛苦。”

  正当我打算用我贫乏的词汇安抚她时,电话边跳动边发出了刺耳的叮铃铃。我赶紧按下免提。

  “杏仁,方便出来一趟吗?”

  “我才回家没多久诶!”

  “A区B座发生了杀人案——”

  “好的,我们这就来。”

  等等,不对啊。

  我怎么那么熟练。

  难道我骨子里就想当助手?


∞

故居水北,草木为期

先生笑我小孩子心性。


可我呀,就是爱着先生身上的那啖少年气。



倘若有一日,先生衣带渐紧,肚腩微微显露;


脱去白衬衫,以华服取代之;


蓄起油腻的小胡子,沾染上烟与酒,再无从前模样……


我便销声于人山之中,匿迹到人海之外。


任先生混入这人间烟火,携妻带儿,平静地生活。


说不定日后,先生偶尔想起我,还会羡慕我哩。



我奔向十九岁,却不想混入十九岁的世界。


嘻嘻,这话定是又要被先生笑了去。



在我的印象里,先生礼貌、温柔、率真、大度,一点儿也不浑浊。


先生身上无一丝邪气,没有坏心眼,干净得不可思议。


我在先生面...

先生笑我小孩子心性。


可我呀,就是爱着先生身上的那啖少年气。




倘若有一日,先生衣带渐紧,肚腩微微显露;


脱去白衬衫,以华服取代之;


蓄起油腻的小胡子,沾染上烟与酒,再无从前模样……


我便销声于人山之中,匿迹到人海之外。


任先生混入这人间烟火,携妻带儿,平静地生活。


说不定日后,先生偶尔想起我,还会羡慕我哩。




我奔向十九岁,却不想混入十九岁的世界。


嘻嘻,这话定是又要被先生笑了去。




在我的印象里,先生礼貌、温柔、率真、大度,一点儿也不浑浊。


先生身上无一丝邪气,没有坏心眼,干净得不可思议。


我在先生面前就像是一只顽劣的小猫,永远收不住自己的贪玩和脾气,时常令先生窘迫难堪又气恼。


可是先生哪会发怒呢?


先生的脾气再好不过了。




文绉绉不是先生的风格,但先生绝对配得上这份美好。


先生有一种“以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的情怀。


这大概是先生对这个世界最大的温柔。




先生向我辞别,我将有些时日联络不到先生了。


忍不住对先生说了一句“舍不得”,却被先生斥止。


不好意思啊先生,我知道错啦,下次我会控制自己不乱说话的。




先生永远不会忽略我,待我千好万好,同时也与我保持着一份距离感,并非我随意能打破。


大概是要我懂得进退与尺度,守好自己的分寸,不得逾越规矩,不被欲望驱使。




先生是一个极其优秀的人。


是我偷偷收藏起来,不肯与人分享的秘密。


答应先生的地久天长,我会保留体面的部分,隐藏不该有的感情,守住我与先生之间的这份距离。




我愿意陪伴先生,看着先生身边人来人往,等待先生的每一季花开,星河灿烂。


从今往后,先生的每一段经历,我都不会缺席。




快乐和希望,都是先生赐予的,再无卑微。


为此,我感激先生到底。

阿斯加德三王妃

死亡宝藏图请签收🌚🌝🌜🌛✨💫🌟
我只想说,
我!!!!!!‼️‼️‼️‼️
可!!!!!!‼️‼️‼️‼️‼️
以!!!!!‼️‼️‼️‼️‼️‼️‼️

死亡宝藏图请签收🌚🌝🌜🌛✨💫🌟
我只想说,
我!!!!!!‼️‼️‼️‼️
可!!!!!!‼️‼️‼️‼️‼️
以!!!!!‼️‼️‼️‼️‼️‼️‼️

阿斯加德三王妃

来波壁纸
啊~先生的盛世美颜啊!
我!!!可!!!以!!!
好人不留名
我叫红领巾🚩
(下期想做普子的,康康热度吧😂🙈)

来波壁纸
啊~先生的盛世美颜啊!
我!!!可!!!以!!!
好人不留名
我叫红领巾🚩
(下期想做普子的,康康热度吧😂🙈)

摄影师小非

The Events|SENS六週年紀念快樂「1

0525

又見到了好多好久沒見的老朋友


後期:小東

攝影:小非









0525

又見到了好多好久沒見的老朋友


後期:小東

攝影:小非


任之
“不如我們從頭來過” ​

“不如我們從頭來過” ​

“不如我們從頭來過” ​

小青龙DT

古历六月初五,是端午节。大诗人屈原含愤跳江,后人不愿屈原之身被江中鱼虾吞食,便将竹筒中的糯米撒入江中,喂食鱼虾,保屈原之躯。

先生喜食甜粽,尤其是中间裹着蜜枣的粽子,偏爱城东五味斋铺子里的粽子。每逢端午这天,先生会派人大清早去五味斋里取预订好的粽子,冒着热气的,泛着竹叶清香的粽子,分给下人,再取几个礼盒包好,送给城中好友。最后会看见先生独独留了一份品相好,粽皮青翠的用礼盒细细放着的粽子,下人都不知道这盒粽子是要给谁,只是见系礼盒的丝带处细细刻着四个瘦金体字——赠小青龙。

古历六月初五,是端午节。大诗人屈原含愤跳江,后人不愿屈原之身被江中鱼虾吞食,便将竹筒中的糯米撒入江中,喂食鱼虾,保屈原之躯。

先生喜食甜粽,尤其是中间裹着蜜枣的粽子,偏爱城东五味斋铺子里的粽子。每逢端午这天,先生会派人大清早去五味斋里取预订好的粽子,冒着热气的,泛着竹叶清香的粽子,分给下人,再取几个礼盒包好,送给城中好友。最后会看见先生独独留了一份品相好,粽皮青翠的用礼盒细细放着的粽子,下人都不知道这盒粽子是要给谁,只是见系礼盒的丝带处细细刻着四个瘦金体字——赠小青龙。

任之
旖梦浮生 聂鲁达的诗 你的沉默...

旖梦浮生

聂鲁达的诗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

简单如指环

旖梦浮生

聂鲁达的诗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

简单如指环

任之
在买戒指的时候 我不断想象一个...

在买戒指的时候


我不断想象一个场景


我们分手了 我把戒指摘下还给你


看着手上的戒痕


像完成一个仪式



明明是很幸福的瞬间 你牵着我的手 在挑橱窗里的戒指


我想起的却都是伤感的场景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可能你来的太快太好


我那么快就爱极你


让我也有惧意

在买戒指的时候


我不断想象一个场景


我们分手了 我把戒指摘下还给你


看着手上的戒痕


像完成一个仪式




明明是很幸福的瞬间 你牵着我的手 在挑橱窗里的戒指


我想起的却都是伤感的场景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可能你来的太快太好


我那么快就爱极你


让我也有惧意

济君之苏

青衣【原创文】

苏济 原创文 青衣。

文笔不好见谅。

青衣


戏子x茶馆先生

商烟x江犹


“老板近日可好?”

“托您的福。”


—————————————————————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先生本就生的俊俏,戏也是极其精益。”


“先生近日来在梨园可还安好?”


“先生……”


—————————————————————


翌日。


戏子收到了一笔生意。

是要求他杀死将军。

价格为,天数。

那是够他与老板远走天涯的数目不止。


戏子心中自知,那将军素爱自己的戏。

无论如何如果有空闲时间也是会去听自己咿咿呀呀一般的。


那将...

苏济 原创文 青衣。

文笔不好见谅。

青衣


戏子x茶馆先生

商烟x江犹


“老板近日可好?”

“托您的福。”


—————————————————————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先生本就生的俊俏,戏也是极其精益。”


“先生近日来在梨园可还安好?”


“先生……”


—————————————————————


翌日。


戏子收到了一笔生意。

是要求他杀死将军。

价格为,天数。

那是够他与老板远走天涯的数目不止。


戏子心中自知,那将军素爱自己的戏。

无论如何如果有空闲时间也是会去听自己咿咿呀呀一般的。


那将军,青睐自己。

戏子清楚。

想到如此,便终是决定了要以此为借由去那将军府上。

戏子有些预感,这一去,怕是难复返。

便托人给江老板带了封信。

内容大抵是

“请先生于翌日午夜时分等我于梨园。”

“有要事。”


—————————————————————


江犹收到信时已然是辰时。

并没有半丝疑惑在江犹心中升起。

茶馆,本是情报流通最快的地方。


而江犹,又怎么能不知呢。


—————————————————————


戏子换上了戏服,

描眉画眼。

在其衬托下越显其俊俏,肤如凝脂。

头上带簪也坠步摇。


将军吩咐人去接戏子至府中。

戏子也应邀。


今日的戏子总是与往日不同。

目光中含着高兴,悲哀,忐忑,恐惧。

都是拜将军所赐啊。


到了府中,

下人便将戏子领入了将军的私卧。


迷乱,淫荡,一切一切应该出现在大将军周围的事物

并未出现在戏子眼前。

说是私卧,不如说是一小梨园罢。


“商先生今日怎想起来来我府上了?”

“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戏子回过头去。

是霸王的扮相。

大抵是与戏子的戏服成了对。


戏子看在眼里。

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在交谈中戏子还是拿出了刀,

准备暗杀。


就那一瞬,

戏子被一旁的侍卫所重伤。


不得顾身上伤势,

趁着将军还未反应过来便控制住了将军。

只见将军一刀劈死了那侍卫。

却在不小心中沾了那剧毒的刀。


顺着颈动脉,

血液喷射出来。

溅到了戏子的戏服上。


戏子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厌恶。


老师总是教戏子。

给敌人最后一击的重要性。


戏子补上了那直指心脏的一刀,

却也被将军用尽力气掷出去的刀贯穿左腰。


戏子满身是血的走出那血泊。

那小叶紫檀木盒,也溅满了血。

那是将军本打算用来表明心意的戏服啊。


将军死时,在笑。


—————————————————————


戏子并未去那梨园,

时间还早。

但更重要的是,

戏子知道自己已经快撑不住了。


必须再见他一面。


戏子由后道走入那人房间。

只见

先生仿佛是在等他般,

已经泡好了乌龙茶。


但总是有什么不能让人保持冷静。

先生看着自己心中珍宝浑身是血的穿着戏衣,

依坐在门口,

仿佛初见时的他。

孩童时的他,

身上并无血污,

也未经尘世污染。


一声,

茶杯落了地。


那戏子强撑再挪到先生身边,

从怀中掏出一只木簪。


那是一只未经精细打磨的木簪,

但江犹却一眼就识出了。


那是他送他的啊。


“收好...”

说罢戏子便强撑着站了起来。


整理了衣袖。

咿咿呀呀的唱着。

气若游丝般,

可江犹还是识得,

那是霸王别姬的段子。

是江犹最爱的。


时间停顿了一秒,

只见戏子缓缓倒下。


江犹只道来不及了。


那戏子的头却被江犹保护的好好的,

只听戏子让江犹过来点。


轻轻的道出了那藏于心底十几年的密码啊。


—————————————————————


戏子从衣中摸出一封信。

便一刻也未多留。

那手指,滑过江犹的脸庞。


泪水滴入深渊。


—————————————————————

“江犹,这些年来你定还不知我叫什么吧。”

“商烟。”

“我知道此次暗杀我定是无法平安归来。”

“但我希望先生能,别太过伤心。”

“有句话,这些年来总是想和先生说。”

“我爱您。”

“您好似冬日暖阳,照亮我冰凉的世界。”

“如若下次轮回,能与先生再遇见。”

“定不负君意。”

—————————————————————


“我给先生唱那最后一曲。”

“霸王别姬。”

“先生可还喜欢?”


—————————————————————


之后,

世人皆问先生为何不曾娶妻。

先生至少笑着答

“心上人不允。”

罢了。


—————————————————————


“你知道吗,

  商烟。

  我本来那一夜就能带你远走高飞的。”


“茶馆来往的人太多,

  商烟,

  我快要忘记你容颜。”


“再遇多少人,

  再捧多少角,

  再看多少次霸王别姬,

  都只有你。”

         

先生总是如是说。


黎安安啊

“百无一用是书生,不折风骨也是书生”

“百无一用是书生,不折风骨也是书生”

墨殇璃子

超级喜欢昙骨,虽然不火,但是她的声音真的很有特色,特别喜欢的是先生这一首,听了好多遍。

超级喜欢昙骨,虽然不火,但是她的声音真的很有特色,特别喜欢的是先生这一首,听了好多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