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光学镜面

251浏览    10参与
Gosho

「平行宇宙的瑟维设定」

想以这个人物设定作为基础,写下关于所有平行宇宙的瑟维·勒·罗伊的个人传,也许他们终会相遇,我其实挺期待魔术师vs魔术师的。

——————————

【白金阿拉丁】

表性格:爽朗,乐观,乐于助人,让人觉得很可靠的一个大叔,虽然有时不正经的有些可爱。

里性格:有些微笑抑郁,什么坏事都自己扛着,总觉得活着很累,有过自暴自弃的想法但却因为这世间有牵挂的人而犹豫了。

特殊道具:

「神灯」——神灯中的灯神已经被阿拉丁赐予了自由,这个看起来很华丽的油灯目前唯一剩下的微薄法力就是在擦灯身的时候会放出一团可操控的烟雾(烟雾可以伪装成阿拉丁的样子),吸入这团烟雾的人会失明一段时间。

神灯还是阿拉丁与灯...

想以这个人物设定作为基础,写下关于所有平行宇宙的瑟维·勒·罗伊的个人传,也许他们终会相遇,我其实挺期待魔术师vs魔术师的。

——————————

【白金阿拉丁】

表性格:爽朗,乐观,乐于助人,让人觉得很可靠的一个大叔,虽然有时不正经的有些可爱。

里性格:有些微笑抑郁,什么坏事都自己扛着,总觉得活着很累,有过自暴自弃的想法但却因为这世间有牵挂的人而犹豫了。

特殊道具:

「神灯」——神灯中的灯神已经被阿拉丁赐予了自由,这个看起来很华丽的油灯目前唯一剩下的微薄法力就是在擦灯身的时候会放出一团可操控的烟雾(烟雾可以伪装成阿拉丁的样子),吸入这团烟雾的人会失明一段时间。

神灯还是阿拉丁与灯神的沟通道具,只有接触神灯表面就可以与远在天边的灯神进行心理沟通。


【梅林】

表性格:目空一切,对任何一个平行世界的自己都抱着蔑视的态度,自认为功高盖世,认为自己的魔法已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所以从来不服输。

里性格:​傲娇,刀子嘴豆腐心,因为不服输的性格让他说不出一句关心别人的话,但他内心渴望着被人关注与理解,他太孤独了。

特殊道具:

「魔杖」​——一根非常精致的木棒,一名魔法师要靠一根做工精细的木棒来作为传导器来稳定自己魔法的输出,虽然他们空手就可以使用魔法,但那样伤害到自己的风险太大了,越是强大的魔法师就越是需要一根越发精致的魔杖。


【假面绅士】​

表性格: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同时固执又倔强,自己认定的事不论好坏他都会不顾一切的走下去,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知道如何才能讨好别人,但他就是不想做一个阿谀奉承的人,他想独树一帜的活下去。

里性格:表里如一。

特殊道具:

「玫瑰手杖」​——这根造型独特的手杖上有一朵美丽的玫瑰,玫瑰上原来有13片花瓣,每一片花瓣可以为持有者承受一次致命伤害,现在只剩下9片了。


【光学镜面】​

表性格:是一个老好人,有着作为领袖的气质,有些自以为是,有着盲目的自我主义,认为这个团队缺了自己就一事无成。

里性格:表里如一。

特殊道具:

「虹光棒」​——能制造假象的工具,由极其复杂的蒸汽技术构成,奇异的光芒能像3D投影一样制造出一些虚假的场景,只要将预先准备的素材卡插入虹光棒的数据库,就可以随时切换假象的布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白胡子】

表性格:热心,以大局为重,总是站在一个中间人的位置调解团队里的矛盾,不偏袒任何人,也不针对任何人,是绝对的公正。

里性格:伪善,一切的道德准则以“大义”作为判断的方式。

特殊道具:

「红宝石法杖」——与梅林的魔杖不同的是,白胡子的法杖并非是一个传导器,而是一个储存器,因为在白胡子的世界观中,人类是无法使用魔法的,但可以用自身的魔力产生结晶(比如白胡子的红宝石),将结晶与具有灵性的梧桐木法杖结合就可以发出魔法的力量。


【寻宝贵族】​

表性格:自大,只为自己而活,不看重别人的生命,利益至上,只有等价的宝物才能换来他短暂时间的真心,他只随着自己性子来。

里性格:孤独,反对自己这种刻薄的为人方式但不得不去顺从它,自相矛盾。

特殊道具:​

「命运权杖」​——这是古人的智慧,可以覆写已经发生的命运(指重置时间),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渐渐失去原本强大的法力,只能够重置两分钟的时间,而且只有持有者才会有重置时间的记忆。


「魔典」​——能够借由其中记载的咒文,而穿梭于不同的平行宇宙,在座的所有瑟维·勒·罗伊都是因为魔典的力量而意外召唤过来的。


「随身背包」​——鬼知道里面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宝物呢?!


星雅醬

【刺客自传】The Origin(五)

05.

“竟然连『邪眼』都知道啊⋯⋯。”

,光学镜面完全不敢小看面前这位看似狂妄的少年。

明明外貌和蒸汽几乎一模一样,但却又有天壤之别,

让人觉得好像好不容易失而复得了那位有着天真微笑的孩子,

却又被现实无情的嘲笑了一番。

如果那个人还活着的话,希望他不要看到这位少年,

连他们都有这么强烈的感觉,那个人肯定只会更痛苦而已⋯⋯。

“已经没有人知道『邪眼』究竟从何而来,

但是当初蒸汽之都是靠着『邪眼』的力量搭建起来的这点毋庸置疑,

想要发挥出『邪眼』的力量就必须要牺牲一个人成为『邪眼』的宿主,

『邪眼』会自己选择喜欢的人当宿主,所以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牺牲者。”

话是这么说没...

05.

“竟然连『邪眼』都知道啊⋯⋯。”

,光学镜面完全不敢小看面前这位看似狂妄的少年。

明明外貌和蒸汽几乎一模一样,但却又有天壤之别,

让人觉得好像好不容易失而复得了那位有着天真微笑的孩子,

却又被现实无情的嘲笑了一番。

如果那个人还活着的话,希望他不要看到这位少年,

连他们都有这么强烈的感觉,那个人肯定只会更痛苦而已⋯⋯。

“已经没有人知道『邪眼』究竟从何而来,

但是当初蒸汽之都是靠着『邪眼』的力量搭建起来的这点毋庸置疑,

想要发挥出『邪眼』的力量就必须要牺牲一个人成为『邪眼』的宿主,

『邪眼』会自己选择喜欢的人当宿主,所以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牺牲者。”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邪眼”当然不会笨到选择老弱残穷来当宿主。

“成为宿主的人将会慢慢的变得疯狂,最终成为『邪眼』的养分使它更加强大,

后来大家发现在这样下去风险太大,

加上有人成功发现了埋藏在蒸汽之都之下的地热能源,

因此众人决定将『邪眼』封印起来,并且由我们冒险团守护,

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邪眼』具体长什么样子呢?”刺客问。

“外观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样子就像一颗红色的大眼球。”

这次是时之沙回答了刺客的问题。

红色的大眼?还真的是邪眼身旁的那颗眼球,他还真的没骗我啊!

但是为什么自己完全感受不到那颗眼球的危险性,

倒是觉得那颗眼球比较给人一种耍白痴的感觉?

“假设『邪眼寄主』并没有死去而是跟『邪眼』和平共处的话,他们会发生什么事?”

刺客看向光学镜面问,似乎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光学镜面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露出沉思的表情。

一旁的时之沙和音波也是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过了一阵子,光学镜面才一脸艰难的说:

“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因为从来没有人在成为宿主之后还能活下来的案例。

但是我想,即使真的能够活下来,这个世界或许已经无法在接纳他们了吧⋯⋯。”

“你是以什么心情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呢,邪眼寄主杰克?”

离开冒险团后刺客独自离开前往其他地方,不断想着光学镜面最后说的话。

突然间,通讯器传来哥特发来的讯息。

“已经找到铁帽团主成员的下落喽!就在距离你约二十公里的一个城市废墟中!”

二十公里啊!离冒险团也真是够近的,不愧是冤家路窄。

“我知道了,谢谢你,哥特。”

总得要给被迫成为寄主的邪眼还有小蒸汽出口气才行。

二十公里对刺客而言不算什么,一下子就能到达,

只是当他抵达根据地时发现人数比预计的少了许多。

根据刺客的观察,这些家伙已经分崩离析,

甚至可以说铁帽团只剩下表面的团结而以,

看来虽然这个根据地是做得蛮大的但也没什么用处。

正当刺客打算就这样撤退,一到电流却突然出现在空中!

这个突袭太过突然,不论是铁帽团还是刺客都没有反应过来。


星雅醬

【刺客自传】The Origin(四)

04.

从好友哥特那边得到了需要的情报后,刺客踏上了寻找冒险团的旅程,

似乎是因为蒸汽之都的事件给冒险团造成极大的打击,冒险团变得特别低调,

刺客动用了许多人脉才找到他们的新根据地。

“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会特地跑来找我们⋯⋯。”

拿着金色香水瓶的小姐惊讶的看着站在门外的少年,

少年穿着一件黑红色的兜帽外衣,大半的脸被兜帽遮住,

只剩下一双天蓝色的眼睛露在外面,虽然看不到完整的样貌,

但是时之沙仍然觉得这张脸怎么越看越眼熟⋯⋯

“小蒸汽?”时之沙一不小心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意识到自己的失误,时之沙略显惊慌的遮住自己的嘴,但已经显得没什么意义。

“很可惜,我不是妳说的那个人...

04.

从好友哥特那边得到了需要的情报后,刺客踏上了寻找冒险团的旅程,

似乎是因为蒸汽之都的事件给冒险团造成极大的打击,冒险团变得特别低调,

刺客动用了许多人脉才找到他们的新根据地。

“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会特地跑来找我们⋯⋯。”

拿着金色香水瓶的小姐惊讶的看着站在门外的少年,

少年穿着一件黑红色的兜帽外衣,大半的脸被兜帽遮住,

只剩下一双天蓝色的眼睛露在外面,虽然看不到完整的样貌,

但是时之沙仍然觉得这张脸怎么越看越眼熟⋯⋯

“小蒸汽?”时之沙一不小心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意识到自己的失误,时之沙略显惊慌的遮住自己的嘴,但已经显得没什么意义。

“很可惜,我不是妳说的那个人。”刺客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对方说。

“是啊!连个性也不一样呢⋯⋯”时之沙低下头,眼神痛苦的说着。

跟着时之沙,刺客进入到冒险团的新据点,

从外观上可以看出这栋建筑物应该曾经被荒废过,

斑驳的墙壁、地板,龟裂的柱子,积灰的摆设以及早已破败的门窗。

一路上还可以看到一些零零散散或坐或站的冒险团成员,

但是他们多半都包裹着纱布,惨一点的甚至已经失去了他们的部分肢体。

他们的眼神中透露出悲伤但更多的还是彷徨和绝望,

似乎是不知道下一步他们自己该何去何从。

“让你看到如此狼狈的模样真是不好意思⋯⋯。”

时之沙强颜欢笑的对着刺客说,表情中带着点无可奈何。

“是人都会这样。”

刺客淡淡的说着,这些眼神他很熟悉,打从踏上战场的那一刻,

他就已经摆脱不了这种表情了。

像是意外他竟然会这么说,时之沙露出惊讶的表情,

她突然想知道这位和蒸汽几乎从同个模子刻出来的少年过去到底经历过什么,

但当她看见那双原本清澈的蓝眼开始蒙上混浊时,她硬生生吞下了所有的疑问,

看来,这位年轻的孩子身上受的苦并不比他们少啊。

来到了大厅,刺客一眼就看出了那位坐在厅堂中间,

留着一口大胡子的就是资料上冒险团的团长光学镜面,

在他身旁拿着一根长杖的肯定就是核心成员音波。

“时之沙,这位是⋯⋯?”

光学镜面看着眼前的这位少年,对方看起来才二十多岁,竟然就能独自找到他们,

这位少年绝对是不能小看的对手。

“你可以称我为刺客,光学镜面先生。”

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刺客不等时之沙直接就回答了光学镜面的问题,

顺便也隐晦地告诉所有人我知道你们的底细。

这句话直接给了在场的所有人一个震撼弹,不少人开始交头接耳。

时之沙和音波站在光学镜面的两旁等着自家老大的施令,

光学镜面眯着眼看着眼前自称为刺客的少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他有说谎吗?音波。”时之沙问向旁边的战友。

“他的心跳脉搏都没有异状,呼吸也很正常。”音波回答。

深知自己同僚的实力,所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家老大要如何做出反应。

“你就是以前常跟小蒸汽联络的那位“大哥”对吧?”

光学镜面直视着刺客的眼睛问到,他想确认眼下这名少年的身分。

“我不否认。”简单的四个字,却又再次让众人无法冷静,

这摆明就是哥哥来找失踪的弟弟了不是吗!

“我原本想问你们知不知道小蒸汽在哪里,不过我想我问了也是白问,是吧。”

明明是问句,但所有人都知道他说的是肯定句。

抢在光学镜面说话之前,刺客不客气的直接插话。

“所以我换个问题,『邪眼』究竟是什么?被寄生的宿主会发生什么事?”


星雅醬

【杰佣】冰封之城(二十六)

26.

电球用跟光速差不了多少的速度砸向铁帽团的人,

下一秒一场壮丽的雷光盛宴出现在冒险团的成员眼前。

看着不是变成焦尸就是严重烧伤的铁帽团成员,

所有人看向杰克的目光都充满敬畏跟一丝恐惧。

“继续前进,我们必须阻止铁帽团偷走秘宝才行。”

隐约察觉杰克实力的瑟维第一个回过神来,

开口惊醒还在发愣的团员们。

所有人快速绕过地上的尸体,继续前进。

当他们终于抵达熔炉高塔下方时,

看到的是一群被铁帽团杀死的高塔守卫跟半开的大门。

“所有人听令,绝对不能让铁帽团的人把秘宝带出熔炉高塔!”

“遵命!!!”

刚用完大招有些疲惫的杰克跟在队伍最后面,

当他的眼睛扫过旁边的角落时,...

26.

电球用跟光速差不了多少的速度砸向铁帽团的人,

下一秒一场壮丽的雷光盛宴出现在冒险团的成员眼前。

看着不是变成焦尸就是严重烧伤的铁帽团成员,

所有人看向杰克的目光都充满敬畏跟一丝恐惧。

“继续前进,我们必须阻止铁帽团偷走秘宝才行。”

隐约察觉杰克实力的瑟维第一个回过神来,

开口惊醒还在发愣的团员们。

所有人快速绕过地上的尸体,继续前进。

当他们终于抵达熔炉高塔下方时,

看到的是一群被铁帽团杀死的高塔守卫跟半开的大门。

“所有人听令,绝对不能让铁帽团的人把秘宝带出熔炉高塔!”

“遵命!!!”

刚用完大招有些疲惫的杰克跟在队伍最后面,

当他的眼睛扫过旁边的角落时,

全身立刻就像是被寒冰冻住。

映入杰克眼帘的是一个破碎的护目镜,

杰克认得这个护目镜,跟他送给奈布的是同一个款式!

“该死的铁帽团。”

杰克捡起护目镜收进口袋,迅速跟上队伍。

“嘻嘻嘻嘻,你们冒险团抵达的时间比我们预期的还要早一点啊!”

裘克一手提着火箭筒,另一只手放在一个小巧的宝箱上说。

“铁帽团长裘克,把你的脏手从秘宝上拿开!”

薇拉一脸怒气的看着裘克。

“把奈布还来。”

杰克从人群后方走出来,双眼不停地扫过裘克的身后,

试图寻找自己宝贝少年的身影。

“果然还是被你这个伪绅士发现了。”

裘克对着一旁挥了挥手中的火箭筒,

班恩便从阴影处走出来,

把扛在肩上的奈布摔在地上。

星雅醬

【杰佣】冰封之城(二十)

20.

随着地热枯竭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蒸汽之都的居民们也迎来了他们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

每天都有许多人冻死在路边,

更多人死于争夺能源的路上,

尤其在贵族们彻底断绝贫民区的地热供给后。

“那些混蛋竟然真的把地热供给切断,

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样会害死多少人吗?”

看着面前的资料,

瑟维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说。

“团长觉得那群满脑子只有权力跟私欲的家伙会在意那些贫民吗?

在贵族眼中那群贫民连他们饲养的宠物都不如。”

杰克表情淡定的整理桌上有些凌乱的资料,

为了避免事态扩大到无法控制的地步,

冒险团特地招开了一场紧急会议。

“你们别忘记贫民区可是黑色孳生的温床,

那些失...

20.

随着地热枯竭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蒸汽之都的居民们也迎来了他们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

每天都有许多人冻死在路边,

更多人死于争夺能源的路上,

尤其在贵族们彻底断绝贫民区的地热供给后。

“那些混蛋竟然真的把地热供给切断,

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样会害死多少人吗?”

看着面前的资料,

瑟维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说。

“团长觉得那群满脑子只有权力跟私欲的家伙会在意那些贫民吗?

在贵族眼中那群贫民连他们饲养的宠物都不如。”

杰克表情淡定的整理桌上有些凌乱的资料,

为了避免事态扩大到无法控制的地步,

冒险团特地招开了一场紧急会议。

“你们别忘记贫民区可是黑色孳生的温床,

那些失去地热供给的黑色势力会做出什么疯狂举动,

我们完全无法预料。”

薇拉用严肃的语气说,

一旁的海伦娜脸上充满不安,

这段时间她不停的借着音波反馈监视整个蒸汽之都,

她也是最清楚事态严重的人。

“根据我之前收集到的情报显示,

铁帽团已经跟许多黑色势力合作,

打算夺取我们冒险团守护的秘宝。”

杰克一说完其他冒险团的核心成员立刻把目光转向杰克。

“你们应该知道铁帽团对我充满兴趣,

从他们跑来围堵我的时候套一些情报出来并非难事。”

杰克表情淡定的说。

第一次参与这种会议的奈布一脸不安的抓着衣䙓,

今天刚好是杰克替他准备的装备制做完成的日子,

没想到刚领完装备就被抓来参加会议。

“难道铁帽团想要利用秘宝重新点燃熔炉高塔?

难道他们想要把蒸汽之都在度推进深渊吗!”

瑟维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说。


濣冟蓋濈

还是抱着有碎片的心态的单抽
看到金光的那一刻我还以为我瞎了
这是真的嗷嗷嗷嗷嗷
想要克利切天使的舞狮买不起,然后抽到了瑟维。可以撩克利切了!真好!

还是抱着有碎片的心态的单抽
看到金光的那一刻我还以为我瞎了
这是真的嗷嗷嗷嗷嗷
想要克利切天使的舞狮买不起,然后抽到了瑟维。可以撩克利切了!真好!

萧砚

【深渊2剧情人物分析】光学镜面篇

(本文为系列分析贴,此篇目只是其中一部分,欲观看全部请点头像)

光学镜面:温和派暴君

(1)殿上神明
圆顶礼帽上装饰着金与铜为饰的探照大灯,深棕的风衣领边上环绕着珍贵毛皮的衣领,身后佩戴的,是他引以为傲的作品“光学镜面”。深邃的湛蓝眼中是学识与见闻的深海,另一眼装载了他用于营造幻像的瞳孔投影仪。他沉稳如难以动摇的山岭,他果断如长驱而下的猎鹰。德高望重的罗伊团长,在人们口口相传的事迹里,他是至高无上的救世神明。他曾在无边黑暗中举起希望的火炬,带领失落的人们踽踽前行。可青史终究只为当权者书写,光明之下也有不曾见过的阴影——他自私,只为保全他自己的地位而谋利;他无情,宁可眼看城市被严寒吞噬,也不愿...

(本文为系列分析贴,此篇目只是其中一部分,欲观看全部请点头像)

光学镜面:温和派暴君

(1)殿上神明
圆顶礼帽上装饰着金与铜为饰的探照大灯,深棕的风衣领边上环绕着珍贵毛皮的衣领,身后佩戴的,是他引以为傲的作品“光学镜面”。深邃的湛蓝眼中是学识与见闻的深海,另一眼装载了他用于营造幻像的瞳孔投影仪。他沉稳如难以动摇的山岭,他果断如长驱而下的猎鹰。德高望重的罗伊团长,在人们口口相传的事迹里,他是至高无上的救世神明。他曾在无边黑暗中举起希望的火炬,带领失落的人们踽踽前行。可青史终究只为当权者书写,光明之下也有不曾见过的阴影——他自私,只为保全他自己的地位而谋利;他无情,宁可眼看城市被严寒吞噬,也不愿解开邪眼的封印;他冷漠,对于走投无路而反抗的人们,他用镇压与杀戮来对应。神明的心中不存在怜悯,他们只身处于庙堂之上,而内心冷漠得像这末世孤城外不化的坚冰。

(2)红玫利刃
世人眼中的暴君,诸如始皇与伊凡雷帝,大抵都有他们独特的人格魅力。身为极大可能也来自贵族家庭的罗伊,并没有凭借与生俱来的超能力,也不凭借家族的荫庇,而是制作了能创造幻像的“光学镜面”,可见他的学术与实践水平高超;他行事雷厉风行,管理严厉而有序,使得末世的城市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暴/动,从而分崩离析;他应对突发状况时敏锐果断,在邪眼被盗的短暂时间里作出从寻找叛徒到夺回邪眼的具体部署决定。同时,蒸汽朋克设定原型维多利亚时代,是一个贵族统治正盛,女性地位较低的背景。而罗伊团长并没有性别歧视与任人唯亲,而是为冒险团招来了能力突出的贵族小姐和来自异乡的少年少女。身居高位,平日里却没有高位者的骄横与目中无人,平易近人的年长者形象使得“音波”与团中普通的士兵对他无比信任和敬仰。他是红玫瑰制成的匕首,光彩的外表下隐藏着他锋利的夺命之刃。

(3)他曾年少炽如火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想,年少时的罗伊定不是这副疏离无情的模样。结合魔术师的推演,我给罗伊这样一个背景设定:彼时年轻的贵族公子罗伊方学成归来,他的心中充满对梦想的期盼,对邪恶的仇视,对弱者的怜悯。前代冒险团团长安德森相中这位聪慧的年轻人,将他收到自己的门下。青年罗伊本以为实现了梦想,可等待他的,却是未来几十年的压抑与失意。导师安德森一方面欣赏他的天赋,另一方面又唯恐自己的权力流失,所以用他的权力不让罗伊的才华有地施展。不仅壮志未成,身居高位的潜规则日日夜夜将他年轻气盛的心灵打磨得没有棱角。漫长岁月里,他自信的笑容消失,怜悯与善良淹没,那如长空如浅海的湛蓝眼眸中光彩不再,他终究无力摆脱这无形的囚笼,被改造成了行尸走肉的统治机器。终于,囚笼的铁链因那人的逝去而腐朽,他站在阳光下,却再也感受不到温暖。罗伊以为自己摆脱了枷锁从此得到救赎,却不知对权力的占有欲早已和他如影随形。他从囚笼中走出,却化作另一座监/狱,囚禁了另一个他年少时的影子。

总结:举炬破晓将夜焚,寒渊城里历浮沉。他曾年少炽如火,奈何终成笼中人。

白杰又蔡又丧

哦!史上第一金光!我还以为这个游戏根本没有金光!

但是我并不想要这个,我想要蒸汽少年

我要开始练震慑师了

哦!史上第一金光!我还以为这个游戏根本没有金光!

但是我并不想要这个,我想要蒸汽少年

我要开始练震慑师了

小躍Yakuo🍄
試著畫畫看帥氣老男人!!(๑•...

試著畫畫看帥氣老男人!!(๑•̀ㅂ•́)و✧

真的好愛這套…期望老天爺能讓我畫光學鏡面出光學鏡面,還有期末考能考好…

試著畫畫看帥氣老男人!!(๑•̀ㅂ•́)و✧

真的好愛這套…期望老天爺能讓我畫光學鏡面出光學鏡面,還有期末考能考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