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克利切·皮尔森

44501浏览    1634参与
沐林的风

摸了两只伊莱和克利切

我又行了!『去世』

摸了两只伊莱和克利切

我又行了!『去世』

鸽鸽果果在线咕

这里是新人果子鸭!咕咕画手一个,是个过气的社吹!(不会经常更新)

这里是新人果子鸭!咕咕画手一个,是个过气的社吹!(不会经常更新)

信邦真好吃

请在评论区链接上四轮交通工具

名字:“你好,我叫瑟维。”


共三章,第三章√


情节有点bug,但是f_ j情节没什么问题(可能也有咳咳)


低质量抱歉


名字:“你好,我叫瑟维。”


共三章,第三章√


情节有点bug,但是f_ j情节没什么问题(可能也有咳咳)


低质量抱歉



菇子不仅仅是菌子还是咕子

社魔,是甜饼。在线看我雪地摔跤翻车



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


被闺密看到的糗事


本故事由真实事件改写


(30/16)


恋人的迟到和耳边呼啸的寒风,格外的令他心烦。指针没有因为瑟维的焦躁而停下,时不时低头看看表抬头看看街道。


“哦,皮尔森这个混蛋!他要迟到了——拜托上帝保佑!”


雪花剐的人脸生疼生疼的,出于泄愤把小朋友们合伙堆的路边雪人踹了一脚。却没想到脚踩到雪人的“帽子”一个黄色水桶滑摔到地上,像偷吃的狐狸似的呆愣着眼睛窘迫地四周看了看扶住腰,正感慨庆幸没有路人瞅见自己尴尬模样时听见一熟悉...



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是我没错了


被闺密看到的糗事


本故事由真实事件改写


(30/16)


恋人的迟到和耳边呼啸的寒风,格外的令他心烦。指针没有因为瑟维的焦躁而停下,时不时低头看看表抬头看看街道。


“哦,皮尔森这个混蛋!他要迟到了——拜托上帝保佑!”


雪花剐的人脸生疼生疼的,出于泄愤把小朋友们合伙堆的路边雪人踹了一脚。却没想到脚踩到雪人的“帽子”一个黄色水桶滑摔到地上,像偷吃的狐狸似的呆愣着眼睛窘迫地四周看了看扶住腰,正感慨庆幸没有路人瞅见自己尴尬模样时听见一熟悉刺耳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老罗伊啊老罗伊!真有够你的。”


“够了够了,都是你!!天啊——”


無韶華亅

【欺诈组】 过去

(⚠️魔社向⚠️)注意避雷

克利切决定先回到去给孩子们买点吃的,他一边往外走一遍骂骂咧咧的说道:“搞什么,莫名其妙......当时的我居然......居然没有想打死他的冲动......”克利切越想脸越红,“哎呀,怎么满脑子都是他,烦死了。”

“少爷......”看管家欲言又止的样子,瑟维加快了脚步。

其实瑟维心里也乱作一团,不也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那是他下意识的动作......

“哎呀!少爷,走过油了,车在这里等着您呢。”管家有些费力的跟上瑟维的步伐说道。

“啊......”瑟维尴尬的笑了笑,转身往回走。下意识摸了摸衣服口袋,皱了皱眉头。随后又叹了一口气。

“少爷,你现在的状态...

(⚠️魔社向⚠️)注意避雷

克利切决定先回到去给孩子们买点吃的,他一边往外走一遍骂骂咧咧的说道:“搞什么,莫名其妙......当时的我居然......居然没有想打死他的冲动......”克利切越想脸越红,“哎呀,怎么满脑子都是他,烦死了。”

“少爷......”看管家欲言又止的样子,瑟维加快了脚步。

其实瑟维心里也乱作一团,不也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那是他下意识的动作......

“哎呀!少爷,走过油了,车在这里等着您呢。”管家有些费力的跟上瑟维的步伐说道。

“啊......”瑟维尴尬的笑了笑,转身往回走。下意识摸了摸衣服口袋,皱了皱眉头。随后又叹了一口气。

“少爷,你现在的状态我可是非常不放心你能表演下一场魔术......”

“我没事的,谢谢你。贝克·乔西。我......”

“少爷有何吩咐?”

瑟维在乔西耳边低语了几句。

“结账。”克利切可没亏待自己和孩子们。买了日常用品以及那些对于他们来说是奢侈的东西了。

“看什么看?”克利切发现超市老板的目光不断的在自己手上的钱包和自己身上打量着。不耐烦地冲他嚷道。

“呃......不好意思,”超市老板被克利切吓了一跳,“这钱包不错。”

“哼......”克利切也没再多说什么。

“真没想到那家伙的钱包里还挺有货呢!”克利切开心的说道。“孩子们一定会开心的吧。”

克利切在长椅上休息了一会,他开始翻弄瑟维的钱包。他发现在夹层里有着一个比较隐蔽的小拉链。克利切好奇的打开了,以为里面好像放着什么东西,等克利切把它拿在手里的时候......

“这......”克利切的看着手中的金币,愣住了。那是一枚很旧的但是却很干净的金币。克利切觉得自己应该也有一枚一样的,而且刻上了印记。不过好像是弄丢了。那枚金币对克利切来说很重要。

克利切回想起了过去的事情......

那是一个冬天,一大早克利切又从那个孤儿院里逃了出来。

“臭小子,又跑出去了!跑出去了就别再回来!不然有你受的。”尖锐的叫声只想让克利切更快的离开这里。

克利切快烦死那个孤儿院的管理员了。在她来之前孤儿院每天都是欢声笑语的。克利切知道那段快乐的时光在老院长走后就不再有了。自从这个女人来了以后孤儿院的孩子每个都很害怕她。当然,克利切也不例外。但他知道,如果再不逃走说不定被打死的危险都有。之前克利切跑出去过几次,但都被抓回来了,每次被打个半死。他发誓这次一定要逃出去。

“真冷啊。”克利切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以及漏洞的鞋走在马路上,冷的浑身发抖。克利切甚至一度怀疑自己会被冻死。

“嘀嘀—”一阵喇叭声传入克利切的耳朵,此时克利切冻的都快没有意识了。体力不支的倒在了地上。随后克利切觉得有人在拼命的摇晃着他,但他使出全身力气也仅仅是动了动眼皮,随后就不省人事了。

没错,克利切被那位好心的车主带回了家。

克利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用他那双水汪汪的天蓝眼睛警惕又好奇的打量四周。

门轻轻的打开了。开门的人往屋子里望了几眼。

“夫人,那孩子醒了。”看样子是一位佣人。

看见克利切已经坐起来了。女主人从佣人手里拿过盘子就进来了。

“谢......谢谢......”克利切说的很小声,头也埋得很低,有些不安的抓着被。

“不用害怕的,这有一杯热牛奶,你先喝了吧。你已经睡小半天了呢。”女主人十分温柔地说道,还用手揉揉克利切脏兮兮的头发。

“宝贝儿,你叫什么名字呀?你的爸爸妈妈呢?”女主人对克利切问道。

“我叫克利切·皮尔森。”克利切抬头看着眼前穿着红裙子有着一双棕色大眼睛的漂亮阿姨说道,随后又低下头小声的说“我......我,我没有爸爸妈妈......”

“嗯......阿姨不是故意问到的。那阿姨想知道你......”女主人还没说完话,克利切就打断了她,带着哭腔说:“克......克利切从孤儿院跑出来的,因为那个新来的院长总是打克利切,还有克利切的小伙伴们。”

“宝贝,不哭......”女主人紧紧抱住克利切,让他在自己的怀里哭泣。

“求......求求你,别把......把克利切送......送回去......”

“没事的宝贝,一会儿去泡泡热水澡吧。然后换一套新衣服。”女主人没有正面回答克利切的问题。

“唔......嗯。”

女主人安排下人带克利切去浴室,并嘱咐了一些事情。那名就带着克利切去浴室了。

“夫人,老爷回来了。”

“衣服都买回来了,”穿着一身休闲装,充满磁性的声音说道。

“嗯,辛苦了。”

克利切坐在浴缸里舒舒服服泡了一会热水澡。把自己洗的的干干净净。一会先生又拿来了一套睡衣让克利切穿上。

“反正我们也没有孩子,不如就让他住下吧。”女主人说道。

“看着孩子又瘦又小的,怪可怜的。明天带他回孤儿院,办手续领养这个孩子。”

“那个孤儿院我已经跟上面联系好了,今年年底就装修,那时候就暂时委屈孩子们住旅馆了。”

“旅馆对孩子们来说可能是享受......”女主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那孤儿院怎么就没人管啊。”

“不是没人管,只是管了得不到回应。还记得老院长还在的时候孤儿院可没这么不堪啊。”男主人感慨的的说道。

“自从老院长离开后,真是苦了孩子们了。”

“老爷,夫人。孩子已经穿好衣服了。”

“哎呀,太可爱了。”女主人一把把克利切抱住。“这一双蓝色的眼睛真好看。”

“我买的这套睡衣刚好合身啊。”

“来吃口饭吧,睡了一上午了。都饿了吧。”

桌子上的饭菜算不上什么丰盛,就是普普通通的饭菜以及饮料和红酒。

“快吃吧,宝贝。”女主人一边说着,一边往克利切碗里塞鸡腿。

“克利切·皮尔森?”男主人突然开口,想确认他的名字。

“是,是的。我叫克利切·皮尔森。”突然的呼唤吓了克利切一跳。

“先吃饭,有什么事一会再说。”女主人不满的瞪了男主人一眼。

“好,好,先吃饭。”男主人在女主人的眼神下妥协了。

饭后的甜点,克利切非常喜欢。也吃了许多。

“叔叔,阿姨......内个,克利切还......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

“里奥·贝克。”男主人说道。

“玛莎·雷明顿。”女主人说道。

“克利切记住了。”克利切用他那双萌死人的大眼睛看着两位长辈说道。“里奥·贝克叔叔,玛莎·雷明顿阿姨。”

“克利切,明天和我们回一趟孤儿院。”里奥说道。

“啊......”克利切哆嗦了一下。“她,她会打克利切的......”

“别担心,宝贝。”玛莎说道,“我们不会把你送回去的,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啊。”

“快去休息吧,明天我们早点去。办完事情后出去玩好不好?”里奥说道。

“嗯!里奥叔叔,玛莎阿姨。晚安!”

克利切都惊呆了自己这么有礼貌。因为老院长离开后,克利切都不记得自己到底多久没用过礼貌用语了。也许这对夫妇给克利切一种安心的感觉又或许是为了自己能不被送回孤儿院装作乖一点吧。

克利切难得安稳的睡了一个晚安上。

“克利切.....克利切,起床了。”玛莎拍了拍克利切的后背。

“唔......嗯......好的,我就起来。”克利切抻了个懒腰揉揉眼睛说道。

“我在外面等你哦,衣服都放在床上了。”玛莎说完就离开了。

克利切换好了新衣服,去洗漱间洗洗涮涮。当他抬起头看向镜子的的时候愣住了。镜子里的这个小孩是自己吗?穿上了华丽的崭新的衣服,克利切还没欣赏够就在玛莎的催促下来到了餐座前。他们用过早膳后,便向孤儿院出发了。

这么远吗?克利切有些疑惑,看来那天走了好远呢,真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里奥开车从家到到孤儿院用了30多分钟。其实倒不如说,这对夫妇在回来的路上刚好看见克利切从孤儿院里急急忙忙的跑出来,所以就偷偷的跟着了。

“让那孩子上来?”里奥·贝克看着男孩说道

“不行,会把孩子吓跑的。我们偷偷跟着他吧,他这么小走不了多远就会体力不支的,更何况天还这么冷。”玛莎示意里奥开车跟着。

“下车了,克利切。”里奥把车到了孤儿院门口。

“走吧,克利切。”玛莎半蹲下牵起克利切的小手说“不用害怕,有我们在那个女人不敢动手打你的。”

“嗯。”克利切用力的点了点头。克利切牵着玛莎的手走在里奥的身后。走进了那个他不愿意在进去的孤儿院。

“来客人啦!”孤儿院的女人露出了谄媚的笑容。当她看见玛莎身后的小人愣住了。“克利切?”

其他孩子都跑过来看戏,孩子们的衣服破破烂烂,让人很是心疼。甚至有的孩子都没有鞋子穿。

“是克利切。”克利切冷静地回答。

里奥看着孤儿院惨不忍睹的环境,皱了皱眉头。然后转向孤儿院的女人说:“我要领养克利切·皮尔森。需要办理哪些手续呢?”

“你确定要领养这个小家伙?”女人目光透露这不屑。

“我的时间很宝贵......”里奥不耐烦地说道。

“唉,好吧。”女人拿来了一张表格。让里奥填写。

“啊,好羡慕克利切啊。终于可以离开了......”小孩子们在一旁嘀嘀咕咕,向克利切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所有的手续都办完了以后他们离开了。上车以后克利切长舒一口气。

玛莎用手摸了摸克利切的头,安抚的说道:“一切都结束了,宝贝儿。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嗯。”克利切用力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克利切在这对夫妇的收养下安安稳稳的度过了一年。克利切那年刚刚九岁,里奥一家为克利切办了一场生日宴会。孤儿院在里奥和同事的帮助下焕然一新又有了孩子们爽朗的笑声。玛莎怀孕了。克利切觉得自己应该回到孤儿院。和里奥、玛莎谈了谈以后他们同意克利切回到孤儿院,然后对克利切说,欢迎你随时回来,这里将是你永远的家。

后来里奥因为忙于公务,有些时日没回家。自己的下属叫弗雷迪·莱利,有一次把他叫到家里来忙于工作上的事情,这家伙看见玛莎竟然就一见钟情了。没事老时不时的来里奥家。后来里奥出差了。费雷迪·莱利跑得更勤快了。克利切一开始就不喜欢弗雷迪·莱利。

克利切隐约记得新院长叫杰克。不过听说后来杰克被他爱的女人给甩了。之后不知所踪......据说他们之前可是很恩爱的。那一年克利切十二岁。现在他在孤儿院的年龄是最大的。因为比克利切大五六岁的孩子,已经步入社会了。现在克利切心智相对于孤儿院的其他孩子来说比较成熟。

克利切本以为自己的生活就会这样快快乐乐的和孤儿院的小伙伴们和那对善良的夫妇一起渡过。

哗啦啦—下雨了......

“克利切怎么又想到以前的事情了......克利切还是在这里避一会雨吧。”克利切搓着手中的那枚金币。看着外面下这的大雨......

没错,那天也是这么大的雨水。玛莎和里奥吵得不可开交。里奥想伸手给玛莎一巴掌,但是出于绅士风度里奥只是摔了一个杯子,表示自己的气氛。

“你和那个男人过一辈子吧。别再回来了。那个弗雷迪·莱利,我怎么就看不出来他那些地方吸引你?”

“从我怀孕的时候开始你就一直忙,你告诉我这几年我自己一个人过来容易吗?孩子你又见过几面啊?”说完玛莎就起身往外走。克利切见状赶紧躲了起来。

陪伴吗?克利切心里想,在玛莎分娩的时候里奥都没回来。当时只有弗雷迪·莱利,杰克,和他自己在。后来玛莎给那姑娘取名字叫莫妮卡·里奥。

里奥目送着玛莎离开,没有挽留。年仅五岁莫妮卡哭着叫:“妈妈,别走。”也没能留住玛莎的脚步。

克利切一个人缓慢的走在回孤儿院的道路上。心里空空的。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回到孤儿院以后克利切蜷缩在角落里,小声的抽泣着。他没见过玛莎和里奥吵架。那是第一次,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了吧。

第二天上午,里奥带着莫妮卡来到了孤儿院。

“克利切,我们来谈谈吧。”克利切被吓坏了,他从来没见过这样憔悴不堪的里奥。
“......”两人进屋交谈了一会儿,两人沉默着走出来了。

“克利切,拜托了。”克利切天真的以为过了几个月里奥就会回来了。随后里奥递给克利切一封信,嘱咐他。在合适的时间打开看。另一封再给莫妮卡。

当天下午,军工厂一场大火带走了所有。克利切看了看遇难名单。只有一个人的名字。啪嗒—眼泪滴落在报纸上。军工厂大火遇难人—里奥·贝克。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啊......”克利切失声痛哭了起来。

今夜无眠,克利切失神的躺在床上。突然想起来里奥给自己的信,于是心情复杂的打开了。里面有一枚金币。信上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克利切:

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去了很远的地方......

很抱歉我很不负责任的丢下了你们。但是玛莎的离开真的让我无法接受。我承认这么多年,我给她的陪伴太少了,给你们的陪伴也太少了。我把我的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我把对玛莎,对莫妮卡,对陪伴你们的最好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感觉自己好失败啊。我把全部的资产全部都给孤儿院。克利切小先生,莫妮卡·里奥的名字就改成艾玛·伍兹吧。不然我担心弗雷迪·莱利还会对我女儿下手的。

对了克利切,信封里有一枚金币,一枚特殊的金币就算是我留给你的礼物了。

再见了,克利切,你是让我骄傲的好孩子。原谅我的无能吧。没办法和你们一起走到最后。没办法再陪着你们一起成长......对不起。

                                                                                                         里奥·贝克

最后那笔资金没有到孤儿院手里而是到了教会那帮人手里......那么一大笔资金到克利切手里只有不点的零钱了。

“你们这群人,克利切饶不了你们......”从那时候,克利切就性情大变了吧......

克利切想过要自己去赚,克利切还是孩子所以老板没有给他付工资。克利切还和老板吵了一番......最后克利切趁老板不注意的时候拿走了他的钱包。从那时开始克利切就走上了这样一条路吧。那时的克利切才15岁啊......

接下来的两年孤儿院全是靠克利切做小偷小摸的事情这么挺过来的。直到克利切偷东西现场被抓,被打的半死,眼睛也瞎了一只。克利切印象中是一个贵族救下了自己。当时只怪自己太傻,连他的名字都没问,克利切就从医院溜走了。

回到孤儿院后克利切翻找自己的那枚金币......他想了半天大概是在被打的混乱中掉了吧。克利切有点垂头丧气......

之后克利切刚准备出门“工作”就来了一名管家说拿着一个大箱子递给克利切,然后表明每个星期都会往这里送资金。

“等等,能不能告诉我他的名字?”克利切问道。

“你以后会知道的。”管家说完就离开了。

之后克利切还在行窃,原因大概是因为这两年习惯了吧......不过克利切呢只抢有钱人家的。因为他觉得这样报复很爽。

艾玛也渐渐的长大了,每一次她问克利切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克利切就说:“里奥去了很远的地方,回来还要很久呢。”克利切清楚,看着艾玛一天天的长大这句话瞒不了她多久了。在艾玛十岁的时候克利切把里奥写的那封信给了艾玛。

一整天艾玛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没出来。当时可把克利切担心坏了。

记得艾玛从屋子里走出来,克利切呆呆的站着,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艾玛用哭得通红的小眼睛看着克利切,然后一把抱住,克利切蹲下让艾玛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

“克利切哥哥,艾玛想去看魔术表演。”

“好,我带你去。”克利切轻轻的拍拍艾玛的后背说道。看见贴在墙上的魔术海报——大魔术师约翰。从那时候艾玛就喜欢上了魔术表演,克利切每一场魔术都会让她去。除了这次......

“唉,这破雨可算停了。”克利切骂骂咧咧的说着。克利切收拾好东西就快速的往孤儿院走去。

“孩子们,我回......”克利切开门看见眼前的景象,瞳孔急剧收缩,买的吃的全部掉在了地上。克利切脑子里叫做理智的那根弦断了。

孩子们全部晕倒在地上,一个个不省人事......任凭克利切怎么大声的呼唤孩子们都无动于衷......克利切颤颤巍巍的把手放在一个孩子的鼻子前发现还有呼吸。克利切可算松了一口气。

“哟~这不是克利切·皮尔森吗!”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克利切的耳朵。

“艾米丽·黛儿......”克利切咬牙切齿的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未完待续......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

菇子不仅仅是菌子还是咕子

社魔,冬日之鸟。然后进来看看如何;

是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


赠文 @奚驲不仅仅是奚鸽还是奚☀️


(30/15)


冬日之鸟


我看见我呼出的气水以及我的指尖,聆听冬鸟的歌声嘹亮。伴着雪花翩翩起舞,恋人血渍印入眼底——是笑和喜的感觉...

是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


赠文 @奚驲不仅仅是奚鸽还是奚☀️


(30/15)


冬日之鸟


我看见我呼出的气水以及我的指尖,聆听冬鸟的歌声嘹亮。伴着雪花翩翩起舞,恋人血渍印入眼底——是笑和喜的感觉。


在雪地里


在壁炉旁


在秋千上


是幸福的回忆。


偶尔袭来的寒风让人牙齿打颤,轻触上爱人冰冷的脸庞。眉目轻柔,被树上冬鸟歌声吸引注意抬眼望去,一遍又一遍唤着情人名字。


“哈,克利切。今年的冬天比往年的还要冷呢——”


雪地上躺着毫无动作的恋人,瑟维拍了拍沾满雪花的手套。轻啄一下人鼻尖,眼间尽是温柔。


“好啦!今天先回家吧,晚上我还有表演。”



听着冬鸟的婉转歌喉,抚摸上恋人心口缝线。


“你痛嘛?”


“啊哦,我忘了。你不会说话了……”


“可怜的小皮尔森,愿撒旦肆虐于你。”


Bax-2
「给我消失吧 反正也没法认真下...

「给我消失吧 


反正也没法认真下去了 」


是quite room曲绘的风格


「给我消失吧 


反正也没法认真下去了 」




是quite room曲绘的风格


菇子不仅仅是菌子还是咕子

社魔我又不知道要叫什么才好

(30/14)

是无脑剧情就是了

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

类似于循环吧,痛苦一直在来回。大概就是最后是都变成黑了然后病态互虐了,破镜重圆hhh

@能不能把裤子穿好

破镜重圆

瑟维永远是那个最孤独的人,

即使他想与他破镜重圆。

无数次的梦里复原而又破碎,

终而复始。

是日复一日的痛苦——只为感受那一瞬的愉悦,看...

(30/14)

是无脑剧情就是了

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

类似于循环吧,痛苦一直在来回。大概就是最后是都变成黑了然后病态互虐了,破镜重圆hhh

@能不能把裤子穿好

破镜重圆

瑟维永远是那个最孤独的人,

即使他想与他破镜重圆。

无数次的梦里复原而又破碎,

终而复始。

是日复一日的痛苦——只为感受那一瞬的愉悦,看着那罪魁祸首只有无限的爱意与向往。

“克利切先生,我喜……”

“够了!克、克利切永远不会,会喜欢你。滚,滚滚!”

是循环的,最后还是由瑟维自己决断。

“我明白了……我永远不会来打扰您了。”

彻底失去情感的人变成了毫无感知的玩偶。

“你,你就这么放弃了?给,给克利切回来!”

转身布偶,眼神空洞。

“蛤?你还想继续嘲讽我嘛——你这个愚蠢的下等臭虫。”

扯出一个烂漫的笑,配上无神的纽扣眼。

眼睛被玻璃刺烂,血淋淋赤裸裸。最后换上了无感的纽扣,代价是永远变成布偶先生。


瑟维永远是那个最孤独的人,

即使他不想和他破镜重圆。

无数次把人无情拒绝

终而复始

是日复一日的迷茫——只为终结那循环的悲痛,看着罪魁祸首只有无限的不屑和唾弃。



菇子不仅仅是菌子还是咕子

社魔,我不知道用什么题目好

(30:/13)

ooc有

文笔垃圾有

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

“好孩子,这才乖嘛”

杂乱无章的八音盒在我耳边响起

走廊里昏黄的灯忽闪忽明

魔术师先生撕心裂肺的呼救声

在我说来就是仿佛垂死之人最后的挣扎

毫无作用并且可笑至极

孩子们的哭声和着诡异的八音盒音乐

成了别有美感的诡异乐谱

“好孩子、子要乖乖听话才对呢,不是吗?”

我缓缓走向了那个令我身心向往的

众人眼中高贵的杀人犯先生

"你……你要干什么?!"

脖子被铁链锁上狼狈地趴在地上瞪大了他那双布满血丝的棕色瞳...

(30:/13)

ooc有

文笔垃圾有

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社魔!!

“好孩子,这才乖嘛”

杂乱无章的八音盒在我耳边响起

走廊里昏黄的灯忽闪忽明

魔术师先生撕心裂肺的呼救声

在我说来就是仿佛垂死之人最后的挣扎

毫无作用并且可笑至极

孩子们的哭声和着诡异的八音盒音乐

成了别有美感的诡异乐谱

“好孩子、子要乖乖听话才对呢,不是吗?”

我缓缓走向了那个令我身心向往的

众人眼中高贵的杀人犯先生

"你……你要干什么?!"

脖子被铁链锁上狼狈地趴在地上瞪大了他那双布满血丝的棕色瞳孔,歇斯底里的声音仿佛野兽咆哮

"哦,亲爱的瑟维,不要这样看着克、克利切~"

面目狰狞,抬脚毫不留情踩向那只修长的手,嘴里发出的轻声嗤笑仿佛是在讥讽,但是在嘲讽自己卑微的爱恋还是嘲讽对方的不自量力也只有我自己知道了

"啊!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你到底想要什么……"

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愤怒张大了双眼,死命盯着来人。为了讨好那下等人臭虫迫不得已压下愤怒咬牙切齿地闷声道。

"既然,你、你都这么说了。那克、克利切就直说了。"

一改刚才狰狞模样儿,眉目慈善的蹲在瑟维面前。还真有一副好慈善家的样子

眼神空洞

咿呀呓语


"这、这就不行了嘛?真…真扫兴。"

抽身离去,离开地下室时瞥了眼那被弄的浑身颤抖的魔术师。

毫无温情,只是偏执者的幻念。

Hide me inside under your spine

让我藏在你的身体里



默澜

玻璃渣emm
很快要开学了嘤
_(:з」∠)_

玻璃渣emm
很快要开学了嘤
_(:з」∠)_

無韶華亅

【欺诈组】 相遇

(⚠️魔社向⚠️)注意避雷

他,一个身穿破旧西装,满身铜臭味儿的下等人。行为鬼鬼祟祟的,他一直看着四周,眼神飘忽不定。他到底想干嘛......

他,一个身着西装革履的傲慢上等人。果然都是让克利切觉得恶心的,做作的上等人。克利切本来只想偷他的钱包然后一走了之,结果...... 

“瑟...瑟维·勒·罗伊先生!”一阵娇滴滴的声音传入瑟维的耳朵。 克利切见状在附近找一个座位坐下了,叹了口气,心想:马上到手的东西......克利切并没有注意眼前这个穿着白色褶裙的女孩。

瑟维转头看见了一个拿着花束,穿着白色褶裙的女孩。于是他温柔接过女孩手中的花束说...

(⚠️魔社向⚠️)注意避雷

他,一个身穿破旧西装,满身铜臭味儿的下等人。行为鬼鬼祟祟的,他一直看着四周,眼神飘忽不定。他到底想干嘛......

他,一个身着西装革履的傲慢上等人。果然都是让克利切觉得恶心的,做作的上等人。克利切本来只想偷他的钱包然后一走了之,结果...... 

“瑟...瑟维·勒·罗伊先生!”一阵娇滴滴的声音传入瑟维的耳朵。 克利切见状在附近找一个座位坐下了,叹了口气,心想:马上到手的东西......克利切并没有注意眼前这个穿着白色褶裙的女孩。

瑟维转头看见了一个拿着花束,穿着白色褶裙的女孩。于是他温柔接过女孩手中的花束说:“谢谢小姐的花束,能否有幸知晓你的姓名呢?”然后又很礼貌摘下了帽子微微鞠躬。

“艾玛·伍兹。”这个穿着白色褶裙的小姑娘腼腆的说道。

克利切猛地一抬头,看向那个女孩,“怎,怎么可能呢,克利切明明让伍兹小姐在家等我啊...还有她,她这又是哪里来的钱呢?”克利切有些激动。竟想现在拉过伍兹小姐,问个清楚。

瑟维早在一旁用余光观察他很久了。看见他的举动瑟维一把拉过伍兹小姐说:“伍兹小姐尽快入座吧,一会魔术表演的时候可不要眨眼哦!”

“哦......哦......好的......”伍兹小姐似乎还沉浸在刚才被瑟维·勒·罗伊拉过去的一瞬间的近距离接触呢。

“可恶的瑟什么罗伊?这个魔术师,真是气......气死克利切了!还和伍...伍兹小姐走的那么近!克......克利切都没见过伍兹小姐害羞的样子......”克利切说着说着就不高兴了,一脸委屈的样子。

“先生,请您入座坐好,魔术表演马上要开始了。”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

“Ladies and gentlemen, good evening everyone!”

这里还有这英文翻译员。

“很荣幸我们在这里相聚,大家都是十分热爱魔术的,对吗?”

“I am very honored to be here, everyone is very passionate about magic, right?”

“对!”下面一片呼喊声。

“从有到无,从此处到彼处,下面掌声有请本世纪最伟大的逃脱魔术专家—瑟维·勒·罗伊!” 

"From now to nothing, from here to everywhere, the applause below has the greatest escape magic expert of this century - Servais Le Roy!"

灯光熄灭,帷幕缓缓拉起。魔术师瑟维登上了舞台。掌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克利切无聊的翘着二郎腿,不停地抖动着,充满着地痞的气息。 

瑟维在台上摘下黑色的礼帽,先给大家展示看只是一个普通的帽子。瑟维开始挥动手中的魔术棒,从中变出一直可爱的兔子。掌声开始响起,瑟维又从帽子里变出一根胡萝卜,兔子啃食胡萝卜的样子可爱极了。瑟维又开始变各式各样的魔术......直到最后他再一次拿起礼帽变出来一群白鸽。观众的掌声从未断过,就连克利切也看入迷了,尽管他知道这只是各式各样的手段和把戏。

“这些只是魔术的小把戏而已,接下来我变的魔术就是—人体逃脱魔术,我需要台下的一个观众配合。” 台下跃跃欲试的人很多,克利切竟然也有些心动,不过他觉得他的位置不太可能被注意到,但是下一秒......

咔哒!一道明晃晃的舞台光照在克利切的身上。“恭喜这位幸运的观众,有请他走上舞台。”

克利切有点双腿发软,因为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注视的经历,克利切迟迟迈不开步子。

“这位先生,不要紧张。让我们掌声鼓励一下这位先生吧!”

克......克利切,才不怕!伍兹......伍兹小姐还看着呢!克利切走上前去,来到瑟维身边。

“你好,先生。请问先生的姓名?”瑟维问道。 

“克利切·皮尔森。”

“皮尔森先生,我即将要表演就是人体逃脱魔术。请先生用铁链把我锁起来吧。”

克利切看着这铁链不免一惊,这么沉的铁链,他真的能在一口气的时间挣脱并且从里面逃出来吗?

瑟维似乎看出来他的担忧,于是笑着调侃他:“皮尔森先生,你这是在担心我的安全吗? ”

克利切被瑟维随意调侃的一句话有点炸毛。

“哼,谁......谁担心你了,克......克利切只是怕自己绑的技术太好,结果你逃不出去,到时候还得我来救你,太麻烦!”一边说着一边给瑟维绑的紧紧的。

“啧,”瑟维眉头一皱“克利切先生 ,麻烦你用力点,你难道没吃饭吗?”

克利切抬头看向瑟维挑衅的说:“哼,勒不死你。”

四目相对。瑟维没有说话,只是惊讶的盯着他的左边的义眼看,尽管他知道这很不礼貌。

回忆涌出脑海...... 

“打死他,这个小偷!居然还敢偷我的包,来人啊,打死他!”一声刺耳的尖叫让坐在皇家马车里的瑟维眉头一皱。于是命令属下去看看情况,那时的瑟维也还年轻,还是一名养尊处优的小少爷。

“是一名小偷,被打的很惨,好像年纪不大......”

“都给我住手!”瑟维皱着眉头,从车上下来,其他人一看是皇室成员急忙把脚从那个穿的破破烂烂的少年身上移开。瑟维来到他身边,看着这个躺在地上满脸鲜血还不停发抖的少年,看起来似乎和自己的年龄相仿。

“哎哎哎,小少爷!”管家看小少爷离这个肮脏的下等人太近,有点担心。

“你可真能忍,被人打了这么久居然一声也不吭。”瑟维说道。

“他可是个小偷!”那名中年妇女尖叫到,“你快离他远点!”

“他还只是个孩子,偷东西当然不对,但你却要把一个孩子打死。那在你看来一条鲜活的生命比不上你那地摊货的包?”

“你......”中年妇女起的鼻子都歪了,还想说什么。瑟维的管家立刻站在瑟维的前面。中年妇女见状也没再敢多嘴,转头就走了。

“唔......”躺在地上少年闷哼了一声晕了过去。

“小少爷,我来送他去医院吧。”

“嗯,我也跟着去吧,反正也没什么事。”

到了一所上等医院,把这个少年安排到急救室。

“病人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左眼似乎因为剧烈的撞击而失明了,我们已经给他装上了一只义眼,按照您的吩咐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办妥。”一个穿着白色外褂的女士走了出来,向瑟维的管家进行汇报。

“谢谢你,艾米丽小姐。”

“很高兴再次为您服务。”艾米丽小姐微微点头。 

病房内......

“为......为什么,要......要救克利切,还......还对克利切这么好?”

“我只是看不惯他们这么对一个孩子而已。”

“克利切已经十七岁了,不是孩子了吧?”

“我十九岁,现在还在被人叫做小少爷呢。”瑟维似乎对少年的反驳感到不满。

“那是你的事,反......反正克利切不是小孩子了。克利切现在已经醒了,就先走了。”说完就要下床。“唔......”下床的动作牵扯到克利切的伤口,克利切闷哼了一声。

“嘿!小心点!”瑟维连忙扶住克利切。

“别......别碰克利切!克......克利切,最......最讨厌上等人了!”

“好,我不碰你可以,那你得老实一点。等伤口好差不多了你再回去吧。”瑟维转身走向门外,他停了停脚步,转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克......克利切,皮尔森。”克利切不知道为什么还会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发这么大的脾气。于是他表示歉意的在后面小声的接着刚才的话说,“对......对不起,谢谢你救了,克......克利切。”

“这位观众已经把铁链锁好了。下面我们就有请瑟维先生来表演最惊险的,最刺激的—人体逃脱魔术!”

"This audience has locked the chain. Here we have Mr. Servais to perform the most thrilling and exciting - the human body escapes the magic!"

主持人的话让瑟维回过神来。

确实够惊险的的了,里面的水很深,还有一身的铁链,四周封闭的严严实实。只有一口气的时间他要解开自己身上的锁,还要打开锁在上面的大锁才能逃出来。

“表演开始!”

"The show begins!"

两名助手把瑟维先生放入水箱里,瑟维现在只有一口气的时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水箱里的瑟维不慌不忙的解着铁链。但是下一秒大家都慌了,瑟维突然一动不动的跌坐在水箱里。

看到这克利切也慌张了,心想:“难道是我绑的太紧了吗?”他甚至想要凿开水箱的冲动。突然,舞台的灯光一起汇聚到克利切身上,灯光晃的克利切眯上了眼睛。克利切觉得背后有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腰,另一只手在腘窝处,一把将克利切抱起。最后瑟维在舞台灯光下缓缓出现。随后听见“咣当”的一声水箱里的“瑟维”消失不见。只剩下铁链在水箱里。全场惊呼,掌声如雷贯耳。克利切轻咳了几声,示意瑟维把他放下。但是瑟维只是微微挑了挑眉,并没有放下他的意思。无奈台下还有这么多人,克利切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乖巧的任由瑟维抱着。

“真的是非常精彩,瑟维·勒·罗伊先生。这场表演真的是太惊心动魄了。让我们再次把热烈的掌声送给瑟维·勒·罗伊先生,以及这位幸运的观众!”

“It’s really wonderful, Mr. Servais Le Roy. This performance is really thrilling. Let’s give the warm applause to Mr. Servais Le Roy and the lucky audience.!”

“今天的魔术表演到此结束,请大家欣赏接下来的歌舞表演......”

"Today's magic show is over, please enjoy the next cabaret show..."

“怎么样皮尔森先生,莫不是我的魔术吓到你了?”

“小伎俩,怎么可能吓的到我?你可别做梦了。”克利切死活不愿意承认自己被吓到了。突然,克利切转移了话题问道,“瑟维,我们以前见过面吗?为什么我看你这么眼熟。”

“......”瑟维一时语塞。

“少爷,你看,下一场魔术表演的地点。”

管家的话救了不知该如何回答的的瑟维。

“后会有期,皮尔森先生。”说完,瑟维单膝跪地又吻了吻克利切的手背,留下一个撩人的微笑就大踏步的离开了。

管家一脸懵......克利切也一脸懵......

“等等,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等克利切回过神来,瑟维已经走远。不过还好吧,至少钱包到手了......

未完待续......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
 欢迎提意见和建议

弦歌问雅意

Ortiz的沙雕们

Ortiz的沙雕们

·本文说明,这篇文章主要是为了群宣存在的,所以考虑一下我们的群聊呗,QQ群号605433503,群名:欧利蒂斯小区(abo)

·本文为伊索·卡尔(罗夏医师)视角

·因为是群宣,所以会出现同体哦,原皮用原名,其他皮肤用皮肤名。abo设定存在感不强,能接受请向下

·ooc预警


·

“中介诚不欺我”罗夏这么想着。

·

罗夏一向不喜与人接触,在过去的十八年里,比较亲近的也只有养父一人,现在毕业了,拿到了医师资格证,却被养父以“熟悉社会”为

Ortiz的沙雕们

·本文说明,这篇文章主要是为了群宣存在的,所以考虑一下我们的群聊呗,QQ群号605433503,群名:欧利蒂斯小区(abo)

·本文为伊索·卡尔(罗夏医师)视角

·因为是群宣,所以会出现同体哦,原皮用原名,其他皮肤用皮肤名。abo设定存在感不强,能接受请向下

·ooc预警

 

 

·

“中介诚不欺我”罗夏这么想着。

·

罗夏一向不喜与人接触,在过去的十八年里,比较亲近的也只有养父一人,现在毕业了,拿到了医师资格证,却被养父以“熟悉社会”为由,从那个居住了十八年的屋子里赶了出去。来到房屋中介所,被前台小姐推给了一位叫奥尔菲斯的先生后,罗夏便一脸懵逼的坐在了奥尔菲斯的一对一工位上。奥尔菲斯看着对面略显拘谨的青年,说“先生,怎么称呼?”“罗,罗夏”“好的,罗夏先生,请问您对房子有什么要求吗?”

·

不得不说,奥尔菲斯的业务能力还是很强的,“嗯......安静,离医院近,人少....吗?”奥尔菲斯沉默了一会,“罗夏先生,请您稍等”奥尔菲斯低下头,在右边的矮柜中翻翻找找,“人少...人少...啊,有了”奥尔菲斯从一堆文件中拿出一张,正放在罗夏面前。“罗夏先生,您看这个,ortiz小区,今天刚刚建好,据我所知,目前只有10人搬入,而且离您工作的医院只有三条街之远,顺带一提,如果坐公车的话只用一站哦”罗夏将合同拿来仔细的翻看了一番,然后点了点头。“那么”奥尔菲斯将椅子往后挪了挪,站了起来“罗夏先生,请问您现在有空和我一起去看房吗?”

·

“罗夏先生,这边”奥尔菲斯带着罗夏走进了大门口旁边的一栋楼“考虑到罗夏先生您不喜欢与人接触,所以给你安排在了大门附近,目前这栋楼只有您和驱魔人先生呢。”奥尔菲斯从口袋里翻出了一串钥匙,用最中间那把蓝色的钥匙开了门。

“罗夏先生,您看这里如何”

·

今天是罗夏搬入ortiz小区的第一天,也是罗夏在医院实习的第一天。罗夏洗漱穿戴完毕,背上了他黑色的背包,正打算从门口出去的时候,便听到一声豪迈的吼叫

“你TM的给老子过来登记发情期啊!”

·

罗夏蹲着大门旁的一处墙角,小心翼翼的把头探出去,只见一名壮硕的金发男子青年像个大爷一般躺着椅子上,右手还拿着一本已经被他捏皱了的本子在不停的扇。他旁边还站着一名绿色爆炸头的壮汉。

说实话,罗夏看到他们的第一眼还以为是收保护费的。

后来才知道这两个壮汉从职业来说,还算是他的同行前辈。那位金发大爷叫坂本龙司,另一位绿发壮汉叫囚徒。

·

就在罗夏纠结到底要不要从大门出去的时候,一名穿着红色兜帽的男子发现了罗夏,并在罗夏强烈抗拒的眼神,以及紧紧扒住墙壁的手的抵抗下,将罗夏强行拉了出来。

·

“你吼啊”

“里能不能把石头绿植了债说!!”

·

这时搬来了一位异瞳的先生,坂本龙司懒洋洋的将那本已经被捏皱的本子打开,瞥了一眼那位异瞳的男人,说“克利切·皮尔森先生是吗?您虽然说过要来,但却没有说明住哪里呢?”

“睡我jia”

砰!那位红色兜帽的先生从后方闪出,用手刃打晕了那位戴着巨大白色帽子的先生“不好意思,这个人精神有点问题”随后提着白帽子先生衣服的后领将他拖走了“坂本龙司先生,我会负责将白金阿拉丁先生“送”回去的”

“好的,麻烦你了啊,刺客。”

明明是拖回去吧,罗夏这么想着。

·

“咳咳”坂本龙司将注意力从远去的刺客和白金阿拉丁身上转回来,“那么,克利切先生,你睡什么地方呢?”克利切先生咬了咬手指,说“克利切可,可以流浪!”囚徒看了眼克利切,漫不经心的说了句“如果你和老子旁边这位一样不怕蛇的话,ortiz欢迎你来流浪”克利切仿佛被吓了一跳,抖了抖说“住小公寓!克利切梦寐以求的地,地方”说罢,这位先生又顿了顿,补充道“流浪...有,有蛇”

·

说好的安静呢,奥尔菲斯先生。罗夏这么想着。不过,这样也不赖?

·

好消息是,罗夏医师实习的第一天还算顺利

但与之相对的

坏消息是,早上那位绿色的壮汉,也就是囚徒先生,也是他们医院的。

·

当然,罗夏的意思并不是讨厌囚徒先生,而是...

“呦!罗夏!一起回去吗?”

“不,囚徒先生,我还有笔ji”

“哦,什么,你非常想和我一起回去!嗨呀,罗夏你早点说啊!”

“囚徒先生,我真的还...”

“罗夏!GO!GO!GO!”

·

门口的大爷,啊,不是门口的坂本龙司有一顿午餐,从早吃到晚的那种,

门口的坂本龙司还有一个微波炉,从早转到晚的那种。

罗夏刚搬进来的那一天,微波炉等家电还没搬好,看到门口有一个微波炉,就问了坂本龙司能不能借用一下,坂本龙司很爽快的答应了。

20分钟后,罗夏从便利店买了便当回来,坂本龙司的微波炉还在转。

15分钟后,罗夏把房间打扫了一遍,然后下来,微波炉还在转。

1个小时25分钟后,罗夏已经把当天做实习记下来的笔记整理并背诵下来后,微波炉依然在转。

最后罗夏问了坂本龙司他到底在加热什么,坂本龙司用疑惑眼神看着罗夏,说“午饭啊,不然还能是什么?”

顺带一提,当时是晚上七点半。

什么?你问罗夏最后晚饭是怎么解决的?

呵,别问,问就是美团。

·

囚徒先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罗夏这么想着。

·

此时是罗夏点完外卖的当天晚上10点23分,可怜的罗夏医师还在翻阅着那一本厚厚的医疗常识,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罗夏贴着门,说“请问您是谁?有什么事吗?”

“是我,罗夏,我是囚徒,今天医院里有些注意事项忘记和你说了”

囚徒先生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像是戴着口罩,是感冒了吗?罗夏这么想着。

“好的,囚徒先生,请您稍等”

罗夏将门锁打开,拉开门说“谢谢您,囚徒先生,请问您是感mao”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那一夜,ortiz小区的人们永远忘不了那每一楼随机抽取一名幸运儿来吓的囚徒先生,也忘不了那一个恐怖的,上个世纪的小丑面具。

·

当然,第二天囚徒先生就被人们群殴了呢。

当然,罗夏也不会承认,看到囚徒先生被群殴,他的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愉悦感,毕竟他是医者仁心的“罗夏医师”呢

·

囚徒先生,是一个生命力很顽强的人呢。罗夏这么想着

·

···未完待续····

咳咳,这里是群里的许愿(自欺欺人)墙

驱魔人许愿月下绅士

白金阿拉丁许愿一个蓝调阿拉丁或者一个甜甜的克利切

刺客披风许愿一个白纹先生

这里是群里的罗夏,希望大家来找我们玩呀

最后,是群里的几个骚猪

“有种艹我啊!”威廉·艾利斯 坂本龙司

“快!来艹我!”麦克·莫顿 雨宫莲

“我很欠艹”裘克 囚徒

快来几个人收了这些神通吧,特别是裘克!!!

考虑一下我们的群聊呗,QQ群号605433503,群名:欧利蒂斯小区(abo)

Seul

[转载] 欺诈组x中国旅行梗

原址:Bilibili 


原作者:夜半鸡晓五更残


注:除了中文这里语言全部英语

        小白=七爷=谢必安,小黑=八爷=范无咎 

这一天,庄园主破例给每个求生者一张飞出英国去到世界各地旅行的机票,拿到去相同国家的票的求生者为一组。为了防止各位求生者在旅行的途中趁机逃跑,庄园主命令监管者跟随他们一起去旅行顺便监督行踪。“慈善家”克利切很“不幸”地和魔术师瑟维一样拿到了飞往中国的机票,跟随他们的是宿伞之魂谢必安和范无咎。也许让中国的鬼使跟随他们旅行就会一帆风顺?谁知道呢。...


原址:Bilibili 


原作者:夜半鸡晓五更残


注:除了中文这里语言全部英语

        小白=七爷=谢必安,小黑=八爷=范无咎 

这一天,庄园主破例给每个求生者一张飞出英国去到世界各地旅行的机票,拿到去相同国家的票的求生者为一组。为了防止各位求生者在旅行的途中趁机逃跑,庄园主命令监管者跟随他们一起去旅行顺便监督行踪。“慈善家”克利切很“不幸”地和魔术师瑟维一样拿到了飞往中国的机票,跟随他们的是宿伞之魂谢必安和范无咎。也许让中国的鬼使跟随他们旅行就会一帆风顺?谁知道呢。

        “Why doeseveryone go to big cities? We're now in a place that looks like a small village! Kreacher doesn't like here! ”

【为什么大家都去了大城市而我们现在在一个像小乡村(指大理)的地方!克利切不喜欢这!】 

     “All right, Kerry. I think China's town is still good. ”

【好了克里(对克利切的昵称)。我觉得中国的城镇还是不错的。】

        “Shut up you, old man……”

【老神棍你给克利切闭嘴……】

       “Oh, my mistake.”

【哦,我错了。】

        四个人拖着行李箱在这个美丽的小镇里行走,最后抵达了预订的宾馆。房间里的设备还是很齐全的,能举办如此大一场狂欢游戏的庄园主当然不差这点钱给他们找一些好一点的住处,但是ta很明显忘了处理些关于语言方面等的细节问题。

    “It's over. Kreacher can't understand a single sentence in Chinese . ”

【完了,克利切一点也看不懂中文。】

        “If I had known, I would have studied hard with White on the plane.”

【早知道我就在飞机上跟着老白好好学了。】

        然而现在后悔有什么用呢?克利切和瑟维现在临阵磨枪也没用了,因为他们发现汉字的模样不好记,语法也搞不清,而且舌头像打了结一样怎么都发音发不好,哭笑不得。最后谢必安无奈之下主动扛起了整个旅行小队的交流工作——至于为什么不是范无咎是因为七爷认为他家小黑脾气太躁容易吓到人。

在早饭前15分钟刻苦学习中文貌似没有达到任何效果,这两只英国人最后还是把“汤圆”,“豆奶”和“油条”这几个词念成了敢问是何方天书的一团浆糊。丢脸丢大发了。而且小黑和小白真的不想再回答“汤圆是什么东西下的蛋”和“豆奶是什么牛挤出来的奶”诸如此类的问题了。

       “And how was the deep-fried dough sticks invented by you Chinese? ”

【那油条你们中国人是怎么发明的?】

       “The original is a traitor and his wife-shaped dough twisted together into a oil pan, and later simplified the practice. ” 

【原本是把一个奸臣和他妻子形状的面人扭在一起丢进油锅里,后来简化了制作过程。】

那一刹那,瑟维觉得自己在吃巫毒娃娃,甚至在想自己有没有惹过黑白两只。生怕哪天自己弄毛了老黑和老白,然后被捏成面人丢进油锅里炸成油条。 

        俗话说,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但是七爷和八爷觉得大概这唯一一次回乡的旅行就这么要被两个搞不清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的求生者弄得凉凉了——喝个珍珠奶茶都被珍珠吓成球啊!为了让他们的中国之旅能够升温一点,到了晚上逛夜市的时候,他们两个故意和克利切他们走散了。

        “Sigh, where are White and Black? ”

【诶,老白和老黑呢?】

        “Don't worry about them, let's play by ourselves. ”

【别管他们了,我们自己玩吧。】

        大理古城的夜晚没有霓虹灯点缀,只有房屋的灯光以及星月的闪烁。繁华的伦敦一般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要进入梦乡了,而现在这个小城还在散发她夜晚独特的美丽。

        “Sylvie! Kreacher wants cheese! ”  

【瑟维!克利切想吃奶酪(指大理特产烤乳扇)!】

        “OK!”

【好的!】

       “Sylvie! Kreacher wants this dragon candy p–ainting! ”

【瑟维!克利切想要这个龙糖画!】

       “All right.”

【没问题。】

        “Sylvie! Kreacher wants to buy this silk scar–f for Miss woods! ”

【瑟维!这条丝绸围巾克利切想买给伍兹小姐!】

       “Good idea, I think this sky blue one is ver–y nice. ”

【好主意,我觉得这个天蓝色的就不错。】

       瑟维就像带着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一样,跟着克利切在古城里东窜窜西窜窜,东买买西买买。眼看着自己今天刚在银行换的人民币就要花完了,他却舍不得告诉克利切他们没钱了——他不想扫了克利切的兴,自己的媳妇哭着也要好好宠。

       “Sylvie, look over there! ”

        问声抬头,广场上的夜空飘着星星点点的火焰,忽闪忽闪地缓慢上升。那是孔明灯,满载着美好心愿的孔明灯。瑟维听老白讲过,只要把心中的愿望写在孔明灯上并成功放飞,愿望就一定能实现。

     “Kreacher, do you want to put on the Kongming lamp? ”

【克利切,你想不想放孔明灯?】

        他们用仅剩的零钱买下了一个小小的灯。瑟维捏着马克笔绅士而又郑重地写下一笔一划,看看旁边的克利切——他几乎要把自己的那一面全部写满了。好天真啊,有这么多愿望么?瑟维想着,笑了。

       “Kerry, don't write too much and it's too he–avy for it to fly. ” 

【克里,别写太多,太重它会飞不起来的。】

        最后还是点着底下的蜡烛飞起来了。那个写满他们心愿的小精灵在两双眼睛的注视下缓缓升空,摇摇晃晃地,但是它也跟上了伙伴们的步伐,去了梦的故乡。

    “Sylvie, what did you write?”

【瑟维,你写了什么啊?】

        “It won't work if I say it out.” 

【说出来就不灵了。】

        灯火阑珊处,两只手不知何时握在了一起。

          而那个飘走的孔明灯上,瑟维写了:

         “Instead of betraying the world with you, I want the world to want us together.”

【比起和你一起背叛全世界,我更希望世界都想我们在一起。】


*最后一句摘自《意林》

克利切是我的

路灯

“我真喜欢这种感觉”他趴在栏杆上,碧蓝的眼睛映出了天空


或许是海洋


碧蓝色,很宽,很远


温柔而冷酷的色调像极了那被高调的蓝色天鹅绒包裹着的紫水晶


让人心安,又感到一丝冰凉


“望着天空,美好的一片天空”


这独样的美只有无家可归的人能够静静欣赏


常常想,上帝是否公平


哦,不得不承认,那类似于劫富济贫的友善举动足够让人们浮想联翩


镜头一转,却又露出恶魔尖利修长的獠牙


一半美好,一半险恶


“就像这天”


他点燃一根香烟,深吸一口,劣质的香烟吸起来就像是一块腐朽的老木头,呛得他轻咳一声


“你又怎么知道这阴沉代表的是善是恶?”...

“我真喜欢这种感觉”他趴在栏杆上,碧蓝的眼睛映出了天空


或许是海洋


碧蓝色,很宽,很远


温柔而冷酷的色调像极了那被高调的蓝色天鹅绒包裹着的紫水晶


让人心安,又感到一丝冰凉


“望着天空,美好的一片天空”


这独样的美只有无家可归的人能够静静欣赏


常常想,上帝是否公平


哦,不得不承认,那类似于劫富济贫的友善举动足够让人们浮想联翩


镜头一转,却又露出恶魔尖利修长的獠牙


一半美好,一半险恶


“就像这天”


他点燃一根香烟,深吸一口,劣质的香烟吸起来就像是一块腐朽的老木头,呛得他轻咳一声


“你又怎么知道这阴沉代表的是善是恶?”


眼眸低垂,他无奈地骚骚头


哦,没错


星星藏起来是为了惊喜还是危难


天空沉着脸又是黎明前的黑暗还是暴风前的平静


听似充满哲学却又无比的现实


或许,上帝真的很公平了吧


澄澈的左眼反射出的炽热和火焰与右边不一样


没有生息,却也精致


“瞧瞧吧”他举起燃烧了三分之二的烟头,能感觉到滚烫一点点逼近“如果搞不到星星,劣质香烟也许是一个画饼充饥的好方法”


他的眼珠一颤,凝望着空中洁白的明月


路灯下,他的眼睛浑浊不堪


直到明艳的火光从指尖传来温度,才把他从纯白的温柔中惊醒


末了,他掐灭了手中的烟头


在路灯的吱呀声下融进雾色









————————————————————


好了,其实这篇想表达的是克利切整个的人生观,喜欢自嘲,表面上什么都不相信却又一次次在光明中迷失自我,也是在深夜我自己一个人望向天空时的感触

希望大家不讨厌叭


风月拢人臣

社园/温澜潮生🚗

社园向,第一人称视角。其实是之前写的语c自戏辽,凑合混更吧!占tag致歉!


🚗🚗🚗评论区见

社园向,第一人称视角。其实是之前写的语c自戏辽,凑合混更吧!占tag致歉!


🚗🚗🚗评论区见


菇子不仅仅是菌子还是咕子

点我看傻逼夫妻中元节接力5

@奚驲不仅仅是奚鸽还是奚☀️

克利切看着呆愣在门口耳尖不知为何泛上星星点点勾人魂魄的魅色红的人鬼使神差将心里一直想说的话委婉说出来了


"克、克利切可以……进来坐坐嘛"


其实原话是"克利切可以和你一直住一起嘛"


自从克利切被名不见经传的庄园主请到这里参加一场"狂欢游戏"后才发现这本就是一个巨大圈套,就像老练的猎人早早准备好的陷阱等待着鲁莽的猎物掉下陷阱——或者是小红帽里的大灰狼先用美好的东西做引子诱惑小红帽,可惜了他们都没有小红帽这么好的命。


庄园主对人性和贪婪把握的很好


饶是灰狼也无处可逃


他发现...

@奚驲不仅仅是奚鸽还是奚☀️

克利切看着呆愣在门口耳尖不知为何泛上星星点点勾人魂魄的魅色红的人鬼使神差将心里一直想说的话委婉说出来了


"克、克利切可以……进来坐坐嘛"


其实原话是"克利切可以和你一直住一起嘛"


自从克利切被名不见经传的庄园主请到这里参加一场"狂欢游戏"后才发现这本就是一个巨大圈套,就像老练的猎人早早准备好的陷阱等待着鲁莽的猎物掉下陷阱——或者是小红帽里的大灰狼先用美好的东西做引子诱惑小红帽,可惜了他们都没有小红帽这么好的命。


庄园主对人性和贪婪把握的很好


饶是灰狼也无处可逃


他发现这庄园里根本没有时间可言,太阳和月亮也只是机械性的升起落下。







菇子不仅仅是菌子还是咕子

点我看快乐夫妻中元节玩耍3

@奚驲不仅仅是奚鸽还是奚☀️

瑟维站在原地诺有所思的想着

也许是我多想了呢,但是他的确是从一开始就十分讨厌我

好像,自己对这个自大粗俗的下等人关心过度了。

应该只是朋友之间的关心……吧?

……

如果忽略掉时不时盘旋在暗灰色天空上的黑鸦群以及求生者宿舍对面年久失修的监管者宿舍瑟维可以肯定庄园的确是个"放松身心"的好地方特别是在这里遇到了真爱。

带着铁锈血腥味的冷风打着转儿吹起楼下早已落秃的灰黄枫叶,眺望远方的故乡是满眼里的灰暗与迷茫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再看看逝世的师傅,然后就是久违的门铃声拉回了瑟维飘渺的思绪最后想了想似是好久未有人来找过他了

不知道是谁闲暇之...

@奚驲不仅仅是奚鸽还是奚☀️

瑟维站在原地诺有所思的想着

也许是我多想了呢,但是他的确是从一开始就十分讨厌我

好像,自己对这个自大粗俗的下等人关心过度了。

应该只是朋友之间的关心……吧?

……

如果忽略掉时不时盘旋在暗灰色天空上的黑鸦群以及求生者宿舍对面年久失修的监管者宿舍瑟维可以肯定庄园的确是个"放松身心"的好地方特别是在这里遇到了真爱。

带着铁锈血腥味的冷风打着转儿吹起楼下早已落秃的灰黄枫叶,眺望远方的故乡是满眼里的灰暗与迷茫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再看看逝世的师傅,然后就是久违的门铃声拉回了瑟维飘渺的思绪最后想了想似是好久未有人来找过他了

不知道是谁闲暇之余前来造访

菇子不仅仅是菌子还是咕子

点我看中元节快乐夫妻社魔接力

是和老奚子的社魔中元节接力

hhh有无脑甜饼操作

@奚驲不仅仅是奚鸽还是奚☀️ 快快快接力来了


瑟维和克利切是庄园里看起来最没有关系的两人

但是真的只是看上去没什么关系。


大家都知道他们俩的游戏不是同一场,但是来早了的瑟维经过庄园主的允许就可以用上帝视角观战他们的狂欢因此学习了不少的经验,论说他觉得最优秀的是那个粗俗的下等人所以在游戏结束后主动向前搭讪——很明显他被人家嘲讽了一遍然后狠狠的被拒绝了


他当时说的什么瑟维现在还记得,当然绝不是他记仇

他没想到的是那个拒绝了他的下等人也同样的观战了他的游戏而不是又邀请那个年轻的园丁去看她自己的花园,虽然瑟维并不知道他观战了但是看见游戏结...

是和老奚子的社魔中元节接力

hhh有无脑甜饼操作

@奚驲不仅仅是奚鸽还是奚☀️ 快快快接力来了


瑟维和克利切是庄园里看起来最没有关系的两人

但是真的只是看上去没什么关系。


大家都知道他们俩的游戏不是同一场,但是来早了的瑟维经过庄园主的允许就可以用上帝视角观战他们的狂欢因此学习了不少的经验,论说他觉得最优秀的是那个粗俗的下等人所以在游戏结束后主动向前搭讪——很明显他被人家嘲讽了一遍然后狠狠的被拒绝了


他当时说的什么瑟维现在还记得,当然绝不是他记仇



他没想到的是那个拒绝了他的下等人也同样的观战了他的游戏而不是又邀请那个年轻的园丁去看她自己的花园,虽然瑟维并不知道他观战了但是看见游戏结束后站在大厅的他就十有八九的猜到了,这次的搭讪并没有被人嘲讽瑟维心情愉悦的留下了这句话


"先生如果有什么需要的,我尽可能的会帮助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