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克利切皮尔森

3679浏览    280参与
H·C·A

九年之差

  新手文笔,请谅解

  无cp,含微佣医

  私设走起


欧利蒂斯高级中学


  121宿舍


  “奈布·萨贝达!威廉·艾利斯!克利切·皮尔森!”宿舍管理员美智子怒火重重地在那里罚这几个调皮鬼五百个俯卧撑,美智子则拿着根竹竿站在一旁看谁不认真就一竿子下去。


  “美智子小姐!”艾玛气喘吁吁地跑到美智子的面前,“美智子小姐!约瑟夫老师叫我来把他们带到办公室!”


  美智子狠狠地瞪了奈布他们一眼,生气地说:“去吧!”说完赏了奈布就一竿子。...



  新手文笔,请谅解

  无cp,含微佣医

  私设走起








欧利蒂斯高级中学


  121宿舍


  “奈布·萨贝达!威廉·艾利斯!克利切·皮尔森!”宿舍管理员美智子怒火重重地在那里罚这几个调皮鬼五百个俯卧撑,美智子则拿着根竹竿站在一旁看谁不认真就一竿子下去。


  “美智子小姐!”艾玛气喘吁吁地跑到美智子的面前,“美智子小姐!约瑟夫老师叫我来把他们带到办公室!”


  美智子狠狠地瞪了奈布他们一眼,生气地说:“去吧!”说完赏了奈布就一竿子。


  “哇哦!隔壁班的那个死肥仔,害劳资被打了一下,刚刚那一竿子又是疼的不行不行的,切,看老子回去不把他打趴下。”奈布扶着腰埋怨着。


  “萨贝达,别说了,想想怎么办呀!”克利切扶着脑壳苦着脸说,“这下约瑟夫老师得叫家长来了呀!!”


  “切,家长而已。喂,克利切,你个怂包,咱们还是兄弟吗!?”威廉倒是毫不紧张地嘲笑了一下克利切。


  奈布却没有想他那两个兄弟一样,他想到了她,


   艾米丽·黛儿


  艾米丽是他的表姐,大了奈布九岁,正在一家医院工作,是临时照护奈布的人。


  奈布想到要是约瑟夫老师叫他的监护人过来,那艾米丽不就过来了嘛!


  奈布想到这,不由得红了脸。




教师办公室


  “老师真是对不起,没想到我的表弟居然给你惹了这么多麻烦。”艾米丽十分尴尬地说。


  “艾米丽呀,你也是我教出去的学生,你就不要一个劲地道歉了,等萨贝达来了再聊吧。”约瑟夫抿了一口茶,微微眯了眯眼睛。

虾三儿hin快乐
连体毛衣 (动作有参考哦)

   连体毛衣

(动作有参考哦)

   连体毛衣

(动作有参考哦)

鲫鱼
七夕画一画喜欢的cp其实是去年...

七夕画一画喜欢的cp其实是去年的图
没有上色勾线的草稿

七夕画一画喜欢的cp其实是去年的图
没有上色勾线的草稿

虾三儿hin快乐
嚯嚯嚯七夕快乐吖(๑•́ω•̀...

嚯嚯嚯
七夕快乐吖(๑•́ω•̀๑)

嚯嚯嚯
七夕快乐吖(๑•́ω•̀๑)

苏亦清

梦中人/上

做梦做出来的hhh 

初写文可能比较emmm

请多谅解

这里苏亦清 请多关照~

https://shimo.im/docs/JGXdjDkQGKx3yTvv/ 《梦中人/上》,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做梦做出来的hhh 

初写文可能比较emmm

请多谅解

这里苏亦清 请多关照~

https://shimo.im/docs/JGXdjDkQGKx3yTvv/ 《梦中人/上》,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断臂杨过

慈善家人物故事的推理分析 【黑暗向】

在看我对克利切,也就是所谓的“慈善家”人物背景分析之前,我要在此郑重声明,我是个慈吹,我常用克利切的领头羊一边猴叫一边溜鬼(秒倒)。我只是更愿意去喜欢一个黑暗本质的克利切,哪怕他于深渊之中堕落。



克利切,一个乱世之中的孤儿。如何从有钱的阔人身上顺便莫走饭钱是必备之道。



不仅是行窃高手,同时为人处世的百面玲珑是克利切的生存基本技能。



“结论:“好心的太太给了我一块白面包,又热又软乎。可我却眼看着克利切从她背后拿走了她的钱袋子,我真坏”。”



由此可见,他对于行窃没有任何愧疚,甚至对于别人对自己善意的施舍也毫无触动。他更适合在这个狗...








在看我对克利切,也就是所谓的“慈善家”人物背景分析之前,我要在此郑重声明,我是个慈吹,我常用克利切的领头羊一边猴叫一边溜鬼(秒倒)。我只是更愿意去喜欢一个黑暗本质的克利切,哪怕他于深渊之中堕落。






克利切,一个乱世之中的孤儿。如何从有钱的阔人身上顺便莫走饭钱是必备之道。




不仅是行窃高手,同时为人处世的百面玲珑是克利切的生存基本技能。




“结论:“好心的太太给了我一块白面包,又热又软乎。可我却眼看着克利切从她背后拿走了她的钱袋子,我真坏”。”




由此可见,他对于行窃没有任何愧疚,甚至对于别人对自己善意的施舍也毫无触动。他更适合在这个狗咬狗的社会中攀爬。




在克利切的推演任务中有一则“人们愿意给予那些好人信赖, 所以我正试图做一个好人。结论:哦,当然。我喜欢做慈善。”这样的话。




对人们更加信赖于哪一种人克利切内心一清二楚。于是他必须“借”来一种头衔来显赫自己以获得更多钱财。




“慈善家”,他的新身份诞生了。




可能借着行窃积累的积蓄或是忽悠来的投资,总而言之,克利切开办了属于他自己的孤儿院。




但是其中一则推演任务显得十分诡异“逃离真相:与真实背道而驰,这总能让我我感到舒适和安全。结论:克利切皮尔森与一群残疾的小孩,他们背后的墙壁上挂着一条横幅:家,甜蜜的家。”




为什么孩子是残疾的?




网上的主流解释是:为了让残疾的孩子更显得可怜,让人们同情,让善良的人们多施以援手。




虽然现在生活中很多行乞之人都以残疾博取路人同情,但是作为一个孤儿院,残疾的孩子是极少有人愿意收养的,所以我否定了这个方法。




随之我想起了十宗罪里面一个关于精神病院的情节,于是我推论:克利切非法肢解孩子的器官谋取暴利。




听起来难以置信,甚至让人心生惧意。


但终究是时代造就人性。




克利切明面上依旧仍是个富丽堂皇的慈善家,为社会所赞誉。




按照克利切当时那个动荡的时代来看,人们尔虞我诈,最初心底的善意也都磨灭的不剩多少。收留孤儿虽是善举,但终究挣不了几个钱,远不及贩卖人体器官所得来的源源不绝的利益。




客观纵看全程,克利切是个成功的人,他确实靠自己的才能获得了名誉和金钱。


但他却又输得一塌糊涂,连同基本的道德人性也一齐葬送埋没了无人问津的淤泥之下。




但他不过是那个狗咬狗社会的一个典型的牺牲品。





最后面几个推理任务看不懂,日后若是琢磨出来再来与诸位探讨




其实讲真的那么说,克利切实际上是侦探分裂出的人格,但是若把人格单独当做一个完整的个体分析也未尝不可。


个人分析而已

#卑微队长

“别动,再动一下克利切把你画成猪”


随手摸鱼  我真的没有退步那么多qwq


(真的很像cxk  p2是对比图  真的好像)

“别动,再动一下克利切把你画成猪”


随手摸鱼  我真的没有退步那么多qwq


(真的很像cxk  p2是对比图  真的好像)

#卑微队长
我永远喜欢克利切 私心站一下欺...

我永远喜欢克利切

私心站一下欺诈tag

我永远喜欢克利切

私心站一下欺诈tag

LOYSTEF
@泛滥_兮子言 谢谢你给我做的...

@泛滥_兮子言 谢谢你给我做的封面,社园的坑我开了,绝对不会在删文了

【社园】俗人

序章

【谢谢你教会我,独自微笑着面对世界的黑暗】。

   艾玛.伍兹眼睛微眯,双手背在身后,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幅度,一步步走向他,克利切.皮尔森不安的松开脖子上不整齐的领带,一步步往后退,这个表情实在太熟悉了,一瞬间又想起了那个恶心家伙。

   那个被自己好心收留却反咬自己一口的白眼狼,她那个时候长什么样子,时间过得太久好,记不太清楚了,但他知道,那个背叛了自己的家伙过的也不好,想起他的仇人也不好过时,他脸上露出一丝扭曲快意的笑容。

   ...

@泛滥_兮子言 谢谢你给我做的封面,社园的坑我开了,绝对不会在删文了

【社园】俗人

序章

【谢谢你教会我,独自微笑着面对世界的黑暗】。

   艾玛.伍兹眼睛微眯,双手背在身后,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幅度,一步步走向他,克利切.皮尔森不安的松开脖子上不整齐的领带,一步步往后退,这个表情实在太熟悉了,一瞬间又想起了那个恶心家伙。

   那个被自己好心收留却反咬自己一口的白眼狼,她那个时候长什么样子,时间过得太久好,记不太清楚了,但他知道,那个背叛了自己的家伙过的也不好,想起他的仇人也不好过时,他脸上露出一丝扭曲快意的笑容。

    艾玛突然停下,那张总是露出天真笑容的脸蛋没有丝毫表情,他第一次发现,原来伍兹小姐不笑时会如此尖锐到难以接近。

  【伍兹小姐,请问你找我有事吗】?

    克利切.皮尔森难得在她面前不结巴了,连贯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他太熟悉伍兹小姐对他露出的恶意了,他从懂事时起,身边的人就对他露出这种讨厌的情绪,他丝毫不怀疑,伍兹小姐会对他动手,毕竟从一开始她就对自己没有好感呀。

   【我还是喜欢和这样的皮尔森先生说话】,艾玛突然停下脚步,脸上露出一丝怀恋,【只有这样的皮尔森先生……】

     她的话还没说完,楼梯上就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两人转头看向楼梯,是律师弗雷迪.莱利,他神情疲惫,身上伤痕累累,是刚刚从游戏里回来,而弗雷迪完全无视二人往医务室走去,现在医生艾米丽应该在那里配药,为下一场游戏做准备。

     直到律师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阴影时,克利切在突然反应过来,但他现在没心情去嘲笑那个高傲的上等人,转过头问艾玛【伍兹小姐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艾玛冷冷的丢下这句话之后,也朝着医务室的方向走去,在她转身的一瞬间,皮尔森清楚的看见她手里闪过一抹银光。

     不着急,下次在找机会吧。

     艾玛.伍兹在心中这么宽慰自己,早晚要他付出代价,连同死在疯人院的孩子的那一份,都要统统讨回来。

      一个都不要想跑。

   作者排雷警告

    双黑社园,前期是大量的原创剧情不喜勿入。

   ooc警告,原创人物警告,be警告! ! !

        

   

毒萱萱啊

(第五人格欺诈)勿忘

*巨短,一发完。

*死亡预警。

*是小学生文笔。。。

--------------------


   那是一个很明朗的晴天,万里无云,炎阳高照。

   “真是个不错的日子啊,对吧?”魔术师瑟维·勒·罗伊说。头向左边微微偏了一下,似乎在和谁说话。身旁并没有什么声音回应,但他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

   “罗伊先生……”一个担心的女声响起,瑟维闻声望去,看见了园丁艾玛·伍兹。“怎么了,伍兹小姐?你也是来看克利切的吗?”瑟维问道。

   艾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他们本就是一同到来的,但从...

*巨短,一发完。

*死亡预警。

*是小学生文笔。。。

--------------------


   那是一个很明朗的晴天,万里无云,炎阳高照。

   “真是个不错的日子啊,对吧?”魔术师瑟维·勒·罗伊说。头向左边微微偏了一下,似乎在和谁说话。身旁并没有什么声音回应,但他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

   “罗伊先生……”一个担心的女声响起,瑟维闻声望去,看见了园丁艾玛·伍兹。“怎么了,伍兹小姐?你也是来看克利切的吗?”瑟维问道。

   艾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他们本就是一同到来的,但从他刚才的表现来看,他已经完全忘了这件事。甚至从刚刚开始,瑟维好像在和一个“看不见的人”说话。“罗伊先生,我知道您真的很痛苦,但您是不是出现什么幻觉了?”

   瑟维的心感到一阵刺痛。她说的不错,自己真的看到幻觉了。他现在总是看到克利切的身影。无论做什么事,他都可以看见他,如同平日一样说笑。他可以骗自己,给自己一个心里暗示。但他骗不了别人。

   克利切·皮尔森已经死了,在那场致命的游戏后。为了让其他人逃出去,他牺牲了自己。“老神棍……快……快逃出去……别辜负了我啊……我逃不了了……”

   “如果可以的话……出去后……可以帮我照顾孤儿院的孩子们吗……”克利切已经神志不清,断断续续地说出了这些话。瑟维已看不清他的脸,泪水模糊了视线。他也不愿去看,仿佛看不到伤口,就没有伤一样。“说什么傻话啊你!前面就是出口啊!快走啊!走啊!”他嘶吼着,全然忘记了“礼仪”二字。

   “答应我……”克利切有气无力的说。

   随着心跳的加快,瑟维绝望了。他不想放弃,但已毫无办法。“好……”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了。

   克利切满意的闭上了眼。

   …………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是死去的那个还是依旧在我眼前的这个?我真的好想知道你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你绝对是会上天堂的吧。我相信你会的。

   一年,两年,五年,十年,三十年……不管过去多久,我不会忘了你的。因为什么?因为我是真的爱你啊,克利切。

   我该走了,克利切。下一次来,我会带一簇勿忘我的。

   I miss you.

----------



这里是作者。这一篇算是试水了。写的很烂求勿喷。欢迎提出意见

我也不太知道文章格式是怎样就凭感觉了(笑)

手机打字太痛苦了我跪。

其实是第五中的常见套路了(笑)

不会分tagQAQ

谢谢喜欢!








 


魂霜
在朋友的白板上画了个阿切:3

在朋友的白板上画了个阿切:3

在朋友的白板上画了个阿切:3

衍星子真的不想更新
在?这是佣社还是社佣?我仿佛截...

在?这是佣社还是社佣?
我仿佛截到了不得了的画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救命这个克利切占我便宜我该咋整哈哈哈。
get到了新cp我可以(你get到了个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产粮产粮 @辛有巳

在?这是佣社还是社佣?
我仿佛截到了不得了的画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救命这个克利切占我便宜我该咋整哈哈哈。
get到了新cp我可以(你get到了个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产粮产粮 @辛有巳

扫去来日

【律社律】管理

HP世界观。蛇院莱利和哑炮管理员助手皮尔森——我上次记梗的其中之一。可能会是一个系列,但cp向不定。至于这儿的两个家伙是cp还是单纯关系,只能说开放想象,无标准答案。


  弗雷迪·莱利讨厌做管理员助手的那个阴沉沉、脏兮兮的男孩儿。虽说是同龄人,但他私以为那人性格一点儿也不讨人喜欢,不值得现任校长的同情。他留意到克利切·皮尔森抵触魔法学校的学生,对斯莱特林的仇视尤甚。从头到脚都是污秽——就该被丢去麻瓜世界自生自灭。


  他俩之间的战争似乎无休无止。克利切把弗雷迪推到墙上,一拳将他的鼻子揍出了血;弗雷迪则想方设法的让克利切情绪崩溃,大打出...

HP世界观。蛇院莱利和哑炮管理员助手皮尔森——我上次记梗的其中之一。可能会是一个系列,但cp向不定。至于这儿的两个家伙是cp还是单纯关系,只能说开放想象,无标准答案。


  弗雷迪·莱利讨厌做管理员助手的那个阴沉沉、脏兮兮的男孩儿。虽说是同龄人,但他私以为那人性格一点儿也不讨人喜欢,不值得现任校长的同情。他留意到克利切·皮尔森抵触魔法学校的学生,对斯莱特林的仇视尤甚。从头到脚都是污秽——就该被丢去麻瓜世界自生自灭。


  他俩之间的战争似乎无休无止。克利切把弗雷迪推到墙上,一拳将他的鼻子揍出了血;弗雷迪则想方设法的让克利切情绪崩溃,大打出手,最轻级别是吐出粗俗不堪的字眼。后果往往是两人在禁闭期间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老是鬼鬼祟祟的在走廊上探头探脑。奥尔菲斯教授是怎么想的,这种家伙也能当霍格沃兹的管理员?”他拖着长腔,声音保持在不大却让人清晰可闻的程度,他想在走着去上魔咒课的斯莱特林同学们面前酣畅淋漓地把克利切·皮尔森奚落一通。


  “你的腔调真讨厌。”克利切不耐烦地抬抬眼皮,无声地说。


  “我觉得他这副姿态不大好,即使是对麻瓜来说。”莉迪亚·琼斯随口接过话头。“说的太轻了。”弗雷迪耸耸肩,不可置否地侧过身去,难得闭上那张能说会道的嘴巴。他仍为莉迪亚自告奋勇,结果险些医死他从某位导师那儿“得到”的雪枭玛莎·雷明顿而耿耿于怀。


  “你还是在想……那件事?我很抱歉,但真的是个意外,我忘了格兰芬多同学们要用那间教室上魔药课!”


  “我并不认为这是意外。你想要做治疗师,迫不及待的表现你自己。那么,嗯……你根本就不该否认多滴的几滴药剂把她变成橘色的事实!况且,为什么你非要体验麻瓜们那叫缝线的玩意儿?”


  “他们突然闯进来,我肯定被吓到了。可现在她的状态非常好,我认为我们……”


  “请给我一些时间好吗?小姐。我差点就失去她了。就因为……因为她不是你的,你对她显然不够重视。”


  “可当初明明是你怀疑她有了……!咳咳。”琼斯爆发出一串咳嗽,将后半句强噎回去。


  “好吧,好吧——我承认也有我擅作主张的错。”莱利冷冰冰的蓝眸子重游瞥向试图消失在走廊拐角处的少年管理员。“嘿!你要逃跑吗?可怜的‘被奴隶的人’哟。”


  “克、克利切会告诉教授们,你的好日子到、到头了!”皮尔森结结巴巴、咬牙切齿地让字挨个儿蹦出来,恶狠狠地瞪视着斯莱特林们。


  “你会为别人陈述事实而申请关我的禁闭吗?嗯——会吗?”弗雷迪得意洋洋的笑着,掏出衬衣口袋里的金色怀表,漫不经心地打量了下,懒懒地说。“你没有证据,而且没有人会帮你作证,你应该体验过无数次了。”


  “我们要迟了,去上霍格沃兹的魔咒课程。”他神采飞扬地望了皮尔森一眼,大步向前方走去。“有些人时间充裕,因为他的任务没有我们繁重。”


  “克利切要再照着你的鼻子打一拳。”皮尔森压低了声音,在两人擦肩而过时低声喃喃着,将什么东西狠狠掼到莱利手里。 “贝克教授的口信,你的好日子到头了。”他有些吓人地笑出声来。“你认为里面会裹着火龙粪吗?他可有些不高兴,尤其是某些人最近捅出了乱子……你知道他有多喜欢那只猫头鹰。”


  “但愿你不要收到艾玛·伍兹的‘小礼物’,皮尔森。”莱利苍白的面颊漫上一层淡淡的粉红,似乎又想起了贝克教授发现自己的猫头鹰飞入禁林,结果与带她出来的学生亲密无间时欲将人生吞活剥似的脸色。“你对‘甜心小姐’动了手。如果她没有告诉她爸爸,那么她肯定有层出不穷的把戏让你知难而退……”


  “我期待着那一天。”


  他们默契地异口同声道,又彼此仇恨地瞪了一眼,最后扭头朝着与对方相反的方向走去了。


Plaguestripe

牺牲

  “你、你没事吧!”焦急的声音自耳边响起,身体在恐惧与悲痛的交相控制下抑制不住地颤抖。心脏剧烈跳动不只是因为刚刚不停歇的剧烈运动,更是那红眼怪物在附近的本能反应。

  直到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理智终于夺回了一点支配身体的权力,将混乱的呼吸渐渐调和。“皮尔森……先生……”泪水似乎要从眼眶中涌出,艾玛抬头,模糊的视线中那人的表情是那么担心。

  “对不起……都是我……如果能跟空军姐姐……如果能晕得更久一点……”皮尔森轻轻地抓住了她的肩膀:“没事,伍兹小姐已、已经做的很、很好了”

  艾玛小声抽泣着,巨大的冲击让她刚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们打开了五台电机外加一扇大门,以两位同胞的生命为代价。皮尔森仔细...

  “你、你没事吧!”焦急的声音自耳边响起,身体在恐惧与悲痛的交相控制下抑制不住地颤抖。心脏剧烈跳动不只是因为刚刚不停歇的剧烈运动,更是那红眼怪物在附近的本能反应。

  直到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理智终于夺回了一点支配身体的权力,将混乱的呼吸渐渐调和。“皮尔森……先生……”泪水似乎要从眼眶中涌出,艾玛抬头,模糊的视线中那人的表情是那么担心。

  “对不起……都是我……如果能跟空军姐姐……如果能晕得更久一点……”皮尔森轻轻地抓住了她的肩膀:“没事,伍兹小姐已、已经做的很、很好了”

  艾玛小声抽泣着,巨大的冲击让她刚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们打开了五台电机外加一扇大门,以两位同胞的生命为代价。皮尔森仔细查看了艾玛伍兹身上遍布的血迹,虽然可怖,但没有一处是她自己的伤。皮尔森松了一口气,转身靠在木桶上,贴着园丁的胳膊,向后窥视红眼怪物的动向。

  它不愿意放弃这扇开了的大门,也许,它有什么方法可以感受到附近有人。

  再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起身去小门就要冒着被怪物发现的危险——周围的板子都拍完了,那怪物可怖的移动速度注定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平地逃脱它的魔爪。可是硬闯大门,就有两人都被留下的风险:那怪物的红眼,意味着只要一刀,他们就再无逃跑之力了。至于地窖,虽然离这里很近,却只能有一个人出去,另一个人……

  可是谁知道它要眼红到什么时候呢?到底什么时候才是那个逃跑的“时机”?怪物不需要休息,可他们的体力是有限的。怪物永远保持集中精力,可他们……皮尔森焦急地窥视着怪物的一举一动,希图找到它行动的规律。

  皮尔森下意识地动了动拍在地上的手,却碰到了冰凉的柔软。他吓了一跳,回头却看见园丁如纸的脸色。突然之间就好像所有负面情绪被人通通拿了出来,皮尔森变得无比镇定。这种镇定唤起了他过往伤痛的记忆,让他的左眼直到现在还隐隐作痛——不过这些他目前都还没精力去理会。

  “你知道地、地窖在哪吗?”

  看到艾玛伍兹点了点头,皮尔森握紧了手里的橄榄球:“你悄悄摸过去,克、克利切给你打掩护。放心,克利切有、有球,实在不行就冲出去——一定不要让它发现你,好、好吗?”

  艾玛苍白地点点头,蹲行着,开始不断寻找地形之间的掩护。可显然,移动的目标更容易被发现。

  “嗷——克利切在、在这儿!”

  迅速察觉到怪物动向的两个人,放弃了安静的伪装,一个拼命向地窖跑去,另一个如他所言,冲出来大吼着为伍兹打掩护。怪物的视线果然被靠大门更近的皮尔森吸引了过去,艾玛则在他的保护下成功到达了地窖。

  “我到了,快出去!皮尔森先生!”艾玛终于松了一口气,大声向皮尔森打着信号。皮尔森手中的球被高高地抛了起来,拍飞,又落下,滚啊滚,滚到了艾玛的脚边。

  一声抑制不住的哀鸣响起,皮尔森的健康状态变成了死亡。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的艾玛保持着原来的表情愣在了原地。地窖打开了,红眼的怪物从皮尔森的尸体旁赶来,挥舞着利爪,张着血盆大口。

  艾玛捡起了那只橄榄球——那只是个球皮,连跑一步的价值都没有。


虾三儿hin快乐
暴徒“克利切•皮尔森,这些渣渣...

暴徒
“克利切•皮尔森,这些渣渣一个都不能留,漏掉一个你就死定了”

“嗯哼,全都听你的,我可爱的小妞”

暴徒
“克利切•皮尔森,这些渣渣一个都不能留,漏掉一个你就死定了”

“嗯哼,全都听你的,我可爱的小妞”

虾三儿hin快乐

疯狂魔改CLANNAD
社园的婚后阔落生活(。・ω・。)ノ♡

觉得clannd这一段特别好玩
于是就忍不住把图改了(●°u°●)​ 」

疯狂魔改CLANNAD
社园的婚后阔落生活(。・ω・。)ノ♡

觉得clannd这一段特别好玩
于是就忍不住把图改了(●°u°●)​ 」

虾三儿hin快乐

慈善家日记
和伍兹小姐交往的第一周:
一次坎坷的告白
P1:一张照片,那天下午夕阳下的伍兹小姐特别可爱

总之,最终传达到了心意(♡˙︶˙♡)

慈善家日记
和伍兹小姐交往的第一周:
一次坎坷的告白
P1:一张照片,那天下午夕阳下的伍兹小姐特别可爱

总之,最终传达到了心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