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克苏鲁

23.3万浏览    2063参与
鸱枭枭枭枭枭
我放弃了,你们这些个鸽子。再不...

我放弃了,你们这些个鸽子。再不进来我就咕了更新。
927064308(门牌号
名片格式:【信徒/调查员】cn
每周六晚发送预告。
招募2名NPC:
1名角色登入
1名语言Coser
NPC名片格式1(审核中):【NPC/待审】角色名;
NPC名片格式2(通过审核):【角色】角色名

占tag致歉

我放弃了,你们这些个鸽子。再不进来我就咕了更新。
927064308(门牌号
名片格式:【信徒/调查员】cn
每周六晚发送预告。
招募2名NPC:
1名角色登入
1名语言Coser
NPC名片格式1(审核中):【NPC/待审】角色名;
NPC名片格式2(通过审核):【角色】角色名

占tag致歉

今天也在混冷圈

小屋

那座小屋藏在树丛里,色彩鲜艳但是扭曲。像是拙劣的画家随意泼洒油彩后的作品。无视了主人的邀请,我倒着退回了来时的树林。

那座小屋藏在树丛里,色彩鲜艳但是扭曲。像是拙劣的画家随意泼洒油彩后的作品。无视了主人的邀请,我倒着退回了来时的树林。


knows-storages

【生态灾难】⑤海中幽灵(上)

我为了那组数字,申请了假期去回乡查阅。

但他们无法为我安排航班,我只有在船上颠簸一周了。

我的仓室不差,可总是让我幽闭。

现在是正午,可比夜更黑,浪不算大,但总能打到小窗上;

太阳被淹没在云层后,只能透出一丝光;雨点狂暴地打着。

正在我希望可以听见一丝雨声时,敲门声拉我回了现实。

门前站着一个脸色黑黑的人。脸上有沉重的沧桑感,大略三四十岁,但仿佛与风浪斗了一辈子。

他手上的一本笔记又拉出了一部分回忆。

与他交流了一阵,我得知他是船上的一名水手,那本笔记是陪了他父亲二十年的。

他父亲在二年前因船难而死,具体原因不明。

“先生。”

他的眼光露出与面孔不相称的求知欲与纯粹的真挚,

“您在这方面很有研究,希望您能帮我。”

我借...

我为了那组数字,申请了假期去回乡查阅。

但他们无法为我安排航班,我只有在船上颠簸一周了。

我的仓室不差,可总是让我幽闭。

现在是正午,可比夜更黑,浪不算大,但总能打到小窗上;

太阳被淹没在云层后,只能透出一丝光;雨点狂暴地打着。

正在我希望可以听见一丝雨声时,敲门声拉我回了现实。

门前站着一个脸色黑黑的人。脸上有沉重的沧桑感,大略三四十岁,但仿佛与风浪斗了一辈子。

他手上的一本笔记又拉出了一部分回忆。

与他交流了一阵,我得知他是船上的一名水手,那本笔记是陪了他父亲二十年的。

他父亲在二年前因船难而死,具体原因不明。

“先生。”

他的眼光露出与面孔不相称的求知欲与纯粹的真挚,

“您在这方面很有研究,希望您能帮我。”

我借来了那手记阅读,它是防水而坚韧的,封面所带来的沉重性必乎与包里的那本不样之物的一模一样。虽说是一位老渔夫的手记

(我也不理解一位渔夫为什么写了如此多的东西,好像曾受过教育),

但只有前几页记下了一些关于渔猎的事,而后的字迹新了不少,好像是近几年写的。

我读了起来,但它不比它的同伴好多少,内容同让令人恐慎,比海啸更加可怕。

天还是同样的黑,但真的入夜了,手中的手记翻得超过了一半。

随着真相的靠近,恐慎感如涨潮上升,海风吹来了血腥味,涌动的不是水,是如海一般的黑紫色黏液……

而突然,一切都被吸走了,变得空旷、荒凉--------纸张被划破了,最后几页记着信息的纸张就无法阅读了。

我摘录了一段,也是最后的一部分:船上全是洞,海水和毒药一齐涌入,一切挽救都是徒劳。

我站在甲板上,缓缓向海面坠去。

那时,我向右看,见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奇景:人长的头足纲动物全身闪动着荧光,有一大群,围着我的船,在明亮的荧光的照亮下,我甚至可以看见它们黏在船上,头部收缩,然后是金属撞击声和海水涌入

----不!不!它上来了!

----没错,是DNC,就是它们。现在,我只好祈求它们不来打我们的主意了。

……噩梦中的我睡得很浅,甚至可以听见声音。

那是个纷乱的梦境,我所经历的一切变态的事都合在了一起。

在那里,鳞翅的振动声很大,伴随着物体入水的声音,我惊醒了,向甲板上跑去。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运输者,它们的头部很像一只大号甲虫,身体细长,长有许多附肢,它们将那些附肢聚拢起来,形成体腔。

它们还长有两对巨大的鳞翅,正在把一仓仓生物投入海中。

因为风大,它们没有完全打开体腔,而是一只只的向下投放。

于是我见到了那些头足纲生物:它们很像鱿鱼,但有两组大的出奇的肌肉,头部用于游泳的膜也大得多。

后半夜,我没有睡着,其实是睡不着。


当你四周有一群凶恶的船只破坏者,而你又在在船上时,谁也不会安心。

副手给我来了一封信,也算是帮了我一把了:老师:“怎么样?到哪儿了?

我最近一直有新发现,还在为士兵们的新装备出点子。

它们的攻击越来越凶,我们不得不动用重火力了。

“它们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兵种 ,像是棘虫和毒囊虫。

“毒囊虫就是一个生物炸弹,利用集种化学物混合而爆炸,溅出来的液体是强酸,有的还产生毒气。

我发现它们生有为众多腔室,化学物交错分布,无论如何都会爆炸。

我观察到眼龙会投下它们并发射一种简单的强电波,于是仿制了一个。

眼龙有时就在空中被炸成了残片。

“士兵们的护甲多了起来,动力装甲正在研发,一些设备了重型士兵的小队成果不错。

我认为,我们也应改变。”我感到一丝欣慰,也有同情,那样的战事,可能比这里更加凶恶,更加令人发疯。

就在这时,我察觉到窗户外有动静。

八条触须呈放浪状向外,灰白色的膜挡住了视线,中间是一个喙和一个灰色的尖端,向前探着。

触须动了一下,像是在应和什么,随后就是一声撞击,玻璃被撞出了裂纹。我跑到另一个窗口,向外看。


knows-storages

【生态灾难】④对峙(番外)

那天确实睡的很好,令人烦躁的声音消失了。

我醒来时已是正午了,那时我在一躺车里,我询问边上的一位士兵;

“我们在哪,为什么出来了?”

士兵指了指窗外。

整个村庄都被一种蠕虫占领了,就是我见过的小恶魔,我可以推测出那个倒霉士兵的经历了,他没有反抗的可能,就被它们淹没了。

它们的口器是三枚大的出奇的锯齿,很有力气。

最后,它们还是毁在了雨点般的炮弹下。


现在,到底谁更加野蛮?

那天确实睡的很好,令人烦躁的声音消失了。

我醒来时已是正午了,那时我在一躺车里,我询问边上的一位士兵;

“我们在哪,为什么出来了?”

士兵指了指窗外。

整个村庄都被一种蠕虫占领了,就是我见过的小恶魔,我可以推测出那个倒霉士兵的经历了,他没有反抗的可能,就被它们淹没了。

它们的口器是三枚大的出奇的锯齿,很有力气。

最后,它们还是毁在了雨点般的炮弹下。


现在,到底谁更加野蛮?


冰橘子竹水

忘记了还有老福特了(´•ω•`๑)
看见还有人喜欢我的画很开心,可以一次性补发多点,下次有画不会忘记了,希望和大家一起进步
这幅画我有加入克苏鲁元素,灵感来源于《诡秘之主》里的女海盗星之上将,是我很喜欢的小说人物💕

忘记了还有老福特了(´•ω•`๑)
看见还有人喜欢我的画很开心,可以一次性补发多点,下次有画不会忘记了,希望和大家一起进步
这幅画我有加入克苏鲁元素,灵感来源于《诡秘之主》里的女海盗星之上将,是我很喜欢的小说人物💕

無常

HEAVEN人设(明明是神)

盛放于天国的黑百合――gabriel


神使gabriel(中文译加百利)象征着四元素之中水的天使,也是圣经中提到名字的天使(那玩意就提到了仨个Michael raphael gabriel)在多数作品中被描述为女性或者具有较多女性特征的天使(当然了,这是heaven这么可能会是一般作品)所以理所当然heaven中祂表像为♂

同时祂也并单纯是基督及希伯来神话中的‘天使’

祂是来自于更古老的神话,美索不达米亚神话传说中的水神enki,作为古代文明的遗产与祂同僚nanna神遁入heaven中成为‘本域’是(YHWH)的使神,祂们选择付出祂们的信仰以及被最早地球年的非人存在供奉的记忆只为了不去瞥见‘...

盛放于天国的黑百合――gabriel


神使gabriel(中文译加百利)象征着四元素之中水的天使,也是圣经中提到名字的天使(那玩意就提到了仨个Michael raphael gabriel)在多数作品中被描述为女性或者具有较多女性特征的天使(当然了,这是heaven这么可能会是一般作品)所以理所当然heaven中祂表像为♂

同时祂也并单纯是基督及希伯来神话中的‘天使’

祂是来自于更古老的神话,美索不达米亚神话传说中的水神enki,作为古代文明的遗产与祂同僚nanna神遁入heaven中成为‘本域’是(YHWH)的使神,祂们选择付出祂们的信仰以及被最早地球年的非人存在供奉的记忆只为了不去瞥见‘本域’的真实。(你可以理解为Y是我们生存的宇宙)

heaven中的祂到是乐于自己现在的状态,爱呆在液态物体里,最喜欢的是跟祂那个不知名是神使‘哥哥’拌嘴,做事过分的随性一旦提到是与‘哥哥’相关的事就绝对会和祂唱反调。暗中讨厌Lucifer认为祂和祂‘哥哥’一样脑子缺弦儿。经常被Michael调侃为“:有着‘表白被拒绝后长期得不到释放却有还在暗中喜欢对方’糟糕性格的家伙。”通常被认为是个弱智(也是个喜欢蹲在湖边冻青蛙的大聪明)但其实是对祂哥哥很好的家伙,且具raphael证实平时有装傻的嫌疑。

至此HEAVEN女装三大佬已经全部出场(Lucifer mommon gabriel)


鸱枭枭枭枭枭

克苏鲁神话乙女向 甲【3】

      你们怎么回事啊,一个个的不进群,what are you弄啥嘞,你们这样我很孤独寂寞冷的好吗?

      在?小老弟小姐妹进群了,每周六晚甲群乙群都有提示,仅限群内

———————————————————————

      “我……去不了。”你拿出包里早开好的证明 ,递给老师。“好,那你明天就不用来了,在家里面好好的,不要出事……”老师向你又说了许多安全教育之类的话。

      但是,这...

      你们怎么回事啊,一个个的不进群,what are you弄啥嘞,你们这样我很孤独寂寞冷的好吗?

      在?小老弟小姐妹进群了,每周六晚甲群乙群都有提示,仅限群内

———————————————————————

      “我……去不了。”你拿出包里早开好的证明 ,递给老师。“好,那你明天就不用来了,在家里面好好的,不要出事……”老师向你又说了许多安全教育之类的话。

      但是,这些都只是普通人的安全教育。你从加入调查员的那一刻起,就做好了觉悟:

      我们是调查员,匿与光明,藏于黑暗,调查并阻止那不可名状的恐怖,为了普通人的未来,宁死不屈于不可名状之物。【注】

     

      回到住处后,你看了一遍又一遍邮箱里的资料,揉了揉眉心,此时,你听见屋子里似乎有什么声音。

      此时你决定?

    【选择】屋子里出现了奇怪的声音,此时你决定?

    【A . 过去看看】

    【B . 忽略它】

————————————————————

注:这段话我参考了SCP,因为在我的观念里调查员和SCP大同小异,都是以凡人之躯抗异常变故的存在。

————————————————————

      对不起,我又短了,下次一定


我FD的本质是咕子

上课搞的神明拟人
我鼓足勇气发出来了【。】
我画画像cxk【捂脸】
拍的贼模糊,加了滤镜更难看了【?】
最后甩了个摸鱼
好吧我们来说点认真的。
*神明拟人有,请注意避雷。
*看看就好,不要认真。
*设定是从很多大大的人设里面一点一点抄过来的,但并没有要和哪位大大干架的意思。
*没有侮辱诋毁某位神明的意思。
*可以不喜欢我的作品,但是请不要踩或是在评论发表奇妙言论甚至举报。
*我不玩第五,图片中的角色是克苏鲁神话里面的黄衣之王哈斯塔。不是第五的黄衣之主。
*我真的我画技是真的渣但是请给我留点尊严。
最后希望看的愉快【】

上课搞的神明拟人
我鼓足勇气发出来了【。】
我画画像cxk【捂脸】
拍的贼模糊,加了滤镜更难看了【?】
最后甩了个摸鱼
好吧我们来说点认真的。
*神明拟人有,请注意避雷。
*看看就好,不要认真。
*设定是从很多大大的人设里面一点一点抄过来的,但并没有要和哪位大大干架的意思。
*没有侮辱诋毁某位神明的意思。
*可以不喜欢我的作品,但是请不要踩或是在评论发表奇妙言论甚至举报。
*我不玩第五,图片中的角色是克苏鲁神话里面的黄衣之王哈斯塔。不是第五的黄衣之主。
*我真的我画技是真的渣但是请给我留点尊严。
最后希望看的愉快【】

無常

無常桑的生日贺图(happy birthday to me~)
未定稿
我的东西也许永远没人看了(苦笑)

無常桑的生日贺图(happy birthday to me~)
未定稿
我的东西也许永远没人看了(苦笑)

七夜寒音

请晚28天出生

~封建迷信不可取

~From 下都记事簿


01


我的名字叫华生,是个医生,嗯,妇产科,男医生。

我这个华生不是那个华生,因为我不瘸腿。


医院里总是会遇到些奇怪的患者,不过更奇怪的是患者家属。

比如今天这位。


“华医生,我孩子的预产期是12月10号么?”

“是啊,不出意外的话。”

“啥叫不出意外,我孩子必须要12月10号出来啊!”

我握着笔的手暗暗加了加力。

“老张,你一天问我三遍,还要威胁我咋着?这事儿第一你得跟你媳妇儿商量,第二,你隔着肚子问问你家孩子他愿不愿意准时出来。”

“没有没有,那那儿敢呢。您可是咱们这儿最好的妇科大夫。...

~封建迷信不可取

~From 下都记事簿


01


我的名字叫华生,是个医生,嗯,妇产科,男医生。

我这个华生不是那个华生,因为我不瘸腿。

医院里总是会遇到些奇怪的患者,不过更奇怪的是患者家属。

比如今天这位。

“华医生,我孩子的预产期是12月10号么?”

“是啊,不出意外的话。”

“啥叫不出意外,我孩子必须要12月10号出来啊!”

我握着笔的手暗暗加了加力。

“老张,你一天问我三遍,还要威胁我咋着?这事儿第一你得跟你媳妇儿商量,第二,你隔着肚子问问你家孩子他愿不愿意准时出来。”

“没有没有,那那儿敢呢。您可是咱们这儿最好的妇科大夫。”

“生个孩子好好养就得了,搞什么封建迷信。”

“不是一回事儿。”男人露出来一个诡异的笑容,当然啦,他笑起来一直是这个德行。


02


今天中午不用值班,我躲在楼梯间里的抽烟。

医生嘛,谁不知道抽烟不好,还影响病人,但是这两天生孩子手术比较多,这颗烟算是解解乏。

这颗烟抽了还没一半,就听有人从楼上走了下来。心里骂了一句,赶紧扔地上踩灭了。

来的这个人啊,还真不是别人,老张他媳妇儿。

“那么大肚子了别乱动,你还真不怕二手烟咋着?”

“哪儿那么多废话,给我来一颗。”

老张媳妇儿颠了颠手。

“别闹,你一快生了的孕妇。”

“让你管了么?是你孩子不?”

倒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扔给了她一根,她自己掏出火机点上了。

“我一猜你就跟这儿抽呢。”

“我一猜你就没烟抽了。”

说着我自己也点上了一根。

对啥病人用啥方式是我的宗旨。我的行为绝对会让院长主任抽我一百个大嘴巴子外带卷铺盖走人。可我说了一百遍人家不听,那也就只剩说说了。

“你们家老张,最近是不是魔障了。”

“他那块怂就这样,整天这那的,什么真命天子啊,教派领袖啊,跟特么邪教头子一样。”

“啊,前两天跑我那屋说让孩子一定要12月10号出来。”

“从怀上算完预产期就这德行了。”老张媳妇儿嘬了一口大的,“还老说九星连珠啥的。”

“我还跟他说呢,封建迷信不可取。”

“可说呢?早知道他这么神神叨叨的,我才不嫁给他呢。”

“还想问呢,你看上他啥了?”

“有钱,活儿好,长得凑合。”老张媳妇儿耸了耸肩,“我们玩儿的挺疯的,触手play啥的。”

“夫妻生活我就不多问了。”


03


11月13号。

凌晨

一阵急促的铃声突然响起,正在值班室喝着茶的我,赶紧跑到了病房。

老张媳妇儿的羊水破了。

“推手术室,快。”

“给她老公打电话。”

刚把老张媳妇儿推进手术室,那头儿护士小孙一路小跑过来了。

“华医生,你跟他说吧,这人感觉脑子有问题。”

“透……”我暗骂了一句,老张又搞什么幺蛾子了。

“喂,老张,我管你丫有什么事儿,马上给我滚到医院来!”

“华医生,”电话那一头老张的声音冷静得可怕,“我现在人在澳洲,赶不回来。”

“哈?”

“华医生,请让我的孩子晚28天出生。”

“你做梦呢?”

“你要相信我,华医生,跟他说吧,我想我太太目前处于昏迷的状态,没办法跟孩子说。”

作为一个医生我应该叼都不叼他一下,但是我却觉得我应该相信他一下?

“大家先出去一下。”

我走进了手术间,对着手忙脚乱的同事说道。

“华哥,这个产妇不能离人啊。”

“没事,出事我顶着,给我一分钟。”

大家的目光都有些怀疑,但是处于对我的信任,还是愿意给我时间。

老张媳妇儿自顾自疼地骂娘。

我站在手术台边上,手放在老张媳妇儿的肚子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小子,你那个倒霉老爹让我托付你一句,他请你晚28天出生。”

刚说完这话,我能感觉到背后有股子阴风,从脖颈往脚底钻。

然而,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老张媳妇儿还是在骂娘。

“进来进来赶紧的!”

我一边嚷一边想。

“我会相信这个逼人真是瞎了心了。”


04


一周之后。

老张家里还是有钱的,老张媳妇儿给自己换了个特护病房。

娃在一边儿躺着,她站在窗户边抽着烟。

我刚巡完房,过来看看她。

“刚生完就抽烟,你这是不怕死啊,好歹替孩子考虑考虑。”

“关你屁事。”

“你爸妈也不来看看你?”

“人早没了,看啥啊。”

“他爸妈呢?”

“一样。”

尴尬的沉默。

“老张有个屁的事儿,孩子生了都不回来,电话也打不通。”

“他不到日子口是不可能回来的。”老张媳妇叹了口气。

“真魔障了?”

“生了也就生了,不过这事儿还是得瞒一瞒他,不然日后这日子更过不安生了。”老张媳妇挠了挠头。

“孩子都出来了,肚子都瘪了,咋瞒。”

“那就是你们大老爷们儿的事儿了。”老张媳妇看着我邪邪一笑。

“嘿我这暴脾气嘿,”我也坐不住了,“你自己没忍住怎么还怪我头上了?”

“谁让你答应老张了?你闲着没事儿干跟我儿子那说请你晚生28天,还把老娘晾在手术台上。”

“碰上你们这对儿夫妻真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老华呀,”老张媳妇拍了拍我的肩膀,“他这辈子就这事儿是个念想,好歹为我家日后的和谐生活打个基础啊,也是个福报啊,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我陷入了沉思。


05


12月3号,老张回来了。

老张媳妇挺着个大肚子,老张跪在地上耳朵贴着他媳妇的肚子一个劲儿的傻乐。

“我就说嘛,我孩子是天命之子,说回去就回去。”

我跟老张媳妇交换了个复杂的眼神。

“别跟这儿腻歪了,你再把你孩子挤出来。”

我一说完,老张一下子窜开三米远。

“孩砸!好好待着吧!老爸给你准备衣服去!”

“腾腾腾”,老张一溜烟儿跑没了。

“这套倒膜可不便宜,我也是找了关系给你做的,没事儿别往外摘,你就不怕老张杀个回马枪?”

老张媳妇正捏着肚子想卸货,让我给拦住了。

“他这脑子还能杀回马枪,你可别逗了。”老张媳妇笑道。

我往窗外看去,住院部楼下的花园里,老张正跟几个穿着白色长袍的人聊天。

“老张还认识回民?”

“不知道。”

仔细看了看,平时小花园里也没那么多奇装异服的人啊。

真的怪。


06


12月10号,凌晨。

老张媳妇儿一脸难受地被推进了小手术室,要不说这生过孩子是厉害,那表情,那难受劲儿真是惟妙惟肖。

老张匆匆赶来,刚想一块进,就被我拦住了。

“你媳妇儿状态不好,你别进去捣乱!”

晚上一帮警察过来把医院给临时封上了,估计是有什么罪犯要送过来做手术吧。

“行行,我出去照应着,亲戚来的多。”老张掉头哈腰又跑没了。

“你哪儿来的亲戚。”我暗骂了一句。

走进手术室,老张媳妇儿跟俩小护士正跟那儿都自己儿子玩儿呢。这小子长得挺机灵的,这才多大点儿,眼珠子转的这叫一个灵活。

“打发走了?”老张媳妇儿看着我走进来,念叨了一句。

“真是作孽,也不知道这怂是关心你们娘儿俩还是不关心。”我挠了挠头,坐到凳子上掏出了手机。

“华医生,咱待多长时间啊。”护士小刘问道。

“俩小时吧,最近这两天正好没几位要生的,不然院长和主任哪儿能由他们夫妻这么玩儿啊。”我皱了皱眉,“咱先歇会儿。”

刷着手机,时间过得也挺快,突然看着群里边儿有人发了一条消息。

“花园里是不是有人打架啊,叮咣的。”

“啊,可不是嘛。我还说看看去,结果上来几个警察给拦住了。”

“嘛呢,动静这么大,一会儿病人们不得投诉嘛。”

“我这边有病人投诉了,人警察进去跟人说去了。”

“这都什么事儿啊。”我心里暗骂道。

“我出去看看情况。”

走廊的窗户正好能看见花园,才看了一眼就看见昏暗的灯光下,一帮白袍子的跟一帮黑衣服的在打架。

“这不会是老张亲戚在打架吧?”

这时,电话打了过来,不认识的号码。

“喂,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了叮咣的声响,有人打架的吼声,好像还有铁片交错的声音。

刚想挂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很耳熟。

“华医生!华医生!”

是老张。

“啥事儿?你跟花园里打架呢?”

“我老婆呢?!生了没有!”

“啊?差……差不多了……”

“大家坚持住!胜利就在眼前!华医生我这就来!”

“搞什么飞机啊。”

我走进手术室。

“差不多了,老张要过来,他好像跟人打架了。”

“不稀奇,三天两头回家的时候一身绿汤子。”

“绿汤子?老张跟谁打架这是。”

“管他呢。”

约摸有二十分钟,楼道里传来了乱七八糟的脚步声。这小手术室在7层,二十分钟才上来,这是打得很激烈。

我靠在手术室门外边,看着老张一路连滚带爬跑了过来,后面追着三四个黑衣人。他刚跑到门口,就被黑衣人一脚踹翻在地按住了。

“干啥玩意儿你们这是,这是医院,打架出去!”

“闭嘴!你知道什么!”

一个黑衣人掏出枪指着我。

要说我不怕,那是不可能的。我都快尿了。

“我孩子!我孩子!”老张被按在地上嚷着。

“怎么了?”老张媳妇儿抱着孩子走到门口,被吓了一跳。

“老婆快跑!”老张看着自己媳妇抱着孩子,大声叫着,黑衣人也不含糊,指着我的枪一下子移到了老张媳妇儿身上,扣动了扳机。

巨大的枪声和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我被吓得紧闭着的双眼睁开,老张媳妇毫发无损。

“哈哈哈!看到了没有!我的孩子是天命之子!螺旋城已经升起!九星连珠!我孩子获得了我主之力!你们这些凡人的武器怎么能伤到神!”

“老张你这是疯了吧!”我诧异地看着老张。

“混蛋!”黑衣人再次把枪指向我,“都是因为你!把世界推向了毁灭。”

“什么跟什么啊,演戏别拉上普通人啊!”

我往手术室里望了望,那俩小护士都给吓晕了。

“你们妖律司的雇员水平越来越次了啊。”

一句话把所有人的目光都拉了过去。

一个戴着黑框眼镜裹着羽绒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旁边跟着一位穿着白色礼服的高个儿美女,少说得有一米八。

说话的这个年轻人我熟。

“少吾?”

“哟,华哥,跟这儿玩儿呢?”

陆少吾,我们妇产科主任的儿子。

“白泽总司!”几个黑衣人冲着美女一点头。

“收枪!对着普通人开枪!谁给你的胆子!你看这几个有带着邪气的人么!”美女吼道。

端着枪的黑衣人踹了踹地下的老张。

“老张,是吧?”陆少吾蹲在地上,“你们痛苦王子教派一直在搞什么黑暗之子降临?小玩儿闹呢?谁跟你说九星连珠就有黑暗之力了,脑子坏了?不知道封建迷信不可取么?你哪只眼睛看见九星在一条直线上了?海底火山喷发就螺旋城上升啊,你好歹学学科学知识好不好。活祭用猪牛羊,你那叫太牢知不知道!”

“那不对吧,那他的邪气哪儿来的啊。”一个黑衣人说道。

“搜刮教徒民脂民膏呗。”

话说的我一愣一愣的。

“不可能!我孩子明明挡住了子弹。”

“那这个有一说一,是我挡的。”美女笑道。

“退一万步讲,老张同志,你就那么肯定你孩子是今天生的?”

“……”老张的目光带着讶异,脖子使劲儿上扬,看向我,看向他媳妇儿,看向自己的孩子。

“这娘儿俩哪儿像是刚完事儿的样子。”

“你骗我!”老张狠狠地盯着我,都快咬碎了。

“那……这玩意儿……他也不是说憋就能……憋回去的不是?”我只能这么回答他了。

“行了,你们几个别拿着枪晃人了。”美女一挥手,几个黑衣人都收起了武器。“大妹子,你老公啊这是着了魔道了,放心,我们带回去教育几天,回头还你一个好老公。”

说完他们带着老张离开了。

“这是怎么个说法啊?”我斜着眼看向陆少吾。

“封建迷信害死人呗。”陆少吾耸了耸肩。


07


“十方斋”。陆少吾家传的古董店,现在交给他管理。

作为一个刚毕业就失业的理工科学生,这行当和他怎么也不相配。

“所以你就跑我这儿蹭茶喝了?信不信我跟我妈告状去。”陆少吾端起印着为人民服务的搪瓷缸子喝了一口茶,笑着看向我。

“谁知道还有这些破事儿啊,我为辩证唯物主义认识都要被打破了。”

“哪儿打破了?玩这些玄乎东西的不都是骗人的嘛。”

“别的不说,妖律司?隔空挡子弹?哪个不玄乎啊。”

“华哥,这么跟你说吧。”

陆少吾摸着缸子微微一笑。

“我相信科学能解释一切,要是解释不了的只是我们没有发现其本质规律,科学与魔法,本就是一体两面的事儿,几百年前的人们要是看到现在的很多物件,不也一定觉得是魔幻的东西么。”

“那你这么一说,我还是能听进去的。”

临要出门,我突然想起一个事儿。

“老张说的那啥黑暗之子,是真的么?”

陆少吾看向我的眼神带着揶揄。

“吸烟可能会引起早产,干得漂亮,华哥。”

“艹。”


AirAiur
复健作品,为了剧本写作课赶工的...

复健作品,为了剧本写作课赶工的克苏鲁小故事,并不满意,但还是发一下。

复健作品,为了剧本写作课赶工的克苏鲁小故事,并不满意,但还是发一下。

流沙之骨
前往 无尽时空 宇宙深渊 漫长...

前往


无尽时空


宇宙深渊


漫长的旅程


前往


无尽时空


宇宙深渊


漫长的旅程


悠然依然,与有荣焉

来讲讲调查员的故事吧

拂去木桌上暗灰,擦干净厚重书籍,轻抚头发“我也有许多故事要讲的,那些故事也不错,不怎么逊色与那些脍炙人口的,只是因为不为人知而沉默的躺在书中,有的时候得有人把他们念出来,不然,就真的没人记得了。”

我的传奇故事,估计也不错 且听我讲吧

那侦探联合教团驱逐克总,全团六位调查员只余一人力挽狂澜。

那黑客和偶像为了拯救npc勇闯演唱会,力敌八个邪教徒和大巫师......

视频迟早会有的,请放心

我的故事还有很多,但我也想听听你们的故事,毕竟人类的精神是无限的

拂去木桌上暗灰,擦干净厚重书籍,轻抚头发“我也有许多故事要讲的,那些故事也不错,不怎么逊色与那些脍炙人口的,只是因为不为人知而沉默的躺在书中,有的时候得有人把他们念出来,不然,就真的没人记得了。”

我的传奇故事,估计也不错 且听我讲吧

那侦探联合教团驱逐克总,全团六位调查员只余一人力挽狂澜。

那黑客和偶像为了拯救npc勇闯演唱会,力敌八个邪教徒和大巫师......

视频迟早会有的,请放心

我的故事还有很多,但我也想听听你们的故事,毕竟人类的精神是无限的


吉尔伽
  • Cthulhu Wars-Yellow Faction Yellow Sign

  • Hastur-10/?,战力等于当前灭绝仪式费用。技能是“复仇”:哈斯塔被卷入战斗的话,可以决定伤害或击杀结果【可以直接击杀敌方旧支】。相关法术“第三只眼”:如果哈斯塔在场,亵渎费用变1,若亵渎成功,远古印记+1。以及“无以名状者”:移动哈斯塔到任何有任意派系教徒的区,之后立刻进行第二个其他行动。但不能后接“惊骇之死”。说实话,哈太是基础版五个旧支造型上里最让我掉SAN的一个。

  • King in Yellow-4/0,虽然没有战力,但是黄衣之王是黄印派系最重要的行动“亵渎”的执行者,技能“亵渎”:若黄衣...

  • Cthulhu Wars-Yellow Faction Yellow Sign

  • Hastur-10/?,战力等于当前灭绝仪式费用。技能是“复仇”:哈斯塔被卷入战斗的话,可以决定伤害或击杀结果【可以直接击杀敌方旧支】。相关法术“第三只眼”:如果哈斯塔在场,亵渎费用变1,若亵渎成功,远古印记+1。以及“无以名状者”:移动哈斯塔到任何有任意派系教徒的区,之后立刻进行第二个其他行动。但不能后接“惊骇之死”。说实话,哈太是基础版五个旧支造型上里最让我掉SAN的一个。

  • King in Yellow-4/0,虽然没有战力,但是黄衣之王是黄印派系最重要的行动“亵渎”的执行者,技能“亵渎”:若黄衣之王所在区没有亵渎标志【其实就是黄印标记,纸品token,当然官方有推出塑料版本的token】,1D6与你在该区单位数量进行比较(含黄衣之王),若rull点≤你的单位数量,在该区放一个亵渎标志。无论成功与否,在该区放置一个费用小于等于2的怪物或教徒【行尸、拜亚基免费上】。相关法术“惊骇之死”:移动黄衣之王,与其在同区行尸可以一起免费跟随移动。之后立刻进行第二个其他行动,但不能后接“无以名状者”。黄衣之王可以说是黄印派系的核心,不断移动,放置亵渎token,并在三本法术的获得方式都是在指定地区放置token,高机动、骚操作的派系。其实黄衣之王这个棋子也是易损类型的,不但是容易变形,而且还易断。

  • Byakhee-2/?,战力等于当前区域内拜亚基数量+1。相关法术“拜亚基尖啸”:从任意地区移动任意数量的拜亚基到指定地区,无视距离。没错,拜亚基也算是易变形棋子,这个系列除了恐猎这种翅膀很大很厚的棋子,只要有翅膀的话,就挺容易变形的。

  • Undead-1/?,战力算法和拜亚基一样也是当前区域内行尸数量+1。相关法术“转生”:如果行尸与敌对教徒在同区,将其中替之一换成行尸。感觉这是整个克战里造型最中规中矩的棋子了,基本就是触手木乃伊。

  • 尺寸比例来讲,哈太真是很大很厚实的一个棋子。黄印这个派系就是打游击和持久战的,天赋“盛宴”可以让玩家在聚能阶段依黄印token数量获得额外的费用。法术“狂热”也能让自己的教徒在行动阶段被清除时获得额外费用。总之是个极为难缠的派系,黄衣之王带着行尸呼啦啦的就来了,拜亚基也是一群呼啦啦就来了,或者呼啦啦就溜了。

  • 所以当基础版五个旧支放一起的时候,就显得羊妈妈的尺寸略小了,当然还是比大部分中立旧支还是要大点的。现在可以安心等中文版了,然后期待一下中文大扩啥的。毕竟等到出拓展这个系列才能继续做下去啊。

Zunichte

【睿智】项目S-025

Ch2. 探视

“请出示您的授权。”

“授权已确认完毕,请进入。”

L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入敞亮的收容所。他把带来的红玫瑰轻放在一角。S-025曾非常喜欢这种花,现在虽然处于谵妄,L还是会给他带一点来。

S-025端坐于一张靠背椅上,两名护理人员垂手立于两侧。他很平静地坐着,听到L的脚步声渐近,他只是微微抬眸。那双异色的眸子空空洞洞的,标志着他仍处于无意识状态。L站在他的对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对上S-025的目光,惊异于发现那双眼眸中竟带有异样的感情。他仿佛听见一个声音在嘶哑地呼喊:过来,我的将军,过来,来到我身边。那声音似乎不属于眼前这个已被感染的不可名状之人,而是来自于远古而不...

Ch2. 探视

“请出示您的授权。”

“授权已确认完毕,请进入。”

L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入敞亮的收容所。他把带来的红玫瑰轻放在一角。S-025曾非常喜欢这种花,现在虽然处于谵妄,L还是会给他带一点来。

S-025端坐于一张靠背椅上,两名护理人员垂手立于两侧。他很平静地坐着,听到L的脚步声渐近,他只是微微抬眸。那双异色的眸子空空洞洞的,标志着他仍处于无意识状态。L站在他的对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对上S-025的目光,惊异于发现那双眼眸中竟带有异样的感情。他仿佛听见一个声音在嘶哑地呼喊:过来,我的将军,过来,来到我身边。那声音似乎不属于眼前这个已被感染的不可名状之人,而是来自于远古而不可侵犯之神。他回忆起S-025尚处于潜伏期时,他那已有些癫狂的文字:“我的朋友,说来实在不敢相信,我听见了祂的声音,那声音穿透我的内心,我明白那是我应当追寻的。祂要求我遵从我的心,使我说出那挂在嘴边却不敢吐露为快的言语。如果我将要追从祂,追从吾主,你会与我一道吗,我的朋友?”L对S-025的疯狂感到难以接受,他在多次劝告无果后选择了向SCP基金会寻求援助,后者完美地解决了这次悲剧。

那声音仍在呼唤着:我的将军,你会过来吗,你会来到我身边吗?

L猛然回过神,却见S-025注视着他,嘴角神经质地抽动,扭曲成笑意,那目光浅浅的落在L身上,几乎可以被称作是温柔。S-025身上的绿色感染物罕见地褪去,眼前的生物逐渐形成人形。恍惚间L回到了故居的海边,那个家伙站在他身边,勾着他的肩膀,笑得很开心。可是他却心不在焉地笑笑,注意着海里传来的细微的震颤。再后来,那个人真挚地向他发出邀请,热诚地希望他能做伴,却等来了L和看护人员。

他做错了吗,难道应该放任S-025进入谵妄吗?但是现在他甚至不敢直视眼前这人。心里莫名的愧疚使得L上前,将手轻轻附在S-025的“手”上。那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S-025的双眸闪过一线清明,下一秒他忽然癫狂起来。他残缺的声带发出断断续续的大笑,身上的绿色黏液开始暴涨,几乎覆盖住整个左半身。他歪斜地起身,比L高出一个头,跌跌撞撞地逼近上来。看护人员试图拦住他,可他讥笑着甩开他们。

“汝身,汝心,皆属于吾。”

S-025如是说着,伸出了左手,按在L的肩上。肩上瞬间传来一丝冰凉,接着是无尽的溺水感,他正向无底的深渊坠去。仓皇间他不顾一切地挣脱,用尽全力奔向门外。收容所的铁门轰然关闭,留下暴怒的S-025疯狂地摧毁着,那无法控制的绿色液体肆意破坏,发出巨大的响声,S-025狂乱而毫无章法的攻击卷起劲风,摧毁着设施和电线。刹那间收容所内陷入了混乱,两名看护人员被杀死,那一株纤细的红玫瑰从根茎处折断,花瓣散乱。L在两名O5的看护下仓促离开。

这次事故后,基金会下令关闭对S-025的探视,所有有关信息将被上锁。

——————

依旧写的很爽

这次是糖!

容瑾(单片眼镜版)

疯狂推荐

今年看到了三本特别动人的小说。

一篇起点文,《诡秘之主》

乌贼目前为止的巅峰之作,克苏鲁风格。诡秘又不可名状的世界,克莱恩作为穿越者步步为营抠抠搜搜的活着。世界真的危机四伏,出场人物一个又一个,但是群像刻画非常丰满,上至天子堂,下至田舍郎,每一个都有他的希望,挣扎和无奈。

大佬们彼此间的斗争是真的步步紧扣,出手即是杀招,跟打到大道磨灭洪荒破碎还是毛都没事的水文完全不一样。

而主角克莱恩,他有真正的人性,是独行者,诡秘眷者,也是一个血肉丰满的在诡秘世界里努力活下去的可怜虫。

希望小克成神。

但也不是那么希望,毕竟是被别人一步步安排上去的,不知道成神之后会不会有别的阴谋在等着他。

祝...

今年看到了三本特别动人的小说。

一篇起点文,《诡秘之主》

乌贼目前为止的巅峰之作,克苏鲁风格。诡秘又不可名状的世界,克莱恩作为穿越者步步为营抠抠搜搜的活着。世界真的危机四伏,出场人物一个又一个,但是群像刻画非常丰满,上至天子堂,下至田舍郎,每一个都有他的希望,挣扎和无奈。

大佬们彼此间的斗争是真的步步紧扣,出手即是杀招,跟打到大道磨灭洪荒破碎还是毛都没事的水文完全不一样。

而主角克莱恩,他有真正的人性,是独行者,诡秘眷者,也是一个血肉丰满的在诡秘世界里努力活下去的可怜虫。

希望小克成神。

但也不是那么希望,毕竟是被别人一步步安排上去的,不知道成神之后会不会有别的阴谋在等着他。

祝归乡组幸福,祝贝城人民幸福,祝海岸这边和那边的白银城幸福。

愿身在乱世的苇草不再溺水,不必挣扎。

两篇晋江文,《小蘑菇》《你是黑科技大佬你不早说》

《小蘑菇》带着些微克苏鲁,末世废土文学。主角安折是一个蘑菇,以一种旁观者的姿态看着人类在末世的生存。雇佣兵,审判者,地下城,外城,废墟,异种入侵,人造磁极,通风系统里埋葬的伟人骨灰,伊甸园和双子塔,玫瑰花宣言……

这篇文章的线索是小蘑菇寻找被挖走的孢子,但实际上有一个红色的标语不停的出现。

人类利益至高无上。

理想者的幻想社会,审判者的冷漠残忍,到底谁是仁慈的,对谁仁慈?对城中的感染者仁慈,还是对人类这个种族仁慈?到底该如何取舍,又由谁来判决?

说真的,一本耽美小说,我本来打算看看咸鱼文小甜饼,万万没想到开始讨论人权宣言。

危机四伏的末世,人类一路走来的路程刻画的十分坎坷,也十分动人。建议配合评论区食用,风味更佳。

《你是黑科技大佬你不早说》科学幻想,爽文。

针对实事,贴合着美国对中国的实体清单,技术封锁,芯片封锁,媒体抹黑,数据库封闭……

中国发展的太艰难了。

就计算机领域而言,尤其是AI和图形板块,专利,论文,核心技术,全都在西方,中国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硬实力技术。

但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诗里还说着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中国历史上大约两百年一个朝代,而现在距离鸦片战争也已经一百八十年有余……

中兴覆灭的就像一个笑话,脆弱的不堪一击。

中兴啊……这个名字,中兴。

唉。

谁还不曾在历史课上偷偷的抹过眼泪呢?

现在也差不多是时候了,我们也该找回话语权了。

大大编织了一个超越了这个时代的人,一个幻想中的人,一捧永不熄灭的火。

害,一句话概括一下。
混吃等死的超级富二代破产之后站了起来,他改变了世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