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克里斯蒂亚诺

299浏览    19参与
妮妮是我的

憋不住啦
终于使用了沙雕文生成器
真是一对沙雕cp
笑到抽搐。

憋不住啦
终于使用了沙雕文生成器
真是一对沙雕cp
笑到抽搐。

妮妮是我的

随笔

沙雕预警;切勿上升真人。

  马塞洛最近有点发愁,因为他进入了掉毛期。令他生气的是,他竟然跟别人反着来,别人都是秋天掉毛春天长回来,他却是春天掉毛。于是他决定打电话给好基友发胶精,电话接通了。“嘿,marce,是不是想我了?”:罗纳尔多很自信。“cris我问你件事,你必须如实回答。”:马塞洛很严肃的说。“你问吧。”看来蓬蓬头是认真的,发胶精心想。“严重脱发怎么办?!”马塞洛有点急切。“这样吧,你去我开的植发店,tony老师会帮你解决的!”发胶精诚恳的说。

  马塞洛觉得自己的八十米大刀已经按耐不住了。

沙雕预警;切勿上升真人。

  马塞洛最近有点发愁,因为他进入了掉毛期。令他生气的是,他竟然跟别人反着来,别人都是秋天掉毛春天长回来,他却是春天掉毛。于是他决定打电话给好基友发胶精,电话接通了。“嘿,marce,是不是想我了?”:罗纳尔多很自信。“cris我问你件事,你必须如实回答。”:马塞洛很严肃的说。“你问吧。”看来蓬蓬头是认真的,发胶精心想。“严重脱发怎么办?!”马塞洛有点急切。“这样吧,你去我开的植发店,tony老师会帮你解决的!”发胶精诚恳的说。

  马塞洛觉得自己的八十米大刀已经按耐不住了。

海棠花未眠

【瓶盖】情之所钟

*模特克里斯x摄影师马塞洛

*无妻无儿女设定

*送给我的虚假营业对象 @Dorothy7. 

*配合Luis Fonsi-Sola观赏


(1)

我和他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工作上,一个挂着白色布景的摄影棚,他真的很帅气,性格也非常的好,懂得照顾人,大概就这样被吸引过去了吧。

“你好啊,我叫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叫我克里斯就好了”然后笑了笑,露出洁白牙齿的笑

“你好,我叫马塞洛,一个不那么“正经”的摄影师”说完就摸了摸自己的照相机

“不那么正经?哈哈哈有趣”

“我指的是不是那么的严肃,不要想歪了哦”

然后两个人就看了眼对方,笑了笑,然后各...


*模特克里斯x摄影师马塞洛

*无妻无儿女设定

*送给我的虚假营业对象 @Dorothy7. 

*配合Luis Fonsi-Sola观赏


(1)

我和他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工作上,一个挂着白色布景的摄影棚,他真的很帅气,性格也非常的好,懂得照顾人,大概就这样被吸引过去了吧。

“你好啊,我叫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叫我克里斯就好了”然后笑了笑,露出洁白牙齿的笑

“你好,我叫马塞洛,一个不那么“正经”的摄影师”说完就摸了摸自己的照相机

“不那么正经?哈哈哈有趣”

“我指的是不是那么的严肃,不要想歪了哦”

然后两个人就看了眼对方,笑了笑,然后各自做准备了。

马塞洛见过无数好的模特,但是第一个让他记在心里的却是这个第一次合作的男人;而克里斯也觉得对方是他合作过最轻松愉快的摄影师,于是记住了马塞洛。



(2)

对于爱情这件事,两个人都是抱着随缘的心态,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也不能强求;但是从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伊始,大概就有感觉会和对方有很不一般的关系。

“对了,马塞洛先生,你可以留你的电话给我吗,我觉得我们两个可以当个不错的朋友或者合作伙伴”克里斯礼貌的问

“没问题,这个是我的电话,很荣幸可以被你认可哦”说完的马塞洛朝着对方wink了下

“那么我就回去期待下你的作品了,今天辛苦你了”

“不辛苦,辛苦你才对,换了那么多套衣服”

“好了我就先走了,我会记得看杂志的”认真的克里斯说

“ok哈哈哈”马塞洛笑了下



(3)

大概这就是一眼万年?马塞洛问了问自己的内心,然后就继续工作了

突然手机短信音打断了马塞洛的工作

“你好马塞洛,我是克里斯”

想了下怎么回复的马塞洛打字

“oh克里斯,你那么忙居然还能找我这种透明真实的受宠若惊”

“我只不过有个好机遇而已。对了我今天看了下你拍的照片,每一张都很好但是为什么你有那么好的能力却被埋没了?”

“没有啦,我只是个普通的摄影师而已,大概是平时喜欢拍东西拍出感觉吧”

“我觉得你真的特别好,我今天和你说一起合作的事要不要认真考虑下”

“那么看的起我吗,我怕我没拍好害你被骂,你真的不介意?”

“有什么拍的好拍不好的,我合作过那么多摄影师没有一个像你一样可以拍出我真正想要的效果”

看到这条短信的马塞洛内心有点激动,自己居然要和大模特合作了!

“你不介意我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小摄影师吗?”

“不介意,谁不是从小透明开始活出属于自己的人生?过两天我们不如约出来喝点东西详细聊一聊”

“可以啊!先提前感谢你对我的知遇之恩了!”

然后马塞洛怀着开心的心情,继续完成剩下来的工作了



(4)

随着帮克里斯接连拍出大片,马塞洛的名气日益增长,而克里斯和马塞洛的关系越来越亲密,经常一起吃饭,一起去旅行,而外界也因为这样一时议论纷纷。

“克里斯,外界这种传言你不怕影响你?”

“有什么怕的,刚出道我就和各种大牌一起走大秀,也被人议论,反正这些传言最后还是会消下去的,所以不要担心”

“哇你可真是够刚的哈哈哈哈哈哈”

“你不也一样吗,对不对”

然后两个人碰了碰杯便把酒杯里的酒一口喝下。马塞洛的酒量不好,没喝几杯就倒下了,然后就开始碎碎念

“哇我和你说哦,嗝,克里斯这个人超级棒的”

然后克里斯觉得好玩就问话

“他到底有哪里好的,不就是一个模特吗”

“放屁,你不要不懂装懂,人好,对我也,对我也特别特别照顾”

“还有哦,嗝~我超...超级喜欢他的”

“啊,喜欢他?”然后克里斯假装震惊

“大概....嘻嘻,大概一眼万年吧,我喜欢他这件事藏在心里好多年了,不要到处..到处说,我怕影响他”

然后克里斯笑了笑答应他,然后就把他带回家了。



(5)

阿撕.....脑袋好晕,马塞洛醒来的第一感觉是这样,然后看了看周围,不是他家,就惊了

“Marce你醒了啊,喝点解酒汤会舒服些,”

“这里是???”

“我家,不过你不要担心,我昨天去睡客房了”

“我的妈呀我昨天没有乱说什么或者乱做什么了吧??”

“没啊,但是我觉得说的很好”

“我到底说啥了,我没印象啊?”

“你说我很棒”克里斯假装思考

“还有吗?”马塞洛摸脑壳

“还有就是你说喜欢我。”

马塞洛觉得完蛋了,居然说了内心的想法

“妈妈妈妈妈呀你当听不见就好了哈哈哈哈哈哈”马塞洛极力掩盖

“你想听我的答案吗?我的答案是~”

“你不要当真啊我的妈”

“答案是答应你了。”

马塞洛突然一呆,然后克里斯在他眼前挥手呼唤

“怎么了不乐意?亏我还思考了一晚上”

“不不不不这真是真实的吗”然后马塞洛掐了掐自己的脸

疼,所以一切都是真实的。

“你不怕别人诟病你?”

“世界那么多案例,早就想开了不是吗哈哈哈”

然后马塞洛眼眶湿了,克里斯吻了吻他的眼睛

“我们两个密不可分了哦”克里斯笑着说

“是的!”



(6)

两个人公开了这件事,一时间双方的粉丝都炸开锅了

“wdm这个是真实的吗快打一打我”粉丝A说

“两个人的故事太感动人了155551”粉丝B说

看到一切的两个人同时在社交网络发了张拖着手的照片,并且艾特的对方

马塞洛的话是这样的

“@克里斯 余生请多指教了”

克里斯的这样说

“那么,我们不能分开了@马塞洛”

然后两个人继续在泰国阳光与海滩,享受二人世界了。

江晚正愁吟 .

" Nothing worth having comes easy "
                                           ...

" Nothing worth having comes easy "
                                                       ——CR7
值得拥有的东西永远都来之不易

你今日的日积月累 早晚会成为别人的望尘莫及

被润拯救的町子小姐
我哭辽……阿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

我哭辽……阿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ಥ_ಥ)

算了算了,我爱您(;´༎ຶД༎ຶ`)

我哭辽……阿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ಥ_ಥ)

算了算了,我爱您(;´༎ຶД༎ຶ`)

柠m酱_TK的麋露哇

啊啊啊啊啊祝贺总裁的梅开二度!!❤️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希望我迪比也越来越好

这几张真是好看的过分😭😭


啊啊啊啊啊祝贺总裁的梅开二度!!❤️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希望我迪比也越来越好

这几张真是好看的过分😭😭



雨白成了小雪花

C梅女孩👧我找到一组“黑”恩爱

C梅女孩👧我找到一组“黑”恩爱

Imo

【加油——👌】

CR又开嗓了😂看上去就很兴奋啊
今晚cr尤文首秀🤔

源cr妹妹的ins(没法保存视频很可惜了XD
权删

【加油——👌】

CR又开嗓了😂看上去就很兴奋啊
今晚cr尤文首秀🤔

源cr妹妹的ins(没法保存视频很可惜了XD
权删

iiiicy
8.6今天看了cctv5-天足...

8.6
今天看了cctv5-天足,其实本没多大感触。
唯一感动的是里面提到了他在欧冠进球后却没有庆祝,记者采访问他,他说“那个教会我踢球的人正在医院饱受煎熬,我哪有心思庆祝”,当时弗格森爵士脑溢血在医院抢救。
突然想起2016年欧洲杯决赛,小葡萄夺冠,上台领奖杯后,弗格森爵士一直等着过道上,看着葡萄牙队员一个一个从面前走过,他一直在向后张望,小小最后才走下来,弗格森爵士喊了一声cris,然后两人拥抱,弗爵士又一直注视着他走下去!

其实这样的感动点还有很多,最真挚的感情其实很简单!他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
希望能被世界温柔以待!

8.6
今天看了cctv5-天足,其实本没多大感触。
唯一感动的是里面提到了他在欧冠进球后却没有庆祝,记者采访问他,他说“那个教会我踢球的人正在医院饱受煎熬,我哪有心思庆祝”,当时弗格森爵士脑溢血在医院抢救。
突然想起2016年欧洲杯决赛,小葡萄夺冠,上台领奖杯后,弗格森爵士一直等着过道上,看着葡萄牙队员一个一个从面前走过,他一直在向后张望,小小最后才走下来,弗格森爵士喊了一声cris,然后两人拥抱,弗爵士又一直注视着他走下去!

其实这样的感动点还有很多,最真挚的感情其实很简单!他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
希望能被世界温柔以待!

咩咩咩儿柒_
摸了个大小姐 色差什么的不想考...

摸了个大小姐 色差什么的不想考虑了

摸了个大小姐 色差什么的不想考虑了

玫瑰🌹
My eyes never l...

My eyes never lie 卡纸哥❤️✨⚽️

My eyes never lie 卡纸哥❤️✨⚽️

1995happylove

你奋斗过了,上帝不会抛弃!

                                            你奋斗过了,上帝不会抛弃!

   曾经看到过这样一...

                                            你奋斗过了,上帝不会抛弃!

   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则故事:      1985年2月5日,一个孩子意外降生在一个已有3个孩子的贫困家庭,他是不期而至的,如同累赘。他的母亲经常生病,父亲家庭的唯一支柱,在一家足球俱乐部做花匠。       父亲不懂足球,但在俱乐部耳濡目染,居然对足球产生了兴趣。这影响了年幼的他,时不时地就跟着父亲溜进俱乐部。后来,碰上赛事,球员们常扔给花匠一两张门票,而他就缠着父亲带上他一起去“赏光”。        他梦想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足球。终于,在他10岁生日那年,他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礼物——一个磨损得起了毛的旧足球。这是俱乐部球员送给父亲的。      那个旧足球让这个孩子爱不释手,他找到了自己的球场——大街。他渐渐开始学会变着花样地带球过人。      他的表现引起了当地国民俱乐部的注意,国民队接收了这个有些特别的孩子。      在少年队最初的几个月,他的乡下口音成为同伴们的笑柄。由于个子长得太快,动作“花哨”,他又险些被踢出球队。      上帝终究垂青强者。凭借那份不服输的斗志,他前后数次入选国家队。2003年8月,他以1224万英镑的身价从里斯本竞技转会英超曼联。10年征战绿茵,他为所效力的曼联队摘取过足总杯冠军、英超联赛冠军、欧洲冠军杯冠军、世俱杯冠军。而他个人则荣膺了一个球员所能获得的几乎所有荣誉,英超联赛最佳射手、欧洲冠军联赛最佳射手、欧洲金靴奖、欧洲金球奖。      他就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人们叫他小小罗。2009年1月12日,在瑞士苏黎世歌剧院举行的第18届国际足联颁奖大典中,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从贝利手中捧起了2008年度世界足球先生奖杯,成就了足坛上史无前例的第一个大满贯。       多年来,他顶住了许多非议和打击。“除了出色的球技外,他还有一颗勇敢的心,这正是伟大球员的标志。”曼联主教练弗格森对他如此评价。而获奖后的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给家里打电话报告这个喜讯时,他父亲却竭力平静地说:“孩子,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这是上帝的礼物!你奋斗过了,上帝不会抛弃。”

来源:1995happylove

Chocooooo

【GANGSTA】Loretta Cristiano Amodio

漫画衍生(与其说是衍生不如说是解说漫画ojz)


马可←大小姐


单箭头



大概7月份就脑洞出来的东西,不过当初只写了大纲,这几天四周目看到这里又想写了。好像动画也快了……


顺便告白,啊啊啊啊大小姐我好喜欢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Loretta Cristiano Amodio



>>


——以克里斯蒂亚诺之名。



>>


打记事时起,她就明白自己肩上承担着耶尔卡斯特姆四分之一的重任。


她有过穿着漂亮洋装穿梭于花园的童年...

漫画衍生(与其说是衍生不如说是解说漫画ojz)


马可←大小姐


单箭头


 


大概7月份就脑洞出来的东西,不过当初只写了大纲,这几天四周目看到这里又想写了。好像动画也快了……


顺便告白,啊啊啊啊大小姐我好喜欢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Loretta Cristiano Amodio


 


>>


——以克里斯蒂亚诺之名。


 


>>


打记事时起,她就明白自己肩上承担着耶尔卡斯特姆四分之一的重任。


她有过穿着漂亮洋装穿梭于花园的童年,几个亲密的下属总是一脸宠溺地由着她胡来;也有过坐在书房听家庭教师教授枯燥无味又不得不听的战争历史课程的日子,钢笔墨水总会在黄色纸张上洇湿一点。


但更多的时光,是穿着黑白的套裙,坐在雷克萨斯的后座穿梭于腐朽城市的街巷中度过的。


 


同样的,打记事时起她的身边就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黄色的皮肤,黑色的短发,粉蓝色的瞳仁,自缺了一块的右面耳朵至左眼下有道触目的伤痕。


那个人十五年前就跟随先代,辅佐他在耶尔卡斯特姆站稳根基。


那个人十四年前看着她出生,从一团小小的肉球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再到独当一面的首领。


那个人叫马可·阿德里亚诺。她口中克里斯蒂亚诺组的得力干部。


 


>>


九岁那年,她刚刚接触BASTSARD的业务,年少的她在独自去盥洗室的路上被新兴组织小流氓捉了去,仓皇中她来不及呼救,只用力蹬掉了一只细带凉鞋。


醒来时手脚被缚住,嘴也被堵得严严实实。


真是够老套的。她四下打量起周围来。


是在仓库里,她想,怎么想也不可能是废墟街,量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匿身于四大父之间的地盘。


那就是在六号街区了。


 


即便意识到自己被绑架了,她也没有多么慌乱,她合上眼帘,默念着为自己、为克里斯蒂亚诺工作了十数年的部下的名字。


在一片黑暗中,她听到街巷嘈杂的人声,听到杂乱的脚步声,听到细不可微的枪声,听到鸟扑楞着翅膀飞翔的声音,听到警车的鸣笛声,听到狗牌碰撞的清脆声响。


她听到心脏咚咚有力的跳动声。


大概是念到第二十七个的时候,一阵轰隆的巨响从仓库口传来,她睁开双眼,嘴角带笑。


梳着脏辫的高大黄昏人种气冲冲地冲进来,手里捏着一个杂兵的脑袋,看见她像是要哭出来似的纠结着面部表情,又像是发泄似的将手里的人扔到一边,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另一个早就来到她身边,半蹲着解开绳索和布团,一脸愧疚。


 


“你们啊,来得也太晚了。”她活动着发酸的手腕,瘪着嘴埋怨道。


 


所以说,根本没什么可担心的。


只要有他们,她便无所不惧。


 


>>


她一开始就知道这条街最近不太太平,但她从未没想到这一切来得如此猝不及防,更没想到事情会严重到连之前和平的假象都变得岌岌可危。


 


BASTSARD的遇袭,雇佣兵基地的火拼,康斯塔丝的失踪。


 


“马可!康妮她……”


以及,回到BASTSARD时看到到,面如死灰的副主管。


“——马可?”


她怔怔地站在那里。


 


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副模样,没有了往日冷静,只是一味失神地用颤抖的手攥着康斯塔丝偶尔戴的帽子。


……


“——大小姐。”


后来,她想,那种表情大概是叫做恐惧。


 


约尔婆婆用了十足十的力气打过去时她来不及拦住,也没资格拦。她看着他低着头闷声不语,默默承受着对他而言算不上什么的击打,心头却像压着整座耶尔卡斯特姆一样沉重。


 


——他们在说什么?


——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心底从未有过的无力。


除了紧紧攥住裙角,抿紧嘴唇外,什么都做不到。


 


——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


 


跑过去时他还低着头,左边脸颊擦破一片,嘴角也淌着血。


“马可。”


她从口袋将手帕取出,轻轻擦去他额角伤口的尘土。


然后他抬起头。


 


>>


“在战争时期……极少数拥有特殊体质的正常人并不会受célébrer的毒性和依赖性的影响,他们可以将自己身体的能力发挥到黄昏人种的程度,有些甚至可以超越他们。这种特殊体质的正常人您应该是知道的吧。”


“但他们大多,都会被培育成狩猎者……”说到这里,他像是回想到什么垂下眼帘,沉默了一会,“在这样的驱逐队中,那个名叫斯特瑞克的男人更是——”


 


她静静地听着早已在孩童时期就听烂了的历史,当时的自己是以怎样的心情接受这些知识的,她已经记不真切,但肯定是与现在不同的。


这种沉重感,只有切身才能体会到。


她没有说话,只是给他贴好纱布,又拿起手帕擦去血迹。


 


“……在您父亲身边……”


“我有幸在上一代跟了他15年——”


“我在这种安逸的环境里呆的太久了,”他摩挲起戴着戒指的手,脑海中浮现出总是带着爽朗笑容的短发女孩,“像当年那样在保护着主人的同时再和那些家伙进行周旋……更别说我现在还需要把她给救回来,像这样的能力,其实,我早就……”


 


“帮我把那些东西拿过来。”沉浸在悔恨中的男人听到女孩一如既往坚定的声音,抬起头却惊讶地看着她干净利落地褪下短裙。


 


“你们去翻父亲的通讯录,把上面的客户从头到尾都联系一边,只要有一个有用的情报就立刻告诉我。”


她可从来没认为自己是累赘。


 


“……大、大小姐……?”


她没有回答他的疑问,只是自顾自地向下属冷静地下达命令。


 


“大小姐!请您等一下!您根本不需要去估计区区一个部下的个人感受啊!”


“您是四大父中的一员,是这条街的中枢,在这种时候,您草率行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不单是家族的存亡,甚至还会关系到黄昏人种的性命——”


 


那些过去听起来如此灰暗又遥不可及,那是她无法触摸到又无权涉足的禁区。


 


“马可·阿德里亚诺,”她已经不记得上一次称呼他全名是什么时候了,“你一直以来都为克利斯蒂亚诺家鞠躬尽瘁,这次轮到我们来报答你了。”


“如果主人是枷锁,影响了你们的行动,那么主人也跟着你们一起行动不就行了吗。”


“克里斯蒂亚诺即使最后一刻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


 


虽然她无法做到抚平伤口——


但至少,现在她知道自己能够做到什么。


 


 


 


 


>>


血。


 


只要放松下紧绷的神经,闭上眼睛时入眼的全部是往昔曾犯下的罪过。


他从未奢望过有人原谅自己,因此颈上挂着的戒指才格外重要。


 


查了好几天,康斯塔丝的下落仍是一无所知,大小姐甚至还联络了茶渡警官,但得到的消息都没有什么用处。


被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思绪后,马可转了转无名指的戒指,只觉得指根像坏死般疼痛。


“大小姐……”


四大父之一摆了摆手,一脸严肃地接起电话,虽然只能模糊地听到几个单词,但马可看见她嘴角的弧度也能猜想到这次是不该再是坏消息,“——我知道啦,你们这些家伙真会使唤人啊。”


 


“你听到了吧?赶紧回‘BASTARD’做紧急准备!”


 


 


——真是的……为什么都那么拼命。


——为什么要牵扯到其他人。


——我明明是咎由自取。


 


他想起武器店门口哭泣的年迈老人。


滚烫的泪珠落在他左手的无名指上,留下一个个无法磨灭的伤口。


 


却被另一个更温暖的手掌覆盖上,比他熟悉的恋人要小得多的、稍微有些凉的手掌。


 


“……笨蛋,你们父女两都是笨蛋。”


“本小姐就把它当做溢美之词收下了。”


 


>>


毫无头绪。


杨也好,康妮也好。


 


唯一抓到的舌头精神也濒临崩溃。


 


“——糟糕的事情在不断发生,我……怎么做才能保护大家呢?”


她从未觉得自己肩上的负担沉重,只因这是父亲唯一留给她的东西,她的荣光。


“这种时候,换作是父亲大人的话……”


她一直将父亲作为标杆,遇到难解的困难时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那个宽厚的背影,虽然对自己经常宠溺过度,却足够可靠。


她也想成为那样的人啊……能够保护家庭里所有人的人。


 


“——我先把车开过来,请先回‘BASTARD’休息一下吧。”来者将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自己身上,“天快亮了,上次的通话记录也正在调查吧。”


“对啊……”所以这个时候更不能休息,否则你会更焦急难过。


“大小姐,”男人顿了顿,呼出口气,“……非常,感谢您。”他说。


 


意料之外的感谢令她怔了怔神,看到对方几日来难得的微笑时也弯了弯嘴角。


“恩……”


谢谢你。


 


>>


听从了马可的话回到店里休息,果不其然在刚进门时就遭到了手下的过分溺爱。


这群家伙,到底知不知道工作最重要啊。


 


连加拉哈德都说自己是被爱护着的。


明明她更想保护其他人。


 


“哇啊——!笨蛋大小姐!要是炸弹的话怎么办啊!”


不对,连加拉哈德都要过分保护自己。当然,如果能顺便把笨蛋两个字去了更好。


“意外的很重啊,这个东西。”


“会是送给我们的钱嘛?”


“要是那样的话就万分感谢了。”


 


拉开拉链的那一瞬间,她多希望加拉哈德的担忧成为现实。


——那是比炸弹更令人绝望的东西。


 


熟悉的皮鞋声响起时她只觉得连指尖都是颤抖的,娇小的身体向他扑过去妄图阻碍住他全部的视线。


 


“不能看!马可!”


只有这个,绝对——


“不行!”


绝对绝对——


“不能看!”


 


空气中弥散着铁锈气息。


 


来不及了。


一切都。


 


>>


从出生时这个人就陪在自己身边,和要时常回帕可丽公会的加拉哈德不同,马可是天天都要守在克里斯蒂娜家族打点大小事情。


她以为自己足够了解他,却在灾难来临的那一刻发现明明什么都不知道。


 


在那一瞬间,她只觉得自己是个小鬼,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保护不了的小鬼。


口口声声说着要继承父亲的遗志,却连家族最信任的部下都不了解。


 


“那不是你一个人去能够战胜的对手。”


是你教会我处世之道,是你看着我一步一步沿着父亲的足迹长大成人。


 


“我不会让你去的。”


看着我成为无愧于克里斯蒂娜姓氏的接班人。


 


“……”


陪着我长大。


 


“不要去,马可。”


妥协我一次又一次的任性。


 


他胸前的指环发出好听的撞击声,叮铃的声音撞得她耳膜刺痛。


“——大小姐。”


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沉稳。


“不要。”


但此时此刻她一点都不想听到。


 


“只有这个,请您务必谅解。”


“绝对不要。”


 


“你不在我身边叫我怎么办。”


“我只是依靠先代的威望而已,一个人的话就是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小鬼。”
“加拉哈德总是宠着我不会责备我。”


“你不在的交易总是剑拔弩张。”


“交给其他组员的话,连店也无法整顿好。”


“而且,”不知何时,他已和她擦身而过,沿着分道扬镳的轨迹越走越远,“而且……”


 


——我已经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洛蕾塔。”


这是最后一次也是第一次听到他叫她的名字。


 


“洛蕾塔·克里斯蒂亚诺·阿莫迪奥。”


我能吗?


“你是我的骄傲。”


我能够自己走下去吗?


“你已经孤身一人也能在这条路走下去了”


能够阻止你吗?


“——请允许……”


 


“允许我告辞。”


 


可以的啊,一定没问题的。


别小看我啊。


我可是洛蕾塔·克里斯蒂亚诺·阿莫迪奥


 


 


 


将脸埋进加拉哈德怀里时,她才发现,自己连哭都哭不出来。


心底有什么轰然倒坍的声音。


 


>>


她很久以前就清楚,马可·阿德里亚诺在她身上看到的,一直是克里斯蒂亚诺的身影。


 


是卢卡,而非洛蕾塔。


 


>>


“保镖就拜托你了。”


年少的女孩利落地扎好马尾,伸出左手将自己交付给他。


 


在那一瞬间,马可淡蓝色的眼睛中映出的,是曾追随了数年的金发男人的面庞。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