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克鲁利

499浏览    56参与
伊底
买的老蛇的钥匙扣终于到了aww...

买的老蛇的钥匙扣终于到了
awwwwww太可爱了

买的老蛇的钥匙扣终于到了
awwwwww太可爱了

1287的魔法悬浮屋

Good Omens-CA/荒原(上)|假如Aziraphale消失了

No.1

  傍晚刮来的并不柔和的风,把Crowley手指上残留的奶油气息掠夺的一干二净。天很冷了,虽然说恶魔并不会感到寒冷,但Crowley还是感到了丝丝的寒意。已经很晚了。

  Aziraphale也许不会来了。

  暮色下映照的圣詹姆斯公园,安静得不得了。

No.2

 书店的门是关着的。

  门上的门铃“叮叮当当”孤独地唱着,门牌仍然是”暂停营业“的那一面。Crowley不耐烦地皱皱眉头,狠狠地踢了一脚隔壁书店的盆栽。

  老天……不,撒旦啊,这简直是太让人担心烦躁了。...


No.1

  傍晚刮来的并不柔和的风,把Crowley手指上残留的奶油气息掠夺的一干二净。天很冷了,虽然说恶魔并不会感到寒冷,但Crowley还是感到了丝丝的寒意。已经很晚了。

  Aziraphale也许不会来了。

  暮色下映照的圣詹姆斯公园,安静得不得了。

No.2

 书店的门是关着的。

  门上的门铃“叮叮当当”孤独地唱着,门牌仍然是”暂停营业“的那一面。Crowley不耐烦地皱皱眉头,狠狠地踢了一脚隔壁书店的盆栽。

  老天……不,撒旦啊,这简直是太让人担心烦躁了。

  瞧,地毯都积灰了。

No.3

  ”Aziraphale!“Crowley捶打着书店的木门,”蠢蛋……你在这儿吗?我今天为了找你可是提前半小时起的床!Aziraphale!“”抱歉,先生。“隔壁书店的老板瞥了一眼脚边倒地的花盆,”这家书店的主人已经搬走好几天了,上个星期发生了一场火灾,里面全烧光了。“

  ”烧光了?“Crowley瞪大了眼睛。

No.4

  ”嘿,伙计,再给我一瓶酒。“Crowley醉醺醺地招呼着。

  ”我们已经打烊了。“招待生头也不回地走出店门。

  ”哦。“Crowley说,”我真可怜。“

No.5

  恶魔不会被根本不存在的挫折打败!

  Crowley斗志昂扬地搓着双手,一旁的哈斯塔缓缓走过来,盯了他几秒。

  ”我觉得你现在的举动跟别西卜身边飞舞的那些东西挺像的。“他说。

  “闭嘴。”Crowley整整衣服。

No.6

  他坐在圣詹姆斯公园湖边的长椅上。

  嘿,傻瓜,我一定能找到你。

仿佛若有光

脑洞

《好兆头》原文里说老蛇睡过了整个19世纪,只在1832年起床上了个厕所。

1832年英国发生了议会改革,开启政治民主化进程。

所以是谁让老蛇起床的???

《好兆头》原文里说老蛇睡过了整个19世纪,只在1832年起床上了个厕所。

1832年英国发生了议会改革,开启政治民主化进程。

所以是谁让老蛇起床的???


Âlinur

摆渡人

 摆渡人上头了,不错的故事。

  最近很绝望,为了让自己好一点,画了一天的素描,然后就有了这个故事。

 感谢我的列表们,我好了,又可以了。

 -1-

 加百利告诉我,我已死去,死于教堂的火灾中,火舌舔舐我藏书的页片,也顺带带走了我的生命,他如此说到。
 我将跟随他,前往我主的国度,接受我主的裁决。
-2-
 刮卷而来的狂风中,夹杂着恶魔的吼叫声,像是极度亢奋的尖叫,却又充满恐惧,是两个极端。恶魔遇见纯洁的灵魂时会变得疯狂,尽管我并不觉得自己可以称得上是纯洁,悄悄告诉你,我生前曾妄想换回一个堕入黑暗的灵魂,结果不但...

 摆渡人上头了,不错的故事。

  最近很绝望,为了让自己好一点,画了一天的素描,然后就有了这个故事。

 感谢我的列表们,我好了,又可以了。

 -1-

 加百利告诉我,我已死去,死于教堂的火灾中,火舌舔舐我藏书的页片,也顺带带走了我的生命,他如此说到。
 我将跟随他,前往我主的国度,接受我主的裁决。
-2-
 刮卷而来的狂风中,夹杂着恶魔的吼叫声,像是极度亢奋的尖叫,却又充满恐惧,是两个极端。恶魔遇见纯洁的灵魂时会变得疯狂,尽管我并不觉得自己可以称得上是纯洁,悄悄告诉你,我生前曾妄想换回一个堕入黑暗的灵魂,结果不但失败了,还相应的付出了代价。

 加百利时常是不在的,他离开时,我躲在安全屋里望着猩红的天空,火焰在壁炉里劈啪作响,恶魔徒劳地撞击着安全屋,用他们的语言进行咒骂,我充耳不闻。

-3-

 我窥探到了天机,我主的秘密。

 摆渡人可以获得灵魂的,要么由足够爱他们的人类给予,要么,在完成自己的使命后,下至人间。

 主,我未曾料到,卑微如我,竟也是你座下一员。

 ‘’亚兹拉斐尔,在你还是我的同事时,是极度优秀的,甚至于,你只失败过一次,在峡谷那儿。‘’他如此说道。

 ‘’哦,那我一定只护送过一个灵魂。‘’我回答,随后和他一块儿眺望远方的峡谷,明天的难关。

-4-

 不,主,不要抛弃我。

 我在黄昏时松开了加百利的手,被拖入了黑暗。

 也许这就是堕天吧,我像在急速从悬崖坠落,最后砸在粗糙的沙地上。我安慰自己我不会骨折的,只是灵魂的错觉,对,错觉。

 我咳出一口鲜血,感到恶魔在撕咬着我。

 我的灵魂,将没有了,我将堕为恶魔。

-5-

 有人抱起了我,动作很轻。

-6-

 恶魔拍打着黑色的羽翼,托着我向上飞去。

 这就像是主的玩笑。

 ‘’安东尼.j.克鲁利。‘’恶魔如此告诉我。

-7-

 我可不知道在摆渡人不在时恶魔需要肩负护送灵魂的职责,然而我确实是在他的保护下向前。

 我在黑夜中行路,躲在恶魔的羽翼下,避开了一切危险。

 一个温和的恶魔是不称职的,我想。

-8-

 到家了。

 ‘’去吧,菲尔先生,你可是惟一一个被恶魔护送至此的灵魂呢。‘’克鲁利笑道,尽管我从未告诉他我的名字。

 我与他道别,跨过分界线。

-9-

 摆渡人a.z.菲尔名单上最后一个名字被划去了。

 有点有趣,更有趣的是我扭开了门把手。

-10-

 我走出门,进入黑暗。

-11-

 恶魔抱着我飞上天空,向荒原的边缘不顾一切的飞去,直至天明。

-12-

 ‘’哎哎,山姆大叔,你看到新来的领主老爷了吗?听说是位伯爵呢。‘’

 ‘’你小子,没见过伯爵吗?有啥好大惊小怪的?‘’

 ‘’嘿嘿,''年轻人尴尬地笑了笑,转移了话题,''亚兹拉斐尔神父有救了吗?''

  ''没想到你小子还关心他啊,他还好,只是受了点惊吓,现在被领主接到自己家去照料了。哎----老爷叫啥来着?安东尼.j.克鲁利,这名字,不大像个英国人啊。。。''

  乡下的小酒店里,两老乡讨论起了领主的国籍问题,就此发表了长篇大论。

-13-

 一切依旧。

-14-

 上帝拒绝承认这是自己不可言喻计划的一部分。

仿佛若有光

【好兆头】这个杀手不太冷

《这个杀手不太冷》AU,激情摸鱼产物,小甜饼一发完,绿植视角自述。

我的主人是个杀手,他养了许多盆绿植,而我是他最爱的那一盆,因为我从来不长叶斑。

一个人头五千,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杀一个换一家旅馆,这是他的日常,所以我也得跟着他颠沛流离。不过这没关系,因为我喜欢他。

在接完一个大单子之后,他决定给自己放个小假,于是我们一起来到了巴黎一家颇为有名的度假酒店。他一手抱着我,一手拎着他吃饭的家伙什儿——地方选的不错,这里没人认识他,他们还以为他是个小提琴手,只有我们俩知道琴箱里是什么。

我得说,我爱惨了他那副酷酷的墨镜,他总是把自己那头漂亮的发藏在帽子里,叫人觉得有些遗憾。每次到了一个新的地...

《这个杀手不太冷》AU,激情摸鱼产物,小甜饼一发完,绿植视角自述。

我的主人是个杀手,他养了许多盆绿植,而我是他最爱的那一盆,因为我从来不长叶斑。

一个人头五千,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杀一个换一家旅馆,这是他的日常,所以我也得跟着他颠沛流离。不过这没关系,因为我喜欢他。

在接完一个大单子之后,他决定给自己放个小假,于是我们一起来到了巴黎一家颇为有名的度假酒店。他一手抱着我,一手拎着他吃饭的家伙什儿——地方选的不错,这里没人认识他,他们还以为他是个小提琴手,只有我们俩知道琴箱里是什么。

我得说,我爱惨了他那副酷酷的墨镜,他总是把自己那头漂亮的发藏在帽子里,叫人觉得有些遗憾。每次到了一个新的地方,检查完房间之后,他总把我放在窗台上,正对着窗外的车水马龙,这次也不例外。其实我有点恐高,叶片打着颤栗瑟瑟发抖,结果他还以为我是被风吹的,也没有在意。

他就是这么个缺乏情感感知力的家伙,所以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我喜欢他。

可是摊上了这么个主人,你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里视野倒是很开阔,不得不说,我能看见他走出酒店大门,一路走到便利店推开门,不多时抱着两盒牛奶出来——他总是自己准备牛奶——作为一个杀手,就该这么谨慎!

然后我看到一个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男人撞上了他。

“Crowley?”那个白色卷毛的家伙尖叫了一声,“怎么是你?”

我叹了口气,先生你认错人了,而且你最好让开,他会警惕的。

“我是Leon。”我的主人说。

“Leon?”那个软萌的胖子夸张地皱了皱眉头,“Crowley,我们在一起6000年了,我还不认识你?”

“您认错人了。”我的主人绕过他往回走,可那家伙紧追不舍。我几乎可以预感到他将被我的主人带进一个角落一枪爆头,毕竟他太可疑了。

“嘿,搞什么啊,我是Aziraphale,你忘了吗?”他的两条小短腿追着人高马大的Leon,显得有点吃力。果然不出我所料,Leon没有回酒店,而是把他带进了一条不易发现的巷子。我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不过很快Leon就出来了,照样抱着他的牛奶,有条不紊地观察了周围的情况,然后回到了房间。

他把牛奶放在了桌子上,伸手拿过一只干净的玻璃杯,接着剪开牛奶盒——正在这时我看见那个白色的小卷毛从巷子里走了出来。

他似乎是有些垂头丧气,站在路边摇了摇头。一辆出租车悄无声息地滑到他身边停下,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离开了。

可我总觉得他还会回来。

我的直觉似乎出现了错误,直到Leon舒适惬意的假期结束,那个自称Aziraphale的家伙都没有出现,我们一起启程回到了Leon工作的城市,一层群租的公寓成了他新的栖身之所。

邻居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隔壁家的二女儿总是趁父母不在的时候坐在楼梯上悬着两条腿偷偷抽烟,脸上带着被家暴的伤,却总说是骑车摔的——日日呆在阳台上的我竟从不知道她家里还有车。

那天Leon“下班”回家,带着一种不常见的忧伤,他说那个女孩问了他一个问题。

几天之后,我听到密集的枪声从隔壁传来,很久很久以后,那个行尸走肉般的女孩抱着两盒牛奶进了门。

Leon收留了她。

那一瞬间,我觉得Leon有点陌生。他好像没有从前那样冷血了。

时间过去了很久,我几乎忘记了那个自称Aziraphale的家伙,可是他又在Leon的生活里出现了。

Leon的任务失利,让自己受了伤。他伪装得不错,那个女孩什么也不知道,吃着零食在客厅里看着动画片。电视嘈杂的声音盖过了浴室淋漓的水声,也盖过了他给自己缝合伤口时隐忍不住的呻吟。

入夜,我看见他躺上椅子的姿势有一瞬间的迟滞,眉头一皱。他睡觉从来都睁着一只眼,提防意想不到的情况。可惜这个晚上他完完全全地睡了过去,就没有看见午夜时突然出现的卷发男人。

Aziraphale。

Aziraphale安安静静地坐在他旁边,伸手虚虚地从他的伤口上方掠过,然后摸了摸他的头发,黑色的寸毛似乎有点扎手。

Aziraphale喃喃自语,你换了身体,但是你还是我知道的那个Crowley。

我身上每片叶子都叫嚣着“你认错人了!离他远点!”

结果换回来Aziraphale一个温柔的眼神,一种奇异的感觉包围了我,这种感觉我从未有过,但我知道,那是天堂。

也许他没有认错人呢?

Aziraphale在那里坐了一夜,直至天快亮时看到Leon的眼皮轻轻颤动,他快醒了。

我一个眨眼的功夫,那个卷发男人不见了,空气里没有一丝他曾存在过的气息,好像一切都是一场梦。

Leon掀开身上的毯子爬了起来,发现身上异常轻快。他摸摸伤口,已经愈合了。

Leon愣了一下,急忙推开卧室的门,那女孩正熟睡着。

一切太平。

从泥沼里挣脱出来的女孩身上带着复仇的种子,从她躺在床上带着一脸憧憬跟Leon说“我觉得我爱上你了,这是我的初恋”时,我就知道Leon这一生都没法挣脱开与她的羁绊。

最后他果然为她而死。

他把我留给了那个女孩,她抱着我走进一所曾就读过的学校。

她将我种在草地上,我终于不再是一棵盆栽了。

多年后,我又看见了Aziraphale,他和一个戴着墨镜的英俊男人来到这所学校。恍惚间我以为Leon回来了,他们在某些方面很相似。只可惜那个曾与他相恋的女孩早已毕业,离开了这座城市。

我听见Aziraphale凝望着学校的大门说话。

“Crowley,你受罚的那三十年爱过一个女孩,她曾经就在这里读书。那时人们叫你Leon。”

那个叫Crowley的男人什么也没说,只是扭着头四处张望,我觉得他是想要躲开Aziraphale传来的无形压力。

然后他们发现了已经茂茂盛盛的我,那个戴着和Leon相似墨镜的家伙对着我凑近,扯出一个带着邪气的微笑。

那一瞬间我知道了为什么当年Leon只带着我一盆盆栽走南闯北——

因为我没有叶斑。

END

好像没有很甜……(>﹏<)我错了(><)

这岛

【二宣】《PYTHAGOREAN THEOREM勾股定理》
配对:A.J Crowley& Aziraphale

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3-c.w4002-21132184226.9.144157344PoH7r&id=602038762467
尺寸:B5
字数:【41万字 图 27 张】
作者: @乔秋秋   @瓜萨辛   @这岛 
封面: @炜炜-骑羊驼跑了 
插图: @MUSH慕素  ...

【二宣】《PYTHAGOREAN THEOREM勾股定理》
配对:A.J Crowley& Aziraphale

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3-c.w4002-21132184226.9.144157344PoH7r&id=602038762467
尺寸:B5
字数:【41万字 图 27 张】
作者: @乔秋秋   @瓜萨辛   @这岛 
封面: @炜炜-骑羊驼跑了 
插图: @MUSH慕素    @Leah_moon   @大乱卵  @烟九年ChaoS 
特邀: @QIU    @耀灵咕咕day    @一群树   @奶泥    @茶家桂香。   @遥脆脆 
单本:【265】
物料:单本跟随【随机明信片+随机单张卡片】
截止:2019.10.7
套餐:单本+整套(附送封面)明信片+贴纸+文件夹+附送整套卡片=320

仿佛若有光

我现在莫名其妙的觉得他们好像……
长的好像

我现在莫名其妙的觉得他们好像……
长的好像

被神吃掉了.

像给大家分享一個自制超好用的蛇蛇可可爱爱表情包(?)

像给大家分享一個自制超好用的蛇蛇可可爱爱表情包(?)

衍十jiuuu

【GO/CA】四月

*一个关于老小孩和小孩的小故事

*通心粉田的梗来自新概念课文,不知道有没有人背过xd

——————————————

  四月一开始,克鲁利就开始让他公寓的大空调全天候运转。他把风速开到最大,每天的用电量大得惊人;但既然他不用交电费,那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惟一知道内情的亚茨拉斐尔对克鲁利的行为感到强烈不满。

  “我不知道你是要干什么,”他说,皱着眉头看了看那台整天辛勤工作的空调机。“你知道,想让室内下雪是不行的。至少这样不可能。”

  克鲁利耸耸肩。他小心翼翼地关上门。现在它是春天和冬天的分界线,责任相当重大。

  “现在是四月,”他答道。“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一个关于老小孩和小孩的小故事

*通心粉田的梗来自新概念课文,不知道有没有人背过xd

——————————————

  四月一开始,克鲁利就开始让他公寓的大空调全天候运转。他把风速开到最大,每天的用电量大得惊人;但既然他不用交电费,那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惟一知道内情的亚茨拉斐尔对克鲁利的行为感到强烈不满。

  “我不知道你是要干什么,”他说,皱着眉头看了看那台整天辛勤工作的空调机。“你知道,想让室内下雪是不行的。至少这样不可能。”

  克鲁利耸耸肩。他小心翼翼地关上门。现在它是春天和冬天的分界线,责任相当重大。

  “现在是四月,”他答道。“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是的,四月包含了一切的可能性。

  比起亚茨拉斐尔,亚当和热衷于搞些小破坏的克鲁利更合得来。去年他们秘密合作,造出了覆盖整个村庄的通心粉田,以及种植通心粉的纯朴村民。面对记者语无伦次的询问,通心粉村民的表现算得上满分:和善但迷惑无知。晕头转向的记者们被招待了一顿丰盛的的通心粉大餐,随后便各自回到府上用文字来抒发震惊了。

  “这是个人们不曾想象过的奇观,” 一位自媒体撰稿人如是写道,“面对一望无际、黄澄澄的通心粉田,我们不禁发问:这个世界还在以过去的方式运转吗?”

  可惜这一切只持续了一个月,随后便消失还不见了。亚茨拉斐尔在好多个地区之间跑来跑去,好消除那些知情人的记忆。忙完那一阵后,焦头烂额的天使把克鲁利和亚当喊出来,发了一次空前绝后的大脾气。

  “请你们成熟点,要么自己收始这烂摊子!”发泄完后他用略显绝望的语气大声道,“这种事不准再干了,克鲁利,不然合约取消;亚当,你也一样。我不能惩罚你什么,所以麻烦你做个正常人类。”

  来自地狱的老蛇和来自地狱的敌基督偷偷对视一眼,达成共识:我们定会反悔。



 

  这也就解释了天使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当1)现在是四月;2)克鲁利有不正常举动这两件事同时发生时,你必须紧张。被迫警惕。

  于是亚茨拉斐尔频繁要求进入克鲁利的家,好检查他是否有不正当行为。最后他甚至动用了神迹来尝试抓出那架可怜的空调中潜在的破坏性;这时候克鲁利有些不耐烦了。

  “我说,这空调没有任何问题。倒是你成天进进出,邻居们会说闲话的。”

  亚茨拉斐尔的脸“腾”地红了。如果空调能用颜色来显示它的外壳温度的话,它现在大概比天使的脸红得更鲜艳。

  “对不起,”他真诚地说,“我还以为你又要闹点状况呢。我就说啊,你心底还是有些……”

  “停。”克鲁利大声叹气,“停。”



 

  无论如,恶魔不能完全相信。当亚茨拉斐尔心情平静地回到家时,他发现自己的书店进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全面更新,变成了左右通俗书店里的一家。兴奋的小孩们在门口、店内乃至任何地方吵嚷不休,各系列“冒险丛书”在架子上摆得摇摇欲坠。亚茨拉斐尔木着没动。亚当从一个花里胡哨的书架后钻了出来,双手抱着一摞《惊险刺激■■大冒险》,顶上还有一杯冒着湿气的姜汁汽水。他挂着懒洋洋而又心满意足的笑容,看见亚茨拉斐尔后突然面色一凛。

  “哈啰。”他打了个招呼,随后迅速地遁。

  之后发生的事可想而知,愤怒的天使差点对克鲁利大开杀戒,直到他喝完了第十杯可可茶(亚当还好心地把堆在阁楼里毫发无伤的初版书们搬下来给他过目),亚茨拉斐尔才嘟囔着跌进宽大的扶手椅,并赌咒发誓一辈子不原谅克鲁利的“放肆行径”。

  恶魔看上去特别不满。

  “你的书店比别的多赚了两倍,”他抱怨说,“然后你要因为这个记恨我一辈子?”

  “因为它并不是书店啊。”亚次拉斐尔说。

  值得一提的是,这之后的几天亚茨拉斐尔也没能好好休息,因为克鲁利的公寓真的开始下雪了。


—Fin.


仿佛若有光

【好兆头】雪

说起来奇怪,克鲁利从没见过伦敦冬天的雪。

所以当他有一次跟天使闲聊起圣诞节的威斯敏斯特教堂时,对教堂金碧辉煌的瓦沿上洁白的冬雪表示惊奇。

怎么会?我们都在伦敦呆了几百年了。天使说。

可是我真的没有见过。

这样,今年圣诞节下雪的时候,我带你去看雪。

咦,今年圣诞节会下雪吗?恶魔朝他挤挤眼睛。你又要滥用奇迹了。

天使没有说话,不过他的耳朵可疑地红了。

 

当悠扬的唱诗声伴着风琴飘荡在伦敦的街头巷尾时,天使允诺的雪也如约而至。一位身穿整齐礼服的天使站在伦敦西区的一间高档公寓门前,叩响了门铃。

没有应答。这个时间克鲁利应该在家啊?亚茨拉斐尔怀着诧异再次敲响了门。

仍然没有...

说起来奇怪,克鲁利从没见过伦敦冬天的雪。

所以当他有一次跟天使闲聊起圣诞节的威斯敏斯特教堂时,对教堂金碧辉煌的瓦沿上洁白的冬雪表示惊奇。

怎么会?我们都在伦敦呆了几百年了。天使说。

可是我真的没有见过。

这样,今年圣诞节下雪的时候,我带你去看雪。

咦,今年圣诞节会下雪吗?恶魔朝他挤挤眼睛。你又要滥用奇迹了。

天使没有说话,不过他的耳朵可疑地红了。

 

当悠扬的唱诗声伴着风琴飘荡在伦敦的街头巷尾时,天使允诺的雪也如约而至。一位身穿整齐礼服的天使站在伦敦西区的一间高档公寓门前,叩响了门铃。

没有应答。这个时间克鲁利应该在家啊?亚茨拉斐尔怀着诧异再次敲响了门。

仍然没有反应。天使感到担心,他不禁又使用了一次奇迹。

门开了。

客厅整齐,没有打斗痕迹,绿植欣欣向荣,屋子里的一切都很正常,除了没有克鲁利。

你在哪里?我的上,不,撒,不,我的克鲁利。天使喊道。

 

最后亚茨拉斐尔在卧室找到了熟睡的克鲁利。

遮挡蛇瞳的墨镜被摘下摆在床头柜上,倔强翘起的红发乖乖地窝在柔软洁白的枕头里,克鲁利穿了一身黑丝睡袍,长腿夹着被子熟睡着。

好吧,他怎么能忘记,克鲁利曾经几乎一觉睡过了整个十九世纪,不过被迫在1832年起床上了趟厕所。

所以,在成为恶魔之后,蛇还是需要冬眠的?

天使的嘴角慢慢扬起。

 

我甚至都不喜欢你!

不,你喜欢。

好吧,是的,我喜欢。

圣诞快乐,克鲁利,我记得你曾经是个天使来着,所以说声圣诞也并不过分。

 

窗外,是漫天大雪,歌声回荡。

屋内,是暖意融融,呼吸绵长。

 

END

仿佛若有光

【好兆头】我家的教授不可能这么可爱

双教授AU

 

众所周知,文学院新来的教授克鲁利很受学生们欢迎,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他已经超越了之前的人气王亚茨拉斐尔并遥遥领先。这让亚茨拉斐尔有些小小的失落。

“为什么同学们更喜欢他?”他闷闷不乐,眼前美味的可丽饼也没法让他提起兴趣。正在这时,一个身穿黑色夹克黑色皮裤戴着黑色墨镜的红发男子惹眼地闯进了他的视野。克鲁利一眼便发现了坐在角落里的亚茨拉斐尔,他踩着张扬的步伐走过去,引来了整个餐厅所有人的注目。克鲁利大咧咧地拉开亚茨拉斐尔对面的椅子,一屁股坐了进去。

真没礼貌。亚茨拉斐尔心想,为什么这样没有礼貌的家伙还会受到那么热烈的欢迎?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泄愤般地狠狠咬下了一大...

双教授AU

 

众所周知,文学院新来的教授克鲁利很受学生们欢迎,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他已经超越了之前的人气王亚茨拉斐尔并遥遥领先。这让亚茨拉斐尔有些小小的失落。

“为什么同学们更喜欢他?”他闷闷不乐,眼前美味的可丽饼也没法让他提起兴趣。正在这时,一个身穿黑色夹克黑色皮裤戴着黑色墨镜的红发男子惹眼地闯进了他的视野。克鲁利一眼便发现了坐在角落里的亚茨拉斐尔,他踩着张扬的步伐走过去,引来了整个餐厅所有人的注目。克鲁利大咧咧地拉开亚茨拉斐尔对面的椅子,一屁股坐了进去。

真没礼貌。亚茨拉斐尔心想,为什么这样没有礼貌的家伙还会受到那么热烈的欢迎?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泄愤般地狠狠咬下了一大口可丽饼。

克鲁利双手交叉抵在自己下巴下面,手肘撑在桌面上。这个动作本来很乖巧,可是配上他随意翘起的双腿就显得有几分江湖气。此刻他正微笑着看向对面吃东西的男人,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

亚茨拉斐尔决意不和他讲话,因此他最爱的可丽饼很快就见了底。

克鲁利打了个清脆的响指,“一份可丽饼。”

他把侍者新送来的可丽饼推给了对面看上去意犹未尽的亚茨拉斐尔。

这下亚茨拉斐尔不能不和他说话了。

“你好,克鲁利教授。谢谢你的可丽饼。”

“你知道吗,亚茨拉斐尔教授,你吃东西的样子真可爱。”克鲁利说这话时偏着头由下而上地端详着亚茨拉斐尔的脸,声音还带着一种嘶嘶的气声,引得亚茨拉斐尔一阵脸红。顺便一说,他总是很容易脸红。

甜言蜜语,刻意的讨好。他就是这样赢得那些学生的喜爱的。亚茨拉斐尔在心底不屑道,不过他的修养让他没有把这些想法表现出来。

“您愿意接受我的邀请,一起喝一杯红酒吗?”克鲁利的目光穿过墨镜,直视着亚茨拉斐尔美丽的蓝眼睛。他为什么不把墨镜摘下来?这让亚茨拉斐尔心中有些不快,但是鬼使神差的是,他竟然答应了克鲁利的邀请。

 

所以现在正坐在巴黎的一家酒吧里,还和克鲁利推杯换盏的场景是他没有想到的。他不禁同情起了自己院里的学生。实在是克鲁利蛊惑人心的本事太强,而不是自己的学生审美出现了问题。所以他觉得还是原谅他们比较好。没错,他就是这样善良与心软,而这也正是他受学生欢迎的原因之一。

但是克鲁利与他不同,作为一个第一堂课就带着学生表演整幕《等待戈多》还在课堂上演唱皇后乐队的《波西米亚狂想曲》的教授,他竟离经叛道到嘲讽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不过他还是比较欣赏莎士比亚的一句话:地狱空空如也,所有的恶魔都在此地。好歹有一个在这里吧,不是吗?

亚茨拉斐尔对刻意的张扬很反感,因为他以为张扬正是狂傲的前奏,也是堕落的开始。一个绅士应该低调儒雅。可是很快他就发现克鲁利的张扬并非刻意,而是与生俱来。因为他根本就不想被看作一个绅士。

如果非要用某种人来比喻的话,克鲁利更希望自己被看作一个牛仔,不过最会使他高兴的是被称为恶魔。拜托,成天循规蹈矩有什么意思?在还是孩子的时候,谁没有调皮捣蛋的恶作剧念头?为什么成为一个大人之后就得管束住自己的肆无忌惮与飞扬跋扈?整天兢兢业业的在体制里劳碌的亚茨拉斐尔就是个极好的例子。不论怎么受学生欢迎,在去上司加百列那里时还是经常受到刁难。而他就不一样,不论在课堂上怎么胡闹,别西卜也不愿对他说三道四,因为不论如何克鲁利都是这样的风格,而且最后他总是可以交差。

所以干嘛活的那么累呢?克鲁利早就想对面前的亚茨拉斐尔说这句话了。放下你的端庄架子,一起出来开心一把吧!今天他终于有了机会。

亚茨拉斐尔喝的迷迷糊糊,脑子里一团浆糊。不过他仍用自己依然清晰的百分之一的大脑操纵自己的嘴巴对恶魔吼道:谬论,都是谬论,是你蛊惑人心的把戏。

克鲁利皱皱眉头,有点委屈,我可从来没有蛊惑人心,你知道,我不是个恶魔。

不,你是。亚茨拉斐尔笃定地说。

克鲁利喉头哽了一下,随即愉悦起来,好吧,我是。可是你看,学生们都说你像个天使,而你今晚和一个恶魔一起在外面喝酒。

是你引诱我的。

那我能诱惑你明天中午与我共进午餐吗?

 

诱惑成功。

END

这岛

原作:《Good Omens/好兆头》
配对:A.J Crowley& Aziraphale
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3-c.w4002-21132184226.9.144157344PoH7r&id=602038762467
店铺:一尾鱼周边定制


尺寸:B5
字数:40万字 插图 17张


作者:@乔秋秋_拖延症进行时   @瓜萨辛  @这岛

封面:@炜炜-骑着羊驼跑了

插图: @MUSH慕素   @Leah...

原作:《Good Omens/好兆头》
配对:A.J Crowley& Aziraphale
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3-c.w4002-21132184226.9.144157344PoH7r&id=602038762467
店铺:一尾鱼周边定制


尺寸:B5
字数:40万字 插图 17张


作者:@乔秋秋_拖延症进行时   @瓜萨辛  @这岛

封面:@炜炜-骑着羊驼跑了

插图: @MUSH慕素   @Leah  @大乱卵 

特邀: @QIU   @耀灵咕咕day   @一群树 @奶泥  @茶家桂香。

特典:前30附赠不知名的全套15张卡片


单价:【265RMB】

物料:单本跟随【随机明信片+随机单张卡片】
周边:全套插图明信片35RMB
封面单件文件夹:20RMB
单张A5/Q版贴纸:15RMB
加购周边随机附送小卡片


预定时间:2019.8.31
截止时间:2019.10.7
套餐价格:单本+整套(附送封面)明信片+贴纸+文件夹+【附送整套卡片】=320RMB
文本配置:珠光封面+内页120G白道林+白卡彩色插图+特殊工艺


狼颓X

奉旨恋爱六千年

好兆头一直好上头!


奉旨恋爱六千年

好兆头一直好上头!




酸辣土豆丝儿儿儿儿儿
CA女孩看什么都是cp系列…...

 CA女孩看什么都是cp系列……



昂……原来如此啊!



天使❤海豚



Crowley❤海豚



所以天使❤Crowley



有没有太太领走这个梗~

 CA女孩看什么都是cp系列……




昂……原来如此啊!




天使❤海豚




Crowley❤海豚




所以天使❤Crowley




有没有太太领走这个梗~

1287的魔法悬浮屋

瞎改了几张图

CA真好

他们真好

我爱他们


瞎改了几张图

CA真好

他们真好

我爱他们


I am Doctor Hardy!

【好兆头精分】“那个人间的疯子”<二>

三、行走

         六千年里天使与恶魔的每次相遇,都是克鲁利寻找自己的旅行。

         我在堕天的时候把你弄丢了。亚茨拉斐尔。

         站在伊甸园的围墙之上,那时还是克蠕利的他看着天使随风飘动的衣角,想了好久的话到了嘴边还是变成了一般的自我介绍。

       ...

三、行走

         六千年里天使与恶魔的每次相遇,都是克鲁利寻找自己的旅行。

         我在堕天的时候把你弄丢了。亚茨拉斐尔。

         站在伊甸园的围墙之上,那时还是克蠕利的他看着天使随风飘动的衣角,想了好久的话到了嘴边还是变成了一般的自我介绍。

         在得知天使把炎剑送给了人类后,他得意地笑了。

         不愧是我。他想。

         伊甸园的雨倾盆而下,别的天使看着墙头上那个身影不禁纳闷,那个傻子为什么要在雨中傻笑。

         公园里卖冰棍的也总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个骨瘦如柴的男人每次都要买一根冰棍和一根冰激凌,却只是坐在长椅上看着湖面发呆。

         即使 红色的冰棍如同血水滴落在地,却浇不醒他的梦。

         地狱的恶魔也是想想就后怕,那个叫克鲁利的疯子怎么会跑到教堂去偷圣水,有些恶魔就忍不住去问他,可是那个疯子只会说“那是我的好朋友送给我的。”

         可是他根本没有朋友啊?

         他的那台宾利车也时常会感到纳闷,自己这么努力地拿皇后乐队的歌去塞进他的耳朵,却仍然得不到他的注意。难道自己比副驾上的那团空气更重要吗?

         克鲁利只是忘了他偷取圣水时经历了怎样的痛苦,他欺骗自己,那是亚茨,他最好的朋友,坐在他的老爷车副驾上时送给他的。     

        只有克鲁利一个人,对抗天堂和地狱。天堂和地狱也不知道,这个疯子哪来的勇气做这些事。但是只有克鲁利知道,他的身旁总有那个叫亚茨的天使支撑着他。

        克鲁利怀疑上帝,帮助人类,堕天,行走于人间。

        其实他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人。

        而克鲁利居然一直同时向天堂和地狱递交报告,还都做的蛮不错。于是大家都觉得他脑子坏掉了,天堂和地狱都不怎么爱搭理他。他们都叫他“那个人间的疯子”。

        克鲁利需要做出选择,因为不可能有人同时是天使和恶魔。上帝也给过他机会,他们可能在一体的时候会重新融合。但是克鲁利不愿意,亚茨也不愿意。所以那次亚茨无形体化后告诉他天使恶魔在一起会爆炸。

        克鲁利需要选择人格。

        他到底是要做恶魔克鲁利,还是天使亚茨。

        但是他还是都不想放弃,他宁愿做“脑子有病的天使/恶魔”,一个人在人间独舞。

        克鲁利知道亚茨可能不存在吗?他知道的。他只是不想真的意识到自己是孤独的。

        克鲁利一直是个喜欢交朋友的人,甚至曾因为交朋友而堕了天。可是到了最后,他还是孤身一人在人间。

I am Doctor Hardy!

【好兆头精分】“那个人间的疯子”<一>

【《好兆头》最开始写的时候只有克鲁利一个角色,后来两位作者合写,从克鲁利里分出来另一个角色即亚茨拉斐尔。故在此展开脑洞,以亚茨拉斐尔为克鲁利堕天时分出的第二人格。】

一、堕天

         “克蠕利,你如此从苍穹而降。”

         克蠕利的翅膀燃着火焰,沉重的沥青粘着在他焦黑的翅骨上,将他往下拽。

         他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

【《好兆头》最开始写的时候只有克鲁利一个角色,后来两位作者合写,从克鲁利里分出来另一个角色即亚茨拉斐尔。故在此展开脑洞,以亚茨拉斐尔为克鲁利堕天时分出的第二人格。】

一、堕天

         “克蠕利,你如此从苍穹而降。”

         克蠕利的翅膀燃着火焰,沉重的沥青粘着在他焦黑的翅骨上,将他往下拽。

         他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就像曾在伊甸园里见过的溺水的动物,他还沉浸在堕落的恍惚中。还没来得及意识到这真实发生的一切,他便以难以控制的速度跌落天际。

         天堂的光芒已消逝在层层云雾之后,天使的吟唱和反叛者不屈的呐喊犹然在耳。

         烈焰灼烧,他不禁思索自己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无非是交了几个朋友,多问了一些问题……

         恍惚中,他看见了金发的自己,纯白的翅膀飞舞,离他越来越远。

         朦胧中,我大声祈祷……我在自己燃烧的皮肤上闻到了你的气息……我诉说你的名字、我为你命名——

         ——“亚茨拉斐尔……”

二、恶魔

         克蠕利跪坐在沥青的沼泽里,他看着自己焦黑的羽毛散落在眼前,思索着羽毛尖端的点点火星,会是他最后看见的星光。

         “我在号啕大哭……在流血……没人告诉我……”

         克蠕利从沼泽的雾气中抽出身来,挺身向周围的黑暗虚无迈去。

         血迹昭示着他行走的痕迹,沥青凝固下他在堕落之路上走下的第一步。

         每行一步,他焦黑的翅骨便舒展几分,发出干枯树枝被风吹动的声音。白色的羽毛再次出现在他身后,只不过因沾染血迹而变得如同鸳鸯碧桃枝头的花。它们生长着,当克蠕利沉默着走出堕落的沼泽,他身后的翅膀已和之前并无差。

        但他知道自己不一样了。自己现在是恶魔克蠕利,他永远失去了以前那个自己。他诞生于斯,消逝于斯。

        他永远失去了亚茨拉斐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