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兜帽组

18293浏览    241参与
主月

【佣占】 #猎犬奈布x调查员伊莱#

#猎犬奈布x调查员伊莱#


伊莱新皮看着很像调查员,立马想写了


       小东西拍打着翅膀轻声叫唤着似乎想要告诉伊莱些什么,但他竖起了食指放在唇上示意它不要发出声音。毕竟,前面那个家伙已经有所察觉了。


       近些天的天气一直都很阴沉,伊莱的手指轻柔地梳理着小家伙的绒毛,而视线跟着他们所跟踪的目标在一户卖烟的小铺停了下来。说实话他不怎么喜欢下雨天,影响人的第一判断还会让人的警惕心有所折扣。


站在屋檐下避雨的伊莱叹了口气。


  ...

#猎犬奈布x调查员伊莱#


伊莱新皮看着很像调查员,立马想写了



       小东西拍打着翅膀轻声叫唤着似乎想要告诉伊莱些什么,但他竖起了食指放在唇上示意它不要发出声音。毕竟,前面那个家伙已经有所察觉了。



       近些天的天气一直都很阴沉,伊莱的手指轻柔地梳理着小家伙的绒毛,而视线跟着他们所跟踪的目标在一户卖烟的小铺停了下来。说实话他不怎么喜欢下雨天,影响人的第一判断还会让人的警惕心有所折扣。




站在屋檐下避雨的伊莱叹了口气。





      本来他不应该在这的……几天前,刚得到上头批准的带薪休假,他已经规划好去哪玩,吃什么,甚至连哪天穿哪件衣服都想好了。欢快拎着行李箱等待前往机场的车伊莱的手机突然响起令人起一身鸡皮疙瘩的铃声——是该死的任务铃。


“调查‘杰克’的保镖。”





保镖?杰克他知道,是和公司有合作的负责人。如果说调查杰克他觉得还挺正常,调查他的保镖?无法理解。但没关系,总会有人为了高额奖金会接手的,而现在,他可要去休假了!


手指划过屏幕掠过了那个任务通知,看了看时间粗略算了算约的出租车还有一会才到,他便扶着行李箱悠闲的哼着歌,脑子里早已无限畅想在海滩上晒太阳,完全没注意到那辆银白色的车是自己公司的,安全意识习惯性地让他后退了几步远离了些马路。轿车在离他有些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车门被打开的时候伊莱才回过神,因为看到三个有些眼熟的兄弟走了过来。他们也休假么?伊莱一脸疑惑准备打招呼,不料他们上来就擒住他胳膊直接架了起来。


嗯?!


      伊莱就这样在路人惊讶的目光中被捉上了车。“?不…等等,我有休假啊!”伊莱这才有了不好的预感,使劲妄图从肌肉男手上挣脱开,但人家完全不给他面子,像拎娃娃一般轻松甩手就把他扔进车内。“抱歉,伊莱调查员,目前在公司品级能接那个任务的调查员只有你一个。”


      伊莱缩在车内角落,侧头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刚刚站着的地方来了一辆出租车。



“……tm”





回忆结束。

      伊莱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角,自己在阳光明媚的沙滩上晒着太阳享受假期并朝路过的比基尼美女们吹口哨的美好幻想,与在阴雨连绵的天气监视一个莫名的保镖的残酷现实形成了天上地下的对比……唉。




       低头看看手中的资料再次确认了一遍照片上的人。没错,那个正在买烟的目标叫奈布·萨贝达,是一个刚毕业的军校大学生。一个刚毕业的军校大学生能被请过来做一个黑白通吃的公司负责人的保镖,确实难以想象。

       根据情报显示杰克非常信任这位小先生,他的资料里非常干净并且完美,没有任何污点……。在血气方刚的年纪,和军校的队友、教官一点冲突都没有,就连日常行事都规规矩矩,宛如一个被输入好编码的机器人。


但是……


伊莱扭头望了望在转角处卖烟小铺买烟的奈布,他们公司的情报调查甚至详细到对方的口头禅,但送到他手上的情报里并没有说这位小先生有抽烟的习惯。虽然这些资料一直到他毕业后的一个月之后就没有了,但看他的熟练姿势并不像只有一个月的烟龄……



“抱歉可以让一下吗?”




糟糕,想的太入神了!



伊莱迅速将文档摁到自己怀里,抬眼望向了声音来源——是面前站着的打着规规矩矩领带的黑衣青年。雨水打湿了他的发丝,水滴正顺着他的发丝滑过他的脖颈,浸湿了衣服。



这便是他的目标,奈布·萨贝达。




       “先生?可以让一下吗?我要进去。”奈布微微仰了仰头看着这个肩膀上坐着一只鸟绑着面罩的男人,见他才回了神又问了一遍。“啊……抱歉!”伊莱侧身让出来一个位置,奈布冲他微微颔首伸手推门而入。


       开关门的那一刻,屋内飘来一阵熟悉的饭香。



      喔,这是他以前常吃的一家饭馆,因为工作原因搬了家后都没来过了。望着在店内饭桌旁点餐的目标,伊莱摸了摸有些空瘪的肚子,思索片刻也迈步进了店。


茶麟

(兜帽)鸟男和鸟男的爱情故事 完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又回来了(宇宙超级无敌臭不要脸)不过兜帽他真香(沉思)


依旧是夜行枭和白鹰之舞的故事,可以当兄弟情可以当cp情,反正我都可以

————————

足足睡了九个小时的夜行枭终于满足地揉了下眼睛,准备按照公告里所告诉他的那样去全方面的参观一下庄园。


夜行枭:“啊鹰鹰我们一起去……md是谁让老子重见天日的。”


夜行枭生气的把头一扭,回头就看到一道蓝色的光芒搭上了自己的肩膀,光搭上还不算,还硬生生的薅了根羽毛拿在手里捏着。


不仅吃人家豆腐还占人家便宜……等等吃豆腐和占便宜好像是一个概念,啊总之白鹰这家伙实在是太过分了,气急败坏的夜行枭突然做出一件破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又回来了(宇宙超级无敌臭不要脸)不过兜帽他真香(沉思)


依旧是夜行枭和白鹰之舞的故事,可以当兄弟情可以当cp情,反正我都可以

————————

足足睡了九个小时的夜行枭终于满足地揉了下眼睛,准备按照公告里所告诉他的那样去全方面的参观一下庄园。


夜行枭:“啊鹰鹰我们一起去……md是谁让老子重见天日的。”


夜行枭生气的把头一扭,回头就看到一道蓝色的光芒搭上了自己的肩膀,光搭上还不算,还硬生生的薅了根羽毛拿在手里捏着。


不仅吃人家豆腐还占人家便宜……等等吃豆腐和占便宜好像是一个概念,啊总之白鹰这家伙实在是太过分了,气急败坏的夜行枭突然做出一件破天地泣鬼神的伟大举动。


夜行枭:扯下白鹰身上的一根毛。


夜行枭:“啊,所以我们现在一比一平了——不对你好像还没把眼罩还我。”


白鹰那略带茧子的漂亮手掌细细的抚摸着那漂亮眼罩上晶莹剔透的宝石玛瑙的纹路,随即找了个缝隙拿在手里转了起来。


“用眼罩干嘛,你眼睛很漂亮的。”


“那你也把你的面具取下来。”


“不要。”


“那咱们这样就不算平。”


“我能赢的局为什么要平?”


“我能平的局为什么要输?”


在他们的无数次吐沫星子横飞的大乱斗中,最终还是以夜行枭成功夺回眼罩宣告胜利。


小心翼翼的取下塞满漂亮羽毛的兜帽,露出一头美丽的白色长发,轻轻的眼罩照重新戴到自己的耳朵上,在白鹰无比懵逼的目光中再把兜帽带回去。


夜行枭:“嗯哼我亲爱的白鹰小先生,因为您这位不速之客的到达,使我原本计划好的行程现在却要多半个钟头才能完成。请问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白鹰:“那可否问一下这位尊贵的夜行枭先生,如果您今天需要多花费半个钟头完成的任务是单单参观庄园,可否赏脸陪同一起?”


夜行枭莞尔


“我很愿意,白鹰先生。”


“荣幸至极,美丽的先生。”


“随随便便亲昵的称呼别人可不是绅士的作为。”


“那可真是巧了,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绅士,从来都不认为。如果您不是这样想的,那只能证明您看走眼了。”


“正相反。”夜行枭微微一笑:“我相信我有足够的能力能够了解您的一切,我亲爱的。”


“宝贝,要认识一个人可不是单单的只靠与他的相识,如果你真这么想就错了。”


“夜行枭从来不会出错。”


“那如果出了错呢?”


“那就请参照我的上一句话。”


完结


————————

md撸兜帽真爽(托腮)


幻萱快乐嗑杂食
菜鸡又来画画了,虽然烂但是画的...

菜鸡又来画画了,虽然烂但是画的很快乐,兜帽组这么香确定不嗑一下吗*(੭*ˊᵕˋ)੭*

菜鸡又来画画了,虽然烂但是画的很快乐,兜帽组这么香确定不嗑一下吗*(੭*ˊᵕˋ)੭*

Little  Meow
最近我画的东西似乎有点多啊但画...

最近我画的东西似乎有点多啊
但画的再多也改不了我垃圾的本性
新手文笔,不喜勿喷

最近我画的东西似乎有点多啊
但画的再多也改不了我垃圾的本性
新手文笔,不喜勿喷

茶麟

(兜帽)鸟男和鸟男的爱情故事 No.1

不行兜帽太香了(落泪),我他妈要再搞一篇(猛男落泪)纯粹爽文,不要给我找毛病,爽就完事儿了


夜行枭❌白鹰之舞


奈布·萨贝达家在弹簧手来临之后,又迎来了一个新成员。


新成员自称白鹰之舞,一来就配了个叫鹰羽的紫色挂件,虽然吊儿郎当的样儿,但救人,修机,溜鬼,以及实战演练都好的鸭批,配上贼好看的挂件不慌不忙就没了五台机。


话说庄园鸟类皮肤可真不少,就连长翅膀的皮肤也挺多


白鹰之舞,黑天鹅之羽,笼中之蝶……


至于那个大扑棱蛾子监管,白鹰表示记不住这个暴躁婆娘有多少个姐妹。


不过求生者出个鸟男可真不容易


白鹰就是这样打量着新伙伴——夜行枭...

不行兜帽太香了(落泪),我他妈要再搞一篇(猛男落泪)纯粹爽文,不要给我找毛病,爽就完事儿了


夜行枭❌白鹰之舞


奈布·萨贝达家在弹簧手来临之后,又迎来了一个新成员。


新成员自称白鹰之舞,一来就配了个叫鹰羽的紫色挂件,虽然吊儿郎当的样儿,但救人,修机,溜鬼,以及实战演练都好的鸭批,配上贼好看的挂件不慌不忙就没了五台机。


话说庄园鸟类皮肤可真不少,就连长翅膀的皮肤也挺多


白鹰之舞,黑天鹅之羽,笼中之蝶……


至于那个大扑棱蛾子监管,白鹰表示记不住这个暴躁婆娘有多少个姐妹。


不过求生者出个鸟男可真不容易


白鹰就是这样打量着新伙伴——夜行枭


庄园主带着夜行枭出现在庄园的第一天,就迎来了不少小哥哥小姐姐的搭讪,白鹰又没心思去扯这些有的没的,但是他二哥刺客披风说也是个鸟男的时候,白鹰突然觉得应该去会会他。


换上自己的紫色挂件,顺便从思明小老弟那里借了烫卷发的东西打理了一下自己平时凌乱的要死的头发,在原皮大哥和旧装的莫名注视下整理好自己的羽衣。


万事俱备。


此时伊莱家的大哥夜行枭正在安安分分的收拾行李。


突然一双蓝色掠影掠过,随手顺下了夜行枭的眼罩。


夜行枭还没缓过神来,白鹰早已解除护腕,手里把玩着夜行枭的宝石眼罩。气氛一顿尴尬,不过白鹰可不是什么安静的种,也幸好是他开了个话题。


“喂,戴眼罩的家伙。”

“请叫我伊莱,伊莱·克拉克。”

“好的眼罩先生,所以你看得见为什么要戴眼罩?”

“你睡觉时不戴眼罩吗?”

“所以说你带这个眼罩其实是为了睡觉用?”

“不是。”


一顿操 作猛如虎,白鹰顿时觉得自己被带到了疯人院那个找不到东西的地图里,甚至一下没缓过神来,话题被夜行枭转了好几个弯儿。


“咕咕……?”


一直趴在夜行枭肩膀上的那只大蓝鸟突然发声。


“诶,你这只鸟蛮好看的。”

“它是役鸟。”

“哦,就是猫头鹰。”

“……也许可以这么说的吧。”

“那我就叫鹰鹰了。”


无奈白鹰实属不认生,夜行枭也不打算理他,直接把鸟丢给白鹰,自己收拾起了床铺。


“你腰上也有个紫色挂饰?”


夜行枭一下子没缓过神来,此时他才注意到役鸟已经回到了他的肩膀上,估计是白鹰玩儿烦了,又重新丢回到他的肩上。


“啊?”


夜行枭觉得自己务必要再重新问一次,因为对于挂件这种东西真的是少之又少,刚刚出的皮肤能配个挂件已经很不错了。


“你身上不也有一个?”夜行枭才注意到白鹰身上的挂件,并试图脱离此话题。


“诶嘿,好看不?这个挂件和我这身超配哦!”白鹰正要高高兴兴地炫耀一番,突然夜行枭打开了他的那个背包。


白鹰:突然窒息


白鹰突然不说话了,夜行枭一下子突然不适应旁边没有一个人逼逼赖赖了,于是试图问问白鹰怎么了?


“有什么事吗?”

白鹰痛心疾首的看着夜行枭,将背包里的金色紫色挂件一件一件拿出来,然后极其随意的又塞进去。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为什么有这么多挂件啊?!”

“我也想问问你,你家为什么有这么多紫色兄弟。”


攒一身可爱

宣群,占tag抱歉,新群,就是想找几个人玩嘤

宣群,占tag抱歉,新群,就是想找几个人玩嘤

野
本来是想写小黄文的但是不知道为...

本来是想写小黄文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拖越长越写越偏离主题而且十分放飞自我不克制
看着架势和基调我怎么觉得我变不了色呢...要变成苦情文了啊...有空补吧emmmmmm啊我好难我好困

本来是想写小黄文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拖越长越写越偏离主题而且十分放飞自我不克制
看着架势和基调我怎么觉得我变不了色呢...要变成苦情文了啊...有空补吧emmmmmm啊我好难我好困

果果狸又咕咕
#极速草稿流# 天气转凉,注意...

#极速草稿流#

天气转凉,注意保暖

没有暖床的可以捂热水袋

#极速草稿流#

天气转凉,注意保暖

没有暖床的可以捂热水袋

顾默泽

随笔10【兜帽组】

“小鸟去吧…保护世人吧”夜行枭祷告着。肩上的鸟儿飞向夜行枭指定的目标。

却不想,没一会儿,一只白鸟向夜行枭飞来,似有伤口,跌跌撞撞般快要落下。夜行枭将其捧在手中,温柔地抚摸着它:“小鸟你受伤了,乖,我为你治疗。”却不曾想,白鸟突然化为了人,夜行枭不由跌倒,却见撑眼前那人说道:“什么小鸟,本大爷是白鹰,你…叫什么名字”

“夜…行枭。”夜行枭想撑起身来,结果刚起身,就与白鹰的唇擦过,不由脸红的转过头去。眼前的白鹰,因为受伤微带着汗,刚刚一刹的柔软也让白鹰有些发愣

“我…我帮你治疗”夜行枭慌张说到,为白鹰包扎起来,指尖时不时会滑过有些湿润的腹肌…白鹰微喘这气,这勾人的一幕,让夜行枭脸变得更红走...

“小鸟去吧…保护世人吧”夜行枭祷告着。肩上的鸟儿飞向夜行枭指定的目标。

却不想,没一会儿,一只白鸟向夜行枭飞来,似有伤口,跌跌撞撞般快要落下。夜行枭将其捧在手中,温柔地抚摸着它:“小鸟你受伤了,乖,我为你治疗。”却不曾想,白鸟突然化为了人,夜行枭不由跌倒,却见撑眼前那人说道:“什么小鸟,本大爷是白鹰,你…叫什么名字”

“夜…行枭。”夜行枭想撑起身来,结果刚起身,就与白鹰的唇擦过,不由脸红的转过头去。眼前的白鹰,因为受伤微带着汗,刚刚一刹的柔软也让白鹰有些发愣

“我…我帮你治疗”夜行枭慌张说到,为白鹰包扎起来,指尖时不时会滑过有些湿润的腹肌…白鹰微喘这气,这勾人的一幕,让夜行枭脸变得更红走来。

包扎完毕后,夜行枭轻念道:“愿主保佑你。”白鹰笑这问他:“夜行枭,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愿保护世人”夜行枭轻笑着回答道。得到的却是白鹰的一句:“无聊”

夜行枭不由笑出了声,不知为何他居然感觉眼前的少年有些可爱。

“你这么柔弱,怎么保护世人”白鹰有些不解,却只看到夜行枭对他抱以一笑,就不在说什么了。

--分割线--

门开了,警铃大作。

白鹰拉起了夜行枭的手向大门跑去。

希望,就在眼前。

伙伴们纷纷冲击了门,只留下他们俩个。

却不想,门外站这的是如恶龙般微闪红光的监管者。夜行枭暗叫不好,他的鸟已经在开赛中给了对友…

却见白鹰向他一笑:“笨蛋,活下去啊…”

这是夜行枭冲出大门时听到的声音

“我是白鹰奈布…”

“你保护世人,那我保护你啊,笨蛋。好好活下去”

【ps:因为要中考了,可能无法一周更一到三次。这个是下周的文。希望粉丝别走WwW】

果果狸又咕咕

在不改动原剧情走向的情况下加的故事

在不改动原剧情走向的情况下加的故事

青青子衿

刺客披风×审判者


“我曾经被村民们绑在教堂的十字架上焚烧。”


“像耶稣受难一样?”


“大抵没那样神圣。”


“他们为什么这样对你?”


“他们要求我此生侍奉神明,可我救了一个受伤的雇佣兵。”


“那你怎么从大火下逃出来的?”


“……”


伊莱·克拉克停止了进食,他放下了刀叉,很优雅的擦了擦嘴巴,奈布·萨贝达在远处为他结账,未消退的疤痕落在侧脸处,显出些许阴郁来。


伊莱于是温和的笑了,冲面前滔滔不绝询问的人回答:


“我的神明替我杀光了他们,然后——”


“带我离开了。”




刺客披风×审判者



“我曾经被村民们绑在教堂的十字架上焚烧。”


“像耶稣受难一样?”


“大抵没那样神圣。”


“他们为什么这样对你?”


“他们要求我此生侍奉神明,可我救了一个受伤的雇佣兵。”


“那你怎么从大火下逃出来的?”


“……”


伊莱·克拉克停止了进食,他放下了刀叉,很优雅的擦了擦嘴巴,奈布·萨贝达在远处为他结账,未消退的疤痕落在侧脸处,显出些许阴郁来。


伊莱于是温和的笑了,冲面前滔滔不绝询问的人回答:


“我的神明替我杀光了他们,然后——”


“带我离开了。”



Hygge晗瑞🤪

玩游戏时的脑洞
奈布准备动作吹口哨,先知起立,开局后美腻先知秒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草
先知:“美就完事儿了”

玩游戏时的脑洞
奈布准备动作吹口哨,先知起立,开局后美腻先知秒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草
先知:“美就完事儿了”

果果狸又咕咕
在意的人笑起来很好看是什么体验...

在意的人笑起来很好看是什么体验?

在意的人笑起来很好看是什么体验?

攒一身可爱

想找一只伊莱组cp

不要什么皮肤什么挂,可以连麦,男女不限,我是女生,周末在线就好,占佣、佣占都可以

期待~可能没人理我😂

不要什么皮肤什么挂,可以连麦,男女不限,我是女生,周末在线就好,占佣、佣占都可以

期待~可能没人理我😂

尚若悬河
『佣占』文笔渣剧情很迷注意两个...

『佣占』文笔渣剧情很迷注意
两个结局,嗯

先知大概是在生日当晚预见了佣兵的死亡
其他的自己理解就好

我爱兜帽。

『佣占』文笔渣剧情很迷注意
两个结局,嗯

先知大概是在生日当晚预见了佣兵的死亡
其他的自己理解就好

我爱兜帽。

青青子衿

【佣占】无感

短打,瞎写一些脑子里经常蹦出的片段


奈布·萨贝达第一次杀人,是在十岁那年。


他如降生的每一只蝼蚁一般,并没有有幸处于一个好年代。贫民窟的风总是腥臭又干燥,他手里握着一把弯刀,面前躺着一具尸体,温热猩红的血汨汨流出,他垂着眼睛摸出了那人胸口的钱袋。


疼痛不会消失,可是会习惯。就好比他第一次被人按在地上用脚踹时,他会尖叫,会哭泣,会把抢来的吃食混着血,眼泪,干涩的风沙灰尘一道吞咽进肚子里。可是后来,当他用弯刀割开一个侮辱他的商人的喉管,他因搏斗骨折的右手微微颤抖,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痛楚。


对于苦痛的无感在这个年代是便利极了的一种体质。奈布·...



短打,瞎写一些脑子里经常蹦出的片段



奈布·萨贝达第一次杀人,是在十岁那年。


他如降生的每一只蝼蚁一般,并没有有幸处于一个好年代。贫民窟的风总是腥臭又干燥,他手里握着一把弯刀,面前躺着一具尸体,温热猩红的血汨汨流出,他垂着眼睛摸出了那人胸口的钱袋。


疼痛不会消失,可是会习惯。就好比他第一次被人按在地上用脚踹时,他会尖叫,会哭泣,会把抢来的吃食混着血,眼泪,干涩的风沙灰尘一道吞咽进肚子里。可是后来,当他用弯刀割开一个侮辱他的商人的喉管,他因搏斗骨折的右手微微颤抖,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痛楚。


对于苦痛的无感在这个年代是便利极了的一种体质。奈布·萨贝达可以打架,可以杀人,可以为钱卖命,银币落地的声音让他觉得枯燥又满足。他留了一段时间的胡子,又觉得丑陋,刮胡子的时候,差点划花自己的脸。


战争爆发的时候,任何人都无法及时抽身,疾病,炮火,饥饿,瘟疫,像潘多拉的魔盒,铺天盖地的从上帝的手里倾注而下。


奈布·萨贝达选择去参战,于他来说,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最佳选择。他勇猛冲锋,不畏死亡,乐交朋友,他天生适合做一名战士,把自己的时光消磨在无穷无尽的战场上——他头上永远吊着把刀,他很早便知道,这个时代的命过于轻贱,那把刀悬在每一个时代洪流中的人头上,随时由面门扑下,喷涌出鲜血,最后留下英勇的大义空名。


他却不怕,他每晚睡在军营营帐中,能感受到心脏在跳动,可是却只是在跳动,像是一个程序机器,大抵如同行尸走肉。因而当它第一次迸发出鲜活的力度时,他甚至错觉以为自己将被救赎。


那是他初次见到伊莱·克拉克——是位传教者,他信奉他的神明,总穿着拘束的深色袍子,眼睛上覆盖着神秘的纹路布料。他的身形像个女人,纤细又显得柔软,包裹出让人忍不住投去目光的身体线路。他说他来救苦救难,可是军营不需要这个,于是他当起了医生。


他为奈布·萨贝达包扎伤口,动作温柔又缓慢,不像艾米丽小姐总是很粗暴,他包扎出漂亮的蝴蝶结,衬出他的温和,问道:“你有好多伤口,这看起来很疼,是很疼吗?”


奈布·萨贝达没有回答他,他觉得那块纱布似乎有生命,正在紧紧的勒住自己伤口,让他逐渐溢出消失了很久的痛感来。


于是他很快的离开了医疗室,而伊莱就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奈布回头看过去,觉得他好像神在悲天悯人。


他开始观察伊莱·克拉克。这位传教者养了一只猫头鹰,那只小鸟永远安静的站在他的肩上小憩,奈布·萨贝达有时候甚至怀疑,那是一个标本。


有一次,他在被包扎伤口时,试图逗弄那只猫头鹰,结果被这只小东西咬破了指头。他并没有太大反应,血液由指尖溢出时,他甚至想要随意把它抹在纱布上。


伊莱·克拉克教训了那只鸟儿,他捧起了奈布的手指,替他用口水消毒。他将这位士兵的手指纳入口腔,舌尖温热,柔软的像一条水蛇,奈布安静的看着他,瞧见他的舌头是红润的粉色。


这是他第二次在伊莱面前落荒而逃,他的指尖溢满了伊莱·克拉克的口水,在冷风里显现出些许凉意。他闷着头往自己的营帐走,路上有人与他打招呼,他也完全没有反应。他走到没有人的地方,耳朵开始泛红,胃里开始翻滚,并不是呕吐,而是溢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他一边捂住自己的耳朵,一边伸手被舔舐过的那只手的手,如同鬼使神差,他凑过去,舒展手掌,吻上那根手指。


于是他开始频繁的往医疗室里去,这感觉像是他幼时饥饿难耐,却在垃圾堆里翻出了一只刚断气的老鼠。


伊莱克拉克一开始规规矩矩的叫他“奈布·萨贝达”,后来便亲昵的喊他“奈布”。他的手上戴着一枚耀眼的戒指,奈布知道,那来源于伊莱死在战争里的未婚妻。


他初始知道的时候,有些嫉妒,可是后来他听说那个女人已经死了,他便开始不人道的愉悦。他经常看着伊莱安静为他包扎伤口的样子,便萌生出想要看看他眼睛颜色的念头,然而他并没有做,只是趴在桌上平稳的呼吸。


有一天晚上他起来上厕所,他听到伊莱的声音,一开始他以为是错觉,就如同自己常做关于伊莱的梦,而后他听到他在呼救,便像一只狼崽一样破开了医疗室的门。


是军营中的士兵寂寞难耐,妄图强迫这位传教者与他发生关系,伊莱看起来弱小又易碎,却恶狠狠的反抗着,那只猫头鹰在屋里乱飞,落了一地的羽毛。奈布于是从腰间抽出了弯刀,把它狠狠的刺进了自己战友的后背。


他花了会儿功夫把这个人拖到了树林里埋掉,回来的时候,伊莱坐在医疗室里发呆。


奈布问:“你还好吗?”


他抚摸着那只鸟儿,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们顺理成章的上.床了。伊莱·克拉克有一副比女人还柔软的身体,他的叫声跟羞涩都像是魔法一样让奈布·萨贝达心脏胡乱撞击,他们靠在一起接吻,那只猫头鹰在窗边看着他们。


奈布说:“我能不能看看你的眼睛。”


伊莱没有说话,于是士兵便伸出手,摘下了那块纹路怪异的布料,紧接着他看见一汪湿漉漉的海,海的边缘是娇俏的红,大抵是初生的太阳吧,让奈布·萨贝达想起来他在战场的尸体遍地中看见的残阳。


他亲了亲伊莱的眼睛,冲他说:“它确实应该被遮挡。”


他们依偎到深夜,奈布许下他此生中的第一个诺言,他说:“等这场战争结束,我想要娶你。”


伊莱·克拉克的身体微微紧绷了一下,他靠在士兵怀里,问道:“战争会结束吗?”


他答:“当然会的。”


他们于是睡着了,在外面天光初白时,奈布好像听见伊莱与他说了什么话,可他太困了,只是抱紧了这个人,迷迷糊糊跟他说“我爱你”。


然而战争打的越来越长久了,像夏日的灼热一样看不到尽头。奈布·萨贝达每次回到驻扎地,伊莱都会在一群活着的士兵身形中寻找他,如果看到了,会像小妻子一样飞奔过来,把爱人扑个满怀。


他在夜晚时分带着伊莱去树林里看萤火虫。那个曾经想要强·暴伊莱的士兵在湖边的泥土里已经化作白骨,附近的花便显得娇艳欲滴,树枝舒展的修长,像濒死挣扎伸出的指骨。


他为伊莱捉了一只萤火虫,小小的虫子在暗夜里发散出温暖的光芒,奈布看着它,就觉得它就是伊莱,时代下人人同为蝼蚁,他现在觉得他和伊莱却是蝼蚁中最有光热的那只。


伊莱问:“你的家乡怎么样?”


奈布说:“那里不好。”


伊莱笑了:“那我们以后要去个好地方。”


奈布问:“你的家乡呢?”


伊莱不笑了,他沉默了很久,才说:“像是一个失乐园。”


那只萤火虫飞走了,扑朔着在黑暗中与其他的星光融为一体。


等到冬日的时分,一切终于结束了。他们打了胜仗,奈布得到了一笔钱财,可是伊莱并没有在医疗室等待他。


驻扎地的守兵唾骂他,说:“他走了,或许是死了,他是个内奸,去给敌军传递消息,差点烧光了我们的粮草,然后他就不见了。”


奈布眨了下眼睛,觉得有些像在做梦,他词不达意道:“他是我的妻子。”


士兵说:“对,你们两个是一对。如果不是你立了功,恐怕长官连你也不会放过——萨贝达,你被灯下黑迷了眼,说不定那个贱货一开始接近你就是为了套取消息。”


奈布丢下了钱袋,跟那个士兵在灰土扬尘里扭打了起来,对方的拳头一拳一拳砸在脸上,他觉得麻木又荒凉。


他去做了雇佣兵,战争结束了,可是还是有的人需要刀尖舔血。雇佣兵很自由,他穿着一身有兜帽的装束,手腕脚腕都有战争中留下的疤痕印记。


他好像又变回了一只蝼蚁,蠕虫,垃圾,街上有人在叫卖蔬菜,有人在路旁争吵,路口有位嫁女儿的妇人在唠叨,有乞丐伸出脏兮兮的手在乞讨。


这些他从前见过,现在也还在发生,想来战争的结束也并未让这个病入膏肓的世界好上一丝半点。


——可都与他无关。


他依旧杀人,只要有金币。他面无表情便把那人肢解成一堆臭肉。他想,是不是人被剖开内里,开肠破肚,都是一般的恶心模样。他想到这里,就会想到伊莱·克拉克,他想到那个纤细的人躺在一堆鲜血淋漓里,蓝色的眼睛变成一片灰暗,他骤然觉得恶心,对着眼前的尸体痛苦的呕吐起来。


他去打听过伊莱,一位老人说,他在一座城里的教堂里工作,后来战争来了,教堂里的孩子全都被捉了起来,他为了救孩子们和他的未婚妻,答应了那位长官,去了敌军附近的驻扎地收集情报。


奈布问:“他回来过吗?”


老人盯着眼前空气里的微尘发呆,呆了很久才说:“格秋死了,孩子们也死去了。”


奈布离开的时候,有一只猫头鹰跟着他,他不知道是不是伊莱的那一只,那只猫头鹰古怪的冲他叫,毛发凌乱,眼睛也瞎了一只,似乎经历过一场火灾的侵袭。他试探性的冲着猫头鹰伸出手,那只鸟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转身朝着天空飞去,飞的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最终连痕迹也没有留下。


有一个孩子在街边挨打,他在尖叫,在哭泣,把抢来的吃食混着血,眼泪,干涩的风沙灰尘一道吞咽进肚子里,奈布看了他一会儿,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他想到,他和伊莱·克拉克在医务室中第一次做·爱时,他的小妻子曾经在他半睡半醒中呢喃过一句话,他当时太困了,甚至没有听得清楚当时的任何一个字。


他忽然莫名其妙感受到疼痛,首先是手腕,然后是指骨,接着是脖颈,双腿,两臂,几乎每一处疤痕,都疯狂叫嚣着疼痛。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痛过了,此时却面对着那个挨打的孩子失声,他捂着胸口,觉得心脏似乎被剜割而出,他张了张嘴,忽然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古怪腔调。


紧接着,他终于是记起了什么,从眼眶中滚落大滴的眼泪,于寒风瑟瑟中失声痛哭。



“先生,我看到了我们两个的命运,我们自此分开后,就再不可能遇见彼此。”


——宛若神明悲天悯人。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