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全职猎人

62.8万浏览    17785参与
酒鱼粥
“不懂的是谁呀!!!” 当小杰...

“不懂的是谁呀!!!”



当小杰被强吻?

“不懂的是谁呀!!!”



当小杰被强吻?

张唐·土拔鼠不鸽他还能叫水母吗·无忌

突然(好吧也不是第一次了)。

感觉团长和雷总是真的很像啊。

突然(好吧也不是第一次了)。

感觉团长和雷总是真的很像啊。

噗啦里奇咩

chapter 59 做交易的亚路嘉

人们总是对孩子有着莫名的宽容。

相信他向善,相信他心存光明,相信他有着崭新的未来。


*


亚路嘉一路跟着这个大龄儿童在小巷子里左拐右拐,没多久便来到了目的地。


铁制的小门吱呀吱呀的不断地开了又关,关了又开,杂乱的脚步声来来去去,被死柄木弔在路上召集而来的反派们很快填满了这间小酒馆。

亚路嘉坐在小沙发上,低着头仔细的摩挲着自己的手掌,耳朵里塞满了反派们的壮志。


十天,林间合宿,欧尔麦特,袭击。

这几个词语反复出现在他的耳边。


死柄木弔挨个叫着面前人们的名字,格外便捷又快速的将所有人介绍了一遍,亚路嘉默默将他们的名字和那些连都记在了心底。一眼望去,除了个别的几个人...

人们总是对孩子有着莫名的宽容。

相信他向善,相信他心存光明,相信他有着崭新的未来。


*


亚路嘉一路跟着这个大龄儿童在小巷子里左拐右拐,没多久便来到了目的地。


铁制的小门吱呀吱呀的不断地开了又关,关了又开,杂乱的脚步声来来去去,被死柄木弔在路上召集而来的反派们很快填满了这间小酒馆。

亚路嘉坐在小沙发上,低着头仔细的摩挲着自己的手掌,耳朵里塞满了反派们的壮志。


十天,林间合宿,欧尔麦特,袭击。

这几个词语反复出现在他的耳边。


死柄木弔挨个叫着面前人们的名字,格外便捷又快速的将所有人介绍了一遍,亚路嘉默默将他们的名字和那些连都记在了心底。一眼望去,除了个别的几个人,都是些长相奇特的怪人。


“啊,这位是亚路嘉·揍敌客。”


被叫到了自己的名字的亚路嘉对着一屋子形态各异的反派们拉开了一个无比纯良的微笑。

除了不知道是谁发出的轻微啧声,没有一个人对亚路嘉的小孩样子做出评价。

大家就像是有着共同任务的同事,彼此冷漠又有着距离。


死柄木分配好任务后,短暂的集合就这么暂时被解散了。

临走前,黄色头发的高中生对着亚路嘉揉了又揉,看她的样子像是把亚路嘉当成了一个娃娃,想要将他永远放在自己的玩具屋里。


藏在衣袖里的小刀咯的亚路嘉难受,他轻微的皱了皱眉,发现女孩子笑的更加开怀。

于是亚路嘉知道,这个叫渡我的小姐姐也只有看上去正常。


作为被死柄木弔亲自带来的特殊分子,亚路嘉在集会解散后仍旧坐在他的小沙发上没有动弹。


“怎么,从刚才就一直在看着自己的手?”大龄儿童仰靠在沙发背,赤红的眼睛在眼眶里转动了一番后牢牢钉在了面前小孩的身上。


“......”


“恩???”没有得到回答的死柄木脾气大得很,他伸长了腿踹了踹亚路嘉屁股底下的沙发。


沙发被踹的晃了又晃连带着坐着它的亚路嘉也前后晃了晃,牙齿划到的舌头让他痛的嘶了一声。

这疼痛让安逸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亚路嘉有些不适,他将视线转向了那盏泛着黄色灯光的小橘灯,温暖的光让他有了些微的放松。


“我曾经有那么一瞬间想过不杀人的。”亚路嘉淡淡的开口,无视了听到他这话的死柄木弔大到爆炸的反应。

“我杀了这一个人,他的父母,他的亲人,他的友人,他的重要之人可能就是你昨天刚刚擦肩而过的人。”


“哈。”死柄木弔发出了嗤笑。“那么便一并杀了。”


亚路嘉扫了他一眼继续说道。

“即使是一个再弱小不过的人也会让我突然地生出一步都无法迈出的感觉。”

“一步都无法迈出,一个人都不能结识。”


这话他除了拿尼加谁都没有说过,独自一个人藏了三个世界。

他现在就这么说出来,并不是因为信任面前的这个反社会。恰恰相反,他在亚路嘉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也许只有什么都不是的人才能让人畅所欲言。

因为没有关系,所以无所畏惧。


“但是后来又想着这样不行。”他话锋一转。


“我从四岁开始学习如何杀人,学习如何忍耐,如何习惯疼痛。”

“是这些东西让我活了下来。”

“我是一个杀手,即使有一个不想当杀手的哥哥,我也是一个杀手。”


“所以我悄悄地做出了一个决定。”


亚路嘉抚摸着自己手腕上的金色镯子,在上一个世界他一个人都没有杀。


“?”


“不没有意义的杀人。”


“意义?”死柄木弔咀嚼着这两个字,“你对意义的定位在哪里?”


“定位?”

亚路嘉抬头定定的看着死柄木弔。

“不因自己的愤怒杀人,不因自己的欲望杀人,不因自己的无能杀人。”


“哦,好理由,我让你去杀那个路人的要求完美的避开了你的限制。”死柄木弔拍了拍手,为亚路嘉表达极度虚伪的高兴。


“你说得对。”亚路嘉赞同了他的话。“但是我有一个约定,一个让我无论如何都必须去完成的约定。”


“我有很多年没有杀人了。虽然在一些人的时间线里也许只有几十天?”


死柄木弔刚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却没想到亚路嘉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这让他又倒回了沙发。


“才过了几十天吗?”亚路嘉又仔细想了想。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杀人了。”他重复了一遍。


“不要让我没有意义的杀人。”


不知道死柄木弔有没有听懂亚路嘉的未尽之意,但是在这之后他倒是真的详细询问了亚路嘉所要寻找的研究所的特征。


黑色卷发的男子,和拥有火焰般发色的男人。

研究时空转换的研究所。


死柄木弔听着亚路嘉的描述,表情一言难尽。

你是在逗我吧。

他的眼睛这么说着。


亚路嘉郑重的摇头。


“啧。”死柄木挠了挠头,直觉告诉他绝对不能跟面前的小孩说自己无能无力。他挠了挠头,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推辞。


“啊——黑色卷发的男子,我倒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他搭在沙发上的左手翘起了一根食指。“相泽消太,你知道吧。”


在看到亚路嘉摇了摇头后,接着说道,“雄英A班的班主任,是个英雄来着。”

“正好还有七天才是袭击的开始,这段时间你正好可以去调查一下。这些狗屁英雄总会研究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啧,社会的蛆虫。”


“保持距离,别靠太近,观察就好。”死柄木弔加重了语气,“袭击的时候只要你给英雄带来重创,老师绝对会帮你找到的。”


“老师是最强的!”

他微微下调了他之前给亚路嘉加的条件,并再次将老师搬了出来。


“这样啊。”亚路嘉眯了眯眼,对死柄木弔的说辞有些不确定,但他并没有说些什么。“那行,那我先去探查一番,七天后见。”


然后谁都没想到,亚路嘉这探查一番促成了他脑内灵光一现的想法。

他坐在警察局里直接给英雄们开出了让他们无法拒绝的条件,并狡猾的将时间缩短到了五天。


【双重保险。】亚路嘉这么对拿尼加说道。【他们要是找不到,休整一番我们就靠死柄木了。】

【两方的情报,我们一个都不落下。】

拿尼加看着亚路嘉难得兴奋起来的表情,微笑着摸了摸他奸诈的狗头。


“证据,给我们相信你知道的证据。”相泽消太按下了躁动的塚内直正,冷静的开口。


亚路嘉:“哎,你想钓鱼执法嘛大叔。无所谓啦,不相信的话就算啦。”

说着他跳下了凳子,还没迈出的脚步就被相泽消太再次一把按住。


“等等。”在这瞬间,英雄橡皮擦脑内划过了无数条想法,“等等....”

他看着面前小孩脸上从没有变过的微笑,疲惫再次涌上了心头。


“我会传达给英雄们。”他最终这么说道。


*

亚路嘉坐在椅子上,仰头看着墙上挂着的钟表指针转了一圈又一圈,手里转着那个老实脸警官塞过来的魔方。

总有那么几个颜色总是不在他该在的位置,亚路嘉怎么样都无法让六面同色。


他轻轻的啧了一声,扭曲了自己的手指甲,几下便把面前的魔方拆了个透底。

一边的塚内直正有些心疼的叫出了声,亚路嘉扫了他一眼,开始将桌子上七零八落的小方块物归原位。


当他将最后一块小方块按上那个小角时,门外传来了汽车刹车的声音。


金色头发的男子和不到亚路嘉腰的白色老鼠。这奇怪的组合让亚路嘉在椅子上挪了挪屁股,让自己坐正了些。


“嘿咻——”白色的老鼠人性化的发出了吃力的声音将自己摆到了椅子上。亚路嘉看着对方抹了把不存在的汗水,默默的把摆在桌子上的魔方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我是根津,这位是八木老师,晚上好,亚路嘉君。”

“....晚上好。”亚路嘉谨慎的回了一句。


“多大啦?十一岁?十二岁?”

“十二岁。”


“哎——真小呢。”老鼠象征性的感叹了一下。


“情况我已经听相泽老师说了。”

“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一个名字。”老鼠竖起了一根手指,“但是相对的,你也要给出等同的情报。”


突然地跳转话题倒是让亚路嘉有些猝不及防,他抬头直视了老鼠的眼睛。


“非常公平的交换,我不信任你的情报,也请你将我给出的名字当做一个符号。”它说着从自己身上的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将它反过来按在了桌上。


“.......”亚路嘉沉默的看着那张纸,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按在了上面。


“死柄木弔。”他开口说道,“荼篦,图怀斯,黑雾,暴肌......”

他一字不落的将那些使用化名的同事的名字一一报出。


名片上另一头的劲松开了,亚路嘉抽过了这张薄薄的纸张。


“我们会对你给出的名字进行查验,如果属实的话,雄英会动用更大的情报网去达成你的目标,怎么样,格外公平的交易不是吗。”


“好像...”亚路嘉嘟囔着。


“这位八木老师和相泽老师都暂时是你的监护人,两天后,雄英欢迎你。”


根津跳下椅子,慢悠悠的走到了亚路嘉的面前。


与动物的绒毛相接触的奇妙感受让亚路嘉瞬间想到了儿时被自己亲手杀死的兔子,这让他全身上下瞬间紧张了起来。


“这是受了多少锻炼的身体呢,小小的,穿越了时空的孩子?”


亚路嘉低下头,觉得这只动物仿佛看穿了他所有的秘密。

手上的名片翻转过来,森鸥外三个字在上面显得格外嚣张。



塔其古的懒惰norman

一个cp 调查、团侠太冷了(哭泣)p2 是原图

一个cp 调查、团侠太冷了(哭泣)p2 是原图

牧眠曲生
是大人奇犽(大概?)

是大人奇犽(大概?)

是大人奇犽(大概?)

吉良君你的替身借我用用
hi 又是我 補充一句 我知道...

hi 又是我

補充一句 我知道和服是y字型衣領

但我忘記翻轉了下畫布


這邊就不改了 謝謝



hi 又是我

補充一句 我知道和服是y字型衣領

但我忘記翻轉了下畫布


這邊就不改了 謝謝



Mitus

这几天整的猎人相关!!!西伊那张小改了一下就也放上来惹

有面表情包需要下翻xxxlof别搞我

这几天整的猎人相关!!!西伊那张小改了一下就也放上来惹

有面表情包需要下翻xxxlof别搞我

敛于沉默

【2019】格尔多玛的余晖(2)

  • 2

雨下得挺大。下着下着,彻底地停了下来。空气里漾着一股雨味儿,气势汹汹地钻入鼻腔,试图撕裂那不大的孔洞。

臭氧也好放线菌也好树木的油脂也好,组成雨味儿的东西一下子全都暴露在明丽且光华四射的太阳底下,稍纵即逝。清晨,克里斯安娜推开窗,那股气味执拗地钻进了屋里,躲避太阳似的一个一个房间乱窜。我不得不睁开眼,望向褐色的天花板。

我久久地望着天花板。天花板上什么也没有。没有预示,没有警告,更没有教导。厨房里飘出炸鸡蛋和意大利面酱的香气,克里斯安娜在做早餐吃的三明治。我叹了口气,挣扎着坐起,旋即走到洗脸台。草草洗罢脸,我从台子上拿起毛巾。淡蓝色的毛巾卷成了一个令人怜爱的小卷。我一直中意...

  • 2

雨下得挺大。下着下着,彻底地停了下来。空气里漾着一股雨味儿,气势汹汹地钻入鼻腔,试图撕裂那不大的孔洞。

臭氧也好放线菌也好树木的油脂也好,组成雨味儿的东西一下子全都暴露在明丽且光华四射的太阳底下,稍纵即逝。清晨,克里斯安娜推开窗,那股气味执拗地钻进了屋里,躲避太阳似的一个一个房间乱窜。我不得不睁开眼,望向褐色的天花板。

我久久地望着天花板。天花板上什么也没有。没有预示,没有警告,更没有教导。厨房里飘出炸鸡蛋和意大利面酱的香气,克里斯安娜在做早餐吃的三明治。我叹了口气,挣扎着坐起,旋即走到洗脸台。草草洗罢脸,我从台子上拿起毛巾。淡蓝色的毛巾卷成了一个令人怜爱的小卷。我一直中意这个,无论是颜色还是形状。接下来,我望着镜子里映出来的面孔,那怎么看都是一张普通的二十五岁青年的脸。垂到肩膀的直发因缺少打理而毛毛躁躁,嘴唇倒还残留着少年时代的韵脚,但由于久睡的浮肿,眼睛略微下陷,反倒像陌生人的眼睛一样。

“不是什么惹人喜爱的面孔。”

洗手台中回荡着我干巴巴的话语。

不是什么惹人喜爱的面孔。脸还是心对旁人都无意义。人们彼此相遇,都在试图从对方身上找到自己没有的什么东西。找到了的就开开心心地在一起,找不见的就好声好气地道一句再见。偶尔会恶语相向,拳脚相加。但是到头来,我想找到的东西从任何人的身上都找不到,我的心同任何人都契合不到一起去。我和某人擦肩而过,眼角余光快速一瞥。如此而已。永久性的孤独,想必。

“压根儿就无关紧要。”我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平静地,再次抛出同样干巴巴的一句话。

这次这句话没有同刚才一般回荡,反而沉甸甸地砸到水池里,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其中。

“有客人在等你。”

克里斯安娜端着装有三明治和酸奶的盘子。我的鼻腔中忽然充盈着面包和鸡蛋的香气,饥饿犹如一只凶狠残暴的恶兽,用血盆大口咬住了我可怜无助的胃囊。我接过盘子,一口气喝干玻璃杯中的酸奶。凉丝丝的粘稠液体一下子抚慰了那头横冲直撞的巨兽,如同一只柔软细腻的手,抚摸着巨兽长满硬毛的下巴。

有客人。

这句话过了一会才传到我的脑海。像是有一头野蛮巨猿手持重锤往我的头上狠砸了一下,纷乱思绪骤然充斥进我尚且残留初醒空白的大脑,熟悉的偏头痛压迫神经使其发出阵阵哀鸣,连带着眼睛也渐渐漫上血色海潮。

不妙。

    

“笃笃笃。”

 

我和克里斯安娜同时向实木大门看去。门自动开了,逆着上午的太阳,两个人影站在入口。我眯起眼,正好对上为首之人黑色的眼瞳。他的神色透露着一股仿佛在权衡着什么的意味。

这儿永远固定在盛夏时节。吵闹的蝉,蒸腾的燥气,将融不融的沥青路,无数反射着骄阳碎片的绿叶。来者穿着长长的黑色风衣,皮裤和马靴在如此炎炎夏日中令人心烦意乱。

 

“库洛洛?”

我皱着眉,好歹从摇椅中拔出身体,微微摇晃着向他走去。

 

我很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出一副呈弱势的姿态。他沉静的面容给了我一种莫名其妙的鼓励,于是我鼓足勇气开口问他:“你怎么到我这儿来了?”

 

“来实现当初的诺言。”

“这意味着?”

 

我追问。

 

“阿利玛死了。”

 

陌生的名字。我想。好久没从什么人的口里听到了。但这仍旧是一记利箭,不由分说地刺入了日益脆弱的心脏。

克里斯安娜连忙扶住我的手臂,我清楚地看见她忧郁的双眼。

库洛洛身后是派克诺坦,她走过来,从腰后掏出一把手枪搭在我额前,利落地扣下扳机,动作极为自然。

 

纷至沓来的记忆如涌动的潮水般埋没了我,其中卷挟着的锋利石子割得人脸颊出血:

 

阿利玛以一种奇怪且扭曲的姿势躺倒在地上,他的身上充满了大小不一的割伤,鲜血浸透了那并不高大威猛的身体。

还在流淌的血液来源于心脏。但曾经有跳跃的鲜活的心脏的地方只剩下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

 

“席巴·揍敌客。”

 

库洛洛略显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看出来了。这的确是揍敌客家族的手法。”

 

我抬手按了按左胸。

 

一个月前,那里曾猛地传来一阵剧烈而持久的巨大痛楚,我还记得我砰地一声从摇椅上摔下,躺在地上不停地打着冷颤,肌肉骤然绷紧,汗水飞快地打湿了与地面接触的地方。

克里斯安娜发出一声高且尖利的叫声,然后试图安抚住不断念叨着胡话的我。但无济于事。

那阵痛楚折磨了我很久。

直到我的双胞胎哥哥咽气。

 

沉甸甸的岑寂笼罩在客厅。我仔细地端详着库洛洛。一年前我碰到他,或者说哥哥加入的幻影旅团时,他们每个人身上都笼罩着一层令人窒息的血气和杀意。那些是无辜的窟卢塔族人命堆叠出来的不详氛围。在他们面前,一切实质性的生命体都仿佛是某种空幻的产物。我哥哥也不像我哥哥。暴力和鲜血,我从未想到这两个词会如此贴合自己的半身。相较于哥哥,我似乎变成了一颗笨拙而茫然的石子。

阿利玛递给我一个小臂长的特制玻璃瓶,两颗灿烂的红色宝石漂浮在某种粘稠的液体里。然后他告诉我,那是窟卢塔族人的眼球。成年后他很少给过我什么,尽管面对那两颗美丽的眼珠,心情颇为复杂,我还是将其珍藏在箱子里,压在床下。

 

时至今日,不祥的意味依旧残留在库洛洛眼底,只不过埋藏的极深。

 

我碰了一下隐隐作痛的眼睑,吐出一口气,冲着他道:“那么,你掌握了歌之塔的情报?”

 

库洛洛嘴角绽开些微笑意,他点点头。我请他和派克在沙发上坐下。他们带来了不少资料,有纸质的,也有储存在手机里的信息。

 

有的情报我知道,有的我不知道。但无论如何,触目可见的都是些我熟悉的东西,增长了些微的自信。

坐在我对面的人开口前不免需要时间。

 

我耐心地等着。


半夏

草稿一时爽,清稿火战场。存了好多草稿@

草稿一时爽,清稿火战场。存了好多草稿@

Aluo

摸🐠.(哈哈,很不认真的草稿)

再一次重温猎人还是一样的感觉呢,真的很喜欢小男孩们,希望之后他们还会再相遇然后一起旅行(富奸行行好吧)

其实无论如何哪一次重温给我感触最深的人物都是奇犽呢。每一次奇犽看向小杰的眼神,还有对小杰无数次的包容,以及最后小杰在病床上奇犽绝望的眼神都让人很心疼。并不是说小杰哪里哪里不好,其实大家也都知道,小杰也是把奇犽当成最好的朋友的。凯特的死对小杰来说影响很大,但要是死的是奇犽小杰应该会更加痛苦的吧。

小杰是强化系,所以对一些事情的想法可能比较简单、冲动,很多时候往往只会考虑别人却唯独忘了自己。所以小杰的性格很容易把自己往坑里推。但这又是奇犽最不愿意看到的,看...

摸🐠.(哈哈,很不认真的草稿)

再一次重温猎人还是一样的感觉呢,真的很喜欢小男孩们,希望之后他们还会再相遇然后一起旅行(富奸行行好吧)

其实无论如何哪一次重温给我感触最深的人物都是奇犽呢。每一次奇犽看向小杰的眼神,还有对小杰无数次的包容,以及最后小杰在病床上奇犽绝望的眼神都让人很心疼。并不是说小杰哪里哪里不好,其实大家也都知道,小杰也是把奇犽当成最好的朋友的。凯特的死对小杰来说影响很大,但要是死的是奇犽小杰应该会更加痛苦的吧。

小杰是强化系,所以对一些事情的想法可能比较简单、冲动,很多时候往往只会考虑别人却唯独忘了自己。所以小杰的性格很容易把自己往坑里推。但这又是奇犽最不愿意看到的,看了蚂蚁篇的朋友就知道,小杰在奇犽的心中是很特殊的,很多时候奇犽只是一心想着小杰的安危,但是小杰却又不在乎自己,所以这是他们最大的矛盾。

大家都知道,小杰一直都是那种认定要做的事,无论如何都要完成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就是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虽然之前和奇犽说过,奇犽就是负责拉住他的人,但是蚂蚁篇的时候奇犽是真的拉不住小杰的吧,却又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小杰陷入危险。这样内心也就一直在不停挣扎,备受煎熬。想想都很绝望吧

“我不想失去你,不愿让你受伤,但是我却无能为力,无法保护你。”

最后只能看着小杰没有一丝生气的躺在床上心里一定是崩溃的吧……

最后世界树下的分别,虽然嘴上说着“你排第二了哦”,但是分别的神色却还是表露着自己的心情。

其实奇犽也是不想放手的吧

希望他们最后终会再见

叁④壹拾贰
画不出哥哥的万分之一美。

画不出哥哥的万分之一美。

画不出哥哥的万分之一美。

北斗星石(ಥ_ಥ)  !!!

喵喵喵??!
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ᗜ꒪ ‧̣̥̇)
制作组有点意思啊。

喵喵喵??!
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ᗜ꒪ ‧̣̥̇)
制作组有点意思啊。

墨终

凯特你怎么了啊凯特!?

凯特你怎么了啊凯特!?

咖啡

皮卡丘牌录音器————(?)

皮卡丘牌录音器————(?)

麦尼麦桑
奇犽真好✌(̿▀̿ ̿Ĺ̯̿̿...

奇犽真好✌(̿▀̿ ̿Ĺ̯̿̿▀̿ ̿)✌

奇犽真好✌(̿▀̿ ̿Ĺ̯̿̿▀̿ ̿)✌

羽见川

Re.55 「猎人」男友消失那些年

永失吾爱「四」 

    如果换做是平常的时候,我早就怼他了。可惜今天我状态实在是不好,我抓着老家伙的胳膊,浑身抖得厉害,连话都说不出来。

    看我没回话,老家伙以为我理亏,还想笑话我,“你看,让我说中了吧。”

    我仍旧是没法说话,只是把他的衣服攥的更紧,这时,他也终于意识到了我的反常,“你怎么了白蘭?”

 ……

    “......要......死。”我试了几次,终于断断续续的开口回答。

     ...

永失吾爱「四」 

    如果换做是平常的时候,我早就怼他了。可惜今天我状态实在是不好,我抓着老家伙的胳膊,浑身抖得厉害,连话都说不出来。

    看我没回话,老家伙以为我理亏,还想笑话我,“你看,让我说中了吧。”

    我仍旧是没法说话,只是把他的衣服攥的更紧,这时,他也终于意识到了我的反常,“你怎么了白蘭?”

 ……

    “......要......死。”我试了几次,终于断断续续的开口回答。

      听我这么说,老家伙立即坐了起来,“什么情况?我帮你找医生!”他焦急的说道,应该是想开灯去叫人,“别、别去。”我想坐起来去阻止他,可惜现在的我连这个力气也没有了,我的后背冷汗未退,感觉仍旧是像躺在冰水里一样,这种感觉十分糟糕,似乎除了脑子,我整个身体机能都已经停止,怎么说呢,就觉得像是自己的灵魂进入到了一个冰冻的尸体里,浑身上下没有一样是自己的。

 “别开灯,求你。”我眯了眯眼睛,其实自己心中是希望能有点亮光的,可是我敢确信,现在的我,根本无法接受任何灯光。

 我是怎么了?我也在心中问自己。

 其实我也不是没经历过梦魇,从小到大,这种东西如附骨之蛆,只要我的精力出现了裂痕,它们就会趁虚而入,试图把我击垮。
    但是从没有一次会这样。

 难道说我已经弱到连梦魇都无法对抗的地步了?

  

     老家伙犹豫了一下,没有继续开灯。而是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你到底怎么了?”他又问了我一次,语气十分温柔。

 我都不知道我怎么了,我心说。

    闭着眼感受着他手掌中传来的温度,这种感觉终于让我觉得舒服了一点,“梦魇。”我咽了口唾沫,声音仍旧是抖的。

    听了我的话老家伙稍微松了口气,他知道我的「梦魇」,当时在飞艇上我进入梦魇的时候他就在我旁边,“一切都会过去的。”他安慰道,又伸手帮我理了理额头的刘海,“我已经开始在想办法了。”

    我想说不用,却又开始发不出来声音了,仿佛声带都被冻住,我只能静静的躺在那里发抖,犹如一个死人。老家伙也没介意,又重新躺了下来,默默的抱住了我。

 “别怕。”他说。

 我本想推开他,却根本没那个力气。

  

 感受着他的拥抱,一股愧疚和自责的感觉涌了上来,当初我告诉老家伙到时候别后悔和我在一起,可如今看来,我却是先后悔的那一个。

  

    从地下竞技场把我救出来开始,他就一直在为我付出,当然我明白这里面他是有着自己的私心的,我最初的时候觉得他只是想和我做,毕竟我知道他盯我有一阵子了。

    可那时候我有侠客,就从未把这些放在心上。我虽然不是什么保守的人,但对待那种事也是有自己的原则的。至少我觉得无论是遵从欲.望也好,还是喜欢对方也好,不管怎样,至少得有个限制,不是谁都可以轻易上车的。

    我那个时候答应和他为爱鼓掌,是因为当时我十分需要补充念力,可我本身是个闷骚,不是老太婆她们那种十分强势、面对没接触过的男人会主动开口的类型,所以正好在他的勉强下,也就半推半就了。可在我的主观意识里,我从来没把他的行为当做是趁人之危的。

  

 我愿意,他愿意,谁也不是强迫谁。 这种关系是平等的。

  

 我那个时候并不喜欢他,只是觉得这家伙是个熟人,长得又不赖,反正都是找人补魔,换谁都会找一个有好感的来。包括后来他说要崽的事,我能那么痛快的答应他,还有一个原因,我知道自己暂时不会有崽,所以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处理西索和侠客的问题,既能解决麻烦又能有个帮手,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我能自信自己不被崽的问题拖累,这其中也是有原因的——别看我那些族人们个个又美又强苏的一批,但是我们家族里的女人们受孕率都非常低,有句话叫物竞天择,当时侠客给我解释过它的意思,好像说的就是这么一回事。

    任何一个种族都是一样,如果实力很强,生育能力又强,在没有天敌的情况下这个种族的数量就会迅速扩大,那么它对其他物种来说就是一个威胁。也许正是因为出于这样的考虑,造物者在创造一个物种的时候,才会同时给他们创造一个互相制约的天敌。

  

    我们没有天敌,但是有着十分明显的缺陷——生育能力非常低。

    我之前和前几任在一起的时候,很少做过防护措施,但也没有一次有过崽。我分析又不可能是他们都不行,所以由此可见,还是我不行。

    当然对于这个事,我也没有瞒着老家伙的意思,我第二次和他做的时候,就已经和他说过了。

    ——就是在不久之前,在我刚来他家的时候那次,在做之前,他就提出要不要做好防护措施。

    “怎么,你不打算要崽了?”我记得我是一边很嗨的啃着他的锁骨一边这么说的,那时候我心情不好,下嘴也没个轻重。

    “也不是啊。”估计是怕被我啃坏了,我发现他偷偷的用了点「坚」,这让我有点不爽,于是我下嘴更狠了,“你现在身体刚恢复,现在也不是这个时候。”他解释说。

   “哦,那你不用担心这个。”我像个棕熊一样抱着他继续啃,嘴里嘟嘟囔囔,“当年我老家那帮女人那么蹦跶,十年八年的也够呛能有一个崽,所以你努力吧。”

    老家伙当时呵呵笑了一声,我也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不过为了不让自己显得那么尴尬,我只是白了他一眼,故作明白的继续下去了,其实心里慌的一批,当然为了掩饰自己的理解能力低下,我还装模作样的把这事又给他细讲了一遍。

 可是后来他为我所做的种种,我觉得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给他的承诺,这些事绝对不是用一句「我会给你生崽」就能换回来的。

  

   所以我现在想来,他应该是真的喜欢我。

  

 不然他就是缺心眼。

    老家伙是缺心眼的人么?显然不是。

 因此我估计他是喜欢我。

  

    当我推测出这个结论的时候,我本能的就已经开始否定这件事,我脑子不好,但是我是一个十分在意逻辑的人,说白了就是神经质,目前来看,我所付出的已经远远小于他所给予我的,那么由此可见,这本身就是不合理的状态。

   我们的确是认识好几年了,不过我从未对他做过什么事,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喜欢我,为我做到这种地步呢?

    越想越觉得不合理。

    全家族巴拉在一起,估计我也算是最丑最弱最怂的一个,但是我觉得自己的颜值和身材也是很能打的,可是一个男人会因为一个女人长得美就去做这些吗?我觉得不会,反正至少老家伙不会。
    我不知道他有过几任女友,可他明显是个老司机,理论源于实践,光看书可不能把这些事都弄的那么明白。
  

 所以这其中必定是有什么原因。

  

 也许是因为老家伙的安慰,也许是因为他的念,总之我觉得现在缓过来一些,不过此时的我仍旧是头晕脑胀,他抱着我正轻轻的拍着我的后背,像是在哄小孩子睡觉一般。

 我艰难的伸过手摸了摸他的脸,迷迷糊糊的问了一个连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问题,“这一切是不是假的?你是不是我幻想出来的?或许我现在其实是个植物人?”
    “梦魇是。但我不是。”他贴着我的耳朵说,“呵,你想象力可真丰富。”
    不是我的想象力丰富,是现在小说的脑洞大。

   “那你是不是未来的侠客?”

 除了因为他是我的熟人,我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理由来说服自己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

 在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身子明显的顿住了,紧接着,老家伙放开我,直接坐了起来。

七七子

我老公超级无敌帅˙Ⱉ˙ฅ♥
今天也是吹爆西索的一天

我老公超级无敌帅˙Ⱉ˙ฅ♥
今天也是吹爆西索的一天

三步一滑五步一摔
我好像猛然间get到了团长的人...

我好像猛然间get到了团长的人格魅力,真的是不得了的人物设计

但是不妨碍我OOC他

本次脑洞—- 团长:偷下锁野郎的技能玩玩(然后自己玩死了自己

话说如果库洛洛偷了酷拉的技能,那技能的条件会不会也附加在团长身上呢?如果是,中指攻击非蜘蛛成员会不会反杀啊;如果不是,那团长杀酷拉也太容易了,直接拿锁链攻击非蜘蛛成员然后酷拉就挂了。。。没有火红眼的团长大概也不能把锁链技能开到最大吧。 

纯属脑洞,自娱自乐一下

(让我再去补一下团西大战)

我好像猛然间get到了团长的人格魅力,真的是不得了的人物设计

但是不妨碍我OOC他

本次脑洞—- 团长:偷下锁野郎的技能玩玩(然后自己玩死了自己

话说如果库洛洛偷了酷拉的技能,那技能的条件会不会也附加在团长身上呢?如果是,中指攻击非蜘蛛成员会不会反杀啊;如果不是,那团长杀酷拉也太容易了,直接拿锁链攻击非蜘蛛成员然后酷拉就挂了。。。没有火红眼的团长大概也不能把锁链技能开到最大吧。 

纯属脑洞,自娱自乐一下

(让我再去补一下团西大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