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八月

6468浏览    4799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0-12 09:42
瑞鸣-听见音乐点亮生活

心在乌云之上

文/黛二


那年夏天雨出奇的多

随便摸一把到处都是湿漉漉的

心无端的蒙上一层霉雾

仿佛能拧出水来


匆匆踏上海航的班机

不愿与大雨中浸泡的城市告别

期冀海南的阳光、椰树、沙滩风干心情


此刻

城市正大雨滂沱


机舱内,欢声笑语一片,这种欢笑于我是略带嘲讽的隔膜,我用沉默谨慎的与它保持着距离。


临窗俯望,飞机正在低空穿行,窗外,乌云如浪,滚滚而来又滚滚而去,机翼在浓密的云层里若隐若现,铅灰色的云层密密实实,如一张灰色的巨大的网,难测其厚;大雨如帘,如绣娘腕下千回百转的针脚,难计其密。


良田,村落,山川,湖泊全都淹没在无边的灰色中。...

文/黛二


那年夏天雨出奇的多

随便摸一把到处都是湿漉漉的

心无端的蒙上一层霉雾

仿佛能拧出水来


匆匆踏上海航的班机

不愿与大雨中浸泡的城市告别

期冀海南的阳光、椰树、沙滩风干心情


此刻

城市正大雨滂沱


机舱内,欢声笑语一片,这种欢笑于我是略带嘲讽的隔膜,我用沉默谨慎的与它保持着距离。


临窗俯望,飞机正在低空穿行,窗外,乌云如浪,滚滚而来又滚滚而去,机翼在浓密的云层里若隐若现,铅灰色的云层密密实实,如一张灰色的巨大的网,难测其厚;大雨如帘,如绣娘腕下千回百转的针脚,难计其密。


良田,村落,山川,湖泊全都淹没在无边的灰色中。

飞机左冲右突,却始终挣脱不出这无边的灰。

我靠在椅背上,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一口气,任心与飞机一同颠簸着,挣扎着。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觉得眼前一亮,一缕酡红的阳光硬生生的把厚厚的云幕撕开一条隙,太阳跌跌撞撞地从遥远的地平线挤上来,开始只是丝丝缕缕的光线,后来变成片片断断的碎片,逐渐拢成完整的一轮红日,奋力一跃,挣脱云层的束缚,碧蓝的天空,霞光刺破云层发出耀眼的光芒,巨大的云层一开始蒙着灰色如发怒的浪,浊天排空,只一会功夫,就洁白如雪,延绵起伏,宛如人间仙境。



忽而风起云涌,云团如大大小小的绵羊,涌动在璀璨辉煌的阳光里。

阳光,露出久违的笑脸,在万米高空与我相见。


人生在某个高度上是没有风雨云层的,如果你生命中的云层遮蔽了阳光,那是因为你心灵飞得不够高,大多数人总是试图消灭云层,然而总是徒劳,正确的做法是发现使你上升到云层之上的途径,那里的天空永远碧蓝,那里的阳光永远灿烂。先哲的话犹言在耳,眼前的景象让我醍醐灌顶。

如果我们的生命总是处于黑暗之中,看不到光明和希望,如果我们常常被眼前的境遇所困顿,找不到出路,那是因为我们被自己的心所局限,其实阳光一直在万米之上微笑,见到她,需要一颗能够凌驾于乌云之上的心灵。


摄影:小叶·不会修图&冀翼

南方没有姑娘
8.15 晚这里其实就是我们各...

8.15 晚
这里其实就是我们各自的一个世界
在这里我们疯狂的炫耀着自己所有
而我们彼此都是点赞之交 转发之谊

所以在看见和菜头的软文
一下子很欣赏他的果敢
他说 对不起 我不想加你微信

就如他所说 有的人 我们就见过一面
没有打过任何交道 彼此全无任何了解
但是 一旦你可以进入我的微信
就可以翻阅我的朋友圈
知道我去过哪里 和谁在一起
吃过什么饭菜 在午夜长叹过哪些话
在浴室里涂抹什么牌子的生发水
与之相伴的
是你的消息也进入了我的朋友圈
于是 我的朋友圈
变成了一个陌生人展示自己生活的地方
上午鸡汤鸡汤鸡汤鸡汤鸡汤鸡汤
中午盒饭盒饭盒饭盒饭盒饭
晚上晒娃晒娃晒娃晒娃晒娃
为什么我要看这些东西
当然也许我不愿意添加那么多陌生人好友...

8.15 晚
这里其实就是我们各自的一个世界
在这里我们疯狂的炫耀着自己所有
而我们彼此都是点赞之交 转发之谊

所以在看见和菜头的软文
一下子很欣赏他的果敢
他说 对不起 我不想加你微信

就如他所说 有的人 我们就见过一面
没有打过任何交道 彼此全无任何了解
但是 一旦你可以进入我的微信
就可以翻阅我的朋友圈
知道我去过哪里 和谁在一起
吃过什么饭菜 在午夜长叹过哪些话
在浴室里涂抹什么牌子的生发水
与之相伴的
是你的消息也进入了我的朋友圈
于是 我的朋友圈
变成了一个陌生人展示自己生活的地方
上午鸡汤鸡汤鸡汤鸡汤鸡汤鸡汤
中午盒饭盒饭盒饭盒饭盒饭
晚上晒娃晒娃晒娃晒娃晒娃
为什么我要看这些东西
当然也许我不愿意添加那么多陌生人好友
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奇葩的微信用户
但对于那些立志于微信营销
立志于在朋友圈卖商品
哦 对不起 很多人说买到了假货
但既然都是彼此信任的朋友了
怎么会卖假货给你呢
还有那些立志于把朋友圈当成挣钱工具的人来说
这种做法无疑是致命的
每进一个陌生的微信群
每参加一次公开的活动
他们的微信通讯录都会多上几个陌生的好友

咳 哥们 加我一下微信吧
这早已经成为他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而这恰恰偏离了微信作为社交工具的定位

他们在大把大把利用朋友圈挣钱
这无疑对微信这个平台造成了巨大的损害
所以当我看到微信开始限制好友数量时 我不禁拍案叫绝
至于一些人说这是不尊重用户体验
不禁呵呵一笑

有朋友开玩笑说
黑人人网是一件大家喜闻乐见的事情
这是一艘正在沉没的巨轮
所有的用户都在远离 而说到原因
无外乎都是和人人网的主题人群是学生有关
当他们走向社会自然而然的需要更高一层次的社交网络了
但在我看来 这种解释无疑是非常可笑的
我们不会有了新浪微博就放弃同学之间的情谊
我们也不会因为在新的社交平台重新开始就忘记了曾经的点点滴滴
那些日志 照片 生活状态
这些碎片化的信息
正是我们青春年华最美好时光的缩影
我想所有人都很难忘记

真正让我们离开的原因
其实主要还是人人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营销信息心灵鸡汤
不转不是中国人 转了就能中大奖
好玩的小测试 商品广告等等
正是这些信息彻底毁掉了人人网这个平台 也摧毁了QQ空间
现在它们正以星火燎原之势同样在摧毁微博和朋友圈

所以 现在有人要加我微信微博的
我选择直接拒绝
当我第一次看着对方的眼睛说出
对不起 我不想加你微信微博 的时候
那种人品和节操破碎坍塌的声音让人快乐得毛骨悚然
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早就应该做的事情
有一种破坏了社会伦理的快感
我知道 一旦说出这句话
自己在对方心目中成为“好人”的可能性今生为零
但是没有成为“好人”这件事我觉得很快慰

我终于可以放心地在朋友圈里自拍裸照了 和菜头在最后这么说

圆白菜
给初心骨科交党费了!

给初心骨科交党费了!

给初心骨科交党费了!

Jeff

八月观后感

八月时
情影焉

梦流年
挥不歇

浮生间
昙花现

今世業
各回约

八月时
情影焉

梦流年
挥不歇

浮生间
昙花现

今世業
各回约

冬眠的熊
(630)2016.8.1....

(630)2016.8.1. 八月了!  

晚安.

(630)2016.8.1. 八月了!  

晚安.

漁哚儿

🄰🅄🄶🅄🅂🅃
0⃞1⃞-0⃞3⃞

🄰🅄🄶🅄🅂🅃
0⃞1⃞-0⃞3⃞

一颗醉桃子

【根八】【八月生贺接龙】十九岁。Chapter 1

这是给哦噶的生日贺礼。

接龙文每天更新一章,我会在这里实时放上链接。

Chapter 2 from  @Kaiidth 

Chapter 3 from  @福柚姬 

Chapter 4 from  @Miss_Pumpkin 

Chapter 5 from  @Big Bunny☆阿口口 

请不要大意地接好这块大糖!

————————————————————————————————


Prologue


梵高在写给提奥的信里说道: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

这是给哦噶的生日贺礼。

接龙文每天更新一章,我会在这里实时放上链接。

Chapter 2 from  @Kaiidth 

Chapter 3 from  @福柚姬 

Chapter 4 from  @Miss_Pumpkin 

Chapter 5 from  @Big Bunny☆阿口口 

请不要大意地接好这块大糖!

————————————————————————————————


Prologue

 

梵高在写给提奥的信里说道: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

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

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火,我快步走过去,生怕慢一点他就会被淹没在岁月的尘埃里。

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

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结结巴巴地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Chapter1 Idiot

 

日子到了雨季,天气总是很调皮的。

August刚停好车,雨就噼里啪啦打了下来。

“真是的,这雨怎么说下就下呢......”他抱怨道,转过身伸手想要拿伞。

“就这点雨,我们跑过去就是啦。”坐在副驾驶的Ngern把他的手臂推了回去,然后把外套脱下来拿在了手里,“我一过去你就开门啊。”

Ngern随即打开门跳了下去,他绕到右车门,示意August把门打开。August一下车,Ngern便把外套挡在他的头上,两人一起向大楼跑去。

雨下得很急,路面上没多少积水,但两人的裤子上还是溅上了许多污水。两人跑到大楼门口,Ngern不好意思地笑笑,把盖在August头上的外套拿下来拧了两下。August想抱怨几句应该拿伞的,却发现自己的头发只湿了发梢,而Ngern则几乎浑身湿透了。

黑色的T恤因为吸满了水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虽然一点也不透,却清晰地勾勒出了Ngern健壮的身材。August看着对方要比自己粗两倍的手臂,心中暗暗决定要回去加强健身的强度。

“Ngern,August,你俩怎么才来!”

August不好意思地推了Ngern一下:“还不是因为这家伙在家里梳妆打扮磨蹭了半天,害我等了好久,结果遇上了高峰期。”

大黑一边无奈地把印有活动宣传语的T恤塞到两人手中,一边将两人推进更衣室:“赶紧换上衣服,White和Captain在里面等着呢!”

“可是......”Ngern把白色T恤展开,“只有一件上衣?我俩裤子都湿了啊。”

“那你们就只换上衣就好了,反正是在床上拍,被子一盖什么也看不见。”

“可......”August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大黑一把推进了更衣室,“啪”的关门声让他意识到只剩下他和Ngern在小小的更衣室里面面相觑。

 “怎么,August,你在等着我给你脱吗?”Ngern把湿漉漉的外套放在凳子上,双臂一伸便脱下了身上湿透的黑T,他看着身旁傻站着的August,忍不住想要开他的玩笑。

August瞪了他一眼:“你想的美!”他把T恤挂在衣架上,低下头一粒一粒地解开身上衬衫的纽扣。

“嘿,看你解得这么辛苦,要不我帮你撕开吧。”Ngern看着低着头跟衬衫扣子作斗争的August,为自己脑海中冒出的撕破他衬衫的恶趣味感到很满意。

“一边玩去!”August恶狠狠地答道。好不容易把扣子解开、又把紧贴在身上的衬衫拽下来之后,他做出一副生怕对方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不良事情的模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换上了活动T恤。

Ngern咧着嘴无奈地看着August的小表情,把白T穿上之后,腿上湿滑黏腻的感觉让他突然意识到没有裤子可以换这一事实。

他张了张口想要问对方怎么解决这一问题,却惊讶地看到August正自然地把长裤脱下来折叠好放在了凳子上。

“呃,你打算就这样?”

“是啊,反正有被子挡着嘛。”August暗自庆幸今天穿的是老干部内裤,只要自己心里坚持认为自己穿的是沙滩短裤就没有问题啦。

Ngern默默地看着一脸淡定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的August,默默地把牛仔裤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深灰色的四角内裤。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你也有今天。”August看着Ngern被布料包裹着的紧实的肌肉,以及某个部位不能再明显的轮廓,第一反应竟然是指着他笑岔了气,“你真的打算就这样进去?”

“那能怎么办?”Ngern无奈地看着他,“我回头一定不会给大黑留全尸的,相信我。”

 

在经历了一轮来自White、Captain和大黑的无情嘲笑以及女工作人员们羞涩的眼神洗礼之后,Ngern一把扯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将自己腰部以下盖了个严严实实。

White被Ngern他挤到了右边的枕头上,Captain“啪”地一声就打在他头上:“别靠近我啊,要不小心我打你!”

然而White却得寸进尺地在Captain肩窝蹭了起来,Captain一咬牙,直接把大腿压在了White身上,听着身旁White的阵阵惨叫,只顾着在一旁傻笑Ngern丝毫没有注意到August站在了床边。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要干什么!”大腿突然传来嗖嗖的凉意,Ngern立马伸出手把被掀起的被子压住。

“那么敏感啊你,”August嘴角带着一抹促狭的笑,猛地又一次掀开被子,“我要上床啊!”

Ngern瞪着慢悠悠爬上床又慢悠悠把被子盖上的August,努力压住脑海中想把他的老干部内裤扒下来的冲动。双人床对于四个人来说显然十分拥挤,两人裸露的大腿在狭小的空间里免不得触碰和摩擦。

不知为何,Ngern心里泛出了一丝异样。明明也一起下过海游过泳,明明平时搂搂抱抱的也不少,为什么现在挤在一张床上却给他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呢。

August闭着眼安静地躺在他的身边,长长的睫毛盖住眼睑,高挺的鼻梁和微翘的嘴角随着呼吸微微起伏,和闹腾得好像下一秒就会开启枕头大战的另一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Ngern发现两人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近到如果有足够时间的话,他会愿意一根一根地数清楚August脸上的汗毛。

Ngern突然觉得有点口干。他用左手撑起身体,右手越过August去拿床头柜上的矿泉水。

时间就好像在那一秒停止了。

August好像感受到了上方充满男性荷尔蒙的气息,疑惑地睁开了眼睛,却发现Ngern不知为何几乎快要趴在他的身上,而August刚好能透过T恤领口看到Ngern的健壮的胸肌。

Ngern拿过水,坐起身仰头满足地喝了一大口。似乎感到身旁的人睁了眼正看着自己,Ngern回头发现August正用一种难以言说的表情看着他。

“诶?你要喝吗?”

August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水,意识到自己竟然也有些口干舌燥。他接过Ngern喝过的水瓶,毫不犹豫就把剩余的水灌进了口中,然后把瓶子放在了床头柜上。

“哦!”正要躺下的时候,旁边和Captain打闹的White突然用他的翘臀一顶,Ngern猝不及防地被撞到了August的身上。这床真是太小了——他一面想着,一面用手压在August的身上找到一个支撑点让自己转过来——那俩人居然不要脸地占了整张床的三分之二!

待Ngern重新躺好后,却发现August满脸通红地看着他欲言又止。

“你怎么了,August?”

“......我就那么矮吗?你也真是会找地方......”August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Ngern奇怪地看着他。地方?唔......刚才找的支撑点么?软软的,难道不是肚子上的肉吗?可是如果再仔细回想一下那时的手感的话......

“对不起!”Ngern意识到他对August做了什么之后,立马向他道歉,“你没事吧?很疼吗......”

August打掉他伸过来意欲安慰的手,幽怨地看着他:“你丫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

“呵呵呵......”Ngern傻笑着,想伸手挠头却因空间不够而只好作罢,“还不是那次采访你说我肌肉就一般般,所以我才去练的......”

“哼,所以说还怪我咯?”August想起Ngern那浑身像充了气儿一样的肌肉,翻了个白眼,转过身不再理会他。

幸好摄影师的出现及时解救了Ngern。

 

August很有职业素养地依照摄影师的要求和Ngern摆出相应的表情和动作,却还是不肯理会Ngern。拍摄结束后,White和Captain好像商量好的一样下了床跑向休息室,Ngern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一旁的August身上。

“呃,P'August......”他只有在求人的时候才会这样称呼对方,Ngern拽了拽欲起身下床的August的衣角,“能帮我把裤子拿到这边来么?我不想过去......”

August转过头来无奈地看着他,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在他的puppy eyes之下妥协了。他先在更衣室里穿上被工作人员烘干过的裤子,又把Ngern的裤子拿回摄影棚扔到了床上。Ngern感激地接过裤子,把腿伸到被子外面。

“August,要不你也压我一下?让你报仇。”

“哈?你说什么?”August显然被吓到了。

“我只是想让你消消气啊。”Ngern无辜地看着他。

“消什么气啦,我早就不生你气了。”August生怕他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赶紧催促道,“快点把裤子穿上,你就这么让送你回家的人这样等着你吗?”

Ngern笑嘻嘻地穿上裤子,从床上窜了下来。俩人收拾好东西和工作人员们打了招呼,便朝室外停车场走去。

“太好了,外面没有下雨诶!”Ngern自然地把胳膊搭在August肩膀上,开心地对他说。August挑了挑眉,强忍住想揍人的冲动,心想这次就看在他比自己小的份上原谅他一次好了。

两人来到车前,看着August这辆自己搭过不知多少次的车,突然想到某件事的Ngern没有像之前一样轻车熟路地蹿上副驾驶,而是低着头慢慢上了车。

August看了他一眼,一边系上安全带,一边随口问道:“怎么了?我都不生气了,你怎么还这么闷闷不乐的?”

“我突然想起过几天我要去提车。”Ngern把头扭到一边,系上安全带。

“那不是挺好的吗,”August发动汽车,“我终于可以不用当你的免费司机了哈哈哈。”

“我是很高兴,可是......”Ngern拽了拽安全带,“等等,你刚刚是说你其实不是很情愿送我吗?”

“那是开玩笑啦。”August把左手伸向副驾驶的头枕后面,右手控制着方向盘,一边倒车一边说道,“你有车是好事,什么时候我懒得开车了你也可以捎着我,你要是不想开我也可以送你的。”

Ngern看着August把车倒出来,开到了马路上。“可我们不是每次活动都是在一起的。”

“是啊,这又不是你我能决定的。”August专心看着前方,“对了,你过几天不是和White还有Captain有Oishi的活动吗?记得给我顺点赞助品啊,嘿嘿嘿。”

“嗯。”Ngern不知在想些什么,低声应了一声。

 

没过几天就到了Oishi的活动。

接受完一轮采访后的Ngern觉得自己刚才在台上的行为真是用“idiot”这个词来形容都不为过了。

自己明明是挥舞着忍刀能轻松解决几个彪形大汉的蒙面帅气忍者,却被几个女子弄得束手无策——虽然是Oishi宣传活动的开场,面罩下的自己也只能苦笑地完成工作人员布置的任务。

然而自己竟然还在Captain唱歌的时候单膝跪地,虽然被下一秒出现的White推到一边,也获得了不错的舞台效果。还好休息室只有自己,Ngern狠狠地拍了拍脑袋。自己那时究竟在想些什么。

想起自己上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做这个动作,也就是那次和August同台唱歌时,把手中粉丝送给自己的花束递到他的手中吧。

如果有人会去在意Ngern的意见,问他最喜欢和谁一起活动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出某个人的名字。

不知从何时起,他就习惯了和August一起出席活动。不同于和Na在一起时两人好朋友一般的打打闹闹,也不同于和White一起参加比赛时的兄弟情,每当Ngern和August在一起的时候,他对August的每一个有意无意的表情或是动作,都有着完美的理由——两人是剧组的荧幕CP。即使是被人误会也可以说那是宣传需要,而Ngern便可以借着这个缘由肆意地调戏对方了。

Ngern这样想着,握着手机的右手渐渐圈紧。想起那次颁奖礼后的采访时,自己说和August只是亲密的朋友而已,而自己却像个傻瓜一样留恋他靠在自己肩膀上时的温顺。

“我一般都是看他的耳朵啦。”看耳朵?Ngern在心里暗暗地骂了自己一句“白痴”。那种拙劣的借口居然会从自己口中说出,真是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果然那期的采访一出,打开Instagram之后看到的全是自己“看August耳朵”的照片。

而他自己也不敢相信,原来自己望向他的眼神总是那样深情。

原来那个人早就已经深深种在他的心里,让他移不开眼去。

Ngern低下头,嘴角微微翘了起来。就算在粉丝的起哄下自己对他做一些微妙的动作和表情是无可厚非的,他也不喜欢自己和August的超越朋友的亲密关系仅止步于台上。

就算被当成白痴,那又怎样呢?

Ngern熟练地解锁手机,手指滑到Facetime的图标上,犹豫了几秒,按了下去。

 

如果说有比前几天收到Ngern从Oishi活动现场后台发来的Facetime请求并且在听他抱怨White和Captain是多么旁若无人地秀恩爱、徒留他一单身狗在旁边清泪两行之后、Ngern撒娇一般地对他说了一句“多希望你能在我身边”这件事还要让他纠结的事情的话。

那一定就是昨天的Charity活动了。

August之前只是单纯地以为那句话仅仅是因为作为单身狗的Ngern在受到了重达两吨的伤害之后对他的吐槽,再复杂一点也许还包含希望他这个好兄弟能在身边陪伴他的奇怪的期望。然而August忧伤地发现,越是努力去回想那天和他Facetime的情景,就越是无法忽略那时Ngern认真的表情和语气。

而且今天简直还要更糟。

一大早大黑就打电话告诉他们有一大堆娱记跑到公司门口要求采访他和Ngern,都是因为昨天活动上的那件事。可恨的是,August赶到公司的时候,正看到Ngern一脸微笑地面对着记者们,告诉他那不过是一个误会,是由于不小心而造成的。

既然是不小心,那为什么昨天他不跟他道歉?

既然是不小心,那为什么在活动上他借着咬断拉面的那一瞬间亲上了他的嘴?

既然是不小心,那为什么Ngern没有向他解释说那只是不小心碰到的、而是像得到了什么奖赏一样甚至还有些炫耀的样子?

他的嘴唇触碰到他的那一瞬间,August惊讶地睁开了双眼,却看到眼前的人闭着眼,嘴角还带着得逞的笑容。

是的,就是得逞的笑容。

August气极了自己明明知道不应该去想,可是每次想到那一秒,Ngern的脸都好像真实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不断放大、放大......还有那一抹该死的、得逞的笑。

虽然下一秒Ngern就放开了他的嘴唇。

手机又不合时宜地响起来。

August恶狠狠地摁掉手机,直接关机。上午的采访结束之后,他跟大黑打了一声自己想要安静一天的招呼之后,就开车回到了家里。然而在他想要努力忽视导航的超速提示时,手机铃声却总是在提醒着他Ngern的来电。

他也不是没有礼貌地全部拒接电话的。然而一滑动那个绿色的色块,Ngern的声音出现在耳边,August就忍不住回想起昨天活动的全部细节。他和这个该死的家伙的全部细节!

主持人把他俩分开之后不着痕迹地从主持人身后把自己拉到他身边、他的手总是若有若无地放在自己的腰上、明明已经比自己高了两公分却还是有意无意地把下巴放在自己肩膀上蹭来蹭去的Ngern、坚持让自己使用他用过的话筒而不是主持人递过来的......还有那一直追随着自己身影、生怕下一秒自己就会消失的眼神。

August烦躁地把自己摔向床,脑袋埋在枕头里紧闭着双眼想让自己停止呼吸。

然而就在他像一个溺水的人从水面伸出头、在感受窒息的那几秒之后,他睁开眼,大口呼吸。

眼前并不是预想中的无尽的黑色。

而是Ngern亲上他的那一瞬间那个该死的、狡黠的、阴谋得逞的表情。

该死的。


诡獁
不 羡 仙 来听音乐,点此...

   不 羡 仙

来听音乐,点此


喜欢就点个赞吧,谢啦。

   不 羡 仙

来听音乐,点此

 

喜欢就点个赞吧,谢啦。

何小婷是怪咖
牛油果蔬菜沙拉。我家的三只混世...

牛油果蔬菜沙拉。
我家的三只混世小魔王也深陷牛油果无法自拔…

牛油果蔬菜沙拉。
我家的三只混世小魔王也深陷牛油果无法自拔…

诡獁

              甦   醒 

“ mY  hEART  iS  broKeN

     10 張,点开是我的幸运;

音乐点此

要有音乐才够完整,

没听到是你们的不幸。

              甦   醒 

“ mY  hEART  iS  broKeN

     10 張,点开是我的幸运;

音乐点此

要有音乐才够完整,

没听到是你们的不幸。

诡獁
浣 溪 纱 ·...

浣 溪 纱 · 滴 水 还 海


感谢@A-水塔先生 、  推荐的音乐,谢谢。


配乐点此《The Moment It Breaks》。
 

戳开原图吧,HD。

浣 溪 纱 · 滴 水 还 海

 

感谢@A-水塔先生 、  推荐的音乐,谢谢。

 

配乐点此《The Moment It Breaks》。
 

戳开原图吧,HD。

嘉手写
七月最后一天。八月你好。(版权...

七月最后一天。八月你好


(版权已转让给千图网所有。禁用。如有需要请至千图网下载)

七月最后一天。八月你好


(版权已转让给千图网所有。禁用。如有需要请至千图网下载)

牧鱼
早餐记录20160819——红...

早餐记录20160819——红豆浆、新奥尔良鸡排卷饼、水果玉米、每日坚果

早餐记录20160819——红豆浆、新奥尔良鸡排卷饼、水果玉米、每日坚果

牧鱼
早餐记录20160802——绿...

早餐记录20160802——绿豆汤、鸡肉黄瓜卷饼、煮玉米、每日坚果、李子

早餐记录20160802——绿豆汤、鸡肉黄瓜卷饼、煮玉米、每日坚果、李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