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公孙离

27.7万浏览    3261参与
文珏Ci

枫中曳

长安城外落枫叶,霜降红袖步未歇

峭石盘根出身劣,枯木半弯却难灭

难有折柳无音讯,追光逐月此生困

曲终人归四方论,伞下轻舞定乾坤

长安城外落枫叶,霜降红袖步未歇

峭石盘根出身劣,枯木半弯却难灭

难有折柳无音讯,追光逐月此生困

曲终人归四方论,伞下轻舞定乾坤


枫冥离

【食物语×女主向】

来更文啦~上一篇怎么回事热度好少´_>`

还是私心篇

希望你们多按几个小蓝手帮我推一推

感谢呀呼♡  ̑̑ฅ(ٛ˃̶˙ω˙˂̶ٛฅ)

p.s依然感谢王者荣耀小兔子姐姐友情客串!王者故事里公孙离设定是唐朝,本篇涉及到一些她王者故事里的内容,bgm是同人曲《幻舞玲珑》很好听的嗷ฅฅ*选取的诗句是杜甫《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公孙离≠历史上公孙大娘)

“为何。。。你为何?”进教坊时太白鸭就在喃喃自语。我淡然道:“你有一故友,为了他太平长安的愿望,你从军为他肃清前敌。我为见一故友,花万两黄金并不足惜。”

“我问的是你为何能拿得出万两黄金?!”他着急了。

“哦...

来更文啦~上一篇怎么回事热度好少´_>`

还是私心篇

希望你们多按几个小蓝手帮我推一推

感谢呀呼♡  ̑̑ฅ(ٛ˃̶˙ω˙˂̶ٛฅ)

p.s依然感谢王者荣耀小兔子姐姐友情客串!王者故事里公孙离设定是唐朝,本篇涉及到一些她王者故事里的内容,bgm是同人曲《幻舞玲珑》很好听的嗷ฅฅ*选取的诗句是杜甫《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公孙离≠历史上公孙大娘)

“为何。。。你为何?”进教坊时太白鸭就在喃喃自语。我淡然道:“你有一故友,为了他太平长安的愿望,你从军为他肃清前敌。我为见一故友,花万两黄金并不足惜。”

“我问的是你为何能拿得出万两黄金?!”他着急了。

“哦,你说的是这个啊。”我不以为意:“赞助商空桑首富葱烧海参啊。”

“丫头,你没答应他什么无理要求吧?”他担心道。

“得了得了,”我摆摆手:“聪少除了天天把自个儿当霸道总裁以外其他没什么。”我冲他眨眨眼:“一会儿你只需要拿着酒壶喝酒就行了,其他的事我自有分寸。”

他仍疑惑:“好吧。。。我且看你这丫头葫芦里卖的是药还是酒。”

教坊老板将我和太白鸭引入包间雅座,低眉恭顺和刚刚叉腰指手画脚形成鲜明对比:“二位且先吃茶坐会儿,我这就去催她快些梳洗表演。”

“嗯,是该来快点。”我放下茶杯:“跟她说别让老朋友等太久。”

“是。”老板说着退下出去了。

“丫头,你且与我说说,你这故友是什么来头。”

我撑着脑袋慵懒道:“魔种。”

太白鸭大惊,一口酒差点没咽下去:“你说什么?!”

“一个被教坊收养的兔子魔种,一位舞姿绝伦的舞姬,一名。。。幸运而不断勇敢追寻属于自己幸福的女孩子。”

我说话时看向帘幕,有长耳朵晃动的曼妙身影。隐隐约约可见一位手执红伞,身着橙色枫叶小袄的女子。丹唇轻启,甜美的声音传来:

“不知阁下何许人也?对阿离的身世了若指掌。”

我笑了:“阿离,是我。”

手执红伞的女子亦笑道:“阁下大驾光临,令阿离受宠若惊。只是不知旁边那位是。。。”

“一个对长安城很熟悉的朋友。多亏他,我才能找到这座教坊,才能再见到你。”

“我是追求幸福的女孩子,而阁下却有稳稳的,可以抓在手上的幸福。”

“那是我十五岁之前的事了。从十五岁那年到现在,我仍在寻找家人,重拾幸福的路上。”

隔着帘幕,女子缓缓朝我们走来:“那,阿离可以为阁下做什么呢?”

“你且先为我跳支舞吧。”

帘幕刹那间揭开,露出一张俏丽明媚的脸庞,女子面容姣好,额间落一点枫叶的印记。舞绸摇曳,步步生姿,美目盼兮:“好,那阿离便献丑了。”

“记忆 在沉淀 孤鹜 被封缄 载入 这世界”

“彼时 霜叶舞 晚云落”

女子撑开红纸伞,用力向前甩开,自己则围着自转的伞舞动。刚刚帘幕后的她静若处子,此刻舞台上闪烁跳跃,动如脱兔。

“飘零的枫叶啊 落在伞沿 舞动在花间”

“变换的舞步和记忆中的初雪”

“有朝一日 我将蜕变 破茧的蝶”

从她开始说话到跳舞之前,太白鸭一直在喝酒。此时的他惊得嘴巴能塞下他的酒壶:“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青光!”

我颔首称赞:“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一曲舞毕,她收了伞,拢起珠袖,绛唇开合:“小女子不才,阁下满意便好。”

我捅捅太白鸭:“喂喂,人家跳得怎么样?”

他迟迟不说话,我怕她站了尴尬,对她道:“阿离,你的舞姿把他震慑到了。”

她走到我身边,坐下,拉过我一只手臂,轻声道:“我希望阁下此次观舞是来讨枫叶的。。。”

“我要那牡丹做甚?你若肯给我,我下次见你就不用这么费力了。”

她笑着往我手心里塞了一枚枫叶,橙红若丹。

“这便是我与阁下的约定了。愿阁下能早日寻回自己的幸福。”

“愿你在迷宫般的长安城内,寻求到你认定的幸福。”

她起身离开,她还要去接待其他客人。

我看了看太白鸭,他还傻楞在那里:“喂,人家跳得那么好,你怎么没什么反应?”

他终于回过神来:“公孙小姐的舞姿让人念念不忘。不过,”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她的舞姿,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谁?”我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

“空桑的食魂间都在传说,空桑少主舞姿绰约。”他慢慢靠过来,一只手拿着酒壶,另一只手搂住我的腰:“更有擅水墨丹青者一品居士提字‘一舞相思寄明月,万念不忘红昭愿’;更有空桑首美福公子因‘不能一睹美人舞姿’而遗憾;更有。。。”

他周身带着酒气,每说一句话,都有炙热的鼻息喷在我的脸上和脖子上。

“一品。。。他人在徽州!他跟福公都失忆过,你。。。这些都是传说。”

他醉眼迷离:“告诉我,你会跳舞吗?”

我被他搂在怀里,靠得太近,只能勉强摇摇头:“我不会跳舞的啦。”

“那为何你看我剑舞《将进酒》时想共舞?”

“我。。。哪有。。。”我心虚地避开他的目光。

他突然不知往我嘴里塞了什么东西,紧接着一股清凉但辣劲十足的液体充斥着我的口腔。

“咳!”我又羞又气:“你干嘛?!”

“丫头,‘酒后吐真言’听说过吗?”

我又被他灌了一口酒,只听他道:“我怀疑你在说谎,可我想听真话。”

“你不是不知道酒的味道吗?”

“我也想看看你喝醉是什么样子。”

灌了几口后,我开始神志不清,可我完全没有反抗的力量。

“丫头,为什么不说实话?”

“因为,我。。。嗝,不想让你知道。。。”

“知道我喜欢。。。看你舞剑的。。。那份心情。”

美食化魂,一味倾心。

月雫
是我的宝贝阿离啊🍁想把尧天组...

是我的宝贝阿离啊🍁
想把尧天组织画全><

是我的宝贝阿离啊🍁
想把尧天组织画全><

为什么不问问懵逼的_65劳斯

#公孙离无限星赏官##场照1##预告

“热爱,是梦想的起点”

“不被定义的,才是风格”

“新风格,喜欢吗”

摄影:UU
妆面:UU
服装:七愚漫屋
假毛:亦良

漫展第二次女装(TωT),俺觉得俺今天差点没冻成傻逼,我太难了。难得回趟宁波参加漫展,见到了好多小可爱,小宝贝们,爱你们,我们寒假再见啦!

#公孙离无限星赏官##场照1##预告

“热爱,是梦想的起点”

“不被定义的,才是风格”

“新风格,喜欢吗”

摄影:UU
妆面:UU
服装:七愚漫屋
假毛:亦良

漫展第二次女装(TωT),俺觉得俺今天差点没冻成傻逼,我太难了。难得回趟宁波参加漫展,见到了好多小可爱,小宝贝们,爱你们,我们寒假再见啦!

枫冥离

【食物语×女主向】

我终于来更正文合集了,不过距离上次发刀太久了,我觉得你们也没啥感觉了。

这次依然不是更正文,而是写太白鸭以表我的夙愿。太长了,我先发一部分。

本来想叫“太白十二时辰”,后来发现十二时辰里的一些专有名词我不是很熟悉,于是就算了。所以大概运用了唐朝坊市制度的一些内容(如果有出入致歉)

有私心,结合了王者荣耀。感谢教坊舞姬兔子魔种公孙离小姐姐友情出演(不许ky!不喜欢的不勉强)

虽然抽到了太白鸭可是我想要绍兴醉鸡小哥哥啊!

“长安有108坊,坊与市分开。钟鼓不响,市贾不开。所以,你让我这么早带你来做什么?”

黑发白衣,鎏金色眼眸,背着长剑的青年仰头给自己灌了一壶酒。身旁有着茶色眼睛的小丫...

我终于来更正文合集了,不过距离上次发刀太久了,我觉得你们也没啥感觉了。

这次依然不是更正文,而是写太白鸭以表我的夙愿。太长了,我先发一部分。

本来想叫“太白十二时辰”,后来发现十二时辰里的一些专有名词我不是很熟悉,于是就算了。所以大概运用了唐朝坊市制度的一些内容(如果有出入致歉)

有私心,结合了王者荣耀。感谢教坊舞姬兔子魔种公孙离小姐姐友情出演(不许ky!不喜欢的不勉强)

虽然抽到了太白鸭可是我想要绍兴醉鸡小哥哥啊!

“长安有108坊,坊与市分开。钟鼓不响,市贾不开。所以,你让我这么早带你来做什么?”

黑发白衣,鎏金色眼眸,背着长剑的青年仰头给自己灌了一壶酒。身旁有着茶色眼睛的小丫头斜睨了他一眼:“大早上的就喝酒?不怕被小邵老板逮着做讲座?”

“嘿,”他擦了擦嘴:“此言差矣。酒,醒着能让我一口提神,醉了能让我诗兴大发。至于那酒馆老板嘛。。。”他认真地看了我一眼:“丫头,你不会是他派来监督我的吧?”

我颇为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我是不想你被绍兴醉鸡到处追着还酒债,而你又时时赖债欠债,最后要我来给你擦屁股。”

他仰头哈哈大笑,使劲拍了一下我的背:“小丫头,用词要注意,可不能这么粗俗。”

我懒得再和他多废话,轻功一使,悄无声息地落在一处教坊的屋顶上。

“哟~小丫头轻功了得呀。”太白鸭放下酒壶,也用轻功飞升到我身边。

“丫头,你知道这片檐瓦下是什么吗?”

“教坊呀。”

“知道你还上人家屋顶?你不会对某个舞姬感兴趣吧?”

我笑了,很坦诚:“你说对了。”

太白鸭莫名其妙地看了我一眼:“‘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说得就是此刻的你吧?”

“我不‘春风得意’,我也只看一朵‘长安花’。”

话音刚落,钟鼓大响。

长安城内108坊欣欣然睁眼苏醒过来。

“太白,你会帮我的吧?”

“只要你拿得出美酒,一切好说。”

“你个酒鬼!”我笑骂他一句,拿出一瓶桂花酒递给他:“空桑后山的桂花,我自己才学会酿的酒,你为何总说是‘天上佳酿’呢?”

他将桂花酒收好:“因为难得,如同‘天上佳酿’;因为是小丫头酿给我的,我怎样都喜欢。”

我笑了:“莫要拿我年纪不足不能饮酒,因此尝不出味道好坏来诓我。”

他得意:“不诓你。你是食神伊挚的女儿,手艺不应该会差。”

我抿嘴一笑:“好~如此便受你美赞了。”

“那我便承蒙你的美酒了。”

身下的教坊开始有姑娘出门去购置物品了,我接着和太白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太白,白天对诗,你觉得奇怪吗?”

“我觉得大白天挑人家教坊的屋顶坐才奇怪。”

“既然你不觉得,那就开始吧。”坊间的游人渐渐多了,我索性朗声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他一脸茫然:“你这丫头,到底玩什么把戏?”他把玩着酒壶:“算了,我陪你玩玩。”于是也像我一般朗声大喊道:“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被我俩这么一喊,果然在这座教坊门前有不少人围了过来。市民们对青天白日下光明正大坐在教坊屋顶上的一位青年,一位少女指指点点。太白鸭又配合着我喊了两句,聚集在教坊下的人越来越多了。

教坊的老板见这么多人围在自家坊前却不进来,便也出去一探究竟。见到有两个人毫不畏惧地坐在自家屋顶上,又惊又气。一只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指指太白鸭,又指指我:“喂,你们想干嘛?!”

太白鸭不知是沉不住气,还是也充满好奇,附在我耳边低语:“丫头,你到底想干嘛?”

“没什么,”我双臂交叉环绕在胸前,对教坊老板道:“我想请你坊里最好的舞姬为我跳支舞。”

那老板根本不把我放眼里:“哪里来的小毛孩?不知天高地厚。”

“白银百两,够不够?”我问道。

“我这里最好的舞姬,百两白银怎么够?”

“那,白银千两?”

“收拾收拾回家睡觉吧,小姑娘。”教坊老板转身想走。

我皱了皱眉,丢给她一个钱袋:“黄金万两,不能再加了。”

屋顶下市民们一片惊呼,奇道:“这小姑娘。。。什么来头?”

教坊老板打开钱袋,一阵金光闪闪:“姑娘,一切好说。先下来吧,我领你们进去。”

我和太白鸭跳下屋顶,跟教坊老板走进教坊。

美食化魂,一味倾心。

89748
腿图实在太慢,迟来贺图,纪念一...

腿图实在太慢,迟来贺图,纪念一诺弟弟公孙离绝世神推!

徐必成牛逼!

让我们恭喜ag超玩会!!!

武汉冲鸭

腿图实在太慢,迟来贺图,纪念一诺弟弟公孙离绝世神推!

徐必成牛逼!

让我们恭喜ag超玩会!!!

武汉冲鸭

一脸的美人痣
曾经写同人文附上的图😂寒假再...

曾经写同人文附上的图😂寒假再继续画

曾经写同人文附上的图😂寒假再继续画

玲玲.

终究会重逢吧?那时候,要以更美丽的模样出现你眼前。

花绽放于长安的春日,温暖又幸福。

*P2是黑白滤镜

终究会重逢吧?那时候,要以更美丽的模样出现你眼前。

花绽放于长安的春日,温暖又幸福。

*P2是黑白滤镜

逆风笑

最近又在赶亲友的生日贺图我太难了

平常也有点忙

今天终于有空摸鱼了

圣诞节又快到啦!去年画了一只甜品阿离(。・ω・。)ノ今年也想画一只q版的

小脑斧式yy

最近又在赶亲友的生日贺图我太难了

平常也有点忙

今天终于有空摸鱼了

圣诞节又快到啦!去年画了一只甜品阿离(。・ω・。)ノ今年也想画一只q版的

小脑斧式yy

小九门♦️Ice

王者创造营的一堆脑洞
cp:策约,羿娥,轻微离昭(无限星赏官x偶像歌手)
其实还有孙策x大乔,但懒得画了,下次再画,反正这个系列脑洞有一堆

看不懂的话参照↓
百里守约是创造营导师之一,玄策是星二代(?)
嫦娥后羿设定很好看懂吧
公孙离设定是还没出道的无限星赏官,最喜欢的阿离皮肤,打击感巨好,背景就是创造营,现在还是个练习生,为偶像王昭君而来,跟另外三个皮肤无关

以及一个大乔摸鱼

王者创造营的一堆脑洞
cp:策约,羿娥,轻微离昭(无限星赏官x偶像歌手)
其实还有孙策x大乔,但懒得画了,下次再画,反正这个系列脑洞有一堆

看不懂的话参照↓
百里守约是创造营导师之一,玄策是星二代(?)
嫦娥后羿设定很好看懂吧
公孙离设定是还没出道的无限星赏官,最喜欢的阿离皮肤,打击感巨好,背景就是创造营,现在还是个练习生,为偶像王昭君而来,跟另外三个皮肤无关

以及一个大乔摸鱼

菟几
新娘子是不可以哭鼻子的哦~

新娘子是不可以哭鼻子的哦~

新娘子是不可以哭鼻子的哦~

天怦猪猪

“对我来说,地位、长安城、还有我的生命,都没有你重要……”

“对我来说,地位、长安城、还有我的生命,都没有你重要……”

♛喵希子♛

涂鸦毁角色行为注意

之前看到一个影片说兔子尾巴其实不是短短的,于是就画了这个

场景来自万恶之源

虎子你这样会下地狱()

涂鸦毁角色行为注意

之前看到一个影片说兔子尾巴其实不是短短的,于是就画了这个

场景来自万恶之源

虎子你这样会下地狱()

楚君霆
有1说1,阿离的背真的好好看(...

有1说1,阿离的背真的好好看(喂)

近期应该会画个王者荣耀跳舞女角色合集(不鸽的话)

有1说1,阿离的背真的好好看(喂)

近期应该会画个王者荣耀跳舞女角色合集(不鸽的话)

是城南啊、

抓住对面五个落单【完结篇】

 【有与卦象说,我们终成眷属的联动小彩蛋,希望大家喜欢。】

 分明是自己是抓到对方偷看的那个人,可为什么自己慌地这么厉害呢?公孙离怎么也想不明白,她想去找明世隐聊聊,可这几天总看不见明世隐的身影,敲门也没有回应,不知道是锁着房门闭关冥想还是很早就出门了,公孙离想去找弈星问问他师父的行踪,可他也不在,究竟是发生什么了?

  玉环姐不喜欢同人谈及情感,跟裴擒虎这个憨憨又说不着,嗯,公孙离只觉着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说,可却奈何没有一个合适的听众。

  就在这个时候,系统不知道又抽了什么风,又办了什么个厨神培训班,海报在峡谷里贴的到处都是,就连战场里的暴君和主宰手里都捧着一打,所有野怪兢兢业业地干着...

 【有与卦象说,我们终成眷属的联动小彩蛋,希望大家喜欢。】

 分明是自己是抓到对方偷看的那个人,可为什么自己慌地这么厉害呢?公孙离怎么也想不明白,她想去找明世隐聊聊,可这几天总看不见明世隐的身影,敲门也没有回应,不知道是锁着房门闭关冥想还是很早就出门了,公孙离想去找弈星问问他师父的行踪,可他也不在,究竟是发生什么了?

  玉环姐不喜欢同人谈及情感,跟裴擒虎这个憨憨又说不着,嗯,公孙离只觉着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说,可却奈何没有一个合适的听众。

  就在这个时候,系统不知道又抽了什么风,又办了什么个厨神培训班,海报在峡谷里贴的到处都是,就连战场里的暴君和主宰手里都捧着一打,所有野怪兢兢业业地干着派发传单的活。

        公孙离只是清了一波兵线,手里就被塞了满满一捧。

  “厨神培训班?”公孙离忽略了海报上百里守约的那张大帅脸,被下面的一行宣传语吸引了,

          “想征服爱人的心就要先征服他的胃...”

  

  又是被迫营业的一天,守约在厨房准备好了食材,准备开班授课,可已经临近上课时间了,却没有一个进厨房来的人。

  “请问,是在这里上课吗?”一个软糯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

  守约回头,公孙离正站在门口。

  “啊,是阿离啊,进来吧,”守约温柔地笑道,拿了条备好的的围裙,“女孩子应该都喜欢粉色吧。”

  “啊,谢谢。”公孙离把随身的东西放下,接过围裙系好。

  “洗洗手我们就开始啦,今天就从最简单的烤饼干开始吧,”公孙离洗手的空档,守约帮她把需要的材料摆好,“阿离以前有烤过饼干吗?”

  “没有...我从来没有做过饭...”

  “没事,今天来试试看。”

  “我们不用等其他人吗?”公孙离有点疑惑,“这就开始?”

  “不用啦,他们...”想到客厅里一堆张着嘴等着投喂的那些家伙,守约笑的有些无奈。

  “哥哥今天要烤饼干吗?要烤一份和玄策长的一模一样的小饼干哟~”正说着话,玄策就推开门探了个头,笑嘻嘻道。

  “本喵也要~”沈梦溪在客厅里嚷嚷。

  “嘻嘻,阿离也在呀~”妲己也钻了进来,“守约哥哥要记得烤一份小狐狸形状的哟~”

  “好好好~你们快出去玩吧,一会儿就好,”守约把进来捣乱的几个小家伙赶了出去,对公孙离说,“那阿离想做什么样子的小饼干呢?兔子的可以吗?”

  “嗯、”公孙离点点头。

  守约从盒子里挑了兔子形状的模具给了公孙离,自己也拿了不少小狗小猫还有小狐狸样式的,“那我们就开始啦,第一步先把面粉调好....”

  

  

  ...

  “唔...有点难看、”公孙离看着自己的作品,甚是失望地皱起了眉头,明明步骤是一样的,为什么自己的这一盘和守约做出来的那几盘的卖相可以差这么多呢?

“没事的,阿离是第一次做,已经很好啦,以后多做几次就好了呀,”守约尝了一块,笑眯眯地安慰道,“没关系,一起端出去给大家尝尝看好不好?”

  “嗯、我觉得不会很好吃,还是算了吧,”公孙离认真地想了想,还是摇摇头。

  “没事的,这一半给大家当点心,其他的话,就拜托阿离把这些小饼干都装到小袋子里呀,大概要装二十份左右,给大家带回去,”守约把自己烤的和公孙离烤的混在一起放在一个大盘子里,然后继续忙着,“我这边马上就好啦。”

  “已经烤了很多了,守约哥你还要再做一份吗?”公孙离一边装着饼干一边好奇地问道。

  “嗯,玄策想要的那种没有专门的模具,我给他单独捏几个出来就好,很快的。”守约点点头。

  公孙离分好小饼干的时候,守约就已经把玄策造型的小饼干准备好了,“烤箱需要预热一下,拜托阿离啦,这个小灯亮了之后帮我把烤盘放进去就好了,千万小心不要烫到,我把饼干给大家先送过去。”

  “嗯,好的、”公孙离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那就麻烦阿离啦~”守约端着盘子出了厨房,甚是体贴的关了门。

  

  客厅里正乱成一团,看到守约端着托盘进来了,立刻安静了下来。

  “那个,”守约谨慎地回头看了一眼确认厨房门关的严实,压低了声音,“这是阿离第一次做饭,大家一定要鼓励她,小兔子的饼干是阿离烤的,不管好不好吃都不能剩下来、”

  “没问题没问题,”铠第一个发声表示支持。

  “未必会不好吃吧,女孩子都是心灵手巧蕙质兰心的~”李白斜靠在沙发上,懒洋洋地叼着根草,伸手揉揉妲己的脑袋,“就像小妲己虽然从来不会做饭,但我知道妲己真的要是做起饭来一定会很好吃的~”

  “再怎么说也没用的,昨天那场比赛你追着我砍的事情我一直记着呢,忘不了!”妲己哼哼出声,“哪个是阿离烤的,我尝尝~”

  “姐也尝尝~毕竟第一次都是不容易的~”花木兰也表示支持。

  “嗯,是兔子的这个?”王昭君拿起一块仔细地看了看,“加了巧克力的兔子饼干?有新意!” 

  “巧克力?我最喜欢吃巧克力了,我尝尝~!”安琪拉蹦了出来,拿了一块正要往嘴里放就听就见一声大喊,

  “别吃!有毒!!”

  众人被这中气十足的吼声生生吓得停止了动作,回头一看,说话的是程咬金。

       程咬金翘着兰花指正拿了块饼干往嘴里放的时候就看到埋头猛吃的铠哼唧一声,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口吐白沫翻白眼...

  “???!”众人大惊。

  扁鹊迅速抢走了庄周手里的兔子饼干,过去看了看铠的情况,慢悠悠地得出了结论,“没事,食物中毒而已,死不了。”

  从随身的口袋里拿出一颗药丸塞进铠的嘴里,很快,铠就醒了过来。

  “怎么了?”铠接了花木兰递过来的纸巾擦擦嘴,发现所有人都一脸惊异地盯着自己,有些莫名其妙。

  “这玩意儿还有叫人失忆的作用?”最先出声的是花木兰。

  “这个,需要做个实验证明一下。”扁鹊认真地想了想花木兰提出有的这个假设的可行性。

  “什么饼干?什么失忆?你们在说什么啊?”铠莫名其妙,自己不就是多吃几块饼干吗,他们反应怎么这么大?

  “来,再吃一块?”扁鹊把刚刚从庄周嘴里抢出来的饼干收到口袋里,从托盘里又拿了一块兔子饼干递过去。

  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大惊小怪什么,不吃白不吃,铠接了就直接扔进来嘴里,“莫名其妙,嗝!”

  翻了个白眼又抽抽着倒地了。

  扁鹊熟练地把药塞了进去...

  “怎么了?”铠继续擦嘴...

  “卧槽...”众人惊叹这个实验的神奇。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花木兰,提了剑就往桌上一砸,“所有人!放下那只兔子!都给姐!!!”

  “???”众人不解。

  “这种失忆小饼干,每天骗高长恭吃一块,姐就能健健康康地过完这个月,这兔子饼干姐包圆了!都别跟姐抢啊!”

  公孙离进客厅的时候正好听见花木兰大吼‘这兔子饼干姐包圆了都别跟姐抢啊!’心情霎时明亮了起来,“木兰姐要是喜欢吃以后我天天给你做。”

  “呃...”众人不知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才好,只好默默的把手里的饼干都放进了花木兰的口袋。

  “这感情好,阿离,以后姐的生命安全就全仰仗着你啦~”花木兰要去勾公孙离的肩,公孙离不太自然的避开了,花木兰以为公孙离慢热,哈哈一笑转为拍拍她的肩膀。

  

  

  事情的最后,大家在守约家又蹭了一顿晚饭之后才结束了这愉快的聚会。

     花木兰卷走了所有的兔子饼干,一块也没给公孙离留,这自然也是出于好心。

  花木兰哼着小曲提了一兜子的饼干高高兴兴地回了家,她从今天开始,只要高长恭那畜牲再得寸进尺,她就喂他一块失忆小饼干~

  啊!想想就开心~

  “阿离啊,”众人一起从守约家出来的时候,扁鹊慎重地叫住了公孙离,从兜里掏出了那块仅剩的兔子饼干,合着一颗白色的小药丸一起给了公孙离,“这个,给你,回去叫明世隐、不,叫裴擒虎试试。”

  “啊?”公孙离不明白。

  “听我的就行,先用这个,再用这个。”扁鹊指指饼干,又指指药丸。

  “噢。”

  虽然不明白,公孙离还是点了点头并且回去照做了,裴擒虎倒地不起口吐白沫的时候,公孙离终于明白了。

  “越人,你为什么要叫裴擒虎试?”庄周不解。

  “尧天里面,裴擒虎的血比较厚。”

  “哦。”庄周点点头,又问,“为什么不让弈星试?他自带铭刀啊。”

  “这个...”扁鹊思忖,一脸凝重地答到,“我忘了。”

  

  

  当铠和至尊宝的花边新闻传遍峡谷河道南北之后,公孙离终于能够正视自己对露娜的感情了。

  她喜欢她,这是早就确定了的。

  那么,如果露娜没有对象的话,是不是,自己就可以追求她了?

  

  【求助贴:想追求喜欢的人应该怎么做?】

   长安神探:被他/她需要,让他/她离不开你,产生经济上的纠葛是最简单粗暴的方式。

  大小姐就是大小姐:哦?所以这就是你月月拖欠农民工元芳工资的理由?

  高长恭的攻:狄大人好手段,姐无比佩服!

  长安密探:弱小.可怜.无助...

  长安神探:给你买了个糖葫芦摊。 

  长安密探:狄大人你真好!

   传说中的长安总管:现在流行把狗关起来杀了吗?招CP ,男女不限,是个喘气的就行。

  鲁班七号:...

  铠:喜欢就去追,扭扭捏捏非大丈夫所谓,追他缠他用尽一切办法把自己拴在他身边,配合他保护他,他打野你给他放哨,他推塔你给他顶着,他被抓就算牺牲自己也要保护他,不能让他受一点伤害!!!还有,展现出你最优秀的一面,用你的才华和温柔坚定不移地融化他!!!

  来和妲己玩耍吧:这狗粮怎么还粘牙呢?

  至尊宝:...

  百里守约:对他好,给他做饭照顾他,犯了错既要教训让他明白错在哪里也要温柔地包容他的缺点,毕竟是自己最喜欢的人。

  百里玄策:变成他喜欢的样子,陪着他。

  百里守约:玄策...

  百里玄策:哥哥,玄策最喜欢你了,我也是。

  高长攻:保护她。

  高长恭的攻:相信他。

  

  所以公孙离无数次向系统发出申请之后,终于,公孙离再一次和露娜同队了,她想明白了,她要在露娜面前展现自己真正的实力,让她真正看到自己。

  很显然,公孙离成功了。

  露娜在全对语音里说“阿离我今天好爱你啊”的时候公孙离的心跳乱了半拍。 她尝到了甜头,如果自己足够优秀,一定能够打动露娜。

  可战斗结束之后露娜却是和花木兰手牵手出峡谷的。

  公孙离心里很不是滋味,甚至是有些隐隐的生气。被妲己拉过去一起的时候,看着露娜和花木兰极其自然地牵住的手更是不开心,可即使是不高兴,听到露娜在找住处的时候她还是第一时间就决定回家把一切都准备好。

   在酒吧里,喝有些上头的露娜拉着公孙离说了好多,包括...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这么好看这么讨人喜欢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你跳舞的时候真的好漂亮啊,阿离,我告诉你,我知道长城有一个没有人会去的地方,那是我的秘密基地,我告诉你这个地方在哪,我带你去,我为你点篝火,为你放烟花,你去那里,跳一曲好不好...为我一个人跳...只跳给我看...”

  天知道露娜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说这些话的时候有多可爱,公孙离多想吻上去。

  但到最后,公孙离也没有趁人之危,连换衣服和清理都是拜托杨玉环来做的,在整个王者峡谷,公孙离最信任的姐姐就是杨玉环了,拜托她来帮忙,她是最放心的。

  公孙离第一次开始思考自己和露娜究竟适不适合,是露娜醒来之后当着自己的面换衣服的时候,是她只穿着小胸衣伸手搭上自己脖子的时候。

  这个姑娘,怎么能够和谁都这么亲密...

  公孙离知道不应该这样,可她真的不能够再听露娜说她曾经和其他的人也这么亲密过甚至比这更加亲密了。

        她不能再听,她甚至一闭上眼就会不自主地看到露娜和身边的所有人都这么要好,她真的接受不了...

  那之后,公孙离好长时间都没有和露娜说话,她不敢再多看露娜一眼,她知道,自己真的太小心眼太怂包了。

  

  追求喜欢的人应该怎么做。

  对她好...

  陪着她...

  保护她...

  相信她...

  

  这些,自己都做到了吗?自己真的够相信她吗?

  再次同队的那一局比赛,公孙离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她决定比赛结束之后去找露娜谈谈,好好谈谈,摊开了谈谈...

  可进浴室时看到的那一幕就像一盆冰水,把她积攒了好久的冲动浇了个干净。

  公孙离甚至差一点点就动了手。

       在与露娜对视的那一眼中,对方是眼中的慌乱和紧张...

  这是她第二次思考她们之间究竟适不适合的问题。

  

  公孙离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那般佛性的心境,对什么都无所谓。但又和以前不同,以前是真的什么也不在乎,但现在她只能够装作不在乎。

  公孙离想,啊,拿不起又放不下的自己真是怂包地可怜。

  势力赛,公孙离对明世隐说,“对不起先生,这一局我不想输。”

  于是她赢了。

  露娜你看,公孙离是个很优秀的人,她能够说出口的事情就一定能够做到,她真的很优秀对不对。

  在第二次思考结束之后,公孙离决定推自己一把。

         那篇改了又改的帖子她终于发出去了,那句怎么也说不出口的话她终于叫她听见了。

  露娜你看,公孙离很勇敢,对不对。

  所以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你的秘密基地,为我点篝火,为我放烟花,我很想站在月光下,为你跳一曲,只为你跳这一曲…

          你就靠在城墙边,看着我,只看我,就像那天一样。

  

  【正文结束】

  ------------------------

  
       “高长恭你放开我!你是人吗!!?放开!”花木兰真的很想把这个种马踢下床,“都第几次了!”

  “兰兰还这么有精神,是为夫不够努力吗?”高长恭搭在花木兰腰间的手指又紧了紧,“要不我们…再来一次?”

       “等、等等!”花木兰挣扎着爬起来,“我新买了点饼干,味道特别好,你来一块?”
        “看看这是觉得为夫体力不够?”
        “不不不,不是,”花木兰把枕头下的小铁盒扒拉出来,“大郎该吃药了…啊不,相公,来,尝尝嘛~”
       “好~”
       花木兰美滋滋地等着起作用,直直的盯着高长恭的脸。
      嗯?怎么还不晕?
      高长恭的目光有一刹那的失神,然后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哈哈哈,起效果了!
       花木兰心中狂笑,终于睡个好觉了!
       翻了个身准备好好睡觉,突然,一只手掌从身后探了过来,搭在腰间,不安分地摩挲着。
       “???”
      “兰兰,睡觉之前是不是…该犒劳为夫一下?嗯?”
      
       …
我去你大爷的!这失忆的效果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啊啊啊啊啊啊!

  

  

  

  

  

  

  

  

  

  

  

  

  

  

  

  “师父、”

  “嗯?”

  “我不想装了,以前的事,我都还记得。”

  “...... 哦,是吗。”

  “师父,此生你可有为自己卜一卦。”

  “擅自窥探天命,是错。”

  “那师父能不能替我卜一卦,我要让天命自己告诉师父...星儿真的很爱师父。”

  “卜命不卜情,星儿你是知道的,天命说你我本无缘...”

  

  “你我本无缘、但上一世种了情,此生便有了缘,你休想骗我,”

        弈星悄悄的揪住明世隐的衣袖,从衣袖划过,探进袖袍之中,第一次抓住了明世隐的手,

          “明世隐,我总算是叫你也吃了些苦头...明世隐,看到了吗,此生,连天命都站在我这一边,你再也别想再推开我。”

  

  

  

  (和卦象说的联动小剧场,尽我所能给明弈一个最好的结局)

  

  【抓住对面五个落单】正式完结,谢谢大家一路的陪伴和支持,有缘峡谷再见,我爱你们~

  ---城南

  

  

  

  

  

  

  

  

  

  

  

  

  

  

  

  

  

  

  

  

嫣姝咕咕咕
国服请求出战阿离的星赏官! @...

国服请求出战
阿离的星赏官! @百里守约吗。

国服请求出战
阿离的星赏官! @百里守约吗。

仙丶北冥有鬼名为辰

峡谷录情簿(四十九)阿离

观AG与eStarPro巅峰对决,一诺公孙离大招开团,一定乾坤,心纷纷有感。遂赋诗一首,改《剑器行》一首,聊作称赞,录其英姿。


阿离本是飘零鸟,好运随身入教坊。

晚云相送折柳落,宵禁探秘舞叶霜。

纸伞红叶穿梭巧,珠袖赤风碍怎妨。

岑中归月向何处?孤鹜将断离人肠。


今有一诺徐必成,公孙一舞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霍如开团E星落,矫如风暴龙王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观AG与eStarPro巅峰对决,一诺公孙离大招开团,一定乾坤,心纷纷有感。遂赋诗一首,改《剑器行》一首,聊作称赞,录其英姿。


阿离本是飘零鸟,好运随身入教坊。

晚云相送折柳落,宵禁探秘舞叶霜。

纸伞红叶穿梭巧,珠袖赤风碍怎妨。

岑中归月向何处?孤鹜将断离人肠。


今有一诺徐必成,公孙一舞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霍如开团E星落,矫如风暴龙王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