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六爻

101万浏览    6101参与
毛巾

六爻《纨绔和穷书生》07

本期是日后的伏笔。师尊第一次出场。妖后出场就领了便当(无奈╮(╯_╰)╭)


没啥甜度啊本期。


――――――――――――――――――――――――――――――


程潜来到严家的第七个月,严争鸣突然要出门一趟。木椿师父那个从来怕麻烦的人这回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硬是要跟去。严争鸣只得把他捎上。


韩渊不能去,李筠没有名额,最重要的程潜也被严争鸣放在家里。


这不符合大师兄的作风。程潜被通知留在家里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怀疑这人是不是要去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可惜直到临行前,程潜都没能从严争鸣嘴巴里撬出什么。就好像他真的是去帮父亲看看门面,没有其他原因。


程潜莫名有些担心...

本期是日后的伏笔。师尊第一次出场。妖后出场就领了便当(无奈╮(╯_╰)╭)


没啥甜度啊本期。


――――――――――――――――――――――――――――――





程潜来到严家的第七个月,严争鸣突然要出门一趟。木椿师父那个从来怕麻烦的人这回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硬是要跟去。严争鸣只得把他捎上。


韩渊不能去,李筠没有名额,最重要的程潜也被严争鸣放在家里。


这不符合大师兄的作风。程潜被通知留在家里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怀疑这人是不是要去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可惜直到临行前,程潜都没能从严争鸣嘴巴里撬出什么。就好像他真的是去帮父亲看看门面,没有其他原因。


程潜莫名有些担心。大师兄那个纨绔的脑子,不知道有没有看见身边的人和事。


就算是在严家,众人也不见得安全多少。除去那些来自内里恶意的目光,外面的呢?


程潜抬头看围墙外的天空。虽然被关在这个华丽的笼子久了,但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就是一时不敢确定缘由。


“小师兄!”韩渊咬着一只烧饼从墙的那一头翻进来。打断了程潜的思路。


程潜看他一身脏兮兮的样子,有点嫌弃:“你又去哪里打滚了?”


“嘿嘿。”韩渊摸摸乱糟糟的头发。“去外面玩了一圈。”


饶是程潜没有严争鸣那么大的洁癖,看到突然变得油腻腻的头发也不禁退了几步。


韩渊不知好歹地靠过来:“小师兄,别闷在府里了。跟我出去玩呗。”


程潜心动了。不得不说,严争鸣虽然没有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但是府里的下人们跟怕他跑了似的,看的可紧。


其实就严争鸣没有防范意识。程潜觉得,如果有机会的话,他是会逃跑的。等到他拿到了和严争鸣平起平坐的地位,再回来认大师兄。


这是程潜骨子里头的倔强。


还没等程潜回话,韩渊一撇嘴:“那个花里胡哨的又来了。”


韩渊不爱学习,学的最好的成语就是“花里胡哨”,这还是个特指。说的是近来严争鸣颇为受用的一个贴身丫鬟,本名叫苏翠。


韩渊胜在一张嘴好听,在严家过的还算顺心。只是这个苏翠,不知道怎么的,就是看他不顺眼。程潜也被她暗里酸过好几回。


此刻程潜和韩渊是在严家的围墙边上,是严家最偏僻的地方。程潜确信她是故意来找茬的。


那苏翠说:“吃里扒外的东西。吃着严家的东西,还想着外头。”


意有所指地看了看高高的院墙,又给了韩渊一个大白眼:“瞧瞧你这样子。出去还以为严家亏待了你。吃的跟狗似的。”


程潜本来是来练剑的,身上正好有木剑。斜斜一挑就向苏翠砍了过去。


她也只是仗着人势,没想到程潜真的敢动她。还挥剑了!


程潜在离她三步的地方狠狠歪了力道,从旁边刺过去。他不咸不淡地说:“啊,招数错了。”


苏翠白着一张脸,一时不敢说话。等到程潜去领韩渊,她才恶狠狠地刺他:“不就是个娈童!嚣张什么!”


韩渊不懂什么是“娈童”,对程潜说:“这女的疯了?”


却看到程潜青着一张脸:“你说什么?”


“别装清高。”苏翠从地上爬起来。“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伺候少爷的。”


“少爷就是一时喜欢你。哼,男的又不能生孩子。顶多藏在府里一辈子。等你老了,就和太监没区别!”


程潜气的说不出话,所以他也就没说话,一把剑丢到苏翠面前,险些划破她的脸。


韩渊隐约明白点什么,拉着程潜赶紧走。


程潜气了一路,连韩渊在旁边说了什么都不知道。


程潜自问,严争鸣不会是这样的人。他既然给他的身份是书童,那在他心里就确实是这样的。坏就坏在别人不这么以为。


程潜感觉自尊心被踩了一脚,惊的要跳起来。


“韩渊,别乱跑。”


等到程潜想起来他们是在外面逛的时候,韩渊已经被人群冲散了。


程潜四处去找,经过一条小巷的时候,猛地被拽进去。


他的嘴巴被捂住,感觉是个健壮的男人。而且对方的武功不错,带着一个十几岁的男孩都能轻松几个跳跃,带着程潜落在一个荒废的小屋子里。


“你叫程潜对不对?”


程潜发现这男子意外地好看,和大师兄比起来,这男人的美要偏阳刚一些,眉目间团了一股凌厉。


打不过,跑不了。程潜估摸着男人的用意,做出一个防御性动作。


“我还以为你被严家养成了一只漂亮的鹦鹉,没想到还是挺有悟性。”


“你是谁?要做什么?”程潜不搭话。直接提问。


“我是谁不重要。我本来的目标也和你没关系。”这人说话冷冷的。“只是看你可怜。”


程潜最希望听到的几句话中就有“看你可怜”。


“敬谢不敏。”程潜说。


男人好像很惊讶:“我以为你会很想逃出严家的。那个纨绔强行抢了你走,把你关在自己家里,断了你科举的路,还逼你做那种事情。你真的愿意?”


“还是你被好日子养出奴性了。就想在这里过着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的日子?”


程潜惊疑不定。但是没等他说话,那个男人挥手示意程潜可以离开了。


“如果你决定靠自己,你可以来城南的随梦庄找我。”男人说。


等到程潜走远了,那个男人自言自语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程潜一出门就看见韩渊脸上挂着彩往这边走过来。


他怀疑男人是不是跟踪他们一路,所以故意这样安排。


韩渊远远看到他就一蹦一跳地过来了――他的脚好像受伤了。


“你怎么回事?跟人家打架?”


“啊,遇上一帮孙子。”韩渊没多解释。“小师兄帮帮我,去你房里上药。否则严伯看了非的骂我。”


小师兄没骂他,给了他一个弹脑门。


“怪疼的。”韩渊傻乎乎地笑。


四下一看才发现,程潜从没到过这里,而韩渊则是打架打糊涂随便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二人都不知道路。只好一路问回去。


走了一段正找不到人,韩渊眼尖地看到前方一个人影闪过:“小师兄你看,那不是二师兄吗?”


程潜也觉得像:“这附近都没什么人,他来这里做什么。”


“不会是背着大家金屋藏娇吧。”韩渊一下来了兴致。“我们去看看!”


程潜本来无意参与,可怕再弄丢一次这熊孩子,不得已跟上去了。


只见李筠进了一个房子。等了一会儿还没出来,韩渊决定来个“捉奸”。好从大少爷嘴里掏点零钱花。


韩渊打开门的那一刻,李筠正哭丧着脸从里屋走出来。两个人咋一见面都被对方吓了一跳。


韩渊是被李筠身边大片血迹吓到的,还没等他说什么,屋子里面突然传出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


韩渊和程潜傻了。李筠也傻了。


“我靠二师兄你可以啊。”韩渊咋吧嘴。“外头的女人连孩子都生了。”


李筠只想糊住他的嘴。“不是啊。算了,你们进来看。”


程潜和韩渊还真的十分胆大地进去了。


炕上睡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身边还躺着一个裹着一点血膜的婴儿。


李筠上前,小心翼翼地抱起女婴。用热水给她擦干净身体,包上被褥。


一边做,一边和程潜他们解释道:“昨天我去城郊那座山上准备采点质地好的泥土。在灌木丛里发现了这两个人。”


“这两个人伤的不轻。尤其是那妇人,挺着大肚子,挺着一口气就为了护着孩子。”李筠哭恼极了。“男的本来昏迷着,感觉到我靠近,就跳起来用剑架着我的脖子威胁我,让我把他们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这里是我家的产业。再过不久就要拆迁,没人住。我就把他们带到这里了。”


还帮忙做了个接生。还是从一个已经断气的妇女肚子里接生。


出门拿个东西的时候,被正好路过的程潜和韩渊发现。


“请把孩子给我看看。”男人嘶哑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虚弱。


李筠不敢违背。立刻把女婴递了过去。


只见那男人往女婴包袱里塞了什么东西,然后从怀里拿出一个玉牌。


他对李筠说:“我护送夫人到达此处,本来是投靠远亲。哪想遇到贼人。”


他咳出一大滩血,为了不沾到婴儿身上,把包袱递回李筠。


“请小友将孩子和玉牌交给城中一位姓李的员外。他必有重谢。”


“你说什么,李?林?”李筠没听清。


“木子李。拜托了。”


三个人相顾吃惊。城中姓李的员外只有李筠他爹。


“你说的李员外本名可是李随?”李筠问。


“正是。”


“那是我爹啊。”李筠奇了,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男人心中也是吃惊,笑道:“天意!夫人总算能安心了!”


李筠还没说啥。这位交代完后事的衷心侍卫就追随主人去了。


“唉。怎么回事?你说清楚再死。”


李筠回头对程潜和韩渊说:“我家一堆亲戚,除了我爹都是穷的。从来没听说有这个富贵远亲。”


韩渊没在意:“远亲还好啊。不然这孩子你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不是正好吗?”


程潜却听进去了:城外的山头上面就是寺庙。上香的人络绎不绝。不存在什么山贼。


重伤致死的二位,只可能是仇杀。


但是眼下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让李筠把孩子带回去了。


后来李筠说,他爹奇怪得很。李夫人是了解夫家族谱的,当即拆穿远亲的谎言。李随只好说是自己的初恋情人。这下李夫人可生气了。本来是要丈夫跪搓衣板的。也不知道夫妇二人当天晚上关上房门之后说了什么。李夫人居然没有再多问。隔天李随就亲自去收捡遗体。没有厚葬。也不许李筠再提起这事。


韩渊是不走心地听了。程潜听进去了,但是后来也没发生什么事,也就当故事琢磨一下。


这天下午,程潜犯了秋困。不自觉就趴在书上睡着了。


醒来就感觉身上什么东西滑下去了,肩膀一凉。


“你就不能好好去床上睡觉?”


程潜半睁眼睛,果然看到那桃花眼的妖孽坐在旁边。扇子敲着下巴,看着他笑。


他把披风盖好,双臂在桌上伸平,伸了个懒腰:“天下又要不太平了。”


迎着大师兄“生气了快来哄我”的脸色,程潜心满意足地拿掉披风。


他的心里暖暖的,正好太阳也暖暖的。好像大师兄就是去他自个儿屋子里睡了一个午觉。过来闹腾他。


没有离开这么多天。


“程潜。给你个东西。”严争鸣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包。“提前给你重阳节礼物。”


“我不过重阳节谢谢。”


程潜打开小包的时候愣住:“这是……”


里面有他的红头信。几封按程序该有的推荐信。和他之前没补完的官府签章。最重要的是,里面有一只彩色的翎羽。


本朝皇帝附庸风雅,给各省通过会试的学子颁发的大朝试凭证就是一只彩色翎羽。内有机巧,机巧中含了学子的名字。大朝试时和名单一对。既好看又做不得假。


“咳咳。”严争鸣摸摸鼻子。“别太感动啊。我只是估摸以你的水准该中第的。还以为是我把你带走得急,他们不知道你在我这里。”


程潜觉得那恍惚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如果当时他通过了会试,如果小妞的事情发生在大朝试之后,老板一家不会遇到这样的痛苦。


但是说什么都晚了。


自己濒死,被严争鸣带回本家救治。能算是到过鬼门关回来的人。那些事情遥远的好像前世一样。


“我就顺路去看看。原来是我那个混账表叔动了手脚。还想把翎羽给他儿子。”严争鸣一副恶心到的模样。“就他儿子一个智障的样子,大朝试也是丢我严家的脸。”


“我就把东西给你讨回来。”严争鸣数落完这个又数落程潜。“亏的你脑子这么好。该办的手续一个没忘――全没办。我给你都弄好了,明年这个时候就可以上京参加大朝试了。”


“为什么是明年?”


“你傻吗?”严争鸣丢给他一份纸。“你好好看看,这都是你的对手。你以为学了几个月就能比得过他们了?”


“上京不急。你先把书读好。到时候我送你去。”


三年时间,的确还早。


程潜拿着漂亮羽毛,脑中闪过许多话。


有苏翠的,有那个不知名男人的,有严府仆人的……很多很多。


好像用许多根笔,把程潜眼中的严争鸣涂得乱七八糟。想让程潜自己退开。


但是严争鸣就在那里,毫无保留。


“你就不怕我忘恩负义,不回来了吗?”程潜咬牙说。


“没事啊。那我就当好心喂了狗了。”严争鸣压下心里咯噔一下。面不改色地对程潜说。


我就是想对你好。没别的理由。


这样的言外之意把程潜砸得头晕眼花。有什么东西逐渐水落石出。


程潜第一次在严争鸣面前,狼狈得收拾东西快速离开了。


雁城雪。

❄️【如椿】云鹤乡

甜的,忘忧谷


—————————————————————————————

-

古人言“鹤寿松龄”,因以鹤之仙风道骨喻修道之人不染俗尘。白鹤以其行步规矩,情笃而不淫,为仙家之骐骥。翩飞姿宛若惊鸿游龙,不似俗物。


忘忧谷云端的鹤唳让望着这一线之天发呆的韩木椿想起了些什么。

童如曾经告诉过他,

「云是鹤的家乡。」


-

家乡么?

那何处是我的家乡呢?


-

韩木椿其人,是祖坟上的半尺青烟,虚岁十二及第,惊才绝艳谈不上,也是一代佳话了。

只可惜,这“青烟”确实也只有半尺。命途多舛,硬生生把这缕烟给掐灭了。也许他本就是早夭的命。若非要说还有个什么家乡,那就是扶摇山了吧...

甜的,忘忧谷


—————————————————————————————

-

古人言“鹤寿松龄”,因以鹤之仙风道骨喻修道之人不染俗尘。白鹤以其行步规矩,情笃而不淫,为仙家之骐骥。翩飞姿宛若惊鸿游龙,不似俗物。


忘忧谷云端的鹤唳让望着这一线之天发呆的韩木椿想起了些什么。

童如曾经告诉过他,

「云是鹤的家乡。」


-

家乡么?

那何处是我的家乡呢?


-

韩木椿其人,是祖坟上的半尺青烟,虚岁十二及第,惊才绝艳谈不上,也是一代佳话了。

只可惜,这“青烟”确实也只有半尺。命途多舛,硬生生把这缕烟给掐灭了。也许他本就是早夭的命。若非要说还有个什么家乡,那就是扶摇山了吧。


韩木椿的少时记忆里,几乎只有童如一人———除了后山群妖谷的大妖修的话——当然,妖修好像也不能算人。


师父是救他命的人,是和他相依为命的人,是保护他逃离人世险恶的人,是对他最好最好的人,是他最依赖最信任的人……


或者说,家乡,大概就是童如的身边吧


想到这里,突然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释然了。




-

韩木椿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入了定似的正在受千刀割魂之刑的童如身边,背对着他坐在了古树下。


声、香、味、触,碰了一个便会动念了。

所以修道之人清心静气,讲究勿看,勿言,勿念——于后两者,韩木椿觉得自己这辈子恐怕是做不到了,于是他选择了勿看。不去看,也许就不会那么心如刀绞了。


『师父…』青年人的微微沙哑声音里却带着些许青雉,仿佛百年的尘世烟火不曾染了他的洁白如玉,少年人一般的澄澈。他的喉结上下微微一动,说出了下半句:

『疼吗?』


童如并没有睁开眼睛,但似乎是笑了一下

「不疼。谁又没挨过几刀子呢?」语气十分童如,很轻松,也很游刃有余。


凌迟尚且让人痛不欲生,千刀割魂,又怎会不疼呢?只不过,能和某人同生共死,那简直是求而不得的事,哪怕是千刀万剐,刀山火海,童如也甘之如饴。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韩木椿的声音更低了些,好像是有些失望。


是啊,他想问的不是这个。


韩木椿并不想问出个结果,无非是想确认一下—————问问童如,跳下不悔台,疼吗?那一万八千级石阶,一个人走得疼吗?在忘忧谷受杀戮之气反噬而死,疼吗?还有,一魂散在群妖谷,一魂销于噬魂灯,疼吗?


只要你说疼,说一个字,我就……


从掌门印的神识里,韩木椿怎忘得了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怎能忽视童如一步一个血印走的那一万八千级不悔台阶。


当然会疼。那你会后悔吗?


童如并没有再答话,而那呼之欲出的问题还是被摁灭在了韩木椿的喉咙里。在畏惧一些东西,人死了也是会畏惧的吗?


怕他说,后悔了。

那怎么办呢




-

「小椿,你看,花开了」



忘忧谷的四季,也有草木枯荣。童如时不时会有一种错觉,仿佛回到了百年前的扶摇山,身边有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


相依为命,便不凄凉。


只是此时无命可为,也再没有百花酒了。


『嗯』韩木椿看着一束白色的小野花含糊应了一声。


童如慢慢的站了起来,伸出手,放在了韩木椿的肩膀上,示意他转过身来。铁链被他的动作带出了锵锵碰撞声,他周遭的剑气忽然变得凌厉起来,每一刀都割得更深了些。


「唔」


能忍如童如,还是被疼得喘了口气。


『你干什么!』闻声,韩木椿忽然拉住了他的袖子,止住了他的动作『师父您是想在还没受玩刑之间先搞一个身死道消吗?』


童如「…」


转过身来的韩木椿眼角带着血色,就好像走失了的孩子,泪水随时可以决堤一般。该怎么说呢?带你走,便再也不想看见你流泪了。


「我没事」


『你总是这样…』两行清泪终于还是顺着韩木椿的脸颊滑了下来。连童如死的时候,他都不曾哭过,扶摇派大厦将倾的时候,他都没有哭过…


明明是泪水,却刺得童如心里一阵钝痛。胜过那千刀万剐。


他好像可以因为韩木椿忘记疼痛,想一点一点的擦去他的泪水,可是,一世的委屈,又怎是擦得干的呢?


童如把韩木椿整个人搂进了怀里。微微抖动的肩膀和热气让童如觉得像做了一场可望不可及梦,梦里的他,不是万魔之宗北冥君,却可以一个人化解心上人的所有痛苦。


他用尽了平生最难得的温柔,轻轻的拍了拍白衣少年人的后背


『小椿,我心疼』


-

梅花酿,云鹤乡,且为君筑梦一场。

痛是世间,是从云烟火,而万丈红尘中,你早已成了我唯一的归宿。


温婉动人顾子熹
把暑假的文修了修√

把暑假的文修了修√

把暑假的文修了修√

子川

我入六爻辣))
是小铜钱_(:з」∠)_只有线稿能看……

我入六爻辣))
是小铜钱_(:з」∠)_只有线稿能看……

皮蛋瘦肉
“仿佛甜只有一瞬,苦却苦了很多...

“仿佛甜只有一瞬,苦却苦了很多年。”
                                      ——priest 《六爻》

“仿佛甜只有一瞬,苦却苦了很多年。”
                                      ——priest 《六爻》

小涤选手
几百年匆匆如浮光掠影只得这一点...

几百年匆匆如浮光掠影只得这一点滋味,尝得他神魂颠倒

几百年匆匆如浮光掠影只得这一点滋味,尝得他神魂颠倒

CChelsea_

-仿佛甜只有一瞬
苦却苦了许多年

-仿佛甜只有一瞬
苦却苦了许多年

南酒溪寒

百花醉

    #大概是个小甜饼

    #人物归甜甜,ooc归我

        漫漫花海开满了整座山,浅粉色的一簇簇一团团在微风中摇曳。

        树下的白衣少年不知在想什么,凝视着满山的花。微风微微卷起来他的衣袂,在空中飘飘欲仙。

        “小椿”...


    #大概是个小甜饼

    #人物归甜甜,ooc归我

        漫漫花海开满了整座山,浅粉色的一簇簇一团团在微风中摇曳。

        树下的白衣少年不知在想什么,凝视着满山的花。微风微微卷起来他的衣袂,在空中飘飘欲仙。

        “小椿”

        “诶,师父!”韩木椿恍然缓过神

        “你看我给你种了一山的花。”他言笑晏晏地指着遍山的花海

童如的嘴角似乎微微向上扯了扯,随机又挑了挑眉

         “你不好好练功,又在做什么呢”

         “我在想”,韩木椿回答道“师父我们修行到底是为了什么,飞升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又想些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快好好去练功”

          “等一下。师父,我酿了百花酒。”说着韩木椿拉着童如到了屋内。

          他从墙角抱来一坛酒放到桌上。打开盖子,坛子里的浓郁芳香立刻飘了出来。酒的香填充在空气中,遍布了整个屋子。

        韩木椿随即又拿出来两个杯子,坐在桌边。倒上百花酒,一杯递给了童如。

         “师父,你喝。”

         童如接过酒杯,抿了一口酒,花香醉人。

          “师父如果喜欢,我每年都给师父酿。”韩木椿嬉皮笑脸地说道:“只要师父让我种花。”

          原来还是为了种花。童如刚刚心中的一点悸动瞬间没了。

          “师父”,过了一会儿韩木椿轻轻叫了一句。

          “嗯?怎么”

          韩木椿向童如身上靠了靠,突然朝童如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最喜欢师父了”

         童如心中一动,看向了韩木椿。原来已经醉了。这时韩木椿抬起头,对上童如的目光。尽管已经醉了,但韩木椿眸中依旧有星火,仿佛要把灵魂烧到沸灼。

        在片刻踌躇后,童如决定纵容自己一次,放弃了克制,遵从了自己的内心。他慢慢低下了头,吻上了韩木椿的唇。舌尖撬开了他的嘴,探入他口中。

        唇齿相交,百花酒的馥郁芳香在口中流连……


春时花 冬似雪 闭眼是旧时旧人,

睁眼却觉花败如一腔情深,

不知滋味几百年如浮光掠影匆匆过,

是苦是甜是九死不悔系一人身。 

                                               (——摘自同人曲《逢春》)


江有临

六爻同人歌

这儿一个策划!打算寒假左右出一首六爻同人歌,希望有同好可以加入!整首歌无偿!

现在词作在写词了(悄咪咪)所以就不需要词作啦。

现缺:

✨❤ 歌姬/歌基(歌基的话要声音轻一点的,歌姬的话要比较仙一点的,类似不才那种声音的)

【歌姬/歌基最好有设备或自带后期(没有后期也行)】

✨❤ 画师(应该需要)

❤ 美工(很缺!!)

大概就没啦,下次还会出priest相关的歌,有意向码着的可以加我QQ

QQ:2150736385

我爱priest!!

这儿一个策划!打算寒假左右出一首六爻同人歌,希望有同好可以加入!整首歌无偿!

现在词作在写词了(悄咪咪)所以就不需要词作啦。

现缺:

✨❤ 歌姬/歌基(歌基的话要声音轻一点的,歌姬的话要比较仙一点的,类似不才那种声音的)

【歌姬/歌基最好有设备或自带后期(没有后期也行)】

✨❤ 画师(应该需要)

❤ 美工(很缺!!)

大概就没啦,下次还会出priest相关的歌,有意向码着的可以加我QQ

QQ:2150736385

我爱priest!!


吉祥的方块块

曲绘的稿子  💃💃💃💃   我实在不擅长画q版小不点 🚬🚬🚬🚬🚬

曲绘的稿子  💃💃💃💃   我实在不擅长画q版小不点 🚬🚬🚬🚬🚬

HYrz~道小友

就在昨天晚上24时左右,发现小说还有4章就看完(不够呀)……于是展开回味,想想严掌门好像说过……然后就在刚才草率办了个……σ ゚∀ ゚) ゚∀゚)σ
(P3初稿与P1的对比,感觉画画的路还很长)

就在昨天晚上24时左右,发现小说还有4章就看完(不够呀)……于是展开回味,想想严掌门好像说过……然后就在刚才草率办了个……σ ゚∀ ゚) ゚∀゚)σ
(P3初稿与P1的对比,感觉画画的路还很长)

一只丹顶鹤鹤鹤

普瑞斯特男团

【关于音乐】

顾昀:我觉得我吹的笛子乃是整个大梁最动听的,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沈易:催人尿下。

长庚:附议。

林静恒:我觉得我的音乐细胞就是普通优秀。

陆必行:第八星系rap男神。

湛卢:我闭嘴。

爆米花:(瑟瑟发抖)

严争鸣:我觉得我吹出来的曲子可以和我的美貌匹敌。

程潜:师兄没毁容啊?

李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关于喝酒】

周子舒:无酒不欢。

温客行:给我也来一杯。

景七:小酌怡情。

乌溪:(给媳妇酿酒)

顾昀:心肝儿……就一口……

长庚:行吧,就一口。

费渡:师兄……

骆闻舟:喝什么喝,你不喝。...

【关于音乐】

顾昀:我觉得我吹的笛子乃是整个大梁最动听的,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沈易:催人尿下。

长庚:附议。

林静恒:我觉得我的音乐细胞就是普通优秀。

陆必行:第八星系rap男神。

湛卢:我闭嘴。

爆米花:(瑟瑟发抖)

严争鸣:我觉得我吹出来的曲子可以和我的美貌匹敌。

程潜:师兄没毁容啊?

李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关于喝酒】

周子舒:无酒不欢。

温客行:给我也来一杯。

景七:小酌怡情。

乌溪:(给媳妇酿酒)

顾昀:心肝儿……就一口……

长庚:行吧,就一口。

费渡:师兄……

骆闻舟:喝什么喝,你不喝。

费渡:……

【关于攻受】

林静恒:?有什么问题?

陆必行:我我我我我居然是上面那个!?

景七:别说了,为爱作受。

乌溪:///

顾昀:小崽子,看我不怎么压死你……

长庚:义父……

顾昀:……(躺)

周子舒:来一决上下!

温客行:阿絮……QAQ

周子舒:……(躺)

沈巍:云澜……

赵云澜:诶宝贝儿,你来(躺)

魏之远:哥。

魏谦:嘶……

【关于人设】

周子舒:不说了,那钉子扎得我生疼。

温客行:鬼谷真不是人能待的。

景七:那地下黄泉的孟婆是我老相识了。

乌溪:反正我是被他一次次地推开。

林静恒:脱个臼昏个迷是常事。

陆必行:半身不遂像个瘫痪的感觉挺不好。

魏谦:小时候吃了上顿没下顿是常态。

魏之远:小时候冬天睡巷子是常态。

顾昀:又聋又瞎废人一个。

长庚:乌尔骨发作要疯。

费渡:童年阴暗地下室。

骆闻舟:……嗯?等我想想,骆一锅抓破衣服算吗?

众人:滚!

墨染傾城、

先祝大家新年快乐(?)
大师兄写的是‘扶摇派最帅’ 然后被撕了。

先祝大家新年快乐(?)
大师兄写的是‘扶摇派最帅’ 然后被撕了。

小阿峤

看看我最近都在干什么。。。只有线稿,或者只有画到一半的稿😱

第一张如椿,童如衣服还没涂黑😂

看看我最近都在干什么。。。只有线稿,或者只有画到一半的稿😱

第一张如椿,童如衣服还没涂黑😂

爻爻
板绘好难(´&ti...

板绘好难(´×ω×`)

板绘好难(´×ω×`)

三青三连
可让我憋出来了(๑>ڡ<)☆

可让我憋出来了(๑>ڡ<)☆

可让我憋出来了(๑>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