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兰哀

14.8万浏览    303参与
柠千阳
这算是兰哀同框吗😏

这算是兰哀同框吗😏

这算是兰哀同框吗😏

有猫叫

一些脑洞(危险发言.jpg

如果知樱→樱雏→兰哀魂穿应该特别好玩吧!!!!

脑补社会(木之本)樱吼着混账东西砸地板 雏田举着摄像机一脸痴汉  社会我(春野)樱抬手对着假钞团伙的窗就是一枪 小哀穿着lo裙收卡牌的样子等等 想想就兴奋(搓搓手)

话说 有三个作品坑都呆过的姐妹吗 (三个都看过就有共同语言了2333✓

如果知樱→樱雏→兰哀魂穿应该特别好玩吧!!!!

脑补社会(木之本)樱吼着混账东西砸地板 雏田举着摄像机一脸痴汉  社会我(春野)樱抬手对着假钞团伙的窗就是一枪 小哀穿着lo裙收卡牌的样子等等 想想就兴奋(搓搓手)

话说 有三个作品坑都呆过的姐妹吗 (三个都看过就有共同语言了2333✓

梧溟

写手约稿

【接稿范围】

名侦探柯南:赤琴、兰哀、新快
星球大战:obikin(AO)、kylux(hux/kylo)
DC:Joker2019相关(蝙丑蝙🙅)
碟中谍:锤刀、Ethan/Ilsa
黑袍纠察队:bottom homelander
其他:lofter写过的都可,或者其他无名极地圈。你的冷圈有我来守护

【擅长】

糖刀、hurt/comfort、正剧、古风
mob、pwp、猎奇都可写
文风以18年至今为准
试阅请戳lofter主页

【约稿须知】

1⃣约稿请私信,需告知具体设定或梗
2⃣不接急稿,因为忙于学业,请至少预留一个星期的时间给我
3⃣中期提供试阅,完稿后可修改
4⃣所有作品不...

【接稿范围】

名侦探柯南:赤琴、兰哀、新快
星球大战:obikin(AO)、kylux(hux/kylo)
DC:Joker2019相关(蝙丑蝙🙅)
碟中谍:锤刀、Ethan/Ilsa
黑袍纠察队:bottom homelander
其他:lofter写过的都可,或者其他无名极地圈。你的冷圈有我来守护

【擅长】

糖刀、hurt/comfort、正剧、古风
mob、pwp、猎奇都可写
文风以18年至今为准
试阅请戳lofter主页

【约稿须知】

1⃣约稿请私信,需告知具体设定或梗
2⃣不接急稿,因为忙于学业,请至少预留一个星期的时间给我
3⃣中期提供试阅,完稿后可修改
4⃣所有作品不作商用,是否解禁,解禁的时间由您来定

【价格】

R级以下包括R级(刑讯、语言侮辱、流产算R级):50r/k
R级往上:80r/k

在山的那边有一条鱼
日常p图继续写程序。。。

日常p图
继续写程序。。。

日常p图
继续写程序。。。

暗夜淼

【兰哀】Persistent·E

【Envy you fall in love with him】

宫野志保很不开心。

她独自坐在地下室里,可电脑上的方程式却一点也看不进去。
索性关了电脑,随手拿起一件外套走了出去。

屋外白晃晃的日光格外刺眼。聒噪的蝉鸣让酷暑的温度又上升了。柏油的路面似乎都被烤的冒烟。

志保茶色的发丝被汗打湿。
她有点自虐似得站在烈日下,让火辣的太阳烤灼自己的理智。

远方树荫下的一对情侣,不顾酷热的温度,紧紧的腻在一起。那个样貌有些猥亵的男人用油腻的嘴吻着自己的女伴,手还不老实的在女伴的蛮腰和翘臀处流连。

志保心里的烦躁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把头转向另一边。
该死!
他们,也会干这些事吗?

是的。...

【Envy you fall in love with him】

宫野志保很不开心。

她独自坐在地下室里,可电脑上的方程式却一点也看不进去。
索性关了电脑,随手拿起一件外套走了出去。

屋外白晃晃的日光格外刺眼。聒噪的蝉鸣让酷暑的温度又上升了。柏油的路面似乎都被烤的冒烟。

志保茶色的发丝被汗打湿。
她有点自虐似得站在烈日下,让火辣的太阳烤灼自己的理智。

远方树荫下的一对情侣,不顾酷热的温度,紧紧的腻在一起。那个样貌有些猥亵的男人用油腻的嘴吻着自己的女伴,手还不老实的在女伴的蛮腰和翘臀处流连。

志保心里的烦躁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把头转向另一边。
该死!
他们,也会干这些事吗?

是的。志保心情不好的原因,工藤和兰去约会了。

工藤那个色狼会不会牵着兰,十指紧扣…
工藤那个色狼会不会抱兰,不安分的手收紧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
工藤那个色狼会不会吻兰?舌与舌的纠缠…

而兰,会不会面色红润羞涩娇嗔的与工藤亲昵?

志保想着这些场面,不禁觉得心里一阵紧缩的难受,连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起来。
志保克制着自己不去想那些刺眼的画面。可还是忍不住。

该死!真的该死!
这种讨厌的感觉,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喜欢上兰,是什么时候的事,已经记不清了。
是从兰为生病的她熬粥,还是从兰发现晕倒在沙滩上的她,亦或是兰从车中跳出来,在子弹的扫射中把她护在怀里…
记不得。
总之,当志保发现这种感情时,已经是万劫不复。

可惜,这段感情,注定是不可能的。
自己,和兰一样,都是女孩子。
从一开始,自己就输了。
看着任何一个男生都可以大声的对兰说爱,而自己,却什么也不能说。

自己,连争取的可能性都没有。
兰的父母不会同意这种事,这个社会会排斥这种事。
最重要的,兰眼中对工藤的爱意,无论是谁都会看出来。

从发现自己爱上兰的那一刻,就注定是悲剧收尾了吧。
不敢表白,不能表白,害怕连朋友都做不了的心情。
不能想象跟兰成为陌生人的情形。

“诶?小哀?”熟悉的的声音打断了志保的胡思乱想。

志保回过头,看到了十指紧扣的两人。

志保的手蜷缩起来。
果然,嫉妒呐,工藤。
那张阳光的笑脸,有让自己上去狠狠揍两拳的冲动呐…

“哀,怎么站到大太阳下面,真是不会照顾自己啊。”兰松开和新一紧握的手,走到哀面前。

“兰…”志保放松下来。

“今天特地去超市买了小哀喜欢的料理。一会儿我做给小哀吃。”兰絮絮叨叨的挽上志保的手臂朝博士家走去。
工藤提着东西,微笑的跟在后面。

“小哀中午肯定没好好吃饭。对了,今天……”

志保转头,看着被阳光镀上一层金边的兰兴奋的给自己讲着今天发生的有趣事情,不禁一阵恍惚。

其实,就这样,也好。

暗夜淼

【兰哀】Persistent·D

【Don’t mind you shout at me】

〖ONE〗
我是兰,毛利兰。
我有一个青梅竹马,叫工藤新一。

〖TWO〗
从我认识新一到现在,我从没怀疑过我会嫁给新一以外的人。

所以,当那个一头茶发,长相还蛮精致,就是一脸严肃悲痛的复杂情绪破坏了美感的女人对我说新一去了另一个世界的噩耗时,我第一反应是计算愚人节日期。

新一去了?怎么可能,他昨天还给我发短信,说他马上要回来的。

莫非眼前这个演技过于真实的混血女人是哪个犯人的家属,采取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新一?
这也不可能啊,要报复,也不应该采取这种幼稚的方式啊。我再一次推翻自己结论。

那,这个漂亮的过分的女人莫非是新一那家伙在...

【Don’t mind you shout at me】

〖ONE〗
我是兰,毛利兰。
我有一个青梅竹马,叫工藤新一。

〖TWO〗
从我认识新一到现在,我从没怀疑过我会嫁给新一以外的人。

所以,当那个一头茶发,长相还蛮精致,就是一脸严肃悲痛的复杂情绪破坏了美感的女人对我说新一去了另一个世界的噩耗时,我第一反应是计算愚人节日期。

新一去了?怎么可能,他昨天还给我发短信,说他马上要回来的。

莫非眼前这个演技过于真实的混血女人是哪个犯人的家属,采取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新一?
这也不可能啊,要报复,也不应该采取这种幼稚的方式啊。我再一次推翻自己结论。

那,这个漂亮的过分的女人莫非是新一那家伙在外招惹的分流债,来向自己示威?

我做出一个又一个的荒唐结论,就是不愿相信新一不在的消息。

我一遍一遍的拨打新一的电话,可只有那“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机械声。
已经隐隐觉得,那个女人说的是真的,但我却不肯相信,继续编造各种理由。

直到红着眼眶的博士和仿佛瞬间老了10岁的有希子伯母出现,我才停止了继续欺骗自己的行为。

〖THREE〗
那个女人,叫宫野志保。亦或者,也可以叫她灰原哀。
我知道了柯南,知道了黑衣组织,也知道了APTX-4869。

我把愤怒转移到了宫野身上。

为什么新一那么正义的人死了,她这个组织的恶魔还活着。
为什么子弹明明是射向她的,死的却是为她挡枪的新一。

其实我知道,宫野是无辜的。
可我需要一个人来承受我的愤怒、我的悲伤。

我对着宫野发火。
我把宫野端来的饭菜全部推倒地上。
我对宫野歇斯底里的尖叫。

宫野志保从不表现出一丝不耐烦。
她总是默默的收拾好残局,端来新的饭菜,然后继续温和的对我说:“兰,吃一点粥吧,还温着啊。”

就这样,日复一日。

当我终于从新一逝去的悲痛中缓过来,我开始对宫野所承受的那些无辜的怒火感到愧疚。或许,还有一些其他的微妙情绪吧。

我开始乖乖的吃饭,乖乖的睡觉。
甚至有时还会帮宫野熬一杯咖啡。

我想,宫野一定是爱着新一的,否则怎么可以代替一做这么多事,照顾他的父母,甚至还照顾他的青梅竹马。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莫名的有些酸涩。

当我觉得和宫野已经非常熟了之后,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宫野定定的看着我。直到我觉得脸都发烫了,才听到宫野那清冷而好听的声音:

“因为是你。所以,我不介意。”

啊,原来如此。

〖FOUR〗
我是兰,毛利兰。
我有一个爱人,叫宫野志保。

暗夜淼

【兰哀】Persistent·C

【Calls you just to say “Hi”】

毛利兰第27次翻看手机,又第27次把手机放下,重重的叹口气。
兰周围的同事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都把头埋得低低的,不停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啪~”兰手中的第13枝笔在她的手下光荣牺牲。
周围同事的头更低了。

兰第28次拿起手机,看着黑黑的屏幕,眉头紧皱。
笨蛋小哀,整天做实验。昨天是她们在一起的一周年纪念日啊,结果那个工作狂竟然在实验室呆了一整天。哼,而且连电话短信都没有一个。讨厌的小哀,才不要原谅她。兰把手机重重的扔到桌子上。

“毛…毛利,如果你今天有约会的话,可以提前下班。。。”经理受不了这种低压,出声建议。
“才没有约会。...

【Calls you just to say “Hi”】

毛利兰第27次翻看手机,又第27次把手机放下,重重的叹口气。
兰周围的同事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都把头埋得低低的,不停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啪~”兰手中的第13枝笔在她的手下光荣牺牲。
周围同事的头更低了。

兰第28次拿起手机,看着黑黑的屏幕,眉头紧皱。
笨蛋小哀,整天做实验。昨天是她们在一起的一周年纪念日啊,结果那个工作狂竟然在实验室呆了一整天。哼,而且连电话短信都没有一个。讨厌的小哀,才不要原谅她。兰把手机重重的扔到桌子上。

“毛…毛利,如果你今天有约会的话,可以提前下班。。。”经理受不了这种低压,出声建议。
“才没有约会。”说到约会,兰觉得自己火气又升起来了。
“呃,是!”经理连忙挺直身子。什么嘛,明明自己才是上司…经理默默腹诽。

兰又开始盯着手机发呆。
嘛,小哀忘记约会是不对啦,不过她那工作狂性格,会不会忘记吃饭,她肯定又没有照顾好自己。不行,还是给她发个短信吧。

呃,不行。每次都是自己先低头。这次不要了。兰把编辑好的短信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

唔。。。其实小哀也不是故意的,如果不联系她的的话,她肯定照顾不好自己。兰又一个字一个字编辑好短信。

啊,不对,这次不能心软了。删掉。
其实,忘掉一次约会也没什么。编辑。
删掉。
编辑。
……

“铃~”电话铃打断了兰的小纠结。
手机屏幕上“宫野志保”四个字不停闪烁着。
兰呆了一下,按了接听。

“嗨,兰。”
“呐,兰,好想你。”
……

兰的嘴角挑起微笑。
“嗨。”
“我也是。”
……

办公室的温度,一下子变得春暖花开。

暗夜淼

【兰哀】不是爱情

(一)
我是毛利兰。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不折不扣的乖乖女。
所以,爱上你,大概是我这辈子最叛经离道的一件事吧。
虽然,你又冷漠,有没礼貌,活脱脱一个面瘫。
虽然,你伙同新一骗我,还抢走了我的初恋。
虽然,为了救你,我的爸爸再没回来。
虽然,因为你,我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
虽然……
所有人都说,你毁了毛利兰的人生。
可那个时候的我,真的很害怕失去你。尽管现在也是。
如果没出那个意外,也许,爱你这件事就会是我一辈子的秘密了呢。
果然上天总爱和人开玩笑。
你说是不是呢。
灰原哀。

我为很多人付出了很多。但我想,只有一样我的东西,只能你一个人拥有。
我从来没想过,会是在那种情况,把它交给你。

和组...

(一)
我是毛利兰。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不折不扣的乖乖女。
所以,爱上你,大概是我这辈子最叛经离道的一件事吧。
虽然,你又冷漠,有没礼貌,活脱脱一个面瘫。
虽然,你伙同新一骗我,还抢走了我的初恋。
虽然,为了救你,我的爸爸再没回来。
虽然,因为你,我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
虽然……
所有人都说,你毁了毛利兰的人生。
可那个时候的我,真的很害怕失去你。尽管现在也是。
如果没出那个意外,也许,爱你这件事就会是我一辈子的秘密了呢。
果然上天总爱和人开玩笑。
你说是不是呢。
灰原哀。

我为很多人付出了很多。但我想,只有一样我的东西,只能你一个人拥有。
我从来没想过,会是在那种情况,把它交给你。

和组织的大战。
新一死了,为了帮你挡从背后射来的枪。
爸爸死了,为了从火海中救你出来。
我的眼睛,被GIN用曾今你亲手研制的药毒瞎。
妈妈承受不了这些打击,晕了过去,沉睡在自己的梦境,不愿醒来。
只有你,灰原哀。毫发无损到令人发指。

不知道是因为愧疚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你不顾园子她们的指责谩骂,固执的搬到我家照顾我。
灰原哀。哦不,现在的你,应该是宫野志保。
你变得愈发沉默。从来不说一句话。只是每天默默的给我做好早中晚饭。
可我怎么能吃呢。是你害死了爸爸,害死了新一。所以,我应该恨你才对。
然后,我把所有盘子都挥到地上。
你将盘子收拾起来。重新给我做好饭菜。
可我怎么能吃呢。我不可以愧疚,不可以难过。
又一次,将盘子挥落。
我从不对你说话,从不对你微笑。因为我怕,我会控制不住爱你的那颗心。我又怎么能爱你呢。
可当屋子稍有寂静。我便担心,是你走了吗?我便开始恐慌,开始不安。然后,开始彻底的歇斯底里。将我手边能摸到的一切东西砸碎。你会一言不发的过来,沉默的将颤抖我抱住。这时,我就能在你怀里哭泣,放纵自己闻着你身上令人心醉的气息……
这些场景,每天都会上演。乐此不疲。

(二)
那天,一大早,你就不见了。
我砸遍了所有东西,你还没有出现。
灰原哀,你怎么可以走?这是你欠我的,你怎么敢丢下我不管?
我抱着膝,坐在墙角。呆呆的瞪大眼,四周依然一片黑暗。
窗外传来各种声音。
上班的汽车声。楼下餐厅中午的音乐。午后的蝉鸣。孩子们放学的吵闹。夜宵店的干杯声。
再然后,四周又归于寂静。
好久好久,终于传来开门的声音。
我已经绝望的心开始重新跳动。跌跌撞撞的朝门口跑去。连碎玻璃刺破了我的脚也不曾察觉。
刺鼻的酒味掩盖了你身上了令人心安的香味。
你一把抱住我,不顾我的惊呼,狠狠地吻上我的唇,用力的吮吸着。
作为空手道冠军的我,怎么也推不开你瘦弱的身体,只能让自己瘫软在你怀里。
你离开了我的唇。却在下一刻,小心翼翼的吻上我的锁骨。那种不可思议的温柔沁入心房。我沉浸在这种温柔里。
当我回过神来,我们已经倒在了床上。在这一刻,我在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心。那就放纵自己一次吧。这一刻,我不是毛利小五郎的女儿毛利兰,只是单纯爱着灰原哀的兰。
你伸手抚着我的脸颊,将我的舌尖缠住,传递着你的气息,这样的吻令我忘记所有。你的手开始慢慢褪去我的衣服,我没有阻拦,耳边听着衣服从身上滑落的声响,微小而让人心动,我尽量掩饰着紧张和加速的心跳,回应着你的吻。你轻轻地压在我身上,像是在触碰珍贵的瓷器一样,仔细的抚摸着我从未被别人触碰过的腰肢。我的身体随着你的动作而止不住战栗。
终于,你把你的手移动到我的小腹下。我的全身都绷紧了。这一刻还是来了。你要取走只能属于你的,毛利兰的身体。
可,为什么一切都不是想象的那样呢?
就在你贯穿我的那一刻,我听到了你在我耳边的呢喃:“姐姐……”

呵,还真是残忍呢,灰原哀。

毛利兰的世界,其实是在这一刻才真正崩塌的。
我再也感受不到快乐,任由你在我身上亲吻抚摸,一声声的叫着姐姐。
我的脚、我的身体、我的心,都开始疼痛,然后麻木。

那天,是宫野明美的忌日。

(三)
我忘了我是怎样从熟睡的你身边爬起来。细细的洗涤了自己的身体。收拾了行李。摸索着下了楼。被好心人载到机场。

呵,不知道你起床后,会不会吓得呆若木鸡,不知所措。
绝对不会。
我知道。
你一向是理智的。
你会觉得又一次伤害了我,然后会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祸害,痛苦的恨不得去死。
你会仔细的分析推理,然后找到我,然后补偿我。仅仅因为愧疚。
你会到宫野明美那里忏悔,因为你把我当做了她。

真是该死。该死的理智,该死的了解。

可这次,你失策了。
我留了纸条,让你照顾妈妈。你的愧疚,你的责任,怎么会让你放弃生命。
我的机票,是随便买的。连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哪里,你又怎么能知道。
还有,虽然你把我当做明美的替身。可经过那一晚,我在你心里又怎会没有一丝地位。

灰原哀,
在这个异国的小岛上,我一次次的想你。
在这里,我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放纵自己的心。和一只叫小爱的喵咪生活在一起。每天坐到花园里,感受着阳光照射到脸上的滋味,给小爱讲你的故事。听着岛上的人和善的跟我打招呼。

嘛,这样一辈子,也不错。

曾今我爱过一个人,可我们之间,不是爱情……

——————[END]——————————

终于写完了。
兰爱上了哀。哀却爱着明美。
兰的爸爸因为哀而死。兰的母亲成了植物人。甚至兰的眼睛也因此而瞎。
所以,作为女儿的兰是不能自私的爱哀的。
我觉得兰最后对哀有些残忍。她离开了,解脱了。
但哀却仍在原地,痛苦煎熬。甚至哀都不能放弃生命来解脱,只能生活在愧疚中。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毕竟,兰是一个女儿。

题外话:

这篇文章是大一期间写的,当时纯属是为了虐而写虐,现在读来,感觉好多地方都不符合逻辑,情节有的地方也比较尬。不过在清理旧文的时候还是把它发了上来,给黑历史再增添一篇吧。

暗夜淼

【兰哀】Persistent·B

【Be with you!】

一贯成熟冷静的人,生病了反而会变得格外的孩子气,宫野志保更是如此。

“来,把药喝了。”兰温言哄着那个躲在被子里的人。
“不要。”被子里的人把头更往里缩了缩。
“把药喝了,等你病好了,就给你买上次看准的那个黑咖啡。”兰开始利益诱惑。
被子轻轻拱了拱,“要买10罐。”
兰额头的血管跳了跳,“最多2罐,咖啡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最少五罐,不然我就不喝药。”被子里的人又往里缩了一下。
“灰原哀!!!快点喝药!”兰终于忍不住了:“昨天爸爸还打来电话说,妈妈做的饭太难吃,让我回去做饭。如果你在不吃药,我搬就回家去!!!”
被子里的人迅速钻出来,拿着药一饮而尽,然后可怜兮...

【Be with you!】

一贯成熟冷静的人,生病了反而会变得格外的孩子气,宫野志保更是如此。

“来,把药喝了。”兰温言哄着那个躲在被子里的人。
“不要。”被子里的人把头更往里缩了缩。
“把药喝了,等你病好了,就给你买上次看准的那个黑咖啡。”兰开始利益诱惑。
被子轻轻拱了拱,“要买10罐。”
兰额头的血管跳了跳,“最多2罐,咖啡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最少五罐,不然我就不喝药。”被子里的人又往里缩了一下。
“灰原哀!!!快点喝药!”兰终于忍不住了:“昨天爸爸还打来电话说,妈妈做的饭太难吃,让我回去做饭。如果你在不吃药,我搬就回家去!!!”
被子里的人迅速钻出来,拿着药一饮而尽,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兰。
兰看着灰原哀这样子,心里忍不住偷偷笑一下。但还是假装板着脸往外走。
“兰,我以后都乖乖喝药,你不要走嘛。”灰原哀示弱。
“我以后不喝咖啡了!!!”兰继续往外走。
“让你在上面一个月!”灰原哀豁出去的喊。
兰停住脚步,嘴角挑起一个得宠的笑容:“我只是去厨房给你拿白粥,还有,一个月,不准反悔哦。”
“。。。”

喂哀喝完粥后,兰便坐在床边,哄着哀睡觉。
等哀睡着后,兰打算往厨房去放碗,却发现衣角被哀紧紧地拽着。
兰微微笑一下,索性把碗放下,脱了鞋躺倒床上,轻轻吻了吻哀的额头“我一直都在”。
然后紧紧抱着哀睡了过去。

在兰看不到的地方,哀的嘴角,挑起一个浅浅的微笑。

暗夜淼

【兰哀】Persistent·A

【At here waiting for you!】

“兰是一个温柔的人呢!”见过兰的人都这样说。
温柔吗?兰每次听到这种评价,只是笑笑,不置一词。
其实,兰不喜欢这种性格。温柔,让她不忍心拒绝别人 。
所以当初新一一句:“等我。”她便这样傻傻的等了那么多年也没有抱怨。
后来,她没有等到工藤新一,却等到了一个叫宫野志保的女人。

那个女人,是喜欢新一的吧?

她告诉了兰新一逝去的噩耗,然后不顾她满身的伤痕和红了的眼眶,反过来安慰兰。
那段时间,兰不吃不喝,整日的发脾气,对宫野志保恶言相向。
宫野志保从来不反抗,只是更加细心的照顾兰。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兰终于恢复过来。看着变得苍白瘦弱的宫野...

【At here waiting for you!】

“兰是一个温柔的人呢!”见过兰的人都这样说。
温柔吗?兰每次听到这种评价,只是笑笑,不置一词。
其实,兰不喜欢这种性格。温柔,让她不忍心拒绝别人 。
所以当初新一一句:“等我。”她便这样傻傻的等了那么多年也没有抱怨。
后来,她没有等到工藤新一,却等到了一个叫宫野志保的女人。

那个女人,是喜欢新一的吧?

她告诉了兰新一逝去的噩耗,然后不顾她满身的伤痕和红了的眼眶,反过来安慰兰。
那段时间,兰不吃不喝,整日的发脾气,对宫野志保恶言相向。
宫野志保从来不反抗,只是更加细心的照顾兰。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兰终于恢复过来。看着变得苍白瘦弱的宫野志保,毛利兰其实满愧疚的,还有一些微妙的心情。
就在她想着如何喂胖宫野志保时,宫野志保神秘的消失了。
只留下一张“等我”的纸条,便杳无音信。
好歹新一当初还会偶尔给自己打个电话呢,这个女人,竟然连一点消息都不传回来。兰恶狠狠的想到,等她回来,一定要让她尝尝空手道的滋味!

铃木园子结婚了。
铃木园子生了一个孩子。
铃木园子的孩子3岁了。
铃木园子的孩子5岁了。
铃木园子要和京极真出国了。

而兰,还是一个人,为了一张纸条上的“等我”,独自生活了这么多年。
园子在走之前,曾不死心的要求兰和她一起走。
而她得到的回答和过去无数次得到的答案都一样:“志保让我等她。”

一年,又一年。
树叶绿了又黄。
周围的邻居搬走了旧的,搬来了新的。
毛利兰仍在守在原地,独自生活。

某天,兰像往常一样,准备出门上班时,却在门口看到了久久盼望的那抹茶色。
宫野志保,亦或者是,长大的灰原哀。
兰手中的东西落了一地,任由宫野志保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耳边,是志保熟悉的声音:我回来了。

解药失效。
整整13年。
毛利兰终于等到了灰原哀的长大,等到了她的爱情。

暗夜淼

【兰哀】红包

窗外的炮仗声此起彼伏,映衬的天空都如白昼般明亮。
宫野志保侧耳倾听了好久,才确定在一片喧嚣声中的微弱门铃声并不是幻觉。
她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起身前去开门。

“小哀,新年快乐~”门口的黑发女子笑意盈盈。
志保面无表情的盯着来者:“有什么事么?”
“今天可是新年诶!想到小哀一个人在家,我就来陪你喽~”兰的笑脸愈发明媚。
看着兰被冻红的脸颊和鼻尖,志保终究是咽下了‘不需要’三个字,将她迎进了屋子。

“怎么不多穿点?”
“反正就在隔壁,又不远。”

志保的脚步顿了顿。
对啊,就在隔壁。
如今的工藤兰,早已不是昔日的毛利兰。

“小哀你又在做实验!”兰看着桌子上的试管药品,气鼓鼓的撅起嘴。
“工藤...

窗外的炮仗声此起彼伏,映衬的天空都如白昼般明亮。
宫野志保侧耳倾听了好久,才确定在一片喧嚣声中的微弱门铃声并不是幻觉。
她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起身前去开门。

“小哀,新年快乐~”门口的黑发女子笑意盈盈。
志保面无表情的盯着来者:“有什么事么?”
“今天可是新年诶!想到小哀一个人在家,我就来陪你喽~”兰的笑脸愈发明媚。
看着兰被冻红的脸颊和鼻尖,志保终究是咽下了‘不需要’三个字,将她迎进了屋子。

“怎么不多穿点?”
“反正就在隔壁,又不远。”

志保的脚步顿了顿。
对啊,就在隔壁。
如今的工藤兰,早已不是昔日的毛利兰。

“小哀你又在做实验!”兰看着桌子上的试管药品,气鼓鼓的撅起嘴。
“工藤一个人在家没关系么?”志保岔开话题。
“那个笨蛋昨晚看了一晚球赛,今早又有一个案子,现在正在睡觉呢。”兰的语气里有不易察觉的甜蜜,“说起来,小哀还没有吃饭吧,我去帮你做!”

不得不说,兰的厨艺在婚后越发精进。
志保一边喝着汤,一边装作不在意的盯着兰看。
兰认真的盯着电视中那些无聊的综艺节目,时不时被逗得大笑。

时间似乎一眨眼就过去了。
随着新禧钟声的响起,兰神秘的从背后拿出一个东西。

“小哀,猜猜是什么。(∩_∩)”
“红包。”
“啊!小哀好聪明!(≥▽≤)/”
“…因为你每年都给我送这个。”从她还是灰原哀的时候,到如今变成宫野志保,兰的这个习惯一直没有变过。
“呜,小哀你能不揭穿我么。”兰懊恼的低下头。
“……谢谢你。我收下了。”志保轻轻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小哀最好了!”兰扑上前把志保抱住。
志保的脸不自然的晕起一丝红晕。

“好了,红包也送完了,那我先回去了。”兰站起来:“小哀也赶快去睡觉,不准熬夜。”
“……好。路上注意安全。”

关门声咔嚓响起。
偌大的屋子又只剩下一人。

志保起身,走到卧室,打开被仔细保护的保险柜。
柜子里整整一叠艳红色的小纸袋。
志保小心翼翼的把手里的这个也放了进去。
然后,怔在原地。

“新年快乐。不要走,好么?”
无人听见。

LEO_斯特纳多

第一张原图第二张滤镜
以后会尽量放原图出来的哈哈哈哈

第一张原图第二张滤镜
以后会尽量放原图出来的哈哈哈哈

大可梨

【兰哀】

   灰原在以往的时候总是学不会照顾自己的。因为她觉得没必要,又或者是她觉得没有人会愿意管她,无所谓。但现在有了兰她却觉得很头痛。兰总对灰原管东管西。但其实灰原还是乖乖巧巧地听着兰琐碎的嘱托,像什么:要按时吃饭、不准熬夜、尤其是不准喝咖啡。比如现在:“等一下,哀酱!”说完就拿起吹风机要吹干头发再睡哦不然会感冒的。”哀不情不愿地坐了下来。


   兰开始给她吹头吹着吹着灰原意外得睡着了。脑袋歪在一旁。嘴里还嘟嘟囔囔说:“兰酱~”兰心想:小姑娘真可爱啊,可不能把身体弄坏了,不然怎么陪我度过余生啊。


好吧我知道这篇很烂(而且我语文考砸了呜呜呜!!...

   灰原在以往的时候总是学不会照顾自己的。因为她觉得没必要,又或者是她觉得没有人会愿意管她,无所谓。但现在有了兰她却觉得很头痛。兰总对灰原管东管西。但其实灰原还是乖乖巧巧地听着兰琐碎的嘱托,像什么:要按时吃饭、不准熬夜、尤其是不准喝咖啡。比如现在:“等一下,哀酱!”说完就拿起吹风机要吹干头发再睡哦不然会感冒的。”哀不情不愿地坐了下来。


   兰开始给她吹头吹着吹着灰原意外得睡着了。脑袋歪在一旁。嘴里还嘟嘟囔囔说:“兰酱~”兰心想:小姑娘真可爱啊,可不能把身体弄坏了,不然怎么陪我度过余生啊。



好吧我知道这篇很烂(而且我语文考砸了呜呜呜!!!)


   



一隅.

求文

看了好多都是哀先喜欢兰的兰哀文,想求几篇兰追哀的文。|・ω・`)

看了好多都是哀先喜欢兰的兰哀文,想求几篇兰追哀的文。|・ω・`)


鹤唳。

四封一千五百字的悲伤



[一]


我没什么好说的,也不想说。对着你那张脸,就什么也想不起来。

我在监狱里过得还算好,每餐吃得饱,觉也睡得香。三年后你能鼓起勇气来看我,我就觉得挺满足的,对于那件事,我深感抱歉。是吧,你觉得特别可笑,但反正你也是不会看到我写的信的。

我不认为自己能撑到出狱那一天,只是现在还不想死,想死的时候是可以一了百了的。

这个月的探监日你没来,我在那儿坐了一天。我想,你迟早也是会忘掉我的,但我又不是特别甘心,我这种人生来就不正常。风有点冷,我穿着你给我买的高领毛衣,每一次我是自己用手洗的,但还是起了球。

他们问我,我跟你之间有什么事,我没说。


[二]


他们跟我说,樱花开了,你还是没有来。我记...



[一]


我没什么好说的,也不想说。对着你那张脸,就什么也想不起来。

我在监狱里过得还算好,每餐吃得饱,觉也睡得香。三年后你能鼓起勇气来看我,我就觉得挺满足的,对于那件事,我深感抱歉。是吧,你觉得特别可笑,但反正你也是不会看到我写的信的。

我不认为自己能撑到出狱那一天,只是现在还不想死,想死的时候是可以一了百了的。

这个月的探监日你没来,我在那儿坐了一天。我想,你迟早也是会忘掉我的,但我又不是特别甘心,我这种人生来就不正常。风有点冷,我穿着你给我买的高领毛衣,每一次我是自己用手洗的,但还是起了球。

他们问我,我跟你之间有什么事,我没说。


[二]


他们跟我说,樱花开了,你还是没有来。我记得你曾经说梦见过我,我站在樱花道底下,长了一双翅膀,扑动着飞走了,那个时候我没回答你。你最喜欢的花不是樱花,但你喜欢走那条樱花道,你还跟我说,走樱花道有一种身处幻境的感觉。

你跟他结婚了,我是听他们八卦的。你应该穿着白色的婚纱,站在树底下,挽着新娘髻,那好漂亮。我想画你,又发现想不起来你长什么样子,你跟高中时差别太大了。你有点残酷,明明我释怀了你嫁人,又发现我真正地淡忘了你,可你明明让我那么刻骨铭心。

我现在说你肯定不会信,当初不是我把工藤的秘密泄露的。


[三]


我昨天打算要去死,被他们发现了,我从监狱住进了精神病院,你依然没来看我。我有点想你了。

我其实很自私,我只喜欢高中时候的你,那个时候你温柔又漂亮。如果你再不来,我真的心灰意冷了。这封信我希望你能看见,我要你原原本本地知道当年的事。你单纯得傻,他们瞒你骗你的一个字不漏都信了,我瞒你的骗你的也全部听进去了。


那个冬天,我的姐姐被组织杀害,我失去了唯一的精神支柱。我向组织反抗,跟随我的人全部被处决,我被关进监牢,绝望之中发现APTX的另外功效,于是故作顺从,组织将我派去帝丹高中卧底,证实我的猜想。说简单点,就是证实工藤有没有变小。他变小我就可以活着回去,反之死路一条。

那么多事,两句话就能说清,问我累不累苦不苦的人只有你一个,你其实不需要对我那么好。那天我对你说,毛利兰,你像我的姐姐,你笑了笑,说,灰原同学也会开玩笑。你从来都不知道我的真名,我叫宫野志保,我的母亲替我取的名字。

姐姐是我的精神支柱,你是我的快乐、光明与希望。


后来,我们参演话剧。你一如既往演了公主的角色,我当了公主身后的仆从。故事很简单,仆从又老又丑,受人欺侮,公主善良地救下了老仆从。但老仆从是巫婆的手下,喂了公主毒药,最后被王子一剑穿心。我喜欢这个角色。

也就是那时,我拿到了江户川与黑暗骑士礼服上的指纹对比,确认江户川就是工藤。


我没有立即告诉琴酒,而是找了江户川谈话。我希望事情的结果是可以不伤害你,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就悄然结束。他让我事情结束后参加证人保护计划,我拒绝了。

具体的过程还是不要写下,那很残酷。


最后我进了监狱,我背信弃义。所有的证据表明是我泄露了FBI和工藤的秘密,其实那并不是我,我也不知道是谁。你记得你信赖的新出医生吗,那个时候我很怕他。

我害工藤生命垂危,害你暂时性失忆,害铃木园子车祸重伤。你失忆的时间内,我逃窜在外,带了你一起走。

我们坐在樱花道上,虽然树是秃的,我们很狼狈,可你笑得比任何时候都要高兴。你躺在我的怀里,你数星星,像小孩子一样咯咯地恶作剧,好吧,你当时神志不清。你说,小哀,我喜欢你,我们永远在一起,但你当时只有三岁的智商。我答应你,我说,永远带你看樱花和星星。

我向你注射了一支注射液,你疼得哇哇叫。我当时鬼迷心窍了,那支注射液是让你永远恢复不了的,我现在深感抱歉。


故事的最末尾,我被工藤打了两枪,你在我身旁哭泣,但毅然决然地走向了工藤,我锒铛入狱。


[四]


我永远爱你,再见,对不起。


[后记]


毛利兰至死没有看到信。第十五年的秋天,灰原哀死于一场事故,她去参加了老同学的葬礼,并为当初的友谊而哭泣。她知道自己当初对朋友不该的感情,现在物是人非,她也已经放下了。

她觉得似乎有一段记忆断了片,不过忘了的事情她不会再去勉强,就当那是梦。高烧的那段期间一直似梦似幻,有一些混淆的记忆也是正常的,新出医生对她说。

她去看了樱花道,带着两个孩子和爱她的先生。樱花绚烂,在风中摇曳,她恍恍惚惚地觉得在哪里见过一个棕褐色短发的女人,眉目淡然,长了一双翅膀在蝴蝶骨上,随风远去。那樱花像极了女人的眼泪,铺面向她而来。

英子,我们走罢,毛利兰叫着小女儿。

不看了吗,女儿问。

不看了,反正是梦,看了怪难过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