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典狱司

89137浏览    786参与
老星河老太太

这是拿岸姐打比方的第n天

我:无所畏惧什么虐文,来吧不怕你!

江淮沿岸:哦(拿起电脑键盘)

我现在的喉咙就吞了江淮沿岸的刀子一样

划破了!

流血了的疼!!!!

我:无所畏惧什么虐文,来吧不怕你!

江淮沿岸:哦(拿起电脑键盘)

我现在的喉咙就吞了江淮沿岸的刀子一样

划破了!

流血了的疼!!!!

依旧是清甜

十八 不离

   三更灯火轻燃,二月红靠在张启山怀里:以后再也别离开我,好不好。张启山紧拥住他: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抓住,怎么还会离开呢。说着就要去吻那两片薄唇,却被人一根手指堵住了:别这么着急,先喝交杯酒。才算礼成。奈何不得,只得去拿了酒壶,心不在焉倒了两杯出来,交杯而饮。今夜的二月红本就脸庞微红,这一杯酒更是让他面如桃花。张启山一时看的呆住了,久久不能回神。直到听到那人昆山玉碎般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怎么还高兴的痴了?才反应过来:真好看。二月红笑着去点他的额头:不知羞。—”今天晚上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不知羞。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此时此刻寝殿外一轮明月悬挂在深秋的夜空中,而张大佛爷的寝殿...

   三更灯火轻燃,二月红靠在张启山怀里:以后再也别离开我,好不好。张启山紧拥住他: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抓住,怎么还会离开呢。说着就要去吻那两片薄唇,却被人一根手指堵住了:别这么着急,先喝交杯酒。才算礼成。奈何不得,只得去拿了酒壶,心不在焉倒了两杯出来,交杯而饮。今夜的二月红本就脸庞微红,这一杯酒更是让他面如桃花。张启山一时看的呆住了,久久不能回神。直到听到那人昆山玉碎般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怎么还高兴的痴了?才反应过来:真好看。二月红笑着去点他的额头:不知羞。—”今天晚上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不知羞。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此时此刻寝殿外一轮明月悬挂在深秋的夜空中,而张大佛爷的寝殿热气氤氲,让人脸红心跳的轻语低吟不知持续了多久。

       他们又哪里躲的掉呢。千般误会,万般蹉跎,两相折磨,藏在心底的那份情自始至终从未变过。当年惊鸿一面,便是二人的命数。

            多年以后,一个孩子问一个红衣老人:戏曲里讲的爱情到底是什么?老人摸摸他的头:人啊,经不起错过。当你以后遇见那个人,一定要及时告诉他,你爱他。千万别一转身,就是一辈子。—“这话你已经说了几十年了,可我还没听够,红老板。”看到这个即使已经英雄迟暮,依旧挺拔魁梧的身影,孩子吐吐舌头,识趣的跑开了。两个人则相视一笑,多年默契尽在不言中。

            纵有大梦起,江湖未曾离。

                                                                                 

                                                                           正文完

何几

二月红,我该如何让你,痛不欲生


                           

张启山,我爱你,我不后悔,后果再疼,也无所谓

二月红,我该如何让你,痛不欲生


                           

张启山,我爱你,我不后悔,后果再疼,也无所谓


天水压星河

【启红】雪解月红(22)

典狱司为前世,这里为转世

军官x明星

ooc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越来越狗血了??

(为所有爱执着的痛,为所有恨执着的伤~)

————————————分隔线———————————

早上十点半左右,小顾就拎着食盒出现在了剧组里,边走边跟剧组成员笑着打招呼。

今天小顾穿了一件米色的风衣,手上拎着个两层的保温饭盒,看起来历练又干净。

“小顾!”一旁正在画戏装的陈樱余光看到了小顾,连忙喊到,而因为上妆不能乱动的缘故也只能梗着脖子向一旁的小顾胡乱的招着手。

“小樱姐,你别动昂,画歪了是要返工的。”小顾看着手在空中乱动的陈樱,两三步走到陈樱的座位旁说到。

“又来给二爷送饭啊,...

典狱司为前世,这里为转世

军官x明星

ooc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越来越狗血了??

(为所有爱执着的痛,为所有恨执着的伤~)

————————————分隔线———————————

早上十点半左右,小顾就拎着食盒出现在了剧组里,边走边跟剧组成员笑着打招呼。

今天小顾穿了一件米色的风衣,手上拎着个两层的保温饭盒,看起来历练又干净。

“小顾!”一旁正在画戏装的陈樱余光看到了小顾,连忙喊到,而因为上妆不能乱动的缘故也只能梗着脖子向一旁的小顾胡乱的招着手。

“小樱姐,你别动昂,画歪了是要返工的。”小顾看着手在空中乱动的陈樱,两三步走到陈樱的座位旁说到。

“又来给二爷送饭啊,今天带的什么?”陈樱扭不了头,脸也不能动,声音却有着几分戏谑。

“不管我带什么,小樱姐也吃不了吧?”小顾坏心眼的说道,一下子就让这段时间被控制饮食的陈樱苦了脸。

“好了,小樱姐你加油昂,我先走了。”小顾说着,拎着食盒走向了二月红的化妆间。

此时二月红正在整理头面,前几个画戏装的化妆师二爷都瞧不起,索性自己动手。

“二爷。”进了门,小顾向背对着门上妆的二爷打了声招呼。

“嗯。”二月红在镜子里看到了小顾,轻轻颔首意示让小顾先等他一会儿。

小顾将食盒放在一旁,颇有兴趣的看着在一旁挂着的几身戏服。

通过镜子,二月红看到一旁正在看戏服的小顾,心下一紧,放下了归弄了一半的头面,起身问道。

“怎么今天来的这么早?”

“听说小王哥说,二爷今天要上戏装一整天,我想着上了戏装不方便吃饭,就提前送来了。”小顾一边解释,一边将保温饭盒打开,里面装了一份馄饨和三个烧卖。

小顾饭做的十分合二月红胃口,这点儿二月红前两天就体会到了,也没推辞什么,坐下拿起餐具吃了起来。

期间,小顾坐在二月红的对面用手撑着下巴一直看着他。

“二爷。”

“你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二月红没想太多,顺口接上。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错觉?”小顾歪头笑了笑,继而转了个话题。

“馄饨怎么样,咸淡还好吗?”

“嗯,刚刚好。”这点儿很难得的,自己口味清淡,很少有人能刚好拿捏。能做出合他心意饭的人,小顾是第二个。

“小王哥呢?”

“我有一盒水粉忘在家里了,我让他去取了。”

二月红边说,边吃掉了最后一口烧卖。

“二爷今天画什么妆啊?”

“斗戏推迟了,今天先排和陈樱的对手戏,画游龙戏凤的戏妆。”

“嗯,我刚刚看到小樱姐在上妆。”

二月红一边归弄着头面,一边漫不经心的说到。

“小樱姐?那你应该还没看见她上完妆的样子。”

事实证明,小顾看到上完妆的陈樱,差点儿没和小王一起笑得背过气。

“陈樱?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王看到粘着一把大胡子的陈樱,笑得像响雷一样,一旁的小顾也在偷偷的笑。

“你!!小顾你怎么也在笑!!”要不是陈樱的衣服不能方便活动,估计陈樱这会儿已经上去和小王打起来了。

“人来全了吗?”正说着,二月红走了出来,手上还捻着一朵海棠花。

李凤的妆虽不及杨贵妃的精致,头面也不及贵妃

的华丽,可一身朴素的戏装,看起来却是娇俏美丽,惹人怜爱。

“谁帮我带一下海棠花?”二月红举起手上的海棠花,对着鸦雀无声的众人们说到。

陈樱第一个回神,蹦哒着毛遂自荐,却被小王一盆凉水浇灭。

“你够得着吗?”

眼看着小王和陈樱又要掐起来,二月红连忙息事宁人说到。

“陈樱的衣服不方便,小顾你帮我带一下。”说罢,二爷就将海棠花递了过去。

小顾和二月红身量长差不多,甚至小顾还要略高一些于二月红,帮忙戴花也不会太别扭。小顾接过海棠花,二月红伸手指了指自己头面的一边。

“带到这边就好。”

说罢还微微低了头,方便小顾插花。

小顾心都快跳出来了,比第一次见到二月红时紧张多了,他和二爷离得那么近,近到可以闻到二爷身上浓郁的异香,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原因,他甚至能感觉到二爷的眼睫微微蹭过他的皮肤。

“好了吗?”

“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小王的错觉,他觉得小顾的声音微弱的低沉了一下,转瞬即逝。

拍摄时,陈樱的进步着实让二月红意外,宽大的袍子下面,陈樱的声音中气十足,虽然女声无法完全消除,但是照这个情况下去,陈樱可能不需要专业的配音演员了,自己后期再修改修改就行。

“捏捏扭扭十分俊雅,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海棠花来海棠花,倒被军爷取笑咱。我这里将花丢地下,从今后不戴这朵海棠花!”

李凤听到这句话一时又羞又怒,扭过头去,将海棠花扯到了地上别过头去踩了几脚。

因为今天斗戏的老艺术家没来,二月红和陈樱只用拍几个片段,而且两人表现的都不错,总共拍了五六条就结束了,因此小王和小顾倒还挺高兴,两个人在一块絮絮叨叨商量着晚上吃什么。

二月红饶有兴致的听着,一边让化妆师帮忙卸妆,一边喝着矿泉水。

喝水的时候,二月红总是觉得有些别扭,他觉得有人在看他。

二月红放下手中的矿泉水,却只看到正在被疏散的群众演员。

吃什么二月红没有意见,最后小王拍板决定,去吃海鲜。

不过可惜的是,小王去开车的时候碰到了陈樱,老实的小顾又说漏了嘴,于是乎陈樱成功的加入了这场聚餐。

一路上陈樱一直在说这段时间自己是怎么被经纪人虐待的,说自己去请教时遇到的奇闻异事,还时不时和小王斗两句嘴。

一路上热热闹闹的,这让二月红感觉很舒服,很有人烟味儿。

一行人说说笑笑,吃完了一顿热闹的饭。

二月红让小王先送小顾和陈樱,自己就不用他送了。

出饭店门时玻璃上的雾气提醒着二月红外面已经入冬很久了。二月红畏寒,想了想,虽说没几步路,再三衡量之下还是戴上口罩,叫了辆车。

到了地方,二月红道了声谢,下了车。

眼看着没剩两步路,二月红裹紧大衣,加快脚步向大门走去。

离大门百十米的时候,二月红瞬间浑身冰冷,脚步都僵硬了起来。

张启山赫然站在门口,抽着烟。

二月红在原地僵住了,冷风吹过,他看着张启山掐灭手中的半根香烟扔到地上,又重新点燃一根,周而复始。

橘红色的火花,灭了亮,亮了灭。

最终二月红决定无视他,镇定自若的向大门口走去。

每走一步,心寒一分。

张启山,你又在干什么?

你还想怎么样?

两人擦肩而过,二月红一脚都快要迈进大门时,张启山一把抓住了二月红,二月红猝不及防,整个人被张启山扯入了怀中。

不给二月红反应的机会,张启山低头吻住了他。

张启山在外面站得太久,二月红木然的感觉到这个吻寒冷而又痛苦,就像是要活吞了他一般。

这种情绪,一时迷乱了他。

当口腔中弥漫着浓浓的腥味儿时,二月红才回神,在几番挣扎不得解脱时,二月红用尽了力气一拳打在了张启山的脸上。

张启山毫无防备,咣当一声,撞在了一旁的铁门上。

二月红借力,挣脱了张启山的禁锢,向后退了两步。

两人面对面的对峙着,唇角都出了血,看起来格外狼狈。

张启山侧着脸,笑了。

他抬头。

“怎么,现在是个人都可以插队了吗?”

“那种小毛孩子什么时候也能入二爷的眼了!”

天气太冷了,张启山眼眶都因为寒冷而微微泛红,说到最后声音都像是嘶吼一般。

“你发什么疯?”二月红微微皱眉。

“我发什么疯?哈哈,对!我发什么疯。” 张启山不怒反笑。

我就是疯了才会一夜夜的睡不好,我就是疯了才会四五点就去剧组,只是为了能远远的看你一眼,我就是疯了才会眼睁睁的看着别人进了你的房子,上了你的床。

二月红,你说对了,我疯了。

张启山不再多言,扯着二月红的胳膊,就进了单元楼,粗暴的摁了电梯按钮,等到电梯门开了,一把将二月红摔一般的扔到电梯墙上,欺身而上,疯了一般的去吻二月红。

张启山一手抓着二月红的手腕,举过他的头顶,另一只手轻车熟路的探入了二月红的衣服。

皮肤暴露在空气里,二月红只觉得阵阵寒凉,却有不由自主的发笑。

他为什么还是会难过呢?

这不就是张启山吗。

还?

他什么时候难过过呢?

他不记得了。

也许是张启山大婚的时候,也许是他带兔子来的时候,也许是他求张启山不要给他打毒  品的时候。

嗨,自己真的年纪大了,越发的多愁善感了。

出了电梯门,张启山用钥匙三下五除二的打开了房间门,将二月红拉倒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二爷,我好想你…”张启山喃喃道,像是吻着稀世珍宝一般想去吻二月红的眼睛。

却被二月红躲过。

尝到一股温热咸湿的液体,张启山瞬间乱了阵脚。

“二爷你怎么了?”说罢,张启山慌张的起身,想去开灯。

张启山刚刚起身,膝下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夜远爱卫聂

【求文】

占tag致歉,求《典狱司》番外三,张家书

谢谢(*°∀°)=3

占tag致歉,求《典狱司》番外三,张家书

谢谢(*°∀°)=3


何几

换新手机了,懒得打字,所以直接拍了个照。。。

换新手机了,懒得打字,所以直接拍了个照。。。

依旧是清甜

十七 并肩

   听了这番深情告白,二月红用既埋怨有有些嗔怪的语气说:现在说这些,是不是晚了点?你可知道这些话我等了多少年吗?—“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红老板,张某人自会证明。”又把被子给二月红盖在身上,像哄小孩一样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背:睡吧,你也累了,今天晚上我不折腾你。也别想东想西的然后做噩梦了,好好休息,明天带你去个地方。

     翌日清晨,半梦半醒的红老板被人从被窝里拽了出来,有起床气的他刚要骂人,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吻堵住了嘴。“清醒了?起来吃饭。”张启山拍拍他的头。二月红心里嘀咕了两句,乖乖跟着人走了。—糯米粥,南瓜饼,莲子羹,都是他...

   听了这番深情告白,二月红用既埋怨有有些嗔怪的语气说:现在说这些,是不是晚了点?你可知道这些话我等了多少年吗?—“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红老板,张某人自会证明。”又把被子给二月红盖在身上,像哄小孩一样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背:睡吧,你也累了,今天晚上我不折腾你。也别想东想西的然后做噩梦了,好好休息,明天带你去个地方。

     翌日清晨,半梦半醒的红老板被人从被窝里拽了出来,有起床气的他刚要骂人,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吻堵住了嘴。“清醒了?起来吃饭。”张启山拍拍他的头。二月红心里嘀咕了两句,乖乖跟着人走了。—糯米粥,南瓜饼,莲子羹,都是他喜欢吃的甜食。张启山本是个无辣不欢的人,但二月红因为辣椒水的原因对辣的食物丝毫不能触碰,从此在张府,辣椒这种东西基本消失。吃着早饭,张启山说:一会带你去典狱。看着那人惊疑不定的表情,继续说:不是把你关进去,是要你陪我再走一段路。算是圆我心里的一个执念吧。

      深秋的风已经带着些许寒意,二月红看着那熟悉的牢房,拱门,打了个哆嗦。被察觉到了,一件外衣披了上来。接着手被人牵了过去,以十指相扣的姿势。“陪我走,走过那道拱门,从前那些不美好的回忆从这里结束,我希望未来也能从这里开始。”二人就这样并肩缓缓向前,那些过往也像放电影一样在心里一一映过。—“二月红,遇见我,你可曾后悔吗。”张启山问。—“不曾。这些年,我爱过,恨过,伤过,怨过,却独独不曾有悔。”

              拱门到了。二月红回头看张启山,只见他竟是缓缓跪了下去。眼疾手快想要拉住:这是做什么。。。可胳膊哪里能拧过大腿,张大佛爷已然单膝跪地。直视他:我听说,那些西方的贵族,求婚时都是这么做的。而后掏出一枚戒指,拉过他的手套在了他的手指上。“我想对你做出一个承诺,二月红,我想给你一个家。”此时此刻张副官拿着新情报过来汇报,恰好撞上了这一幕,于是赶紧躲在树后,悄悄观察。接下来他看到,红老板扶起张军座,二人紧紧相拥,并肩向前。心里暗暗感叹,最近张府要出大事了。

           

    

依旧是清甜

十六 误会

    张启山就这样盯着睡梦中的二月红,尝试着想抚平他紧锁的眉头,没想到却把本就没睡熟的人弄醒了。他问道:刚才梦到什么了?我看你睡相很不安稳。在二月红刚才的梦里种种皆从脑海里闪过,而最后一幕出现的是拱门前,张启山的那个背影。他有些冷淡的回答道:没什么。这副样子让张启山有些生气: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就变脸。又摆出这态度来给谁看?“我二月红,算个什么东西”?听了这话,张启山笑出了声:养不熟的东西。但是又偏偏是我喜欢的东西。“是,你喜欢,喜欢到灌辣椒水,喜欢到打吗啡,喜欢到,甚至不愿意回头看一眼”。二月红嘲讽道。张启山“啧”了一声,反问道:认个错服个软,乖乖跟在我身边,那...

    张启山就这样盯着睡梦中的二月红,尝试着想抚平他紧锁的眉头,没想到却把本就没睡熟的人弄醒了。他问道:刚才梦到什么了?我看你睡相很不安稳。在二月红刚才的梦里种种皆从脑海里闪过,而最后一幕出现的是拱门前,张启山的那个背影。他有些冷淡的回答道:没什么。这副样子让张启山有些生气: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就变脸。又摆出这态度来给谁看?“我二月红,算个什么东西”?听了这话,张启山笑出了声:养不熟的东西。但是又偏偏是我喜欢的东西。“是,你喜欢,喜欢到灌辣椒水,喜欢到打吗啡,喜欢到,甚至不愿意回头看一眼”。二月红嘲讽道。张启山“啧”了一声,反问道:认个错服个软,乖乖跟在我身边,那般难?回答他的是沉默。再回头看,那人已经躺下装睡上了。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有些话还是要说开。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尽量放平自己的语气:二月红,别睡了,起来咱俩唠唠。接着自顾自率先开口:说实话,红老板,那天在婚礼上,看到你出现,我挺庆幸的。谁知道你上来就杀人。你就不能,劫个亲什么的?二月红却答非所问:不骗不瞒的承诺去哪了。“你刚丧妻,三天三夜不吃饭,七十一天不登台,我不想在那时候刺激你而已。还有,在典狱里,种种酷刑与你杀她没有关系,我娶她也只不过是利益结合,一是我本来就是个变态,再就是因为你太倔了,还给我来咬舌自尽那一套。说白了,我就是想把你留在我身边,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说着伸手想要去触碰曾经让人痛不欲生的天火红莲,二月红本想要躲开,却说服自己定在那里没有动。说:知道吗,张启山,有好几次我都想杀了你,而当时的我也确实有机会做得到。可我没有。你带着兔子来恶心我,毫无感觉是假的。但我还是想问你,都最后了,你为什么不能回头看看?这句话戳中了张启山:我没有回头,是因为我知道看到的景象会让我崩溃,而战争还没结束,我还不能倒下。—原来二人的前半生,就在一次又一次的误会中错过。

     张启山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张某此生纵许家国,亦能许卿。从前情情爱爱的总觉得说着小女儿气,以至于这么多年未能对你说上一句。如今情深难却,承认。二月红,我张启山,爱你。从前种种对不住了,张某人用后半生对你好,何如?

依旧是清甜

十五 真心

     “张启山”…二月红再也忍不住,眼泪顺着面庞滑下来。下一秒,放在那人脸上的手却被抓住了,接着只见张大佛爷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抬手擦去他脸上的泪。终于觉察到了不对劲,二月红疑惑道:你什么时候醒来的?听了这话,张启山做出沉思状:什么时候呢?我也不记得了,反正有个人说求我别死的时候我可是听到了。二月红面露愠色:你骗我。张启山则满不在乎的把他拥入怀里:把真心话从红儿嘴里骗出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这句话竟使怀里的人恼羞成怒:刚才说的那些话并非真心,我也不是担心你,那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我,我也不能看着你就这么死了。说着又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强调:尤其是最后一...

     “张启山”…二月红再也忍不住,眼泪顺着面庞滑下来。下一秒,放在那人脸上的手却被抓住了,接着只见张大佛爷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抬手擦去他脸上的泪。终于觉察到了不对劲,二月红疑惑道:你什么时候醒来的?听了这话,张启山做出沉思状:什么时候呢?我也不记得了,反正有个人说求我别死的时候我可是听到了。二月红面露愠色:你骗我。张启山则满不在乎的把他拥入怀里:把真心话从红儿嘴里骗出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这句话竟使怀里的人恼羞成怒:刚才说的那些话并非真心,我也不是担心你,那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我,我也不能看着你就这么死了。说着又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强调:尤其是最后一句。这苍白无力的辩解在张启山听来已经和撒娇毫无区别,却偏偏让他再次起了逗弄人的心思,他皱着眉头,攥起拳头,做出一副痛苦的样子。不出他所料,二月红看了着急起来:你先别动,我去给你叫医生。本欲起身,却被人一把按回怀里:是,红儿一点都不担心本座。接着惩罚性的轻咬了一口怀中人的耳垂,在耳边轻语:一点都不。此时此刻被人彻底戳穿的二月红索性自暴自弃不再犟下去了,把头埋进了张启山的怀里,呜咽出声:你以后,别再这样吓唬我。张启山揉揉他的头发:谁让你总口是心非。

      这一整天的二月红都坚持亲自照顾张启山,仿佛一会看不到他就会飞了一样。直到金乌归巢,才终于是坚持不住,倒在床上,沉沉睡去。张启山看着那人的睡相却是并不安稳,竟是在低声呓语:张启山,别。。。在那睡梦中,自己一定又是对他不利的吧?他轻轻拉住那人的手,轻声安慰:别怕,那件事情我做错了,对不起。我不会再那样对你。

         


依旧是清甜

十四 生死

     枪声和哀嚎声交错在一起,响彻在楚河汉界,尸横遍野,血肉横飞,战况极其惨烈。“杀,这一战意义重大,必须赢”。张启山心中一直坚持。他仿佛是一个没有知觉的人一般,拖着早已极度透支的身体,前一天受了伤,第二天还要接着上战场。从未说过一句累,喊过一句疼。十多个日与夜,早就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沾了多少人的血,手上有多少人的命。

     “快结束了,最后再拼一次罢。”张启山在战场上如是想到。他如同一头红了眼的凶兽,枪里子弹打光了就抽出刀厮杀,血染红了半边天幕残阳。“就到这里罢,也许真的撑不下去了。”身子缓缓倒下,眼前...

     枪声和哀嚎声交错在一起,响彻在楚河汉界,尸横遍野,血肉横飞,战况极其惨烈。“杀,这一战意义重大,必须赢”。张启山心中一直坚持。他仿佛是一个没有知觉的人一般,拖着早已极度透支的身体,前一天受了伤,第二天还要接着上战场。从未说过一句累,喊过一句疼。十多个日与夜,早就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沾了多少人的血,手上有多少人的命。

     “快结束了,最后再拼一次罢。”张启山在战场上如是想到。他如同一头红了眼的凶兽,枪里子弹打光了就抽出刀厮杀,血染红了半边天幕残阳。“就到这里罢,也许真的撑不下去了。”身子缓缓倒下,眼前却不再是狼烟烽火,遍地残垣,而是当年故人戏,半面妆。二月红,今生爱也好,恨也罢,张大佛爷跟你就纠缠到这了,若有来世,定还你个太平清净的盛世,护你一生一折梨园戏。

     十六个日夜的奋战以我方惨胜告终。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张启山被下属找到带回长沙。二月红得知了这个消息,便是再也坐不住,连夜赶去了张府。看到围成一圈的医生、下属。还有躺在床上生死未卜的张启山。他的身子如坠寒冰般抖动着,手脚冰凉。从没想过张大佛爷真的就能变成这样了啊。他颤着声音问医生:他,怎么样了。医生摇摇头:可能也就这两天的事了,后事准备上吧,你有什么想单独跟他说的今晚说了吧,还能不能听到我也不确定。说着给其他人使了个眼色,便只留了二月红独自和张启山待在一处。

他的手指抚上张启山的面庞,喃喃说道:张启山,你醒醒罢。我二月红怕了还不成么。你别死。我告诉你,我还恨你呢,你要是敢死,我就永远都不原谅你。说着竟然泄出哭腔: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求过人,这一次算我求你行不行,你睁开眼看看我。我知道你想听什么,我说给你听,我说了,你就不准死。

                               张启山,我爱你。

西瓜本瓜

典狱司续【同人】     05

        二月红乖巧地点点头,只是这一阵子下来经历了这么多事,这么多反转百折,也渐渐地,在心底产生了一种疑惑 : 孟婆,为何偏偏要帮他?

        孟婆何等之人,见过那么多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又怎会猜不出他内心的那些事?她笑道:“我知道你在疑惑些什么。我没想害你,没这个力气,也找不出害你的理由。只不过……不过是想圆自己一个不切实际的梦罢了。”

        二月红顿悟,明白了。又...

        二月红乖巧地点点头,只是这一阵子下来经历了这么多事,这么多反转百折,也渐渐地,在心底产生了一种疑惑 : 孟婆,为何偏偏要帮他?

        孟婆何等之人,见过那么多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又怎会猜不出他内心的那些事?她笑道:“我知道你在疑惑些什么。我没想害你,没这个力气,也找不出害你的理由。只不过……不过是想圆自己一个不切实际的梦罢了。”

        二月红顿悟,明白了。又不住在心中嘲讽道:是了,自己这破体残躯,便是害他也得不到任何好处。就又是自作多情了。不过,孟婆和其月老的过往传说,别说在阴曹地府,便是在人间,也一向是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可从没有当事人证实过此事真假,大家也只是笑笑,便罢了……就他活着的时候,身边八卦的小鬼不少,这一来二去听过的  各种版本,倒也挺多。如此看来,这事确实不假。而孟婆帮他是因为他们经历相似,心下一软,这才便出手相助。

        他内心千回百转,绕了又绕,孟婆也就安静地候在一旁。半晌,孟婆才笑吟吟地提醒道: “孩子,时辰也不早了,去吧。”

        二月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回过神来,对孟婆道: “我二月红,便在此先谢谢婆婆了。”

         孟婆微微一笑,道: “你就放心去吧。”说罢,舀出一孟婆汤递给二月红。

        手里的汤热气氤氲,暖暖的水蒸气腾面而来,一时眼前的或事或物或人都看得不大真切。在阴冷的地府里,这汤是唯一略有温度的东西。回顾自己这一生,也曾鲜衣怒马纵横天下,也曾年少轻狂驰骋江湖……终究不过归与一碗汤。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能让他稍稍感到暖意的了。

        张启山啊,你说,这讽刺不讽刺?

        人生若只如初见……

        罢了,罢了。将死之人,又在这唏嘘感叹谁呢。

        二月红思绪至此,不由得苦苦一笑,端起碗一饮而尽。

         我这一生,一如一个荒唐可笑的梦。梦醒时分,便是曲终人散场之时。

         碗中汤尽时,二月红已昏昏然不知今夕何夕。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红楼梦·好了歌》

                 

         

——————————————

未完待续


失陪

总结向推文2

《伪装学渣》by木瓜黄

【甜文,HE】

注孤生戏精攻✘不服就干抿灭人性受

超甜!是少年的姿态啊,朝哥俞哥牛逼!!!

语段摘录:

        谢俞:“朋友,劝你珍惜生命”

        贺朝:“巧了,我就喜欢找死”


《重生之雀神》by姜钰

【竞技麻将,重生,HE】

超神小白脸攻✘扮猪吃老虎受

这个真的是纯竞技,会打麻将或对麻将感兴趣的可以来看看,感情戏真的少……,但看着比赛时绝地反击的激动心情也是真的有。以及看过后的一段时间真的又重拾麻将来玩……

语段摘录:

 ...

《伪装学渣》by木瓜黄

【甜文,HE】

注孤生戏精攻✘不服就干抿灭人性受

超甜!是少年的姿态啊,朝哥俞哥牛逼!!!

语段摘录:

        谢俞:“朋友,劝你珍惜生命”

        贺朝:“巧了,我就喜欢找死”


《重生之雀神》by姜钰

【竞技麻将,重生,HE】

超神小白脸攻✘扮猪吃老虎受

这个真的是纯竞技,会打麻将或对麻将感兴趣的可以来看看,感情戏真的少……,但看着比赛时绝地反击的激动心情也是真的有。以及看过后的一段时间真的又重拾麻将来玩……

语段摘录:

  郝萌感叹道:“这里的燕子都飞走了,不过马上也要飞回来了。”

  燕泽:“你怎么知道是燕子?”

  郝萌道:“因为燕子长情。”


《典狱司》by江岸

【虐,启红,BE】

张启山,你回头看看啊……

(张启山他没有头!!!)


《我磕了对家✘我的cp》byPEPA

.【第一人称视角,爆笑,甜!HE】

小攻三根烟把自己掰弯,小受磕糖把自己磕弯hahaha

看的第一部沙雕爆笑文,可太甜了!也可以去听听广播剧,两者配合食用,每每翻出来看时都一扫所有阴霾!

语段摘录:

也还是顾依凉会做人,他偏头看了看我,客气的夸赞道:“你这个扮相还挺好看的,青灰色很衬你。”

我看着他穿的一身砖红,脱口赞道:“你这个扮相也很好看啊,配我。”

未完待续❤️


澹烟
“张启山,过好后半生,替我看看...

“张启山,过好后半生,替我看看,天下安稳,太平盛世,梨园荣景,妻儿恩爱,子孙绕膝是什么模样。”

“张启山,过好后半生,替我看看,天下安稳,太平盛世,梨园荣景,妻儿恩爱,子孙绕膝是什么模样。”

梦游者x

【现在最爱的一首歌】
有小可爱玩儿爱唱吗,来找我吖

【现在最爱的一首歌】
有小可爱玩儿爱唱吗,来找我吖

依旧是清甜

十三 远征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癸末年十月初五,常德会战爆发,国民军苦苦支撑,弹尽粮绝之时,陆军中将张启山临危受命,带兵三千人于前线作战。—这是一场硬仗,不好打。张启山心知肚明,此番一去,不知何时能归。如果自己真的死在战场上,那些话是不是真的就再也说不出来了?这样罢,二月红,倘若我张启山此去有回,我就告诉你,我不在乎那人命,我也不想娶妻,那一冬天囚你虐你,也并非...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癸末年十月初五,常德会战爆发,国民军苦苦支撑,弹尽粮绝之时,陆军中将张启山临危受命,带兵三千人于前线作战。—这是一场硬仗,不好打。张启山心知肚明,此番一去,不知何时能归。如果自己真的死在战场上,那些话是不是真的就再也说不出来了?这样罢,二月红,倘若我张启山此去有回,我就告诉你,我不在乎那人命,我也不想娶妻,那一冬天囚你虐你,也并非情仇,而是我本身就是个变态。把欠你的,都还你,愧对你的,都赔你。若是此去无回,那我会托人带着我的一抔骨灰回来见你,你若还是恨我,便全当一杯黄土扬了吧。但是啊二月红,临行前,见我一面罢。

     张启山守在梨园足足三天,终于是等到了二月红。他也不管顾后者对他的视若无睹,自顾自开口:红老板,你看,我张启山还是了解你。你让人说你走了,可危机存亡时刻,你又如何能丢下你梨园众人?二月红面上依旧寡淡:张军座屈尊找上红某人,肯定不是为了说这些有的没的吧。张启山抬头望着他,想把他这幅模样深深刻在脑子里,留着在不知有多久的远征岁月里,慢慢回味。接着缓缓开口:我要走了,不知道去多久,也不知道回不回得来。二月红闻言“嗯”了一声,把心底生出的忧虑压了下去。可又哪里能瞒得过去。这一丝的异样被张启山捕捉到了,他觉得,自己还有救。便接着说道:如果我真的为国捐躯,请你忘了我这个人罢。过好后半生,替我看看这盛世光景,海晏河清是什么模样。二月红听了这话,原本冷淡的语气竟是有些气急败坏:你最好是死在战场上,我才高兴。说完转身便走,一个眼神也没留给他。张启山想象着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应该是冷漠,憎恶的,但他知道,不是。悠悠叹了口气,回头对身边的副官说:回去收拾一下,明日出发。随后回头向身后的梨园深深看了一眼,余光却是瞥见,躲回房间的二月红看向他的眼神中,有不舍,有担心,还有欲言又止的纠结,独独没有恨。好了,红儿,我知道你从来像一头倔强的小兽般口是心非,但这一次,我张启山懂了。


依旧是清甜

十二 纠缠

       不堪回首的往事纷至沓来,侵蚀着二月红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说来也是奇怪,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唯独他,被瞒的死死的。张启山,你真是好手段。你在狱里对我用尽酷刑,我不怪你,毕竟我欠你一条人命,就当是赎罪了。可是为什么,你就不能回头看一眼呢。原来你对我,当真是半分情意也无。呵,我二月红,算个什么东西?而这一次你究竟,又是意欲何为呢?是了,你一定是觉得你的报复还不够,你发现我还活着,便想办法再一次接近我,然后等到时机成熟,再给我致命一击,就像,在拱门前留给我的那个背影一样。我押上满腔情义和一颗真心同你赌,得到的还真是满盘皆输啊...

       不堪回首的往事纷至沓来,侵蚀着二月红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说来也是奇怪,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唯独他,被瞒的死死的。张启山,你真是好手段。你在狱里对我用尽酷刑,我不怪你,毕竟我欠你一条人命,就当是赎罪了。可是为什么,你就不能回头看一眼呢。原来你对我,当真是半分情意也无。呵,我二月红,算个什么东西?而这一次你究竟,又是意欲何为呢?是了,你一定是觉得你的报复还不够,你发现我还活着,便想办法再一次接近我,然后等到时机成熟,再给我致命一击,就像,在拱门前留给我的那个背影一样。我押上满腔情义和一颗真心同你赌,得到的还真是满盘皆输啊。这纠缠不清的缘分,到头来就是一个笑话。何其可怜又何其可悲。

      “这已经是第八瓶了,不能再喝了,军座。”张副官如是说道。得到的回应却是张启山狠狠砸在桌上的一酒瓶。碎片飞出来,划在张启山的手上,出现一道狰狞的伤口。那人却像没有知觉一样,抬头看着副官,又像是自言自语般:我张启山一生问心无愧,从尸体上踏过去也好,从枪林弹雨中穿过去也罢,于国于家。对得起任何人,除了红儿。我卑鄙,我贪婪,大言不惭想着重新开始,他明明都忘了,明明都能走出去,过上正常的生活了,我还是不能放过他。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是该还他个自由,还是不惜一切手段把他重新留在我身边呢。张副官听了军座酒后吐的真言,鼓起勇气说:军座,按理来说我不该妄言你和二爷的事,但我旁观的时间这么久,我只是不明白,你们明明对彼此都情深几许,为什么不说出来呢。就这样误会丛生,白白错过。张启山喃喃重复着:对啊,为什么不说出来呢。早该说的,不是吗。借着酒壮的三分胆气,只身去了梨园,看到的却是从前在典狱的那个狱卒。他问狱卒二月红去向,狱卒却皱了眉头说:红老板他恢复记忆以后受了大打击,自己一个人走了,不知道去哪,也不让任何人跟着,他还特意说了,如果张军座来了的话,就请回吧,也不要想着找他,找不到的。张启山闻言苦笑:这段处处是错的孽缘啊,没有善始,也得不了善终。是命罢了。红老板啊,我张启山认输还不行么。我不敢想着得你的原谅,也不敢想着让你还能心无芥蒂的跟我在一起,我只想让你再见我一面,就那么一面,我想亲口对你说上那么一句,我爱你。


Uncle Moon

“张启山,你回头看看……”——《典狱司》

学校的社联晚会,汉服社的舞蹈《典狱司》
让我回到自己的夏天。
图源社联,侵删。

“张启山,你回头看看……”——《典狱司》

学校的社联晚会,汉服社的舞蹈《典狱司》
让我回到自己的夏天。
图源社联,侵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