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养老金

583浏览    183参与
小强鉴保
绿领时代

退伍士兵补贴政策有哪些?他们的养老金如何发放,了解一下?

作者:绿领时代

在农村地区有很多默默无闻的服役军人,他们为了国家建设付出了自己的青春与热血,是很多年轻人学习的榜样,也是我们可敬的人。

保险师001
保险师001

2019年最新保险新闻,养老金2035年或将耗尽!

保险师前言:数据显示,近日中国养老金在2019年实现了15连涨,调整水平为去年的5%左右。然而,随着养老险单位缴费和社保缴费基数的下调,众多专家预测未来几年养老金很难维持当前的上涨速度。因而社会各界纷纷开始关注起养老金的问题,今天保险师将针对这一现象分享一些看法。


根据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4月发布的《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下称“报告”)中的测算结果显示,未来30年间全国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当期结余在勉强维持几年的正数后便开始加速跳水,赤字规模越来越大,到2035年将耗尽累计结余。


如果按照退休年龄60岁来算,到2035年最早一...

保险师前言:数据显示,近日中国养老金在2019年实现了15连涨,调整水平为去年的5%左右。然而,随着养老险单位缴费和社保缴费基数的下调,众多专家预测未来几年养老金很难维持当前的上涨速度。因而社会各界纷纷开始关注起养老金的问题,今天保险师将针对这一现象分享一些看法。

 

根据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4月发布的《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下称“报告”)中的测算结果显示,未来30年间全国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当期结余在勉强维持几年的正数后便开始加速跳水,赤字规模越来越大,到2035年将耗尽累计结余。

 

如果按照退休年龄60岁来算,到2035年最早一批80后也只有55岁,没有到达退休年龄。也就是说,80后很有可能成为无养老金可领的第一代。

 


日前,在大连夏季达沃斯会议期间,国际人力资源咨询机构美世(中国)有限公司中国区总裁李兆琦对媒体表示,“中国的养老问题是个危机确实是一个很现实、很巨大的问题。建议年轻人尽早开始筹划养老投资。”

 

养老金累计结余2035年将耗尽

 

在《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中预测,基准情境下,2019~2050年全国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当期结余在勉强维持几年的正数后将开始加速跳水,赤字规模越来越大。具体来看,2019年当期结余总额为1062.9亿元,短暂地增长到2022年,然后从2023年便开始下降,到2028年当期结余首次出现负数-1181.3亿元,最终到2050年当期结余坠落到-11.28万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的当期结余是在“大口径”(包括财政补助)情况下测算得到的。如果不考虑财政补助,即在“小口径”情况下,当期结余在2019年就已经是负值,而且下降得更快,到2050年为-16.73万亿元。

 

在“大口径”下,2019年全国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为4.26万亿元,此后持续增长,到2027年达到峰值6.99万亿元,然后开始迅速下降,到2035年将耗尽累计结余。

 

根据报告测算,在企业缴费率为16%的情况下,仅从制度赡养率上看(不考虑人均待遇的提高),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支付压力在不断提升,简单地说,2019年由接近2个缴费者来赡养1个离退休者,而到了2050年则几乎1个缴费者需要赡养1个离退休者。

 

不过针对《报告》内容,人社部养老保险司司长聂明隽曾指出,对于养老保险可持续发展问题,中央高度重视,未雨绸缪,已经制定了一系列积极的、综合的、科学的应对措施,完全能够保证养老金的长期按时足额发放,完全能够保证制度的健康平稳运行。

 

降费或成二、三支柱的发展机遇

 

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又提出了养老保险单位缴费率可降至16%的改革举措。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上海研究院院长李培林表示,降费对经济发展是利好,对社会民生是利好,但这些都会加速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消耗,如果再叠加人口老龄化,可以想像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财务可持续问题将更加突出。

 

三支柱的发展不平衡以及第一支柱的压力增加都显示出尽快发展养老二、三支柱的紧迫性。而尽管二、三支柱目前的发展情况不佳,但多名业内专家表示在第一支柱企业缴费降费的情况下,或许对第二、三支柱形成发展机遇。

 

中国人寿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欧阳矩华在上述论坛上表示,如果原来缴费水平高,很多企业“挤出效应”很大,就没有第二、第三支柱发展空间,第一支柱缴费水平降低以后,将对第二、第三支柱形成一定的机遇。但他同时表示,机遇大小也跟降费政策的持续时间,还有对第二、第三支柱后续的配套性政策支持有关。

 

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一梅则表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一支柱降费同时,二支柱和三支柱出现了非常大的政策性或者是实操性动作,那长期来看,二、三支会成为第一支柱一个重要的补充。她认为,如果能通过市场化方式,有效引导一些资金从一支柱走到二支柱,对于整个养老保障体系的三足鼎立将有较好的推动作用。

 

多名业内人士表示,随着第三支柱税延政策试点在保险行业外的拓展,银行、基金公司也推出类似产品,供给度扩大以后,参与人群会更多,市场会慢慢做大。不过这对于参与其中的各个市场主体而言,也意味着竞争压力的进一步加大。

 

养老保障制度改革仍存艰巨挑战

 

事实上,在养老保障制度改革方面,我国也一直在向多支柱多层次均衡发展的方向努力。

 

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苏罡在近日举办的养老保险降费形势研讨会上表示,回顾过去几年国家在养老保障制度改革方面的一系列举措,无论是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市场化运作、国有资本划转充实社保基金,还是机关事业单位建立基本养老保险和职业年金制度,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开始试点,以及近期启动的社保降费措施——每一步的改革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足可见决策层改革决心的坚定,也可以看出改革任务的艰巨。

 


不过,在他看来,随着人口老龄化进程的不断加速,我国养老保障制度改革也开始进入深水期,养老保障制度的改革进程依然面临着艰巨的挑战。

 

“我们也要看到,‘未富先老’‘地区不平衡’‘养老责任意识不清’等中国老龄化的内在特点,为养老保障事业的发展增添了更多的障碍。”苏罡称。

 

他认为,养老金资产储备不足、养老保障制度结构不均衡、民众养老意识与知识欠缺是目前主要面临的挑战。

 

具体来说,在养老金资产储备方面,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我国养老金储备余额8.5万亿元,占GDP的10.3%,而同期美国养老金储备的GDP占比为160%。而当下,我国财政资金对养老金支出的补助仍在持续扩大。

 

尽管我国提出发展三支柱养老体系已有多年,第二支柱发展也历经数年,但目前我国养老保障体系仍以第一支柱独大;第二支柱企业年金的发展速度近年来明显放缓,企业年金覆盖面仅有7%左右,职业年金也尚在起步阶段,而美国的企业年金制度覆盖率则超过60%;中国第三支柱的税延型养老金融产品,在去年才刚刚开始试点。

 

保险师此前从行业内独家了解到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末,目前开展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业务的16家保险公司累计实现保费不足亿元,整体情况低于预期。

 

而在民众养老意识与知识方面,苏罡表示,我国虽然是储蓄大国,但并非是为了养老而进行的制度性储蓄。存款、银行理财、国债、房地产等传统理财方式依然是居民养老储备的主流。即使部分民众的养老理财意愿开始觉醒,但由于缺少金融知识,很多老年人容易落入金融诈骗的陷阱。

 

以上就是保险师为大家带来的:2019年最新保险新闻,养老金2035年或将耗尽!在接下来的一篇文章,保险师将会继续讲解这一现象。点击下载保险师APP,了解更多保险行业动态,学习保险营销知识。


易语天辰
久久为功
四川众智联邦工商财税平台
四川众智联邦工商财税平台
四川众智联邦工商财税平台
空间无限人力资源
四川众智联邦工商财税平台
四川众智联邦工商财税平台
酚酞实验室
四川众智联邦工商财税平台
四川众智联邦工商财税平台
四川众智联邦工商财税平台
四川众智联邦工商财税平台
四川众智联邦工商财税平台
路客退休理财生活规划研究室
常德市国土资源储备中心

积极应对养老金可持续发展的多重挑战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报告指出,虽然目前我国养老金的当期收入呈现快速增加趋势,但在保留现在财政补贴机制情况下,到2028年养老金当期收支将出现缺口。而且随着时间推移,缺口还将逐渐放大。社保基金累计结余到2027年将到达顶点,但到2035年累计结余耗尽。

  关于养老金是否可持续的话题,一直受到广大民众的高度关注。一方面,是因为日益严重的老龄化问题。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目前中国60岁以上人口是2.5亿,占总人口比重的17.9%。预计到2050年,中国老年人口将达到4.8亿,约占届时亚洲老年人口的五分之二、全球老年人口...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报告指出,虽然目前我国养老金的当期收入呈现快速增加趋势,但在保留现在财政补贴机制情况下,到2028年养老金当期收支将出现缺口。而且随着时间推移,缺口还将逐渐放大。社保基金累计结余到2027年将到达顶点,但到2035年累计结余耗尽。

  关于养老金是否可持续的话题,一直受到广大民众的高度关注。一方面,是因为日益严重的老龄化问题。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目前中国60岁以上人口是2.5亿,占总人口比重的17.9%。预计到2050年,中国老年人口将达到4.8亿,约占届时亚洲老年人口的五分之二、全球老年人口的四分之一,比现在美、英、德三个国家人口总和还要多。

  另一方面,则是日益捉襟见肘的养老金问题。从表面上看,我国的养老金目前的收支状况并不差。根据人社部门的统计,截至2018年,基本养老保险覆盖人数已经达到9.4亿人。与此同时,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各项收入3.7万亿元,支出3.2万亿元,2018年底基金累积结余约4.8万亿元。此外,作为养老保险“后备军”的全国社保基金规模已经超过了2万亿元。短期来看,这总共加起来近7万亿元的积存应付养老金的支付,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短期总量上的充足并不意味着结构上合理。事实上,我国养老金收支状况地区之间的差异十分明显。如一边是广东、北京等地区的结余超过了千亿,另一边却是部分地区出现收不抵支。根据2016年数据显示,企业养老保险在青海、湖北、内蒙古、黑龙江、辽宁、吉林、河北这七个地区均是收不抵支,其中黑龙江最为严重。在2018年养老金上涨后,少数地区甚至已出现过养老金发放的延缓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当前的养老金处于收大于支的状态,但收支盈余的金额已经开始逐渐缩小,支出增长大于收入增长的格局已经形成。据统计,在收支差方面,2013-2016年全国养老金基本处于盈余状态,但收支差额逐年降低。其中,2016年收支盈余额3986.50亿元,环比下降6.6%,可以看出,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养老保险收支压力问题正在显现。

  不仅如此,为维持退休人员生活水平稳定甚至略有提高,也给我国的养老金带来压力。以用来衡量劳动者退休后的生活水平的养老金替代率(即某年度新退休人员的平均养老金与该年度在职职工的平均工资收入的比值)这个指标看,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规定,如果养老金替代率低于 55%,意味着劳动者退休后的生活水平下降过于明显,替代率达到 70%,才能维持基本生活水平不下降。而我国的养老金替代率从全国范围来看,最近 10 年基本都在 50% 左右徘徊,甚至有些地方只有 40% 或更低。假如养老金替代率想要提高的话,势必会进一步增加养老金的支出。

  当前,为了减轻企业负担沉重的问题,包括养老保险在内的社会保障费率有了持续性地下调。根据近日国务院对外发布的《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包括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单位缴费比例高于16%的省份降至16%。该方案相较目前大多数省份20%或者19%的费率水平,本次费率一次性降低3-4个百分点,相当于降低1/5。为了防止未来养老金由于缴费率下调而可能出现的支付问题,国务院还同时出台了加大各级财政补助力度、提高中央调剂基金上解比例和压实省级政府的主体责任等三项配套措施。

  总的来看,我国的养老金制度既有近忧,但更要有远虑。面对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的挑战,养老金制度必须未雨绸缪,多管齐下,确保养老金收支基本平衡,保障水平不降低。

  一方面要进一步拓展养老金的收入来源,包括扩大征缴范围、提高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的比例、增加养老金投资渠道等;另一方面还要加强财政对养老金的支持力度。

  从国际上来看,我国财政对养老金的支持尚有较大空间,除了中央政府外,各级地方政府也要千方百计增加对养老事业的投入;此外,不断提高中央调剂的能力和范围,更好地统筹全国养老金的使用,形成全国一盘棋。只有如此,养老金的可持续发展才能得到有效地保障,全体公民老有所养的目标才能顺利实现。(来源:观点中国;作者:李长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