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兽人

16.1万浏览    7851参与
仙某某再爱我一次

是猫猫女孩和狗狗女孩₍₍ ᕕ⍢ᕗ⁾⁾!选一个做你的游泳教练吧!!防和谐打码原图走微博!https://m.weibo.cn/3178332091/4406685894440378

是猫猫女孩和狗狗女孩₍₍ ᕕ⍢ᕗ⁾⁾!选一个做你的游泳教练吧!!防和谐打码原图走微博!https://m.weibo.cn/3178332091/4406685894440378

安征夜暝酃

#FSMX2 四姑娘山避暑兽聚合照

#FSMX2 四姑娘山避暑兽聚合照

一船榛子

不知名APP <003>

本章属性:

魅魔

本章雷点:

掀起裙子比你大。

请戳→<003>

求心心,求评论!!!

以及,预约下一个出场种族!!!种族!种族!

本章属性:

魅魔

本章雷点:

掀起裙子比你大。

请戳→<003>

求心心,求评论!!!

以及,预约下一个出场种族!!!种族!种族!

鲮鱼

在人类濒临灭绝的世界(番外 上)

我来啦~这次写的是番外!全员人类控的兽人世界!本以为把马甲捂的死紧结果开局就被人扒掉了的悲惨故事。
——————爱的分界线——————————————————

  越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越是恐惧,这份被自己故乡流放的痛苦是何等的令人绝望。

  

  

  姜溯又偷跑出去了,她斜挎着依芙给自己挑的小包包,准备继续去探索这个依旧陌生的城市。

  盘羊小姐裹着毯子目视小姑娘自以为隐蔽的跑走,回忆自己昨晚有没有把钱包和追踪器塞进她的小包包里。

  今天的打扮是完美的,姜溯看着车窗里自己的倒影满意的点头。脸用墨镜和口罩遮的很严实,头发也都好好的塞进衣领,为了遮人耳目穿的还是兜帽带猫耳朵...

我来啦~这次写的是番外!全员人类控的兽人世界!本以为把马甲捂的死紧结果开局就被人扒掉了的悲惨故事。
——————爱的分界线——————————————————

  越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越是恐惧,这份被自己故乡流放的痛苦是何等的令人绝望。

  

  

  姜溯又偷跑出去了,她斜挎着依芙给自己挑的小包包,准备继续去探索这个依旧陌生的城市。

  盘羊小姐裹着毯子目视小姑娘自以为隐蔽的跑走,回忆自己昨晚有没有把钱包和追踪器塞进她的小包包里。

  今天的打扮是完美的,姜溯看着车窗里自己的倒影满意的点头。脸用墨镜和口罩遮的很严实,头发也都好好的塞进衣领,为了遮人耳目穿的还是兜帽带猫耳朵的卫衣。认定细节决定成败的姜溯甚至还带了手套踏上高腰的鞋子,一点点皮肤都没露出来。

  这次的计划一定要施行到最后。

  自从周围的大家都开始用小心翼翼的态度来对待自己时,姜溯就明白了一个必然的事实,那就是这种几乎是软禁的生活真的很让人暴躁。她清晰的明白到,如果自己再不能单独的出来走走,那自己绝对会得什么奇怪心理疾病。所以为了自己的心理健康,她开始频繁的出逃。

  姜溯驾轻就熟的翻出小区,绕小路走到车站,坐到候车亭下掏出自己的小本本。里面记的是每次跑出来自己希望能做的事情和计划。

  虽然还是语言不通,但通用语还是学了个七七八八,在加上花雕先生给自己编的[姜溯的专用翻译官]app,日常的沟通总算是勉勉强强没问题了。

  陆陆续续开走几辆能更快捷安全到目的地的车,但姜溯还是坐在椅子上玩手机,她在等杂毛车。这种公交更小,更贵,但司机会在牠们指定的线路里把你放在你指定的地点,例如哪个小区前或是哪条街口。但缺点就是不会像正规车辆那样区分出大型种兽人区和小型种兽人区,但好在载客少,是处于灰色地带的私企车辆。而这里因为偏僻的原因,算是杂毛车里的一个比较正式的上车点,但也常常需要等很长时间。

  姜溯在刷筐子沟,她的翻译官永远在她手机里后台运行,好让姜溯能方便的融入牠们的世界。

  她自己也有一个账号,不是那个点击率爆炸的[我们和你的世界],而是自己无聊时发一发日常,和除了熟人就没啥关注的私人账号。里面都是那种配一张今天的早饭的图,然后留言[昨天晚上没睡好,还是好困好困。]底下是大家的评论。比如沉默寡言却三句不离颜文字的鹿先生,比如在评论区开嘲讽然后和大家怼起来的嘴臭豹子,但豹子事后却会私信告诉自己怎么拥有完美睡眠,所以无论怎样姜溯都觉的提靳超级可爱。

  姜溯看这些的时候能常常把自己逗的笑半天,但此时她在刷框子沟里年度热门小吃。

  今儿是个好天,在秋冬的交接时节总是是最令人舒服的。杂毛车远远的开过来,看起来人也不多。

  这里的公用车辆因为大家身材大多都高大,再加上还存在大型种和巨型种兽人的缘故,普遍比原来的世界的车都大很多。所以这里的阶梯也都还挺高,姜溯自己爬的感觉其实还好,但每次都能碰到热情的好心人把自己拉或提上去。

  而这个小哥种族看着像羚羊,但牠的角不同于其牠羚羊角稍稍向前弯且美丽修长,牠是往后弯曲的也更短而粗,露出的灰色毛皮也微微泛蓝。 漂亮的颜色让姜溯多看了牠几眼。

  “那个,谢谢呀。”

  “没事。”

  小哥继续玩着手机,头也不抬的回答道。姜溯向人少的地方撇了两眼,就往车尾走去 。

  小哥坐回座位,插着耳机满脸痴笑的刷筐子沟[我们和你的世界]昨天新发的视频,是姜溯靠在盘羊身上撒娇想吃雪糕。在评论和弹幕里被萌杀的那些人,牠们的尸身堆成尸山血海恐怖如乱葬岗。

  “邦妮,我也想吃。”

  “不可以哦,你已经吃了2根了。”

  然后女孩坐旁边儿眼巴巴瞅着盘羊。

  “最后一根,好吗?”

  盘羊一把攥紧雪糕。

  “不可以哦。”

  又眼巴巴的瞅了会儿。

  “那可以咬一口吗?”

  盘羊瞅瞅被自己吃了一半的雪糕,略微动摇。

  “邦妮——”

  “那只能咬一小口哦。”

  然后姜溯瞬间撕下乖巧的伪装外皮,露出为了吃到雪糕能无所不用其极的险恶嘴脸,张开血盆小嘴在侧面大咬一口乃至直接啃到雪糕棒,接着就看到自作孽不可活的姜姓女子被冻到都哈哈的喘气了还不把嘴里的雪糕吐出来,最后甚至顽强的咽下去了的样子。

  [吹姜少男日常羡慕!嫉妒使我面目全非!我给你买1车雪糕求求国家发我一个阿姜!]

  窗外的风景往后倒退,姜溯划拉着筐子沟,挑挑捡捡出等会想去吃的东西,时不时还能刷到自己的动图视频和表情包。

  总之,第一站先去吃拟肉火泥,然后去最近的娱乐广场边吃蛋糕边看表演。附近好像还有湖,那吃饱了再去坐船。消完食还可以去看电影,结束刚好4点半,5点神行街差不多热闹起来了,走过去时间正好。边玩边吃到8点,然后往回走差不多9点到房子,最后被禁足1周,完美的计划!

  被墨镜挡住的眼睛高兴的眯起来,觉得自己机智妖艳的一批。

  车上的人来来往往,司机把她拉到神行街的大拱门前。姜溯下车仰头看着繁艳华丽的大拱门,觉得无论看了多少次都觉得好漂亮, 当即掏出手机抓了个路人帮忙拍照留念。

  “拟肉火泥拟肉火泥拟肉火泥……”

  姜溯嘟哝着往娱乐广场旁边找过去,因为很多文字词组都不认识,所以找起来格外费劲,只好看着截图挨家对比过去。

  “那个……”

  “唉?!”

  姜溯吓了一跳,赶紧转身看谁趁自己不注意在背后拍她肩吓唬她。

  是3个小女生,估计也是来逛街放松心情的。

  “快问啊”

  “知道了啦!”

  姜溯看着牠们嘀嘀咕咕心中一悸,不好道牠们不会发现自己真实身份了!

  姜溯决定装傻到底。

  “怎么了么?”

  “请问你的包包在哪买的!”

  身材较为娇小的黄腹鼬女孩在山猫和兔子的催促下鼓足涌起大声对姜溯说到。

  把姜溯问的一愣。 诶?包包?你这么认真害我还以为刚下车就暴露了!

  [但好像很腼腆呢,眼睛都紧张的闭起来了。]

  “对呀对呀!请问是在哪里买的呢!”山猫看起来激动坏了,尾巴伸的高高的把脸凑到姜溯面前。

  “包包吗……”

  “是姜溯背的同款呢!超级无敌可爱的呀!连小奶牛装饰都一样!是定做的吗?”

  “咦?!”

  3个小姑娘热情的左右围在姜溯身边叽叽喳喳了起来。

  “姜溯哦,现存的唯一人类,你一定知道的吧” 兔子耸耸湿润的鼻头,对姜溯科普起姜溯来。

  “是超级超级可爱的女孩!她的每一张图和视屏我都下载下来了!偷偷告诉你哦我房里都是她的海报!”

  “啥?!”我还有海报!我怎么不知道!

  “你的包包和有一次姜溯背的那个一模一样。请问是你定做的吗?” 黄腹鼬的两只小手抓紧姜溯的白手套,眼睛里简直都能闪出星星。

  “不,是阿姨送的。”我没说谎,就是依芙阿姨送的……

  “真好啊”“超羡慕!”“那,那请问你知道在哪有卖吗?”

  “对不起我也……”

  “好吧……” 兔子垂下牠的长耳朵,鼻头依旧一耸一耸。

  “诶嘿!说起来你说的话好撇脚呢~是外国的吗?”

  “是呀。”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你……

  “包的好严实,你不热?”

  “还好,我生病了。” 别问了求求你们别问了,我的马甲捂的好艰难……

  “那打扰你啦!我们走啦!拜拜~”

  “再见哦~”

  “那个,请等一下。”

  姜溯尴尬的掏出手机,“请问这里怎么走……”

  虽然路上困难重重甚至差点被人当街扒掉马甲,但姜溯还是成功摸到这家店,该死的牠们居然把招牌打到了3楼……

  这里人还蛮多的,因为没有提前预约又是一个人,所以姜溯没能要上小隔间,只好挑了个小角落里较隐秘的位置。

  “小女士,坐这里就好了吗?等会儿有人上来表演节目,您的位置不大容易看到哦。”

  服务生戴着别致的小礼帽,侧头好心的提醒姜溯。牠的耳朵在礼帽上扑闪几下,让姜溯心里又涌起了些可能会很失礼的想法。

  “嗯,没事。就坐这吧。”

  菜单称的上是格外丰盛,有些菜式还算熟悉,但更多的是没见过本土特色菜品。

  姜溯拿起手机开始实时翻译,犹豫不决的点了3道。

  服务生垂在膝窝的尾巴时不时晃荡一下,视线黏在这个穿着奇怪的小姑娘身上。真奇怪啊,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但总感觉心跳都要失控了。

  “就这些吧。”

  牠一下子回过神,赶紧又露出职业性的笑容,好让自己看起来不要太傻。

  “马上就来,祝您用餐愉快。”

  姜溯倒没注意到斑马的异常 ,掏出手机玩着单机小游戏继续打发时间。

  希望牠们别太早追过来吧,我票都定上了……

  姜溯暗暗的想。

  当菜上来的时候姜溯还小小惊讶了下,这些菜看起来真的超棒。

  被做成山峦形状,叉子叉块肉泥就能自燃起亮丽小火苗的拟肉火泥。被包裹在透明胶装物里可食用的精致微景观。还有看起来有点恶心的但闻起来味道一级棒的还在蠕动的千层……

  自己还要了份朱芝包,但还没上,没办法啦那就先吃吧。

  探究的视线被墨镜完美挡住,姜溯小心翼翼的观察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然后还特意把刻着宣传的木质板子放到自己对面借此挡挡视线。

  脱掉手套摘下来口罩,大半张脸都露了出来。姜溯稍稍屏气等了会,没发现什么异样总算是放松的开心吃了起来。

  “怎么了?”

  “闭嘴!别说话!”

  “啊?”

  “我给你讲个事,你千万别激动,也别晕过去。”

  “你啥时候喝的酒?脸都喝肿了”

  “你斜后方角落里。”

  “什么……”

  “坐着的好像是姜溯。”

  “别转头!用手机用手机!”

  袋狸颤抖的掏出手机,划拉了几下都没划拉开。

  对面的云豹看不下去了,故作冷静的把自己手机打开自拍递给牠。袋狸颤颤巍巍的调整角度假装自拍。摄像头里的,嘟起来吹掉火苗的小嘴巴,被墨镜挡住的那素白的脸颊,精致小巧的手腕,还有那抵着餐叉的,泛粉的指尖。

  “是,是姜溯啊。”

  袋狸看起来整个人都傻了。

  “我!”

  “嘘——!”

  袋狸瞬间明白云豹的意思,小女孩把自己裹的这么严,一看就是偷偷跑出来的,她一定是不想别人发现自己。

  “好——好的。”

  咔嚓!

  清脆的声响瞬间把高度紧张的两人吓的心虚起来。

  姜溯也被吓的浑身抖了一下,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紧张的赶紧低下头,却又偷偷抬眼往声源处看过去。

  “服务生?这里杯子碎了——”

  姜溯放松的叹口气,感觉自己出来玩一次跟被人追杀了一样惊险。

  “什么啊只是杯……”

  袋狸突然不说话了,牠看到那个不小心打破杯子的女人浑身都在抖,甚至还拿出手机演技夸张的假装自拍。

  哦吼

  完蛋

犬神保护协会
今日份的我好菜不会画大脑斧我好...

今日份的我好菜
不会画大脑斧我好菜啊
本想画一个角度刁钻的近藤勇
可惜我好菜

快高考了还画画真丢人

今日份的我好菜
不会画大脑斧我好菜啊
本想画一个角度刁钻的近藤勇
可惜我好菜

快高考了还画画真丢人

某了个唯唯唯


一只叫Lynn的小浮腻狐狸!

会跟Rex发生什么的预感!【屁


一只叫Lynn的小浮腻狐狸!

会跟Rex发生什么的预感!【屁

司司

黑与白与两脚兽 II

由于原生家庭比较保守的缘故,在结婚前妳不会跟亚柏特有进一步的肉体关系,甚至同居。对此亚柏特表示同意,同时也非常高兴,毕竟这代表妳在跟任何人交往都不会有近一步的肉体关系,结婚后他就是妳的第一个男人。

【亚柏特:👍】

据说事情传回亚柏特的家族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掀起了以妳为中心的一阵暴动。在妳跟亚柏特交往到第八个月的某天,妳的手机就被不知名人士讯息轰炸,点开个人信息后发现都是黑白分明的家庭合照,看样子可能是亚柏特家族里的人。

「亚柏特,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看。」腾出一手接过手机,亚柏特滑过讯息又把手机还给妳。「传合照的是阿姨,叫嫂子的是我弟,头像自拍的是妈。」

「他们到底是怎么找到我...

由于原生家庭比较保守的缘故,在结婚前妳不会跟亚柏特有进一步的肉体关系,甚至同居。对此亚柏特表示同意,同时也非常高兴,毕竟这代表妳在跟任何人交往都不会有近一步的肉体关系,结婚后他就是妳的第一个男人。

【亚柏特:👍】

据说事情传回亚柏特的家族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掀起了以妳为中心的一阵暴动。在妳跟亚柏特交往到第八个月的某天,妳的手机就被不知名人士讯息轰炸,点开个人信息后发现都是黑白分明的家庭合照,看样子可能是亚柏特家族里的人。

「亚柏特,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看。」腾出一手接过手机,亚柏特滑过讯息又把手机还给妳。「传合照的是阿姨,叫嫂子的是我弟,头像自拍的是妈。」

「他们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

「妳知道,虎鲸一族的一直都很喜欢人类。」

「可是,怎么就叫嫂子了……」妳有些无奈。

「不喜欢?」整理人事调动资料的亚柏特瞥来眼刀,好像妳敢说出「是」字就会张嘴吃掉妳一样。

妳哪里不知道他在紧张妳会怎么回答。

亚柏特紧张的时候总会习惯性用拇指和食指来回摩娑,就算是手上有任何东西也是一样,拿着纸本资料的手都磨出声音还磨到变形了,还故作镇定的盯着人等回答。

「怎么可能。」妳也顾不得在上班期间,关掉手机萤幕轻轻笑开,拿过他手上的资料分类好放在一边。「明明我的父母都知道我们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事情了,你现在要反悔也不行了。」

「不可能反悔,我们只要没有意外,终生都会只有一个伴侣。」他黑色的宽大手掌紧紧握住了你的手。相较於他的手,你的手和他放在一起不只黑白分明,比例更像是大人小孩一般差异颇大。

「妳要是反悔了,也不会有人敢娶妳。」

「为什么?」

「我们很记仇的。」

「听说会记得一辈子……能不能別那么记仇呀?」

「这也是为什么感情那么好。」

「……?」

妳还在思考这到底是想要跟妳说什么还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妳的直属上司起身隔着办公桌一角亲了妳一下。

妳感觉自己「轰」的像是要燃烧起来,好像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正因为记仇,所以也会记得当初有多爱对方。

他们会用一辈子去报仇,或是用一辈子相爱。

 

 

后来妳带着亚柏特回家见了父母,亚柏特还特地一大早起来整理衣服仪容,穿着得体的提着礼物上门。在这之前,妳发现他开车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直在摩挲着皮质方向盘表面,比平时不说话的时间又更长了。

「别紧张嘛宝贝。」妳摸摸他直挺光亮的背鳍,「我已经给他们看过我们的合照啦。」

「………………」松开方向盘,亚柏特握住了妳的手,拇指依旧轻轻摩挲着妳的手背。

到家以后是父亲开的门。

妳看见父亲的眼神停在妳脸上,然后横移到妳视线高度的旁边的人胸肌上,然后一路往上看到亚柏特脸上,一边侧身说「请进」,还在妳眼皮下露出疑似寻找亞柏特眼睛到底在哪的表情。

「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亚柏特。」

进门还没等到妳开口,亚柏特已经先开始自我介绍,像个小学生一样礼貌的问候妳双亲,然后又把手中提着的礼物纸袋交给他们。「这是一点心意,请你们收下。」

「哪里需要带这些啦,那么客气!」

妳的妈妈一边擦手一边拍了拍亚柏特的手臂,两边推托一阵后还是你爸爸把礼物接下来放进厨房,顺便把你们拉去了餐桌上。「来了就坐着,我们弄就好。」

「没有关系的,请让我帮忙。」亚柏特并没有跟著坐下,而是起身往厨房走去。「我力气不小,应该可以帮上不少忙。」

「这怎么好意思……」

「亚柏特家里都是一起煮饭的,可以让他帮忙没关系!」

妳一边和稀泥一边起身跟著进厨房,最后全家人都塞进厨房里做晚餐,亞柏特基於作客並沒有碰到鍋鏟和鍋子,倒是因為身高優勢幫著拿了不少東西,菜盤也是他一人四盤的端上餐桌。

晚餐的氣氛非常融洽,亞柏特基本上不算是多話的人,有時候又忍不住會爆粗口,卻在餐桌上努力戒掉了口頭禪,一一回覆妳父母提出的所有問題。

「有考慮未來的計劃嗎?」這問題是妳父親提出的。

「有的。」亞柏特放下刀叉,直視著妳父親的眼睛。「我有獨立的財產,家裡所有人也非常的喜歡她。」

亚柏特指的是妳。这点完全不可否认,毕竟手机里面已经都是他家人的联络讯息了,尤其亚柏特家的女性特別不掩饰她们对妳的强烈好感,拉了全是女性的新群组,时不时都要上来骚扰妳一两句,团购什么的也全都会带上妳,甚至妳还在租屋处莫名收到了几箱网购生活用品跟礼物。

晚餐结束后亚柏特带着妳又开车回到市区,离开前父母亲的表情已经非常的放松,跟当初听到妳跟肉食兽人交往时那种炸锅的反对状态完全不一样。

「下次也来啊。」

「一定会的。」亚柏特牵着妳的手,弯腰向妳的双亲鞠躬示意。

当然,妳的父母不知道亚柏特载妳回租屋处的途中又在沿海公路停下来抓着妳亲了一顿。

他喘气著说出「妳不知道进化到亲吻前这是代表什么意思」这句话的时候,妳不清楚在妳怀里的他是不是用自身尚且存在的声纳系统击中了妳的胸腔,否则为什么那种震到心里的规律那么强烈。

「亚柏特,能说说那是什么意思吗?」

「妳会知道的。」

「……?」

「快点準备好吧,我想带着妳下去看看海。」

海洋才是他在基因里最亲近、也最放松的地方。没人知道他今天看见妳父母当下,紧张得差点就要心脏衰竭,毕竟当初与妳交往时他就知道妳的原生家庭并不看好这段感情,父母亲也曾经因为新闻上兽人家暴配偶的新闻规劝过妳和他分开,所以他努力表现出最好的一面想要让妳双亲改观。

这大概也是他在祖先进化上岸后首次体会到窒息的感觉,仿佛被迫离水后被气压强迫的压坍了肺部的鲸豚……

「我爱你。」妳捧著他的脸,笑瞇瞇的亲了亲他圆圆的吻部。「傻鲸。」

亚柏特突然间整个人都松懈下来。

「我也爱妳,傻妞。」

 

【虎鲸会记得谁对他好,也会记得谁对他有过伤害,只要见面就会疯狂的报复和攻击。】

【研究证实,鲸豚类有海中生物最复杂的语言系统。其中海豚爱说八卦,虎鲸则是满嘴垃圾话,半句不离粗口。】

【亚柏特:我宣妳,傻妞。】

LEMONNESS

注意!!!关于P4:大概是人体练习 顺便摸🐠
是两个长头发的儿子
[▲人体来自人体素材图以及有部分衣裤参考]

P1 萨摩耶狗狗 ♂ 叫秋元久
P2 昨天60r入的孩子 ♂ 叫Garland[加兰]
P3 昨天画的可爱花环儿子头像[虽然没戴花环]
P4 狗儿子和花环小龙的线稿

注意!!!关于P4:大概是人体练习 顺便摸🐠
是两个长头发的儿子
[▲人体来自人体素材图以及有部分衣裤参考]

P1 萨摩耶狗狗 ♂ 叫秋元久
P2 昨天60r入的孩子 ♂ 叫Garland[加兰]
P3 昨天画的可爱花环儿子头像[虽然没戴花环]
P4 狗儿子和花环小龙的线稿

红旗组
伊利亚未公布的一个圣戴约物种,...

伊利亚未公布的一个圣戴约物种,欲知详情请听下回分解

伊利亚未公布的一个圣戴约物种,欲知详情请听下回分解

 我不是男神春

【原耽】《跨越世界的约定》 兽人 穿越 第一百三十章

130.

“春!你不记得我了么,我是你的父亲尔德啊!”尔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零吟也不愿意相信,他也问道:“我是你的哥哥零吟啊!”

春看着这两个疯子一样的家伙,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认识你们,而且,谁是春啊?”

伊莱并没有很惊讶,因为他的耳边依然响起着兽神的声音:“虽然你依靠我给你的微弱死神之力让春醒了过来,但是因为他把我留给他所有兽神之力用光了,所以会失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等他恢复记忆你就知道你们接下来该做什么了。老朋友,我在神界等着你们。”

“你失忆了,你的名字叫春。”伊莱轻轻的对春说道。

听到伊莱的声音,春仿佛找到了归宿一样,乖乖的躺在伊莱的怀里。

“睡会吧,你太累了。”伊莱就这样抱着春,...

130.

“春!你不记得我了么,我是你的父亲尔德啊!”尔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零吟也不愿意相信,他也问道:“我是你的哥哥零吟啊!”

春看着这两个疯子一样的家伙,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认识你们,而且,谁是春啊?”

伊莱并没有很惊讶,因为他的耳边依然响起着兽神的声音:“虽然你依靠我给你的微弱死神之力让春醒了过来,但是因为他把我留给他所有兽神之力用光了,所以会失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等他恢复记忆你就知道你们接下来该做什么了。老朋友,我在神界等着你们。”

“你失忆了,你的名字叫春。”伊莱轻轻的对春说道。

听到伊莱的声音,春仿佛找到了归宿一样,乖乖的躺在伊莱的怀里。

“睡会吧,你太累了。”伊莱就这样抱着春,直到他睡了过去。

他们把春安放在古莫镇长家里,这才抽出时间可以好好聊聊。

不过尔德的心情好像有点不好,淼找到他的时候他只让零吟过来了,这样古莫、伊莱、零吟和淼就在门口开始交换情报。

其实零吟和尔德是收到春在空灵镇而且被人主教俘虏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和王朝的军队赶来的,而且说春已经进城的正是尔德。

古莫是在春告诉自己人主教要杀死自己的那天晚上逃走的,因为他知道一处可以暂时藏身的小山洞,和他一起逃走的其他镇民也藏在这里,也正好他们发现了昏迷的春。

淼是第一个收到消息并且集合军队围剿人主教的人,他心里最清楚春在祭坛的地位有多大,当时看到春死的时候淼直接昏了过去。

不过现在都结束了,本以为会是一场腥风血雨结果被春用自己生命完美的解决了。

现在人主教的所有人都被关押了起来,等待他们的只有无尽的制裁,没有人去决定死神把他们复活究竟是对是错,该有的制裁还是有的。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春的事情,他现在失忆了,而唯一知道事情主要情况的伊莱却并不愿意开口,显然是有什么事让他无法告诉我所有人实情。

尔德就这样守着春,伊莱因为尔德的缘故根本不敢去看春,看来主要的问题还是尔德和伊莱,伊莱大概是没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新父亲。

关键时刻还是老人帮得上忙,古莫镇长亲自出面和尔德谈了很久,他们伊莱和尔德才能真正意义上的聊一次。

“伊莱,去吧,尔德是个好人,你只要好好解释应该能说得通。”古莫镇长在门口催促道。

伊莱此时的内心充满了不愿意,他清楚古莫镇长的意思,为了让尔德能和自己谈话古莫肯定对尔德说了不少自己的好话。

“谢谢镇长,我去试试吧。”伊莱硬着头皮推开了房门。

尔德坐在春的床边,静静地看着熟睡中的春。

“额,尔德大队长,我进来了。”伊莱没有脸叫尔德父亲,只能用大队长来代替了。

尔德没有回头,继续望着春,说道:“过来吧,把你们所有的事全部告诉我吧。”

没想到尔德这么快就直入主题,伊莱也不得不乖乖地把自己生活在黑雾丛林和遇到春的全过程解释了一遍。

因为伊莱对着的是尔德的后背,所以他没有看见听到自己和春在云顶之颠抉择的时候那划落到地上的眼泪。

伊莱讲了很久,直接白天讲到了傍晚。

最后,伊莱把故事停在了春把自己救下然后牺牲的部分,再多的伊莱不能说了,这涉及了太多的私密。

“尔德队长,这就是我和你的孩子春相遇到结为伴侣的所有故事。”伊莱说道。

尔德悄悄的擦干了眼角的泪水,继续背对着伊莱说道:“你讲了那么多,我很感动,没想到我的孩子到外面学习还能遇到你这么好的人。原本我看到春为了救你,本来想好好教训一下你的,但是看到春死了我差点要拉着你陪葬。不过好在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总之春复活了,事情又可以从长计议。”

听到尔德这么说,伊莱内心里的一个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虽然春失忆了,不过没关系,听了你们的故事我感觉你肯定有希望让春恢复记忆的,我说的没错吧。”尔德说道。

伊莱看尔德没有责怪自己,高兴连忙点头,说道:“谢谢你,尔德队长。”

尔德终于回过头,看着伊莱说道:“你说这么多其实只有一个错误,我希望你以后可以改正。”

伊莱懵了,他说了这么多没有说错啊。

“还搞不清楚么,春的伴侣?”尔德笑着问道。

伊莱这下终于明白了,这就是尔德的良苦用心,他回答道:“我明白了,父亲。”

尔德站了起来,用手拍了拍伊莱的肩膀,说道:“很好,我现在就把我的春托付给你了,可别说是我把烂摊子甩给你啊。”

伊莱猛的点头,他终于被尔德认可了!

“好了,你陪着春吧,他都睡了两天了,应该快醒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尔德说完离开了房间,只剩下春和伊莱两个人。

春安详的睡着,和以前一样,虽然知道他醒来了根本不认识自己,伊莱还是不愿意去相信。

伊莱坐在春的身旁,脸贴着脸,闻着专属于春自己的香气。

“春,两天没看见你,我想你了。”伊莱摸着春的脸,小声说道。

春还是沉沉的睡着,他只想老老实实的和春在一起待着。

门外,零吟和尔德和开始聊天了。

“父亲,那个伊莱真的靠得住么?春可是为了他不惜失去生命啊!”零吟大声说道。

尔德叹了口气,说道:“那是你没有听过他们的故事,等春醒了我们就回家,到时候让伊莱和大家一起说。”

零吟还是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故事能让最爱春的父亲妥协。


 我不是男神春

【原耽】《跨越世界的约定》 兽人 穿越 第一百二十九章

129.

他活下来了,从悬崖上掉到海里,阴差阳错被来自黄金轮大陆的生物人鱼救了,而且这只人鱼还是下一任人鱼王。虽然很对不起他,但是如果没有他给的人鱼之泪,伊莱绝对不可能再次见到春,也不可能拿回属于自己的挂坠。

想到这里,伊莱把自己的挂坠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这只挂坠差了一半,但是却依然在发光,伊莱有点不相信,他把挂在自己脖子上的人鱼之泪拿了下来。

同样,挂坠和人鱼之泪居然同步的发着光,于此同时在春头上别着的鸟人的祝福也在发光。

“难道说!”伊莱顿时有了力气,他用胳膊肘帮自己往前爬,来到了春的脸旁。

尔德和零吟也发现了春头上的羽毛居然和伊莱手里的东西两样东西发着光。

“抱歉,请你们让开一下,虽然这很赌,但是我一...

129.

他活下来了,从悬崖上掉到海里,阴差阳错被来自黄金轮大陆的生物人鱼救了,而且这只人鱼还是下一任人鱼王。虽然很对不起他,但是如果没有他给的人鱼之泪,伊莱绝对不可能再次见到春,也不可能拿回属于自己的挂坠。

想到这里,伊莱把自己的挂坠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这只挂坠差了一半,但是却依然在发光,伊莱有点不相信,他把挂在自己脖子上的人鱼之泪拿了下来。

同样,挂坠和人鱼之泪居然同步的发着光,于此同时在春头上别着的鸟人的祝福也在发光。

“难道说!”伊莱顿时有了力气,他用胳膊肘帮自己往前爬,来到了春的脸旁。

尔德和零吟也发现了春头上的羽毛居然和伊莱手里的东西两样东西发着光。

“抱歉,请你们让开一下,虽然这很赌,但是我一定要试一试。”伊莱看着春的脸坚定的说道。

尔德和零吟马上让开了,他们看着伊莱把两样发着光的东西放在春的身上。

“我不知道这些东西发光有什么用,但是我希望你能帮帮我,求求你!”伊莱的眼泪滴在了挂坠上,春禁闭着的双眼突然从缝隙中流出灰色的光芒,慢慢移动到伊莱的身上。

“这是!”尔德指着伊莱说道。

慢慢的,伊莱和春被灰色的光芒包围,伊莱仿佛听到了有两个人在说话,而且声音特别的威严。

“哈科斯塔,你确定要和他一起去么?”威严的声音说道。

“卡尔斯利,你什么时候这么担心了。”另一个威严的声音回答道。

哈科斯塔伊莱不知道是谁,但是卡尔斯利他绝对认识,这是他父亲很小时候告诉他的,卡尔斯利就是兽神的真名,那么这两个很有可能是神。

“你要知道,如果你想和他在神界生活,就必须要和他到其他的一个世界去历练,而且必须你们两个再次相遇才可以。那个孩子是你从别的世界拉来的,他去别的世界死了可以,但是你不行啊,你是死神,你要是死了就必须找人替代你。”卡尔斯利说道。

“我和他都做好准备了,而且是我自己心甘情愿,死神谁不能做,你有什么话赶紧说吧。”哈科斯塔不耐烦的说道。

“唉,我知道我劝不了你,但是我想请你帮个忙。”卡尔斯利说道。

“哦,你请我帮忙,莫非是让我们去你来的世界么。”哈科斯塔说道。

“对,我还是放心不下,如果你愿意帮我,我可以给你和他留一点联系,至少比你们胡乱跑去别的世界好。”卡尔斯利说道。

“可以,不过我们要做什么?”哈科斯塔问道。

“现在还不能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放心,都是朋友我不会害你,我还等着你们两个回来和我聊天呢。整个神界就你们两个愿意和我说说话了。”随着卡尔斯利的这句话说完,这回忆一般的声音也就彻底结束了。

伊莱抱着春已经冰冷的尸体,不知道该做什么。

“唉,没想到你们找到线索的时候,已经成这样了。”卡尔斯利的声音响起。

“你是兽神么!快点,救救春!”伊莱可不管他们之前聊的什么,现在他就指望能救春了。

“我救不了他,虽然这是我特意给你们开的离神界最近的地方,但是我已经发过誓不再干预这个世界的所有事情。”卡尔斯利虽然没有形体,但是声音却很悲伤。

伊莱气的对着兽神大喊:“那你做着一切有什么用,把我叫到这里就是让我更加绝望么?”

“别这样老朋友,我没有办法,但是你有,这也是我为什么把你们送到离神界近的地方。”兽神冷静的回答道。

“我?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能做什么!”伊莱问道。

“你还不明白么,都听完了你自己的回忆还想不起来么?”兽神说完,伊莱的脑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

“老朋友,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了,记住,我拜托你做的事还没有做完。”兽神的声音越来越小,慢慢的消失了。

伊莱被震了一下,他又回到了空灵镇的广场,尔德和零吟还是站在旁边看着他。

伊莱看着自己的手,现在的他似乎充满了力量,他只是把手放在春的脸上,然后轻轻一发力。

雨仿佛静止了一般,尔德和零吟只感觉时间停止了,然后身旁倒在地上的人主教手下一个个站了起来,居然全部活了!

“怎么回事!”尔德叫出声的同时,时间又恢复了。

雨慢慢停了下来,太阳又一次照在空灵镇的大地上。

盛和眠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他们很清楚自己已经死了,但是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地狱和空灵镇一样?

伊莱似乎已经恢复了,他慢慢站起身,把春了起来,然后小声说道:“醒来吧,我的爱人。”

空灵镇的镇民以及祭坛和王朝的人都围在广场看着春和伊莱。

“吾乃死神,现在用吾之力复活了这里所有人,希望你们能够记住这一次的教训。”伊莱嘴里发出的声音居然和死神哈科斯塔一模一样,但是当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伊莱因为体力不支直接抱着春跪倒在地上。

“死神?!”眠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虽然他被祭坛的人抓住了但还是看着伊莱说道。

尔德和零吟可不管这些,他们跑到伊莱身旁,想要看看春怎么样了。

“春,你醒醒,春。”伊莱跪着对他怀里的春说道。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春居然真的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然后看了看四周,开口说道:“你们,是谁啊?”


北海银川

堆堆近期稿子 别拿感谢qwq
我好菜啊,欢迎扩列
1352928541

堆堆近期稿子 别拿感谢qwq
我好菜啊,欢迎扩列
1352928541

二甲庚烯
猫与花——书齐。190817。...

猫与花——书齐。190817。

好了学长,别玩了。把野餐布收拾一下我们回家吧。

猫与花——书齐。190817。

好了学长,别玩了。把野餐布收拾一下我们回家吧。

一船榛子

不知名APP <002>

本章属性:

镜子、幽灵、言语

本章雷点:

微粗口

请戳→<002>

欢迎推荐下一个出场的种族。

本章属性:

镜子、幽灵、言语

本章雷点:

微粗口

请戳→<002>

欢迎推荐下一个出场的种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