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内心

1368浏览    1294参与
染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白月光。

藏在眼里,烙在心底。

偶叹美与遗憾。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白月光。

藏在眼里,烙在心底。

偶叹美与遗憾。

小小夕爱芒果葡萄猕猴桃
没有任何事物符合我们的心,不要...

没有任何事物符合我们的心,不要期望有良好的修学氛围,良好道场,良好的这,良好的那……如果世间有这样的地方,世尊就不会教导我们向内看了。


与人共处不快乐,森林山洞也不快乐,快乐是因为拥有了正见,而不是平静的状态让我们快乐。


——阿姜查尊者

没有任何事物符合我们的心,不要期望有良好的修学氛围,良好道场,良好的这,良好的那……如果世间有这样的地方,世尊就不会教导我们向内看了。


与人共处不快乐,森林山洞也不快乐,快乐是因为拥有了正见,而不是平静的状态让我们快乐。


——阿姜查尊者

溪斯罗

一位弱鸡的心……(不想看的可以当做看不见。。。)

         有时候……总感觉自己是不是死了比较好?总觉得死了比活着轻松……也不会有太大的负担,也不会让人嫌弃,也不会……那么想要自由。。。总是不愿意当别人面掉眼泪,就是希望自己能不一样一点……所以在对别人时,总是笑着,说话表达一下自己的内心想说的话,而后回去再到角落里哭,不管是亲人还是朋友……总感觉眼泪,太不值钱了……有时对朋友讲过很多道理,因为他们能当着别人面哭,去安慰一下……然后躲远一点……开始生气,为什么他们就能这么自由的哭在外面?然后再悲伤,我为什么要约束自己的眼泪呢?总之没有哭泣,有一种自我厌恶的,...

         有时候……总感觉自己是不是死了比较好?总觉得死了比活着轻松……也不会有太大的负担,也不会让人嫌弃,也不会……那么想要自由。。。总是不愿意当别人面掉眼泪,就是希望自己能不一样一点……所以在对别人时,总是笑着,说话表达一下自己的内心想说的话,而后回去再到角落里哭,不管是亲人还是朋友……总感觉眼泪,太不值钱了……有时对朋友讲过很多道理,因为他们能当着别人面哭,去安慰一下……然后躲远一点……开始生气,为什么他们就能这么自由的哭在外面?然后再悲伤,我为什么要约束自己的眼泪呢?总之没有哭泣,有一种自我厌恶的,自我矛盾的心理……然后,到现在,便有了死亡、恐惧、幻想的想法:好害怕,是不是有个鬼在我心里?我是不是死了,鬼就不会在缠着我了?(本文纯属自我发泄,当作看不见最好……)


诗与光

当我看着一只鸽子、一只猫、一条狗、一头牛、一只羊的眼神并与之对视,当我注视一朵正在悄然绽放的花,我就会感知到什么叫慈悲什么叫爱,就懂得什么是万物有灵,宇宙一心。当今时代,人心如此机械冷漠,许多人能演算复杂高妙的数理公式,却找不到一条简单的通向内心花园的路径。

当我看着一只鸽子、一只猫、一条狗、一头牛、一只羊的眼神并与之对视,当我注视一朵正在悄然绽放的花,我就会感知到什么叫慈悲什么叫爱,就懂得什么是万物有灵,宇宙一心。当今时代,人心如此机械冷漠,许多人能演算复杂高妙的数理公式,却找不到一条简单的通向内心花园的路径。

画船听雨眠

冷漠是相互的,不热情的我,为什么苛求别人对我热情,冷漠的我,凭什么指责别人的冷漠。但,拒绝接近我的人,又如何能奢求我的热情。

冷漠是相互的,不热情的我,为什么苛求别人对我热情,冷漠的我,凭什么指责别人的冷漠。但,拒绝接近我的人,又如何能奢求我的热情。


两枚柿紫君

我爱上的角色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物,估计就是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但比起自己,在他身上能找到更多更美好的事物,或者说啊,他估计就是自己想成为的人吧。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物,估计就是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但比起自己,在他身上能找到更多更美好的事物,或者说啊,他估计就是自己想成为的人吧。

Elian
有人问我上学累还是工作累,后来...

有人问我上学累还是工作累,后来我才明白,其实,不快乐是最累的。

有人问我上学累还是工作累,后来我才明白,其实,不快乐是最累的。

Unkuly

《人偶》


“生死去来,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


----------世阿弥《花镜》

《人偶》


“生死去来,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




----------世阿弥《花镜》

翻白肚皮的鱼

随笔(一)

天黑了。

你还是没能挽回,最后的光亮被黑色吞噬,世界被吞去了一切色彩,只剩一片黑暗,没有星辰的夜。没有挽回,因为你明白,当他将这个方法提出来时,明知不可能,却还是抱着一点侥幸去尝试认为自己能被他人理解。人是最矛盾的生物,不能做到的事理智提醒着,却被妄想蛊惑,往往将事情变得更糟。如你,被他们的笑语,拉入更深的深渊,彻底没有幻想。

世界,天黑了,无光。

天黑了。

你还是没能挽回,最后的光亮被黑色吞噬,世界被吞去了一切色彩,只剩一片黑暗,没有星辰的夜。没有挽回,因为你明白,当他将这个方法提出来时,明知不可能,却还是抱着一点侥幸去尝试认为自己能被他人理解。人是最矛盾的生物,不能做到的事理智提醒着,却被妄想蛊惑,往往将事情变得更糟。如你,被他们的笑语,拉入更深的深渊,彻底没有幻想。

世界,天黑了,无光。


VictoriaAdjani

那些日子

我从来没有幻想要逃离这里

只是这里太安静了,安静到令人恐惧

面对这些水泥,墙壁,桌椅板凳

这仿佛又是多年来的一场梦境,虚幻又不真实

我试图拨动沾满灰尘的琴弦

发现线条曲调如此生硬

房间外满是穿着病号服的病人嬉闹玩耍

在他们的生命里,没有任何情绪

哪怕是小小的波澜起伏

可我不一样,我有大千世界

我的大脑会时不时的提醒我

“我是天上飞过来的”,一点也不荒唐

在我的记忆中天空是粉色的,大地是蓝色的

我可以教授所有人生命的真谛

我也可以勇攀高峰,横穿沙漠,潜入海底

每次他们让我吃片白色的药粒

我的世界就会缩小范围一些,甚至是行动

他们还会让我躺下,时不时来个检测

虽...

我从来没有幻想要逃离这里

只是这里太安静了,安静到令人恐惧

面对这些水泥,墙壁,桌椅板凳

这仿佛又是多年来的一场梦境,虚幻又不真实

我试图拨动沾满灰尘的琴弦

发现线条曲调如此生硬

房间外满是穿着病号服的病人嬉闹玩耍

在他们的生命里,没有任何情绪

哪怕是小小的波澜起伏

可我不一样,我有大千世界

我的大脑会时不时的提醒我

“我是天上飞过来的”,一点也不荒唐

在我的记忆中天空是粉色的,大地是蓝色的

我可以教授所有人生命的真谛

我也可以勇攀高峰,横穿沙漠,潜入海底

每次他们让我吃片白色的药粒

我的世界就会缩小范围一些,甚至是行动

他们还会让我躺下,时不时来个检测

虽然心里不愿意,可还是照做了

那些日子,到底多长时间呢

我也想不起来了,一年?两年?

我只记得窗外那颗洋槐树开花,产蜜,凋零

也有一段时间了,反反复复的

人老了脑子总是会不停的自动删除一些东西

包括治疗

人的一生短暂,有几个能做到坦然面对

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的景色

郊区空旷的环境显然让我更加自在

不止一次和对床的老赵计划着逃跑,哪怕流浪

思前想后,也罢了

这些日子里,至少我还拥有我的世界

我认为它是真实的,即使白大褂不认同

今天应该是我小孙子的生日吧

真想抱抱他,看看他天真童稚的样子

爷爷也想你,只是爷爷现在没办法...

你看,爷爷给你叠了纸飞机

长大以后,要好好学习啊,不要贪玩

爷爷太喜欢玩了,所以才会来到这里

等你长大后,如果我这个糟老头子还健在,

我来带你看这里的洋槐花...

莫高哭

有的时候,会因为人必须是群居动物而感到悲伤绝望......

有的时候,会因为人必须是群居动物而感到悲伤绝望......

月娘帅哥哥

本质

人都是贪婪,我也不例外,我本不应该到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

一个人没有义务要对你好,包容你的坏脾气。

只是觉得孤独罢了。

想要一个真心的朋友,但这不意味着一味的付出,一味的奉献,一味的忍让。

其实本就不应该有此奢望,只是一个人太孤单。

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一个人。

可看到其他人那样,却不由的羡慕

你要接受这世界上总有突如其来的失去

洒了的牛奶 遗失的钱包 走散的爱人 断掉的友情

当你做什么都于事无补的时候

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让自己过的好一点

丢都丢了 就别再哭了

人都是贪婪,我也不例外,我本不应该到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

一个人没有义务要对你好,包容你的坏脾气。

只是觉得孤独罢了。

想要一个真心的朋友,但这不意味着一味的付出,一味的奉献,一味的忍让。

其实本就不应该有此奢望,只是一个人太孤单。

本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一个人。

可看到其他人那样,却不由的羡慕

你要接受这世界上总有突如其来的失去

洒了的牛奶 遗失的钱包 走散的爱人 断掉的友情

当你做什么都于事无补的时候

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让自己过的好一点

丢都丢了 就别再哭了


莫高哭
在一回首间,才忽然发现,原来,...

在一回首间,才忽然发现,原来,我一生的种种努力,不过只为了周遭的人对我满意而已。为了博得他人的称许与微笑,我战战兢兢地将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走到途中才忽然发现,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和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席慕容《独白》

在一回首间,才忽然发现,原来,我一生的种种努力,不过只为了周遭的人对我满意而已。为了博得他人的称许与微笑,我战战兢兢地将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走到途中才忽然发现,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和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席慕容《独白》

海上牧云寂

妖哥

“小章,我要去买花,等下你帮我把后面的内容给写了”,听见这句话时,章宇用手扶了扶眼镜框后,抬起头看着我。我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给他,我知道他也挺累的。


晚上的市民广场里传来一阵阵有节奏的声音,到处都是跳舞的人群,时不时有小孩子在人群里穿梭,嬉戏打闹着。章宇推着自行车沿着广场边走着,他忽然停下来转过身对我说:“你以后能不能别跟我话?”,

我厚着脸皮看着他,由始至终一句话都没对他说出口。


我想了想还是走远一点,边走边回忆着过往,章宇是我大学同学,我刚进学校那会儿刚认识的就是他和妖哥,我至今仍然记得和他争夺新生入社团的场景。在人生过程里随着时间不断变化着场景,那些在我身边熟悉...




“小章,我要去买花,等下你帮我把后面的内容给写了”,听见这句话时,章宇用手扶了扶眼镜框后,抬起头看着我。我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给他,我知道他也挺累的。


晚上的市民广场里传来一阵阵有节奏的声音,到处都是跳舞的人群,时不时有小孩子在人群里穿梭,嬉戏打闹着。章宇推着自行车沿着广场边走着,他忽然停下来转过身对我说:“你以后能不能别跟我话?”,

我厚着脸皮看着他,由始至终一句话都没对他说出口。


我想了想还是走远一点,边走边回忆着过往,章宇是我大学同学,我刚进学校那会儿刚认识的就是他和妖哥,我至今仍然记得和他争夺新生入社团的场景。在人生过程里随着时间不断变化着场景,那些在我身边熟悉的人们,在某一刻瞬间暴露出的嘴脸总是让我十分警醒的。


妖哥是班长,章宇是我的同桌,他两个人都是班级里的积极分子,热心地帮助辅导员共同开展班务管理。妖哥是来自安徽的某个村镇,刚进班级那会儿总是跟其他人自来熟,我看见他着拿着手机打电话时说着家乡话,我愣是有种上天入地的晕眩感受,因为那是我的手机!


妖哥见我生气,笑眯眯地说:“别那么小气嘛!”,身边不乏这种人打着热情帮助别人的名义,借此成全自己的内心企图。章宇是一个老好人,他并不计较妖哥的各种盘算,我不清楚是他内心里住着一个妖哥,还是妖哥心里仍然跟章宇一样是一个纯朴少年。每次,我对章宇叨叨这些,他总说我是一肚子的阴谋论。


当章宇说他买了机票去看妖哥时,我一点儿也不意外。章宇如果没有和我在一起,他很有可能跟妖哥一样当上了土财主。一个人的人生有许多潜在的可能性,鱼和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得。章宇和我在毕业后选择在这座小城里安家,妖哥选择去海南某技术学校里工作。从此一个人生平淡无奇,另一个办起了副业,同时在校内职位高升。


我没有对章宇说出那些事,我看见他从寝室里拿走了一个移动硬盘,我知道不是他的硬盘。寝室里有他,有妖哥,还有很多其他的同学。有些话,说出口会后悔的,我不后悔与妖哥断绝来往,面对章宇这些年的悻悻然,我比他更释怀这一切。妖哥在微信里的同学群囔囔着聚会,响应者寥寥无几,妖哥愤然离群后,反倒是大家自发的去聚会。


聚会当天晚上,章宇拿着手机发着微信,我撇了一眼;无非是告诉妖哥在同学会上来了哪些同学,我揶揄着章宇说他是妖哥的基友。章宇面露难色,听着我对他提出的代写的要求。


夏天晚风习习,市民广场里聚集着人群们,他们各自分成不同的广场舞团队,他们和她们的舞步妖娆,与年龄无关,与风月无关,徘徊着的舞步让内心深处的蠢蠢欲动,却又停止向前。章宇推着自行车站在那里很久,我停下脚步,转身站在对面马路天桥上看着章宇和跳舞的人们……







唐陌凌

心情复杂01

忽然有一种要抓不住了的感觉

若即若离…

感觉随时都会从指间溜走啊

是我的错觉吗


果然还是会难过…

忽然有一种要抓不住了的感觉

若即若离…

感觉随时都会从指间溜走啊

是我的错觉吗










果然还是会难过…


唐陌凌

当你不在身边01

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吗

能够爱到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

想念到心脏生疼行尸走肉

只有你在的时候才是鲜活的自己

我栽了

我愿意


我想你……

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吗

能够爱到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

想念到心脏生疼行尸走肉

只有你在的时候才是鲜活的自己

我栽了

我愿意


我想你……


勇猪头
在法国出差。很喜欢这边的阳光。

在法国出差。很喜欢这边的阳光。

在法国出差。很喜欢这边的阳光。

清鲤舟

我该怎么办?

我觉着我有很多病,我觉着别人的讥笑都是针对我,我疑心很重,会曲解别人的意思。我很容易暴躁,很多时候我会没有理由的心烦,然后拿笔用力的划破眼前的书本,我知道我不讨人喜欢,哪有人会喜欢消极的人,我也想变开心啊,可是没有什么值得我开心。

我觉着我有很多病,我觉着别人的讥笑都是针对我,我疑心很重,会曲解别人的意思。我很容易暴躁,很多时候我会没有理由的心烦,然后拿笔用力的划破眼前的书本,我知道我不讨人喜欢,哪有人会喜欢消极的人,我也想变开心啊,可是没有什么值得我开心。


清鲤舟

我该怎么办?

我想找个人倾诉但无人理解                                                ...

我想找个人倾诉但无人理解                                                 你好陌生人,你愿意听我诉苦吗?                                       2000年10月17日我诞生于这个世上,一切病痛苦难都与我无关,我是幸福的。我知道什么都是会变的,我渐渐懂得了人情世故,人心虚伪,还有活在世上的痛苦与乏味。我开始学会看别人的脸色,开始学会虚伪的笑。我隐藏起了内心的那个👿。                               我向家人从来都是只报喜不报忧,也许正因为如此让他们觉着我是一个乐观的孩子,她们说我听话,说我懂事,每当我做一些不符合他们心中的事情,他们就会觉着难以置信。他们说我这个年龄体会不到来自社会上的种种压力,但我觉着他们错了。我的压力并不比他们少,只不过我不用承受身体上的压力,但我心里的压力不一定比他们少。他们的加油打气成为了我的压力,他们失望的眼神成为了我的压力,他们的欲言又止也成为了我的压力。每次承受不住时我只能用开玩笑的口气说“你们知道吗,我们每个学生在看到自己不理想的成绩时都像是掉进了深渊,但我们只能咬紧牙再往上爬,一次又一次”说完这些他们只是笑笑说加油,我的心又一次跌进深谷。                                 家人的病逝让我懂得了生离死别之痛,我开始格外惜命,做什么都变得小心翼翼。                                             我对钱真的深恶痛绝,但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们也许会憎恨它,但我们离不开他。有一次因为钱的事情和家里吵了起来,我说“人活在世上不只是为了钱”而他们却用“少一毛钱别人都不卖给你东西”来回击我。我感到无力,因为他们说的是事实。我不想看到父母为了5毛钱去和别人争论半天,我不想但是我无能为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