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内江

10663浏览    6169参与
水恋梦泽

琳琅不归是无羡(十三)

        半个月后,聂怀桑兴奋道:“今天蓝老头去清河参加清谈会了!江兄,魏兄要不要出去看叫看?听说今天正好是寒珏阁阁主雕玉报名日子!”

        魏婴抚额“怀桑……”〔报名?好像是今天……我这是要赚聂怀桑或者江澄的钱吗?要不要找机会还给他们……嗯……算了吧,赚到了就是我的了!〕

        金子轩插嘴“不就一家玉器店吗?不就是阁主要琢玉吗?用得着这么兴奋吗?”

  ...

        半个月后,聂怀桑兴奋道:“今天蓝老头去清河参加清谈会了!江兄,魏兄要不要出去看叫看?听说今天正好是寒珏阁阁主雕玉报名日子!”

        魏婴抚额“怀桑……”〔报名?好像是今天……我这是要赚聂怀桑或者江澄的钱吗?要不要找机会还给他们……嗯……算了吧,赚到了就是我的了!〕

        金子轩插嘴“不就一家玉器店吗?不就是阁主要琢玉吗?用得着这么兴奋吗?”

        魏婴心中冷笑〔金子轩,好,到时候新账旧帐一起算!叫你嫌弃我的玉,叫你嫌弃我的寒珏阁,叫你嫌弃我家师姐!不把你揍得你爹都认不出,我就不姓魏!〕

        金子轩打了个寒战〔怎么回事?〕

        聂怀桑不满,把寒珏阁的事清清楚楚说了一遍“如何,金孔雀,要不要一起去?”

        魏婴一听,差点被口水呛到〔谁起的?不会是江澄吧?〕

        江澄在一旁偷偷的笑〔金子轩,前世有魏婴给你起外号,这一世是我起的……〕

        金子轩怒道:“聂怀桑!你竟然给我起外号!”

        聂怀桑委屈道:“不是我起的……是……”

        江澄默默道:“我起的,怎么了。”

        金子轩怒道:“江澄?你起的?你……”提拳。

        江澄默默道:“如果你打的过魏婴,我就收回给你起的外号,不然……”

        魏婴笑道:“云深不知处禁止背后语人是非,禁止私自斗殴,禁止恶语伤人……江澄,你还是自己解决吧,我不帮……”

        江澄惊道:“魏婴,你怎么能这样!”

        魏婴又道:“金子轩公子,你若想被罚,就动手吧……”

        金子轩愤愤道:“哼,寒珏阁我去。江晚吟!你去吗!”

        江澄道:“为何不去。”

        一旁传来一个声音“我也去。”

        四人一惊,看向来人……


———————————————————————————短短一更……

你们猜,来人是谁?

A蓝湛

B蓝涣

C苏涉

D原创人物


渡守

我jio的我又行了

我jio的我又行了

我滴千o_O
我已无法言语!!!高能预警!!...

我已无法言语!!!
高能预警!!
请看后面朱桢的表情,出卖一切!!!
且莫名觉得gg好像在撒娇啊!!!

我已无法言语!!!
高能预警!!
请看后面朱桢的表情,出卖一切!!!
且莫名觉得gg好像在撒娇啊!!!

水恋梦泽

今天有事,先不更了。

琳琅不归是无羡

明天更,不定时

今天有事,先不更了。

琳琅不归是无羡

明天更,不定时


季虚瞳

魔道祖师阅读体——回转流年

大家好,作者来诈尸了~( ̄▽ ̄~)~


————————正文——第三章—————————————


【……

13年后,风平浪静


至此,终于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也许魏无羡也没那么了不起,也许他真的神魂俱灭了。


曾翻手为云覆手雨,也终归有一日成为被翻覆的那一个,


没有人会被永远奉在神坛之上,传说也仅仅只是传说而已】


久璃淡淡地说道[那他至少也是一个传说,而你们什么都不是]语毕,他又看了玄门百家一眼,继续说道[久暮,你看着我出去一下][哦]久暮淡淡地回答道,久璃,挥手之间,人已近已没在白光之中,然后消失不见了


不用看了,已经没了


好吧,败给你了-_-||...

大家好,作者来诈尸了~( ̄▽ ̄~)~


————————正文——第三章—————————————


【……

13年后,风平浪静


至此,终于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也许魏无羡也没那么了不起,也许他真的神魂俱灭了。


曾翻手为云覆手雨,也终归有一日成为被翻覆的那一个,


没有人会被永远奉在神坛之上,传说也仅仅只是传说而已】


久璃淡淡地说道[那他至少也是一个传说,而你们什么都不是]语毕,他又看了玄门百家一眼,继续说道[久暮,你看着我出去一下][哦]久暮淡淡地回答道,久璃,挥手之间,人已近已没在白光之中,然后消失不见了
































































不用看了,已经没了

























































好吧,败给你了-_-||


也正是在这时,玄门百家后面的两位少年窃窃私语着[快了吧?][对,时间刚刚好]……


[对了,久暮你在空间外设了几道屏障啊?]一道半男半女的声音响起[不怕被发现吗?]


声音一出,玄门百家下面炸开了锅,而蓝湛瞳孔一缩,低声道[魏婴……]可此念头一出,他轻轻地摇头,这声音说像也不像,说不像又像


而久暮从容地说道[我可是设了二十几道屏障,还是高阶的,即便是殿下也要花些时间才进的来,你说对吧,殿下,殿下……殿下……]久暮说着说着渐渐心虚了起来,语调越来越轻,最后无力地跌下了座席,颤颤巍巍的起身,行了一个大礼说道[恭迎殿下!]


而后方的那两名男子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来了。]



后记

各位亲爱的读者们大家可以猜猜那神秘声音,到底是谁?而且能百家后方的那两名男子和羡羡是什么关系?


请留言告诉我哟

么么哒(⑉°з°)-♡


水恋梦泽

达到一百了!!!字好丑,大家勿怪啊。

达到一百了!!!字好丑,大家勿怪啊。

水恋梦泽

琳琅不归是无羡(十二)

(今天长更)

       江澄支支吾吾不肯开口,魏婴眯眯眼“恩?”

       江澄连忙道:“我去找蓝湛了解一些东西!”话半真半假,去找蓝湛是真,但目的就是假的了。

        魏婴淡淡道:“以你的性格可能吗?就算要找,你绝对不可能找蓝二公子。还有,你和他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直接叫名。”

        江澄灿灿道:“我和蓝湛认识……见过...

(今天长更)

       江澄支支吾吾不肯开口,魏婴眯眯眼“恩?”

       江澄连忙道:“我去找蓝湛了解一些东西!”话半真半假,去找蓝湛是真,但目的就是假的了。

        魏婴淡淡道:“以你的性格可能吗?就算要找,你绝对不可能找蓝二公子。还有,你和他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直接叫名。”

        江澄灿灿道:“我和蓝湛认识……见过几次……”

        魏婴淡淡一笑“好了,叫起怀桑,听课去吧。我不问你了。”

        江澄松了口气,魏婴发起火来,比虞紫鸢还可怕,刚刚是绝对的质问,质问他为什么要半夜出去,明明答应过,绝不半夜出门,因为十二岁时,江澄偷偷半夜出了莲花坞,又遇到了妖兽,差点交代在那里,还好魏婴发现不对,赶了过来,杀了那只妖兽,第二天江澄被罚,并承诺绝对不会半夜一个人出门……

        聂怀桑揉着眼睛爬起来“江兄,魏兄。你们在说什么?”

        魏婴淡笑着,把江澄的衣物扔给江澄,又拉起聂怀桑“还有一个时辰就上课了,你们不吃东西吗?”

         江澄一脸惊讶〔魏婴这是怎么了?竟不排斥聂怀桑,还主动接接近他……只要是认识不足一个月的,魏婴都会有些排斥啊,认识不到一年,魏婴是不会主动接近啊。聂怀桑给魏婴什么好处?不对,魏婴才没这么好骗,定是聂怀桑身上有什么魏婴感兴趣的!一定是这样!〕

        是江澄想复杂了,魏婴前世和聂怀桑关系极好,魏婴是下意识的动作……不过,魏婴排斥别人还是因为他修了鬼道的原因,不敢信任不是特别熟悉的人,不敢靠近不是特别信任的人。这次他排斥蓝湛还是因为魏婴不想蓝湛在深陷下去了,魏婴不想再重复前世的事。魏婴其实很累,前世的种种常常萦绕在脑海里,痛苦不堪,他变了,是因为他累了。

        聂怀桑苦着脸道:“江兄,魏兄。我已近在姑苏求学三年了,姑苏的吃食不敢恭维啊!全是草药,菜叶子,半点油没有!净是汤汤水水!还是苦的!”

       魏婴笑而不语〔蓝家的吃食是苦,但没温情的药苦啊。那才叫真的苦。说实话,蓝家的吃食比起江澄做的,已经算好吃了。〕想起江澄做的,魏婴苦笑摇头,江澄根本不会做饭,煮饭可以把饭煮糊,做菜那个先放都不知道,全给扔进去,导致有些都糊了,有些都还没熟……自己虽辣,但至少还会做……

        江澄道:“苦的还不是可以吃。”在江家人多重打击下,江澄终于知道自己做饭有多难吃了,他也被江枫眠,虞紫鸢,魏婴,江白,江泽,江厌离六个人的威胁下不再做饭……特比是白,泽二人(一对隐藏CP哦,白泽嘛。之后还会有的……)

         三个人吃完饭,去了兰室,蓝涣一早就去清河了,蓝湛坐在第一排,偏过头去看他们准确说是看魏婴。魏婴察觉他的视线,淡淡一笑,也11坐在了第一排,离蓝湛隔了个金子轩,江澄。第一排就被四人站了,聂怀桑坐在了最后一排第十排。

        蓝启仁看着前四个人,摸着胡子笑着点头,他拿出一卷长长的轴卷,一头滚到了门口“云深不知处禁止私斗,禁止大声喧哗,禁止急行,禁止……”

        见大多数人兴致不高,冷笑道“刻在石壁上,没有人看,我才一条一条复述一次,看看还有谁借口不知道而犯禁。既然这样也有人心不在焉,那好,我便讲些别的。”

        一众人立刻正襟危坐,深怕点到自己。

        “魏婴。”

        “在。”

        “我问你,妖魔鬼怪是不是同一种东西?”

        “不是。”

        “为何不是?如何区分?”

        “妖是非人之活物所化,魔是生人所化,归是死者所化,怪是非人之死物所化。”

         “‘妖’和‘怪’极易混淆,举例区分?”

         “好说,譬如一颗活树,沾染书香之气百年,修炼成精,化出意识,作祟扰人,此为妖;若只是树墩修炼成精,则为怪”(这一段略微改了一些。)

         “兰陵金氏家徽是白牡丹,是哪一品白牡丹?”

         “金星雪浪。”

         “清河聂氏先祖所操旧业。”

         “屠夫。”

         “修真界振兴家族而衰门派的第一人为何者?”

         “岐山温氏先祖,温卯。”

         蓝启仁道:“不错不错,我再问你。今有一刽子手,父母妻儿俱全。生前斩首渝百人,然其横死市井,暴尸七日,怨气郁结,行凶做乱,如何?”

        魏婴淡淡一笑“度化第一,镇压第二,灭绝第三。先以父母妻儿感之念之,了其生前所愿,化去执念。不另,则镇压。罪大恶极,怨气不散,则斩草除根,不容其存。仙门行事,当谨遵此序,不得有误。”

        蓝启仁摸摸胡子“很好,魏婴说的一字不差……”

        魏婴心中狂笑〔你得意弟子说的当然好!不过,到想气气您的……〕“我还知道一种办法……”

        江澄蓝湛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我先前出门夜猎时,见一人控制走尸与凶尸格斗。问其因,则是炼化怨气,为自身所用……”见蓝启仁越来越黑的脸,续道:“但这方法不成,先不说此不敬亡者,再则此人心性也会有损,轻者反噬而死,重则成魔,此法不宜用。”

        蓝启仁怒道:“罔顾人伦!魏婴,此人在何处!”

        魏婴淡淡道:“被我打成重伤,逃遁,不知何处。我本欲劝导,但此人说‘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怨气为何不能为人所用呢!’此人心性以损,冥顽不灵,并袭击我,所以打了起来。此人伤至要害,估计也……”

        蓝启仁怒道:“这个人,简直是败类!”

        江澄蓝湛两人冷汗都出来了,不约而同想〔魏婴在说谎。〕是的,前世这个怨气论是魏婴提出的,这一次能想道的绝对还是魏婴,只不过为什么这么说,就不清楚了。

        等到下课,几个人围在魏婴旁边,叽叽喳喳,看着魏婴越来越黑的脸,江澄连忙遣散了那群人。

        江澄认真道:“魏无羡,你在课堂上说的都是真的吗?”

        魏婴也认真道:“是。” 

        江澄盯着魏婴的眼“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走那条路!你自己说的,此法不成!”

        魏婴淡笑道:“当然不走。”〔有阿洋就够了。若不是阿洋这孩子对鬼道感兴趣,我也不会教他。现在,这孩子的鬼道修为已经有当年的我了,而且有金丹在就不会反噬……〕

        寒珏阁,寒钰打了个喷嚏,〔谁在想我。〕摇摇头“我说,小矮子,你比我大,为什么还比我矮呢?”

        寒瑶笑道:“阿洋莫闹,专心练剑。”

        寒钰撇撇嘴“又来,寒瑶啊,小爷我不修炼修为还不是比你高?”

        寒瑶笑着排排他肩“我去给阿娘说说话,阿洋去吗?”

        寒钰道:“好吧,我也去陪陪诗夫人。”


———————————————————————————不是很长……

      


水恋梦泽

琳琅不归是无羡(十一)

       魏婴看向着来人,淡淡道:“可以。”

       聂怀桑跑过来,很自然勾住魏婴的肩,道:“魏兄啊,第一次来姑苏,感觉怎样?”

       江澄一脸你自求多福的表情,〔魏婴可不喜欢别人这样呢。〕有一次他勾住魏婴的肩,结果被魏婴反手按在地上动态不得。

        魏婴撇了聂怀桑一眼,淡淡道:“还行。”魏婴没动手,江澄惊讶地合上下巴〔魏婴转...

       魏婴看向着来人,淡淡道:“可以。”

       聂怀桑跑过来,很自然勾住魏婴的肩,道:“魏兄啊,第一次来姑苏,感觉怎样?”

       江澄一脸你自求多福的表情,〔魏婴可不喜欢别人这样呢。〕有一次他勾住魏婴的肩,结果被魏婴反手按在地上动态不得。

        魏婴撇了聂怀桑一眼,淡淡道:“还行。”魏婴没动手,江澄惊讶地合上下巴〔魏婴转性了?为什么聂怀桑没事?〕

        魏婴道:“你可以放开我吗?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聂怀桑尴尬收回手“这样啊,对不起哈。我带你们去学舍吧!学舍三人一间,我还是一个人,要不要一起?”

        江澄道:“恩,可以。蓝二公子,你可以回去了。”

        被忽视好久的蓝湛淡淡道:“恩。”手微微做了个小动作,江澄注意到,点点头。蓝湛就离开了,这时候,他和魏婴连话也说不上,只有先解决水行渊的事。

        三个人慢慢走着,一路上聂怀桑都在叽叽喳喳,魏婴抚额〔可以安静些吗?〕,而江澄直接多了“聂怀桑,可以安静吗?”

        聂怀桑一愣,尴尬笑笑,不再开口。到了学舍,聂怀桑直指一间房“那是我的房间。魏兄,江兄,你们刚来,你们几个先熟悉一下。明天开学。”见两人点头,聂怀桑接着道:“魏兄,江兄。平时你们在云梦都玩些什么啊?”

        魏婴淡笑道:“修炼,练剑,看书,偶尔出门夜猎。”

        江澄道:“修炼,训练弟子。”

        聂怀桑啊了一声“你们除了修炼就没别的了?一点都不好。”

        两个声音响起“没有别的。”“有别的。”有别的是江澄说的。

        聂怀桑来了兴趣“说说看!”

        江澄道:“偶尔带着师弟游山玩水打山鸡摘莲蓬射风筝。哦,魏婴不怎么玩。”

        聂怀桑表示原来你这是这样的江澄……“江兄,玩得挺好……”

        魏婴轻笑〔江澄啊,你怎么活成我了?这明明是以前的我会做的……江夫人估计气坏了。〕

        聂怀桑道:“江兄,魏兄,听说郑州开了家玉器店,叫寒珏阁。买的玉美轮美奂,其阁主更是神秘,一个月只雕一块玉,可做为法器,但除了寒珏阁中主要的人,都没见过他。当中主要的人都是修士,当中的管事琦瑶的修为更是了得,差不多有温逐流高了,但她说寒珏阁阁主的实力更高!但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一名修为了得的修士会去开一间玉器店。”

        魏婴心虚摸摸鼻子“我们怎么知道?你若好奇,去看看就好了。”

        聂怀桑叹气“我去过了,但打听不到,连寒珏阁内部都进不了。最多只能呆在卖玉的那件小楼,但只能去一二层。第三层去不了。听说这都是寒珏阁阁主规定的。”

        魏婴心虚道:“这样啊……哧,怀桑,你喜欢玉?”

        聂怀桑道:“只要是风雅的,我都喜欢。”

        魏婴轻笑“有机会送你一些。”

        聂怀桑兴奋“谢谢魏兄!”

        江澄道:“得了,魏婴,我们先进屋。”说着拉起魏婴就往里走,魏婴和聂怀桑一直在说话,自己根本插不上嘴,那只有拉走魏婴了。

        第二日,天刚亮魏婴就醒了,看着还在睡的两人,摇摇头,自己洗漱去了,等到回来,江澄已经醒了,淡笑道:“江澄,你昨晚去哪了?”

        江澄一愣,他昨晚和蓝湛商量水行渊的事去了,魏婴怎么知道的?


———————————————————————————水了一章,下章气启仁兄弟。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