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冉冰

3734浏览    63参与
潜水的草莓

【灵笼】现代校园paro小段子(1)-(3)

灵笼现代校园paro,小段子为主,没有逻辑,想到哪写到哪。

红蔻破晓有,可燃冰有。有五毛墨城单箭头冉冰。


(1)

D大学生会大新闻,凭实力单身的学生会主席马克终于开窍拿下了外联部宝贝小师妹。


(2)

事情是怎么开始的呢?

红蔻毕业好几年,因为职位调动,需要回学校提档案。

“嗯,挺顺利的,你的也一起办了。”她一边打电话一边打量D大校园熟悉的景色,“你忙你的呗,我去看看我弟……”

说到一半,她忽然没声了。

“嗯?咋了?”破晓在电话那头问。

“哎,马克这小子可以哇……”

红蔻隔着篮球场边的护栏,看着一个浅色短发女生,在给自家弟弟递...

 

灵笼现代校园paro,小段子为主,没有逻辑,想到哪写到哪。

红蔻破晓有,可燃冰有。有五毛墨城单箭头冉冰。

 

(1)

D大学生会大新闻,凭实力单身的学生会主席马克终于开窍拿下了外联部宝贝小师妹。

 

(2)

事情是怎么开始的呢?

红蔻毕业好几年,因为职位调动,需要回学校提档案。

“嗯,挺顺利的,你的也一起办了。”她一边打电话一边打量D大校园熟悉的景色,“你忙你的呗,我去看看我弟……”

说到一半,她忽然没声了。

“嗯?咋了?”破晓在电话那头问。

“哎,马克这小子可以哇……”

红蔻隔着篮球场边的护栏,看着一个浅色短发女生,在给自家弟弟递水,眼波脉脉是人都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

红蔻正看得津津有味,转眼撇到马克一脸榆木脑袋老僧入定憨憨挠头……

啧啧啧,这点马克怎么一点都不像她?

“嗨,马克~”于是她抱着文件袋大摇大摆走进球场,一手揽过马克另一手揽过小师妹,“这是你师妹?一起吃个饭呗~”

马克对这份亲情助攻刚想十动然拒,奈何红蔻毕业不打球这么多年,力气倒是一点都没减,愣是揽得他动弹不得,只能向小师妹解释。

“那啥……冉冰,这我姐,你一会儿有事吗?”

“啊?没……没有……”

冉冰整个脸都红透了。

 

(3)

要说冉冰小师妹,不光是是外联部的宝贝,甚至能算整个学生会的宝贝。D大本来以工科起家,也是近几年转型,女生才多起来。

冉冰因为能力相当强,大一刚进部门就跟着飞雪师姐跑东跑西,人又活泼,很快在学生会混了一圈眼熟。

直男部长们纷纷感叹,有此小师妹,大学值了……

“小冉~”

“冰冰~”

“美女~”

“冰儿~”

冉冰已经记不清自己第几次把文件夹拍在琴墨城的脸上。换别的学长她也许还客气一下,但这个没正经的家伙就算了。

“哟~去送材料啊~一起吗?梵老师事儿特别多,我陪你啊~”

“谢谢师兄。”冉冰叹了口气,虽然她时常觉得墨城有点神烦,但她又确实有点怕梵老师,毕竟是一个策划挑八百个毛病的策划杀手。

“哎,不客气,帮助小师妹是D大学生会的优良传统~”墨城打了个响指。

 

说到马克和冉冰的情况,墨城大概才是第一个察觉的。

琴墨城,机械工程系,入学前当过两年兵。其实他并未声张右腿的情况,奈何加入体育部时有人怼他军训请假,他也就很随意地亮了一下义肢。

墨城作为校会体育部部长,自然大大小小的球赛都要到场。

材料工程对机械工程的那一场,中场休息,他正跑来跑回确认后勤一切正常,忽然看到冉冰醒目的短发。她也是材料工程的,正和材料院学生会一起,给中场休息的球员递水。

“部长?”

“哦,记分牌多找个人,还有这里,注意……”

他没再往那边看。

球赛过后,他对小师妹的称呼一律换成了“冉冰”。冉冰并没有察觉,只是觉得两人相处莫名轻松了不少。

墨城依旧带着自己“优秀的男人就该单身”的口号到处逛,还开玩笑自己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据墨城同寝室的哥们透露,毕业时他们吃散伙饭,喝到后半场,墨城莫名说了句,嗨,都是明白人,该放就放,纠结啥。

 

TBC


舞戚

灵笼片尾的一些截图


马克呀,留住冉冰啊!!!

灵笼片尾的一些截图


马克呀,留住冉冰啊!!!

白银
冉冰老婆艺画爸爸秋梨膏

冉冰老婆
艺画爸爸秋梨膏

冉冰老婆
艺画爸爸秋梨膏

巨型三无青年「ⅢZero」

昨天去上海BW有灵笼的展位hh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亲自上阵撮合cp

图解:
P1为啥离这么远坐呀
P2你俩坐一块
P3马克你姿势不太对
P4冉冰小姐露出爽朗笑容
哈哈哈hh还是挺好玩的
(冉冰小姐姐好帅

昨天去上海BW有灵笼的展位hh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亲自上阵撮合cp

图解:
P1为啥离这么远坐呀
P2你俩坐一块
P3马克你姿势不太对
P4冉冰小姐露出爽朗笑容
哈哈哈hh还是挺好玩的
(冉冰小姐姐好帅

橘皮marmalade

【琴墨城】洞穴之外(4)

琴妹露肉了!!!!露肉了啊啊啊啊啊嗷!艺画真乃我亲爹我直接一嗓子嚎出来原地一蹦三尺高!!!不过上半季【而已】就露了个遍orz我长跪不起,艺画怎么可以这么会呜呜呜只穿了个胖次的琴妹我真是太可了!!!

墨城很蛋疼,非常蛋疼。

被马克身体力行还美其名曰“切磋”地教训了一顿之后,墨城喜提被自家队长亲自拎到医务室处理伤口的殊荣。

一路上自然引来无数人关注,虽然墨城知道百分之九十九的目光都是投向马克的,但被人捎带着看到了自己狼狈的惨样,还是让这个一闲下来就忍不住摆酷耍帅的明骚感到无地自容。

于是他现在无可抑制地,对着正在给自己做面部清创的小护士涨红了脸。

他甚至可以想象小护士夹着酒精棉球按上自己...

琴妹露肉了!!!!露肉了啊啊啊啊啊嗷!艺画真乃我亲爹我直接一嗓子嚎出来原地一蹦三尺高!!!不过上半季【而已】就露了个遍orz我长跪不起,艺画怎么可以这么会呜呜呜只穿了个胖次的琴妹我真是太可了!!!





墨城很蛋疼,非常蛋疼。


被马克身体力行还美其名曰“切磋”地教训了一顿之后,墨城喜提被自家队长亲自拎到医务室处理伤口的殊荣。


一路上自然引来无数人关注,虽然墨城知道百分之九十九的目光都是投向马克的,但被人捎带着看到了自己狼狈的惨样,还是让这个一闲下来就忍不住摆酷耍帅的明骚感到无地自容。


于是他现在无可抑制地,对着正在给自己做面部清创的小护士涨红了脸。


他甚至可以想象小护士夹着酒精棉球按上自己青紫肿胀的嘴角时心里的不屑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对马克更上一层楼的花痴。


“想什么呢你,专注一点。”面前的美女拿镊子咚得一下敲上他的头,疼得墨城嘶得缩了下脑袋,哀怨得抬眼:“喂你有话好好说啊,上手干什么?”

“因为你不配合医生工作啊,走神走得叫你都听不见。”小护士拿自己漂亮的大眼瞪了他一眼,搬了搬他的下巴:“抬脸。”

人不大架子还不小。墨城腹诽了一句,还是听话得仰起了头。小护士专注得看向他下巴上被揍出的口子,边夹起一个酒精棉球边问:“这是马克队长打的吧?”


“嗯,怎么?”


“哇塞不愧是马克队长,不光功夫厉害,连伤口都开得这么好看!!!”小护士激动地一握拳,一扫先前的高冷biu得一下亮出双星星眼,把墨城吓了一跳。
变,变态么……


墨城往后倾了倾,惊恐地上下打量着她,生怕她下一秒就抄起把刀子把自己捅了,关键是,她是马克脑残粉跟他伤口形状有毛线关系啊!

太可怕了吧?!


墨城抽搐着眼角目视她又一波丰富精彩的表情变化——这妹子一改方才的花痴刷得有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伤春悲秋起来。


“其实我挺羡慕你的,有足够的能力在马克手底下工作,能天天看到他,曾经成为猎荒者也是我的梦想呢。”她取出一卷绷带,包扎上他的伤口,自言自语着,“小时候马克队长就是我的偶像,我做梦都想站到他身边。”

喂喂,你也太自来熟了,我认识你么,怎么啥都敢说缺心眼吗……墨城无奈扶额。


“可惜等我长大以后,他身边已经有冉冰副官了,我的基因也不争气,进不了猎荒者,只能来医疗所当个不起眼的护士了,唉……”小护士摇了摇头,忧伤地望向医疗室的门口,淡淡地说:“你说,能追随着马克队长,冉冰副官也一定觉得很幸福吧。”

说着,她转头看向墨城,目光深处藏着抹无奈到极致的求而不得的哀伤。


墨城愣住了,跟她无言对视着。这种目光他太熟悉了,熟悉到千百次的注视都与之如出一辙,他低下头选择了沉默,因为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冉冰……

墨城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女人对马克的趋之若鹜,在灯塔上早已不再是件新奇的事情。


他们用胸肌就可以闷死人的强悍精明的队长,无疑是很多女人为之尖叫遐想的对象,想跟他去金色大厅的女人排排队,说不定能塞满整个资源分配室。


在这个男女之间只有性而没有爱的年代,墨城是不太在意有多少女人对自己有好感这种小事的,但当他发现冉冰也是那众多女人的其中之一时,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苦涩。


他还记得上民教育机构里第一次看见她的情景,那个潇洒自信又阳光的白发女孩,只是往所有人面前一站,都仿佛汇聚了全世界的色彩,美好得让人移不开眼。

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好像只是注视着她,心里都感到满足,她的一颦一笑无时无刻不牵动着自己的神经,化作蜿蜒而来的一淙春水,让心都变得柔软起来。


他一直认为自己对冉冰不过是有些好感,直到他发现同样的目光出现在了冉冰的眼底,一样的挣扎,一样的困惑,一样的希冀。

只不过,他不是目光的终点罢了。


那伴随着诧异而来的刺痛感清楚地告诉他,也许他对冉冰的感情早已超出了自己的预想,演化为了灯塔律法中那个不能触碰的禁忌之词。尽管他对那种感情的概念也极为模糊,唯一让他产生一点儿理解的,就是十几年前那场惊天动地的火刑。


那时候他还小,尚不知道那火刑台上的女人就是马克的姐姐,甚至对灯塔的三大法则也没什么清楚的认知。他就站在人群中默默地看着行刑开始,看着那一男一女在冲天而起的火光中拥吻,燃烧,化为灰烬,直到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击穿了他的灵魂。


到底是一种怎样刻骨铭心的感情,可以让他们互相坚守到生死不弃的程度?



那时候年幼的墨城不懂,现在的他,依旧没有参透。

他不知道在最后的时刻他们说了什么,或许没人会知道,往后的时光中无论是亲历还是道听途说的人们也许会编造出无数个版本来完善他们心中的故事,但是,那个被生生从人类情感中抹杀的词汇,依然无法重塑。


墨城抬起头来的时候,那个年轻的护士早已经收拾好东西,推着车子走远了。


墨城靠上椅背,抬头望向泛着冷光的天花板,一块块拼接而成的金属板反射着冷白的灯光,照进他心里,没有一丝温度。


突然戴在耳朵里的通讯器嗡嗡地振动了起来。他抬手按开,爽朗的女声从听筒里流泄而出。


“现在怎么样了,队长没把你打残了吧?”


是冉冰。

墨城微微笑起来。明明知道她只是作为朋友的关心,但那带着点儿笑意的幸灾乐祸,听在心里还是觉得格外温暖。“没事儿,挂了点儿彩而已。”


“是么……真遗憾啊,本来还想去看看你呢,既然连病床都没上,那就算了。”电话那头,冉冰好像是放下了什么东西,发出了点声响。“真是的,人家都买好东西在路上了。”


“你在家呢吧。”墨城无奈地沉了沉声。那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明显就是进门把胸牌扔到桌子上的声音。


冉冰丝毫没有诧异,行云流水地拉开作战服的拉链脱下外套挂到门后,“唔,这么点声音你都听出来了,警惕性这么高说明根本不信任我嘛。”

“少来,你要是想来就不会打电话了。”墨城轻哼一声,“我还不知道你么。”

“啧,看我倒是挺通透的,没想到你还有变聪明的一天啊,行了,既然没什么大问题就好好休息吧,不打扰你了,拜拜。”


“嗯,再见。”


话音未落,那边就切断了通讯。干脆得像是手起刀落的屠夫,毫不留恋得斩断了相连的筋骨,把最血淋淋的现实拎到他面前——

你终究不是冉冰在意的人。


墨城听着耳机里传来的空泛的忙音,寞落地勾起了嘴角。



***
被第六集悲到的酸涩矫情之作。

艺画用两集向我们表达了一个思想,我想也应该是贯穿灵笼整个篇章的中心思想:爱是无法抹杀的,因为爱是人的本能。

严苛的律法能够强迫人不去结婚,不让至亲相见。但它无法抑制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产生好感,无法不让一个人去思念自己的亲人。归根到底,法律可以取缔的就是一个词汇而已,它无法阻止一个人去产生自己的感觉,人有感觉,就会有爱。只不过他们不知道自己对他人产生的这种奇妙的感觉,叫爱罢了。

冉冰受佩妮的日记启迪,领悟了自己对马克的感情是爱情,我由此及彼,觉得墨城对冉冰的情感也是同理。

之前写的都没什么逻辑也没什么规划,cp也没什么想法,不过这次写完之后,我觉得,以后大概会偏墨冰一点了吧。

话说,有人支持这个西皮咩?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墨城对冉冰有意思?

hairtail
丑也要发求求官方让他们结婚!

丑也要发
求求官方让他们结婚!

丑也要发
求求官方让他们结婚!

Mme. Momentum
灵笼#冉冰x佩妮 (无cp向)...

灵笼#
冉冰x佩妮 (无cp向)
刚看第五话 佩妮的故事让我好难过

灵笼#
冉冰x佩妮 (无cp向)
刚看第五话 佩妮的故事让我好难过

列文虎瓜

真相就是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们明明相爱,却不敢说爱

真相就是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们明明相爱,却不敢说爱

长带鱼
观灵笼有感 ――是时候炸金色大...

观灵笼有感
                        ――是时候炸金色大厅了
注:部分原台词,部分原创(凑数的),灵笼虐我千百遍,马冰不成就取关:)
1.我们是末日最后的希望,地面已无人类。
2.很抱歉,你违反了三大法则。
3.为了他我付出了所有,连看一眼都不允许么!
4.请于今晚前往金色大厅。
5.猎荒者必须服从命令!
6.故,我在。

6.这里是灯塔――人类的囚笼。
5.我愿...

观灵笼有感
                        ――是时候炸金色大厅了
注:部分原台词,部分原创(凑数的),灵笼虐我千百遍,马冰不成就取关:)
1.我们是末日最后的希望,地面已无人类。
2.很抱歉,你违反了三大法则。
3.为了他我付出了所有,连看一眼都不允许么!
4.请于今晚前往金色大厅。
5.猎荒者必须服从命令!
6.故,我在。

6.这里是灯塔――人类的囚笼。
5.我愿意服从你下达的所有命令,除此以外。
4.孩子,我愿为你前行。
3.尘民因何而存在?为了反抗!
2.重返地面,探寻黎明。
1.死亡并不可怕,但我绝不希望烈焰灼烧他的胸膛。

列文虎瓜
预告:10.1把这个视频发B站...

预告:10.1把这个视频发B站


预告:10.1把这个视频发B站


洛阳sine
第一次搞厚涂太难了我不会画画嗐...

第一次搞厚涂
太难了
我不会画画

滚回去老老实实整我的赛璐璐吧

第一次搞厚涂
太难了
我不会画画

滚回去老老实实整我的赛璐璐吧

莲一
在微博上聊到马克去没去过金色大...

在微博上聊到马克去没去过金色大厅
客观来说,马克今年二十七,又是最顶尖的那一批基因。。他儿子可能都有一大堆了。。。。。。
一个金色大厅都去了无数次的纯情壮汉×

艹啊但是这对更虐了😭😭😭
没事我顶得住,末日番有啥顶不住的呢😭😭😭😭

在微博上聊到马克去没去过金色大厅
客观来说,马克今年二十七,又是最顶尖的那一批基因。。他儿子可能都有一大堆了。。。。。。
一个金色大厅都去了无数次的纯情壮汉×

艹啊但是这对更虐了😭😭😭
没事我顶得住,末日番有啥顶不住的呢😭😭😭😭

NJ
冉冰我的爱!我太喜欢她了呜呜呜...

冉冰我的爱!
我太喜欢她了呜呜呜!

冉冰我的爱!
我太喜欢她了呜呜呜!

-久罹离-


当末世失去熹微的光
当心的悸动被覆上暗影
当人类最后的存续失去爱意
我们到底为何前行

BGM:《谁杀死了知更鸟》漆柚
剪辑:久罹离
B站:AV68541268
微博: @看什么看鲨齿梳头


当末世失去熹微的光
当心的悸动被覆上暗影
当人类最后的存续失去爱意
我们到底为何前行

BGM:《谁杀死了知更鸟》漆柚
剪辑:久罹离
B站:AV68541268
微博: @看什么看鲨齿梳头

姬_有命

呜呜呜呜,官方狗粮还是饿,冉冰必须配马克!


组团杀到金色大厅!冲啊

呜呜呜呜,官方狗粮还是饿,冉冰必须配马克!


组团杀到金色大厅!冲啊


巨型三无青年「ⅢZero」
摸摸灵笼艺画开天先喂糖再喂屎是...

摸摸灵笼
艺画开天先喂糖再喂屎
是真的沙雕
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摸摸灵笼
艺画开天先喂糖再喂屎
是真的沙雕
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莲一

【灵笼】(可燃冰☞马克×冉冰)《涅槃》(一发完)

根据中章预告冉冰带着面具出现的那一幕和马克吐血那一幕的背景严谨分析,我认为马克肯定硬闯金色大厅了!!!所以!!!!我决定沿着这个速摸一篇!!!

食用指南

1.ooc

2.构思很粗糙,本来想了一些马克的心理历程,但是我实在没有时间写了,所以就直接从矛盾爆发开始吧,他的情感变化大家自己理解qwq

3.你俩锁死,马克,当个男人吧你!

【详情见评论!!!能不能别再删我了烦死了!!!!都没开车!】

外加一个结束的碎碎念:如果中章能让这件事有个较好的收尾,那我短时间内应该都不会再写了。虽然我很有可能忍⑧住!!!!!都怪艺画鸽天,糖没吃几口整天刀刀刀,怎么没刀死你!!【搞得我那么紧张还在不停摸鱼...

根据中章预告冉冰带着面具出现的那一幕和马克吐血那一幕的背景严谨分析,我认为马克肯定硬闯金色大厅了!!!所以!!!!我决定沿着这个速摸一篇!!!

食用指南

1.ooc

2.构思很粗糙,本来想了一些马克的心理历程,但是我实在没有时间写了,所以就直接从矛盾爆发开始吧,他的情感变化大家自己理解qwq

3.你俩锁死,马克,当个男人吧你!

【详情见评论!!!能不能别再删我了烦死了!!!!都没开车!】

外加一个结束的碎碎念:如果中章能让这件事有个较好的收尾,那我短时间内应该都不会再写了。虽然我很有可能忍⑧住!!!!!都怪艺画鸽天,糖没吃几口整天刀刀刀,怎么没刀死你!!【搞得我那么紧张还在不停摸鱼【我错了。
但是!!!忙完这一阵我一定写,我要写个血虐的!!!!【对,我就是魔鬼。

西瓜瓜瓜

可燃冰cp,第一次试水【OOC警告】,我会努力找到状态的!

  “……拒绝执行任务的下场,你应该很清楚。”


  “冉冰收到。”


   冉冰……收到。飘进手心里的雏菊不知道又被风吹到哪里了,身下的地板冰冰凉凉的,我打了个寒颤,手撑着地板缓慢的站起来,转过身低头看着窗户外的风景。明明窗外的夕阳就在刚才看来还那么的美好,现在却像警钟一样的提醒着自己去金色大厅前的时间所剩无几。


  我低头看了眼窗户下方,“对不起,佩妮……”,她的照片,画在纸上的唐尼,她最宝贵的日记被我失手弄掉了,消失在了这茫茫的空中。


  那些纸片,那本笔记,那珍贵的感情,就这么消散了,在灯塔里,就这么没了。...

  “……拒绝执行任务的下场,你应该很清楚。”


  “冉冰收到。”


   冉冰……收到。飘进手心里的雏菊不知道又被风吹到哪里了,身下的地板冰冰凉凉的,我打了个寒颤,手撑着地板缓慢的站起来,转过身低头看着窗户外的风景。明明窗外的夕阳就在刚才看来还那么的美好,现在却像警钟一样的提醒着自己去金色大厅前的时间所剩无几。


  我低头看了眼窗户下方,“对不起,佩妮……”,她的照片,画在纸上的唐尼,她最宝贵的日记被我失手弄掉了,消失在了这茫茫的空中。


  那些纸片,那本笔记,那珍贵的感情,就这么消散了,在灯塔里,就这么没了。


  在佩妮的房间里待了一会后,我离开了。我不清楚我想去哪,或许……该去找马克?去告诉他我要去金色大厅了?如果他知道了……他会怎么想呢?如果…如果我向他表明心意呢?他又会怎么想?


  灯塔不需要爱情,灯塔不允许爱情,正如帮佩妮收拾屋子的两个姑娘说,“他们猎荒者不是最遵守灯塔秩序的人吗?”


  直到我撞上了那三个孩子,我才暂时放下心中的种种想法。


  “她一直想看看灯塔到底长什么样子……”


  我想也没想,拉着9033的手走向滑翔翼,载着她翱翔在天空中。


  纯粹的是帮她,也是帮自己。


  我带她飞过灯塔的没一片区域,和昔日的队友打着招呼,也看到了马克。他正在和镜南讨论着些什么,我猜大概是关于重力体的事,他看到我估计会在想“这家伙,又在发什么疯呢?”

我给坐在后座的女孩介绍着灯塔的每一处,如果没有三大法则的话,也许……她也不会有这样的愿望了吧?


   “你看,灯塔多美。”


  但可能,今天总会遇见不顺心的事吧。


  受到气流干扰,滑翔翼已经不受我的控制了,我抓紧了9033的手和她一起从空转坠落。在旋转中,我听力马克大喊着我的名字,“不要怕,马克队长会接住你的。”我安慰着她,同时计算着最佳的时机——就是现在!当马克跑到离我们最近的走廊时,我咬了咬牙用尽全身的力量将9033朝马克甩去。


   这是多年来的默契,无论是斩杀噬极兽3还是现在的救人。


   马克接住了,他离我很近,但我抓不住他。

   

   我很少看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这种类似于“震惊”的表情,就在那一瞬间,我听见了心脏有节奏跳动的声音,很响,但也只听清楚了两下。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还有那一句,“冉冰!”


    好像上周在执行地面的采集任务时,他也曾两次这样叫着自己的名字,充满了紧张与担忧。


   “马克……”释然一般的,我闭上了眼睛。


  


列文虎瓜

真相是真 | 真相就是我爱你

高清B站:https://b23.tv/av69635263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们明明相爱,却不敢说爱TAT

我不仅搞到了官配,搞到了糖,还搞到了刀子QAQ

真相是真 | 真相就是我爱你

高清B站:https://b23.tv/av69635263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们明明相爱,却不敢说爱TAT

我不仅搞到了官配,搞到了糖,还搞到了刀子QA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