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写作

81.6万浏览    10497参与
Knightmare

Day24

昨天晚上跟悠酱讨论了一下情节节奏问题,一直纠结要怎么改无趣的第三章。结果到了晚上一点也没有什么进展。

今天早上六点起床,我把第三章全部删掉了。

感觉整个人突然就好了(。)

昨天晚上跟悠酱讨论了一下情节节奏问题,一直纠结要怎么改无趣的第三章。结果到了晚上一点也没有什么进展。

今天早上六点起床,我把第三章全部删掉了。

感觉整个人突然就好了(。)

-珞珞如师-

致余光中先生的一首诗

诗/温珞师


山啊山啊 它应不是有意封锁故国

国啊国啊 多少壮士英雄今夜漂泊

夜啊夜啊 怎么被一盏台灯拧亮了

他啊他啊 在空城里比夜潮更寂寞


我想要狂放 从此学名士 白日放歌

而这一杯茶中 千年的冷雨青苔漫过我

我想要修养 去效仿通儒 漫卷史册

而这一杯酒中 泼燧人大禹夸父的执着


我问若岁月的渔网将人鱼的青春捕捉

你说那就让诗人闯入神的花园摘走金苹果

我问若高贵的凤雏不幸于鸦族中流落

你说那就让试炼的烈焰留下涅槃的最勇者


我问若无尽的想念与诉说有时空阻隔

你说那就让远方的云和梦偷渡边境的夜色

我问若晚回的舟楫红莲深处无法挣脱

你说那就让织女的锦霞上写满思家的诗歌


喝醉的酒杯 旋成的飞碟会飞...

诗/温珞师


山啊山啊 它应不是有意封锁故国

国啊国啊 多少壮士英雄今夜漂泊

夜啊夜啊 怎么被一盏台灯拧亮了

他啊他啊 在空城里比夜潮更寂寞


我想要狂放 从此学名士 白日放歌

而这一杯茶中 千年的冷雨青苔漫过我

我想要修养 去效仿通儒 漫卷史册

而这一杯酒中 泼燧人大禹夸父的执着


我问若岁月的渔网将人鱼的青春捕捉

你说那就让诗人闯入神的花园摘走金苹果

我问若高贵的凤雏不幸于鸦族中流落

你说那就让试炼的烈焰留下涅槃的最勇者


我问若无尽的想念与诉说有时空阻隔

你说那就让远方的云和梦偷渡边境的夜色

我问若晚回的舟楫红莲深处无法挣脱

你说那就让织女的锦霞上写满思家的诗歌


喝醉的酒杯 旋成的飞碟会飞向哪里呢

留一小滴下来 从此世间有了传说

月光的成分 除了悲伤还能分析出什么

寄一小瓶回去 再盖上童年的邮戳


我潜入冰冷的黄河饮一口高粱的热

我捧起皓影和流银间的第三种绝色

我看见满纸的蓝墨水燃成冲天的火

蓝墨水的火中,听,你的笔尖在高歌


优秀哥
字雨冰buling✨

丘山派(江湖故事)

丘山派(江湖故事)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丘山门派。

建立伊始,是因为三位分别名为梵,鹤,壁的道长云游至丘山,见此地苍林翠竹,浮云遮眼。不禁感叹“何处能寻造物主,万物之灵始有正”,当机立断在此设立门派。

第一年,收了两个徒弟。

三人商量后,赐名丘吉和丘利,图个吉利。

徒弟总要拜师傅,于是根据抽签长短,吉利拜入了鹤壁门下。

日子匆匆地过去半年,梵发现三人聊天时,关于“我徒弟这次总是不会”“他今天突破两层”这种萦绕着徒弟的话题越来越多,自己根本插不上话,要不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一次一次地忍耐,终于忍到极限,爆发。

梵骂骂咧咧地收拾包裹,在他下山之前,对着鹤壁说道:“你们俩爱怎么好就怎么好去吧,我不参与...

丘山派(江湖故事)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丘山门派。

建立伊始,是因为三位分别名为梵,鹤,壁的道长云游至丘山,见此地苍林翠竹,浮云遮眼。不禁感叹“何处能寻造物主,万物之灵始有正”,当机立断在此设立门派。

第一年,收了两个徒弟。

三人商量后,赐名丘吉和丘利,图个吉利。

徒弟总要拜师傅,于是根据抽签长短,吉利拜入了鹤壁门下。

日子匆匆地过去半年,梵发现三人聊天时,关于“我徒弟这次总是不会”“他今天突破两层”这种萦绕着徒弟的话题越来越多,自己根本插不上话,要不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一次一次地忍耐,终于忍到极限,爆发。

梵骂骂咧咧地收拾包裹,在他下山之前,对着鹤壁说道:“你们俩爱怎么好就怎么好去吧,我不参与了,但是我的东西我早晚要拿回来。”

鹤壁既伤心于好友的突然离去,又疑惑于好友生气的原因,对他最后说的话只当是气话并没有放在心上。

梵走的第二天便是纳新大会,鹤壁连带着吉利一起忙得焦头烂额,想着去打探好友消息却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次纳进了好几十个资历尚可的徒弟,四人来不及休息便又教起了新生。

等到终于忙完,四人有时间打探梵消息时,早已杳无音讯。

门派创立第五年,吉家里有事要他回去。身为家中长子,吉无法推脱,可是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看着初见规模的门派,作为大师兄的他进退两难。

再三抉择,吉将此事告诉了师傅鹤。

“师傅,弟子不孝。

如今家中有事弟子只能舍弃了丘山,弟子对不起师傅的教诲之恩,还望师傅日后不要为了这个不孝弟子而啜泪劳神。

师弟师妹们如今都很用功,我已将近些年所学心得体会编制成册,让二师弟带着师弟师妹学习借鉴。

此外,弟子知道师傅对于梵师叔之事愧疚在心,已经派人查找。只是弟子无用,只搜集拼凑起几张画像,皆是根据见过师叔之人所述而画的,还望师傅原谅弟子画技拙露。

最后,弟子愿丘山派绵延不断,与世长存。”

吉走了,鹤像是半条魂跟着一起去了。壁利担忧却又不知如何哄,只能将吉鹤的活一起揽过来,由着鹤放空心情。

第七年,隔壁山头不知何时冒出来的林木派向丘山派发来约战书。

这一战打了七天七夜,丘山一开始还胜了几场,到后面却屡战屡败。

林木派掌门终于露面,虽是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消失多年的梵便是此人。

梵看着鹤壁,嘴角噙着一丝嘲讽。

“呵,不过如此。我说过我会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今日来履行了,还不快把属于我的那掌门之位呈上来。”

鹤听了这话,急火攻心咳出一口血,红着眼对他说。

“且不说当年是你不要,这位置我们一直给你留着,你要拿便来拿是了,何必如此?你看看这外面现在一片狼藉,这可也是你的心血啊,你就不心痛吗!”

鹤越说越急,作势要冲去梵面前,却不想刚一起身便眼前一黑,耳畔只剩嗡鸣声。

梵慌了神,壁冲上去朝着梵的胸口就是一拳,边打边说。

“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嘛?我们三个从小便一起,彼此的情义你都喂狗了吗!”

梵捂着脸摇头,任由壁一拳接一拳也不还手。

“我不是,我没有,我没想到会这样......”


后来结局啊,有很多的说法。

有说鹤不治身亡,梵从此浪迹江湖,留下壁独守门派的;也有说吉回来经过一番争斗入了梵门下,梵壁一起重建家园的;还有说鹤醒来了,三人又重回当年亲密无间的时光......


江湖故事,谁又能说出结局如何呢?故事而已,入戏太深只会伤心伤身。各位看官且听听就好,而后便权当茶余饭后的谈资,一笑而过罢了。


沉文

割开公牛的喉头

饮下炽热的鲜血

酒神的歌舞将重现

剖开白鹤的肚肠

敲打那洁白的骨头

仙人的乐章将悠扬

古风古色从未隐藏

此刻

就在身旁

割开公牛的喉头

饮下炽热的鲜血

酒神的歌舞将重现

剖开白鹤的肚肠

敲打那洁白的骨头

仙人的乐章将悠扬

古风古色从未隐藏

此刻

就在身旁


沉文

请,请,时光先生

麻烦一下,再来一次

我有好多错过的事

试卷上的错题,丢掉的硬币

那件我喜欢的衣服和错过的零食

请让我再来一次

这一次,我可以做的更好

没人再会失望

没有争吵,没有悲伤

请您,求您

时光先生,再来一次

请,请,时光先生

麻烦一下,再来一次

我有好多错过的事

试卷上的错题,丢掉的硬币

那件我喜欢的衣服和错过的零食

请让我再来一次

这一次,我可以做的更好

没人再会失望

没有争吵,没有悲伤

请您,求您

时光先生,再来一次


沉文

当我走进小巷

痛苦悲伤涌上心头

不可避免的悲惨过去

即使时光飞逝

却永远纠缠不清

幻想的巨人出现

一拳碾成废墟

空想低不过现实

走进小巷

低头躲避过去

当我走进小巷

痛苦悲伤涌上心头

不可避免的悲惨过去

即使时光飞逝

却永远纠缠不清

幻想的巨人出现

一拳碾成废墟

空想低不过现实

走进小巷

低头躲避过去


沉文

我有勇气

无比的勇气

我胆敢跃过高山

白雪皑皑,不畏风寒

我胆敢深潜入海

黑暗无光,无惧危险

我敢直面霹雳的闪电

我敢正对咆哮的激流

但是我

却不敢

做出一点小小的改变

纵使那危险要小得多

我的人生

我没有勇气改变

我有勇气

无比的勇气

我胆敢跃过高山

白雪皑皑,不畏风寒

我胆敢深潜入海

黑暗无光,无惧危险

我敢直面霹雳的闪电

我敢正对咆哮的激流

但是我

却不敢

做出一点小小的改变

纵使那危险要小得多

我的人生

我没有勇气改变

优秀哥
Hey

这几天 亲人去世

亲眼目睹了死别的悲伤

越发珍惜与亲人在一起的时光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

越来越念家了

越来越依赖母亲

在外头过得越来越不快乐了


好讨厌冬天

好冷 冷的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一点温暖了

好想回家啊

这几天 亲人去世

亲眼目睹了死别的悲伤

越发珍惜与亲人在一起的时光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

越来越念家了

越来越依赖母亲

在外头过得越来越不快乐了


好讨厌冬天

好冷 冷的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一点温暖了

好想回家啊


喵喵怪会叫
就是这个感觉!正中红心! 喵喵...

就是这个感觉!正中红心!

喵喵怪激动得下楼爬了两圈。

搞云太快乐了,总是能认识神仙太太。

就是这个感觉!正中红心!

喵喵怪激动得下楼爬了两圈。

搞云太快乐了,总是能认识神仙太太。

冷圈蹦迪星某人

【⚠️整体偏负能向,有意义不明文梗请注意⚠️】

又是文梗
没事干了稿子也不想画所以整了一波【?什】
借梗请留名【醒醒没人借的】
我好渴望返文啊✨——【!喂你】

【⚠️整体偏负能向,有意义不明文梗请注意⚠️】

又是文梗
没事干了稿子也不想画所以整了一波【?什】
借梗请留名【醒醒没人借的】
我好渴望返文啊✨——【!喂你】

柞木林
偶书一塘枯荷叶落残,子粒无依各...

偶书
一塘枯荷叶落残,子粒无依各寻泥。

绿树春草入怀时,轻香润渥映轩窗。

六千里外飞重雪,围坐热碳烤肥豚。

火锅翻滚暖情笃,客坠梦香吐酣声。

偶书
一塘枯荷叶落残,子粒无依各寻泥。

绿树春草入怀时,轻香润渥映轩窗。

六千里外飞重雪,围坐热碳烤肥豚。

火锅翻滚暖情笃,客坠梦香吐酣声。

柞木林

偶书

乐乎呀,是我不会用呢,还是你们这玩艺一点也没有改进?用起来真别扭。哎!不在竞争中死亡,就在竞争中消沉。

一塘枯荷叶落残,子粒无依各寻泥。

绿树春草入怀时,轻香润渥映轩窗。

六千里外飞重雪,围坐热碳烤肥豚。

火锅翻滚暖情笃,客坠梦香吐酣声。

乐乎呀,是我不会用呢,还是你们这玩艺一点也没有改进?用起来真别扭。哎!不在竞争中死亡,就在竞争中消沉。

一塘枯荷叶落残,子粒无依各寻泥。

绿树春草入怀时,轻香润渥映轩窗。

六千里外飞重雪,围坐热碳烤肥豚。

火锅翻滚暖情笃,客坠梦香吐酣声。

山昼昼

落橘

印着广告的白色公交终于慢吞吞地驶来,摇摇晃晃的,像是没有睡醒的上班族。

她将头抬起看向公交车的同时,有一阵大风刮过,伴随而来的“扑通”一声又让她的视线折回来。

一个青溜溜的橘子。

从不算太高的树上突然被风吹落下了一个未熟的橘子,明明是很小的一个圆形,重力让它狠狠和柏油马路来了一次亲密接触,而后烂成了不规则的形状,有汁水流出来,让本就是暗灰色的路面变成了更深的黑色。

风还未停,她像是闻到了空气中飘到鼻尖来的青涩酸味。

橘子的味道很霸道,明明白白的酸味中混了些微不易察觉的苦味,辨识度极高,轻易就能挑逗起人的感官。

她咽了咽因生理反应产生的口水,又转回头,快步走向正好停住公交车,在等待前面的同龄人上车的空隙,...

印着广告的白色公交终于慢吞吞地驶来,摇摇晃晃的,像是没有睡醒的上班族。

她将头抬起看向公交车的同时,有一阵大风刮过,伴随而来的“扑通”一声又让她的视线折回来。

一个青溜溜的橘子。

从不算太高的树上突然被风吹落下了一个未熟的橘子,明明是很小的一个圆形,重力让它狠狠和柏油马路来了一次亲密接触,而后烂成了不规则的形状,有汁水流出来,让本就是暗灰色的路面变成了更深的黑色。

风还未停,她像是闻到了空气中飘到鼻尖来的青涩酸味。

橘子的味道很霸道,明明白白的酸味中混了些微不易察觉的苦味,辨识度极高,轻易就能挑逗起人的感官。

她咽了咽因生理反应产生的口水,又转回头,快步走向正好停住公交车,在等待前面的同龄人上车的空隙,又是一阵风起,增添了好几倍需要被清扫的落叶。

乌云翻滚,有细碎的嫩黄树叶跟着在半空中舞动,雷声大作,一滴雨水带来无数同伙,一同往地面砸去,水花顷刻就来。

橘子的气味被冲得无限淡,连它本身也被细小却沉重的一滴滴雨水冲击得更烂,颜色也不再像刚才那样亮青。取而代之的是泥土味和铁锈味,以及更多属于这个城市的味道。

它们交融,宣告暴雨的来临。

原来不是因为心情。

女孩深吸了一口气,体会完了种种气味后,又慢慢吐出。

原本以为开学报道的日子天气昏暗无光是受自己糟糕心情影响形成的错觉,结果是真实存在的暴风雨来临前兆。

车继续摇摇晃晃,轮胎转动溅起幅度不同的水花,驶向朦胧的雾中。

耳机里的歌声被嘈杂的人声淹没,随着上车人数的增多,她距离自己的高中越来越近。

女孩每次想起开学那天,脑内首先浮现的总是那只被雨水冲得更加惨不忍睹的橘子。

-珞珞如师-

糖水汤圆

悬圃宫落雪了。

小九隐一心喜欢悬圃宫的雪景。飘舞的雪花钻石般的发亮,而细细看去,每一片都各有各的光彩。

想来人间也该到十一月了。云中君巡视归来,只道是有不少人家都已将锅支起,预备着烧开水煮汤圆了。

唔,汤圆呀……甜甜的,香香的,软软的、糯糯的……

小九隐只吃到过一次,还是云中君少说几百年前,自人间带回来的。天一冷,就难免想些热乎乎的吃食,如今之计,唯有——

温珞师正在悬圃宫外,慢悠悠地一圈一圈推着石磨。

如今这天气,磨些黄豆,做一碗热的咸口豆腐脑,再加些祛寒的芫荽碎和辣椒油,最合适不过了……忽然间,一团毛绒绒的雪白,嘭地一声蹦进她怀里。

她下意识“哎”了一声。在衣摆上擦两把手的功...

悬圃宫落雪了。

小九隐一心喜欢悬圃宫的雪景。飘舞的雪花钻石般的发亮,而细细看去,每一片都各有各的光彩。

想来人间也该到十一月了。云中君巡视归来,只道是有不少人家都已将锅支起,预备着烧开水煮汤圆了。

唔,汤圆呀……甜甜的,香香的,软软的、糯糯的……

小九隐只吃到过一次,还是云中君少说几百年前,自人间带回来的。天一冷,就难免想些热乎乎的吃食,如今之计,唯有——

温珞师正在悬圃宫外,慢悠悠地一圈一圈推着石磨。

如今这天气,磨些黄豆,做一碗热的咸口豆腐脑,再加些祛寒的芫荽碎和辣椒油,最合适不过了……忽然间,一团毛绒绒的雪白,嘭地一声蹦进她怀里。

她下意识“哎”了一声。在衣摆上擦两把手的功夫,绒毛团子又化作了趴在她怀里的小姑娘,一双水灵灵、乌溜溜的大眼睛照着她扑闪个不停。

“温姐姐!今晚吃汤圆好不好呀!”

小玉兔来的倒真是时候。

温珞师前几日闲来无事,眼见着天气转凉,便和了糯米面,调了芝麻和花生两种馅料,包好的汤圆铺了整整一张洒满糯米粉的竹匾。

她往灶肚里添了把干柴,感叹着幸好不曾在雪中受潮。小九隐跟在她身后,背着手看着她就这么烧热一锅舀来的井水。

“温姐姐,你为什么想到要包汤圆呀?”

“当然是为了应景呀。”

小九隐自打与温珞师熟络起来后,再逢什么人间的节日,已无需央着温珞师做一道应时的菜肴或糕点了。大多数时候,是温珞师自己,主动将摆满了的食盒送至广寒宫。

温珞师跟她说,人间也好、天上也罢,无论行何事,都绝不可拂了良辰美景。

吃也一样,不图风雅,也要图一个舒心畅快。

汤圆煮好端上来啦。

小九隐迫不及待地舀起一个,吹不过几下就嗷呜一口包住。糯米皮咬破了,浓稠的芝麻糖浆满满当当地溢了出来,好烫好烫,好甜好甜,可是——

“温姐姐,云中君上次给我带回来的汤圆,不是这样的呀。”

温珞师略一思忖,云中君……许是带回了一碗咸汤圆?而眼下,她也不知该自何处寻些新鲜的猪肉糜、鸡肉糜来。

“兔兔是不是想吃咸汤圆呀?真是对不住,悬圃宫里没有猪肉和鸡肉了哎……”

“不、不是咸的,就是甜的!”小九隐连忙摇摇头,托着腮仔仔细细地回忆起来,“唔,吃起来嘛,味道没有那么重……”

甜汤圆,味道却要更轻些,那想必是……

昨日的糯米面还剩了些,温珞师又取一碟捣烂的蜜渍玫瑰花瓣、一碗烘干水分的山楂泥来。甜的汤圆馅儿,不外乎那么几种。

“小九隐快来尝尝吧。云中君给你带的……是玫瑰馅的,还是山楂馅的呀?”

“不是,不是……”小九隐忍不住放下手里的木勺,可毕竟不能辜负了温姐姐的一番心意,只好努力地藏起鼓起在眉宇间的小小失落,“这个比那个要酸一点儿……”

温珞师尝了一个玫瑰馅的。只有一丝微不可察的酸,在满口的馥郁甜蜜里清新地点着。

呼,还好不是我手艺退步,馅儿调坏了。

那小九隐到底……想吃什么样的汤圆呢?

温珞师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这汤圆的甜味……不在里头,而是在外头?

甜味在外头,多半是不包馅的,要么是吃时沥干了蘸糖,要么是煮时在汤里加糖。

小九隐说,当时那一碗汤圆是不配蘸碟的。温珞师点了点头,这一次估计是不会再错了。

这是最后一点糯米面了。

揪一小剂在掌心,搓成圆圆的一小团。温珞师满意地拍了拍手上的糯米粉,面前的这一盘汤圆,刚好够再煮两小碗。

汤圆下锅时,她又遇上了新问题——是加白糖呢,还是加红糖呢?这白糖的味道啊,单薄有余而后香不足,自然比不上红糖醇厚浓郁、略带焦香……

小九隐在餐桌下不停地搓着双手,就差在坐椅上扭来扭去了。

虽说汤圆还未捞起来,可是光闻着香味,她就知道,是她心心念念的那一碗没跑啦。

-end-

-番外-

云中君:为什么不来直接问我当年买了啥?

温珞师:那请问你当年买了啥?

云中君:噢,我忘了!

温珞师:……(脏话)

优秀哥
优秀哥
汤谷Dwarfplanet

卑微

  垃圾桶先生恋爱了。

  他爱上了他的女主人。

  ——虽然他只是一个垃圾桶。

爱情是平等的。他这样想。

他为每一次接收到她的垃圾而快乐。那些带着余温的塑料袋,有她的笔迹的纸片,一两根纤长的、从她头上脱落的黑发。他收集她的遗弃物,这种收集合情合理,小心翼翼又足以令他欣喜。

当有一次她失落了她的眼镜,那件与她好看的鼻梁接触过的金属物件,落到他怀里,把他的心都搅动了。哪怕只有片刻的温存,垃圾桶先生也开心到语无伦次。因为尽管他无法拥抱她,但拥抱了离她最近的一样东西。

啊,我真是世界是最幸福的人。当她用白皙的手指拣起眼镜时,皮肤...

  垃圾桶先生恋爱了。

  他爱上了他的女主人。

  ——虽然他只是一个垃圾桶。

爱情是平等的。他这样想。

他为每一次接收到她的垃圾而快乐。那些带着余温的塑料袋,有她的笔迹的纸片,一两根纤长的、从她头上脱落的黑发。他收集她的遗弃物,这种收集合情合理,小心翼翼又足以令他欣喜。

当有一次她失落了她的眼镜,那件与她好看的鼻梁接触过的金属物件,落到他怀里,把他的心都搅动了。哪怕只有片刻的温存,垃圾桶先生也开心到语无伦次。因为尽管他无法拥抱她,但拥抱了离她最近的一样东西。

啊,我真是世界是最幸福的人。当她用白皙的手指拣起眼镜时,皮肤与垃圾桶先生相触,他这样感叹。

诚然如此。卑微又可爱的垃圾桶先生。

---------------------------------------------------------------------

灵感来自我同桌,眼镜有一天莫名其妙地掉到了垃圾桶里((

模仿了 @林朵 太太的写作格式(悄悄艾特太太...)

是仿写练习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