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写实

9913浏览    12437参与
13楼的陌上
吼吼~立秋已过,杭州也开始变得...

吼吼~立秋已过,杭州也开始变得多雨了,草丛里开始冒出很多小蘑菇
你~见过嘛~
又开始了今年的蘑菇系列,一转眼,蘑菇系列都画了三年了,每年至少都有一个九宫格,今年的你准备好跟我一起画了吗~
关注公众号:萌萌水彩小课堂,带你每日一绘识图鉴~

吼吼~立秋已过,杭州也开始变得多雨了,草丛里开始冒出很多小蘑菇
你~见过嘛~
又开始了今年的蘑菇系列,一转眼,蘑菇系列都画了三年了,每年至少都有一个九宫格,今年的你准备好跟我一起画了吗~
关注公众号:萌萌水彩小课堂,带你每日一绘识图鉴~

是老A酱呀

Philodendron gloriosum是真的好看
有一则摸鱼

Philodendron gloriosum是真的好看
有一则摸鱼

璞归逸

三维材质摸鱼计划…不定期更…

三维材质摸鱼计划…不定期更…

陈咔咔

我喜欢画彩铅,丝毫不会觉得这样慢慢的做一件事是在浪费时间。

仅仅因为我喜欢,做这件事让我感到快乐。


咔咔彩铅第三期亮晶晶系列之香水💋

我喜欢画彩铅,丝毫不会觉得这样慢慢的做一件事是在浪费时间。

仅仅因为我喜欢,做这件事让我感到快乐。


咔咔彩铅第三期亮晶晶系列之香水💋

艺璞

彩铅—《一江水》

规格:33x30(cm)

材料:卡达6901+三福霹雳马+获多福水彩纸 @提香 

彩铅—《一江水》

规格:33x30(cm)

材料:卡达6901+三福霹雳马+获多福水彩纸 @提香 

古泱

一年一班

“这道题有多少人写错了?”数学老师问道。他两手撑着讲台环视台下。没有人抬头。他们或拨弄手指,或翻看试卷,或奋笔疾书些什么——不,不在抄笔记。作业吗?语文作业还是其他科目的作业?

“嗯……”见无人回答,老师叹了口气,“那这道题有多少人做对了?”

两三人举手。他们的手蹭着耳朵,只像是不标准的的托腮。翻书的声音,转笔的声音,咳嗽的声音,以及同桌之间低声的交流……真是非常嘈杂呢。

“那剩下那些没举手的人,到底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呢?你们怎么这么闷啊,都不回答我不知道这道题到底该不该讲啊。”老师问道,“你,杨木一。我刚才见你没举手,你这道题目写对了吗?”

“没有。”一个女生放下手中的笔,应声站起。...

“这道题有多少人写错了?”数学老师问道。他两手撑着讲台环视台下。没有人抬头。他们或拨弄手指,或翻看试卷,或奋笔疾书些什么——不,不在抄笔记。作业吗?语文作业还是其他科目的作业?

“嗯……”见无人回答,老师叹了口气,“那这道题有多少人做对了?”

两三人举手。他们的手蹭着耳朵,只像是不标准的的托腮。翻书的声音,转笔的声音,咳嗽的声音,以及同桌之间低声的交流……真是非常嘈杂呢。

“那剩下那些没举手的人,到底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呢?你们怎么这么闷啊,都不回答我不知道这道题到底该不该讲啊。”老师问道,“你,杨木一。我刚才见你没举手,你这道题目写对了吗?”

“没有。”一个女生放下手中的笔,应声站起。

“……那我们讲一下这道题吧。你请坐吧。”老师背过身去开始写板书。杨木一很安静地坐下,重新拿起笔。

“他干嘛突然叫我啊?吓死我了。他直接自己讲不就好了。”她小声嘀咕道,戳了戳同样在写作业的同桌,“你说他这样有价值吗。反正都没人回答他,还不是因为他讲课讲得太无聊了。不写作业我都要睡着了。”

“那是。算了吧,别管他,习惯就好了。他自个儿开心呗。”祝君笑抬头看了杨木一一眼,“你不是说你写错了吗,不听?”

“但是我已经会了啊。他只问我有没有答对,没问我会了没啊,所以我并不想再听一遍。其实这道题挺简单的。”

“呵。”祝君笑低下头。

太阳从窗户外撒泻进来,空气中的扬尘被照的清清楚楚。粉笔灰从黑板上脱落,飘到老师头上。就像几天没洗头,老师的头上附着星星点点的白斑。“还有一个简单一点的方法。在这里添加辅助线,再把FG连起来……”老师讲罢。半个黑板的字,有正有草,就这样歪歪斜斜的比划着,像是要讲述他们的深奥灵魂。然而这对于台下的大多数学生其实并无参考价值。对于他们早就知道的东西,他们懒于再次翻看。

老师拍了拍手,拍掉了粉笔灰。他跟前的那对同桌抬头看了他一眼。坐左边的陆铭拿出草稿本,写了几个字。老师一转身,他就快速把本子递给同桌穆苑。穆苑摆正了草稿本,看到上面歪歪斜斜几个字:你刚有没有被他撒一脸粉笔灰?

他抄起笔,在下面写到:是啊,被你发现了。小兄弟你是不是也被撒了一脸灰啊?

对啊。这人怎么这么没素质。班主任为什么非得听我妈的话,把我们两个高个儿调到前面去吃老师的粉笔灰和口水。真是恶心。我想回后排。

看到草稿本上的字,穆苑笑了一下。然后快速写到:这就是所谓的天命啊……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小兄弟你眼瞎是命,我被你连累也是命。

陆铭使劲打了穆苑一下,打得穆苑往前一倾。“哎呦~你干什么嘞!”穆苑回手一巴掌,落到陆铭肩上。

“你们在干嘛?”后排的女孩子武窈然小声道,“书都要被你们……”下课铃响,老师回头看了同学们一眼:“我可以拖几分钟吗?”

“不可以。”异口同声。

老师收起书:“那行吧,下次再讲。”

“……撞倒了!”见下课,武窈然声音陡然变大,“你们俩……”

一声巨响打断了武窈然。只见后排一片狼藉。无数眼神盯向扭打在一起的陈烨和程洛尧。又是无声。边上的人都挪开桌子远远地躲着。“他们搞什么?”武窈然看了他们一眼,“下次别上课搞来搞去,我在写英语抄写好不好。被你们搞得我又得重抄了。”

“行行行,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陆铭道。所有人和陆铭一样,转过头去,不再管顾其他杂事。

“今天作业好多,老师是不是疯了?我……”杨木一还没叨完,只闻一声惊呼。她和祝君笑光速转头,看到额头被蹭破,正从地上爬起的程洛尧。“你干什么啊!是你先打我的好不好!你现在把我头磕破了我要你赔!”程洛尧额上的血顺着鼻梁滑到他的眼睛里,“你说你赔不赔!”

陈烨扬起手,还要打。但看见程洛尧脸的惨状,还是悻悻地把手放下,只对着他大吼道:“还不是你抽风把水泼我身上!”

这是本市最好的高中里,选同科最好的班级。

眼见他们又要继续打,一个男孩子冲出去,不久把老师拉了出来。

“为什么是英语老师?班主任呢?这种紧要关头他又去哪儿喝茶了。”有人抱怨道。

英语老师快速走近:“好好的打什么架呢?哎呀!怎么回事!谁来帮忙把这位同学送到医务室去看一下先。”

“快上去扶你好基友啊!”穆苑用肘子捅了捅陆铭,“你要将他晾着不管吗?”

“你可算了吧。我英语还没写好,下节英语课要讲,再不写我就凉了。再说他又不是不能自己蹭过去,又不是没手没脚。我有病管他俩的闲事?我很闲吗?”

“呵。”上课铃响。两人被扒开,程洛尧被他前桌拖往医务室,陈烨被英语老师带走。

班内气氛忽然活跃,同学们高声八卦。“他们干嘛吵起来了?”——“谁知道。连坐他们前面的叶歼也也不知道。”——“我说这俩人莫名其妙。程洛尧也是,不知道陈烨不好惹,非得来捧水。陈烨也是,不知道程洛尧小肚鸡肠得很,还非得下手这么重!”——“你知道吗?陈烨他以前好像学拳击,超厉害的!”……

“安静!”

声音略小一分,随后又渐长十倍。

“安静!”

“那个脑残?”祝君笑抬起头环顾四周,“嗯……就知道是她。这女的真是牛死了。”

“安静!老师没来,先自习!”

终于,一年一班恢复了那种上课该有的死寂,每个人该干嘛去干嘛去。是啊,学生的本分是学习啊。只要自己学习好、考试成绩出得来就行了,管不了这么多。那些打架的爱打自己打去。上课了,那就应该自习。叶歼也也是真的倒霉,被叫去干这种苦差事。待会儿英语老师就会回来了吧,英语课的练习做完了没呢?到时候要校对吧。段焚泉也是真的强,为什么非得管我们,我们自己过会儿也会安静下来的啊。最恶心这种没事就捏着嗓子吼吼的小女生了,为什么会有这种让人讨厌的家伙在我们班?

段焚泉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一张纸条轻轻飘到她手上。她抬头看了一眼前桌程悦,程悦朝她很惨淡地笑了笑:“怎么样?感觉你又被讨厌了。下次还是别管这种事了。写作业吧。学生的本分是学习。”

“谢谢。”

段焚泉将纸条传了回去,啥也没写,只是低声咕哝道。

“你是真的傻还是假的傻。我们都不是聪明人,都是依赖拼命学习,全身心地学习,每分每秒来不及管多余闲事地学习来换得这点点分数的。你好无聊。你自寻烦恼吗。”

又是一张纸条。来自段焚泉的同桌黄岚。

“我知道啊。所以学习吧。我也不计较这些。”段焚泉写到,“而且这句话你以前已经说过了。被一些人讨厌是当然的。我只是不想去适应这个讨厌的世界,我想尽力把它改造成我理想中的样子。”

黄岚朝她笑了一下。

“谢谢你。”黄岚轻声说道。

于是段焚泉也朝黄岚笑了一下。

“但是我帮不了你,也不赞成你,也不认为你能成功。”

于是段焚泉朝黄岚苦笑了一下。

上课铃打过将近十分钟了。英语老师终于走了进来,拍了拍桌子:“好了,上课了啊。刚才出了点小事情,我当了一回你们的代理班主任。现在我们继续照常上课,时间有点紧了。起立!同学们好!”

同学们稀稀拉拉地站起,此起彼伏地喊道:“老师好。”

“请坐。”

鬼手画骨
黑袍纠察队,简直不要太好看啊!...

黑袍纠察队,简直不要太好看啊!每个角色都是那么多饱满。不涂一张对不起这剧。👻👻👻👻

黑袍纠察队,简直不要太好看啊!每个角色都是那么多饱满。不涂一张对不起这剧。👻👻👻👻

葱二
马克笔店铺插画 小清新我是最棒...

马克笔店铺插画



小清新我是最棒哒( •̀ .̫ •́ )✨

马克笔店铺插画




小清新我是最棒哒( •̀ .̫ •́ )✨

鱼蛋啊唔该

DAY 20

想起木心先生的#从前慢#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游完泳回来的路上,看见一对老夫妻,一直拉着手。
手上拎着一堆东西……然后就拍得很模糊……主要是行人也多……好吧最主要的还是技术不好,手抖啥的……

DAY 20

想起木心先生的#从前慢#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游完泳回来的路上,看见一对老夫妻,一直拉着手。
手上拎着一堆东西……然后就拍得很模糊……主要是行人也多……好吧最主要的还是技术不好,手抖啥的……

飞翔的荷兰猪号海盗船
改了一下两年前的画。发现还是附...

改了一下两年前的画。发现还是附体抢主体。

改了一下两年前的画。发现还是附体抢主体。

YiNYiN
【瞥】- YINYIN 慢慢把...

【瞥】- YINYIN

慢慢把原来画的发出来

【瞥】- YINYIN

慢慢把原来画的发出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