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冬日古典

128浏览    31参与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莫扎特「圣体颂」
(Ave verum corpus, K. 618)

        1791年6月,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搁下创作中的「魔笛」手稿,来到维也纳南部温泉小镇巴登,探望待产中的妻子康斯坦策。期间,受好友同时也是教区内圣斯蒂芬教堂音乐总监安东·施托尔...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莫扎特「圣体颂」
(Ave verum corpus, K. 618)

        1791年6月,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搁下创作中的「魔笛」手稿,来到维也纳南部温泉小镇巴登,探望待产中的妻子康斯坦策。期间,受好友同时也是教区内圣斯蒂芬教堂音乐总监安东·施托尔(Anton Stoll)之托,为当年的基督圣体圣血节创作了「圣体颂」。
        作为一阕独立的经文歌,该作以弥撒曲中常见之四声部合唱(SATB Choir)加弦乐及管风琴伴奏演绎,拉丁文唱词采用14世纪时教宗英诺森六世的圣餐赞美诗,短短数小节,以信徒虔诚的语气叙述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牺牲,以拯救人类之义举。莫扎特在总谱手稿上特别示意人声及伴奏压低音量,藉以表现乐曲静穆冥思之意境,充满神谕气息的D大调作引,情绪之转换则在多次转调中自然完成,天才手笔之下流露着万民对于救世主之敬仰与赞美。
        在完成该作不到半年,莫扎特便撒手人寰,创作之笔停在未完成的「D小调安魂曲」之“垂泪之日”。

唱词大意(意译 © 古水)
耶稣基督神的子嗣
藉童贞玛利亚降世
在十架上受难牺牲
乃为世间众人赎罪
自他两肋流血与水
圣体化作天堂盛宴
一人受死万民豁免
圣血颐养你我万代

演唱: 莱比锡广播合唱团***
        (Rundfunkchor Leipzig)
伴奏: 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
        (Staatskapelle Dresden)
指挥: 彼得·施莱尔***
        (Peter Schreier)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小约翰·施特劳斯「观光列车快速波尔卡」
(Johann Strauss II: Vergnügungszug, Polka schnell, Op. 281)

        1854年,连接下奥地利州与施泰尔马克州的塞默林铁路正式通车,借助大功率蒸汽机车的澎湃动力,人们无须车马劳顿便可从维也纳轻松直达格拉茨,坐享工业革命丰硕成果之同时又能饱览沿途的阿尔卑斯山美景,运营商南方铁路公司亦顺势推出“观光列车”项目,藉以拓展商机。
  ...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小约翰·施特劳斯「观光列车快速波尔卡」
(Johann Strauss II: Vergnügungszug, Polka schnell, Op. 281)

        1854年,连接下奥地利州与施泰尔马克州的塞默林铁路正式通车,借助大功率蒸汽机车的澎湃动力,人们无须车马劳顿便可从维也纳轻松直达格拉茨,坐享工业革命丰硕成果之同时又能饱览沿途的阿尔卑斯山美景,运营商南方铁路公司亦顺势推出“观光列车”项目,藉以拓展商机。
        对科技进步向来抱有极大热情的小约翰·施特劳斯(Johann Strauss II 1825.10.25-1899.6.3)在1864年初受维也纳工业协会委托而创作的这首快速波尔卡,便是受观光列车启发,飞快的乐曲行进犹如工业时代日新月异的步伐,三角铁与号角模仿出机车头“当当”的摇铃与烟囱帽“噗噗”的嚣叫,滚滚车轮满载着欢乐与希望,在崎岖的山道起伏迭宕,列车渐渐驶向远方,动人的旋律却在小军鼓与乐队的急奏声中久久回荡......
        崭新的2018年即将开启,回望五年来的每一次分享,都充满了教人难忘的回忆,愿秉一份执着、十分真诚,在每个清晨与黄昏,与热爱音乐的你共醉于美妙乐声!

演奏: 维也纳爱乐乐团***
        (Wie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赫伯特·冯·卡拉扬***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4.5-1989.7.16)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R. 施特劳斯「最后四首歌」
之 - 入睡
(Vier letzte Lieder, AV 150 - III. Beim Schlafengehen)

既然白天已使我疲倦
但愿星光中的夜晚
亲切地包容我深深的渴念
如疲倦的孩子一般

双手  且放下一切劳作
前额  也忘掉忧思
此时此刻我所有的感觉
就想沉入安睡

只有灵魂无法监护
企求自由地飞升
好在黑夜那神奇的国度
活得丰盈而深沉

   ...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R. 施特劳斯「最后四首歌」
之 - 入睡
(Vier letzte Lieder, AV 150 - III. Beim Schlafengehen)

既然白天已使我疲倦
但愿星光中的夜晚
亲切地包容我深深的渴念
如疲倦的孩子一般

双手  且放下一切劳作
前额  也忘掉忧思
此时此刻我所有的感觉
就想沉入安睡

只有灵魂无法监护
企求自由地飞升
好在黑夜那神奇的国度
活得丰盈而深沉

                    赫尔曼·黑塞

        耄耋之年的理查·施特劳斯(Richard Strauss 1864.6.11-1949.9.8),曾以一部音诗「变形」表达了其对二战硝烟下消失殆尽之德国文化的痛惜与绝望,第三帝国的万字旗没能让他无比热爱并引以为傲的德奥精神与音乐传统光耀寰宇,一座座见证了贝多芬、莫扎特、勃拉姆斯、瓦格纳乃至施特劳斯本人青年时代创作足迹的歌剧院、音乐厅,在这场人类前所未有的浩劫中,沦为“雅典的废墟”,浪漫主义传统无可挽回的逝去,更令这位身心俱疲的老人精神几近崩溃。
        艾兴多夫(Joseph Freiherr von Eichendorff 1788.3.10-1857.11.26)的一首诗作「在夕阳中」,让正在瑞士度假的施特劳斯产生强烈共鸣,并迅速谱成艺术歌曲,随后,赫尔曼·黑塞(Hermann Hesse 1877.7.2-1962.8.9)的诗集更激起作曲家创作欲,「春天」、「入睡」和「九月」相继于同年(1948)7到9月间完成。对希望之憧憬,灵魂之安宁,往昔不再的悲鸣,爱情之颂吟与死亡之反省,宛若四幅人生剪影,在醇熟的创作技巧而绚丽的艺术语言中栩栩再现,无论是欣喜若狂的良辰美景亦或是隐于其下哀婉恓惶的暮年心境,皆因作品所具有之澄澈细腻的织体结构,而笼上了一层高贵气质与隽永美感。音乐与诗歌、器乐与人声的水乳交融,彼此互现,更给人以极致的心灵震撼,浪漫主义的暮色残阳中,奇迹般地闪过这缕耀眼的回光,纵岁月流淌,不曾暗淡。
        恍惚中倦意渐侵的慢板铺开第三首「入睡」之意境,作曲家渴望藉梦中的片刻宁谧避开现实的焦灼不安,绵长而具穿透力的女声恣意凌驾于乐队旷远深沉的音浪之上,钢片琴模仿出睡魔号角,指引灵魂步入梦乡,独奏小提琴舒缓绝美的插部仿佛母亲的温柔臂膀,远处歌声再度响起,神圣的氛围已然教人心驰神往,安然入睡......        

演唱: 昆杜拉·雅诺维茨***
        (Gundula Janowitz)
演奏: 柏林爱乐乐团***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赫伯特·冯·卡拉扬***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4.5-1989.7.16)

古水

*Bach 330* --96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巴赫「D小调第一号大键琴协奏曲」
末乐章: 快板
(Harpsichord Concerto No. 1 in D Minor, BWV 1052 - III. Allegro)

        “复古”和“创新”,一直就是古典音乐在当代演绎中的两个方向,前者得益于本真运动的推波助澜而日渐风靡,与此同时,形式多样、异彩纷呈的跨界移植则为那些传世经典披上鲜亮的时代外衣,焕发出勃勃生机,乐旨内涵的忠实还原

*Bach 330* --96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巴赫「D小调第一号大键琴协奏曲」
末乐章: 快板
(Harpsichord Concerto No. 1 in D Minor, BWV 1052 - III. Allegro)

        “复古”和“创新”,一直就是古典音乐在当代演绎中的两个方向,前者得益于本真运动的推波助澜而日渐风靡,与此同时,形式多样、异彩纷呈的跨界移植则为那些传世经典披上鲜亮的时代外衣,焕发出勃勃生机,乐旨内涵的忠实还原,则让两者在矛盾对立下殊途同归,终得统一。
        J. S. 巴赫的大键琴协奏曲共约15部,对早年各类旋律乐器与乐队协奏曲作品之主奏声部重构,令其原本就带有几许探索意味,揭示出巴赫音乐中对音媒介质和表现样式兼容并蓄的本质,亦为后世对其作品之创意解构留下了重重暗示。这个为马林巴改编的版本中,源自非洲的古老打击乐器,在四位来自不同地域的演奏家Bogadan Bacanu/Christoph Sietzen/Emiko Uchiyama/Vladimir Petrov手中,幻化出空灵悦耳的钟磬之声,低频处浑厚的共鸣烘托高音部清脆的哼吟,神奇而富创意地模仿出大键琴两层键盘间的和谐意趣,教人惊诧之余尤觉耳目一新,担任协奏声部的奥菲欧古乐团则以其对巴洛克风格的精确把握,为这坛芳香四溢的醪饮添入醇厚的时代底蕴。
        BWV 1052,巴赫为一架大键琴而作之协奏曲,末乐章欢乐激扬的主题藉两架马林巴的温暖音色回旋互递,炫目而清晰地交织出冰雪仙境般的绝美画卷,而在专辑另外几首本为两组和四组键盘创作的曲目中,多架打击乐器的参与,更令人真切领略到了何为“纷繁中的坐怀不乱”!

演奏: 浪潮四重奏团*** 
        (The Wave Quartet)     
协奏: 奥菲欧巴洛克古乐团***
        (L'Orfeo Barockorchester)     
指挥: 米琪盖伊格***
        (Michi Gaigg)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科雷利「G小调大协奏曲」
第三乐章: 慢板-快板-慢板
(Concerto grosso in G minor, Op. 6, No. 8: III. Adagio-Allegro-Adagio)

        克雷莫纳(Cremona)提琴制作业的兴盛,令小提琴从众多弓弦乐器中脱颖而出,自16世纪起,逐渐风靡亚平宁乃至整个欧陆,与此同时,无数演奏家的不懈探索与广采博取,亦将其甜美歌喉尽情展露,以“乐器皇后”之名显耀乐器家族。
  ...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科雷利「G小调大协奏曲」
第三乐章: 慢板-快板-慢板
(Concerto grosso in G minor, Op. 6, No. 8: III. Adagio-Allegro-Adagio)

        克雷莫纳(Cremona)提琴制作业的兴盛,令小提琴从众多弓弦乐器中脱颖而出,自16世纪起,逐渐风靡亚平宁乃至整个欧陆,与此同时,无数演奏家的不懈探索与广采博取,亦将其甜美歌喉尽情展露,以“乐器皇后”之名显耀乐器家族。
        作为意大利小提琴学派的奠基人,阿尔坎杰罗·科雷利(Arcangelo Corelli 1653.2.17-1713.1.8)率先在音乐创作中明确了调性与和声的内在关联,使得提琴演奏从技术跃升至艺术层面,其将乐队弓法的统一,更是强化了弦乐器在大型作品中的表现力。一生创作无一例外几乎都是围绕小提琴,传世的48部三重奏鸣曲及12首小提琴奏鸣曲为这两种巴洛克曲式提供了绝佳范本,而凝聚其才思精华之「12首大协奏曲」(Concerti Grossi, Op. 6)更是横贯古今之名篇,J. S. Bach的「勃兰登堡协奏曲」及G. F. Handel的「12首大协奏曲」(Op. 6)中均留有其烙印。
        G小调第8号,又名“圣诞协奏曲”,作曲家受赞助人--枢机主教皮特罗·奥托博尼委托为圣诞前夜而作,两把小提琴和一把大提琴组成的“主奏部”同弦乐、通奏低音构成的“协奏部”交替轮奏,相互推进,展开问答呼应,基于“教堂奏鸣曲”之四乐章结构亦被扩展至六乐章,调性及节拍变化则蕴含于每个短小乐章内。囿于时代局限,快乐章的情绪宣泄虽有保留,然慢乐章中小提琴对声乐技法之模仿,抒情委婉而富于情感,展现出高音弦乐无可比拟的迷人魅力,推荐的第三乐章,慢板引出冬日银装素裹之情景,加速的乐句邀思绪滑入飘雪的意趣,一番喜悦激荡后终随渐缓的旋律蛰于夜之岑寂。

演奏: 柏林爱乐乐团***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赫伯特·冯·卡拉扬***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4.5-1989.7.16)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齐来崇拜歌」
(Adeste Fideles)

        "Adeste Fideles",西方传统圣诞颂歌,其词曲作者一直众说纷纭,未有定论,从爱好音律的葡萄牙国王若昂四世(John IV 1604.3.19-1656.11.6),到英国圣歌作曲家约翰·弗朗西斯·韦德(John Francis Wade 1711.?.?-1786.8.16)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齐来崇拜歌」
(Adeste Fideles)

        "Adeste Fideles",西方传统圣诞颂歌,其词曲作者一直众说纷纭,未有定论,从爱好音律的葡萄牙国王若昂四世(John IV 1604.3.19-1656.11.6),到英国圣歌作曲家约翰·弗朗西斯·韦德(John Francis Wade 1711.?.?-1786.8.16),当代最常见的版本就取自于后者在1751年出版的宗教歌咏集中。而四韵体拉丁语唱词原文则可上溯至中世纪的天主教赞美诗,英国天主教教士弗雷德里克·奥克雷(Frederick Oakeley 1802.9.5-1880.1.30)1841年的唱词英译本将之定名为「O Come, All Ye Faithful」,是英语世界中传播和影响最广之版本。
        圣诞将临,推荐这首颂歌最为完整的原始版演绎,出自2014年12月24日在梵蒂冈圣伯多禄大殿举行的圣诞子夜弥撒之实况录音,当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怀抱象征耶稣基督的圣婴像走向位于大殿一侧的马槽时,西斯廷圣堂歌咏团唱起这首颂歌,天主降生的喜悦随动人的旋律回旋在庄严的穹顶之下,直抵每一颗虔诚的心灵。

拉丁文唱词(中译 © 古水)
Adeste fideles læti triumphantes,
Venite, venite in Bethlehem.
Natum videte
Regem angelorum:
Venite adoremus (3×)
Dominum.
来吧 虔诚的信徒 共唱欢乐之声
来吧 齐聚圣地伯利恒
注视他 天使之王的降生
来吧 齐来赞美他
我主 耶稣基督

Deum de Deo, lumen de lumine
Gestant puellæ viscera
Deum verum, genitum non factum.
Venite adoremus (3×)
Dominum.
万神之神 光明之本
圣灵感孕 圣女赐身
非受造物 九五之尊
来吧 齐来赞美他
我主 耶稣基

Cantet nunc io, chorus angelorum;
Cantet nunc aula cælestium,
Gloria, gloria in excelsis Deo,
Venite adoremus (3×)
Dominum.
唱吧 天使之音 喜悦欢欣
唱吧 汝等善信 天国臣民
主啊 荣耀归于 无上的您
来吧 齐来赞美他
我主 耶稣基

Ergo qui natus die hodierna.
Jesu, tibi sit gloria,
Patris æterni Verbum caro factum.
Venite adoremus (3×)
Dominum.
主啊 我们恭迎您 在这欢乐清晨
耶稣 您是荣耀的化身
圣父之诺言 此刻已成真
来吧 齐来赞美他
我主 耶稣基

演唱: 西斯廷圣堂歌咏团
        (Cappella Musicale Pontificia Sistina)
合唱指挥: 玛西莫·帕隆贝拉 蒙席 
               (Monsignor Massimo Palombella)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萨蒂/德彪西「吉诺佩蒂第一号」
(Satie: Trois Gymnopédies - No. 1)

        “他仿佛是一只从丑陋的茧中飞出的美丽蝴蝶”,后世曾有学者如此形容埃里克·萨蒂(Erik Satie 1866.5.17-1925.7.1)其人。简练而富创意的作曲技法、怪诞的乐曲名字及蕴含其间的多彩意象,无疑使其成为世纪交替前后巴黎前卫风格之代表人物,超现实主义和简约主义共同将其尊为开山鼻祖,突破传统的音...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之
萨蒂/德彪西「吉诺佩蒂第一号」
(Satie: Trois Gymnopédies - No. 1)

        “他仿佛是一只从丑陋的茧中飞出的美丽蝴蝶”,后世曾有学者如此形容埃里克·萨蒂(Erik Satie 1866.5.17-1925.7.1)其人。简练而富创意的作曲技法、怪诞的乐曲名字及蕴含其间的多彩意象,无疑使其成为世纪交替前后巴黎前卫风格之代表人物,超现实主义和简约主义共同将其尊为开山鼻祖,突破传统的音乐风格更直接影响了新古典主义和印象主义的形成与发展,而孤僻个性下鲜为人知的个人生活与审美取向,则为他本已教人匪夷所思的音乐作品更添一层神秘的面纱。
        三首「吉诺佩蒂」是萨蒂于22岁时创作的钢琴曲,正值其在蒙马特高地担任夜总会琴师,慵懒舒缓的沙龙风格充斥其间,简单的旋律重复在不事渲染的和弦衬托下,于空灵之中氤氲一丝东方情调,在世纪末的焦灼情绪中,尽显一份平静与安详,创作者内心的孤独与迷惘亦在这岑寂之中久久回响。作曲家自述其灵感源于福楼拜(Gustav Flaubert 1821.12.12-1880.5.8)的小说「萨朗波」,乐曲中幽远神秘之意境更着意唤起听者对夏凡纳(Pierre Puvis de Chavannes 1824.12.14-1898.10.24)笔下象征主义画作之联想。
        与萨蒂同时代的德彪西(Claude Debussy 1862.8.22-1918.3.25),曾不遗余力地向法国音乐界引荐这位好友及其作品,「吉诺佩蒂」问世后的第十年,由其亲自改编的管弦乐总谱出版,言词刻薄尖锐的德彪西总是不忘挖苦固执内敛的萨蒂,三首中的第二首被前者认作为不适合配器改编,发表的两首之序号也被无意中错置,然出色的配器效果还是极好地保留了原作的神髓与气质,显示出两位音乐家在艺术上的灵犀共通。

演奏: 法国南锡抒情交响乐团*
        (Orchestre Symphonique et Lyrique de Nancy)
指挥: 杰罗姆·卡尔滕巴赫*
        (Jérôme Kaltenbach)

古水

*sound of maestro* (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柴可夫斯基 钢琴套曲「四季」
之 十二月“圣诞节”
(The Seasons, Op. 37b: XII. December "Christmas")

        从“六月船歌”开始,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5.7-1893.11.6)的乐思犹如泉涌,1876年4...

*sound of maestro* (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柴可夫斯基 钢琴套曲「四季」
之 十二月“圣诞节”
(The Seasons, Op. 37b: XII. December "Christmas")

        从“六月船歌”开始,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5.7-1893.11.6)的乐思犹如泉涌,1876年4月至5月的短短三十多天内,便乘着音符泛舟夏日之静谧,欢颂秋收之喜悦,当三套车清脆的马铃掩去狩猎的号角,驱走落叶的叹息,“圣诞节”的脚步便在那白雪滑落松枝的沙沙声中隐隐传来。
        在这组受「小说家」杂志委约,以一年12个月份为创作标题的钢琴套曲中,作曲家藉其所擅长之旋律编织,栩栩描绘出情趣各异,性格迥然的四季画面,既呼应了诗歌所表达的意境,也展现出老柴对于生活场景之细腻捕捉及作曲技法的日臻醇熟。圣诞是西方国家一年中最热烈的节日,也是十二月的标志,天寒地冻,万物蛰伏,人们内心的喜悦却在此时渐入沸腾,一首欢歌,一段热舞自是这个战斗民族最自然的情感宣泄,此时的老柴也似乎仍陶醉在自己刚刚完稿之「天鹅湖」的舞曲旋律中,华尔兹的曼妙节拍与优雅气质有意无意地流淌在这首冬日小品之脉脉情愫下,诙谐而带歌唱性的主题随着黑白键的跳动,化作圣诞树上流光溢彩的绚烂,更随那窗外漫天飞雪,携心儿飞向思绪尽处之阑珊。
        推荐钢琴版演绎,相较于浓墨重彩的管弦乐改编版,更像一幅略施粉黛,清新素雅的印象随笔,简洁中略带几分柴氏忧郁,教人幽思迢递......

独奏: 米哈伊尔·普列特涅夫***
        (Mikhail Pletnev)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西贝柳斯「芬兰颂」
(Sibelius: Finlandia, Op. 26)

        一首小诗,平静伤感,诉说着一位游子对故土的深切眷恋,细雨飘零的初冬,斯人远去,于他脑海中萦绕了大半个世纪的那抹挥不去的乡愁,却早已铭刻在与之血脉相连的每一个中华儿女的记忆中。一段旋律,激昂壮美,抒发着一位赤子对祖国的炽热情怀,大雪纷飞的隆冬,凋尽万物,在他胸膛里绸缪了无数个长夜的那枚熄不灭的火种,却早已燃烧在渴望自由独立的每一个苦难民族的意识里。
  ...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西贝柳斯「芬兰颂」
(Sibelius: Finlandia, Op. 26)

        一首小诗,平静伤感,诉说着一位游子对故土的深切眷恋,细雨飘零的初冬,斯人远去,于他脑海中萦绕了大半个世纪的那抹挥不去的乡愁,却早已铭刻在与之血脉相连的每一个中华儿女的记忆中。一段旋律,激昂壮美,抒发着一位赤子对祖国的炽热情怀,大雪纷飞的隆冬,凋尽万物,在他胸膛里绸缪了无数个长夜的那枚熄不灭的火种,却早已燃烧在渴望自由独立的每一个苦难民族的意识里。
        让·西贝柳斯(Jean Sibelius 1865.12.8-1957.9.20)创作于1899年的管弦乐音诗「芬兰颂」,犹如长夜尽处的一声呐喊,唤醒了长期处于沙俄残暴统治下芬兰人民的民族意识,更坚定了抵抗外族的昂扬斗志,音符串联起的热血激情,焕作一纸斥责的檄文,一声集结的号角,似一把无形的利刃,直插黑暗势力的咽喉,更鼓舞着千万同胞无畏抗争的勇气与决心。乐曲以铜管声部缓慢的持续低音开始,象征被压迫民族沉重而带哭泣的喘息,定音鼓的加入将悲壮气氛进一步渲染,铜管乐将这一动机不断反复,如梦魇般粗暴而恣意地蹂躏着周围的美好,木管声部吹出的一段凄凉的旋律,增强了正邪间的力量悬殊和对立,就在黑暗即将吞噬整个世界之际,嘹亮的号角声如一丝曙光,为死寂中的人们带来无尽的希望,刹那间如星火燎原般将黑夜撕开一道裂口,此时的惶恐转向夜魔一方,在不断高涨的民族热情中,人们雀跃欢呼,相拥起舞,欢庆胜利,颂歌的舒缓旋律响起,如此庄严神圣却抚慰人心,像初升的朝阳,温暖而教人神往,战斗的号角一浪高过一浪,管弦乐以无比磅礴的气势,奏响一支胜利的凯歌,辉煌灿烂而又感人至深,这注定将超越一阕音诗,一首赞歌,而成为一篇跨越时空,令全人类千古共鸣的自由史诗!
        鉴于沙皇俄国的严苛审查,该曲在诞生之初曾不得不以“夜曲”及“进行曲”等名字作掩护,于小范围公开演出,然深邃的音乐内涵和所给予听者的心灵震撼,却终使其冲破一切桎梏,得到所有向往自由之灵魂的推崇,这支“芬兰第二国歌”更已成为全人类共同的自由颂歌!

演奏: 柏林爱乐乐团***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赫伯特·冯·卡拉扬***
        (Herbert von Karajan 1908.4.5-1989.7.16)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吕利 歌剧「伊西斯」
序幕 之 颤音咏叹调: 那折磨人的寒冬
(Isis: Prelude "L'hiver qui nous tourmente"-"Laizzez-moi, cruelle Furie!"-"Ah! quelle peine de trembler")

     ...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吕利 歌剧「伊西斯」
序幕 之 颤音咏叹调: 那折磨人的寒冬
(Isis: Prelude "L'hiver qui nous tourmente"-"Laizzez-moi, cruelle Furie!"-"Ah! quelle peine de trembler")

        当意大利歌剧如火如荼风靡整个欧洲之时,生性傲慢自赏的法国人对这股地中海熏风却抱以不温不火之姿,他们似乎在等待,等待本民族艺术元素的粉墨登场。让-巴普蒂斯特·吕利(Jean-Baptiste Lully 1632.11.28-1687.3.22)的到来,无疑将高卢人自古罗马时代的戏剧热情唤醒,进而书写了歌剧艺术在法国的繁荣篇章。
        得益于过人的音乐才华和太阳王路易十四的赏识,祖籍意大利的吕利在其20多年的宫廷音乐总监任期内,先后创作了十余部歌剧,绝大部分是同剧作家菲利普·基诺(Philippe Quinault 1635-1688)的合作。法语脚本的采用和芭蕾段落的引入,为这些取材于古代神话的“音乐悲剧”(tragédies en musique)植入了浓郁的法兰西情调与神髓,上至君王贵胄,下到市井平民,无不为其深深着迷。
        这首著名的咏叹调出自吕利首演于1677年的歌剧「伊西斯」,讲述仙女伊俄因受主神宙斯爱慕,而遭赫拉妒忌,饱尝牢狱之苦,幸得情郎醒悟,求得发妻宽恕,美丽的女主亦被点化为埃及女神--伊西斯。按照当时惯例,歌剧序幕由一首序曲(prelude)拉开,接着是演员在台上对君主一番歌功颂德式的朗诵,同时配以意大利牧歌式的开场白及伴舞,藉以调动观众情绪,五幕正剧则紧随其后。推荐的唱段以一段象征朔风的拟音开始,急促的弦乐犹如飘散的雪花,人声颤音则表现出寒风中瑟瑟发抖之情形,连缀的大段宣叙(让我忍受残忍与愤怒)以大键琴作通奏低音伴奏,带有早期田园剧特点,直笛与高音弦乐的“颤音”再现,引出合唱声部并作主题咏唱(啊 多么痛苦的颤栗)。
        Les Arts Florissants由当代古乐专家William Christie在1979年创立于法国小城卡昂,乐团得名于法国作曲家马克-安托瓦内·夏庞蒂埃(Marc-Antoine Charpentier 1643-1704)之同名歌剧,在对巴洛克至古典早期音乐作品的诠释上,该团所表现出的专业性一直为乐界称道,录制的吕利、拉莫和库普兰等人的声乐/歌剧类作品,权威性更是不容置疑。

演唱/演奏: 繁盛艺术古乐团***
                (Les Arts Florissants)
指挥: 威廉·克里斯蒂***
        (William Christie)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瓦尔德退费尔「溜冰圆舞曲」
(Waldteufel: The Skaters Waltz, Op.183)

        溜冰与圆舞曲,在19世纪下半叶的巴黎同样流行,都是最受人们青睐的社交活动,大大小小的舞会常有,不受场地与季节限制,而冰上社交惟有天寒地冻的冬季方可进行,每年到了河水封冻期,浪漫的巴黎人便会涌向城西的布洛涅森林,此时,开阔的湖面俨然变成了一座露天舞池,人们纵情驰骋在冰面上,旋转、起舞、腾跃,展示着自己矫捷的身手和潇洒的舞姿,青年男女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瓦尔德退费尔「溜冰圆舞曲」
(Waldteufel: The Skaters Waltz, Op.183)

        溜冰与圆舞曲,在19世纪下半叶的巴黎同样流行,都是最受人们青睐的社交活动,大大小小的舞会常有,不受场地与季节限制,而冰上社交惟有天寒地冻的冬季方可进行,每年到了河水封冻期,浪漫的巴黎人便会涌向城西的布洛涅森林,此时,开阔的湖面俨然变成了一座露天舞池,人们纵情驰骋在冰面上,旋转、起舞、腾跃,展示着自己矫捷的身手和潇洒的舞姿,青年男女更是不畏严寒,放下矜持,追逐潮流,大胆传递着彼此的情愫,为萧瑟的冬日平添一抹亮丽色彩。
        1882年,法国作曲家埃米尔·瓦尔德退费尔(Émile Waldteufel 1837.12.9-1915.2.12)以此为灵感,将维也纳圆舞曲同溜冰场景巧妙结合,谱写了这部管弦乐作品「溜冰圆舞曲」,法语原意(Les Patineurs)即指“滑冰的人们”。圆号深沉地吹响全曲的引子,寓意天地肃穆,白雪茫茫的冬日景象,其间长笛穿插一段俏皮的滑音,暗示万物蛰伏中的一缕生机;四段小圆舞曲在A调与D调间自然串接,表现出人们在冰面上不同的动作,忽而舒缓柔和充满圆舞曲的优雅轻盈,忽而节律铿锵以凸显溜冰者的洒脱,不时出现的清脆铃声,像是冰上舞者逗趣的伎俩,更让人联想到圣诞雪橇铃的欢快摇曳。炫目热烈的开始主题再现,预示着尾声的到来,却早已将听者跃动的心带至那一幕幕旋转的冰上芭蕾间......
        作为施特劳斯家族圆舞曲之外,最为著名的waltz之一,该曲的器乐改编版本众多,2017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杜达梅尔亦将其列入演出曲目,足见其受乐迷喜爱程度,这里还是推荐管弦乐原版,经典地位无可取代。

演奏: 哥德堡交响乐团***
        (Gothenburg Symphony Orchestra)
指挥: 尼姆·雅尔韦***
        (Neeme Järvi)

古水

我们漫步夜空 
星光熠熠 月色溶溶 
世人沉湎梦中 
你我携手 紧紧相拥 
遨游湛蓝苍穹 
远避尘嚣 去往云宫 
化作冬季的风 
飞越村庄 掠过树丛 
变成雪霁的虹 
还给天地 七彩玲珑 
成群好奇孩童 
张大嘴巴 一脸呆囧 
没人能够搞懂 
眼前所见 是真是梦 
我们悬在半空 
整个世界 好似果冻 
巨大白色冰峰 
像是奶油 诱人香浓 
任由尽情享用 ...

我们漫步夜空 
星光熠熠 月色溶溶 
世人沉湎梦中 
你我携手 紧紧相拥 
遨游湛蓝苍穹 
远避尘嚣 去往云宫 
化作冬季的风 
飞越村庄 掠过树丛 
变成雪霁的虹 
还给天地 七彩玲珑 
成群好奇孩童 
张大嘴巴 一脸呆囧 
没人能够搞懂 
眼前所见 是真是梦 
我们悬在半空 
整个世界 好似果冻 
巨大白色冰峰 
像是奶油 诱人香浓 
任由尽情享用 
陶醉其中 不辨西东 
我们漫步云中 
星光褪去 旭日当空
人们挥别残梦 
沐浴阳光 相叙重逢 
 
音乐: Walking In The Air(钢琴版) 
作曲: 霍华德•布雷克(Howard Blake) 
原版: 动画短片[雪人]插曲 
文案: © 古水(禁止盗用及站外转载)

古水

*sound of maestro* (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肖邦「A小调练习曲"冬风"」
(Étude in A Minor, Op. 25, No. 11 "Winter Wind")

        “冬风”,弗雷德里克·肖邦(Frédéric Chopin 1810.3.1-1849.10.17)作于1836年,乐曲规模和技巧难度在其27首钢琴练习曲中...

*sound of maestro* (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肖邦「A小调练习曲"冬风"」
(Étude in A Minor, Op. 25, No. 11 "Winter Wind")

        “冬风”,弗雷德里克·肖邦(Frédéric Chopin 1810.3.1-1849.10.17)作于1836年,乐曲规模和技巧难度在其27首钢琴练习曲中位居前列。单音的指法力度以及快速音阶与分解和弦之运用,对左右手灵活度及触键精准度提出了极高要求,俨然不输于同时代的Liszt,却又在艺术深度上无限接近乐圣的某些钢奏作品,显示出“钢琴诗人”对该种曲式的奇绝造诣。
        简短的引子部后,十六分音符构成的狂暴主题迫不及待地倾泻而出,进行曲的节奏音型像是裹挟着冬日的肃杀与狰狞,冰冷眼神睥睨着世间一切生灵,绝无片刻停顿与休止的快速音群犹如作曲家内心热情与悲情不断撞击后迸射出的火花,而每一次企图寻找内心平静的尝试又分明酝酿着再一次的情绪爆发与升级,低音部的愤怒哀嚎和高音区的雄浑呐喊,依然掩饰不住音符间深情的叹息,流淌出肖邦最能引发听者共鸣的家国情结与浪漫情怀。
        推荐意大利钢琴大师Maurizio Pollini的演绎版本,完美的力度与技巧为乐曲内涵提供了充分展示的空间,战歌声声下的细腻情思,无不显出演奏者与作曲家之间心灵的默契。 

钢琴独奏: 毛里齐奥·波利尼***
                (Maurizio Pollini)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舒伯特 声乐套曲「冬之旅」 
第13首: 邮 
(Winterreise, Op. 89, D. 911- XIII. Die Post)

街道上响起了邮号,
你为什么要狂跳,
我的心?
没有你的信,没有一封,
你为什么要激动,
我的心? 
邮差就来自那个小镇,
那儿有我从前的爱人,
我的心!
你是否想探出窗外,
问一声,那里成了什么样子,
我的心?

        「冬之旅」,弗朗兹·舒伯...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舒伯特 声乐套曲「冬之旅」 
第13首: 邮 
(Winterreise, Op. 89, D. 911- XIII. Die Post)

街道上响起了邮号,
你为什么要狂跳,
我的心?
没有你的信,没有一封,
你为什么要激动,
我的心? 
邮差就来自那个小镇,
那儿有我从前的爱人,
我的心!
你是否想探出窗外,
问一声,那里成了什么样子,
我的心?

        「冬之旅」,弗朗兹·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31-1828.11.19)将德国诗人威廉·缪勒(Wilhelm Müller 1794.10.7-1827.9.30)同名诗歌与音乐完美融合之作,以连篇声乐套曲形式构筑了叙事结构之上的抒情与浪漫。和声与调性的递转配合诗文主题及韵律的变换,描绘出一位对生活丧失信心的失恋青年,在一场漫无目的的冬日旅行中的所见所感,残酷的现实如同凛冽的寒风,一次次绞痛着受伤的心,让他不时回忆起往日的幸福并渴望春日的美好,梦境与现实的强烈反差,更无数次将他抛掷于绝望和希望间,郁郁不得所终。
        钢琴在24个唱段中的角色已然超越了普通的器乐伴奏,北风的咆哮、春日的鸟鸣;寒鸦的聒噪、河水的清灵;落叶的凭吊、孤寂的风琴... 平凡而具象的事物通过音乐的意象表达,将主人公的内心情感细致烘托,优美的旋律更将作品带入诗文无法达到之深邃意境。
        且听那声声急促而欢快的邮号,可是走出寒冬与失意的喜报,抑或只是渴盼的心在幻梦中的狂跳,细想之下,又何尝不是作曲家本人人生境遇的真实写照?

演唱: 克里斯托弗·普瑞加迪恩*** 
         (Christoph Prégardien)
伴奏: 安德里亚斯·斯泰尔*** 
         (Andreas Staier)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戴维斯「鼓之颂歌」
(Davis: Carol of the Drum) 

        耶稣诞生的消息不胫而走,人们带着礼物争相前往祝福。一位小男孩独自发愁,因为他除了一只小鼓一无所有。于是,他向圣母玛利亚表示,能否表演一段打鼓,作为自己送给婴儿的见面礼,圣母莞尔,点头默许。欢乐的鼓声响起在马厩中,牛、羊和马儿似乎也有了灵性,跟着打起了节拍。曲毕,婴儿向小鼓手和他的鼓投以微微一笑。
    ...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戴维斯「鼓之颂歌」
(Davis: Carol of the Drum) 

        耶稣诞生的消息不胫而走,人们带着礼物争相前往祝福。一位小男孩独自发愁,因为他除了一只小鼓一无所有。于是,他向圣母玛利亚表示,能否表演一段打鼓,作为自己送给婴儿的见面礼,圣母莞尔,点头默许。欢乐的鼓声响起在马厩中,牛、羊和马儿似乎也有了灵性,跟着打起了节拍。曲毕,婴儿向小鼓手和他的鼓投以微微一笑。
        "Carol of the Drum",美国女作曲家凯瑟琳·肯尼科特·戴维斯(Katherine Kennicott Davis 1892.6.25-1980.4.20)完成于1941年的声乐作品,曲调借用自一首捷克颂歌,最初为SATB四声部众赞歌形式,女高音演唱旋律,女低音担任和声,男声声部模仿低沉的鼓点。二战后,奥地利著名的冯崔普家庭合唱团("音乐之声"的人物原型)首先公开演绎了该首乐曲,并将之收录在他们的圣诞专辑中,自此,歌曲名声便随这欢快的鼓声流传开去,翻唱改编版不计其数,迄今已成为西方国家最受人喜爱的圣诞歌曲之一。
        1958年,美国音乐人Harry Simeone将戴维斯的原始版本重新编排,以适于标准合唱团之表演,同时也以“小小鼓手”(The Little Drummer Boy)为歌曲重新命名。尽管器乐、声乐翻奏/唱版众多,童声合唱仍是这部作品最为常见的演绎形式,稚嫩而纯洁的音色,恰好表现出小鼓手无比虔诚之内心,以对鼓声的赞颂,表达对耶稣基督之赞美,让人听后不由沉浸在救主降生的喜悦之中!

合唱: 加州保禄会男童唱诗班 
         (Paulist Boy Choristers of California) 
领唱: 达娜·T·马什 
         (Dana T. Marsh) 
钢琴: 蒂姆·海因茨 
         (Tim Heintz)

古水

*Bach 330* --84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巴赫「圣诞清唱剧」
第二部第一段: 序曲
(Christmas Oratorio, BWV 248- Part II: I. Sinfonia)

        莱比锡岁月是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3.31-1750.7.28)音乐创作最为丰硕和成熟的时期,从1723年被任命为圣托马斯大教堂合唱指挥,这位虔诚的路德教...

*Bach 330* --84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巴赫「圣诞清唱剧」
第二部第一段: 序曲
(Christmas Oratorio, BWV 248- Part II: I. Sinfonia)

        莱比锡岁月是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3.31-1750.7.28)音乐创作最为丰硕和成熟的时期,从1723年被任命为圣托马斯大教堂合唱指挥,这位虔诚的路德教徒便将自己整个生命交付给了上帝,同时为包括圣托马斯、圣尼古拉在内的四座教堂提供仪式音乐,忙碌却领受着微薄薪俸的境遇,并未消减其内心的快乐与充实,每一部作品都传递出信仰的力量与光辉。
        为1734年圣诞季而创作的「圣诞清唱剧」(德语: Weihnachts Oratorium),是巴赫众多圣乐作品中篇幅较大的一部,唱词文本或出自皮坎德(Picander)之手。作品六部分,以福音书中对于耶稣诞生前后之记述顺序稍作修改而编排,分别在圣诞节及其之后的六个圣餐日(12/25、12/26、12/27、1/1、1/2、1/6)上演,却保持了结构之完整性与音乐之连贯性。四声部独唱(SATB)加合唱队之声乐编制配以小型室内乐队伴奏,在曲调上既有对之前世俗作品中音乐元素的借用,亦有巴赫的灵感创新。除了第二日/部,每部均以合唱开始,众赞歌结束,中间穿插独唱咏叹调、福音传教士的宣叙调及声部合唱。于圣诞节翌日上演的第二部,讲述天使向牧人之传喜,音乐气氛偏向肃穆而舒缓,这首序曲(Sinfonia)便以柔音双簧管的温婉音色渲染出宁静的牧歌情绪和优美的田园氛围,让人感受到救世主降生前人们的执着渴盼,并为之后众人朝拜之喜悦作了铺垫。
        鉴于庞大的篇幅和苛刻的表演要求,该剧的1734-35年首演安排在圣托马斯和圣尼古拉两座教堂,而仅后者完成了全部六日的演出,其再次完整上演则是百多年后的事了。推荐的这段序曲出自「圣诞清唱剧」的首版留声,为德国指挥家Fritz Lehmann率BPO在1955年的单声道录音,独特的历史价值和聆听趣味以外,更有着对之后众多本真演绎的启示意义!

演奏: 柏林爱乐乐团***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弗里茨·莱曼***
         (Fritz Lehmann 1904.5.17-1956.3.30)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亨德尔 清唱剧「弥赛亚」
第一部分合唱: 婴孩为我们而诞生
(Messiah- Part I: 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 

        “弥赛亚”(英语译作: Messiah)在希伯来语中表示“受膏者”,即受上帝之托完成特殊使命之人,《新约》中,以“基督”(希腊语: χριστος)一词替代前者,而上帝之子耶稣正是基...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之
亨德尔 清唱剧「弥赛亚」
第一部分合唱: 婴孩为我们而诞生
(Messiah- Part I: 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 

        “弥赛亚”(英语译作: Messiah)在希伯来语中表示“受膏者”,即受上帝之托完成特殊使命之人,《新约》中,以“基督”(希腊语: χριστος)一词替代前者,而上帝之子耶稣正是基督教所认为的人类救世主。乔治·弗里德里克·亨德尔(George Frideric Handel 1685.3.5-1759.4.14)完成于1741年的清唱剧「弥赛亚」,便是以耶稣基督降生、受难、复活为线索,赞颂基督无私奉献之精神,整剧唱词摘录自《圣经》,以四声部独唱(SATB)加合唱辅之以室内乐团伴奏。
        三部分53首分曲,亨德尔仅以短短24天便完成了乐谱,这在今日看来可谓“神速”的创作周期,在委约频频之当时却只道寻常,除去繁赘的乐器分谱填写可由誊抄者代劳之外,将自己或同时代作曲家即有之素材巧妙借用,亦不失为省时妙招,虽有偷懒之嫌,处理得当却也能事半功倍,比如推荐的这一合唱段落,曲调便是来自作曲家同年刚完成的一阕意大利语二重唱"Nò, di voi non vo'fidarmi"(HWV 189)之开头部分,换之以交替起伏的合唱方式,人类目睹救主降生之欢呼和喜悦在上行音阶中渐至顶点。
        亨德尔在有生之年,曾对「弥赛亚」进行多次修改,以配合不同的演唱者及演出场合,却多以小规模室内乐团和不足20人的合唱编制来演绎。18世纪后期,各类大型仪式出于声势营造之需,使参与该部作品演出的人数呈逐渐扩大之倾向,动辄好几百人的乐团及演唱者编配,令艺术效果渐离创作初衷,和谐之美变得扭曲而不真实。物极必反,20世纪本真浪潮下对作品本质内涵的重新审视,带来了音乐解读方式的必然回归,以现代乐器结合原始乐谱,以及纯粹的时代乐器演绎,日趋成为主流。推荐的66年LSO录音版本当是这部传奇巨作掇菁撷华之典范,现代管弦乐团的标准编制与适度的合唱音量在独唱声部的润色下,散发出轻盈而不失瑰丽的巴洛克气质。

唱词大意: (邹仲之 译)
因为有一个婴孩为我们诞生了,
有一个男儿被赐予了我们,
他将肩负王权,
他将被称为神奇的谋士,
全能的上帝,永生的父亲,和平的君王。

合唱: 伦敦交响合唱团*** 
         (London Symphony Chorus)
演奏: 伦敦交响乐团***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指挥: 科林·戴维斯爵士*** 
         (Sir Colin Davis 1927.9.25-2013.4.14)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莫扎特「D大调回旋曲」
(Rondo in D Major, K. 485)

        一个“时晴时雨,有分有聚”的冬至,有人就着蒜头吃着饺子,关注着虚无的点赞和热度;有人望着霧霾一脸踌躇,追忆着远去的青春与抱负;更有人不惧风雨心无旁骛,乐享着眼前的付出与忙碌。人各有志,好恶殊方,众口难调,何求一律。拾人牙慧者,谓无趣,卓尔不群者,乃有型!
     ...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莫扎特「D大调回旋曲」
(Rondo in D Major, K. 485)

        一个“时晴时雨,有分有聚”的冬至,有人就着蒜头吃着饺子,关注着虚无的点赞和热度;有人望着霧霾一脸踌躇,追忆着远去的青春与抱负;更有人不惧风雨心无旁骛,乐享着眼前的付出与忙碌。人各有志,好恶殊方,众口难调,何求一律。拾人牙慧者,谓无趣,卓尔不群者,乃有型!
        "K. 485",莫扎特而立之年的灵感记述,或是其在歌剧创作间隙的闲情小赋,亦或是某部未能完成的钢奏之收束,内心的安逸和富足皆于跳跃的音符间怯怯流露。回旋的乐句,飘忽的情愫,似寒冬里雪花飞舞,美丽而淡染愁楚;又若暮色下的夕阳箫鼓,携思绪随风远翥,曲尽之处,仍能让人久久回味一份闲适淡然之趣。
        霍老爷子晚年以恬淡之心弹奏该曲,颇有几分出世与入定之境,教烦杂的心灵归于无邪的静谧中,自得其乐之味,寻常人亦不难品读一二!

钢琴独奏: 弗拉基米尔·霍洛维兹
                (Vladimir Horowitz 1903.10.1-1989.11.5)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柴可夫斯基 芭蕾舞剧「胡桃夹子」
第二幕: 花之圆舞曲
(The Nutcracker, Op. 71- Act II: Waltz of the Flowers) 

        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5.7-1893.11.6)三大芭蕾舞剧中,「胡桃夹子」是最后完成的一部,1892年圣诞季首演后不到一年,作曲家便与世长辞...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柴可夫斯基 芭蕾舞剧「胡桃夹子」
第二幕: 花之圆舞曲
(The Nutcracker, Op. 71- Act II: Waltz of the Flowers) 

        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5.7-1893.11.6)三大芭蕾舞剧中,「胡桃夹子」是最后完成的一部,1892年圣诞季首演后不到一年,作曲家便与世长辞。
        整剧脚本改编自德国作家E. T. A. Hoffmann的「胡桃夹子与鼠王」,二幕三场的剧情从热闹的圣诞夜拉开序幕,玛莎对圣诞礼物中的一个木制的胡桃夹子情有独钟,夜阑人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胡桃夹子率领姜饼士兵们奋起抵御前来作乱的老鼠,眼看寡不敌众的小人儿快要败下阵来,玛莎将一只拖鞋掷向鼠王,获救的胡桃夹子变身一位英俊的王子,并邀其来到了糖果仙子的世界,巧克力、咖啡、茶和糖杖纷纷跳起了代表各自性格的舞蹈,随着悦耳的竖琴声响起,所有精灵都翩翩起舞,在王子的护卫下,玛莎乘着驯鹿雪橇挥别童话仙境......
        编舞和角色塑造上的诸多失误,使得「胡桃夹子」的首演并不成功,然而整剧出彩的音乐却为老柴赢得了不少掌声,作曲家从整剧中萃取八段乐曲编排的「胡桃夹子组曲」,乐思巧妙,旋律优美,早在舞剧上演前的音乐会试演中,便已颇受青睐,及至今日仍是音乐会常演不衰的曲目。二战前后,欧美各大剧院相继推出了这部芭蕾舞剧的创编制作,从首演的马林斯基剧院版、莫斯科大剧院版、皇家芭蕾舞团版、旧金山芭蕾舞团版和巴兰钦(George Balanchine 1904.1.22-1983.4.30)的纽约市立芭蕾舞团版,不一而足,因上演时间多在年末,该剧也约定俗成地成为西方国家圣诞演出季的保留剧目。
        推荐来自匈牙利指挥大师Antal Doráti同LSO在1962年的录音,作为最早灌录老柴三大芭蕾舞剧完整音乐的指挥家,其对老柴芭蕾音乐的诠释极具说服力和示范性,三版「胡桃夹子」录音,更是体现出极高的艺术水准,75年率RCO在Philips的留声更是收藏的不二之选!

演奏: 伦敦交响乐团***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指挥: 安塔尔·多拉蒂*** 
         (Antal Doráti 1906.4.9-1988.11.13)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西贝柳斯「忧伤圆舞曲」
(Valse Triste, Op. 44/1)

        入夜,忽明忽暗的炉火边,病弱的妇人气息奄奄,寒意裹着疲惫令床榻边陪伴的幼子睡意沉沉,不祥的氛围在木屋中弥散。远处隐约传来一段旋律,如夜的精灵般潜入屋内,暖意和光亮霎时传向四壁,妇人醒来,神情恍惚地随着节拍摇动身躯,她的眼前赫然呈现出一番热闹的舞会场景,兴奋的宾客们翩然起舞,却对她的存在视而不见,任凭其目光中流露出的善意邀请。她累了,倒向床边,人们随着音乐止歇而散去,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西贝柳斯「忧伤圆舞曲」
(Valse Triste, Op. 44/1)

        入夜,忽明忽暗的炉火边,病弱的妇人气息奄奄,寒意裹着疲惫令床榻边陪伴的幼子睡意沉沉,不祥的氛围在木屋中弥散。远处隐约传来一段旋律,如夜的精灵般潜入屋内,暖意和光亮霎时传向四壁,妇人醒来,神情恍惚地随着节拍摇动身躯,她的眼前赫然呈现出一番热闹的舞会场景,兴奋的宾客们翩然起舞,却对她的存在视而不见,任凭其目光中流露出的善意邀请。她累了,倒向床边,人们随着音乐止歇而散去,尚未尽兴的妇人却用自己残存的气力召唤着舞会的继续,而此刻,音乐和舞步渐趋狂乱,令她陷入无比惊恐,伴着三记沉重而急促的叩门声,化身为妇人亡夫的死神猝然降临。一切喧嚣归于沉寂,幼子在寒颤中惊醒,炉火已灭,泪湿双颊。
        让·西贝柳斯(Jean Sibelius 1865.12.8-1957.9.20)为其内兄,作家阿尔维德·雅涅菲尔特(Arvid Järnefelt 1861.11.16-1932.12.27)1903年的剧作「死神」(Kuolema)谱写的六段配乐,以这首著名的管弦乐舞曲开始,其单独的曲名和现用编号则是分别源自作曲家在次年的改编版和逝世后的出版序号。整首乐曲忧伤与喜悦的情绪交迭互现,作曲家孕育自冰寒霜冻下的冷艳气质同晚期浪漫主义的悲观情调,巧妙融合并创造出神秘却不乏现实意义的音乐语汇,古典圆舞曲形式的轻快优雅被赋予了双重的人生象征意,有觥筹交错,高朋满座的幸福喜悦,亦有失志沦落,死生契阔的悲恸凝噎。
        浓重的管弦乐色彩加之标题音乐的叙事性,使这部作品常被后世归为单乐章音诗来演绎,优美的旋律虽带有沙龙味,却也极具反复聆听之趣!

演奏: 费城管弦乐团***
         (Philadelphia Orchestra)
指挥: 尤金·奥曼蒂***
         (Eugene Ormandy 1899.11.18-1985.3.12)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