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冰川日菜

17582浏览    278参与
ハクノン

1-2:p站「ひとさらちかね」

3:推特「@JL_Sea_gull」

4-5:p站「望山」

6-9:推特「@kyou_fr39」

1-2:p站「ひとさらちかね」

3:推特「@JL_Sea_gull」

4-5:p站「望山」

6-9:推特「@kyou_fr39」

沈柠

hp设定的日菜
很久没有看hp了,不知道衣服有没有画错
p3是冰川双子(模糊注意

hp设定的日菜
很久没有看hp了,不知道衣服有没有画错
p3是冰川双子(模糊注意

津波硝子

【授权转载】


【禁止无授权二次转载和商用】



日菜「髪伸びたな~」



画师:恭(きょう)


地址: https://twitter.com/kyou_fr39/status/1203252878736949249


请大家多多支持恭老师!!!

【授权转载】


【禁止无授权二次转载和商用】




日菜「髪伸びたな~」




画师:恭(きょう)


地址: https://twitter.com/kyou_fr39/status/1203252878736949249


请大家多多支持恭老师!!!

雾凇希然

关于冰川日菜哭泣的事情。

我也曾看到过,她的那副样子。



      记得那是一个暴雨交加的日子,太阳的光辉被厚重的乌云覆盖。从窗户往外看,白茫茫的雨点并没有洗刷掉存在我心中的芥蒂,反而是因为吵耳的雷声更多感觉到了不快。



      我喜欢下雨,听着清灵的叮咚雨声与弥漫飘香的热咖啡搭配,让人能够静下心的思考一就连打量行人的穿着猜测他的职业家庭什么的都开始变成了有趣的事情。平时的我也绝对不会在这些事情....

我也曾看到过,她的那副样子。




      




      记得那是一个暴雨交加的日子,太阳的光辉被厚重的乌云覆盖。从窗户往外看,白茫茫的雨点并没有洗刷掉存在我心中的芥蒂,反而是因为吵耳的雷声更多感觉到了不快。




      




      我喜欢下雨,听着清灵的叮咚雨声与弥漫飘香的热咖啡搭配,让人能够静下心的思考一就连打量行人的穿着猜测他的职业家庭什么的都开始变成了有趣的事情。平时的我也绝对不会在这些事情.上浪费时间的..那天的大雨,一点也没让自己安静下来。吉他声也都变得吵杂厌耳




      




      




      开门声一没有敲门, 不像是父母的做法。那么就毋庸置疑的是日菜。




      “我不是说过很多次了吗,日菜..不要 随便进入我的房一”




      




      她一言不发的拥抱了,上来,这孩子,力气大的一时都没办法挣脱。




      




      “日菜...!. 不要随便的扑.上来”一 _我以为这样的呵斥就会停下了这样突然亲昵的举动。可是并没有....我这才从骤怒中重新的捡起平时的理性,仔细的打量她的行动。




      宛如像是幼犬一样使劲的埋在自己的身躯上,抓搂住腰肢不许挣脱有如抓住着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我训斥她,我呼唤她,她都没有做出平时的反应,像是担心触碰到就会破碎的花瓶一样的小心翼翼的反应。一是出什么事情 了,我为刚才的呵斥感到了后悔莫及.. .些许过后犹豫的手终于作出决定,放在她的后发上轻轻抚摸。略是无奈的长呼出一口鼻息....




     




      她在哭泣,她在悲伤...这幅模样哪怕是我也是鲜有看到过的。这种时候我还在想着自己“不与她往来,与冰川日菜区分开”的毒誓而不去安慰她什么的,我可真的是幼稚又不配当一名合格的姐姐。一将 她因为淋雨而略显冰凉的身体好好的拥在怀里,默许了她、将她开始有一些刻意拉开距离的脑袋用手轻轻按回在胸口里。




      




      吵杂的雷雨声消失不见,我只能听见她因为什么而涌出的悲哭声。抓紧自己的衣服,可劲钻进自己的身躯上,伸直哪怕是埋没在胸口里的呼唤我的声音我都察觉到了。这个孩子,也有光辉暗淡下来的一面呀..




      




      ....不想说出来的话,就不要勉强自己去说吧?




      “若是无法承受的事情的话,那就让我来替你承受吧。”






      




      哪怕我有意的想去切断与你的关系,一直以来我也都是你的姐姐,你也一直都是我的妹妹啊。来更多的依靠姐姐吧一.... .这样 的话语,我终究还没有勇气说出来,张开的唇瓣又紧闭,取而代之更加的将她拥紧。




      




      总有一天我会说出来的吧

沈柠

看电影时不小心睡着的双子(本来想画小孩子的,但看起来有点大啊
p2是hp设定的日菜,下次在放进手机里画吧。

看电影时不小心睡着的双子(本来想画小孩子的,但看起来有点大啊
p2是hp设定的日菜,下次在放进手机里画吧。

人形自走悠
【授權翻譯】【冰川雙子+くどは...

【授權翻譯】【冰川雙子+くどはる】
是不是沒放這個
chichan老師的作品https://www.pixiv.net/artworks/64424487

【授權翻譯】【冰川雙子+くどはる】
是不是沒放這個
chichan老師的作品https://www.pixiv.net/artworks/64424487

白夜

【BanG Dream!】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さよひな)

冰川姐妹看冰雪奇缘然后纱夜做了个很艹的梦的故事(拖走

时间点……刚结束的R团联动RE0活动剧情后吧w

感谢某两位太太的脑洞协力hhhhhhh


————————————————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リサ姉!你也看了吗?”


“看了看了!あこ是跟巴一起去看的?”


“嗯!我跟姐姐从第一部就很喜欢……啊这周末还准备跟りんりん再去看一遍!”


“哦哦,很狂热嘛!对了,某美妆品牌还出了好多联动周边……”


惯常的家庭餐厅,惯常的情景。主唱在寻找猫猫形状的饼干,贝斯手跟鼓手聊得热火朝天,键盘手无声微笑注视着两人。吉他手...

冰川姐妹看冰雪奇缘然后纱夜做了个很艹的梦的故事(拖走

时间点……刚结束的R团联动RE0活动剧情后吧w

感谢某两位太太的脑洞协力hhhhhhh


————————————————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リサ姉!你也看了吗?”


“看了看了!あこ是跟巴一起去看的?”


“嗯!我跟姐姐从第一部就很喜欢……啊这周末还准备跟りんりん再去看一遍!”


“哦哦,很狂热嘛!对了,某美妆品牌还出了好多联动周边……”


惯常的家庭餐厅,惯常的情景。主唱在寻找猫猫形状的饼干,贝斯手跟鼓手聊得热火朝天,键盘手无声微笑注视着两人。吉他手张了张口,又把话吞了回去。既然已经完成当天练习的总结反省,不妨让大家放松一点。


刚喝了口红茶,就听到手机提示有新邮件。


纱夜毫无意外的看到屏幕显示发送人 『日菜』,今晚Paspale有什么新节目要上电视吗?抱着疑问点开信息,却不是预想的内容。


『姐姐!这周末有空吗?!一起去看电影吧!』


这周六倒是没有别的安排,乐队练习也因为莉莎要打工而取消。


不过……纱夜皱起眉头。由于临近圣诞,像Pastel*Palettes这样的偶像团体正是忙碌的时期,日菜最近都早出晚归。别说晚上不敲门闯进房间找她聊天,她们甚至好几天没有互相说晚安了。


如果有休假的时间,她更希望日菜能在家好好休息。



“说起来,あこ跟巴看的时候会有共鸣吗?都是姐妹什么的……”


“唔,感动是很感动啦……但是あこ和姐姐关系一直都很好,体会不到第一部里那种曾经疏远的感觉呢……”


耳朵敏锐捕捉到旁边的对话信息。纱夜抬起头,凑巧对上莉莎望过来的神色。“哦?紗夜是不是也有兴趣?可以邀请日菜一起去看嘛!”


“紗夜さん!超超超——好看!”亚子也忙不迭地点头,“而且主要情节是讲述姐妹之间的羁绊,ひなちん肯定会喜欢!”


“……那部电影的话……确实很人气……SNS上面……”


燐子小声在旁补充,连友希那都来了兴趣,“好像听リサ提过,音乐很不错。我也在考虑要不要去观摩,或许会有参考价值……”


说完她扭过头,“リサ,不介意再看一遍的话最近能找个时间陪我一起去吗?”


“诶?……咳……咳咳……当然没问题!”


大概没预料话题会转到自己身上,莉莎被咖啡呛了一口,但马上爽快地答应了邀约。随后还不忘冲吉他手眨眼,“紗夜呢?有没有想法?日菜应该会很开心哦。”


今井さん……总觉得有点可疑。


然而怎么看莉莎的笑容都毫无破绽,似乎真的只是顺便关心。


纱夜扬了扬眉,“凑さん说得很有道理……”多听听其他类型的音乐,有助于自身的进步。而且,今井さん那句话……


「日菜应该会很开心哦」


“我会考虑的。”








既然决定出门,当然要做好完美的时间计划,尤其在确认日菜只有周六当天休假之后。要考虑当天除了看电影以外的安排,也希望日菜不会太疲惫。


首先,让日菜早上多睡一会儿;中午直接出门吃饭的话,就选择购物中心常去的快餐店;下午看完电影,可以顺便逛一下两人都喜欢的某家手工糖果店;晚上早点回家休息……这样可以保证不影响到日菜第二天的工作。


关于电影的信息,因为是刚上映而且在日本非常大热的作品,即使不用SNS的纱夜同样有所耳闻。别的无关紧要,但有一点很重要,这是同系列的续作。


也就是说,第一部提前补过比较好。


家附近就有租借影碟的店铺,明天晚上父母说过会加班,日菜也还在录制节目……正好一个人看电影。


虽然有想过 『日菜是否看过第一部』的问题,但查到电影前作上映的时间,正是自己极力拒绝跟妹妹相处的时期。按那孩子爱热闹的性子,应该看过的吧。


如果这样……看的时候,日菜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根本问不出口……


纱夜叹了口气,看看时间,已经晚上10点。日菜前一条信息说大概11点到家,以自己平常严谨的作息,差不多已经睡着了。


Paspale的事务所真的有严格遵守劳动法吗?让未成年工作到这么晚。打开NFO游戏界面的时候,纱夜从心底对某偶像事务所发出疑问,连刚换的限定装备都失去了吸引力。


只是为了等到跟日菜说句晚安,所以稍微玩一会儿也没关系吧?








很冷。


被皑皑白雪覆盖的世界,甚至看不出丝毫人类居住的迹象——那些树立在地面的冰雪结晶体,勉强能辨认出树木的形状。且不论这完全不像城市中的场景,即使在记忆中最冷的日子,纱夜都没见过这么厚的雪。就算北海道的冬天也不至于这样?


她依稀记得,几个小时前自己还在家中观看某部冰雪相关的电影。


现在,应该是在做梦吧。


一阵寒风吹过,纱夜猛然清醒。她抬起手打量全身,发现自己居然只穿了一件古怪的纱裙。等等这条有点眼熟的裙子什么时候买的?


而且裙子的样式……实在有些破坏风纪。


「……好冷……」


风纪委员的原则在寒冷面前暂且不论,比起眼前的奇异梦境,迫在眉睫的问题比较重要。纱夜回忆起小时候为了解答日菜的好奇,曾在书上查过爱斯基摩人的简易雪屋建造方法。


或许因为是梦境,许多事情都变得顺理成章,随着记忆的浮现,手上还恰好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冰刀。


……这是,让自己建一座雪屋的意思吗。


梦中的寒冷未免也太真实了点。


于是纱夜就真的尝试起切割雪砖然后堆砌墙面,第一圈……第二圈……第三圈……



「姐姐——」


眼看雪屋即将成型,忽然被远处的呼唤声打断。


纱夜抬起头,透过风雪看到那个过分熟悉的身影逐渐靠近,越来越近,从一个人的身影变成了两个,三个。


「日菜?这是……」


她惊讶地开口,却被满脸幸福的妹妹打断,「姐姐!你听我说!我要结婚啦!」


哈?!


手中的冰刀一抖,把刚建好大半的墙面砍出深深的豁口。纱夜震惊到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结、结婚?日菜你?」就算这是梦里,也不能胡来吧!


「因为结婚的话,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听起来就好噜——」


「开什么玩笑!」纱夜怒气满值,她已经很久没这样对日菜说话了,但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就算日菜觉得有趣,或者怎么样——首先得知道是哪个混蛋带坏了自家妹妹。


「对象是谁?虽然说你已经满了16岁,但这种事情之前不跟我也不跟父母商量……」


日菜茫然地看着她,「对象……对象不就在这里吗?」


冰刀不小心又砸到雪屋,不堪重负的墙体轰然倒塌。纱夜瞪大了眼睛。「在这里?」心里越发烦躁,四周飞舞的冰雪仿佛也听到了她的心声,变得更加肆虐。她甚至感觉自己跺上一脚,周围的地形都会发生变化。


是旁边那个看不清脸的男性?还是旁边那个看不清品种的动物?


……日菜的话后者也说不定呢。


面对她的问题,日菜先是吃惊,然后笑出了声。


「姐姐在说什么啊……我想一直在一起的人,当然只有……」




“日菜!”


纱夜猛然惊醒。


似乎做了个糟糕透顶的梦,但记不太清具体内容,只记得很冷。全身都是冷汗,黏糊糊的相当难受,她起身想去浴室,才发现被子不知何时掉在地上。


“所以才冷吗……”纱夜无言以对,她的睡相一向很好,把被子踢下去这种事还从没发生过。


刚打开室内的照明,手还没碰到门把,一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正好打开门。


“日菜,都跟你说了先敲门才能进来。”


“啊……抱歉姐姐。”


已经被多次抓现行的人毫无悔意地吐了吐舌头,“本来是刚到家,只想在门口跟姐姐说一声晚安啦。”


“刚到家?”


听到妹妹这么晚才到家,纱夜的语气顿时软下来,“那就别打招呼了,早点睡觉。”她打量了一下,日菜甚至连舞台妆都还没卸,忍不住又皱起眉头。“先去洗澡卸妆,还有,声音小点别吵到父亲和母亲。”


“马上就去嘛……”日菜小声嘀咕一句,随即又兴奋地抬头,“对了姐姐!刚才没听错的话,姐姐是不是喊了我?”超级噜噜噜的感觉!


我什么时候……


“姐姐?”似乎本能地嗅到不妙的气息,日菜小心翼翼唤了一句。


纱夜忽然脸色殷红,到嘴边的话也说不出来。



“那、那是你听错了!”


“诶?!人家觉得很噜——”


“比起这个,你还不快去洗澡,不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就不去看电影了!”


“那、那可不行!”



眼看日菜消失在走廊尽头,纱夜才松了口气。


梦境里的情节大部分都模糊了,但直觉告诉她一定不是什么好梦。稍稍回忆起来的片段……大概要怪自己睡前看的电影。


去厨房热杯牛奶喝完再睡吧。


下楼听到浴室的水声,纱夜又想起日菜没拿换洗的衣物,于是折回日菜的房间找出睡衣。刚打开浴室换衣间的门,就听到自家妹妹心情绝佳在哼着什么调子,被水声掩盖得有些模糊但依稀能听到一点。


“Do you want to …… a snowman …… I think …… is overdue……”



日菜,吵死了,闭嘴。


这样的话当然说不出口。然而刚做完那个乱七八糟的梦,纱夜暂时还无法用纯粹欣赏的态度——来倾听电影中的歌曲。


待会儿不要再做奇怪的梦吧,但愿。




FIN.



(假的)小剧场


日菜:姐姐!我们之前去看的电影出了超级噜的周边哦!

纱夜:是什么周边?

日菜:你看!这个姐妹对戒是不是特别噜噜噜?看到的时候我就想买——

纱夜:等一下……高中生不要随便买这种贵重的东西

日菜:哎呀人家是用自己的薪水买的!而且我知道弹吉他不方便戴,所以还买了两条链子!

纱夜:这样啊,那就没关系了


路过的莉莎:……紗夜?你吐槽的地方是不是不太对?


白夜

【BanG Dream!】氷川姉妹の紅葉狩り(さよひな)

时间点在日服活动《秋色ハートフルレター》之后

因为今天kdhr用日菜吉他演奏ds这件事导致我语无伦次不知道在写什么

————————————————


氷川姉妹の紅葉狩り


前辈们,要一起去看红叶吗?


收到北泽同学突如其来的邀请时,纱夜有些惊讶。但不管怎么说,这个时节的确很适合观赏。记得不久前,好像还听到日菜嘟囔为什么红叶只有红色和黄色,那孩子的思维一向跳跃,大概又有什么奇异的想法了吧。


恰好这个休息日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最后纱夜爽快接受了邀请。虽然出游的人员组合略微少见,总而言之,是一次不错的体验。


“哇,姐姐手绘的信,画的是什么内容?”...


时间点在日服活动《秋色ハートフルレター》之后

因为今天kdhr用日菜吉他演奏ds这件事导致我语无伦次不知道在写什么

————————————————


氷川姉妹の紅葉狩り




前辈们,要一起去看红叶吗?


收到北泽同学突如其来的邀请时,纱夜有些惊讶。但不管怎么说,这个时节的确很适合观赏。记得不久前,好像还听到日菜嘟囔为什么红叶只有红色和黄色,那孩子的思维一向跳跃,大概又有什么奇异的想法了吧。


恰好这个休息日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最后纱夜爽快接受了邀请。虽然出游的人员组合略微少见,总而言之,是一次不错的体验。




“哇,姐姐手绘的信,画的是什么内容?”


直到纱夜讲起那天的经历,日菜听得津津有味,一边还不忘提问。先不管吹草笛还是划船,她的注意力首先落到了自家姐姐的画作上。


“是树叶……”纱夜想起那一幕风景,不由得露出微笑,“当时在树林里,北沢さん她们努力跳起来抓随风飘落的树叶……很热闹的场面呢。”比起参与的各种有趣活动,反倒是这个瞬间让她印象最深。


“诶!!!好羡慕!我也想去……”


扑哧。纱夜笑出了声。


日菜疑惑地歪过头,像是在问笑什么。纱夜忍了忍,还是没忍住继续笑。“我刚才就在想,日菜一定会这么说呢。”甚至看见北泽同学笑容满面追逐落叶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到……那孩子如果在场一定也会这样活泼吧。


“哼哼,说明姐姐很关注我!”日菜突如其来的得意洋洋,随即又把话题扯了回去,“然后呢然后呢?姐姐的信能给我看看吗?”


纱夜立刻拒绝。“那是写给我自己的,所以不给。”


“切……姐姐小气鬼。”日菜不甘心又没奈何,只能继续缠着纱夜讲后面的趣事。听完还意犹未尽,“真好啊,听姐姐说都觉得好噜!我也想跟姐姐一起去赏红叶!第一件事就是去划船……”


纱夜没有打断妹妹兴奋的发言,而是顺手翻开桌上的笔记本,把对方一个接一个不断冒出的主意写下来。


“嗯……?姐姐你从刚才开始一直在写什么啊?”


直到日菜发现不对停下来发问,纱夜这才好整以暇地放下笔,“什么?当然是行程表了。”


从看到飘落的红叶那刻起,她就已经在心里规划的行程——带日菜去赏红叶。


“基本按照你的希望安排了,你看怎么样?”纱夜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仿佛在说一件格外普通的事情。如果不是察觉到手心汗意透露的紧张,甚至连本人都要被自己的平静语气骗到。


日菜睁大了眼睛,“姐姐……难道……”


纱夜如愿以偿地看到自家妹妹的神色由惊讶转为巨大的喜悦。日菜格外惊喜的时候,眼眸中仿佛有星星在闪烁——纱夜绝对不会承认,这就是她最期待的画面。


在解决天文部危机的那天,她所察觉的某种久违而熟悉的满足感,正是小时候日菜一次次的这般眼神。也因此,幼年的纱夜即使苦恼到哭泣,依然一次次想要为那孩子的好奇心找到答案。


“诶?不是日菜你说想要去的吗?”


冰川纱夜,你变狡猾了。


诚实正直的本质,让纱夜在心底小小唾弃自己这种行为,假装若无其事地把话题转开,“比起这个,行程安排如何?有什么要改的地方早点提出来……”







现役偶像的突然休假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


若放在以前,纱夜会把自己的行程尽可能安排满,除了想更有效利用时间,另一方面也为了避开老缠着自己的妹妹。然而现在她已经不再介意、甚至主动创造机会相处,却因为日菜的工作越来越忙碌,两人重合的休息日变得更少。


所以,不管日菜是怎么搞定的,这个周末两天重合的假期都相当珍贵。


“啊!姐姐!我想去吹草笛!”


然而为了这次珍贵的出游计划所制定的详尽行程表,都抵不过妹妹的心血来潮。


“你不是说先去划船吗?”纱夜皱眉,她不太喜欢计划被打乱的情况,偏偏自家妹妹就是最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晚点人会变多,可能坐不上哦?”


知道纱夜说得对,但日菜还是有点不甘心。“可是感觉很好玩嘛……上次听姐姐说就……”人家也想体验一下那种「哔——」的感觉!而且姐姐只说了别人吹出来的情况,根本没有提自己!“我想听姐姐吹草笛!”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纱夜无奈地叹气。“……真拿你没办法。”她也挺好奇,日菜的天才能不能在这种地方体现。


“哇!最喜欢姐姐啦!”


“日、日菜!不要突然扑过来!”


自从发现纱夜已经不抗拒拥抱挽手的亲近行为,最近的日菜如同尝到甜头的猫儿,逐渐放肆了起来。


比如突然飞扑这种行为,家里且不论,公共场所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说教一下呢?纱夜一边接住闹腾的妹妹,一边认真思考定期驯猫的必要性。




“好多人啊……”


“你看,赶不上了吧。”


参加过草笛体验教学,又在树林里走走逛逛好一会儿。纱夜除了感叹日菜蹦来蹦去抓落叶的好体力,已经对划船售票处的排队长度有所预感。她毫不意外,甚至刚才就想好了替代的方案,“我们明天早上来吧,反正今天要露营的。”


“噗噗———噗——”


“日菜,把嘴里的叶子吐出来再说话。”


拿掉树叶,日菜笑嘻嘻地点头。“我是在说,不愧是姐姐!”


“……我听出来了。”纱夜小声嘀咕一句,为了不被好奇追问,她马上换话题,“先解决午餐吧?饭后还要去散步。”


“嗯!”日菜的注意力果然成功被引开,拉着纱夜就往附近的小吃摊走去,“想吃的好多!之前听姐姐说那些,想要全部吃一遍!”


被拉着的纱夜顿时瞪大眼睛,“哈?那还是不可能吧?”虽然日菜食量不小,但这么多种类……


“对半分!对半分嘛!姐姐——”


“真拿你没办法……”


最近是不是对日菜太过宽容了呢。这样的念头,只是一瞬间从纱夜脑海中闪过而已。




满足地吃过午餐,实现了饭后的散步,也顺利赶上了绘图信的教学时间。


这个下午对计划强迫症的纱夜极度友好,于是她心情愉快地把第二次手绘的明信片收件人写成了冰川日菜,看在对方乖巧的份上。


同时,也毫不意外从妹妹那边收到了信——虽然画技明显比自己优秀但不知为何涂成了五颜六色的落叶。


她决定暂时不去探究某人的小脑袋瓜里各种稀奇古怪的新想法,毕竟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


只是偶然决定的一次露营,还不至于买上全套设备,而且这周末父母都忙,更不可能开车送她们来这里。幸好帐篷之类的设备在正规露营地通常都能租到,因此她们才能用两个不大的双肩包装下带来的私人物品。


公园的露营地并不大,位置来说正处于大片枫叶林的湖对面。既能观赏红叶,也不至于有起火的隐患,选择在这个时节来露营的人不少。


提着从露营登记处租来的简易厨具,纱夜在心里默默计算是否有遗漏,还没走到露营地附近,就听到日菜兴奋的呼唤声。


“姐姐!你看这里有新鲜蔬菜出售!还很便宜!”


纱夜走到近前,看起来是无人售卖的摊位,摆放着诸如西红柿、胡萝卜、甘蓝等蔬菜,旁边简陋的硬纸板上写着价格。


“确实很便宜……”纱夜不露痕迹地将目光从橘红色的恶魔上移开,“做咖喱的材料都带了,应该不需要再买?”为了省事,她早就把过了热水的蔬菜跟腌制后略炒过的鸡肉装好打包带来。


日菜的笑容有些不怀好意,“但应该没有带胡萝卜吧?”


“……”


“啊哈哈……开玩笑的,哇姐姐不要生气嘛!”


眼看纱夜挑了挑眉,转身就走,日菜连忙追赶上去邀功,“姐姐你看,我已经把帐篷搭起来啦!”虽然是第一次动手,但看完说明书,对她来说就已经再容易不过了。


“还算不错。”


不得不说妹妹的天才性在这种时候还是挺有用的,纱夜看了一圈,表示认可。“准备做饭,你不是想生火吗?”


“嗯!”



煮咖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即使户外的条件简陋许多,只要生起火就解决了大半问题。


做饭不需要两个人,因为碍事被赶到一旁的日菜无所事事,随手在附近摘了片树叶吹起来。草笛当然吹不出什么调子,但节奏感却相当明显,多听两遍甚至有点熟悉。


“日菜,太吵了。”


“诶嘿嘿……姐姐听出来是什么了?”


“……怎么可能。”


大概是太靠近火光的缘故,纱夜的脸色有些过度晕红。


刚才的曲子,是日菜某一次上音乐广播被要求即兴演奏时,现场创作的《最喜欢姐姐之歌》。当然,之后被纱夜严厉禁止再公开表演。


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听一次就记住了?


今天好像一直被妹妹牵着走。看到已经没事人般拿起手机四处拍照的日菜,说真的有点牙痒痒。



直到吃饭的时候,纱夜才有机会扳回一城。


“为……为什么会有豆腐?!”


日菜不可置信的表情,让纱夜端着汤碗的手迟迟没有从唇边放下,否则就会暴露自己在笑这件事。她咳嗽一声,“母亲推荐的速食味噌汤包,说是让我们在露营的时候试试。”里面都是脱水的食材,至于小块的干豆腐……咳,那不是之前没看到吗。


原本只需要略煮一下甚至开水冲泡就好,纱夜又加入了少许煮熟的新鲜蔬菜跟切细的葱丝,尽量让这份寒酸的味噌汤看起来像模像样一点。


“可是……”浪费食物固然不好,但日菜的纠结比纱夜想得更严重,“姐姐……呜……”


委屈的样子让纱夜都有点心软了,本来也不是真想欺负她。“那我帮你喝吧。”


没想到开口解围却被拒绝。


“不行!”日菜紧紧护住自己的汤碗,说出来的理由却让人哑口无言,“这是姐姐第一次给我煮的味噌汤!死也要喝下去!”


我给你下毒了吗?!


看到妹妹慷慨就义喝汤的表情,纱夜哭笑不得。






“姐姐,觉得困了吗?”


日菜放下望远镜,小心戳了戳身旁的纱夜。


“还好。”纱夜遮住自己正在打哈欠的嘴型,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不过时间不早了,明天也要准备早点起来。”不然可能又要排队等划船。


“那就睡吧!”


日菜意外的没有提议继续,而是爽快收好两个望远镜,顺便把自己坐的折叠凳也收起来。“姐姐,毛毯在哪儿?”


深秋的夜晚,已经不能用凉爽来形容的温度。收拾行李时准备了两条毛毯,然而以现在的体感来说,若脱掉外套恐怕毛毯有些单薄,但穿着外套睡觉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我已经拿出来了……不过……”纱夜犹豫了片刻,“日菜,不介意的话……”



关掉手电筒,帐篷内顿时重新变得彻底黑暗。


两条重叠的毛毯,足够的厚度下藏着双份的体温。无论是刚才的观星,还是现在的被窝中,似乎都感觉不到野外特有的寂静怕人。


多久没这么靠近了呢。


像这样,靠得很近很近,近到不止呼吸声,连步调一致的心跳声似乎都能听见。


纱夜有些恍惚。


自从去年秋日的大雨后,平常的身体接触自不必说,日菜可怜兮兮抱着枕头来敲门的几次她也没有拒绝。不过即使在相当狭窄的单人床上,两人也会下意识让出空间,不会靠得过近。纱夜主要是因为羞涩,而日菜则更像是小心翼翼在维持什么。


「晚上一起看星星……然后一起睡……第二天……」


在日菜滔滔不绝讲述这次的计划时,两人恐怕也没有想过此时的气氛。


日菜只是相信姐姐不会再拒绝这种程度的靠近,纱夜只是满心想要尽力实现日菜的全部愿望。


“嘿嘿,总觉得……有点像小时候呢。”


思绪被打断,纱夜莫名地懊恼,但还是不由得柔声询问,“小时候?”


“嗯!”日菜也跟着压低了声音,像儿时经常讲的悄悄话,“小时候跟姐姐一起睡,就总挨得很近,但是……”


总觉得跟小时候,又不太一样。


“日菜。”


“嗯?”


“你是……在紧张吗?”


黑暗中一片沉默。片刻后,日菜的声音才重新响起。


“姐姐也听到了?”


“嗯。”


听到心跳声好快,快得完全一致。或许是太过久违导致的紧张吧。


“但是现在——感觉超级噜噜噜!”


“哈?”


被妹妹突如其来的感叹再次打断思路,纱夜不由得发出疑问,日菜却突然笑着扑进怀中,“谢谢你,姐姐!最喜欢你啦!”


“……真拿你没办法。”


话到嘴边终究还是变成熟悉的句式,纱夜无奈地摸了摸对方的头,暂时放弃思考刚才的困惑。


我也……最喜欢。


她用确信日菜听不到的声音,小声回答。



“啊,既然还睡不着,再聊会儿天?”


“……不可以太晚哦。”


“嗯!对了对了,我之前上节目认识的别家偶像,那个女孩子去拍了露营题材的电视剧哦。”


“是吗?”


“她给我发了照片,是在海边钓鱼呢!姐姐姐姐!我们下次也去海边露营吧!可以自己钓食材听起来就好噜!”


“海边太远,要考虑装备跟距离,可不像这次方便……”


“也是……好可惜……”


似乎被姐姐摸头太过舒适,日菜的声音逐渐变小,陷入了梦乡。


“晚安,日菜。”


等上大学去考个驾照吧。这样就可以租车载日菜去海边了。朦胧睡意中,纱夜定下了新的计划。



——————————————


后记

日菜:姐姐不介意的话,能顺便给我煮一辈子味噌汤吗?不放豆腐那种

纱夜:哈?!


AK

香薰

纱夜洗完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在等待头发变干的间隙思考着接下来该做的事情。

才刚升入高中半年,在不间断的吉他练习、学业、社团活动以及各种其他事情轮转的堆积下,身体比意志力更早消磨至极限。

该说是物极必反吗,在强行撑着以之前的学习节奏继续了一段时间后,比起原本的困顿不堪,反而开始失眠了。

身体疲乏的感觉一直提醒着自己需要休息,但每晚头脑都清醒无比,有一种急迫的以至于可以说是愤怒的情绪反复在胸中回响。

虽然一向自律的纱夜也清楚,这样透支睡眠所带来的收获长远来看反而会拖垮自己,但是自己没有妹妹那样的才能,只能努力、花费更多倍时间地去努力。


所以等下的时间要用来预习还是做题呢?

纱夜坐着...

纱夜洗完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在等待头发变干的间隙思考着接下来该做的事情。

才刚升入高中半年,在不间断的吉他练习、学业、社团活动以及各种其他事情轮转的堆积下,身体比意志力更早消磨至极限。

该说是物极必反吗,在强行撑着以之前的学习节奏继续了一段时间后,比起原本的困顿不堪,反而开始失眠了。

身体疲乏的感觉一直提醒着自己需要休息,但每晚头脑都清醒无比,有一种急迫的以至于可以说是愤怒的情绪反复在胸中回响。

虽然一向自律的纱夜也清楚,这样透支睡眠所带来的收获长远来看反而会拖垮自己,但是自己没有妹妹那样的才能,只能努力、花费更多倍时间地去努力。


所以等下的时间要用来预习还是做题呢?

纱夜坐着闭目思考的时候,从身后的房门传开了门把手旋转开的声音,伴随着十分欢快的“我回来了”。


没有回应那个招呼声。

身后一阵沉默后,是哒哒哒快步走向楼上房间的脚步声,随后是房间门吱嘎打开后关闭的声音。

纱夜松了口气。


高中和日菜选择了不同的学校后,两人需要相处的时间很合自己心意地减少了,虽然晚餐之类还是不可避免地要见面。

好在从前段时间开始,日菜回家的时间开始变晚,两人也因此可以错开这段不得不见面的时间。

父母那边没有对此说什么,那么日菜的晚归应该并不是什么需要在意的问题。

而且……日菜要做什么本来也和自己没有关系。

迅速把岔开的思路收回来,纱夜放松了一点依靠着沙发。然后注意到了,从刚刚开始隐约在空气中浮动的清甜却柔和的气味。


香水吗?母亲好像从来不会用这些。是哪里飘来的香气呢?

这么想着时,身体因为好闻的气味更加放松了一些。

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得遥远,只有这个气味萦绕在鼻尖。

本来就闭着的眼皮变得更沉重,原本紧张又清晰的大脑逐渐晕晕沉沉,而那些要预习的课本、要练习的吉他谱,以及其他一直在脑海内徘徊的预定逐渐模糊起来。

唔……沙发真是柔软啊……


不知过了多久,纱夜因为察觉到毛毯盖在身上的触感而清醒。

我是睡着了?不过头脑好像比睡前更舒适了。

这样想着睁开双眼时,面前是与自己相同颜色的眼瞳。

“日菜……?”

“啊对不起……姐姐,我不是想要吵醒你的,只是害怕你头发没干还躺在这里会感冒……”


面前的人似乎很惊慌,下意识的道歉。

这让纱夜习惯性皱眉后语气平缓了一点。


“是我自己不该在这睡着的问题……”纱夜看了看盖在身上的毛毯,“还有,谢谢你帮我拿来毯子。”


这个道谢让日菜的双眼瞬间绽发出光彩。她挠挠头笑起来,似乎准备就这样回去。

不过等等……她身上的气味。

纱夜意识到了睡着前所闻到的香味在日菜身上尤为明显。


“你是用了香水吗?”高中生用香水是不是有点早了啊。虽说不是同校,纱夜下意识地切换到了风纪委员的模式。

“没有啊……”日菜疑惑地摇摇头,然后像想起什么一样啊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玻璃瓶。

“是这个吧?香薰精油,我刚刚在房间里有倒一些进香薰机。姐姐是说它的味道吗?”


纱夜凑近瓶口闻了闻,清甜却柔和的味道,确实是自己刚刚闻见的。


“嗯……这个挺好闻的,你买的吗?”

“诶?!姐姐喜欢吗?!”


日菜的双眼不知为何比刚刚被说谢谢时还要闪闪发光,这让纱夜本来要说出的习惯性否定回答停住了。


“不讨厌就是了……”

“那这个就送给姐姐了!”日菜露齿开心地笑着把玻璃瓶塞到纱夜手里,然后一边转身迅速向楼上房间跑去一边对纱夜回头:“这个要配合香薰机使用的,我还有一台,我这就去拿过来”

“……也不用这么麻烦”

当然纱夜的话语并没有被听进去。


于是当天,纱夜是在香薰的气味包裹下入睡的。

一夜无梦。

第二天、第三天也是。失眠的问题似乎就这样解决了。

多亏这点,之后练习和学习压力之余,身体也放松了不少。



然而等那瓶用完,纱夜想着大概所有精油都差不多,自己从学校附近的店内随意买了后,使用效果却没有之前那瓶好。

不知道日菜是从哪里买的呢?等早餐时问问她好了。

纱夜这么想着,第二天早餐时问了日菜。


“诶,那瓶这么管用吗?”

日菜听到纱夜的问话后愣了一瞬,然后用开心到不行的表情说着:“啊……买这个的商场人很多啊,而且挑选还挺需要对香薰熟悉的。所以还是我自己买的时候也帮姐姐带一点吧?”

纱夜到是对此没有什么异议,自己对香薰方面没什么研究,专门为此消耗精力也有点浪费时间。反正日菜说她自己也要去,那么就随她吧。


所以等她知道那个香薰不是日菜买的,而是她自己做的时,已经是很久后的事情了。


—————————————————————————

那时的自己真是别扭又迟钝。

纱夜回忆着以前的事情,内心涌起了接近羞耻的心情。过了很久才了解到的日菜的事情,或许不止那一点。

明白日菜那时是在忙什么,了解到日菜扩展了很多新的爱好,都是在两人关系变得缓和后。

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情,两人争吵和好、有了共同前行的目标,关系也重新变得良好。


所以像现在这样,日菜说着自己睡不着而抱着枕头过来一起睡的情况,也变得不再少有。

也正是因为此,纱夜躺在床上,呼吸着身侧日菜熟悉又温暖的气息时,才回想起那次她把香薰精油送给自己时的事。


那个时候,如果自己知道那是日菜做的,还会收下吗?

不过还好收下了呢。

说不定也是这个原因,一向对爱好不过三分钟热度的日菜也保持了对香薰的喜爱。

虽然自己的想法或许有点自大了。


纱夜翻身抱住身侧沉睡中的人,那均匀的呼吸让她安心。

敏锐一点的话,那时的自己就该察觉到了吧。

一直在身边,一直无条件地信赖、喜欢着自己,最为重要的人。

日菜说过有自己相关的事物才能好好入睡,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因为是双子?因为从小在一起?并不是这样简单的事情。

只是因为对方是日菜。

对于她来说,也只是因为自己是纱夜吧。


怀抱着她,就仿佛怀抱着冬日的阳光。

薯條與餅乾不可兼得

塗鴉

感冒不舒服

我還是去休息好了

塗鴉

感冒不舒服

我還是去休息好了

ハクノン

p站「をわふ」

本期内容包含大量沙雕、x暗示,敬请留意(

p站「をわふ」

本期内容包含大量沙雕、x暗示,敬请留意(

墨言

【冰川雙子】願你一路向陽

        維持了好幾年的裝飾擺設,就像從沒變過,鬆軟的床鋪墊著木架,離地的高度正好方便主人下床,右手邊的床頭櫃經過歲月的打磨也從菱角分明變成了溫潤圓滑的觸感,我的視線始終停留在床上熟睡的她。

        進入裡頭關上身後的房門,我坐到她的床邊輕聲喚著她的姓名,見她做夢發著囈語的模樣往往會讓我心軟不捨叫她起床……然而高中時期卻是連快遲到了都只是敲兩下房間門提醒她該起床後轉身就走的。

      ...

        維持了好幾年的裝飾擺設,就像從沒變過,鬆軟的床鋪墊著木架,離地的高度正好方便主人下床,右手邊的床頭櫃經過歲月的打磨也從菱角分明變成了溫潤圓滑的觸感,我的視線始終停留在床上熟睡的她。

        進入裡頭關上身後的房門,我坐到她的床邊輕聲喚著她的姓名,見她做夢發著囈語的模樣往往會讓我心軟不捨叫她起床……然而高中時期卻是連快遲到了都只是敲兩下房間門提醒她該起床後轉身就走的。

        「姐姐?」

        我漂走的思緒隨著那聲迷糊的姐姐被硬生生拉回了現實。

        「起床吃早餐吧,今天我不用上班看有沒有什麼想去的地方我們去逛逛。」

        「真的嗎?謝謝姐姐!」


        我坐上駕駛座,確認日菜繫好安全帶後才緩緩上路,看著她望向窗外明亮的眼我拉下兩邊的窗戶讓外頭的風吹進車內,一如所料的她瞇起眼睛一臉享受的模樣,從小我就羨慕她如此的快樂天真,忌妒她天生之材,甚至因此埋怨自己的一切,但……即便在她身邊感到如此自卑的我卻還是希望她能常伴我左右。

        一路沉默,握著方向盤的手顫抖著,心裡的害怕與不安瘋狂的襲上心頭,就著逐漸模糊的視線我臨停在無人的路邊,額頭貼在還抓著方向盤的手臂上緊閉雙眼抿起嘴唇,又一次的情緒失控,尤其是在日菜面前,而這正是現階段身為姊姊的我最無法接受的。

        『又要被日菜安慰了』就在我心裡這麼想著的同時駕駛座的門被打開了,日菜拉著我的手輕柔的領著我下車,待我站定後她一手把我的頭按在她的肩窩裡一手輕撫著我的背。

        「我知道姊姊是聽到我喊無聊了才把今天的工作排掉帶我出來玩的,我也知道姐姐怕我悶總是找事給我做,雖然不是第一次了,但這樣不逞強的姐姐反而讓我更加明白姐姐……是真的很喜歡日菜呢。」

        「我也很喜歡姊姊,很喜歡很喜歡……」

        我搖著頭泣不成聲,那天的我沒發現抱著我的日菜笑著流淚……該是我安慰她的。


        在那次崩潰後兩個月的今天我站在日菜的房門前進行進入的心裡準備,深呼吸一口氣後握上手把推開了門,裡頭仍是一如既往的擺設……只是床上沒了人,我忍下衝動邁開僵硬的步伐,在整理床鋪的同時發現了枕頭底下藏了東西,拿近細看,那是我們兩人在關係改善後的第一次合照,照片裡我的表情看著有些彆扭,而日菜……還是笑得像個太陽,我翻過照片,背面有著她的筆跡。

        看完那段話後我再也承受不了心裡的悲傷,就地跪下趴在日菜的床上開始啜泣,那天的我哭得沒日沒夜,記憶中那與自己相似的臉龐在腦海裡揮之不去,而她的聲音也伴隨著照片背面的話不斷循環,讓我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才緩過勁來。

       

        幾個月後莉莎前來拜訪,在這段期她也著實幫了我很多忙,讓我對她感到有些愧疚。

        「今井小姐,這幾個月來真的是麻煩妳了。」

        「不麻煩的!很高興看到紗夜恢復過來的樣子。」

        我禮貌地微笑,看向客廳的某個角落,莉莎的視線被我帶了過去,她站起身走到那處拿起了透明的相框。

        「真不愧是日菜,像個小太陽似的。」「是啊,她就是這樣的存在。」

        那時的我們相視而笑,而在那之後的每一天出門前我都會走到相框那拿起它再一次的閱讀那段祝福,並在心中答應呼喚著她。

        「謝謝你,日菜。」


        『願你一路向陽,如果路上有烏雲遮住了陽光,迷失了你前行的路,我會做你的太陽和風,幫你照亮前途,幫你看清未來,為你拂去眼前陰霾。所以,放心的往前走吧,我親愛的姐姐。』


白夜

【BanG Dream!】好きなタイプ(さよひな)

刚写了个大学篇开头又跑回来写高中(你

为什么忽然想起来写这个,因为觉得嫉妒心的姐姐超可爱(捂脸

时间点在《月がキレイだから》后,也就是纱夜意识到其实很在意「日菜最喜欢的人是自己」这件事之后


—————————————


好きなタイプ


冰川日菜重度姐控,这是每一个Pastel*Palettes粉丝的常识。


从Paspale第一个地上波节目无人岛特辑开始,姐控逐渐变成了她的重要人设之一。随着乐队工作量和人气提升,更是杂志采访和综艺节目中频繁被提及的梗。甚至在某知名SNS网站直接搜索『冰川日菜』,热度前三的关联词是『姐姐』『天才』『毒舌』。


当然,用本人的话来...

刚写了个大学篇开头又跑回来写高中(你

为什么忽然想起来写这个,因为觉得嫉妒心的姐姐超可爱(捂脸

时间点在《月がキレイだから》后,也就是纱夜意识到其实很在意「日菜最喜欢的人是自己」这件事之后


—————————————


好きなタイプ




冰川日菜重度姐控,这是每一个Pastel*Palettes粉丝的常识。


从Paspale第一个地上波节目无人岛特辑开始,姐控逐渐变成了她的重要人设之一。随着乐队工作量和人气提升,更是杂志采访和综艺节目中频繁被提及的梗。甚至在某知名SNS网站直接搜索『冰川日菜』,热度前三的关联词是『姐姐』『天才』『毒舌』。


当然,用本人的话来说,才不是什么人设。




「日菜ちゃん,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唔……温柔的人……吧?」


诶?!!!


这类问题从来都是惯例回答『姐姐』的冰川日菜,居然选择了一个少女偶像最通用的模板回答。不止现场的观众,主持人显然也很意外,一脸惊讶地再次确认,却得到日菜的点头肯定。


连Paspale的成员都震惊了。


录制结束刚回到后台,彩就紧张地拉住日菜,“日菜ちゃん,发生了什么?”


“日菜ちゃん,有烦恼的话一定要告诉我们……”千圣也神情严肃,让旁边的麻弥和伊芙更加紧张,“日菜さん!难道跟紗夜さん闹矛盾了……”“日菜さん!武士不会被眼前的挫折打败!”


“啊……没事哦!”当事人虽然有点心不在焉,但多少注意到同伴们的担忧,“只是姐姐稍微提了一下意见而已啦……”


说到这里,日菜难得露出了沮丧的神情。


事情说起来也简单,目前正处于Paspale的新单宣传期,加上日菜之前个人名义参加的电视剧也开始播出,所以她最近出演综艺的频率相当高。日菜每次都会邀请姐姐一起看,现在的纱夜自然不会拒绝,甚至在日菜看来姐姐乐在其中。


“因为这几期都被问到恋爱话题?”麻弥疑惑地边回忆边思索,“可日菜さん不是一直都这样吗……”


“虽然这种话题肯定不可避免,但都只能打擦边球回答呢。”说到偶像的这些条条框框,彩倒是颇有心得。


“日菜ちゃん每次都是直接回答『姐姐』,对粉丝们来说这种就属于安全答案。”千圣点点头,但又马上摇头,“从综艺的角度来说甚至很有趣,紗夜ちゃん不同意?”


但以前似乎也没什么意见啊……


事实上无人岛的那期,日菜就因为挂着纱夜(被staff打码)的照片出镜而被说教过。但纱夜的意见只是「作为Paspale的成员,应该多提队友的事情而非无关的人」,后来日菜也在公开的节目上收敛了不少。


众人陷入了沉默。


“难道说,是最近提得太频繁,紗夜さん觉得害羞吗?”


联想到纱夜的性格,伊芙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得到了另外三人的赞同,只有日菜依然陷在烦恼中。虽然不知道姐姐具体在想什么,但是她明显察觉到对方这次和无人岛事件情绪上的微妙不同。


总觉得……姐姐是真的在生气啊。







总觉得……自己像个笨蛋。


冰川纱夜很少因为吉他和妹妹以外的事情如此心烦意乱。不对,现在烦恼的事情算起来,确实和她的双胞胎妹妹有关。


完成功课和练习吉他的时候,暂且还可以抛开杂念专心投入,一旦结束就不可避免再次陷入之前的微妙情绪。


“哈……”


将吉他放回琴盒,纱夜略微疲倦地坐回桌前,左手无意间碰到扔在一边的手机。


点亮屏幕,没有未读信息。


她犹豫了片刻,点开浏览器的APP,循着历史记录轻易找到某个Blog页面。



『录制结束啦♪


   今天受到xxx节目的邀请,Pastel*Palettes全员参加了录制♪

   主持的xxxx前辈非常有趣,录制现场总是洋溢着笑声,真希望马上就能让大家看到啊。

   下周就会播出,敬请期待♪

   对了对了,日菜ちゃん出演的电视剧今晚即将迎来剧情的重大转折,据说能看到她嚎啕大哭的场景!

   那段演技可是被千聖ちゃん指导过哦!大家千万不要错过!

   图片是今天乐队成员一起吃的拉面♪


                    丸山彩』



果然还是丸山同学最勤劳。纱夜毫不意外只刷新出一篇,虽然是Paspale的官方blog,但实际半数以上都是彩写的,其他人的更新都不频繁,日菜发的内容更是格外跳脱。


纱夜的视线又落回「日菜ちゃん出演的电视剧」这段。


作为偶像冰川日菜首次触电影视圈的作品,谈不上大制作,但饰演的角色倒是有些为她量身打造的意味——饰演天才钢琴师姐妹中的妹妹,而且是个超级喜欢姐姐的妹妹。纱夜第一次看到官网人物介绍的时候,甚至觉得有些好笑。


日菜出演的所有电视节目纱夜几乎都看过,自然也包括正在播出的这部电视剧。虽然她绝对不会承认,因为之前稍微说漏嘴,就被同队的贝斯手取笑了一番。


不知道具体拍摄过程,但多少也听日菜抱怨过几句,好奇自家妹妹在演技上是否还能发挥她的天才性,纱夜一开始是真的抱着相当的兴趣观看的。


然而……




过了好一会儿,纱夜才关掉blog页面。


说实话,每次看到日菜对着别人喊「姐姐」,那种强烈的违和感让她根本没法入戏。最近电视剧在宣传期,日菜上的每个综艺节目都会被提到,主持人甚至配合着她一如既往的姐控人设玩梗。


日菜常年挂在嘴边的「最喜欢姐姐」,纱夜早已经习惯到懒得阻止,但是……最近她觉得,看到日菜在电视上笑容满面回答「最喜欢姐姐!」的时候,似乎、可能、大概有些不爽。这样的情绪,她在不久之前才感受过。


就连内心的羞愧和自责也和那时候一样。


甚至比那时候还过分……冰川日菜最喜欢的当然是自己,但那孩子当时所回答的「最喜欢姐姐」,也许不是自己而是指电视剧里的角色。所以才会在前几天一起看电视的时候,没能忍住对妹妹的说教。


纱夜捂住额头,无言以对自己的幼稚行为。


找个机会补偿一下那孩子吧……






“日菜……要一起看电视吗?”


纱夜被日菜惊奇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怎么了?”


“没事没事。”日菜回过神来,马上又两眼发光,“好难得!姐姐主动邀请我看电视!但是最新的狗狗大世界不是才看完吗……?”


“不是宠物节目,白鷺さん她……”纱夜似乎不经意地看了眼手机,“午休偶然提起你们今天有个综艺要播出……”


她停顿了一下,“但是日菜并没有告诉我。”


“对、对不起姐姐!”日菜慌忙解释,“我也很想和姐姐一起看,可是最近……啊不过这期我有好好照姐姐的话去做!”说到这里顿时又得意起来,“一起看吧姐姐!我保证没有问题!”




这期节目确实录得相当精彩,各种笑点不断。虽然Paspale一向最活泼的冰川日菜略微安静了些,但也不妨碍她名句频出,引来阵阵笑声。


就连看电视的纱夜和日菜也都被逗笑了。



「日菜ちゃん,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唔……温柔的人……吧?」



“诶,原来这里我还犹豫了这么久啊。”日菜略微有些惊奇,但随即释然,“哈哈,毕竟是临时回忆的彩ちゃん标准答案。”不过看起来自己回答得还挺认真的,这样姐姐应该也会夸奖吧?


还没转身求表扬,就听到身旁的姐姐小声嘀咕了一句。


“这太不自然了……”


“姐姐?”


日菜正想问,手机忽然连续收到好几条信息提示,打开一看全部来自丸山彩。


『日菜ちゃん!……粉丝好像误会比较严重,怎么办?』


同时发来的还有几张截图,看起来是某著名SNS的搜索界面。『冰川日菜』的搜索关联词第一变成了『姐控毕业』,后面搜出来甚至有「日菜ちゃん居然不回答姐姐……难不成开始恋爱了吗?我好害怕」「日菜ちゃん!你醒醒!」之类让人哭笑不得的发言。


不用说,都是自搜狂主唱搜索节目感想的成果。


虽然日菜觉得很好笑甚至有点噜……但是同样看到信息的姐姐现在表情严肃得吓人,实在敢噜不敢言。


“日菜。”纱夜认真地看向妹妹,“之前对不起……”


她叹了口气。


“下次还是按你自己的想法来吧。”





FIN?



小剧场


纱夜:日菜……我看了你那场哭戏的演出,很精彩呢

日菜:真的吗!嘿嘿,其实很难呢,多亏千聖ちゃん的演技指导和彩ちゃん的有趣pose帮忙!

纱夜:我听白鷺さん说,你一旦理解了剧本,情绪投入就很快……

日菜:哎就是理解剧本太难,那个妹妹实在太喜欢她姐姐了!什么都要跟姐姐一起,天天把姐姐挂嘴边……

纱夜:……那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日菜:千聖ちゃん说,「你想着对手戏的那个姐姐是紗夜ちゃん就好了」!果然……这么说还要谢谢姐姐!嘿嘿,不愧是姐姐!

纱夜:……是、是吗


————————————


后记:

按PP沙雕小动画的播出时间,大概应该是高二拍摄的那部电视剧(详情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3880440

哎呀不管那么多就高三播出吧(殴

不管前期后期,小纱夜大部分时候都是很稳重严肃的人,但牵涉到小日菜她的情绪波动就比较大(然后又喜欢装不在意这点真是太可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