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冰火组

16982浏览    138参与
冷門患者🎐
。改了bug我开除自己粉籍

。改了bug
我开除自己粉籍

。改了bug
我开除自己粉籍

修炼进行中←

思考要不要打tag……算了,就打个冰火吧,大家随缘

思考要不要打tag……算了,就打个冰火吧,大家随缘

修炼进行中←

画风不一样的是室友(๑>ڡ<)☆和肖哥搞钥匙扣玩

画风不一样的是室友(๑>ڡ<)☆和肖哥搞钥匙扣玩

Sericinus其他作品
《墓地惊魂》 灰庭里看到墓场里...

《墓地惊魂》

灰庭里看到墓场里一地幽灵的时候突然想到,那些幽灵中会不会有前辈组呢?

反正现在也没说明主角组到底是前辈组的血脉还是转世。我觉得更像是血脉,因为性格不怎么像。

《墓地惊魂》

灰庭里看到墓场里一地幽灵的时候突然想到,那些幽灵中会不会有前辈组呢?

反正现在也没说明主角组到底是前辈组的血脉还是转世。我觉得更像是血脉,因为性格不怎么像。

修炼进行中←
手绘太难了[……]害,只画的出...

手绘太难了[……]
害,只画的出小甜饼

手绘太难了[……]
害,只画的出小甜饼

修炼进行中←
也许是学pa,前面的场景应该是...

也许是学pa,前面的场景应该是flame认真做题被sher笑着喊了一声,然后转过去就被亲了

“不觉得很刺激吗flame?”
“我现在就杀了你。”

也许是学pa,前面的场景应该是flame认真做题被sher笑着喊了一声,然后转过去就被亲了

“不觉得很刺激吗flame?”
“我现在就杀了你。”

修炼进行中←

有一点点背后注意,然后十分潦草注意,可以结合上一条[……]

有一点点背后注意,然后十分潦草注意,可以结合上一条[……]

Warmth

日记里的故事(3)

  Yosaflame喜欢花田,这是所有恶魔都知道的事情。每年春天他都会选择恶魔区最好的一块土地撒下花种,然后日日精心保养,默默期待着秋天它们盛开时的娇艳模样。

  可是恶魔区的土地又会有多好呢?无非就是些贫瘠的,猩红的土地而已。太阳也很少。雨也很少。所以每年撒下的种子能发芽的总是寥寥无几,而且永远也不会开花。

  今年的花田果然又没有开花,枯萎的梗在土地上东倒西歪,偶尔还有几株活着,也只是蔫巴巴地立着,苟延残喘。

  “啊呀呀,Arbus,这株也很好玩啊喵。”黑猫恶魔蹲在花田里将一株枯萎了的苗连根拔了出来,用一种寻常恶魔难以理解的兴奋目光盯着那枯萎的根。“已经完全枯萎了呢,喵。”...

  Yosaflame喜欢花田,这是所有恶魔都知道的事情。每年春天他都会选择恶魔区最好的一块土地撒下花种,然后日日精心保养,默默期待着秋天它们盛开时的娇艳模样。

  可是恶魔区的土地又会有多好呢?无非就是些贫瘠的,猩红的土地而已。太阳也很少。雨也很少。所以每年撒下的种子能发芽的总是寥寥无几,而且永远也不会开花。

  今年的花田果然又没有开花,枯萎的梗在土地上东倒西歪,偶尔还有几株活着,也只是蔫巴巴地立着,苟延残喘。

  “啊呀呀,Arbus,这株也很好玩啊喵。”黑猫恶魔蹲在花田里将一株枯萎了的苗连根拔了出来,用一种寻常恶魔难以理解的兴奋目光盯着那枯萎的根。“已经完全枯萎了呢,喵。”“是的呢,枯萎了喵,这株也是哦。”白猫恶魔将另一株如法炮制地拔了出来,两只猫喵喵地咯咯地笑着,像银铃又像来自地狱的歌。

  “Arbus,那是谁啊喵?”“是Cranberry啦,她大概又饿了吧喵。”粉发的恶魔此时正蹲在另一边吧唧吧唧,她的嘴里全都是那些枯萎了的花苗。“味道真不错呀,虽然说天使们的肠子肯定比这更好吃啦,当然Rigatona的肉一定是最好吃的啦~可是最近Kcalb大人都不怎么让我们上战场呢,好久都没见过那些香喷喷的天使了呢~”Cranberry一边咀嚼一边用甜美的嗓音说着让不管是恶魔还是天使都会不寒而栗的话,粉红色的翅膀头发一跳一跳又一跳。

  “喂喂,你们也该有点节制的吧,”终于一个红发的男性恶魔走了过来,他低头巡视了一圈,看着这三个调皮到可怕的少女,他非常无奈。“这可是Flame辛辛苦苦保养了很久的花田,你们怎么能就这样糟蹋了呢?”

  “可是今年也没有开花呀喵,对吧Arbus?”“是呀喵,今年也没有开花呀喵。”“与其让这些永远开不了花的小东西在这里蔫巴巴地趴着还不如进到Cranberry的胃里去让Cranberry尝尝这些小东西的味道呢~人家饿了啦。”望着三个不懂事的恶魔少女,Lost叹了口气。“Ater,Arbus,Cranberry——你们可真是太不懂事了。”

  此时Yosaflame就站在田梗上,望着花田里的四个人,他苦涩地叹了口气。这哪里是花田啊,明明就只是一块永远也不会有生命的死土而已,只是他不愿放弃自己的执念而已。

  他张开翅膀飞了下去。

  “啊,Flame,你来了啊。”Lost抬头看着正在飞来的Yosaflame,然后又回头看看那正破坏着花田的三个少女。“对不起,Flame,那三个孩子……”“没事的。”Yosaflame优雅地落地,黑色的斗篷随风飘荡,飘去了一些红色的火星。“反正也开不了花了是吧。”“啊……是。”

  “呀呀,连Yosaflame桑都这么说了呢,那就完全不用再拘谨什么了呀喵~”“是呀喵~”“吧唧吧唧~”三个少女玩得吃得更开心了,毕竟最近都没有什么机会上战场,对三个恶魔少女而言一定是很无聊的吧。

  Yosaflame低下头望着脚下枯萎的苗,长长的鬓发微微晃动着,“……最终还是开不出花来吗?”“嗯,是的——”Lost默默瞟了这个略微矮于他的男性恶魔一眼,“并不是因为你的原因,Flame,你知道,恶魔势力区的土地都不适合种植什么植物,更别说这些娇嫩的花儿了……”

  “嗯,知道。”Yosaflame抬起头向远处望去。出乎意料地,他好像看见了一点白色。他眨眨眼睛,推了推眼镜,这才看清那点白色竟是……“啊,嗯……”Lost发现Yosaflame好像在看什么东西,定睛一看,原来是……“啊,是花?”可他话音刚落,一个粉红色的身影就猛地窜了过去,那点白色就不见了。

  “啊!Cranberry!”Lost猛地飞了过去,看着嘴里还含着那朵白色的粉发少女恶魔,Lost是真的有些生气了。“Cranberry,把它吐出来!”“不要啦,Lost桑~”Cranberry吧唧吧唧咀嚼着嘴里的花儿,可爱的脸上一片幸福。“果然还是鲜活的东西最好吃了呢~吧唧吧唧~”“但是Cranberry,这是Flame种花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种出的花啊!你这样子很过分的。”“可只是一朵不是吗?小小的白白的很容易就可以破坏掉了呢,并不能改变什么啊~”不懂事的恶魔少女还在咀嚼嘴里的小白花,Lost终于决定下最后通牒了。“Cranberry,你要是不把这朵花吐出来,以后你就不要再想吃我做的苹果派了。”

  “唉唉~Lost桑不要啦~”果然还是吃的惩罚最有威胁力,对于什么都吃还很容易感到饥饿的Cranberry而言。她马上就把嘴里的花儿吐了出来,可这朵可怜的小花早就变成一摊看不出样子的稀泥了。

  “算了吧。”Yosaflame开口了,绿红色的翅膀寂寞地拍打着。“让她吃掉吧。”“Flame——”“Cranberry说得没错,只有一朵花,是改变不了什么的。”得到了Yosaflame的准许的Cranberry扑到地上又开始幸福地咀嚼起小花,而Yosaflame则转身想要离开了。

  “Flame,”Lost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你生气了么?”“没有。”“啊——嗯,那我记得你最近好像一个人出去了是吗?上了战场?”“嗯。”Yosaflame本想隐瞒的,毕竟在这次出行中他遇到了一个很变态的天使——他不想和任何人提及,但是因为花田的原因,他居然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说了出来。“那么,你看起来并没有受伤啊Yosaflame,”Lost关心地看着他,“不过一个人出去还是很危险的,下次如果想出去了,还是带一批士兵吧。”“谢谢你,不过不用了。”事实上带着一批士兵并没有什么用,纯粹增加伤亡而已——他一个人就够了。

  “可是Flame你是魔王大人手下的大将之一啊,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对我们,对魔王大人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Lost相当认真地说,“而且我想魔王大人也会因此而伤心的。”

  “怎么会伤心?”Yosaflame脱口而出。“如果有一天为魔王大人死去,那也是我的荣幸,我的使命。本来我们的归宿,就是为Kcalb大人战斗直至牺牲吧。”“啊,是……可我并不是这个意思,Flame……”“那你是什么意思?”“……好吧,没什么意思……你说得对。”Lost叹了口气。“那么,Yosaf,明年还要种么,这些花?”

  “看心情吧。”其实Yosaflame知道自己一定还会种的。不为什么,只是为了心里的那份执念,那份渴望守护生命的执念。

  当然Yosaflame知道的,Lost也知道,他很善解恶魔意地没有戳穿这个小小的谎言。

(本来想续写,但是感觉现在的文笔和两年前比起来差别不小,就把两年前写的发出来,有机会再续写下一章吧)

黑貓不睡覺

Day.11無傷大雅的小打小鬧

你默默看著手機上的簡訊,滿頭黑線,迫於無奈只得鼓起勇氣詢問學長。


「訪問的最後一題,學長們在交往之後有打過架嗎?」


「呃...算有,也算沒有吧?」Kurt如實說道,悄悄看向醉得攤成一團的幾人,「我也不太確定呢。」


「不如...學長描述一下?」


「你也知道,我們四人是室友,但基本上兩間房間是分開的,平時...就我所知,我跟Warren通常也就是小打小鬧,至於Bobby他們...」他看向睡姿不怎麼優雅的John和宛如木乃伊睡姿的Bobby,「打架?天天在上演,他們昨天出任務時拆了一棟大樓,據他們所述,那是一場意外。」


「那...學長能描述一下小打小鬧是什麼嗎?」


「...

你默默看著手機上的簡訊,滿頭黑線,迫於無奈只得鼓起勇氣詢問學長。


「訪問的最後一題,學長們在交往之後有打過架嗎?」


「呃...算有,也算沒有吧?」Kurt如實說道,悄悄看向醉得攤成一團的幾人,「我也不太確定呢。」


「不如...學長描述一下?」


「你也知道,我們四人是室友,但基本上兩間房間是分開的,平時...就我所知,我跟Warren通常也就是小打小鬧,至於Bobby他們...」他看向睡姿不怎麼優雅的John和宛如木乃伊睡姿的Bobby,「打架?天天在上演,他們昨天出任務時拆了一棟大樓,據他們所述,那是一場意外。」


「那...學長能描述一下小打小鬧是什麼嗎?」


「......我以昨天的例子來描述好了。」


「John一向喜歡惡作劇。」Kurt說,看著我沉重的再次開口,「千萬不要惹到他,孩子。」


我認真的點頭,突然看見一個出現在Kurt身後的人影,嚇得開了防護罩。


來人正是披著天使面孔的Warren。


此時Kurt也被嚇著了,一陣煙霧籠罩後,只留下硫磺味和兩隻醉死的冰人和火人。


一段時間後只見Kurt又出現在面前,滿臉寫著尷尬,而剛剛搞事的天使早已不在他的身旁。


「咳咳,抱歉啊,我剛剛被嚇到了。」


「...學長,Warren學長呢?」


「欸?」Kurt茫然的回頭,發現自己身後的天使不見了,嚇得差點又要傳送,我趕忙出聲,喊住和藹可親的學長,「學長拜託了我再不做完問答傳上去我就要被學姐們聯合打了拜託啊啊啊啊!」


Kurt愣了一下,眼中充滿著急,最後嘆了口氣,「好吧,相信Warren會自己回來的。」


「我剛剛說到哪...對了,John昨天下午因為臨時興起,朝著正拿著咖啡的Bobby丟了個枕頭,結果咖啡灑到了Warren身上,於是Warren拿起掉在地上的枕頭朝著John砸了回去。」Kurt回想著昨天的事情,表情越來越難看,「此時我剛好回來,我拿著一個小蛋糕正想給Warren嚐嚐,於是急急忙忙的傳送回來,正好卡在枕頭的飛躍路線。」


「......於是枕頭正中我的臉,連帶著蛋糕摔了出去。」


我看著表情難看的Kurt學長,身體不由得抖了抖,秉著學姐們『既然都要死了那就死得更徹底』的精神,向學長詢問後續。


「然後?...起初我沒反應過來,直到看到蛋糕的遺骸,我才拿起枕頭,給了他們三人各一枕。」他有些沮喪的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接著突然想起枕頭大戰中缺少的那位。


「...Kurt學長,Warren學長...好像喝醉了。」


Kurt猛然想起,立刻走了,留下我和房裡的兩位學長。


我看著他們兩人,不由得深思起過往與好友的枕頭戰,...回想起來還真和平。


趁著兩位學長還沒清醒,我迅速溜回自己房間,將資訊傳給了學姐們。


「喔?這幾人小打小鬧是能讓Warren有瘀青的枕頭戰?」Jane面無表情地說到,「太猛了,不知道明天校刊會不會熱賣。」


洽人嗦孟
(我放弃描改了 指绘描改好累...

(我放弃描改了 指绘描改好累 cranber好难画 dbq)

Cranber:没想到你文质彬彬的,一个大男人的居然穿红兜兜

Sherbet:好笑吗?Yosaflame给绣的,你有吗?

*Cranber回头看Yosaflame。

Yosaflame:我没绣 你找死 你有病吧!!

(我放弃描改了 指绘描改好累 cranber好难画 dbq)

Cranber:没想到你文质彬彬的,一个大男人的居然穿红兜兜

Sherbet:好笑吗?Yosaflame给绣的,你有吗?

*Cranber回头看Yosaflame。

Yosaflame:我没绣 你找死 你有病吧!!

Sericinus其他作品

交往一个月 vs 交往七年(随便取的一个时间,领会精神即可)

交往一个月 vs 交往七年(随便取的一个时间,领会精神即可)

黑貓不睡覺

DAY10.討論關於孩子的話題

abo注意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John看著傻笑著的Bobby嘆氣,只見對方滿臉笑容的盯著他的肚子發呆。

瞟向四周的目光,他小聲的暗歎,伸手拉了拉Bobby的衣袖。,「Bobby,我們談談。」


「首先,我沒有懷孕。」他認真的看著Bobby說道,見Bobby的腦袋抖了一下,緩緩垂下了頭。

「我知道...」他傾向前親上John的額頭,「我只是在想要是以後有了孩子的生活會怎麼樣?」

「喔?」John挑眉,看向Bobby,「你覺得會怎樣?」

他苦笑了下,「不大好,我覺得,孩子很愛玩,Johnny 也很愛玩...」

「所以?」

「你們可能會鬧翻整個學院...而我在後面收拾...

abo注意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John看著傻笑著的Bobby嘆氣,只見對方滿臉笑容的盯著他的肚子發呆。

瞟向四周的目光,他小聲的暗歎,伸手拉了拉Bobby的衣袖。,「Bobby,我們談談。」


「首先,我沒有懷孕。」他認真的看著Bobby說道,見Bobby的腦袋抖了一下,緩緩垂下了頭。

「我知道...」他傾向前親上John的額頭,「我只是在想要是以後有了孩子的生活會怎麼樣?」

「喔?」John挑眉,看向Bobby,「你覺得會怎樣?」

他苦笑了下,「不大好,我覺得,孩子很愛玩,Johnny 也很愛玩...」

「所以?」

「你們可能會鬧翻整個學院...而我在後面收拾殘局...」

John笑了下,令Bobby不由覺得背後涼涼的,他搭上Bobby的肩,「我們好像很久沒來了?」

「...來什麼?」

「來夜間活動。」John看著Bobby說到,「做不出個小孩不準上課。」




「......John?」看著床上睡得死死的John,Bobby無奈的笑了笑,親了下John的額頭,惹得對方一個皺眉。

然而下一秒,本睡得死死的John從床上彈了起來,衝向了廁所,令Bobby愣住了。

聽見廁所傳來的嘔吐聲, Bobby急忙向廁所去,看著靠牆坐在地上的John不由得皺起眉頭,將火人抱起,朝Hank的實驗室走去。


「......你再盯著我也沒用。」Hank看著死死瞪著他的Bobby說,「他沒有生病。」

「那Johnny到底怎麼了?」看向一旁抱著垃圾桶的人,Bobby的眉頭更深了。

「這對你來說或許會是個喜訊。」

「......什麼?」

「John懷孕了。」看到眼前睜大眼睛的Bobby和嚇得停止乾嘔的John,Hank笑了笑,「三個月了。」

「該幫孩子取名了,Bobby同學。」

爱丽肆Alice

【冰火组】月色深黑

二十分钟即兴。

Q.如何在冰火组中运用「月色真美」?



惨淡的、混乱的、苍凉的战场。

恶魔踩踏着无数为信仰献祭生命的生灵,踏上由亡者身躯堆积而成的高地,赤红双眼冷冷俯视山脚下的金发天使。

尸体堆积的小山,生生分割开二人的距离,一个天上,一个地下。Sherbet仰望Yosaflame,湛蓝眼睛里闪烁的不是退缩,更不是恐惧,而是无尽狂热。

他的眼里燃起不灭的烈火,Yosaflame越用冷漠神情注视他,这团火便烧的越旺,燃烧进了Sherbet冰封的灵魂之中。他舒展羽翼,纯白双翼驱赶开周身的灰暗,举目可及之地,仅有这个天使带来的一点纯洁光亮。

Yosaflame静立不动,纯黑披风却因风猎猎作响,鬓发...

二十分钟即兴。



Q.如何在冰火组中运用「月色真美」?







惨淡的、混乱的、苍凉的战场。



恶魔踩踏着无数为信仰献祭生命的生灵,踏上由亡者身躯堆积而成的高地,赤红双眼冷冷俯视山脚下的金发天使。



尸体堆积的小山,生生分割开二人的距离,一个天上,一个地下。Sherbet仰望Yosaflame,湛蓝眼睛里闪烁的不是退缩,更不是恐惧,而是无尽狂热。



他的眼里燃起不灭的烈火,Yosaflame越用冷漠神情注视他,这团火便烧的越旺,燃烧进了Sherbet冰封的灵魂之中。他舒展羽翼,纯白双翼驱赶开周身的灰暗,举目可及之地,仅有这个天使带来的一点纯洁光亮。



Yosaflame静立不动,纯黑披风却因风猎猎作响,鬓发纷扬。



“Flame。”Sherbet扯出笑容,痴情地望着自己热烈渴望的冷淡面庞,缓缓抬手,指向深黑天空,“你看啊,Flame。今夜月色真美。”



常年的战争已经完全带走了这片土地的恩赐,包括蓝天白云、日月星光,全都随着生命的消逝而逐渐消失。



Yosaflame抬眼虚瞄一刻,看见了那所谓的月色。Sherbet聚起魔力,用流水在空中凝结出一弯新月。以冰作月,浅蓝色的月亮散发着淡淡寒气,并无一丝生机可感。艺术创作者颇为满意,他计划将这弯新月献给他的宿敌、他的爱人,以表爱意。然恶魔不悦地皱眉,依然不留只言片语,挥手燃起一簇流火,莹绿色的光瞬时包裹蓝色月弯,火焰燃烧,冰月在火光中渐渐融化,却又被Sherbet再次凝结。



冰与火交汇,在漆黑的夜空中创造出它们的夺目光彩。即是吞噬,亦是融合。



月亮原本的浅色光芒因幽幽火焰改变,本该融化消逝的月因为Sherbet的坚持依然高挂空中。Yosaflame耐不住性子,又是一把熊熊烈火冲向冰蓝新月,而他、如一簇烈火高空落下,带一身火焰,轰轰烈烈地来到Sherbet跟前,惨白的手猛然前伸掐住天使的脖子开始发力,没有一分留情。


他终是连一句话、一个字也不愿与Sherbet说。



烈火终是烧尽了冰做的月,余火和融化的水一同坠落,坠落的模样映在Sherbet云淡风轻的眼里,他仿佛没有知觉,依然在窒息的苦痛中嘴角上扬,显现出幸福色彩。



他对Yosaflame的爱意化作焰火,永比Yosaflame对他施加的烈火来的多、来的猛烈。他因Yosaflame找到自我,拥获灵魂;也因Yosaflame魂不守舍,奋不顾身。



可这份热烈的情感,永远化不了恶魔赤红双眼中的寒冰。



Sherbet笑容虚浮,幸福的神情一再扭曲,反手抓住Yosaflame的手腕,寒冰沿着手臂层层递进,不断冻结。他的眼睛却依然凝视着坠落的美丽月色和幽幽流火,无比向往,无比期待。


又是如此空洞,无法填补的深黑。



“看呀,月色更美了。”





END。


林___

又摸了

这对好吃!!!

脸型有参考毕竟这里正比废(?

又摸了

这对好吃!!!

脸型有参考毕竟这里正比废(?

林___

边补实况边摸鱼


这对真实官粮比同人多(草

边补实况边摸鱼


这对真实官粮比同人多(草

无名黑钥匙

之前自己做了个先代冰火组钥匙扣玩(顺便摸了他俩的鱼

之前自己做了个先代冰火组钥匙扣玩(顺便摸了他俩的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