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冰糖葫芦

6214浏览    37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1-27 17:10
尘客路秦

龙井/男少主。潦草预警

灵感,源自我的2019足迹…


论,最喜欢的食魂和受伤最多的食魂,不是一个食魂的时候。

又都是满好感。


调理百草乾坤…有错字,感谢捉虫!被自己蠢哭( ;´Д`)


龙井/男少主。潦草预警

灵感,源自我的2019足迹…


论,最喜欢的食魂和受伤最多的食魂,不是一个食魂的时候。

又都是满好感。


调理百草乾坤…有错字,感谢捉虫!被自己蠢哭( ;´Д`)


聿桉
阿喻:“偶尔这样热闹一下,也不...

阿喻:“偶尔这样热闹一下,也不错嘛……”


祝各位少主鼠年欧气爆棚、心想事成!

阿喻:“偶尔这样热闹一下,也不错嘛……”


祝各位少主鼠年欧气爆棚、心想事成!

这个螃蟹大又圆

【食物语乙女向】ALL少主(空桑内部一致对外)

本文产于歪了三个也抽不出屠苏的怨念下,整篇弥漫着对于抽到屠苏酒少主的酸味儿(bushi)

主要出场人物:龙井虾仁、一品锅、扬州炒饭、鸡茸金丝笋、双皮奶、冰糖葫芦

可能OOC,我自己没看出来啥。

喜欢的点个赞呀,靴靴√


空气中弥漫的阵阵香味引得人胃中馋虫大动,与这香味一起传出的还有隐隐约约的吵闹声,乒乒乓乓的似乎就要打起来,但没过一会儿又像是老鼠见了猫儿似的瞬间安静了下来。整个空桑早已张灯结彩,檐廊中大红灯笼垂下的丝绦混着洋洋洒洒柳絮般的雪花逐风而舞。


——就快是除夕夜了。


庭院中几个小娃娃忙着堆雪人、打雪仗,好不热闹,而另一边将庭院环抱的回廊中有二人以一张棋盘为界相...

本文产于歪了三个也抽不出屠苏的怨念下,整篇弥漫着对于抽到屠苏酒少主的酸味儿(bushi)

主要出场人物:龙井虾仁、一品锅、扬州炒饭、鸡茸金丝笋、双皮奶、冰糖葫芦

可能OOC,我自己没看出来啥。

喜欢的点个赞呀,靴靴√



空气中弥漫的阵阵香味引得人胃中馋虫大动,与这香味一起传出的还有隐隐约约的吵闹声,乒乒乓乓的似乎就要打起来,但没过一会儿又像是老鼠见了猫儿似的瞬间安静了下来。整个空桑早已张灯结彩,檐廊中大红灯笼垂下的丝绦混着洋洋洒洒柳絮般的雪花逐风而舞。


——就快是除夕夜了。


庭院中几个小娃娃忙着堆雪人、打雪仗,好不热闹,而另一边将庭院环抱的回廊中有二人以一张棋盘为界相对而坐,随着折扇的张开,暖玉做成的白子落在棋盘之上,落子声悦耳动听,其中夹杂着煎水煮茶的声音更是添了几分静谧悠然。


“这水——”扬州炒饭拨了些茶叶,如银似雪的茶叶在水中浮浮沉沉,嬉闹成趣。


“初春时分恰好遇上了一场小雪,便从草木叶片上扫了些。”


“这般珍贵,龙井居士竟是舍得拿出来?”扬州炒饭手握着长柄凉扇不等龙井虾仁回答就已经想出了答案,“算算时候,今日少主也该回来了。”


龙井虾仁看着一品锅落下的黑子没有回应,也没有反驳,反是恰巧路过的小少爷有些喜不自胜:“仆从今日就回来了?”


龙井虾仁抬眸,鸡茸金丝笋手臂上搭着一个十分好看的小坎肩:“容少爷手上这是……?”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坎肩定是眼高于顶的小少爷专门为某人设计的,可龙井虾仁却偏要问出个一二,也不知是个什么心思。


不待小少爷回答,喧闹的声音突然响起,由远及近,竟是生生盖住了院中玩闹声,院中的几个娃娃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冰糖葫芦双手撑着高于地面的走廊木板,朝外张望着:“好像是双皮奶,听上去很着急的样子。”


“慌慌张张,不成礼数。”龙井虾仁微微敛眉,心里充满着对双皮奶慌张言行的不认同。

 

“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少主带着几个没见过的食魂回来了你们不知道少主有多威风她就坐在一个长得有那么那么高那么那么大那么那么白长着角的大白马背上和一个拿着笛子的食魂有说有笑的听说还有一个叫屠苏酒的食魂还没正式答应少主回空桑,这个食魂好厉害的其他域的少主都在邀请他回各自的空桑我们少主好像对他也很感兴趣的样子,我听其他域的食魂说自从这个屠苏酒来了之后他们少主整天都往他那边跑我们少主会不会也变成这个样子啊!”


双皮奶噼里啪啦倒豆子般地说了一长串,末了拿起扬州炒饭刚沏好的茶就是一口闷。


小少爷听完就先沉不住气了:“你说什么?!仆从竟然背着我又去找了别的食魂?!”


“屠苏酒?”一品锅的手指在棋子上不住地摩挲,“少主现在到哪里了?”


“少主回来安顿好大白马和新食魂就抱着盒子出去了。”


“仆从竟然真的想去把那什么屠苏酒接回来?!”


如果说之前的小少爷只是单纯的有些不高兴,那么现在他得知你竟然还想去把那个让其他域少主不知神魂归处的屠苏酒接回来就是彻底炸了毛了。


“我现在就去神殿。”


小少爷当即就决定赶往神殿去拦下那劳什子屠苏酒,现在空桑已经有那么多食魂了,如果那个屠苏酒真像双皮奶说的那般厉害……不,他不会允许他踏入空桑半步!


“站住。”


鸡茸金丝笋应声停下,看向发声的龙井虾仁,眼底流露出淡淡的不悦:“你想做什么。”


“我记得先前福公、白蔡、火锅似乎很想回空桑。”龙井虾仁用棋子在棋盘上敲了敲,“他们三人想必十分乐意帮忙。”


“你这是什么意思?”小少爷有些不太明白,佛跳墙来也就算了,怎么还要开水白菜和川味火锅?


“少主在这段时间攒了许多金玉,只你一人是拦不住的。”一品锅慢条斯理地解释,他与龙井虾仁虽面上不显,可心中的不悦却已经在棋盘上显露出来——步步杀机,锋芒毕露。


小少爷终归是小少爷,心思剔透得很,经一品锅这么一说就明白了,赶忙去找那三人,这会子倒是冰糖葫芦不理解其中深意了。


“就算是很多金玉,小笋一直拦着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找他们帮忙?他们三人来了又要从少主那里分去一些注意力了。”冰糖葫芦气鼓鼓的,满脸写着不高兴。


“年关将至,若是此时容金丝少爷一再阻拦少主,少主就是再怎么乐观豁达也是会有三分火气的,倒不如去寻他们三人阻拦,顺了他们的意,也算是卖了一个人情,至于少主——”说话间扬州炒饭又分了几杯茶,将其中一杯推至冰糖葫芦身前缓缓说道,“我们还在这里,他们三人就算再怎么分,暂时也分不去多少。总之,屠苏酒是绝不能让他来空桑的。”


龙井虾仁、一品锅,以及扬州炒饭,这三人便是再怎么心向明月、高风亮节,到底是在官场沉浮过,为了保护年少无知的少主,以免她像其他域的少主一般不知神魂何处,用些手段也是可以理解的,不是吗。


酌柯

【锅鹄】冰糖葫芦

#少主第一视角 


你爱吃冰糖葫芦。每当你把这甜腻腻的一颗颗小红珠子放进嘴里,就想要笑的眯起眼睛,因为这一串小小的冰糖葫芦系着一段人尽皆知的情缘。 


冰糖葫芦是你儿时的好玩伴,他常把青团春卷几个小朋友拽来,围着膝盖谈着自己的东北老家。 

“冰糖葫芦在我们那儿可是很流行的,你没吃过吗?” 

你有些疑惑地摇摇头,小脸上愁出乌云也怎么都没想到藤上的葫芦还能吃。 

听了你的疑惑小葫芦笑得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眼角都被泪花打湿,笑得红色的小披风都一颤一颤...

#少主第一视角 

 

 

 

你爱吃冰糖葫芦。每当你把这甜腻腻的一颗颗小红珠子放进嘴里,就想要笑的眯起眼睛,因为这一串小小的冰糖葫芦系着一段人尽皆知的情缘。 

 

 

 

冰糖葫芦是你儿时的好玩伴,他常把青团春卷几个小朋友拽来,围着膝盖谈着自己的东北老家。 

“冰糖葫芦在我们那儿可是很流行的,你没吃过吗?” 

你有些疑惑地摇摇头,小脸上愁出乌云也怎么都没想到藤上的葫芦还能吃。 

听了你的疑惑小葫芦笑得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眼角都被泪花打湿,笑得红色的小披风都一颤一颤的,虽然不知道原因,你也傻傻地跟着笑。 

“冰糖葫芦啊,其实就是裹了麦芽糖的山楂串,去了核的山楂穿在竹签子上,用熬化的黄褐色麦芽糖浆浇上,在寒冷的冬天,放一会就冻上了,所以是叫‘冰’的。” 

“那时候挨家挨户的孩子一听到吆喝声,都跑出去抢,人手一个糖葫芦,我们就开始满街疯闹……” 

你抬着脑袋看小葫芦撑着胳膊手舞足蹈,一咽口水都快尝到冰糖葫芦酸酸甜甜的味道了。 

“用手拿着不化吗?” 

“东北多冷啊!人都快冻上了,还愁它化?拿在手里舍不得吃,看雪花飘在上面,糖壳儿亮晶晶的!” 

你一鼓嘴,坐在地上不乐意,怎么少主我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少主是要吃……冰糖葫芦?” 

“是!”你插着腰抬头看正在做糕点的鹄羹,“小葫芦说了,可好吃了!” 

“这……”眼前的白发食魂面露难色,你也未曾想到还有鹄羹不会做的甜点,便吵嚷着非要拉他去找锅包肉。 

 

 

“郭管家,你可曾制作过东北的甜点——冰糖葫芦?” 

“倒是会做,怎么了?”一身金袍的黑发食魂扭身看看躲在鹄羹身后的你,“想吃?自己出来说啊,总是麻烦胡管家。” 

“哪有麻烦这一说……”鹄羹回以温柔的微笑,双臂朝后一抱,把你从他身后拖了出来,他摸摸你的头,向前努嘴示意。 

你抓紧鹄羹的衣摆不敢抬头看,你自小怕眼前这个空桑的顶梁柱,高大的黑发食魂总能处理一切繁琐的难题,你见他就像父亲一样望而生畏。你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话,鹄羹笑着摇摇头,牵起你的小手和锅包肉一起进了厨房。 

 

 

 

锅包肉手把手地教鹄羹做糖葫芦,你就乖乖地坐在小板凳上看着他们谈笑风生。 

一晃神的功夫带着亮晶晶糖霜的山楂串已经做好了,放在窗口等着风干。空桑的冬天并不让你觉得冷,窗外银装素裹的世界让你想起了某个白发食魂,如果把冬天比做鹄羹的话,一定就是冬妈妈了。 

 

 

“傻笑什么呢?”鹄羹白色的袖子映入视线,头发上传来的温暖触感让你想要扑到他怀里,却被另一位凶巴巴的食魂打断。 

“还吃不吃糖葫芦了了。” 

“吃!” 

你一跃起来夺走锅包肉手里的糖葫芦,张嘴要咬下去,牙齿和又冰又硬的外壳碰了个结结实实,使劲一咬碰到里面的山楂肉又酸得直咧嘴。 

 

 

 

鹄羹在一旁看得笑起来,一串冰糖葫芦递到了嘴边。 

“胡管家,尝尝吧” 

糖壳破碎,清脆的声音在口腔里响彻,山楂的酸和麦芽糖的甜融为一体,舌根处回味无穷。 

“很好吃呢,郭管家不尝尝吗?” 

 

 

锅包肉笑而不语,夹在两人中间的你抬头,忽然一只大手挡住了视线,你不敢动一下,只知道再睁开眼睛看鹄羹时,他的脸庞想熟透的番茄一样红的滴血,嘴角还有残留些许的糖霜,被锅包肉拿指尖抹掉了。 

“嗯,是很好吃呢,胡管家。” 

 

 

你坐在板凳上,眯缝着眼睛看眼前低着头踱步的白发食魂。 

“呐,鹄羹。” 

他依旧红着脸抬头,“你说我是不是个意外?” 

“少主是指什么?”他显然没听懂。 

你调皮一笑两只小腿一蹬下来,把手里的糖葫芦举的老高,“我是说你们俩才是真爱啊!” 

说完这话笑着拔腿就跑,不顾后面追着你要打你屁股的锅包肉。 

 

 

他来追你,就是为了不让鹄羹看到他欣喜时唇角勾起的弧度吧。你想。


——————————————————————

爸爸妈妈绝美爱情.

私心打了冰糖葫芦的tag.

愿喜欢.

超大鸡排盐酥鸡
待在家里治好了俺的拖延症,希望...

待在家里治好了俺的拖延症,希望疫情能及早得到控制,也希望各位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待在家里治好了俺的拖延症,希望疫情能及早得到控制,也希望各位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白毓

尚1

因为尚品有点多所以分两次发

大半夜睡不着找点事做啊哈哈哈

尚1

因为尚品有点多所以分两次发

大半夜睡不着找点事做啊哈哈哈

蛇纹木

看来只有我一个人画风独特

他只是个孩子啊!!😂😂

看来只有我一个人画风独特

他只是个孩子啊!!😂😂

花家者,箜篌也

女装灯影可还行?

迫害灯影和管家会不会死?

啊,我的双重心愿完美了!下次要再发就以cp(如:德符)的形式发了吧!

女装灯影可还行?

迫害灯影和管家会不会死?

啊,我的双重心愿完美了!下次要再发就以cp(如:德符)的形式发了吧!

金鱼RE

过年摸鱼…

(拜年的吖;本来想摸摸猫耳朵的…但是时间不够了)

那就冰糖葫芦和青团上呗!

有点OOC

过年摸鱼…

(拜年的吖;本来想摸摸猫耳朵的…但是时间不够了)

那就冰糖葫芦和青团上呗!

有点OO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