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冰与火之歌

39.4万浏览    8050参与
海州常山
Yes, my lord 浓墨...

Yes, my lord

浓墨重彩都消散吧

谁知道是火焰还是血液呢


客单

Yes, my lord

浓墨重彩都消散吧

谁知道是火焰还是血液呢


客单

囧丫的搬运工

囧丫膝盖枕~~~

on her lap.


来自tumblr作者@blndraws  ,转载已获得授权

原博地址:https://blndraws.tumblr.com/post/186890782319


囧丫膝盖枕~~~

on her lap.




来自tumblr作者@blndraws  ,转载已获得授权

原博地址:https://blndraws.tumblr.com/post/186890782319



彼得堡小王子

Knight of the Dreadfort(授权翻译)

Chapter 2


尽管心知也许再过几天自己便可能战死沙场,沿着国王大道的这段漫长行军却也并不怎么让多米利克感到厌烦。大多数时候他和他的表亲——罗杰·莱斯威尔的儿子——罗伯特·“罗比”·莱斯威尔和他叔叔卢斯·莱斯威尔一起行军,随后又和罗纳·史陶聊了聊他还在荒冢屯的家人,当他们扎营休息时,他又和哈利昂·卡史塔克一起在营火旁聊了不少。哈利那家伙是个性格豪爽而又纯粹的北方男儿,多米利克看得出他已迫不及待的想要用南方佬的人头来证明自己的力量了。

“你看起来其实也挺像个南方佬的。”哈利笑着对他说道,“长不出胡子来...

Chapter 2


尽管心知也许再过几天自己便可能战死沙场,沿着国王大道的这段漫长行军却也并不怎么让多米利克感到厌烦。大多数时候他和他的表亲——罗杰·莱斯威尔的儿子——罗伯特·“罗比”·莱斯威尔和他叔叔卢斯·莱斯威尔一起行军,随后又和罗纳·史陶聊了聊他还在荒冢屯的家人,当他们扎营休息时,他又和哈利昂·卡史塔克一起在营火旁聊了不少。哈利那家伙是个性格豪爽而又纯粹的北方男儿,多米利克看得出他已迫不及待的想要用南方佬的人头来证明自己的力量了。

“你看起来其实也挺像个南方佬的。”哈利笑着对他说道,“长不出胡子来吗?”

“很多人都说我没胡子更好看,因此我才每天都刮脸。”多米利克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轻声答道,“不过我的很多生活习惯的确都是在谷地时养成的。”

“哦?所以说难道水蛭大人他也曾在南方做过侍从?”

“不,我父亲是被我已故的爷爷养大的,劳勃叛乱前他从没去过颈泽以南的任何地方。另外我可以发誓红垒也好符石城也罢没有任何人用水蛭吸自己的血,说真的我自己现在都还不明白父亲是怎么养成这一习惯的。”

“所以说水蛭大人他不是个骑士?”

“不,他不是。”

“但你是,对吧?你小子在七神圣堂里祷告了一整夜,然后一个修士又往你脸上抹了点那什么圣油?”

“我的确是个骑士没错。但即便是在谷地这片安达尔人最早登陆的地方,旧神的信仰也仍未完全消散,有些城堡里甚至还有保留完整的心树。在被册封为骑士后,我是在神木林中守的夜,宣誓前我还向鱼梁木献上了自己的鲜血。”

“所以你也是恐怖堡历史上第一个骑士喽?”

“我想是的。”

“但作为骑士的你还会如波顿家的传统那样去活剥人的皮吗?”

“不,但我可以拿张死人的皮来充数,反正外人又看不出区别来。”

“哈!有道理,那以后我就叫你‘剥皮爵士’好啦,恐怖堡的骑士大爷。”哈利昂大笑着说道,他语气中的嘲讽意味明显的几乎无法掩饰,就如当他发现多米利克管自己的马叫“雷加”时称他为“多米利克·坦格利安”一样。但多米利克却也并未因此而感到愤怒,一来他早已习惯了卡史塔克家对与南方佬相关的一切一如既往的蔑视和对波顿家一如既往的警惕,二来嘛,他感觉“剥皮骑士”和“多米利克·坦格利安”这两个外号其实还挺适合自己的。毕竟在他心目中,自己身为骑士的誓言要高于其他人对他的看法,而能被拿来和雷加·坦格利安这样一个文武双全的王子相比,他感到也是一种荣誉。

但尽管如此,多米利克也还是很不喜欢别人像父亲那样说他“更像个雷德佛家的”,天知道这几乎是他除了“你和你父亲关系如何”这个愚蠢问题之外最不想提起的话题了。他和父亲的确有很多意见不一致的地方,但送他去红垒这一决定却是他永远感激的一个,尽管现在看来父亲他似乎对此有所后悔,但……他最终决定不再继续眼前这一话题。

“跟我说说卡霍城。”多米利克问道。哈利昂顿时打开了话匣子。他讲起了在两座风化的岩石山丘之上的一条河上的两座城堡,由一座木制绳索桥连接;外墙环绕着山丘,每座城堡都有自己高大的尖塔和幕墙。在卡霍城,地板、床、甚至还有一两件斗篷都是用海豹皮做的,因为海豹湾就在北边,无论什么季节都可以捕猎海豹。在夏天的某些日子里,当海冰不那么多的时候,人们甚至可以向东骑马到大峭壁,从那里直接出海。

卡霍城军械库里的刀剑和斧子大多有着用海豹牙打造而成的手柄,有的甚至还是用鲸须制成的;领主大厅的墙上挂着一个冰熊咆哮的头,木制家具上雕刻着象征卡史塔克家族的白色日芒星,墙上挂着讲述卡隆·卡史塔克的事迹的挂毯。

但在多米利克看来,卡霍城最棒的地方在于它是卡史塔克们的家,而除了瑞卡德大人和哈利昂外,“卡史塔克们”还包括托伦、艾德和亚丽,以及阿多夫大叔和他的儿子克雷根。也许阿多夫那家伙有些讨人厌,也许克雷根是个乡巴佬,但艾德·托伦和亚丽……

他只希望自己能有像他们那样的弟弟妹妹们。

“卡霍城听起来还真是个好地方呢。”

“卡霍城永远欢迎你我的朋友,打完仗你可一定要常去拜访!当然,别忘了带上你的竖琴!”哈利昂说道。

他是北方贵族子弟中第一个管多米利克叫朋友的。

他不知道这对他有多么大的意义。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开怀和哈利昂一起笑了起来,并拿出竖琴,为大家奏起了《熊与少女》。

……

大军在离“哈罗威伯爵的小镇”还有两天路程的地方再次扎下了营寨,父亲也在此时召开了军议,开始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起了准备。虽不是独领一部的军将之一,多米利克却也出席了这场会议。按照父亲的部署,哈利昂将带领卡史塔克家的枪兵们居于右翼,美奇·赛文伯爵带领他的人居于大军的中央的右侧,中央的左侧是由伊尼斯·佛雷爵士带领的佛雷家部队,罗贝特·葛洛佛居于左翼,父亲本人坐镇后方指挥着波顿家的步兵作为预备队,重骑兵和荒冢屯,溪流地的部队则由罗纳·史陶率领。大军将急行军一昼夜,以求在第二天黎明时分对兰尼斯特军营地发动突袭。

很快,大军便在沉沉夜幕之下静悄悄的出动了。在即将到来的战斗面前,即便是平时最健谈的人,此时也都闭上了嘴,只是随大军默默行进着,除了马蹄声和脚步声外,没有人再发出任何声响。尽管身为贵族子弟这一特权令多米利克不必如底层士兵们那样徒步跋涉,尽管大军整体由步兵所组成这一事实令他不必策马奔驰,但笼罩在全军上下的那股沉默而又压抑的气氛却又令他感到极度紧张,几乎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黎明时分,他们终于在地平线的另一端看到了兰尼斯特军营地那锯齿状的轮廓和从营中飘出的袅袅炊烟。他看到父亲正指挥着大军调整阵型,并同时向军中的号角手下达着各种命令,很快,大军便开始缓步朝兰尼斯特军营地进发。而和预备队呆在后方的他,此时也只有默默地看着了。

从对面的骚动来看,兰尼斯特军显然也已经发觉了他们的存在,并也组织好了阵型。看来父亲先前那所谓的“突袭”是不可能了,但事已至此大军也已无可退却,只能迎头顶上了。

很快,位于最前沿的步兵们开始了他们的冲锋,但没多久,箭雨便从兰尼斯特军一方朝哈利昂所部袭来。虽然盾墙令这一部弓箭的袭击没起上什么作用,但……

多米利克看到一支兰尼斯特军的先锋骑兵正朝哈利昂所部的盾墙冲去,飘在最前面的旗帜是……黄色背景之下的三条黑色猎犬,是克里冈家族!很快,他便看到了魔山本人那骇人的巨大身影,看到他毫不费劲的破开了盾墙,正在肆意杀戮着卡史塔克家的士兵们。

哈利昂,我的朋友,小心啊。

位于中央的赛文家,佛雷家和葛洛佛家部队开始向右翼集结以援助正在苦苦坚持的哈利昂,兰尼斯特军一方也为魔山派出了援兵。但当他看清楚那些援兵们的本来面目时,多米利克却震惊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了除他本人之外全军估计没人能够认得出的景象——谷地的高山氏族部落!这……这帮蛮子是怎么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的?他们又为什么会与兰尼斯特军并肩作战?!

但从战场形势的发展来看,这一问题的答案已不再重要了。继魔山之后,另一支敌军骑兵正朝他们全速冲来。橙色烟雾的燃烧之树……是马尔布兰家,领头的正是亚当·马尔布兰爵士。

至此,整场战斗已转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溃败。即便那些高山部落的家伙们被他们打的要多惨有多惨,即便兰尼斯特军的数量并不比他们多多少,但他们在骑兵数量上却占了绝对优势。

这一仗,已经输了。

他听到父亲发出了撤退的信号,前沿的部队开始慢慢朝后方高地的方向撤退,恐怖堡的步兵和荒冢屯溪流地的骑兵们则向前阻击敌军以掩护撤退的卡史塔克、赛文、佛雷和葛洛佛家部队。

这是我的第一场战斗。多米利克心想。可别说杀死敌人,我甚至都没有和战友们一起发动冲锋,甚至都没有让自己的剑染上敌人的鲜血。

但他明白自己的个人荣耀此时算不得什么。这场战斗的目的本身就是为了吸引泰温的注意力,以为罗柏所部的行动,眼下拖延的目的已然达成,这场战斗也已没有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了。

在沿着国王大道向后退却了大概一天的时间,确定老狮子的部队没有追击上来后,他们再次扎下了营寨,以让士兵们得以修整,恢复体力,各部的指挥官们则被父亲召集了起来以调查部队的整体损失情况。统计结果着实可以称得上是触目惊心:阿蕊丽·佛雷的丈夫蓝叉河的佩特爵士被魔山亲手杀死,杰瑞·佛雷、霍斯丁·佛雷、丹威尔·佛雷和朗诺尔·河文这几个佛雷家的族人尚未归队,或是已然战死或是被抓做了俘虏,罗贝特·葛洛佛证实哈瑞斯·霍伍德因喉咙中箭而死,凯勒·孔顿报告了说美奇·赛文伯爵的失踪,唐纳·洛克和哈利昂·卡史塔克的下落则干脆没人知道。

可恶!哈利,哈利他也许已经……

总体而言,此战的损失在五千人上下。虽然就大军的整体数量来说这点伤亡倒也还不算伤筋动骨,但如此多的贵族子弟们仅此一战便或战死或被俘,这……这场为罗柏·史塔克而进行的战术性掩护所付出的代价也太过沉重了些。

明日一早大军将会继续北撤,朝卡林湾的方向前进,然后在那里固守,直到进一步消息传来。

在如此损失之后,沿途显然不会再有任何的欢声笑语了。

SOPHIST

【囧剥皮】就一个abo的小片段脑洞

前提:太忙了我,没时间写完,自己也没写过abo,啥都不知道。

🌝所以我当然不知道要不要写成完整的文段喽🌝

—————————————————

        有人说Omega都是没有理性的动物。

        这句话果真不假。

        直到他被他扇了一耳光以后他才知道他一开始就输了。只有他才是单纯的弱者,只有他才会以为感情可以决定一切。

    ...

前提:太忙了我,没时间写完,自己也没写过abo,啥都不知道。

🌝所以我当然不知道要不要写成完整的文段喽🌝

—————————————————

        有人说Omega都是没有理性的动物。

        这句话果真不假。

        直到他被他扇了一耳光以后他才知道他一开始就输了。只有他才是单纯的弱者,只有他才会以为感情可以决定一切。

        什么茶杯配什么壶,他一开始就应该知道琼恩不会要他,可是他傻,傻到还以为自己很聪明。

        他到底还是聪明起来了,知道了自己从来都是处在被支配的地位。可是他现在回去看他自己做的事,原谅自己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他关上了门,也关上了窗子,把好奇的眼光都挡在了外面。他不大和其他人走在一起,也不大和别人说话,他看着自己的肚子慢慢凸起又迅速变小。

        生活终归是生活,总有人会撬开门闯进来把他抢走。

         拉姆斯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无力阻止,也无力接受。

         他最终还是忘了他。

         忘的那么彻底以至于他不知道那个有黑色卷发的家伙为什么会在婚礼上歇斯底里的和攸伦大打出手。


囧丫的搬运工

pure little kisses


来自tumblr作者@blndraws  ,转载已获得授权

原博地址:https://blndraws.tumblr.com/post/186912463944


pure little kisses


来自tumblr作者@blndraws  ,转载已获得授权

原博地址:https://blndraws.tumblr.com/post/186912463944


卡斯特梅的猫
当一个权游/冰火粉不好好做阅读...

当一个权游/冰火粉不好好做阅读题

当一个权游/冰火粉不好好做阅读题

相见欢

疯泰疯微小说三十题

考研只有两周了我还在摸鱼哈哈哈不活啦


Adventure(冒险)

表白之后的第三天,伊里斯受够了泰温的顾左右而言他。

于是他决定去夜袭这头冥顽不灵的狮子。


Angst(焦虑) 

到底要不要开城门?


Crackfic(片段) 

“Not once?Not in any way?”

泰温想起王子落在自己肩上的银发。

“Never.”


Crime(背德) 

伊里斯讨厌雷加的原因之一是嫉妒。


Crossover(混合同人) 

德古拉的造主在下一盘大棋,而栽够了跟头的红龙对此毫无兴趣。


Death(死亡) ...

考研只有两周了我还在摸鱼哈哈哈不活啦



Adventure(冒险)

表白之后的第三天,伊里斯受够了泰温的顾左右而言他。

于是他决定去夜袭这头冥顽不灵的狮子。


Angst(焦虑) 

到底要不要开城门?


Crackfic(片段) 

“Not once?Not in any way?”

泰温想起王子落在自己肩上的银发。

“Never.”


Crime(背德) 

伊里斯讨厌雷加的原因之一是嫉妒。


Crossover(混合同人) 

德古拉的造主在下一盘大棋,而栽够了跟头的红龙对此毫无兴趣。


Death(死亡) 

“你被你那侏儒儿子杀了还死在厕所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泰温决心拯救天下苍生,结束伊里斯的疯狂统治。


Fantasy(幻想) 

泰温不会在意不切实际的东西。

他只是觉得,如果……就好了。


Fetish(恋物癖) 

泰温很喜欢金手项链在脖子上的坠重感。

尤其是伊里斯给他戴上去的那一刻。


First Time(第一次) 

九岁的伊里斯和十岁的泰温在练武场上打了平手。


Fluff(轻松) 

有事首相干,没事……哎呀你们懂得。


Future Fic(未来) 

未来里他们天天在地狱你追我赶上蹿下跳翻旧账踩痛脚,从第一层乱搞到第七层再胡搞回第一层。


Horror(惊悚) 

泰温看着他笑了。

可他刚起床,真的什么都没干呢!


Humor(幽默) 

泰温讨厌幽默。

想听他笑的话,还是按在床上咯吱一通比较可行。

史蒂芬:只是对你来说可行好吗表哥你作死不要拉着我。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他们一直在互相伤害。

并且无师自通地认定不可能得到对方的慰藉。

以及把自己想要慰藉对方的想法掐死在脑海里。

(不然他们早和好了妈的)


Kinky(变态/怪癖) 

泰温喜欢看伊里斯穿红衣戴金饰。

当然,穿得越少越好,戴的位置越私密越好。


Parody(仿效) 

谈论国事的时候,伊里斯习惯把一只手放在泰温后颈上。

几天不手贱就浑身痒痒的史蒂芬试图模仿,被冰山狮子严厉地瞪了。

哼辣鸡双标怪。


Poetry(诗歌/韵文) 

泰温截获了伊里斯给乔安娜的情书。

“乔安娜已有婚约,殿下还是换个人追的好。”

“哦……那你自己收着吧。”


Romance(浪漫) 

“起来吧,伊里斯·坦格利安,七王国的骑士。”

“起来吧,泰温·兰尼斯特,国王之手。”


Suspense(悬念) 

疯王的尸体不见了!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来自过去的无法记忆未来,来自未来的无法改变过去。”某人的笔记里写着,“时空旅行毫无意义。”


Tragedy(悲剧) 

他本该是不同的。

他曾经是不同的。


问:一个头铁和一个心硬,怎样才能he?

答:弄个平行世界让他们ooc吧(允悲)。


AU(平行宇宙剧情) 

“真龙不会向任何人低头!”韦赛里斯把年幼的妹妹牢牢护在身后,拔剑对准追兵。

少年铁卫翻了个白眼:“你爹不光向我爹低头了还给他咬呢。”

一起来的金发侏儒表示:“昨天是反过来的。”


OOC(角色个性偏差) 

“一个侍女也敢媚惑国王陛下。拖出去吊死。”


UST(未解决情欲) 

“殿下?王后陛下传你和蕾拉公主过去。”

“知、知道了!”


PWP(拉灯)

詹米爵士是守护国王的铁卫。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站岗的第一个晚上,就听到了老爹和国王互相不可描述时的不可描述的声音。

他真以为有孩子在他们会收敛一点的。


RPS(真人同人)

emmm……

《哥斯拉2》?



与疯泰无关的两条:


Jack Sue(杰克苏)

雷加是七国少女们的梦中情人。

劳勃也是。

詹姆也是。

看来少女们还挺花心的哈哈哈哈哈。


Mary Sue(玛丽苏)

瑟曦是七国最美的女子。

怎么就只遇到一个真爱她的男人呢。


囧丫的搬运工
She might not b...

She might not be his sister anymore but she was everything he had.


来自tumblr作者@blndraws  ,转载已获得授权

原博地址:https://blndraws.tumblr.com/post/187730557794


She might not be his sister anymore but she was everything he had.


来自tumblr作者@blndraws  ,转载已获得授权

原博地址:https://blndraws.tumblr.com/post/187730557794


橡果厅的Gendrya
【怪事一桩】 女孩原来是洛拉斯...

【怪事一桩】

女孩原来是洛拉斯•提利尔的妹妹玛格丽,蓝礼坦承,有人说她长得像莱安娜。“不像啊。”奈德困惑地告诉他。难道说长得像劳勃年轻时的蓝礼,暗中爱慕着这位在他看来长得像年轻的莱安娜的女孩?真是怪事一桩。

Could it be that Lord Renly, who looked so much like a young Robert, had conceived a passion for a girl he fancied to be a young Lyanna. That struck him as more than passing queer.

——不,奈德,...

【怪事一桩】

女孩原来是洛拉斯•提利尔的妹妹玛格丽,蓝礼坦承,有人说她长得像莱安娜。“不像啊。”奈德困惑地告诉他。难道说长得像劳勃年轻时的蓝礼,暗中爱慕着这位在他看来长得像年轻的莱安娜的女孩?真是怪事一桩。

Could it be that Lord Renly, who looked so much like a young Robert, had conceived a passion for a girl he fancied to be a young Lyanna. That struck him as more than passing queer.

——不,奈德,长得像劳勃年轻时的是詹德利(作为父子应该更相似,詹德利的下巴像父亲),长得像莱安娜的是艾莉亚,他俩才是下一代圆梦的劳勃莱安娜。

You know nothing,Lord Stark.

论詹丫还没相遇的卷一马丁恶趣味地埋了多少伏笔。

偶然?不,奈德这个怪事一桩的胡思乱想(P 1250)后,就去钢铁街遇上了女婿詹德利了(P1263),这是詹德利正式出场前埋的梗。

奈德这个怪事一桩,真正指的是詹德利和艾莉亚。长得像劳勃的詹德利爱上了长得像莱安娜的艾莉亚。

在天堂的奈德爸爸看到詹丫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估计扶额……

这都什么孽缘?

劳勃估计开心死了。

橡果厅的Gendrya
詹姆x珊莎 颜值cp cp t...

詹姆x珊莎

颜值cp

cp tag叫Jaimsa,国外属于温cp,粮质量挺高,饭制mv一堆。

入教必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883303/?share_source=copy_link&p=1&ts=1559404507&share_medium=iphone&bbid=b6d0f858d44529020d24a753cbb62819

Your love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4103582/?share_source=copy_link&p=1&ts=1559404812&share_medium=iphone&bbid=b6d0f858d44529020d24a753cbb62819

Don't you mind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93173?view_full_work=true

Auribus Teneo Lupum

Laine

Summary:

After Joffrey's murder and Tyrion's arrest, Sansa Stark's marriage is annulled. But Tywin and Cersei Lannister have no intention of letting her go so easily. Alternate universe. Jaime, Cersei, Sansa.

E级,没完结,但是美味多汁,剧情好。

詹姆珊莎联姻类的佳作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062150/chapters/47513116

Little red

现代au 珊莎是詹姆侄女弥赛菈的闺蜜,有一天他们愉快地搞上了。

非常地hot,E级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964787/chapters/24409911

Allies,lovers,friends and siblings

 

詹姆跟珊莎,提利昂跟小玫瑰。

已完结,he。

 

https://m.fanfiction.net/s/7828754/1/Oath_Keeper

标题:Oath keeper

简介:Tywin Lannister chooses to marry Sansa to his son, Jaime.

https://m.fanfiction.net/s/7804879/1/A_Wolf_Among_Lions

标题:A wolf among lions

She hates them all, and Jaime finds it hard to understand why she does not count him among those she would rather see dead. Post Series.

 

https://m.fanfiction.net/s/6938123/1/The_Lion_and_the_Wolf

标题:The lion and the wolf

What would happen if, instead of Tyrion, Sansa Stark is wed to the other brother? If she can win him, can Sansa use Jaime Lannister to influence his own family? Or, better, will he keep his oath and take her home?

 

https://m.fanfiction.net/s/7784596/1/Tabula_Rasa

标题:Tabula Rasa

Jaime and Sansa disappear. Alternate universe.

囧丫的搬运工

actual kisses and other doodles


来自tumblr作者@blndraws  ,转载已获得授权

原博地址:https://blndraws.tumblr.com/post/187779905794

actual kisses and other doodles


来自tumblr作者@blndraws  ,转载已获得授权

原博地址:https://blndraws.tumblr.com/post/187779905794

纯白之狱

【冰与火之歌】【蓝礼X洛拉斯】Golden(译)。Ch9-10

爱斯基摩人坚持产粮【。

前文见这里。里面有通向全篇的SY地址。

149章的文才9章就开始affectionately你确定吗x

——————————————


Chapter 9


洛拉斯在熙熙忙忙的裁娘中间翻了个白眼,她们手中忙活的针偶尔不小心扎到他,他下意识一缩。他站在屋子中间的木头矮凳上,那凳子正被卷尺围得水泄不通。而一个女裁缝正在展开成卷的巨大面料,供蓝礼检视。很快地面就覆满了各式各样的丝绒和绸缎,千调百转的黑与金彼此交织。蓝礼穿梭其中,试图选出他最喜欢的一款。

蓝礼叹了口气,在一款入了他眼的烟煤色天鹅绒面前停下脚步。洛拉斯早就长到塞不进从高庭带来的衣服,蓝...

爱斯基摩人坚持产粮【。

前文见这里。里面有通向全篇的SY地址。

149章的文才9章就开始affectionately你确定吗x

——————————————

 

Chapter 9


洛拉斯在熙熙忙忙的裁娘中间翻了个白眼,她们手中忙活的针偶尔不小心扎到他,他下意识一缩。他站在屋子中间的木头矮凳上,那凳子正被卷尺围得水泄不通。而一个女裁缝正在展开成卷的巨大面料,供蓝礼检视。很快地面就覆满了各式各样的丝绒和绸缎,千调百转的黑与金彼此交织。蓝礼穿梭其中,试图选出他最喜欢的一款。

蓝礼叹了口气,在一款入了他眼的烟煤色天鹅绒面前停下脚步。洛拉斯早就长到塞不进从高庭带来的衣服,蓝礼得抓紧机遇把他的侍从打扮成他喜欢的样子。洛拉斯并不放在心上,他只是看不出为什么一切非得是黑金色。

选定了那款烟煤色,蓝礼转向首席裁娘,她正在向他炫耀一款已做好的成衣,几乎戳到了他脸上。

蓝礼接过来检查。这是件简单的黑色亚麻衬衫,滚了金边。简洁优雅。蓝礼想。然而…少了点什么。

“也许我们可以在这儿加只鹿?”蓝礼指着衬衫建议。洛拉斯即将回高庭探亲一阵子,而蓝礼希望他的新效忠对象越明显越好。

“你已经下令绣了差不多有一万只这鬼东西了!”洛拉斯愤愤不平地说,差点从凳子上跳下来。

蓝礼转而面向他。“当我的侍从难道不让你脸上有光吗?”他扬眉俏皮道。

“拜托,请告诉我,大人,”洛拉斯反唇相讥,然而眼底溢满笑意,“上一次我干点你侍从的活是什么时候?一个侍从该做的是给他的大人穿戴战衣,为他拿盾牌,保养他的盔甲。我都想不起来你上回穿盔甲是几时了。”他夸张地叹气,“你知道有些男孩很幸运,他们给无畏的巴利斯坦当侍从,或者黎明神剑,甚至詹姆•兰尼斯特,而看看我得到了什么,蓝礼•见鬼的•拜拉席恩,宁愿让裁娘往衣服上绣一大堆鹿也不干任何正事!”

蓝礼大笑:“你可伤了我的心了,洛拉斯!可是能打的仗少得可怜,这怪不得我呀!”

洛拉斯笑得露出了一道象牙白:“我想大概还有更糟的。有人说蓝道•塔利操练起他的侍从来狠到他们大部分没坚持满一个月就哭着喊着要回家。”

对塔利大人的威名有所耳闻,蓝礼很是相信。“那就感恩点儿吧,”他满眼笑色地把话扔回给洛拉斯,“说不定等你回来我会让你天天擦盔甲,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话。”

“就你穿盔甲的次数,还用不着擦。”洛拉斯简单地说。

“你等着瞧,”蓝礼威胁道,“你不在的时候我会天天穿着它,而且每天特意在海里呆一个小时。我会弄出足够的铁锈,够你擦好几个星期!”

洛拉斯耸耸肩笑了,“好吧,就好像我有什么更好的事可做似的。”

庞洛斯进来的时候蓝礼正想着怎么反嘲回去,老骑士似乎对满地面料十分讶异。

“您不会是要做更多衣服吧,是吗,大人?”他叹了口气。

“事实上我没有。”蓝礼忿忿地说,“刚巧,洛拉斯最近长了不少个子。让他像从贫民窟里爬出来似地回高庭可不行。”

“好吧,那就来一场改变吧。”庞洛斯笑了,“我敢打赌您已经是七国最会穿的领主了。”

“我很高兴你这么想。”蓝礼扯开一个笑脸,“既然裁娘们来都来了,庞洛斯,艾德里克需要做点什么吗?我们剩了一叠又一叠的黑金布料。不管怎样,艾德里克也是个拜拉席恩,即使他没有我们的名姓。”

“的确,”庞洛斯扬起嘴角,“如你所愿,蓝礼。”

蓝礼点头。给那男孩做些新衣裳再好不过了。无论如何他是他的侄子,生于贵脉,即便他是个私生子。

与此同时洛拉斯终于被从凳子上放了下来,正在被塞进一些做好的衣裳里。

“他看起来如何,大人?”一个女裁师问。

他退后一步欣赏她们的手艺。她们给洛拉斯从头到脚都抹上了拜拉席恩色彩,在紧身衣上蓝礼通常看到黄金玫瑰的地方是一只巨大的鹿,袖沿用精致的金蕾丝嵌上了小金鹿。即使口袋上都饰了腾鹿,自黑丝绒底上飞跃而出。

“我喜欢。”他下了结论。

洛拉斯呻吟起来:“我哥哥们绝对不会饶我这样活到明天的…”

蓝礼朝他无辜地微笑。


---


蓝礼横躺在洛拉斯床上,蓝礼叹息着看更年轻的男孩四下收拾起行李,把所有想带的东西扔进地上其貌不扬的一堆里。明日第一缕晨光升起时洛拉斯就要出发去高庭,而蓝礼对此并不期待。他不在的日子会无聊透顶的。

思考了一下他现在的生活,蓝礼想不起洛拉斯来之前自己是怎么打发时间的了。似乎他一直都在,始终相伴,令他尝到生活的趣味。

过去的几个月他们似乎习惯了某种日常。每天早上不出意外洛拉斯都会来叫醒他,在蓝礼辗转呻吟拒绝起床时交叉着腿坐在蓝礼床尾。蓝礼不怎么喜欢早晨,更不热爱洛拉斯办法用尽之后蛮力把他拖出床的手法。接着他们会在大厅与庞洛斯共进早餐,而后洛拉斯去训练场操练,而蓝礼会和庞洛斯坐一会儿商议公务。等这些结束后他们会一起度过一天的余下时光,通常或是在蓝礼房间里,或是在风息堡高耸的城墙上。洛拉斯总是第一时间坐到墙垛上去,双腿摇摇欲坠地荡在墙外,庞洛斯不叫他做什么,他偏做。而蓝礼总是笑,他早就放弃叫洛拉斯不要做什么了。

洛拉斯走了怪怪的。蓝礼想。他不知道自己该干点什么。

一会儿后洛拉斯摊在他身边,他所有的东西都扔进了包裹。他们在舒适的宁静中躺了一会儿。蓝礼盯着屋顶,眼神描摹着石刻的纹路。他已经对这些纹路了如指掌,过去一阵子里他花了一个又一个晚上在这儿安慰因他兄长而心碎的洛拉斯。有几个晚上的洛拉斯甚至无从安慰,他只是绝望地贴紧蓝礼。蓝礼无法言表看到洛拉斯的魂回来了自己多么松了口气。那是几个悲苦难捱的星期。

转过身来,蓝礼面向洛拉斯。他四仰八叉地摊在他身边,双眼阖起,看上去累极了。

蓝礼勾起嘴角。“我是不是该让你去睡了?”他问,没有应答。于是他从旁戳了戳他。

洛拉斯嘶声抽气,缩了缩。蓝礼吓了一跳。

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倾身向他。他彻底把在前天他们过招时击中洛拉斯的事忘到了脑后。回过头看,也许他下手重得毫无必要。

“那天我伤到你了么?”他问,口吻忽然急切起来。

洛拉斯笑了:“一点点而已。我们在一起练习。这种事总会有的。”

“但还是伤到了。”蓝礼撩起他的衬衫。这看起来很痛,黑紫淤青怒放于皮肤下。

他轻柔地碰上去,抚过洛拉斯的胸膛,检查除了淤青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伤害。洛拉斯再次缩了缩,极轻地战栗一下,然而没有推拒。他宁静地躺在蓝礼掌下。

“Jurne学士看过这个吗?”蓝礼拧眉。

“只是淤青而已,蓝礼。没别的了。”洛拉斯翻翻白眼,“别担心。”

“可这是我干的。”蓝礼坚持道。

洛拉斯只是烦躁地摇了摇头,拉下他的衬衫,迅速把事情揭了过去,将头枕在蓝礼膝上,再次闭上眼睛。

蓝礼呼出一口气,卷起洛拉斯的一簇发卷儿,替他别到脑后。他知道自己在犯傻,他没必要为校场上每天都在发生的事内疚,然而他感到焦躁。他考虑坚持让洛拉斯去给Jurne学士看看,然而他知道自己这回怕是要打败仗了。年长的学士现在已经睡了,而洛拉斯没有理由让蓝礼去为了区区淤青叫醒他。

承认了此事上的失败,蓝礼轻轻地把洛拉斯从膝上放下来,蹭下去躺在他身边。洛拉斯睡意朦胧地叹息,头枕上了蓝礼的肩,拉过蓝礼的手臂环住他。

蓝礼微笑。“你在期待见到家人吗,洛拉斯?”他问,缱绻地将脸埋进洛拉斯打着旋的发顶。

“嗯…”洛拉斯睡眼惺忪地靠向他的肩。

“你会想我吗?”

“嗯…”洛拉斯重复着,柔软的声音温暖地吹拂着蓝礼的颈侧。

蓝礼微笑着,也阖上了眼睛。


Chapter 10

蓝礼独自醒来,依然大字形摊在洛拉斯床上。他坐起来按摩双眼,望向窗外。烈阳高悬天顶。洛拉斯和庞洛斯一定几个小时前就离开了。

某种意味上他有些失望洛拉斯没叫醒他说再见,然而他猜他该感恩了。计划是在黎明时出发,而考虑到正是洛拉斯负责每天叫他起床,他想必很清楚蓝礼有多讨厌早晨。

既然今天早上没人用得着他陪伴,蓝礼本打算躺回去睡个回笼觉。然而洛拉斯不在时徘徊在他房间里总有些古怪。

叹了口气,蓝礼将自己拽出被窝,回他自己房间去。

他发现自己对如何度过这一天感到无所适从,于是他花了比平日里更长的时间装扮,细致地搭配打点他的服饰。最终他敲定了一件深蓝色紧身上衣,他想它刚好衬出他的眼睛。它是蓝礼上一个命名日时他下令裁给自己作为礼物的,而如今看来他对此相当满意。

穿戴完毕后他在城堡里闲逛了一会儿,最终心不在焉地在大厅里停下,准备打个盹。他对空荡荡的大厅感到有些忧伤。过去他对于孤身一人适应得很好。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总是由克礼森学士陪他玩的,偶然史坦尼斯会放纵自己加入他们一个下午,然总的来说他大多数的总角时光都是自娱自乐。史坦尼斯带走克礼森学士之后,蓝礼就更孤独了,只有庞洛斯陪伴他。他从未因此自寻烦恼,他一早学会了享受与自己相处。

可再也不行了,蓝礼心想。他讶异于自己如此迅速地习惯了拥有不间断的陪伴。现在洛拉斯走了,蓝礼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能做什么。

蓝礼深深地叹了口气,心不在焉地看出窗外。他的神思随着洛拉斯沿风暴大道而去。他微笑着想起洛拉斯几日前的话,他那些自己作为蓝礼的侍从多么徒有虚名的怨念。也许他该举办一场比武大会了,蓝礼想。他庆祝十四岁命名日时办了一场,而且打算为即将到来的十六岁再组织一回。而洛拉斯兄长的事故让这件事彻头彻尾从他脑海里溜走了。现在要赶着他的命名日再办已经太晚了,而且洛拉斯不在。不过或许可以过几个月,蓝礼想。

他做了决定,着手计划起来。他很是喜欢比武大会,享受为晚宴挑选菜肴,敲定娱乐节目。一切开支都不会多余。史坦尼斯又要说他花哨轻佻了,而蓝礼一点都不在乎。现在是和平年代,又正值仲夏,花哨一点儿有什么错呢?


---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庞洛斯骑马进了庭院。

蓝礼出门会见他。

“旅途如何?”他欢快地问,老人下马时他高兴地拥抱了他。

“很不错。”庞洛斯答,“洛拉斯的兄长依安排等在苦桥。一切都很顺当。”

蓝礼微笑:“那么洛拉斯应该很高兴见到他哥哥了?”

“我敢说他是的。”庞洛斯笑了,“还有他的妹妹。很显然她连他们从苦桥到高庭的这段时间都等不了了!”

蓝礼大笑出声。那听起来真是那么回事。不出意外洛拉斯每周都要写信给他妹妹,谈起她的时候他的声音里满布纯粹爱意。据洛拉斯同他所言,在洛拉斯来风息堡前他们从未分开过。蓝礼莫名有些嫉妒。

“他的兄弟姐妹们怎么样?”他问庞洛斯,好奇盖过了那点儿嫉妒心。

“我确信您一定会喜欢他们的,大人,”庞洛斯停下来想了想,“他妹妹长得和洛拉斯有八九分像。她还只是个小女孩,已经倾国倾城了。”

蓝礼喷出缕鼻息。那多么显而易见啊,他想。任何长得与洛拉斯稍像的人都丑不到哪里去。

“然后我敢说您与加兰爵士一定会相处愉快。他是个非常亲切的人,具备他弟弟所有的魅力,然而一点儿他的固执骄矜都没有。”

蓝礼忍不住笑了。这不是秘密,洛拉斯的倔强落在他眼里都是可爱,而庞洛斯可不这么想。这俩人互相赶着爬上风息堡的城墙,洛拉斯对庞洛斯把他当小孩儿这件事十分生气,而庞洛斯也生气他的傲慢。虽然蓝礼觉得庞洛斯比他愿意承认的更加喜欢洛拉斯。维拉斯事故的消息传来后洛拉斯陷入崩溃,他关心得不比蓝礼少。

暮光四沉,他们松泛地走上城堡。蓝礼很高兴看到他回来。自从史坦尼斯走后,庞洛斯一直是个时刻在他左右的存在。风息堡少了他总有点不对劲。

可他依然不是洛拉斯。


---


到蓝礼的命名日时,洛拉斯似乎已经离开了一辈子。生活日升日落,周而复始地一天融进下一天去,蓝礼已经记不清是第几个星期了。

他的命名日是闯入千篇一律日子的一轮欢快的波澜。

早晨他踱步下楼来到大厅,愉快地见到他两个兄长都送了他礼物。蓝礼知道更多是出于礼节而非感情,然而他不准备抱怨。

从劳勃那里他收到了一把长剑。指腹缓缓抚过刃侧,蓝礼看得出它锻打得精美卓著,手柄上镶了一只拜拉席恩宝冠雄鹿。蓝礼不禁笑了出来。每年不出意外劳勃都会送他点儿什么武器。七层地狱啊,今年早些时候他甚至送了艾德里克一把小战锤。艾德里克才八岁。

可以料见地,史坦尼斯的礼物也还是围绕着战争打转。劳勃送的剑有多招摇,史坦尼斯送的盾就有多简洁,看起来像他自己一样坚不可摧。蓝礼挺喜欢这件礼物,他打算给它涂上自己的颜色。它应该会在比武中发挥出色的,蓝礼想。

如今这恐怕是唯一一件他两个兄长都同意的事了,蓝礼笑着想,他们试图把他们的幼弟打磨成一个像样的战士。这一回他们俩可要吃败仗了。蓝礼享受比武,有时表现得还不错,但仅此而已。他不像劳勃那样渴求鲜血和战争。

关于他两个兄长的念头依然徘徊脑内,蓝礼离开大厅,一时兴起决定备马出门。他已经很久没有肚子骑马外出了,然而他发现自己还是本能地踏上了多年来早已烂熟的路径。

这是个美丽的地方,他想,一片林荫地,离城墙不到三里。他在这儿总能感到内心安宁。童年时他常常在这儿呆一整天,靠倒在某棵老橡树上,聆听附近溪流的潺潺嘤咛。这里离大路不远,可蓝礼猜想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你永远也找不到它。

他自己是在偶然一次绊倒中发现的。他独自离开城堡,以自己探索城堡的方式反抗庞洛斯。那是个风雨如晦的日子,蓝礼离开大道,深入莽林,在树冠下寻求庇护。

尽管天气糟糕,这地方依然在他着眼的瞬间令他心情一亮。雨滴自野花柔美的瓣尖聚落,树杈在风中纷纷折腰。他坐在巨大的橡树树顶下,听风过松萝,身遭的丛草湿润温软。他最终回到城堡的时候暮色已经拢下。蓝礼微笑着回忆。庞洛斯气得要命,生怕蓝礼在风雨天里遭到什么伤害。守卫们冒着疾风骤雨寻找他,无望地搜遍了每一个他们想得到的角落。

然而今天天高云淡,微风扫拂他头顶的枝杈。他躺下来,在斑驳的阳光中伸展四肢,芒草轻挠着他的后颈。这里是他的天地。他在确信无人打扰的安全感中睡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