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冲田总司

19.7万浏览    3682参与
我叫白菌习
刚刚忘记打tag。我迟到了,对...

刚刚忘记打tag。
我迟到了,对不起。
我上色太菜了所以这个亚子,花是漫画里的截图。
先生晚安。

刚刚忘记打tag。
我迟到了,对不起。
我上色太菜了所以这个亚子,花是漫画里的截图。
先生晚安。

桃缘溪行

冲清《少年与刀》【短篇】

注意事项:

1、仰卧起坐把以前发过的发上来补个档。

2、杜撰冲田君新选组注意,关于加州清光的由来的妄想,历史不严谨注意

3、不算复健的复健,毕竟不是新写的,最近涨了挺多的粉,很感谢大家的关注,但是还是想说可能截止到年底都暂时不会写新的文了,现在发的都是老早之前写好,没公开,或者以前因为一些原因删掉的作品,期待稳定持续更新的话还是真的抱歉。

以上。

 少年与刀

【1】

茶铺里的伙计还在灶上烧着滚热的糖水,门口的小孩子为了一个裂了缺口的面具打的天昏地暗不可开交。角落里有个弹三味线的瞎子,一字一顿讲着赤穗浪士的评书,缺了门牙的嘴把那么慷慨激昂的故事讲成了又臭又长的裹脚布。旁边...

注意事项:

1、仰卧起坐把以前发过的发上来补个档。

2、杜撰冲田君新选组注意,关于加州清光的由来的妄想,历史不严谨注意

3、不算复健的复健,毕竟不是新写的,最近涨了挺多的粉,很感谢大家的关注,但是还是想说可能截止到年底都暂时不会写新的文了,现在发的都是老早之前写好,没公开,或者以前因为一些原因删掉的作品,期待稳定持续更新的话还是真的抱歉。

以上。

 少年与刀

【1】

茶铺里的伙计还在灶上烧着滚热的糖水,门口的小孩子为了一个裂了缺口的面具打的天昏地暗不可开交。角落里有个弹三味线的瞎子,一字一顿讲着赤穗浪士的评书,缺了门牙的嘴把那么慷慨激昂的故事讲成了又臭又长的裹脚布。旁边围着的也只有一些喝着烧酒——老成一团糟粕的脚夫、砍柴人、背弓的像虾米似的老婆婆。然后是束着马尾的少年坐在茶桌前,皱着两道剑眉,气势汹汹的模样远看着倒像一只小老虎,他气急败坏地拍了一下桌子,土方岁三嘴里叼着半根狗尾巴草,斜着眼睛都没看他一眼。

少年开口了,他说,我要刀。

土方岁三吐掉嘴里的草茎,说,你要个屁刀。

店里的茶侍吆喝着端上了糖水,朱色茶碟下面沉着细微却清晰的灰尘。

冲田总司啧了一声,撇着嘴吐出一肚子不满:

“不公平,岁先生有兼定,近藤先生也有刀。为什么我没有刀?”

“你才多大?打刀立起来你也许都没刀高,歇着去吧。柴砍了吗?试卫馆的地板擦了吗?今晚来客人,阿胜让你买的烧酒被你喝了?”

“是近藤先生说的!我现在够格了!我可以有自己的刀!”少年有些不满的嚷着,弹三味线的瞎子顺着声音把脸转向他,胳膊上都摆着碗的茶侍一个分身将盛好的糖水摔了一地。土方岁三似乎根本没把面前这个断奶的孩子说的话当真,他用手指点了点太阳穴:

“他说你够格了,你管他要刀去。”

“近藤先生说他没钱。”

“没钱就管我要?我也没钱。”

“你不可能没钱,你刚管阿信姐姐要了钱。”

土方用手指敲了敲腰间佩刀的刀镡,龇牙咧嘴的模样恨不得把冲田总司吃了:

“武士的佩刀都是真刀实刃,和你平时比划的木刀没法比,一刀下去出人命的,小屁孩懂什么你。”

“我就是懂才管你要刀的!”等面前那碗糖水凉了下来,冲田似乎还是不服气似的,端起碗来仰头一饮而尽:

“归根结底,你们都不肯给我钱。岁先生我要有钱了,我就去自己买把刀,行不行?”

土方岁三叹了口气,皱着眉的表情似乎有点心虚:

“那是你自己的钱,谁管你。”

冲田总司沉默良久,随后在桌上丢下两枚铜钱。匆匆跑出去的脚步声哒哒哒像是脚底下安了两把火枪,走到门口的时候几个小孩子远远退到旁边,怯生生的打量着一脸煞气的少年。气头上的主看了看刚刚闹作一团的孩子皱着眉,伸出手:

“面具还我。”

“冲田哥哥.......”

“我说面具还我。”

为首的孩子王小心翼翼地将面具交给冲田,冲田扯开狐狸脸后面的带子,贴着脸将面具的带子在后脑勺系上。随后踩着木屐哒哒哒走了。

一直把冲田总司当成小孩的土方岁三摇了摇头,端起自己面前的糖水,之后把嘴里的糖水全喷了出来,擦了擦嘴,骂了一句真他妈难喝。

【2】

时光如水,生命如歌,转眼间就是三个月后。

冲田总司将那个装着钱的带子贴在胸口在巷子中飞奔着,他十六年的短暂人生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钱,这么多自己的钱,不,这不是钱,这是巨款。

他要用这一把钱来买自己的刀。这把刀要一直陪着自己。直到他取得免许皆传的资格。直到他长大。直到他能成为独当一面的浪士。

所以买的刀必须是一把很好的刀。

江户鳞次栉比的街道,有各种各样的铺子,休息的茶铺,挂着羽织和夜着的和服铺子。烧着锻刀炉的刀铺在灰色屋瓦后闪着通红的光,冲田攥紧了那个小小的钱袋,因为里面是他的希望。

冲田总司走进刀铺,对刀匠说,我要一把刀。

刀匠看了一眼少年,反问道,你父母呢?

这冷不丁一个反问冲田总司仿佛吞进去一粒石子,他良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鄙视了。

冲田总司说:“我买刀和我父母有什么关系。”

刀匠:“小孩子滚远点,我没工夫在这里和你们叽叽歪歪,别耽误我时间。”

冲田此时恨不得把房梁上挂的刀随便抽一把架刀匠脖子上,但是他还是面带尴尬友善不失礼貌的微笑:

“我不小了,今年十六岁,我需要一把刀。”

“你是哪儿来的人?”

“试卫馆。”

刀匠怂了。他就算不认识眼前的少年,可他认识土方岁三,也认识近藤勇。就算他对近藤勇的乐善好施不卖几分薄面,若是这个少年有几分门道最后告黑状告到土方岁三那里,他的铺子也许就不是吊销执照这么简单了。

刀匠在通红的铁上浇了一勺凉水,撸起袖子:

“小哥准备了多少钱啊?”

没见过世面的少年摇了摇叮当作响的钱袋,换来了刀匠一个大大的白眼。

“我说小哥你啊,你把刀这东西当什么了?”

“这些钱难道不够吗?我攒了好长时间.......”

老刀匠看着冲田总司的表情并不是找茬,的确是不懂其中的研究,放下手中的活计叹了口气。

“老头子我不忍昧着良心骗你,要是你想要那种仅仅是为了装饰经看不经用的花哨玩意,这些钱当然够用,足矣了.......”

“不过小哥你将来想成为武士吧?没有一把趁手的刀可不行啊。”

冲田总司盯着自己手里打着补丁的钱袋,有些失落地低下了头,他似乎刚刚明白买刀这件事并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

“而且你光说要买刀,想要什么长度,想要什么刀工,这些统统都没计划过对吧?”

冲田总司恨不得将头埋进地底下。

刀匠不说话了,他明白点到为止是门明智的艺术。到他这里来的哪个不是做着武士梦的傻小子。他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冲失落的少年摆了摆手。

“回去好好想想再来吧,想买把好刀,至少得把你钱袋填满才行。我这里不赊账的。”

【3】

鸭川流动着水下飘着几尾通红的鱼,冲田总司坐在河堤,盯着夕阳在水面上洒下的落落余晖。

他是真的很想要一把自己的刀。

瘪瘪的钱袋无精打采地挂在腰间。他拍了拍本来就脏的不成样子的裙裤,从河底上捡起一块石子,将憋在心里的沮丧和不快悉数发泄,卯足了力气向河面掷去。

结果因为力气太小,还没等河面泛起波纹,他便听到了一声惊叫,连忙起身向河边跑去。

他在河边看到赤着脚蹚水的孩子,他有一双赤色的眸子,穿着灰色的,不合身的衣服。他一手捂着后脑勺,另一只手握着一枚小小的,沾着一点血迹的石子。

被打中的孩子仰头看着他,瘪了瘪嘴唇。唇角一点小小的痣在夕阳下写的格外显眼。

下一秒,让冲田总司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他看着一路小跑而来的冲田总司,用脏兮兮的手怯生生的将石子递给了他:

“这是你掉的东西吗?”

原来是个傻子,他想。

【4】

冲田总司就是那一天认识那个小叫花子的。

他觉得小叫花子应该是被谁赶出家门的孩子,头发乱乱的,衣服也旧旧的。浑身上下只有一双忽闪的眼睛漂亮又出神。每天冲田做完了一天该做的事,回到试卫馆的时候就会看见他坐在鸭川的河堤边,河堤边有背着箱子吆喝的卖货郎,烧着开水煮荞麦面的扁担,远远看去只有小小的,灰色身影望着波光粼粼的河面,若有所思地沉默着,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

“明明长着那么漂亮的一张脸,别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啊。”

小乞丐嚼着冲田省下来送给他的饭团,眨着眼睛看着面前一本正经的少年,冲田总司用手帕蘸了河水,恨不得把他的脸揩掉一层皮似的左一下又一下擦着,最后还腾出手来捋了捋他乱糟糟的头发。

“只有把自己弄得干净漂亮,这样别人才会喜欢你,不然自己心情都不好不是吗。”

狼吞虎咽着饭团的孩子鼓着腮帮子,眨着眼睛,默默点了点头。

“看嘛,这样就好了。”冲田总司有些满意的笑着,随后一屁股坐在他身边。小叫花子看起来比冲田还稍微小个三四岁。试卫馆附近的人家很少能碰到年龄相近的小孩。虽然的确是埋汰了点,但是相处过一段时间后,冲田总司也觉得这孩子的确是值得信赖的,可以倾诉的伙伴。

“明明我都十六岁的大人了,为什么还要每天做擦地烧水这样的杂活啊——”

冲田总司活动着有些酸疼的肩膀,拖长声调抱怨着,旁边吃饭团的小叫花子似乎是咬到了饭团里的梅干,伸出粉色的舌尖发出不愉快呜呜的声音。

“每次都看你这么饿,是因为没有饭吃吗?”

小叫花子小心地把最后一块饭团送进嘴里,随后舔了舔手指,轻轻点了点头,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冲田总司的脸庞:

“你想做的事是什么?”

什么啊……原来你在听啊。

“总司想做的事,总司想成为的人是什么?”

“啊——啊。”冲田总司没想到这个沉默寡言的傻孩子一直在听自己讲话,他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靠在小叫花子旁边:

“我告诉你啊——我想成为很厉害的武士,就像近藤先生还有岁先生那样!”

“武士?”红瞳的孩子歪了歪头,似乎像是听错了什么似的。

“对,就是那种征战沙场,替自己主公立下功劳,然后成为了不起的家臣的那种武士!”

叫花子瞪着眼睛,像是听评书似的点了点头,随后认真地补充道:

“要是武士的话,应该有佩刀吧?总司有佩刀吗?”

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慷慨激昂发表演讲的少年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装过头了,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现在,现在还没有.......将来,将来会有的........”

“.......吧?”在那双透亮的眼睛注视下,冲田总司不好意思再吹牛了。或许整个一句话中只有最后一个语气词说了句实话。随后他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在旁边。两个人一起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沉默不语。

“那,总司想要一把什么样的刀呢?”

“我想要的刀啊.......”冲田总司盯着掌心的纹路,手掌和指根相连的部分因为长年练习竹刀生出了厚厚的茧。

“自然是越结实越好,越锋利越好。”

旁边的孩子笑了,露出了白色的虎牙,不过冲田总司却从中品出了苦涩的味道:

“要是……很锋利的刀,自己却无论如好用不好该怎么办呢?”

“怎么会存在那样的事呢?”冲田总司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少年摇了摇头:

“用不好刀的话,这不应该是主人的原因吗?只有掌握了更强大的力量,才能将刀剑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只要变得厉害了,就没有好用与不好用的说法。所以你看,表面是人买下了属于自己的刀,实际上,剑也在选择人啊!”

小叫花子听的一愣一愣的,像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撼,等冲田慷慨陈词完才发现自己似乎又说了奇怪的话——什么选择与被选择,听起来就跟刀剑是活着的似的。

于是他迅速地转移话题,“不过就我来说,我还是喜欢结实一点的啊........”

面前穿着破旧的小孩点了点头,咯咯笑了起来:

“要是总司的话,一定能做到。”

“承你吉言。”总司晃着脚,也回报一个没有杂质的微笑:

“不过还是好想要自己的刀啊。”

“我送你一把。”

“好,好.......哎?!!!!!”

冲田总司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送你一把。”小小的孩子点了点头,认真许下了承诺。

“盂兰盆节的时候到这里来找我吧,我答应你,送你一把刀。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刀,但是我向你保证,一定是一把很锋利,很锋利的刀,请相信我。”

闪光的红色双眼在夕阳下像发亮的宝石,他有些赌气似的,反反复复地,执拗地重复着:我会送你一把很锋利的刀。

“你不相信我吗?”他用力地握住了冲田总司的手。汗津津的小手像是猫咪柔软的爪子。

“我,我信是信了啊......”冲田总司有些不好意思地叹了口气:

“我没钱付给你啊......我知道,刀是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白收你的东西。”

“你没有白收我的东西啊。”少年用力的笑了笑,冲田总司隐约记得,他长长的睫毛上挂着剔透的泪花:

“你已经将对我来说最宝贵的东西送给我了。”

【5】

“话说,你真的把那把‘乞食清光’丢掉了?”

“不然呢?”刀匠叹了口气,将烧的通红的刚玉丢进炉子。

“多可惜啊,好不容易做出来的,明明是把不错的刀。”刀匠的女婿有些惋惜的感叹道,话语却被落下铁锤的声音打断了。

“那把刀太难用了,完全卖不出去啊。”

“太难用了?怎么会.......”

“要知道现在虽然有那么多想做武士的人,不过真正会用刀的可不多了。”

“那也不至于丢掉吧?”

“不被使用的刀没有价值。”刀匠粗声粗气地单方面结束了谈话,继续挥舞着铁锤。

“那把刀没有懂它的人,丢了也好。”

【6】

“所以说啊!这把刀是朋友送我的!不是我偷的!”

“小鬼说的话果然很可疑。”

“都说了我不是小鬼!”冲田总司怀里紧紧抱着一把裹着黑布的刀,但实在是面对土方岁三一脸‘我就知道有猫腻’的表情没法解释,土方岁三死死地盯着面前这个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少年,看着他搂着怀里的物件节节后退。

盂兰盆节的那天,冲田总司独自一人去鸭川找等在那里的孩子,人没在,他却在浅滩真的找到了一把刀。一把被黑布严严实实地缠着,有着艳丽地红色刀鞘,尽管三分之一的刀都泡在水里,却丝毫没有生锈的痕迹,有着闪闪发亮刀刃的打刀。

虽然不知是被那个不识货的家伙丢在河滩,但是在冲田总司为数不多的经验里,那真的是一把顶顶不错的好刀。

那小孩儿虽然看起来破破烂烂穿的和叫花子一样,但是他没有食言,真的送给了冲田总司一把他梦寐以求的刀。

而此刻试卫馆内,土方岁三看着面前的少年死死地搂着怀里的刀,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好像传说中吃小孩的妖怪。

“嘛.......阿岁你太凶了。”近藤勇倒是无所谓似的摆了摆手,拍拍总司的肩:

“宗次,这把刀不是从什么可疑的地方得来的吧?”

冲田总司吸了吸鼻子,拼命地点了点头。

“那好,留着他吧,要温柔地对待自己的刀啊。”

“喂,阿胜——”

“有什么关系嘛。”近藤勇摸了摸鼻子,看着自己面前兴高采烈的少年,反而劝凶神恶煞的土方放宽心:

“反正我们欠总司一把刀。就当是老天送的礼物了。”

土方岁三叹了口气,看着冲田总司不胜怜爱地摸着打刀的刀鞘,倒也缴械投降。

“小鬼,你留着它吧,等将来有机会换一把更好的。”

“不,我不会丢下它。”冲田总司拼命摇了摇头,紧紧地抱住了刀,破涕为笑。

“因为,他是我的刀!”

【全文完】


欧派党党首nc粉
画不完,上色又丑,还是放个草稿...

画不完,上色又丑,还是放个草稿吧。
不然对不起冲田君。
7.19是他的忌日。
動かねば 暗にへだつや 花と水
肺痨再也不会困住你了。
诚字旗下,英魂永存。

巧的是今天BGO开了魔神总司up。

画不完,上色又丑,还是放个草稿吧。
不然对不起冲田君。
7.19是他的忌日。
動かねば 暗にへだつや 花と水
肺痨再也不会困住你了。
诚字旗下,英魂永存。

巧的是今天BGO开了魔神总司up。

青云ucky

30石歪出了总司!(保持没出一个新卡池先抽几发总没错)不过九十多极了才三个ssr总现的格格不入(非洲人的微笑😁)

〔有没有发现我的ssr都是黑皮吗,而且是越来越白!?(什么鬼啦!)

30石歪出了总司!(保持没出一个新卡池先抽几发总没错)不过九十多极了才三个ssr总现的格格不入(非洲人的微笑😁)

〔有没有发现我的ssr都是黑皮吗,而且是越来越白!?(什么鬼啦!)

--白南.

冲田总司 151年祭

说实在的,因为太忙,没注意今天是什么日子(别打我……)


现在补一下吧,


或许现在很多小朋友都不知道冲田总司了,但是喜欢总司的人也不少,希望总司能知道吧,自己没有被历史忘记吖。


按说,在祭日写文应该带一些悲伤 ,然后再说一些什么,总司我永远会记得你的,你不会被历史忘记什么的。但是,总司本人就挺乐观的,或许死亡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吧。


150多年前的日本,血雨腥风一点都不亚于中国的改革,明治维新对于日本或许是一种进步,可维护幕府的武士们,何尝不是英雄呢?


刚喜欢总司的时候,总觉得总司生错了时代,觉得总司在战国时代可能会更优秀,甚是名垂青史。


后来觉得,既然上天让他降...

说实在的,因为太忙,没注意今天是什么日子(别打我……)


现在补一下吧,




或许现在很多小朋友都不知道冲田总司了,但是喜欢总司的人也不少,希望总司能知道吧,自己没有被历史忘记吖。


按说,在祭日写文应该带一些悲伤 ,然后再说一些什么,总司我永远会记得你的,你不会被历史忘记什么的。但是,总司本人就挺乐观的,或许死亡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吧。




150多年前的日本,血雨腥风一点都不亚于中国的改革,明治维新对于日本或许是一种进步,可维护幕府的武士们,何尝不是英雄呢?


刚喜欢总司的时候,总觉得总司生错了时代,觉得总司在战国时代可能会更优秀,甚是名垂青史。


后来觉得,既然上天让他降生在江户时代,可能是想锻炼一下他吧,用中国古话说就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就不写完了哈)


总司自己也从来没有感叹过生不逢时,他只是做自己该做的,把做不好的做好,把能做好的做到最好;不哭、不闹、不添麻烦,这是一个有多大觉悟的孩子啊!


因为总司,我开始了解日本历史;也是因为总司,我选择了文科、选择了历史、选择去日本留学;因为总司,我学会长大,学会做自己,学会帮助他人;因为总司,我的生活中充满笑容。


希望总司在极乐净土能没有烦恼,没有刀枪,和自己爱的人,开开心心,幸福安康。


————————————————————————————


-白南.


冲田家的白川

旧影《《《冲田总司151祭

这是很久之前就一直想尝试填词的一首bgm。


当年看日剧百鬼夜行抄的时候,序章一出来被它给深深的震撼了,在我心里这首bgm就非常非常适合幕末,简直一闭眼就能看见那隔着一百年的时光。


今天是先生的151年祭,我就试着把它填出来了。毕竟五音不全也就没唱,不过也算是我隔着这一百多年来对那个时代的一种叹息吧。


旧影


原曲:百鬼夜行抄~序章


填词:白川


红桥凭空栏望孤坟月如霜,轻声叹叹出百年沧桑。


奈何樱雨纷纷岁月化悲凉,唯有世事皆无常。


烟火漫天绚烂似京都华灿,却道花开依旧人不复。


回首执剑笑颜血雨腥风掩,良辰美景看遍风雨任流  ...


这是很久之前就一直想尝试填词的一首bgm。


当年看日剧百鬼夜行抄的时候,序章一出来被它给深深的震撼了,在我心里这首bgm就非常非常适合幕末,简直一闭眼就能看见那隔着一百年的时光。


今天是先生的151年祭,我就试着把它填出来了。毕竟五音不全也就没唱,不过也算是我隔着这一百多年来对那个时代的一种叹息吧。


旧影


原曲:百鬼夜行抄~序章


填词:白川


红桥凭空栏望孤坟月如霜,轻声叹叹出百年沧桑。


奈何樱雨纷纷岁月化悲凉,唯有世事皆无常。


烟火漫天绚烂似京都华灿,却道花开依旧人不复。


回首执剑笑颜血雨腥风掩,良辰美景看遍风雨任流   年。




幕末旧影少年,焚尽一切执念。


冷眼看过世间,乱世刀光浮现。


寂了无声残年,恍如隔世诺言。


花与水退尽黑暗白衣染血。



红桥凭空栏望孤坟月如霜,轻声叹叹出百年沧桑。


奈何樱雨纷纷岁月化悲凉,唯有世事皆无常。


忘川河畔回望空惹悄然悲怆,不如斩断这一世悲凉。


闲看屋前落雪梅花傲然霜,百年风尘过往如同梦一场。


《《《the   end.


没有感情的杀手

我不太会画画……
只是看啥也没发过随便发发

我不太会画画……
只是看啥也没发过随便发发

努力变成咸鱼酱

啊wdm,魔神总司!!!我可以了!我真的可以了!!!

啊wdm,魔神总司!!!我可以了!我真的可以了!!!

鴨沙羅

爱的意义(评论随机抽刀写下一篇

*顺便给总司纪念一下吧,大概

*第二人称

———————————————————

  “加州清光。”你呼唤他。“加州清光。”

  “嗯,主人有什么事吗?”听到你呼唤的他快速走到你身边。

  “爱是什么?”你问他。

  “诶,这个问题,主人你的政治书里有写吧?不好好听课可不行啊。”虽然整天说着“爱”的字眼,但他显然并不擅长这类话题。他企图将你的注意力转移。

  “爱是什么?我是说爱情,和具体表现。”你不依不饶。

  “啊——这么说吧。比如在生活中爱人给你的微小的关心啊,特别日子的小礼物啊,每天打招呼的日常,都会透露出来啊...

*顺便给总司纪念一下吧,大概

*第二人称

———————————————————

  “加州清光。”你呼唤他。“加州清光。”

  “嗯,主人有什么事吗?”听到你呼唤的他快速走到你身边。

  “爱是什么?”你问他。

  “诶,这个问题,主人你的政治书里有写吧?不好好听课可不行啊。”虽然整天说着“爱”的字眼,但他显然并不擅长这类话题。他企图将你的注意力转移。

  “爱是什么?我是说爱情,和具体表现。”你不依不饶。

  “啊——这么说吧。比如在生活中爱人给你的微小的关心啊,特别日子的小礼物啊,每天打招呼的日常,都会透露出来啊。”他稍认真地看着你,一双红眸闪闪发亮。

  虽得到了答案,你却并不满意:“那为什么,你的爱意,这么平淡、长久又充满生活气息?”

  “……你明明知道。”加州清光无奈。“但是我想听清光亲口告诉我啦——”

  “因为,我的一生比较短暂吧。”

  “那么?”

  “加州清光,誓愿守护您,生生世世。”

———————————————————

小剧场

  “嗯?关于爱?”冲田总司充满温暖地笑着,回答了你这个问题:“就是,守护啊。守护他的梦想,笑容,欢乐……就是这样。哎呀我说的不是爱情啦。”

  “话说今天的天,就像我在江户最后看到的那样啊。”

冰花水露子
复健 等待 顺便消磨时间

复健 等待 顺便消磨时间

复健 等待 顺便消磨时间

由良时雨·日语勉强中!

冲田总司殁151年祭文【梦】

#冲田总司殁151年祭文##7月19日#配图我之后做了会加进来!今年写的是总司视角
                            梦(ゆめ)
               ...

#冲田总司殁151年祭文##7月19日#配图我之后做了会加进来!今年写的是总司视角
                            梦(ゆめ)
                                                       ゆらしぐる
  雨。
  持续不断,在弥生之际坠落。
  苦战。
  模糊却又鲜明的景色里,显现出来的是,某个人于雨中奋战的身影。似乎梦到了将会发生的事情,却亦作不解。努力想要抓住的时候,却生出陡然的失重感。
  清醒,又仿佛身在朦胧。
  从那之后,又过了多少天呢。从终于没有忍住病情的那天开始,从大家担忧的表情开始,从土方先生那严肃的面容突然有一丝紧张开始……我清楚,瞒不住了。明明松本医生说的我都能遵守,明明我还想和大家一起作战啊,明明我还想拿刀的。
  但是大家却再也不让我再次拿刀,再次作战了。虽然表面还是以往的样子,但是右手却缩到了身后紧紧握成了拳。不甘心……真的……不甘心。为什么,自己珍惜的家人和朋友,自己却要离他们远去呢。
  我无比的清楚这是因为他们担心我的身体。但是我也明白,我这一走,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睁开眼睛,感受到了和煦的阳光,和梦中的冰冷完全不一样的,温暖的光芒将自己包裹着。来到千驮谷之后其实也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都没有的,有自己曾几时想的居住之地,没有纷扰,单单纯纯的闲居养病的生活。
  但是,为什么会感到悲伤呢。
  土方副长来的那天,我真的很开心,当我问到大家怎么样的时候,他背对着我,和我说大家平安无事,都在期待我的归队。
  是呢……我还必须要回去新选组呢,那是我们共同的“家”啊。即使我知道,土方副长一定瞒着我什么,想让我没有察觉。那还不如,就顺应他的意思,“不察觉”便好。
  听着庭院里的蝉鸣声,又到夏至。庆应年间真的出了不少事情呢。不知不觉就想到了小时候刚到道场的时候,姐姐温和的面容,想起了当初在壬生寺的时候,大家聚在一块为着一个目标努力的时候的表情。再到之后的池田屋,在一夜混战之后走出来的我们,彻底被冠以“新选组”名号的我们。
  如今他们仍旧在大步迈进,向着明日走去,所以我,也不可以在此停留啊。正如之前的“大刀不能用就用小刀,小刀不能用就用刀鞘,刀鞘没了就空手搏斗,战场上没有谁会等你。”时间不会等我,同样不会等新选组。
  所以……哪怕再给我一些时间都好啊……不,那之后我能看到的结果,一定不是我所期望的吧。我这样过去,反而是一种拖累。脑海中像走马灯一样不断地闪现着记忆的碎片。
  不知不觉,又有一些困呢。在再次沉睡之前,貌似看到了很美很美的樱花呢,是哪年看到的呢?又好像看到了故乡的河流,静静地流淌,一如往昔。
  我后悔吗……?不后悔。那些都是和我最珍惜的人们一起度过的时光啊。下次醒来的时候,一定要过去看土方副长他们吧?毕竟距离上次见面也有些时日了……那便醒来再想罢。
  闭上双眼的时候,便是一生。
  庆应四年五月三十日,新选组一番队队长冲田总司于千驮谷殁。时年26岁。

啾啾啾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立志要产双安粮!

【刀乱xfgo】旅行安定_29

(二十九)雨林之旅

“薄樱君明明都不拥有安定,为什么连你也见到安定了!!!”薄樱事件发生的当夜,花丸总司对着刚回来的薄樱总司大声抱怨着:“为什么啊!安定明明是我的刀!那孩子那么乖巧可爱,我也好想和安定见面哇!”

“你不是在游戏里天天见嘛。”

“游戏和真人能一样吗!”

“安啦,花丸君,这也没办法,谁叫我们是已经死了的呢?”异闻总司一边劝慰,一边紧盯着薄樱总司,就怕这b又搞什么事情。薄樱总司也果然不负众望:

“你的爱刀还送了我一把一模一样的刀,人形的那种哦~我以后每天都能和你的爱刀共事啦。哎呀,你不知道,那孩子真的超可爱的!又老实、又懂事、又能干,有了他之后屯所生活多了好多乐趣呢~你的刀真棒~”

“你听听这说...

(二十九)雨林之旅

“薄樱君明明都不拥有安定,为什么连你也见到安定了!!!”薄樱事件发生的当夜,花丸总司对着刚回来的薄樱总司大声抱怨着:“为什么啊!安定明明是我的刀!那孩子那么乖巧可爱,我也好想和安定见面哇!”

“你不是在游戏里天天见嘛。”

“游戏和真人能一样吗!”

“安啦,花丸君,这也没办法,谁叫我们是已经死了的呢?”异闻总司一边劝慰,一边紧盯着薄樱总司,就怕这b又搞什么事情。薄樱总司也果然不负众望:

“你的爱刀还送了我一把一模一样的刀,人形的那种哦~我以后每天都能和你的爱刀共事啦。哎呀,你不知道,那孩子真的超可爱的!又老实、又懂事、又能干,有了他之后屯所生活多了好多乐趣呢~你的刀真棒~”

“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咳呜——!!!”(花丸总司气到吐血)

突然,嘭的一声,房门被打开了。三人浑身一激灵,紧张地看向门口。

戴着红围巾的某位冲田拿着刀站在那里,金色的眼睛死死地瞪着他们,眼神里满是被吵得睡不着觉的怨气。

“镇魂君——我们错了……”

今天的冲田世界依然安静祥和……

——

离开薄樱总司所在的世界,已经是深夜。

事实上,每次他们从别的世界来到现世时的地点是随机的,这次好巧不巧,居然在深林里!没办法,只好以安定回到本体刀里、冲田灵体化的方式将就了一夜。

安定和冲田原本满怀期待的幕末之行就在短暂的迷路又遭遇了危险的事件之间短暂地结束了。

[好郁闷……]

当安定第二天早上醒来看到自己本体上爬了一堆蜈蚣鼠妇之类的东西时,更加郁闷了。

之前因为太黑,没能好好观察环境。现在环顾四周,两人才发现这片森林完全不是自己熟悉的模样。这里的树特别高大,树干和地上都覆满了绿色的藤蔓和苔藓。

这是到了什么地方啊!?

安定掏出手机,发现这2205年生产的手机居然坚强地有信号,瞬间觉得看到了希望。他打开地图定位想看看自己在哪,发现周围尽是不认识的地名。又把范围扩大看了看国家——

越南。

安定:“……”

冲田:“……”

安定:“语言不同呢。。。要不要离开?感觉这里会有很多危险。”

冲田:“嘛嘛……我们也是在旅行,就随遇而安吧。反正我们不是普通人,遇到危险也一定能克服的。嗯——就当热带雨林一日游?”(*越南为热带季雨林)

安定:“好!冲田开心就好。遇到危险我会保护你的!”

冲田:“……我是你的从者……说这些也没用。我身为刀的主人,怎么能被刀看扁呢!走着瞧吧,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

安定:“抱歉啦,啊-路-基!”

两人愉快(大概)地踏上了热带季雨林之旅。

然而毕竟刚刚经历过薄樱事件,欣赏景色的兴致并不是很高昂。再加上这里的环境——雨林内的气温很高,闷热得如蒸笼一般,潮湿的泥土混杂着枯叶腐败的气味灌满鼻腔;在满是崎岖的树根和藤蔓以及杂乱灌木丛的地面跋涉也格外费力,常常需要扶着树枝行进;除此之外,还需要提防蛇和毒虫。没过多久,两人就身心俱疲了。

安定停下来,担忧地问:“冲田,休息一会儿吧?我记得你是耐久E。”

“我……我还能行……”冲田已经气喘吁吁了,反射性地扶上了树,突然感觉不对劲——手下扶着的藤蔓滑走了。

滑走了。。。

冲田感到一阵刺痛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见一条两指粗的花蛇咬在自己手腕上,在自己皮肤上留下两个小洞然后迅速消失在树丛间。

周围的景象旋转起来,同时喉头涌上一股苦涩的暖流。

[冲田:中毒状态     回合∞    诱发病弱]

“冲田!?振作一点!!!”

意识消失前,冲田最后想的是一句粗口。


雎鸠九毛九

是炎夏里一簇温和的绣球,

是暗夜里一朵转瞬即逝的昙花,

是自鲜血里长出的一株八重樱。


身不动,能否隔过黑暗,花与水。


1868.7.19~2019.7.19

是炎夏里一簇温和的绣球,

是暗夜里一朵转瞬即逝的昙花,

是自鲜血里长出的一株八重樱。


身不动,能否隔过黑暗,花与水。


1868.7.19~2019.7.19

月满西江西满月

【明治之秋】

※1868.7.19~2019.7.19

————————————————————————

  “唰——唰——”

  寺前青黑的石板路上,一名妇人挥动扫把,有节奏地将薄薄一层枯叶耙成一小堆,扫帚丝蹭过地面的声音顺着巷子传出老远。

  少顷,妇人略停了一停,将一绺下垂的发丝捞到耳后,拄着扫帚塞好腰带,目光巡视检索有无遗漏的落叶,而路面事实上干净得很,唯有寺庙边丛生的秋草沉默以对。寺顶匾额上“壬生”金漆略有斑驳,注连绳划开的界限内也见不着僧人。

  “跟以前比起来安静多了。”妇人心里嘀咕了一句,发现自己盯着拂...

※1868.7.19~2019.7.19

————————————————————————

  “唰——唰——”

  寺前青黑的石板路上,一名妇人挥动扫把,有节奏地将薄薄一层枯叶耙成一小堆,扫帚丝蹭过地面的声音顺着巷子传出老远。

  少顷,妇人略停了一停,将一绺下垂的发丝捞到耳后,拄着扫帚塞好腰带,目光巡视检索有无遗漏的落叶,而路面事实上干净得很,唯有寺庙边丛生的秋草沉默以对。寺顶匾额上“壬生”金漆略有斑驳,注连绳划开的界限内也见不着僧人。

  “跟以前比起来安静多了。”妇人心里嘀咕了一句,发现自己盯着拂动的白色御币愣了会神。

  什么是以前呢?

  时移世易,京都逊身让位给了从前的江户,街道上哗啦啦跑的马车常要避着汽车,年轻的孩子们纷纷换上挺括的洋服求学,吃穿用度走的是一个大拐弯。只有旧都城的住民,衣食照旧,祭典照旧,时间淌得像蜂蜜一样慢,但它仍然在淌着。

壬生寺里也曾住过那么一群幕府的武士,叽嘹乱叫,舞刀弄枪,浅葱耀目。

  她于是叹了口气,向巷子另一端走去。

  “早啊,花婶!”身后健步走来个鬓发半白的大叔,声若洪钟地同妇人打了个招呼。

  “您也早。”妇人微笑,点头致意。“不常见您过这儿,有什么急事吗?”

  “嗐,没什么大事,穿个路去对面裁缝店取衣服。你这是……”男人搔了搔下巴。

  “扫地而已。”

  “辛苦辛苦。唷,这地儿是壬生寺边上!”男人好似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般,指着匾额大叫起来。“现在可真是凄凉得很哪!”

  “也许吧。”妇人颔首,移了几步,怕声音惊扰了寺中僧人。“前些年那个叫什么组的一队人驻扎在这里的时候还热闹好些。”

  “你说的那个是叫新……哦!新选组吧!咳,那些个人,成天提着刀在街上砍攘夷派的浪人,他们的头儿,我的天!还骑着匹马进进出出!”大叔挥了下手,好像威风的是他似的,声音震得两壁嗡嗡响。“老逮放生池里的王八炖汤,住持被烦得不得了!”

  “我还听组里的队士抱怨过说副长严厉得跟阎王一样呢。”妇人好像想起什么,掩口笑了笑。

  “嗨,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现在天皇陛下临朝,幕府和幕府的走狗可不是统统垮了台,那新选组还顺带着倒了大霉。”他摊开双手,“那么威风凛凛又给谁看呢?到头来荣华富贵不都是一场空。要我来说,不如老老实实地,那些改朝换代的事儿都交给大人们就好。”

  “您说的也对,我们能做的有限啊。”妇人叹惋道,一时间也忘了扫地的活。

  “不,阿姨说的不对。”不知何时冒出来的年轻学生,扶一扶黑框眼镜,想来是上早课路过。“我们可以去了解,了解这个社会从而改变它。新选组,说白了就是一群眼界狭小的农民。看清楚了,就能顺应文明开化的潮流,而不成为新选组那样的腐朽之物。”男学生脸上洋溢着一种朝气,看了让人心生喜欢,此番大约也是学习了许多西人学说。

  “这样吗?那可真是好啦。”

  “哈哈哈!好!”男人大力拍了拍学生的肩背,“国家的未来,可是全在你们身上啊!”

  “没有没有,要学的还有很多。”

  这可真是变了。妇人揉了揉眼睛,潦草地告别了二人,接着干自己的一份事去。“这都是对的吗?再过一百年,谁又是对的呢?”

  没人能回答。百年盛景过眼云烟,哪还有更繁华的应许能诱惑京都人呢?

  待那老少二人大力寒暄一番后,终于各走各路,从没被他们放在心上的豪言壮语还是被壬生寺边榕树下的一对小兄妹听了进去。见胖大男人走来,妹妹不由得抱紧了怀里装满土豆水芹的篮子,往哥哥身后藏了藏。“哥哥,新选组,真的是坏人吗?”

  约莫十一二岁的男孩子轻轻揽住妹妹的肩膀。“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不是。起码宗次郎不是坏人。”

  “嗯……我还记得,宗次郎哥哥和两个小哥哥,给我们抓小鱼,还把刀给我们看呢……”

  听见兄妹二人细若蚊蚋的讨论,男人脸上浮现出一种雄性动物的慈祥与轻蔑的混合表情,伸手用力揉了一把哥哥的发顶。“你懂什么,小子。买了菜赶紧回家去。”

  闻言哥哥拉起妹妹就跑,长长的青石路涌过一股风。僧人在院深处推开了门。

  人活一世,草活一秋。

 

寂_微紫

总司,你已经离去了一百五十一年了啊,今年的总司祭为什么突然暂停,我是真的真的很想亲自去看看你啊!喜欢你已经很长时间了,我做的真的不够,每年都没有认真给你写祭文,都只是一些意识流的话,可是,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啊,无论到什么时候,都是这样重要啊,永远不会变,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光一样的存在,今年的夏天真热啊,不知道百年前的你会不会很难受啊,我真的,又哭了,即便是一点点史料,即便是一点点和你相关,我看到都会特别兴奋,我真的很想念你,我总是一次又一次在生活中陷入绝望,可是我喜欢那么你,我希望可以像你一样,永远笑着,为了你,我也要更加努力更加优秀啊,我要去日本,我要去专称寺,无论以后开不开放,只要我能去。...

总司,你已经离去了一百五十一年了啊,今年的总司祭为什么突然暂停,我是真的真的很想亲自去看看你啊!喜欢你已经很长时间了,我做的真的不够,每年都没有认真给你写祭文,都只是一些意识流的话,可是,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啊,无论到什么时候,都是这样重要啊,永远不会变,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光一样的存在,今年的夏天真热啊,不知道百年前的你会不会很难受啊,我真的,又哭了,即便是一点点史料,即便是一点点和你相关,我看到都会特别兴奋,我真的很想念你,我总是一次又一次在生活中陷入绝望,可是我喜欢那么你,我希望可以像你一样,永远笑着,为了你,我也要更加努力更加优秀啊,我要去日本,我要去专称寺,无论以后开不开放,只要我能去。你永远都不会消失,因为你在我心里!

时至今日,你仍是我的光芒

Nebula
是魔神alter卡池前的祈愿...

是魔神alter卡池前的祈愿

说起来今年都没怎么画废狗

好想拥有 动作宝具模型都太帅气了

是魔神alter卡池前的祈愿

说起来今年都没怎么画废狗

好想拥有 动作宝具模型都太帅气了

AAAly

【手书】冲田-阿吽的节奏

走过路过进来瞅一眼吧!放图引狼

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9580009


走过路过进来瞅一眼吧!放图引狼

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9580009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