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冷战

20500浏览    724参与
lia
我喜欢它!!!请给我这个老师的...

我喜欢它!!!
请给我这个老师的全部信息!!!

我喜欢它!!!
请给我这个老师的全部信息!!!

异色狐物语企划主策划

【人生如戏/段子】亚瑟: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aph同人文《人生如戏》美人鱼名场面】ooc预警

亚瑟:王先生你好你好你好

伊万: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到你

老王: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伊万:我们是国家,我们不会怕

老王:我刚刚,目睹了四个国家在那互掐

亚瑟&伊万【战术后仰】

亚瑟:国家,是哪一位

老王:不是哪一位,就是联五里面那四个一天到晚互相看不惯的国家啊!

亚瑟【画画中,死扛】

老王:不是吃的,是国家

亚瑟【画画中,意/大/利】

老王:不是那么容易投降的,挺凶的

亚瑟【画画中,德/国】

老王:没那么凶,挺二的

伊万【拿过纸,倒过来,普/鲁/士】

老王:这???

亚瑟【加几笔,头上顶着鸟的普/...

【aph同人文《人生如戏》美人鱼名场面】ooc预警

亚瑟:王先生你好你好你好

伊万: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到你

老王: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伊万:我们是国家,我们不会怕

老王:我刚刚,目睹了四个国家在那互掐

亚瑟&伊万【战术后仰】

亚瑟:国家,是哪一位

老王:不是哪一位,就是联五里面那四个一天到晚互相看不惯的国家啊!

亚瑟【画画中,死扛】

老王:不是吃的,是国家

亚瑟【画画中,意/大/利】

老王:不是那么容易投降的,挺凶的

亚瑟【画画中,德/国】

老王:没那么凶,挺二的

伊万【拿过纸,倒过来,普/鲁/士】

老王:这???

亚瑟【加几笔,头上顶着鸟的普/鲁/士】

老王【愤怒】:冷战和dover啊!黑塔利亚有没有看,就是整天干架的那四个啊,明白吗

伊万:明白了,您继续

老王:我加入了一个天团,是里面最年长的那个,试问谁不知道?伊万和我在喝伏特加呢,结果他看到阿尔弗雷德就立刻举起水管“噌”的一下就没影了,转过头发现他和阿尔弗雷德打起来了,我拉都拉不回来,接着弗朗西斯就来劝架啊,后来那个亚瑟跑过来,他们俩也干起来了,我夹在中间,都不知道。。。

亚瑟:噗

老王:你笑什么

亚瑟: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老王:什么高兴的事情

亚瑟:我打架打赢了

伊万:哈哈哈哈哈

老王:你又笑什么

伊万:我打架也打赢了

老王:你们俩打的是同一个人?

伊万&亚瑟:是是是。。。啊不是不是

伊万:是我们俩各自的死对头

老王: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亚瑟:对对,噗哈哈

老王:喂————

伊万:哎我们言归正传啊,你说的这个冷战和dover,他们,厉害吗?

老王:他们不是厉害不厉害的那个问题,他们就是那种,很少见的那种,他们长得挺好看,各有各的个性,对我还都不错,遗憾的是他们打架那天我没拍下他们互扒对方的裤子的场景。。。

亚瑟【偷笑】

老王:你个炸厨房的还在笑,我忍你很久了!

亚瑟:我打架打赢了

老王: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亚瑟:Mr.Wang,我们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弗朗西斯不再裸奔

伊万:不如这样,你先回去睡觉,等我们把各自的死对头打死了就来找你

老王:行,你们抓紧时间,他们很凶的,多带点人啊

(名场面段子是列表红色:九狸,狸狸是想笑死我吧哈哈哈哈)

龙耀宣竹

APH

 在一间房间之中,昏暗的灯光之下,线笔轻轻勾勒出一个端庄的书架,书架早已有些破旧,厚厚的灰尘,沉重的附在书架之上,上面少许有彩笔画过的痕迹,在隔板之处有少些磨损,灰暗的木材衬得书架格外空虚,在书架上方放着一个米团,灰褐色的米团上打满了补丁,脏兮兮的,画笔写出的符号映在上面,不难看出是一个女孩的心爱之物,可放在那,却有种说不出的空洞,眼神则更为空洞,也许,已有多年没有人看它了,但它还是孤独的注视远方。








 在一间房间之中,昏暗的灯光之下,线笔轻轻勾勒出一个端庄的书架,书架早已有些破旧,厚厚的灰尘,沉重的附在书架之上,上面少许有彩笔画过的痕迹,在隔板之处有少些磨损,灰暗的木材衬得书架格外空虚,在书架上方放着一个米团,灰褐色的米团上打满了补丁,脏兮兮的,画笔写出的符号映在上面,不难看出是一个女孩的心爱之物,可放在那,却有种说不出的空洞,眼神则更为空洞,也许,已有多年没有人看它了,但它还是孤独的注视远方。

知绡er

我我我来啦!!没想到审核得这么快!

亲们久等了

我把🔗放评论里了,大家直接点开看就好了,用🔗的话效果更好一点,不过用长图也超不多的


还有大家要里面的表情包的话可以直接来我要(欢迎扩列ww

我我我来啦!!没想到审核得这么快!

亲们久等了

我把🔗放评论里了,大家直接点开看就好了,用🔗的话效果更好一点,不过用长图也超不多的


还有大家要里面的表情包的话可以直接来我要(欢迎扩列ww

Guerre de Cent Ans

【求助】
刚入冷战的坑
在微博和闲鱼上看到求本的

出本的太太的作品质量至少是被大家认可的
甚至有可能是圈里的神作
所以想问一下这些冷战本是哪些太太的啊

(我只知道战争世界上烟花太太的ORZ)

或者大家可以推荐一些我错过的比较早的文吗

【求助】
刚入冷战的坑
在微博和闲鱼上看到求本的

出本的太太的作品质量至少是被大家认可的
甚至有可能是圈里的神作
所以想问一下这些冷战本是哪些太太的啊

(我只知道战争世界上烟花太太的ORZ)

或者大家可以推荐一些我错过的比较早的文吗

小乐子

【有道|西北风、冷战等大量要素察觉】
*补了几条神奇的英仏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
有道,你变了
p1:西北风组和冷战组要素注意(“伊万” 飓风沿着“弗朗西斯”飓风路线威胁美/国…嘿嘿嘿)
以及日常夸哥哥!

p2:英sir说“你自己动手…”
第一反应:卧槽!刀子!有道你这里也不放过我!
回过神来:工口!绝对是工口!

p3:有道…你…对露中有什么误解_(:з」∠)_一
上来第一眼就是“工口大魔王”…
我幸福(?)地笑了hhhhh

p4:敬业有道在线配图
两张合照混入一张幼普/鲁/士,我可以了…嘿嘿嘿嘿(疯狂姨母笑)

p5:(照片补不了,土下座,中括号有道自带不是我加的hhh)
①弗朗西斯过河。这时一条鳄鱼从水里出...

【有道|西北风、冷战等大量要素察觉】
*补了几条神奇的英仏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
有道,你变了
p1:西北风组和冷战组要素注意(“伊万” 飓风沿着“弗朗西斯”飓风路线威胁美/国…嘿嘿嘿)
以及日常夸哥哥!

p2:英sir说“你自己动手…”
第一反应:卧槽!刀子!有道你这里也不放过我!
回过神来:工口!绝对是工口!

p3:有道…你…对露中有什么误解_(:з」∠)_一
上来第一眼就是“工口大魔王”…
我幸福(?)地笑了hhhhh

p4:敬业有道在线配图
两张合照混入一张幼普/鲁/士,我可以了…嘿嘿嘿嘿(疯狂姨母笑)

p5:(照片补不了,土下座,中括号有道自带不是我加的hhh)
①弗朗西斯过河。这时一条鳄鱼从水里出现把他吃了。【……走好,腐烂。】
1.François (traverser)traversait la rivière. Tout à coup, un énorme crocodile(sortir) est sorti de l'eau et (manger) a mangé François.
②弗朗西斯:记得那个玩笑的午后,那个小小的孩子邪/恶的拿走了哥哥我的玫瑰。
Francis: Je me souviens de la blague de l'après-midi, que le mal de petits enfants pris mes roses.

玉面小白皮

露子:我要和小耀一起在太空玩耍啦~开心~

B站上一个关于露家人对露中太空合作的评价。

我觉得重点是对阿美的吐槽。

黑三角太搞笑了。

露子:我要和小耀一起在太空玩耍啦~开心~

B站上一个关于露家人对露中太空合作的评价。

我觉得重点是对阿美的吐槽。

黑三角太搞笑了。

多彩天空
  1. D-Day Armada
  2. Advance Into Europe
  3. Thunderbolts and Lightnings
  4. Lightning Encounter
  5. Dawn Chorus
  6. Twilight Conquest
  7. Knights Of The Sky
  8. Richthofen's Flying Circus
  9. Alpha Strike
  10. Vulcan Thunder

Nicolas Trudgian航空绘画选之其它

Nicolas Trudgian航空绘画选之其它

黎明鲸落

Al已成精系列
虽然我知道无差,但我私心米露…

Al已成精系列
虽然我知道无差,但我私心米露…

-乳酸菌怪獸-
露米本的一張圖透 【1991沒...

露米本的一張圖透


【1991沒有冬天】

露米本的一張圖透


【1991沒有冬天】

壶茶杯酒

阿尔弗雷德.琼斯和伊万.布拉金斯基并肩坐在冻成一根冰棍的长椅上,中间大概两个拳头的距离。脚底下的路面起了薄薄一层霜皮,晶亮闪烁。

      眼前的场景很容易给人某种奇幻的感觉,在缺少人气的冬夜里 ,这张长椅仿佛成为了世间唯一的存在,孤单的悬浮在水晶般的大地上 、清冷干燥的空气中。

       在这种场景下,阿尔弗雷德认为自己半夜不睡觉溜出旅馆 、撞见椅子上发呆的伊万以及在他身旁坐下这一系列动作都自然得很,大约是个稀罕的梦。

      ...

阿尔弗雷德.琼斯和伊万.布拉金斯基并肩坐在冻成一根冰棍的长椅上,中间大概两个拳头的距离。脚底下的路面起了薄薄一层霜皮,晶亮闪烁。

      眼前的场景很容易给人某种奇幻的感觉,在缺少人气的冬夜里 ,这张长椅仿佛成为了世间唯一的存在,孤单的悬浮在水晶般的大地上 、清冷干燥的空气中。

       在这种场景下,阿尔弗雷德认为自己半夜不睡觉溜出旅馆 、撞见椅子上发呆的伊万以及在他身旁坐下这一系列动作都自然得很,大约是个稀罕的梦。

       感受到身边突如其来的热度,伊万看了一眼,紫色的瞳孔反射了月光,比白日里要漂亮一些。


     他静静的转过了头,所以阿尔弗雷德也没有说话。

      远方忽然飘来一阵歌声,用的是俄语;这使周围更加不真实,毕竟现在可是深夜。那歌声凭空出现,像是天上有人在低吟。

     “这是什么歌?”阿尔弗雷德在明知故问,他语气很随意 ,无可无不可。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他们同时说,一个说时仿佛仍在沉默,一个在心里默念。

    歌声悄悄消失,像命运女神剪断了丝线

    漫长的沉默。

    “所以你唱过这首歌给他?”太无头绪了。

     “…什么?”

      “给他,给wang。”

       “……,没有,我没唱给任何人听过,这歌该唱给心上人,我没有心上人”

       “那你应该唱给我听。”

“……………什么?为什么?”

“因为在任何事情上,我都喜欢做第一人哦,另外,我还喜欢看别人做他没做过的事儿”

令阿尔弗雷德感到有点惊讶的是,他真的低声哼起了这歌的旋律,用他那柔和细腻的嗓音。


       伊万唱这首歌和所有人的感觉都不同,专注又自然,像是把这段旋律揣在心里很多年,每个音符都像血液一样烂熟。可是偏偏却又伴随着微妙的停滞和凝涩,似乎是因过于珍重而迟疑,证实刚才所言非虚。

    四周宁静无声,这低唱像一股幽幽的花香弥散在夜晚的空气里,萦绕在耳边,令人头皮微麻。

良久,歌声似有余响,一圈一圈融化开 ,消失的难以察觉。月光恬淡的蒙在路面上。


“你为什么唱了?”

“因为是你让我唱的啊,第一人先生”  很难得的,有些无奈。


门才口

ΣΩ 五 人偶戏(上)

“上尉,法国人和美国人一直没有回应。”

格尔典有些举棋不定。三支队伍分头进城已有四小时,如果敌人是用电磁脉冲瘫痪了友军的通讯设备,那么自己的也应该不能用了。

这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他们进入了地下某处信号不良的区域,要么是……

但无论如何,格尔典觉得自己也许要做最坏的打算了。他关掉了手电筒,端起冲锋枪说道:“接下来八小时内进行灯火管制。所有人,关闭一切发光设备。我们暂时仍按照原定路线行动。”

“英国人动了。”特瑞吉蒂倚在窗户一侧,手里保持着举着夜视望远镜的动作。

“你打算动手吗?”索伊特摆弄着手里的烟盒。自打进城,他们所有的手电筒和灯就都关掉了,连烟也不能点,连着四小时不抽烟的时候她还从未经历过,已有些不...

“上尉,法国人和美国人一直没有回应。”

格尔典有些举棋不定。三支队伍分头进城已有四小时,如果敌人是用电磁脉冲瘫痪了友军的通讯设备,那么自己的也应该不能用了。

这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他们进入了地下某处信号不良的区域,要么是……

但无论如何,格尔典觉得自己也许要做最坏的打算了。他关掉了手电筒,端起冲锋枪说道:“接下来八小时内进行灯火管制。所有人,关闭一切发光设备。我们暂时仍按照原定路线行动。”

“英国人动了。”特瑞吉蒂倚在窗户一侧,手里保持着举着夜视望远镜的动作。

“你打算动手吗?”索伊特摆弄着手里的烟盒。自打进城,他们所有的手电筒和灯就都关掉了,连烟也不能点,连着四小时不抽烟的时候她还从未经历过,已有些不耐烦了。

“不,他们人比我们多。另外,”特瑞吉蒂笑了一下:“你不好奇他们是冲什么来的吗?这地方够宽敞、够隐蔽,可以容得下几支小部队,几支……我们完全不了解的小部队。”

“还有可能向我们开火。”索伊特也起身走向了窗口。

“一定会的。”特瑞吉蒂放下了望远镜:“艾玛说了那两拨人早没了音信,八成是被全歼了。如果真这样,他们想吃掉这三十多号人也不费劲。这样的话,如果是友军就用不着我们凑热闹了。”

索伊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们难道……”“知道就行了,别说。白天撤离时让兄弟们都机灵点,没准他们还有后手。”

特瑞吉蒂的瞳孔捕捉到一束光。

“遇袭!”格尔典大喊一声,向光束飞来的窗口甩出一颗手雷,同时几乎条件反射般地躲到屋墙后。其余队员立刻举枪向窗内交替开火,将整整一层楼的窗玻璃全数击碎。谁也没想到真正的袭击火力是从背后打过来的,数杆步枪戳碎窗户伸了出来,对着SAS队员打出一轮齐射,顷刻就有八人中枪倒下。

好在众人反应足够快,三十把MP5迅速掉转枪口开火,压住袭击者的火力,同时交替掩护退入街道一侧的小楼。可漆黑的房间中突然钻出一个浑身是血的白衣人,他手握一把发光的匕首,刺入一名队员的后颈,那名队员立刻全身僵直了一下,又瘫软了下去。

白衣人刚要对另一名队员下手一串子弹就射穿了他的脑袋,他倒下了,却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已和其他队员退入建筑的格尔典见状又补了一个短点射,那白衣人才倒地没了动静。

又是数道能量束打来,四名队员躲闪不及被击中头部,惨叫着倒在地上。第二轮齐射把余下的队员们压的抬不起头。

格尔典有些慌了,他从未见过这么邪门的对手。先不说那个遭到扫射还没丧失战斗力的白衣人,就这些定向能武器也足够造成相当大的威慑了。冷汗顺着他的脸颊一路流了下来。眼下,自己可以拿来周旋的余地小得很。

他刚要示意队员准备手雷,却听见对面一阵辨不清个数的爆响,只过了两三秒就安静下来了。

那是“卡拉什尼科夫”的枪声。

队员们和格尔典同样不解对面的楼里发生了什么。可来人却操着一口蹩脚的英语先开了口:

“We are the NVA!”

“别想让我们投降!”格尔典高声喊道。


《黄衣之王》(我并没有这个剧本)
和ak47对线过无数次作为过渡...

和ak47对线过无数次
作为过渡装备却一直用到今天
但却风评被害的
枪↗王↘之↗王↘
[M—16]

和ak47对线过无数次
作为过渡装备却一直用到今天
但却风评被害的
枪↗王↘之↗王↘
[M—16]

门才口

ΣΩ 四 借刀

对于特瑞吉蒂这样常常置身战场的人而言,天上的阴霾似乎是厚重而久久不散的。天空是深灰色的,投下的阴影将地上的一切都蒙上一层铅色。街道阴冷而空寂,大群的汽车并不使这座城市热闹多少,密集的遮挡物使特瑞吉蒂看不到更多的人。所以,即使是有生命的面孔,在灰白的天幕下也是显不出来的。

以上的一切,全是一段时间之前外面的样子。

不过,即使是现在,地下训练室,特瑞吉蒂四周的东西也大约全是铅色的:混凝土墙、地板、军装,和训练室里一切的物件,确切地说,是看不到黑白灰以外的颜色。

铁门开了。

一阵整齐的踏步声清晰地传入了一众东德军人的耳中。紧接着,十二件漆黑的军装映入了他们的眼帘。来人在东德人面前站定。

二十四人宛如二十四尊雕...

对于特瑞吉蒂这样常常置身战场的人而言,天上的阴霾似乎是厚重而久久不散的。天空是深灰色的,投下的阴影将地上的一切都蒙上一层铅色。街道阴冷而空寂,大群的汽车并不使这座城市热闹多少,密集的遮挡物使特瑞吉蒂看不到更多的人。所以,即使是有生命的面孔,在灰白的天幕下也是显不出来的。

以上的一切,全是一段时间之前外面的样子。

不过,即使是现在,地下训练室,特瑞吉蒂四周的东西也大约全是铅色的:混凝土墙、地板、军装,和训练室里一切的物件,确切地说,是看不到黑白灰以外的颜色。

铁门开了。

一阵整齐的踏步声清晰地传入了一众东德军人的耳中。紧接着,十二件漆黑的军装映入了他们的眼帘。来人在东德人面前站定。

二十四人宛如二十四尊雕像一动不动,一声不出,就这样相互对视着。

特瑞吉蒂打量着正对着自己的苏联人,尽管与自己相距八米,但她目力极好的双眼依旧辨出其领口上的中校领章,她已认定这人是这支小部队的指挥了。还有那双瞳孔中与自己一般的鲜红。

在与那人视线接触的一瞬间,特瑞吉蒂顿觉脑中有一丝回忆被一股外力猛地抽出,消失掉了。但只消几秒,一个肉罐头又浮现在她的脑中,那是她昨天的晚饭。那一定是那双眼睛搞的鬼!

“中校,你们似乎迟到了。”特瑞吉蒂终于破功了,她知道自己如果不先说话,就会被一直这么折腾下去。

“的确,晚了一个钟头,柏林的车流量不小。”中校笑了一下。

“国家安全部对外情报顾问,艾鲁提·特瑞吉蒂。”

“克格勃境外事务科,索伊特·德莱诺特。”

……

“新消息,华约那边插了一脚。克格勃也得知了美国人的动向,打算出动部队。这是他们的指挥。”格拉西亚将两叠文件放到了科曼德面前。

“所以,艾威塔这步棋够险的。向斯堪的纳维亚扩张,这就等于把我们送到北约和华约的枪口下。”柯南的盯着眼前的两张档案照,叹了口气。

“如果这是我们刚成立的时候,艾威塔这么干无疑是自寻死路。可现在,这是个‘辐射剂量要命的地方’,他们也只能派小股部队来了。”

“这两个人很有意思,半个月之前都有点前科。但……如果苏联是想借刀杀人的话,几十个北约士兵未免太没法应付他们了,身上都有范围性的认知危害。不过话说回来,根据我这边内线的消息,卡洛斯最近调到欧洲了。”

“他们逃不出去。”格拉西亚拿起桌上索伊特的档案,脸上浮现出一丝轻浮的笑容:“不过,应该有人不会那么早就送命。”

“随你吧。”

一架C-130借着夜幕的掩护飞向了斯堪的纳维亚崎岖的陆地,与那些米-8奔向了同一处。螺旋桨的轰鸣将蛰伏于废城之中的那支军队尽数唤醒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