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凌波

2409浏览    118参与
如梦曾梦

背景废人体废还手残(ノಥ益ಥ)
凌波嫂子!!!我爱她!!!
(描改图)

背景废人体废还手残(ノಥ益ಥ)
凌波嫂子!!!我爱她!!!
(描改图)

江河不渡
随手摸的凌波酱,感觉毁了orz

随手摸的凌波酱,感觉毁了orz

随手摸的凌波酱,感觉毁了orz

南宫

《龙氏一家的日常》(三十五)

三十五.

进入大三,课程是少了,可日子却更加忙碌。为了能够更好地接过公司的业务,龙溟早早就决定考研。除了认真备考和处理公司的事务外,他还给自己安排了许多实习,一到周末就不在家,几乎是全年365天早出晚归。最夸张的一次,龙幽整整一个星期都没见着家里有第二个人。

而凌波,也在为充实自己的生活而忙碌着。虽然确立了关系,可日子还是像往常一样。两人素来低调,工作生活又繁忙,就连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只有偶尔发送的信息成为沟通的桥梁。

“怎么样?过了两个月,大学生活还适应吧?”倒是多了时间关心妹妹,“有没有遇到不错的男生?”

“姐姐你想什么呢!我才刚开学,还有好多事情要忙呢。”凌音连忙打住,“大学...

三十五.

进入大三,课程是少了,可日子却更加忙碌。为了能够更好地接过公司的业务,龙溟早早就决定考研。除了认真备考和处理公司的事务外,他还给自己安排了许多实习,一到周末就不在家,几乎是全年365天早出晚归。最夸张的一次,龙幽整整一个星期都没见着家里有第二个人。

而凌波,也在为充实自己的生活而忙碌着。虽然确立了关系,可日子还是像往常一样。两人素来低调,工作生活又繁忙,就连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只有偶尔发送的信息成为沟通的桥梁。

“怎么样?过了两个月,大学生活还适应吧?”倒是多了时间关心妹妹,“有没有遇到不错的男生?”

“姐姐你想什么呢!我才刚开学,还有好多事情要忙呢。”凌音连忙打住,“大学老师的讲课方式跟高中完全不一样,节奏快内容又多,我都没听懂他就讲完了,完全不知道在讲什么……”

“大学的课程主要是靠自己钻研的,上课前一定要预习,平时的功课和考试全都要靠自己自觉完成,毕竟已经是成年人了啊。”凌波以过来人的身份给妹妹传授经验,“自学是最重要的。”

“说起来……那个龙溟好像很久没来找姐姐了。”凌音忽然想起什么,“你们吵架了还是分手了?”

“说正事呢,你怎么想到别处去了。”凌波有些无奈,“他最近很忙,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再说了,也不一定要天天见面整天在一起才叫谈恋爱啊。”

“你就不怕他移情别恋?”凌音问。

“他如果真要移情别恋,会亲自告诉我的。”凌波对龙溟十分信任,“何况缘分这种东西,合则来不合则去,无须强求。”

“姐姐真是看得好开。”凌音有点羡慕,“要是我男朋友这么做,我肯定生气的。”

难得都有空的周末,姐妹俩于是一起出门逛街,换换心情。

“姐姐你快来看,这套裙子好漂亮!”凌音看中了一套心仪的连衣裙,“我看看……呀,要三百多,有点贵呢……”

虽说平日勤俭助学也存了不少,可买起东西来还是不敢大手大脚。凌音失望地放下裙子,目光却一直在留恋,似乎纠结得很。

“凌音,你来看看这套?”凌波瞧见了一套差不多的款式,只要一百多,“这套怎么样?码数也很适合呢。”

“这套……这个口袋的设计我不太喜欢。”凌音有点失望,却还是笑了起来,“没事的姐姐,看一看也很好了。”

姐妹俩很快收拾了心情,继续开心地从一家店逛到另一家店。

“姐姐你看,那家店的款式都好好看呀!”凌音指指一家高档专卖店,“我们进去瞧瞧吧?”

“可是,那家店很贵呀……”凌波却犹豫了。

“没事,就看看嘛,看一看又不要钱。”凌音不由分说拉着姐姐往店门方向去。

“哇~这套白色的,还有这套蓝色的,超好看!”凌音努力按捺住激动的心,尽量表现得平静,“名牌的款式就是不一样。”

凌波亦边走边看,抬头的瞬间,忽然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温姐姐,这套粉色的裙子好不好?”

“挺好的……吧?”温慧也不确定,“我不太会挑裙子耶。小絮,你也知道我从来不穿裙子。”

“上次晚会那套不是挺好看的?”王蓬絮回忆道。

“那是笨蛋煌挑的啦……”温慧叹了一声,“我也只有这一条裙子了。”

“不知道璇哥哥喜不喜欢呢……”王蓬絮对着镜子看了又看,犹豫不决。

“温姑娘,王姑娘,这么巧?”凌波主动上前打招呼。

“凌波姐姐,你们也来买衣服?”王蓬絮回过神,“我刚才碰巧看到一套蓝色的裙子很适合你呢,要不要试试?”

“不了,我们就看看。”凌波摆摆手,有些不好意思。

“正好,凌波你来帮小絮看看吧。”温慧拉过她,“她一直在纠结要选哪条裙子。我不太懂这个,没办法啦。”

“我瞧瞧?”凌音一看标价牌,差点没把裙子扔掉,“九…九百耶?!你确定要买这条裙子?”

“还有一条也挺好看的,我还没想好。”王蓬絮把手上的另一条裙子递给她。凌音惯性先看标价牌,直接上千,这回连接都不敢接了。“这条……会不会贵了点?”

王蓬絮这才低头看一眼标价:“哦,是有点……还好啦,我买得起。”

凌音:“……”

“我看这套浅一点的粉色更适合你。”凌波看了又看,“粉色的衣服和你般配。”

“是吗?上次璇哥哥也是这么说,那就这套吧~”心满意足地付了钱,一副满载而归的表情。温慧还是稀松平常的样子,凌氏姐妹花却有点尴尬。

有钱人,果然就是任性啊!

“温姐姐你看,那边的店正在打折!”眼尖的王蓬絮又发现了下一个目标,直接使得姐妹俩后脊一跳:“那个……我和妹妹还有别的东西要买,就不凑热闹了。”

“好啊,你们去吧,下次再逛。”温慧朝两人挥挥手。

“唉,说实话,有点羡慕呢……”分开之后,凌音忍不住感叹,“想买就买,真好。”

“别难过。”凌波轻轻揉揉妹妹的头,“等你毕业了赚多点,自然也能够想买就买了。”

“话是这么说,可民乐压根就不好找工作!”凌音似乎开始后悔了,“学长学姐大都只是当个什么兴趣班老师,教教小孩子,就挣那么一丁点,还没有升职空间,完全没前途。”

“为什么是你要去当兴趣班老师,不能是别人请你当老师?”凌波反问。

“有什么区别?还不是一样当老师。”凌音有点郁闷。

“当然不一样。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跟握在别人手里,怎么能一样呢?”凌波摇摇头,“是金子终会发光。但在此之前,首先要把自己变成金子,才有发光的能力。”

“好像……有点道理。”凌音点点头,“对,我要先努力把自己变成金子!”

姐妹俩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到了饭点,然而处处都客满为患,她们不得不拿了号码牌等着。

“哎?这不是凌音学妹嘛!在等号?来来来这边坐,我这里还有位置咧!”

循声望去,朝自己招手的正是铁笔。铁笔是比凌音大一级的学长,书法系。

“凌波学姐?我听说过您。”铁笔颇有几分自来熟,“草谷教授曾经称赞您在医学方面很有天赋。”

“言重了。”凌波摇摇头,笑容有些腼腆。姐妹俩在他对面坐下,铁笔主动为她们介绍菜谱:“这家店的点心最好吃。试试这个花篮烧卖,还有这个银丝卷,哦对!可千万不能错过它的兰雪茶,可好喝得很!”又给她们端茶递水,俨然充当起服务员来。

“还有鲜花饼,趁热尝尝,凉了就不好吃了。”他甚至给姐妹俩一人夹了一个,搞得气氛顿时有些尬。

“学长,我们自己来就好。”凌音急忙阻止了他的热情服务,给自己和姐姐倒上茶。

“怎么样,便宜又好吃,这店不错吧!”走出店门的时候,铁笔还不忘称赞几句,好像这店是他开的,“我还有事。凌波学姐,凌音学妹,回头学校见吧。”

“他还挺热情。”凌波远远地看了一眼他的背影,“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怎么可能!姐姐你别瞎说!”凌音急忙打住,“铁笔学长就是热心肠,对谁都那样,才不是对我有意思呢。”

“哦~那就是你对他有意思?”凌波话锋一转。

“姐姐你想什么呢!我们才刚认识……”突然急刹车,“我是说,铁笔学长是很好人,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啦!”

“我可什么都没说哦~”凌波难得露出一点狡黠的笑。

“姐姐!”凌音委屈起来。

“好,我不说了。”眼看妹妹都快哭了,凌波也就停止打趣。姐妹俩又在商圈里逛了好一阵,太阳开始沉了。入秋后的日子逐渐往昼短夜长偏移。凉爽的秋风总能把不愉快统统带走。暂时还不想回家,两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当作晚饭,继续闲逛起来。

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就是海,侧耳倾听能在车水马龙间捕捉到不间断的浪涛声。姐妹俩牵着手,沿堤岸漫步。离海滩越近,身后的灯红酒绿就越发暗淡下来,抬头细看,还能瞧见几点星光。两人寻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抬头望着远方闪烁的微光,谁都没有开口。

彼时,另外两人也在沙滩上嬉闹,小蛮一边踩着水,一边踢着沙,忽然一个猛甩,扬起大片水花,全都泼在龙幽身上。

“哈哈哈!落汤鸡!”

“哎哟喂!”躲避不及,被浇了个劈头盖脸,“我说小蛮姑奶奶,你把我弄湿了没啥,万一手机报废了怎么办?”

“我不管,你自己再买部新的呗!”一边笑,一边又要往他身上泼水。这回龙幽有前车之鉴,一闪身躲开,旋即回头将她抓住,牢牢钳住两条纤细的胳膊:“抓住了!看你还得意~”

“呀……放开我!”挣扎一番,沙地湿滑,一不留神就滑了下去。龙幽眼疾手快,猛一躬身将她整个抱起,这才免于湿身。“小心点啊。”

下意识抓住支撑物的本能令小蛮牢牢圈住了龙幽的脖子,待回过神后脸颊瞬间红了:“你……放我下来!”

“那我放咯~”手一松,娇躯直往下掉,吓得某人尖叫一声,但很快又被牢牢接住了。

“还放不放?”笑得狡猾,还有点邪气。

“你!我……”小蛮几乎羞成了红苹果,“你别动!我自己下来……”

龙幽于是乖乖站着不动,小蛮挣扎了几下,终于顺利站到沙地上,拍了拍身上的沙子,气也不是羞也不是,只好杵着不说话。

“生气了?”月色暗淡,龙幽看不清她的脸,只好压低声赔罪,“好啦是我不好,下次不敢了。”

“你还想有下次!”小蛮这回真的生气了,鼓起腮帮子又红又圆。

“不不不,没下次了!”龙幽连忙改口。

一阵风吹过,小蛮没忍住打了个喷嚏。龙幽正想抱过她,转念一想自己的衣服都湿了,抱着岂不是更冷。“天晚了,上岸吧。”

小蛮“嗯”了一声,揉揉鼻子,牵着他的手走到沙子干燥的地方。两人的背包就放在不远处。以防万一,龙幽带了件外套。他取出衣服,给她披上。自己则脱下衬衫,使劲拧了拧,尽力挤出所有的水分。

借着远处的灯火,隐约可见身躯的轮廓。龙幽没在意,小蛮却突然感到脸上有火在烧。她连忙转过头,装作不知情的样子。

“哎,就这样吧。”衣服半湿不干的,可也挤不出更多的水了,龙幽将就着穿回去,拍拍沙土,拿起包:“还冷不?”

“不冷。”小蛮摇摇头。

“那回去吧。”龙幽一手提着两人的包,一手牵过她的手。当他们终于回到马路上时,龙幽看了看表,已经快9点了。

“我叫车送你回家。”想起自己这半湿不干的衣服,龙幽觉得还是赶紧回家换掉为妙,于是准备抬手截车。

“不用,才9点,还有公交呢。”小蛮摇摇头,往公交站的方向努努嘴,“那边就有。”

“那我送你上车。”

一直等到公交车消失在视野里,龙幽这才回神拿起手机,准备自己叫车回去。

“嗯?怎么回事……没反应?”他按了又按,使劲晃晃,忽然从手机里流出一条水线。

“不会吧?”目瞪口呆,“真进水坏了?”

这乌鸦嘴倒是这个时候灵!

他四下望了望,眼下路上的车开始稀疏起来,偶尔一两部,也不是出租车。

“就算有车,也没钱付啊,老哥舅舅都不一定在家呢。”他已经习惯了手机支付,别说身上,家里怕也没有现金。

“要不……我也坐公交吧,虽然麻烦了点……”他又在包里摸了摸,发现今天居然没带公交卡。

“这这这……怎么屋漏偏逢连夜雨!?”

赤裸裸的不让他回家的节奏啊!

冷静、冷静!关键时刻必须冷静,先想想附近有没有谁可以求救……

他认真地找了一圈,也没找出半个能够用得上的人。这里是市中心,他的同学朋友都住在稍远一点的住宅区呢。

“那就……先坐车,然后……到家附近再问人借钱!”

下定决心这么干,他壮了壮胆,抬手截了车,坐上后座。司机得到目的地后,迅速踩下油门,飞快往前开去。

“我想想,我想想……住在我家附近的认识的人……认识的不少,可都不是很熟……”

他还在思考,车已经开到了家门口。“到了,小哥。”

“啊?这么快?!”

已经很晚了,司机赶着下班回家,索性放开油门跑。

他往车窗外看了一眼,家里黑漆漆的,果然是没人。

“一共56块8,小哥。”司机已经打好了发票。

“呃……等会儿,我找找……”他开始局促不安,掏遍了身上的每个角落,也找不出半个铜板。

“那啥……你等会儿,我进屋去拿给你,我的包放你这里,不会跑的。”说着飞快跳下车,往家里冲去。

“没有,没有,没有……天啊我居然真的一分钱也没有!”

怎么办,偷老哥舅舅的钱?可自己也不知道他们的钱放哪儿啊。

“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能抵债的……”最后他翻出一部旧手机,“这个型号……怎么也能卖个100来块吧?车费是50多,绰绰有余了。”

惴惴不安地回到出租车旁,正盘算着如何开口,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龙幽?你这是要出门还是刚回到家?”

龙幽像抓住救命稻草般喜出望外:“温姑娘!”

温慧习惯晚上慢跑锻炼,这会儿碰巧跑到龙幽家门前见到他,于是停了下来。

龙幽连忙向她解释了一番,请求她为自己垫付车费。温慧很爽快,二话不说就掏出手机付了款。

“谢谢你,温姑娘。”出租车开走,龙幽终于松了口气,“改天我手机修好了,就把钱还你。”

“没事没事,小钱。”温慧满不在乎,又往他家看了一眼,“就你一个?”

“是啊,老哥和舅舅最近很忙,一直在加班……”说起这个,他忽然有点失落。

“有空就来我家玩呗!”温慧很自然地邀请他,“对了,明天正好我和笨蛋煌要去看装修,你要不要一起?多个人多点意见也是好的。”

“装修?”龙幽愣了一下,“你们买了新房子?”

“还没,不过有这个打算,煌说家里那间老房子也该换了。”温慧倒不遮掩,“正好也可以看看房子,你有没有兴趣?”

想想明天也没啥安排,闷在家打游戏不如出去走走,而且房子装修什么的,他也可以学点东西,于是答应了。

回到家,洗了澡,换上干净的睡衣,他舒服地躺在床上。小蛮这会儿才到家,忙着去给刚下班的外公弄夜宵。龙幽于是不再打扰,他放下平板,伸了个懒腰,忽然想到以后的事。

以后……如果跟小蛮结婚的话,要不要搬出去住呢?我倒是觉得住这里也挺好的,房间也够,把她外公接过来一起住都没问题,不知道她愿不愿意……

翻了个身,把灯关上。

要是不愿意……那我可得准备买房,或者……租房子?总觉得租好像不太好,唔……

不过,现在就想这些会不会太早了?

哎呀不早了,那丫头都已经规划好自己的人生了,我也该好好想想。

卷了卷被子,把身体盖上。

首先得有钱。虽然老哥舅舅可能会帮我,可万一呢?而且总靠别人也不行。既然这样,就从明天开始存钱吧,要节约开支,减少花销……

他又忍不住坐起来,打开台灯,拿过纸笔,刷刷刷写下自己要削减的开销。

然后要认真学习,考上A大,这样以后找到好工作的机会也大很多。专业嘛……之前好像听老哥和舅舅说过,现在的计算机专业很吃香,不如就考计算机吧!

定好目标,他终于长长舒了口气,关上灯安心睡觉去了。



PS:为了证明作者确实是有在写的,更新来了(进度什么的别问,问也不答)

维生红茶
很早之前画的一个稿子,完全是用...

很早之前画的一个稿子,完全是用宅式画风画的2333,现在放上来吧

很早之前画的一个稿子,完全是用宅式画风画的2333,现在放上来吧

checkmateeee

把应该是没发过的都发了玩,不想画画!我真的好无聊-——————————!

把应该是没发过的都发了玩,不想画画!我真的好无聊-——————————!

小雨狮狮

ʚෆɞ(˘ᵋॢ ˘♡)˚₊·爱心发射

ʚෆɞ(˘ᵋॢ ˘♡)˚₊·爱心发射

春草露

又被虐了我的凌波MM啊~~

今天玩到这里,看到凌波一个人孤零零地死在流光洞中,音乐一响简直没法忍,啊啊啊~~~


不是说仙剑设定魔是不死的么,龙溟的魔元一直在凌波身边,最后不会消失了,没有了吧?


今天玩到这里,看到凌波一个人孤零零地死在流光洞中,音乐一响简直没法忍,啊啊啊~~~





不是说仙剑设定魔是不死的么,龙溟的魔元一直在凌波身边,最后不会消失了,没有了吧?





春草露

龙溟,凌波,唉!

看到这几张的时候,我就知道坏了……好吧,作为玩过五的我,肯定知道坏了~~~~~这全是满满的FLAG啊!!!!!


难怪到五的时候,凌波还在那里苦苦地等待QWQ~~~~55555555555,那么好的两个人,不能在一起已经很惨了,更惨的是至死真相都没能大白,还被师门和朋友误解,为毛我喜欢的角色都没好下场啊啊啊~~~


看到这几张的时候,我就知道坏了……好吧,作为玩过五的我,肯定知道坏了~~~~~这全是满满的FLAG啊!!!!!








难怪到五的时候,凌波还在那里苦苦地等待QWQ~~~~55555555555,那么好的两个人,不能在一起已经很惨了,更惨的是至死真相都没能大白,还被师门和朋友误解,为毛我喜欢的角色都没好下场啊啊啊~~~










干了这碗醒酒汤

艾玛这个系列总算完成了!共17P五小时。我对哥嫂真的是真爱了……

艾玛这个系列总算完成了!共17P五小时。我对哥嫂真的是真爱了……

微棠

学校月考后调节心情的狂草摸鱼注意
qbd我真的不会画画()
辣眼慎点

学校月考后调节心情的狂草摸鱼注意
qbd我真的不会画画()
辣眼慎点

楚凌夕

【莫凡,自戏,生贺】致我最爱的凌波道长,生日快乐

*跨剧组预警!!!

*全职高手莫凡×仙剑五前凌波

*灵感来源于新版《倚天屠龙记》,感谢编剧圆我杨纪梦,占tag致歉

*给自家凌波道长的生日礼物


——


“天黑了,前面有个客栈,先去休息吧。”


暮色四合金乌西沉,眼前景物逐渐模糊失了色彩,心知再撑下去恐怕也走不了多少路。心里算着此地距临安的距离,闷闷“嗯”了一声算是默认便跟了上去。


那客栈看上去不甚豪华,未曾料到内里竟是宽敞明亮的紧,一瞬间被晃得睁不开眼,脚下踉跄,撞翻了邻桌桌上的茶杯,碎瓷片撒了一地。


“你先坐下调息,我去问问还有没有多余的客房。”


不由分说被扶着坐到空桌旁的座位坐下,听见她走去和掌柜交涉...

*跨剧组预警!!!

*全职高手莫凡×仙剑五前凌波

*灵感来源于新版《倚天屠龙记》,感谢编剧圆我杨纪梦,占tag致歉

*给自家凌波道长的生日礼物


——


“天黑了,前面有个客栈,先去休息吧。”


暮色四合金乌西沉,眼前景物逐渐模糊失了色彩,心知再撑下去恐怕也走不了多少路。心里算着此地距临安的距离,闷闷“嗯”了一声算是默认便跟了上去。


那客栈看上去不甚豪华,未曾料到内里竟是宽敞明亮的紧,一瞬间被晃得睁不开眼,脚下踉跄,撞翻了邻桌桌上的茶杯,碎瓷片撒了一地。


“你先坐下调息,我去问问还有没有多余的客房。”


不由分说被扶着坐到空桌旁的座位坐下,听见她走去和掌柜交涉,自己半点忙也帮不上,忙依了她的话闭眼调息,怎奈远处一桌人等实在吵闹,那随口闲聊,一字一句听得清清楚楚,再也静不下心来。


“前几日杨逍之女杨不悔公开了杨逍的遗书,你听说了没有。”


杨逍的遗书???“倚天屠龙”的故事早在东瀛就是听说过的,在兴欣这些年也听临安的说书人讲了不知道多少遍,只是这遗书……


“凌波道长,他们说的,杨逍的遗书,是什么?”感觉到对方走来坐到自己对面,不知怎的就问了出来。


一杯热茶被放到自己手边,轻呷回味,任凭是多少次出现在梦里的明前龙井,也只能尝出苦涩。


相信杨纪二人,必当不悔这一生。


“凌波道长,我们……”


我们去更远一点的地方看一看吧,就等这次离开临安。


“怎么?”

“烟火艺人每周一日在此地燃放烟花,去看看?”

“你的眼还看得清吗?”

“也许。”


漫天烟火绽放,抬头努力辨认,黑漆漆的天空下绽放出了五颜六色的火光,笼罩了整座城——一如初见那日。


“凌波道长,生辰快乐。”


——于2019.3.30,恰好金庸先生离世五个月,向金庸先生致敬。7年前若与《倚天》擦肩而过,必无今日与凌波道长的相会。


楚凌夕
我不止一次的想过,假如凌波没有...

我不止一次的想过,假如凌波没有碰到龙溟,那她的人生轨迹会是什么样子。

也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莫凡不是一个职业选手,而是一个江湖人,那他的故事会不会更精彩。

不甘心于没有碰到龙溟的凌波在蜀山度过一生,也不甘心离开兴欣(退役后的莫凡)在江湖孤身一身。

根据之前写的一些东西,我终于鼓起勇气,或者说福至心灵的,让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感谢名朋的结婚系统给我的脑洞)。我会慢慢以自戏的形式发到lof上。

而如果真的有一天,这个故事我写到无以为继,他们两个人的结局一定会是这样。

我希望我爱的人,能和我用了四年去成为的那个人,永远在一起。细水长流,温馨,平淡,带着我永远完成不了的梦,一直走下去。...

我不止一次的想过,假如凌波没有碰到龙溟,那她的人生轨迹会是什么样子。

也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莫凡不是一个职业选手,而是一个江湖人,那他的故事会不会更精彩。

不甘心于没有碰到龙溟的凌波在蜀山度过一生,也不甘心离开兴欣(退役后的莫凡)在江湖孤身一身。

根据之前写的一些东西,我终于鼓起勇气,或者说福至心灵的,让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感谢名朋的结婚系统给我的脑洞)。我会慢慢以自戏的形式发到lof上。

而如果真的有一天,这个故事我写到无以为继,他们两个人的结局一定会是这样。

我希望我爱的人,能和我用了四年去成为的那个人,永远在一起。细水长流,温馨,平淡,带着我永远完成不了的梦,一直走下去。

一点碎碎念。占tag致歉。

秋水竹海seasking

凌波
图源pixiv,搬运,侵删
请已图+作者的顺序食用

凌波
图源pixiv,搬运,侵删
请已图+作者的顺序食用

口菇
给自己画的微博背景图

给自己画的微博背景图

给自己画的微博背景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