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凌追澄

3619浏览    10参与
杨厌

【凌追澄】寒蛊(下)

金如兰出没。

蓝曦臣出没。

谁手快谁赢。


老子实在太困了睡了。

金如兰出没。

蓝曦臣出没。

谁手快谁赢。


老子实在太困了睡了。

杨厌

【凌追澄】寒蛊(上)

看了ao3的满屏英文之后,失去耐心

没电了先写到这

走链接

谁手快谁赢



看了ao3的满屏英文之后,失去耐心



没电了先写到这



走链接



谁手快谁赢






杨厌

【凌追澄】刺骨

我要磕糖!!!!!!

——

江澄天生的体寒,哪怕在夏天,身子脚也是凉的和冰似的。

夜里蓝思追醒来的时候,蓝家的作息时间尚未过去,他迷迷糊糊摸进江澄的主卧,见到那可人的男人蜷缩在床上,神色甜美的安稳着。

蓝思追揉揉眼,伸手把那人的一对足找了出来,握在手里。

金如兰身为一宗之主是断不能在莲花坞长留,于是暖脚一事托在了蓝思追身上,为此金如兰同江澄喝了不知多少醋。

只可惜江澄面薄,不愿与他们同床,导致蓝思追只好夜半起来替人捂脚。

被子里散着青丝的男人呼吸均匀,一对玉足被他握在了手里,蓝思追手心温暖妥帖,把江宗主暖的松开了微皱的眉头。

那对足生得好,白净秀气,还比寻常男子修长好看,每每蓝思追都爱不释手。...

我要磕糖!!!!!!



——



江澄天生的体寒,哪怕在夏天,身子脚也是凉的和冰似的。



夜里蓝思追醒来的时候,蓝家的作息时间尚未过去,他迷迷糊糊摸进江澄的主卧,见到那可人的男人蜷缩在床上,神色甜美的安稳着。



蓝思追揉揉眼,伸手把那人的一对足找了出来,握在手里。



金如兰身为一宗之主是断不能在莲花坞长留,于是暖脚一事托在了蓝思追身上,为此金如兰同江澄喝了不知多少醋。



只可惜江澄面薄,不愿与他们同床,导致蓝思追只好夜半起来替人捂脚。



被子里散着青丝的男人呼吸均匀,一对玉足被他握在了手里,蓝思追手心温暖妥帖,把江宗主暖的松开了微皱的眉头。



那对足生得好,白净秀气,还比寻常男子修长好看,每每蓝思追都爱不释手。



特别是在床上,都要好好吮出印子才能放下。



只是现在的时辰,蓝思追还是昏昏欲睡,谁知手里一只脚轻轻挣开,然后抵在了他的胸口。



蓝思追这下猛的醒了。



“……晚吟?”



那只脚白皙得很,骨节分明,就那么抵在胸口,就好像压着他的心脏,热血沸腾。



始作俑者没有任何知觉,甚至侧过头,发了声熟睡中长吟的鼻音。



蓝思追被那声鼻音颤得心跳一颠一颠,伸出手摸上胸口的脚,缓缓捂上。



末了,又看看身下硬得发胀的东西,幽幽叹了口气,心甘情愿的露出苦笑。



罢了,他倒是认了。


杨厌

【凌追澄】日久不休(二)

原著向

金凌X江澄+蓝思追X江澄

观音庙十年之后

蓝曦臣射日之程身亡

蓝忘机魏无羡在,蓝湛作宗主,魏无羡做下属

蓝忘机魏无羡纯兄弟情

蓝湛不讨厌江澄乃真君子

魏无羡对江澄高于友情低于爱情

——

江澄性子来得快,对这陌生人合眼的也快。

每天看完文案就背着手来医师这里瞅两眼,看那人被洗净,露出那张俊逸秀雅的脸来,偏爱美人的江宗主又忍不住多看两眼。

这把金如兰给醋的。

瞧瞧,人还没醒,就把他舅舅给迷得,这人醒了还得了?

“舅舅,那人是你的熟识吗?”你怎么每天都要拐过去看他?!

正细细读着文案的江澄心不在焉道:“不是啊。”

金如兰急了,“那为何舅舅对他如此上心?”

江澄...

原著向

金凌X江澄+蓝思追X江澄

观音庙十年之后

蓝曦臣射日之程身亡

蓝忘机魏无羡在,蓝湛作宗主,魏无羡做下属

蓝忘机魏无羡纯兄弟情

蓝湛不讨厌江澄乃真君子

魏无羡对江澄高于友情低于爱情

——

江澄性子来得快,对这陌生人合眼的也快。

每天看完文案就背着手来医师这里瞅两眼,看那人被洗净,露出那张俊逸秀雅的脸来,偏爱美人的江宗主又忍不住多看两眼。

这把金如兰给醋的。

瞧瞧,人还没醒,就把他舅舅给迷得,这人醒了还得了?

“舅舅,那人是你的熟识吗?”你怎么每天都要拐过去看他?!

正细细读着文案的江澄心不在焉道:“不是啊。”

金如兰急了,“那为何舅舅对他如此上心?”

江澄闻言,放下手中的卷轴,杏目对准金如兰,唇瓣撮了撮,正色道:“因为好看。”

金如兰听了感到不公平,“舅舅,阿凌不好看吗?”

江澄挑眉,还真细细看了看眼前的男子。

男子现下狭长的眼愈发俊气,这让江澄想起金凌少时那对大大的猫眼,秀气得很,转来转去可爱得紧。

想到这孩子少时的样子,江澄就忍不住想起金凌小时一生气就爱对他鼓起腮帮子的模样。

那时不过三岁,他也不过十八,一堆千疮百孔的家业让那时的他操碎了心,得空就往金麟台跑,可偏生得自己年龄也小,见着金凌红着脸欲哭不哭的样子,起了少年心性,把小孩子的头发扎成两条辫子,后者气呼呼的鼓起包子脸,而自己咯咯咯的笑。

想到这,江澄突然觉得自己好生幼稚,便随口糊弄道:“看腻了。”

金宗主深受打击,把怨念发泄在了昏迷不醒的人身上,并且整日守在那人旁边,生怕他一个不注意他舅舅就给这个妖艳贱货给拐跑了。

可惜该来的总会来。

就比如那日被金氏的弟子喊走的时候,金如兰就顿生一股不详之感。

可宗内事务迫在眉睫,身为宗主不得不走,金如兰只能千叮嘱万嘱咐,苦口婆心:“舅舅,要是那个人醒了你一定不能掉以轻心,万一是对家派来的卧底……balabalabala”

江澄掏了掏耳朵,不是第一次嫌弃自己这外甥的唠叨,整得和魏无羡似的,不耐烦道:“知道了,你舅舅我还不知道这些歪歪道道?快走快走,不送了。”

金如兰顿时焉巴巴的走了。

前脚刚走,人后脚就醒了,第一眼正好瞧见坐在桌边看书的江澄。

美人如画,谁没有爱美之心?

世人皆知云梦江氏江晚吟生得一副细眉杏目的样子,好生俊俏,只可惜眉间常年阴霾,为这等美貌打了折扣。

当下散了发,温和了眉目,江宗主抬起眼,就那么飘飘然一瞥,那么淡淡的一句,便收了一名一眼钟情之人。

“醒了?”

那人自知这样盯着人看无礼,于是别开眼,轻轻的嗯了一声,又说:“多谢阁下相救……”

“叫什么?”

那人一愣,眉目秀雅的样子是真的顺眼好看。

他想了想,有些疑惑的说了自己的名字:“蓝,蓝思追。”

“蓝思追?”江宗主细细品味了这名字,就那么一勾唇,“思之可追,真是不错的名字。”

见那嘴角含笑的模样,蓝思追顿觉自己的名字能合得来这人的眼,真是三生有幸。

大红枣酸奶

凌追澄(车)

厚着脸皮来要评论( ˙-˙ )

凌追澄(车)

厚着脸皮来要评论( ˙-˙ )

大红枣酸奶

凌追澄(车)

臭不要脸的来要评论

凌追澄(车)

臭不要脸的来要评论

大红枣酸奶

肉渣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哈哈哈哈咳咳咳…

这个脑洞是我在父亲大人的车上临时起意。

好羞涩~(*/㉨\*)

“蓝思追!你清醒一点…唔!”江澄气急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蓝思追,正破口大骂,却又被身上之人堵住了嘴。

江澄杏目大睁,愣住了。

连反抗都忘了,直到一旁的金凌也扑上了上来,江澄才一把将蓝思追踹开,又利落的翻身躲开金凌

但却被金凌伸手拉扯住了脚。

“唰啦”一声

江澄的裤子就被扯了下来

…………………

好吧没有肉

请自行想象(我写不下去鸟)


欲知后事如何,

有了灵感再说。

表打我

小仙女们求评论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哈哈哈哈咳咳咳…

这个脑洞是我在父亲大人的车上临时起意。


好羞涩~(*/㉨\*)

“蓝思追!你清醒一点…唔!”江澄气急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蓝思追,正破口大骂,却又被身上之人堵住了嘴。

江澄杏目大睁,愣住了。



连反抗都忘了,直到一旁的金凌也扑上了上来,江澄才一把将蓝思追踹开,又利落的翻身躲开金凌


但却被金凌伸手拉扯住了脚。

“唰啦”一声

江澄的裤子就被扯了下来





























…………………

好吧没有肉



请自行想象(我写不下去鸟)


欲知后事如何,

有了灵感再说。

表打我












小仙女们求评论

杨厌

【凌追澄】日久不休(一)



原著向

金凌X江澄+蓝思追X江澄

观音庙十年之后

蓝曦臣射日之程身亡

蓝忘机魏无羡在,蓝湛作宗主,魏无羡做下属

蓝忘机魏无羡纯兄弟情

蓝湛不讨厌江澄乃真君子

魏无羡对江澄高于友情低于爱情

——

江澄抬起头,入眼瞧见那一身金袍宗衣的人已经趴在对面,昏昏欲睡,眉间一点的朱砂亮眼。

江澄搁下笔,伸手替后者挽起脸边的墨发,暗想时间过得真快,这小子真是转眼间就长大了。

江澄捏了捏手间细软的头发,一手撑着下巴,想着这小子小时候哭哭唧唧跟在自己身后的模样,跌跌撞撞的跑来要自己抱。现在成了一宗之主,哪里还会跑过来要自己抱?

“唔……”许是被扰到,这面容英俊的人挪了挪脑袋,蹭蹭手臂继...



原著向

金凌X江澄+蓝思追X江澄

观音庙十年之后

蓝曦臣射日之程身亡

蓝忘机魏无羡在,蓝湛作宗主,魏无羡做下属

蓝忘机魏无羡纯兄弟情

蓝湛不讨厌江澄乃真君子

魏无羡对江澄高于友情低于爱情

——

江澄抬起头,入眼瞧见那一身金袍宗衣的人已经趴在对面,昏昏欲睡,眉间一点的朱砂亮眼。

江澄搁下笔,伸手替后者挽起脸边的墨发,暗想时间过得真快,这小子真是转眼间就长大了。

江澄捏了捏手间细软的头发,一手撑着下巴,想着这小子小时候哭哭唧唧跟在自己身后的模样,跌跌撞撞的跑来要自己抱。现在成了一宗之主,哪里还会跑过来要自己抱?

“唔……”许是被扰到,这面容英俊的人挪了挪脑袋,蹭蹭手臂继续睡去。江澄暗自好笑,轻轻揉了把那脑袋,低声笑骂他懒,素不知这一举一动间尽是亲昵。

金宗主自然不晓得他舅舅趁他睡着干了什么,只是又砸吧砸吧嘴,睡着。

见金如兰眼底一层淡淡的乌青,江澄也不忍叫他起来,于是把身上披着的外袍褪下,细细替他盖上,简单收拾了下书案上的宗务,江澄悄声推门离开,任着这二十几岁年轻的金宗主趴在自己的书案上睡了一个清晨。

正当江澄再一次在饭桌前气急败坏糊把魏无羡的头时,那张开了的金宗主委屈巴巴的贴上来了。

“舅舅——”金宗主委屈极了,他好容易赶完宗文来莲花坞,不就是为了和江澄多呆呆,谁知竟是把自己给累坏了睡了去,教这魏无羡有了可乘之机。

见金如兰来了,江澄招呼他过来吃饭。

“最近很忙?”江澄喊了人来布菜,一筷子随手夹了块牛肉往金如兰嘴边递,金如兰从善如流的就着江澄的筷子美滋滋的吃下去,目光不忘向魏无羡那挑衅的扫去,一面摇头道:“不忙、怎么会忙!”

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怎么会忙!

在一旁的魏无羡捧着碗往嘴里塞米饭,边塞边翻白眼,暗想金凌这小子真是越大越不知道要掩饰,那满眼的喜悦和爱慕真是谁都能看出来,偏偏这江澄处了这么久,愣是一个字都没瞧出不对。

江澄“哦”了一声,扒了口饭,随意道:“既然如此,那今日随我去个地方吧。”

对江澄的话,无论什么金如兰自然是欢喜的点头应是。

见到这,魏无羡又翻了个白眼。

这样下去,他迟早会被发小和外甥的甜腻给腻死。

午膳后,江澄御剑领着金如兰来了云梦边界后山之处。金如兰下了剑,见江澄站在那处不说话,奇道:“舅舅怎么了?”

江澄回眸,对金如兰招了招手,“过来。”

金如兰屁颠屁颠过去了。

于是见到了一堆藏在石头堆下的小狗崽。

小狗崽数了数大抵有五六只,每只都带着奶气的毛茸感,见到金如兰,齐齐对金如兰吐了吐舌头,参差不齐奶声奶气的“汪”了一声。

原来是狗崽。

金如兰抬眉,见江澄弯下腰把不断蹭着自己脚的一只狗崽抱在怀里,修长的手熟练的撸起来。

“这些是灵犬的崽子,血统倒是纯正,在这偏僻处倒是待了许久了,我见母犬久经未归,想来是遇了害,它们还没认主,你且收着吧。”

灵犬之子难得,更何况血统纯正的,眼下这里一簇五六只,待来日成年,定是支不亚于一队修士的犬队。

金如兰感动极了,接过江澄怀里的那只灵犬,刚想问“舅舅你为何不自己收下”,然后想到莲花坞里面有个魏无羡,这才知晓江澄之所以不收这灵犬,多半是因为魏无羡怕狗。想到这层关系,金宗主那头精神劲猛的塌下来泄了气,只能闷闷一句“谢谢舅舅。”

江澄当然是察觉不到这金宗主的不对,随便应了声,蹲下身子簇拥着狗崽,端得一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撸狗。

江澄撸着撸着察觉不对。

只见那远处乱石堆上,似躺着一人。

江澄起身信步上前,果见一男子满身是血的昏迷在乱石之上,白袍被利器刺得破烂不堪,无数鲜血一股又一股不要命的往外流,因为在后山之处,腥味不大,倒是触目惊心。

金如兰跟过来,见了这人,皱眉。

“舅舅,这不是云梦江氏的人吧?”

没有回应金如兰的问题,江澄伸脚提了提这男子的手,脚边的狗崽倒是不怕,兴奋的拱着这人的脸,将上头的血迹舔了个干净,露出一张俊秀的脸来,江澄沉默许久道:“竟然倒在我云梦里,那便带回去罢。”

金如兰自然是知江澄的意思,便伸手扛起人,随着江澄御剑归了莲花坞。

那时金如兰要是晓得这人带回去会给自己带来那么多的麻烦,他定是懊悔当时没有把他一岁华刺死。

杨厌

【凌追澄】没有题目

金凌x江澄+蓝思追x江澄

脑洞

两个年下什么的带感

——

什么因为蓝思追金凌一起去夜猎中了招,金凌变回小孩蓝思追突然成年,要亲血或同中咒的人的血喂半个月后才能解咒啊这样。

江澄手疾眼快把要从腿上掉下去的金色团子捞起来。

被捞起来的金凌乐呵呵的冲他笑。

瞧着这个小婴孩,江澄想他这是又要把金凌从头再养一遍吗?

看了眼站在一边不安的蓝思追,江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蓝思追皱巴着脸:“是晚辈之过,晚辈愿受处罚。”

江澄当然冷哼一声毫不客气,“那是自然,在金凌恢复以前,你就给我看好他!”

蓝思追松了口气点头称是。

第一天晚上金凌自然是和江澄一起,江澄放了血给金凌喂下,趁金凌不...

金凌x江澄+蓝思追x江澄

脑洞

两个年下什么的带感

——

什么因为蓝思追金凌一起去夜猎中了招,金凌变回小孩蓝思追突然成年,要亲血或同中咒的人的血喂半个月后才能解咒啊这样。

江澄手疾眼快把要从腿上掉下去的金色团子捞起来。

被捞起来的金凌乐呵呵的冲他笑。

瞧着这个小婴孩,江澄想他这是又要把金凌从头再养一遍吗?

看了眼站在一边不安的蓝思追,江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蓝思追皱巴着脸:“是晚辈之过,晚辈愿受处罚。”

江澄当然冷哼一声毫不客气,“那是自然,在金凌恢复以前,你就给我看好他!”

蓝思追松了口气点头称是。

第一天晚上金凌自然是和江澄一起,江澄放了血给金凌喂下,趁金凌不注意时又取了血交给蓝思追。

什么本来以为没有他的份的蓝思追感激不尽,觉得江澄是个口是心非大好人这样。

三个人一起这样模式半个月后,金凌最后一次喂血时变了回来,引了情咒要发春这类,江澄就只好退出房间,要给金凌找个女子,告诉蓝思追看好金凌,结果不知蓝思追也发了情。

这半个月少年情窦初开,借着情咒把江澄摁回了屋子,然后就对江澄这样那样,两个少年食髓知味开了荤停不下来直把人给欺负哭了。

就是这样好想写。

有没有人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