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凛遥

40万浏览    2757参与
雨水无鱼

【凛遥】兄控的非日常

来一发番外填个坑(〃ゝω・人)


※本篇是江的视角


※凛遥在亲友间是公开关系


===


松冈江很早就发现自己的哥哥在跟遥学长交往的事情,说到这个她就必须小小得意一下,只要是哥哥的事没有她不知道的,自家哥哥最喜欢的人是何许人也自然瞒不过她。


遥学长是哥哥打小就一直很崇拜的对象,所以江当时对这位素未谋面的“七濑”,第一印象就是游泳非常厉害,因为她哥哥很擅长游泳,那次比赛回来总是不停说着:“七濑,好快!”,可见能赢过哥哥的人肯定相当了不得。


后来上了高中,做了游泳部的经理,她才知道,遥学长实际上不只游得好,擅雕刻精绘画,还会烹饪,更重要的是,遥学长的肱二头肌很漂亮!学...

来一发番外填个坑(〃ゝω・人)


※本篇是江的视角


※凛遥在亲友间是公开关系


===


松冈江很早就发现自己的哥哥在跟遥学长交往的事情,说到这个她就必须小小得意一下,只要是哥哥的事没有她不知道的,自家哥哥最喜欢的人是何许人也自然瞒不过她。


遥学长是哥哥打小就一直很崇拜的对象,所以江当时对这位素未谋面的“七濑”,第一印象就是游泳非常厉害,因为她哥哥很擅长游泳,那次比赛回来总是不停说着:“七濑,好快!”,可见能赢过哥哥的人肯定相当了不得。


后来上了高中,做了游泳部的经理,她才知道,遥学长实际上不只游得好,擅雕刻精绘画,还会烹饪,更重要的是,遥学长的肱二头肌很漂亮!学校里有不少女生暗恋他,连遥学长不爱理人的样子都觉得很酷。可是只有熟识他的人才知道,遥学长其实动不动就爱发呆,偶尔还会做出令人啼笑皆非的事,这些却一点都不影响她对遥学长的好感。呃,别误会了。因为她知道只有遥学长,能改变从澳大利亚回来便一蹶不振的哥哥,她相信自己的直觉,最后证明她的确是对的。


所以哥哥喜欢遥学长,江并不是很意外。


不过一开始得知他们在交往时,她其实不太适应,毕竟一个是自己的亲哥哥,另一个是自己很尊敬的学长,她不是不能接受同性恋,老实说她觉得还挺不错的,现在很多的女孩子都喜欢Boys' Love不是吗?


现实和漫画是有差距的。但,她得承认哥哥和遥学长看上去是幅美好的景色。


然而,哥哥虽然直言不讳和遥学长的关系,相处模式却似乎和以前差不多。他们大部分的时间确实都在一起,可原本就在一所大学读书在一个队伍训练,而且即使和真琴学长他们处在一块儿,看起来根本没有区别。


江看看路上卿卿我我的情侣,再看看哥哥和遥学长,为此她感到无比地忧心。


她的哥哥,好像不会谈恋爱。


因此江决定,为了拯救哥哥的情商,为了守护遥学长的幸福,她决定要来一次近距离观察。


遥半夜睡醒的时候,突然觉得口有些渴,他揉着眼睛边睇了眼时钟,这个时间凛他们应该都睡了吧?遥窸窣下了床穿上拖鞋,摸着黑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水。遥慢吞吞地一边喝水一边神游。


“半夜不睡,在这里发呆干嘛?”身后突然间响起人声,让遥吓了一跳,几乎拿不稳手中的杯子。凛眼明手快扶住那只马克杯,要知道那杯子他才特地买来没多久好吗?


“……你还没睡?”


凛嗯了声,拿走遥的水杯咕噜咕噜喝了几口。“因为有人无论如何非要睡客房,所以我睡不着。”凛凑近遥的颈后说着。


吐息抚过,肌肤立刻敏感地紧绷。不打算直接自投罗网,却也没走开,遥仍维持背对的姿势。


“我记得,枕头还好好地在你床上吧。”


听着那平淡的语气,凛倒也没继续表示什么,若无其事地越过遥将杯里的水接满,好像他出来也是要喝水似的。


“哦,我现在不太认枕头,比较认人,可是他不在。”搁着杯子,凛的指尖缓缓在杯缘摩挲,心不在焉地。“我只好出来把他抓回去了。”


遥没说话只是伸手要去拿杯子,就在差之毫厘的距离,凛把水推到一旁,双手撑在岛台边,就地把遥困在怀里。


“凛,还有别人……”


“江她们早就睡了,你放心好了。”凛吻着遥的脖子,手熟门熟路地伸进衣服下䙓。


“你——”


“嘘,小声点。”


一声喘息,接着是一阵低笑,衣料摩挲的声音。


江大红着脸掩住自己的嘴巴。她看到了什么?天哪,哥哥竟然在……在……


努力平复震惊,江小心翼翼地躲进餐桌的阴影处,探头一窥厨房里正在发生的事。真不敢相信她的眼睛!遥学长手按在桌沿被强迫转过头,哥哥在吻他,彻底地。一只手撩高了遥学长的上衣,江不清楚那些抚摸有什么含义,只是每一次的触碰,遥学长的呼吸就会更急促一些;他可是平常游上十圈气都不喘一下的。


哥哥终于肯在人家窒息前放开,江原本猜测遥学长会生气,照往常惯例的话,或许哥哥也预料到了吧,于是很快便有进一步的动作——哇!江急忙遮住双眼,这已经远远超过她该看的,无法隔绝的声音仍很好说明了一切。


“放开。”


“都湿成这样了,很想要吧?”


“你也挑一下……地方,她们……”


“谁让你要乱跑的。”


“……凛!”


江很确定刚刚听到呻吟了,她咽了咽口水。


“那回我房间?”


里面传出了动静,江从指缝中见到遥学长颇不自然地撑起身子,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哥哥上前去扶,被遥学长不满地拍开,哥哥不但不在意还面带得色笑了起来。


幸亏他们经过餐桌时,自始至终都没留意,听到关门声后,又过了好半晌,江才敢从她的藏身处走出来。


江怔怔地往哥哥房间的方向看,猜想里头在进行什么……


猛地往脸上扇风,江捧住热烫的脸颊——看来哥哥他们根本用不着她担心嘛!


隔天,松冈一家围着餐桌用早餐。


“难得遥这个时间还没起来。”


“哦,他半夜起来陪我打电动。”


“人家平常训练就很辛苦了,你也真是的。”


江默默吃饭,听着凛在边上面不改色地撒谎;哥哥这个大骗子。忽然觉得她心里哥哥完美的形象破灭了。


遥艰难地在被子下移动,把响个不停的闹铃按掉,下面垫了张纸条:醒了,就下来吃早饭。


被单从直起的上身滑落,遥后知后觉地扫了自己遍布痕迹的身体一眼。


手机叮了几声,凛拿了起来。


遥:“水。”


遥:“我没办法下去。”


凛什么也没说,几口把早饭解决了,从冰箱拿水兼顺点东西,便上楼了。


妈妈啜了口热茶,悠然道:“年轻真好呢。”


“噗!咳咳——”江硬生生被味噌汤呛到了


Picup皮卡

所以說,「羈絆」真的是個很神奇的東西。

它可以讓兩個完全不同的人並肩去看最美的風景,

它可以讓兩顆處於異國的心發出同樣的聲音,

它可以讓「我和你」變成「我們」。

我心中的遙和凜是宿敵,是摯友,是彼此的命中注定。

但是這些用來形容凜遙又遠遠不夠,我想,他們大抵就是能夠並肩稱王、看見別人看不見即只有他們兩人才能看見的風景的靈魂伴侶一樣的存在。

是你,也只能是你,

陪我站上巔峰去領略至高點的風景。

所以說,「羈絆」真的是個很神奇的東西。

它可以讓兩個完全不同的人並肩去看最美的風景,

它可以讓兩顆處於異國的心發出同樣的聲音,

它可以讓「我和你」變成「我們」。

我心中的遙和凜是宿敵,是摯友,是彼此的命中注定。

但是這些用來形容凜遙又遠遠不夠,我想,他們大抵就是能夠並肩稱王、看見別人看不見即只有他們兩人才能看見的風景的靈魂伴侶一樣的存在。

是你,也只能是你,

陪我站上巔峰去領略至高點的風景。

hiro碳
出凛遥本以下是价格第一排:11...

出凛遥本
以下是价格
第一排:110  90  165(第三本是all遙)
第二排: 35    35
五本一起包邮
走闲鱼
需要私聊
【如有不妥,即删】

出凛遥本
以下是价格
第一排:110  90  165(第三本是all遙)
第二排: 35    35
五本一起包邮
走闲鱼
需要私聊
【如有不妥,即删】

杏anzu

搬运/凛遥

原作:rotta

Twitter:@shaaark_rotta03


搬运/凛遥

原作:rotta

Twitter:@shaaark_rotta03


凛遥洁癖诊疗所-来诉说病情吧

我肚子疼也要po出来的小分析34

※预警预警,真琴粉请绕路,我哪怕一点也没有夸过他。

我肚子脑子都不行,分析整得乱七八糟,请多指教。

有大段的个鸪经历,可以一目十行跳过。

对宗介没啥恶意。


凛是从哪里喜欢上遥的呢?

我想是在凛父的葬礼上吧。

这么一个即便是多年后梦到也会慌乱而悲伤的时刻,看到一个陌生孩子水蓝色的眼睛里倒映着大海和夕阳,充满冷静与从容,凛应该会镇定下来。

凛那时候在哭,看到遥,转过头去擦掉了眼泪,大概是要强的性格拒绝他在陌生人面前哭泣,但他总算恢复了理智,决定要追梦了吧。

虽然再次见到七濑遥,还不知道是那天见到的孩子,松冈凛还是无可避免被吸引的命运。


另外,凛这个梦里...

※预警预警,真琴粉请绕路,我哪怕一点也没有夸过他。

我肚子脑子都不行,分析整得乱七八糟,请多指教。

有大段的个鸪经历,可以一目十行跳过。

对宗介没啥恶意。




凛是从哪里喜欢上遥的呢?

我想是在凛父的葬礼上吧。

这么一个即便是多年后梦到也会慌乱而悲伤的时刻,看到一个陌生孩子水蓝色的眼睛里倒映着大海和夕阳,充满冷静与从容,凛应该会镇定下来。

凛那时候在哭,看到遥,转过头去擦掉了眼泪,大概是要强的性格拒绝他在陌生人面前哭泣,但他总算恢复了理智,决定要追梦了吧。

虽然再次见到七濑遥,还不知道是那天见到的孩子,松冈凛还是无可避免被吸引的命运。

 

另外,凛这个梦里,遥念free,因为日文发音,非常像念flee,很符合当时凛想要放弃游泳的心境。但实际上游泳也是从现实中flee的一种方式,那就是free了。

这也只是我自己的感受。


还有一个挺好笑的细节,不知道我有没有说过。凛说那句惊为天人的“风景情话”之前,其实是整个小6接力队都在的,似乎花坛也在。然而,下一秒其他两个人和花坛的身影都不见了,只有那樱花树下两男孩,说出口的话,对象也只有一个“你”。

我要让你见识从未见过的风景。



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鸡汤:最舒服的关系,是可以说“废话”。

我自己的切身体会是,我和朋友之间志趣相异,会失去双向的交谈。

我志在创作,她志在人上。

我不愿同周围人一样谈有的没的,比如零花钱啦未来啦生活啦社会啦笑点啦,因为那不是我心里所想,不是我心心念念在意的事物。而她仅仅是因为对浅层次的话题不屑一顾。

别人渐渐疏远我,我也没有心思主动找他们交际。就只有她愿意来找我,可她也觉得我太被动与沉默。

我们都没有变,只是越来越谈不拢,到了接不上彼此真正想说的话的程度。

我的朋友啊,不要悲伤,我想要的,除了我和我的同类人,没有谁能给我。

这很正常。我的理想过于理想。我不仅需要谈话的对方理解我说的话,我更需要双方互相的博学与专学的促进(就算只是废话,也可以引出某些精妙的知识)。这几年间,有两个人稍稍做到过。而很遗憾,我那位朋友不是那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

就像遥和真琴的关系中没有“废话”,只是由于真琴自认为懂遥,自认为不必多说话(见原著,遥有在心里嫌弃过真琴胡乱替自己说话)。实际上,我既没看到他们有什么思想纵深上的互动与默契,又没看到他们有什么简单快乐的沟通与交流(反而感觉充满隔阂与痛苦,就像我和周围所有人那样)。

反观凛和遥,并没有这样自以为是的心理,距离只是不远也不近,看着对方,憧憬对方,理解对方,激励对方,想着对方。会有充满梦想活力的对话,也会有可爱的废话。

 


突然发现遥加入初中的游泳部完全是因为凛,虽然理论上是肯定的,但我找到了依据。

久别重逢,非常突兀地来了这么一句。

潜台词是,这都是多亏了你。不是你,游泳部是没有意义的。

这也是遥后来毫不犹豫退部的原因,就算有郁弥的约定、旭的仰慕和真琴的心血,也再见吧朋友。生存意义都快不见了,游泳部算啥,其他伙伴又是什么,通通给凛让路。

 

真琴放弃游泳也是可以预见的,但不同的是,原因是他当年学游泳就动机不纯,仅仅是为了跟紧遥,相当于消遣玩乐。

鲛柄的各位都是冲着竞泳去的,而岩鸢的各位最初游泳更像社交活动,只有幼遥把游泳当做精神上的享受。幼凛将幼遥这种孤独的享受变为有伴的享受,并且上升为了积极的人生意义,成为遥最心灵相通的人,而遥也不再是原本比较被动地感受水,抑或有着无谓无牵无挂的生活态度。

然而,人有梦想就一定有挫折,而逐梦路上一般都是孤独的,也就是说,需要形单影只度过难关。不在此间的他人对此就算理解,也只是流于表面的理解。就像我上面所说,非为同类之人,是不会有同样的生存方式与相处模式的,只能沉默或者勉强自己话不由衷地敷衍。

所以,我真羡慕这两个人啊。

 








无法与凛游泳,让遥难受得哭泣——比赌气比胜负比感受水比其他人都要重要的,是凛啊。

哭,喘着气跑着叫凛的名字,这是遥绝无仅有的举动。

你看啊,从小到大,凛的泪腺一直管理不佳,哭习惯了,也就不会有特殊性。凛哭宗介的场面让我内心毫无波动,宗介是凛的镜子,凛也是为了前车之鉴、自己有所惋惜与后怕而哭吧。

相对的,遥哭就是天大的事情,除了出于对凛抱有的莫大的爱意,他说什么也不会哭。

另外,跑步这个动作,原著小学遥是为了跟凛赌气比赛而开始的,从tv陆上比赛来看他并不擅长比赛跑步。original drama里更是凛说了要早起晨跑,遥才积极跟去,一般都是泡浴缸的叫也叫不出来不是吗。第一季12集ed后还有两个人象征自由的奔跑,在今年第三季里也出现了。

为谁做自己想做的事,也为谁做自己不擅长的事,如果我也能这样就好了呀。

互相促进到这个地步的人,可遇而不可求。但只要足够优秀,总能遇到的吧。

确实,凛也从遥那里学会不再过于执着于输赢,而是与遥自由地活着,有朝一日可以在亿万的瞩目下与他闪闪发光地笑着伫立。 

这也是凛为宗介没能悟到<输赢无谓>导致了恶果而惋惜的一点吧。

宗介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啊。没有辉耀他人的理想,没有志同道合的激励,甚至信念都很单薄(仅仅是想变强是不够的),因此,凛从一开始就抛弃他了(见分析5)。如果是我有这般愧对的朋友,如果我差一点走上这样可怕的歧路,我也会哭的。



来,我们数一下凛哭过多少次。父亲葬礼,小学5年级第一次输给遥,小6毕业,初中输给遥,滚地面,违规的接力,樱花泳池,对着宗介。

有漏请告诉我。


渚的红线论↓凛遥的命运红线




跟渚那次无人屋前调侃遥担心真琴怕不怕鬼,像“进鬼屋前的情侣”,做一个对比。那次遥的反应是面无表情讲了一个黑色幽默的冷笑话,有余裕得很。

假如只是关心一下对方能不能进鬼屋就像情侣,那为了对方放弃生命价值是不是命运角斗场的最佳议题?

虽然我认为,担心对方害不害怕鬼本身就是一种不信任,不信任对方有这点胆子,有些轻视对方的意思。

你看,遥和渚互相信任对方能在黑夜的大风大雨大浪中救人,压根不容他人置疑这一点。

遥一旦ooc,京一旦给对家发糖,就感觉遥真是好过分啊。

连朋友都无法做好的关系还是给我慎重对待吧。


而这一次渚用了凛遥的相遇是“命运的红线”,反而是江在吐槽,遥一句话没说,甚至动作都没改变,只是一直——一直凝视着照片,似乎忘记了时间,听不到其他声音,眼中也只容得下那个人。

这一张照片↓(还是某张凛半果的照片?记不清了,应该不是这么清水的,是半果的。超刺激。)遥则拿在手上凝视了不止几分钟,其他人都在谈笑风生,而直到风把照片吹走,遥还抬头依依不舍看着它。这就是与“毫不在意的出超玩笑”大相径庭的反应。对于在意的人,遥不会讲冷笑话一带而过,甚至听不进别人的冷笑话,而是在心中想着别人无可窥探的事情。

是心动的靓仔。是没办法冷静开玩笑敷衍搪塞耍诨打科扯幌子的场合。






最后宣传一下,t b搜索店“冬菇家奇妙jo边店”

企划将在最近制作关窗。

满40包 邮,可以买两本凛遥本本,也可以买其他周边凑够40x

凛遥本计划不备现货

手烫

w

仅仅


他站在光线苍白的路灯下,脚边的阴影渐渐淡去,细小的蚊虫围绕着灰色的灯罩拼命涌向滚烫的灯心,他的黑色运动衫上也蒙上了一层灰白,透气的面料吸收不了光线,真想吐。


隔着包了绿皮的铁丝网,对面的世界被切割成无数菱形的小块,已经无需计较精妙的破损。他左脚边的大洞像被人咬了似的朝外突出,留下的都尽是些连残骸都折断的血肉,肋骨向外张开刺穿空气。天气太过闷热,路边的灌木丛也像是泡在温水里,圆形的叶片毛茸茸的,花朵散发出浓稠的香气,勾勒出那人纤瘦的腰身。他从更衣室走出来,夜色昏冥中,肌肤透着几近透明的光泽,冲了冷水澡,锁骨上还躺着露水,水...

仅仅

 

 

他站在光线苍白的路灯下,脚边的阴影渐渐淡去,细小的蚊虫围绕着灰色的灯罩拼命涌向滚烫的灯心,他的黑色运动衫上也蒙上了一层灰白,透气的面料吸收不了光线,真想吐。

 

 

隔着包了绿皮的铁丝网,对面的世界被切割成无数菱形的小块,已经无需计较精妙的破损。他左脚边的大洞像被人咬了似的朝外突出,留下的都尽是些连残骸都折断的血肉,肋骨向外张开刺穿空气。天气太过闷热,路边的灌木丛也像是泡在温水里,圆形的叶片毛茸茸的,花朵散发出浓稠的香气,勾勒出那人纤瘦的腰身。他从更衣室走出来,夜色昏冥中,肌肤透着几近透明的光泽,冲了冷水澡,锁骨上还躺着露水,水啊,隐形的水,转瞬已经变成蝴蝶展翅飞翔。凛的眼里装不下其他,正如遥此时只是看着水,有致的肌肉一缕缕融化在水中,他与水是如此契合。

 

 

他看不见我。凛想到,往灌木丛旁站了站,路灯留下一个巨大的空洞,再被水声填补。他在水中就像跳舞,水围绕着他,水企图拨开他的身体,水显得那样僵硬。他的眼底,在水中,早已没有寂寞的痕迹。

 

 

为什么不叫他的名字?叫他留下吧。凛的手指贴在铁丝网上,指纹与铁网相互刻下烙印,他的影子在指尖缩小。可仅仅只是忍耐。

 

 

遥的耳朵进了水,他从水中探起头来,路灯已空无一人,可他却像那里还有人在看着他一般,小心翼翼地朝那边瞟了一眼。

 

 

他从水中起身,地面上留下一片深色的水渍。遥抹去脸上冰冷的水流,觉得眼睛刺痛,还以为是自己从刚刚一开始假装看不见他的时候就在哭。

白绫。~

求推文!!!!

占tag致歉,我实在是找不到粮吃了来求推文:D。轰出胜,雷安,杰佣,凛遥主食。如果可以球球推点原耽吧,我快饿死了。°(°¯᷄◠¯᷅°)°,求好心人推推文吧,就当救救孩子(˶˚  ᗨ ˚˶),另外如果有什么黄占,摄殓,all遥,瑞金,藕饼或者饼渣,可以也给我推推🐴?谢谢惹|˛˙꒳​˙)♡。另外再一次占tag致歉

占tag致歉,我实在是找不到粮吃了来求推文:D。轰出胜,雷安,杰佣,凛遥主食。如果可以球球推点原耽吧,我快饿死了。°(°¯᷄◠¯᷅°)°,求好心人推推文吧,就当救救孩子(˶˚  ᗨ ˚˶),另外如果有什么黄占,摄殓,all遥,瑞金,藕饼或者饼渣,可以也给我推推🐴?谢谢惹|˛˙꒳​˙)♡。另外再一次占tag致歉


喊我云鸽!

凛遥,记梗

突然的脑洞,等我有时间搞出来

运动员凛×人鱼遥

前期会比较虐的那种,我要搞的话可能会搞个小长篇,但是现在没时间写(卑微)


“你是不是觉得,人鱼只有在大海里才算自由?”

凛沉默地看着他,想说什么却只是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来。

“那只是你们人类认为的,”遥拍了拍鱼尾,跳入了泳池中,从水里在把头探出来看着凛说“我不知道除我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人鱼,但对我来说,水就是自由,什么地方的都一样。”

突然的脑洞,等我有时间搞出来

运动员凛×人鱼遥

前期会比较虐的那种,我要搞的话可能会搞个小长篇,但是现在没时间写(卑微)


“你是不是觉得,人鱼只有在大海里才算自由?”

凛沉默地看着他,想说什么却只是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来。

“那只是你们人类认为的,”遥拍了拍鱼尾,跳入了泳池中,从水里在把头探出来看着凛说“我不知道除我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人鱼,但对我来说,水就是自由,什么地方的都一样。”


凛遥洁癖诊疗所-来诉说病情吧
凛遥个鸪志《默》网贩预售页面已...

凛遥个鸪志《默》网贩预售页面已经开启!封面封底还在工事中https://m.tb.cn/h.eOD8G2f?sm=89c7c9


以上配图不是封面!


具体本子信息见商品详情。


封面封底画手 @嘚㘄东 


利润够到200块时(大约25人购买时),一分钱不经过日店垄断和税务局,打入京阿尼卡里(买电子原画,会印成免费明信片送给买家)

预售仅在“冬菇家奇妙jo边店”


凛遥个鸪志《默》网贩预售页面已经开启!封面封底还在工事中https://m.tb.cn/h.eOD8G2f?sm=89c7c9


以上配图不是封面!


具体本子信息见商品详情。


封面封底画手 @嘚㘄东 


利润够到200块时(大约25人购买时),一分钱不经过日店垄断和税务局,打入京阿尼卡里(买电子原画,会印成免费明信片送给买家)

预售仅在“冬菇家奇妙jo边店”


花生仓鼠

看了个剪辑突然被打鸡血了


心潮澎湃地开始摸鱼西装


凛遥我还可以再搞五百年


看了个剪辑突然被打鸡血了


心潮澎湃地开始摸鱼西装


凛遥我还可以再搞五百年


苏安宸

【free/凛遥(凛视角)】多年以后,你还在我身边

·我家小不点要的凛遥同人emmmm我是个宠妻狂魔,我爬墙了


·多年以后的事,结婚了(本来说写虐的,我家小不点说他们可甜了)


·吃醋是很正常的


·ooc属我,我其实是个真遥党


   多年之后,凛和遥住在一起,凛去当了游泳俱乐部的教练,而遥和真琴一起合资开了一家宠物店。

本来凛不肯遥和真琴一起开店的,他总觉得真琴对遥还念念不忘。一边拉着遥远离真琴,一边对遥说他可以养活他的,不需要去开店啊。(凛真的是个妻管严/划掉,夫管严)...

·我家小不点要的凛遥同人emmmm我是个宠妻狂魔,我爬墙了


·多年以后的事,结婚了(本来说写虐的,我家小不点说他们可甜了)


·吃醋是很正常的


·ooc属我,我其实是个真遥党


   多年之后,凛和遥住在一起,凛去当了游泳俱乐部的教练,而遥和真琴一起合资开了一家宠物店。



  

     本来凛不肯遥和真琴一起开店的,他总觉得真琴对遥还念念不忘。一边拉着遥远离真琴,一边对遥说他可以养活他的,不需要去开店啊。(凛真的是个妻管严/划掉,夫管严)


   

      后来凛还是妥协了,因为他和真琴背着遥去交流了一番。


       这些都是题外话,主要是衬托凛是多爱吃醋,走在街上,凛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凛和遥的结婚纪念日快到了,这么些年来,凛也知道要是自个不说是不会记得这个重大日子的。


       这几天,凛一直在想带着遥去哪里玩,遥望着凛的诡异行踪,突然想到“应该是快到结婚纪念日了吧,凛肯定在想着怎么过。”遥万年不变的面瘫脸居然有一丝丝变化,看见了吗,遥的嘴角弯了一点的。


      

      最终结婚纪念日那天,凛想来想去还是带遥来到游泳馆,他知道去哪里都不如来到这里,因为,这里有水,有时候凛也嫉妒水,他觉得遥对水的喜欢远远超过了对自己的喜欢。


       

      不过,他很感谢水,让他和遥遇见了,也注定他和遥是最配的人了。


        

       他想起了刚遇见遥的时候,小小的人儿像海豚🐬一样,充满着不知名的魅力,让人忍不住为之倾倒,他果断的走过去跟遥,不,是跟遥和旁边那个绿头发的做朋友。


         

       看着他和真琴的默契,他突然想要超越遥,让遥崇拜着他,成为他独一无二的对手,朋友。


          

        他出国了,来到了澳大利亚,为了变强他付出了很多努力,最后他回来了,回到那个与那个拥有着令人向往的男孩,住在他心中的柔软地区的男孩的所在地,日本。


           

       当他看见他时,忍不住想要把他搂在怀里,但是他不行,因为他还没让那个男孩重视他,他可是只想让遥的眼睛里只有他。


           

       后来经历过很多事情,什么事呢,算了吧不想了。当初遥身边有许多人,很嫉妒啊!


           

       想着想着,突然看向了旁边,那个拥有着蓝发的少年,凛笑了笑。


          

       凛(满脸笑容):“遥,你知道我这一生中最幸运的是什么吗?”


          

       遥(面无表情):“。。。什么?”


          

        凛:“我最幸运的是。。。”多年之后,你还在我的身边,“你选择了我而没有选择与水过一生。”


          

        我的水中小王子呐,穷尽一生,我来守护你!


————————————有话:

即兴而作,有不好的望点明!我是喜欢真琴小天使的,我觉得他的陪伴比其他人都要重要,无论是照顾遥还是与要吵架,真琴总是惯着遥,这不是真爱是什么。还有这么几个月不见了,是因为我的手机坏了,开学前一天才有新手机的。没想到我还有10个粉丝,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我还是谢谢了,这里是宠妻无度的苏某人。

          


神犬66
今年是喜欢哈鲁的第七年,终于把...

今年是喜欢哈鲁的第七年,终于把他画出来了
(我喜欢哈鲁跟我喜欢看他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有什么矛盾吗)

今年是喜欢哈鲁的第七年,终于把他画出来了
(我喜欢哈鲁跟我喜欢看他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有什么矛盾吗)

本子求出呜呜呜

占tag抱歉

出图中本和周边,价格如图

占tag抱歉

出图中本和周边,价格如图

唐艳芬
原谅我把凛的头画这么大原谅我把...

原谅我把凛的头画这么大
原谅我把遥画的这么丑…

原谅我把凛的头画这么大
原谅我把遥画的这么丑…

再生
第三季正确打开方式✔️

第三季正确打开方式✔️

第三季正确打开方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