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凯文

47009浏览    861参与
少女心。

【all宏/重生之强制爱慕】

第八章


这是刘志宏被关在别墅的第六天,这六天里,除了易烊千玺会同他说话,佣人和管家都不曾和他多说过一个字。这完全打消了刘志宏想从别人口中套话的想法。好在易烊千玺每天都要出门,而且这几天呆在别墅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好歹让他有了喘息的时间。


他曾企图去偷走易烊千玺藏起来的钥匙,没想到第当晚就被发觉了,他不甘心的找遍了整个房间,没想到真让他找出不下五个针孔摄像头。


这样可怕的控制欲,让他产生了莫大的危机感。


他可不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能让易烊千玺关注的,就算是为了他的心脏怕他跑了,也没必要瞒着王俊凯。


除非是有别的目的,可是思前想后也找不到更好的答案。


刘志宏揉了揉太...

第八章


这是刘志宏被关在别墅的第六天,这六天里,除了易烊千玺会同他说话,佣人和管家都不曾和他多说过一个字。这完全打消了刘志宏想从别人口中套话的想法。好在易烊千玺每天都要出门,而且这几天呆在别墅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好歹让他有了喘息的时间。


他曾企图去偷走易烊千玺藏起来的钥匙,没想到第当晚就被发觉了,他不甘心的找遍了整个房间,没想到真让他找出不下五个针孔摄像头。


这样可怕的控制欲,让他产生了莫大的危机感。


他可不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能让易烊千玺关注的,就算是为了他的心脏怕他跑了,也没必要瞒着王俊凯。


除非是有别的目的,可是思前想后也找不到更好的答案。


刘志宏揉了揉太阳穴,不再去想这个问题。


刚走到楼下准备倒杯水,便看到几个陌生男人坐在客厅,从他的方向看去,易烊千玺和几人恰好背对着他。


“峥少,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要不然兄弟几个干脆跟他们拼了,怕了他们怎么的!”说话的人很是激动。


“鲁莽。”易烊千玺的声音传来,低沉的语调完全没有平时他所见的温和。“西区的人怎么说?”客厅内沉默半晌才有人回道:“不肯松口,说不到货就不放人。”


后面的话刘志宏没兴趣再听,前世他们虽然相处的不多,倒也无意间知晓易烊千玺是个混黑道的,底子远没有他看起来的那么干净。


走下楼,干脆大大方方的来到饮水机边倒了杯茶,无视一干人的惊奇的目光又到冰箱里拿了面准备解决晚饭。


易烊千玺起身拿了件外套披在他身上,轻声问道:“没吃晚饭?”


刘志宏嗯了声当是应了,又晃了晃脚上的链子。“戴这个进厨房不方便,可以取了吗?”


男人看他的眼神变了些许,而后摸了摸他的头发。“不行,要是阿宏跑了,哥哥找不到了怎么办?”


他话音未落,少年便轻轻拉住了他的手臂,低着头小声说:“不跑了。”


易烊千玺拨弄他的头发,没有让步的意思。


“哥。”少年突然唤道。


听到这个字,易烊千玺瞳孔猛缩,他说:“再叫一次。”


“哥。”


“再叫一次。”


“哥。”少年乖乖的重复了好几遍,易烊千玺才回过神,用力抱住自己的弟弟。


“阿宏...阿宏...”男人兴奋的语无伦次“你终于愿意回应我了。”他没看到低着头的刘志宏脸上一直都毫无表情,抬起头时笑意盈盈。“哥,戴着这个不舒服,我不喜欢。”


他看见易烊千玺突然沉默的望着他,良久才说道:“阿宏要是不听话,哥哥一定会打断你的腿。”


刘志宏心中微颤,面上忙不怠点着头。


易烊千玺这才蹲下身去为他解开了锁链,他还未来得及高兴,男人便拦腰将他抱起。


“面...”


“有人会做。”易烊千玺将他一路抱到沙发上坐好,同一干人又开始讨论帮里的事情。


刘志宏则被他紧紧搂在怀里,只得靠在他胸膛上,一双透亮的眼睛在人堆里转来转去。


乔琰等人则在心底暗自咋舌,他们还从没见到过易哥这样的一面,看那少年并没有多漂亮,只能算是清秀,再看易哥宝贝的态度,倒也一时拿不准这小孩在这里的地位。


“哥,我想回房间。”少年突然喊了句,他不知道自己的一个称呼让不少人傻了眼。


...原来不是情人,也不是宠物,而他妈竟然是兄弟!


再看易哥,居然捧着弟弟的额头亲了好几下才恋恋不舍的把人放下去,看着人家走到房间里了才收回目光,乔琰在心底诽谤,大哥,你弟至少有十五六岁,而不是五六岁吧?


少女心。

【all宏/重生之强制爱慕】

第七章:枷锁


刘志宏被囚禁了,银色的锁链很长,却远远不够他走出大门,易烊千玺每天晚上都会和他一起睡觉,除了那天落在嘴角的吻以及整晚都抱着他外,也没有做其他出格的事情。


他想不懂易烊千玺这样做的动机,前世他在亲情方面极少得到关注,导致他不知道怎么样和别人相处,在人前换来换去也就两张面孔,——常常低着头没有存在感的少年,或是个被逼急了丢了命也要咬别人一口的疯子。


他又渴望着能出人头地,为掌控自己的命运,发疯一样的学习,这样另类又极端的人往往让人敬而远之。


这样的境遇使他很难理解某些同龄人瞬间能明白的事。


前世两个哥哥对他忽视,而对王羽好时他从未抱有过怨言,唯一一点妒忌...

第七章:枷锁


刘志宏被囚禁了,银色的锁链很长,却远远不够他走出大门,易烊千玺每天晚上都会和他一起睡觉,除了那天落在嘴角的吻以及整晚都抱着他外,也没有做其他出格的事情。


他想不懂易烊千玺这样做的动机,前世他在亲情方面极少得到关注,导致他不知道怎么样和别人相处,在人前换来换去也就两张面孔,——常常低着头没有存在感的少年,或是个被逼急了丢了命也要咬别人一口的疯子。


他又渴望着能出人头地,为掌控自己的命运,发疯一样的学习,这样另类又极端的人往往让人敬而远之。


这样的境遇使他很难理解某些同龄人瞬间能明白的事。


前世两个哥哥对他忽视,而对王羽好时他从未抱有过怨言,唯一一点妒忌也被他扼杀在心底,因为他知道,这些本来就不属于他,他知道自己原本就是多余的人。


他困惑易烊千玺明明对他那么冷淡,为什么突然会变得这么可怕。


男人看着他的时候,眼底的温柔像是要满溢而出,是没有经过伪装的,甚至有着比以前看着王羽更极端的热烈。


这让他更想念起以前的易烊千玺,冷淡的恰到好处,远不及现在这样让他恐惧。


夜晚。


男人像往常一样把他抱在怀里,像个偏执的病人般一遍又一遍呢喃着他的名字,他看着男人俊美的面孔扭曲着,听着他痛苦的哀嚎。


易烊千玺似乎做了噩梦,他对对方噩梦的内容不感兴趣,看着这人难受的样子,只觉得感慨。


刘志宏刚重生回来时,也常梦见胸腔被剖开的一幕。


看,在噩梦里挣扎的样子和他那时简直一模一样。


男人清醒后,伸手把他的脸颁向自己,“看着我...阿宏...看着我...”刘志宏面无表情的任他摆弄,直到四目相对。


眼睛定在对方身上,清澈的瞳孔里却没有任何人的身影,似乎在想象外面的世界有多美好,每一棵树每一株草都在散发着甜腻的清香。


易烊千玺明显也发现了,他极力压抑着,捂住少年的眼睛,亲吻他的额头。“乖,睡吧。”


刘志宏乖乖闭上眼睛,任疲惫席卷他的大脑,他已经不想再考虑任何事情了。


不重要...


什么都不重要了...


为了逃离这里...他可以...


这里是虚线吖
好像修。修过了()有点糊www...

好像修。修过了()有点糊www
水图求逆刃来我庄园!耶咦!

好像修。修过了()有点糊www
水图求逆刃来我庄园!耶咦!

葡萄要缩在角落里睡觉(闭关学习)
考试突然颓废可能就我一个回家摸...

考试突然颓废可能就我一个
回家摸个凯文大宝贝
……感觉好多了
在凯文怀里的我很幸福,✌

考试突然颓废可能就我一个
回家摸个凯文大宝贝
……感觉好多了
在凯文怀里的我很幸福,✌

零下雨
哇哦ᐕ)⁾⁾这是哪个漫画的封面...

哇哦ᐕ)⁾⁾这是哪个漫画的封面吗?凯文和琪亚娜啊!好磕!  是崩坏学园的吧?我可以!

哇哦ᐕ)⁾⁾这是哪个漫画的封面吗?凯文和琪亚娜啊!好磕!  是崩坏学园的吧?我可以!

中单刺客世界蛇上班

本质是傻屌图

想画结冰的眼泪但是技术不足画的像隔壁游戏的源石结晶【。】

本质是傻屌图

想画结冰的眼泪但是技术不足画的像隔壁游戏的源石结晶【。】

中单刺客世界蛇上班

融合战士平常会在一起玩游戏,对于输家的惩罚机制有那么一点过分,既要输家去摸一下体温在零下三十度凯文

通常情况下轻者指尖冻伤,重者整只手失去知觉很一段时间。

Hua第一次参与这个游戏就输了,以欺负新人为己任的前辈们起哄着要Hua抱着凯文转两圈

Hua作为神州地区的老实人,她真的抱起凯文转了两圈


呃呃呃瞎编的,贼尴尬

我就是想睡觉之前迫害一下凯文x

融合战士平常会在一起玩游戏,对于输家的惩罚机制有那么一点过分,既要输家去摸一下体温在零下三十度凯文

通常情况下轻者指尖冻伤,重者整只手失去知觉很一段时间。

Hua第一次参与这个游戏就输了,以欺负新人为己任的前辈们起哄着要Hua抱着凯文转两圈

Hua作为神州地区的老实人,她真的抱起凯文转了两圈


呃呃呃瞎编的,贼尴尬

我就是想睡觉之前迫害一下凯文x

你需要茧刑
【20191129】新赛季精华...

【20191129】新赛季精华金紫皮公开推特下,牛仔回复玩家

【20191129】新赛季精华金紫皮公开推特下,牛仔回复玩家

文衍(牛仔不加强不改名牛仔加强了也不改名)

【牛仔】逆刃之鞭

你想起来第一次与逆刃的见面。

怎么说呢,他比你想象中要冷漠许多。

他只是绅士的鞠了一躬……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你喜欢他的鞭子。

不同于裁缝的华丽,他的鞭子只有冷血的气息。

镶嵌其中的宝石闪烁着冷冽的光芒。

蜿蜒其下的裂纹更像是血迹。

他的沉默寡言让你觉得这段感情更像是一场盛大的幻想。

终于,你受不了,找到他与他对峙。

“为什么总是不理我?”

他侧开脸,没有说话。

你气极,在他惊愕的眼神中把他按倒在沙发上。

他低头,帽沿挡住了他的表情,看不真切。

“我……被驱逐了,没人接纳我,”他发出冷至骨髓的嘲笑,“我是个异类。”

你想起来第一次与逆刃的见面。

怎么说呢,他比你想象中要冷漠许多。

他只是绅士的鞠了一躬……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你喜欢他的鞭子。

不同于裁缝的华丽,他的鞭子只有冷血的气息。

镶嵌其中的宝石闪烁着冷冽的光芒。

蜿蜒其下的裂纹更像是血迹。

他的沉默寡言让你觉得这段感情更像是一场盛大的幻想。

终于,你受不了,找到他与他对峙。

“为什么总是不理我?”

他侧开脸,没有说话。

你气极,在他惊愕的眼神中把他按倒在沙发上。

他低头,帽沿挡住了他的表情,看不真切。

“我……被驱逐了,没人接纳我,”他发出冷至骨髓的嘲笑,“我是个异类。”

藤路LS

有没有人有关于凯文的QQ群,我好想进

有没有人有关于凯文的QQ群,我好想进


葡萄要缩在角落里睡觉(闭关学习)
昨晚失眠画的“烟酒又成了他的朋...

昨晚失眠画的
“烟酒又成了他的朋友。不吸烟怎能思索呢?不喝醉怎能停止住思索呢?”

昨晚失眠画的
“烟酒又成了他的朋友。不吸烟怎能思索呢?不喝醉怎能停止住思索呢?”

葡萄要缩在角落里睡觉(闭关学习)
姐妹们我好了,什么也别说,新年...

姐妹们我好了,什么也别说,新年愿望出来了

姐妹们我好了,什么也别说,新年愿望出来了

轻音酱(攒水晶11045/∞)我超爱杨

【改模配布】 是瓦尔特杨(*゚∀゚*)B站→av77601978
配布地址放评论区

【改模配布】 是瓦尔特杨(*゚∀゚*)B站→av77601978
配布地址放评论区

没有夹心de饼干
凯文!厚涂尝试,希望我能细化下...

凯文!厚涂尝试,希望我能细化下去🤦‍♀️

凯文!厚涂尝试,希望我能细化下去🤦‍♀️

氷の瓜

【奥凯】你这一桌子蛋糕我也好想吃

#奥托×凯文

#凯文被俘妄想

#剧情都是瞎几把编的,如有雷同,万分不幸

#只是拿来爽的不要打我

#可能有后续

#子博不回复,8想暴露大号

#ooc。


奥托倒是没想到这个敌对组织的头领,居然会是上个文明纪元遗留的人,更没想到,他就是卡斯兰娜家族最初的传承人,卡斯兰娜DNA里对抗崩坏的力量全是源自这个男人。


这个名为凯文·卡斯兰娜的男人正被拘束具限制着行动,意识也不清醒。奥托可没有心情猜想为什么世界蛇要背叛他们的尊主,无非就是很套路的剧情,以前文明纪元融合战士的幌子吸引世界各地的好战分子,等到这位形象招牌的利用价值归零时就将他丢弃。


奥托看着凯文那一头卡斯兰娜家标准...

#奥托×凯文

#凯文被俘妄想

#剧情都是瞎几把编的,如有雷同,万分不幸

#只是拿来爽的不要打我

#可能有后续

#子博不回复,8想暴露大号

#ooc。


奥托倒是没想到这个敌对组织的头领,居然会是上个文明纪元遗留的人,更没想到,他就是卡斯兰娜家族最初的传承人,卡斯兰娜DNA里对抗崩坏的力量全是源自这个男人。


这个名为凯文·卡斯兰娜的男人正被拘束具限制着行动,意识也不清醒。奥托可没有心情猜想为什么世界蛇要背叛他们的尊主,无非就是很套路的剧情,以前文明纪元融合战士的幌子吸引世界各地的好战分子,等到这位形象招牌的利用价值归零时就将他丢弃。


奥托看着凯文那一头卡斯兰娜家标准的白发,这个说是活了五万多年实际上五万年在冷冻仓一千五百年在量子之海的家伙,有效年龄也不过二十岁吧。可还是个孩子呢,奥托想。


背叛他的人给他的身体注射了抗崩坏血清,奥托想起了自己曾记录的弑神之枪,他倒更好奇世界蛇是从哪里得到这项技术的,还是说这是上个文明纪元就存在的知识。奥托又看了一眼昏迷的凯文,他还在领导世界蛇时,奥托听闻过他们——应该是凯文本人的理念。


“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人类终将战胜崩坏。”


奥托在心里将这归为“幼稚”一行。事到如今,人类所有对抗崩坏的行为几乎都是在用崩坏对抗崩坏,不管是神之键也好,还是女武神也好,甚至是人造律者。这时候反而只有逆熵那群歪门邪道是靠着人类科技的力量对抗崩坏,但那些造价昂贵的机甲在被空之律者一个响指轰成碎片的时候,奥托觉得逆熵的家伙应该得明白了单靠人类科技是战胜不了崩坏的。


人类靠战胜崩坏获得声望权利,靠崩坏的产物对抗崩坏,奥托认为只有反过来利用崩坏才是人类正确的选择。如同世界蛇的人一样,他们对待自己的尊主不就是利用完再抛弃吗,奥托也不太明白凯文这冰冻了五万年的脑子怎么就不懂这些。


不过看情况这位先祖一时半会应该是不会醒来了,但研究不能耽误,奥托吩咐手下人准备好一切工具,目标清醒立刻通知他。


——————

关于凯文,奥托最想知道的还是他身上卡斯兰娜力量的来源,一千多年遗传至今,用正常的遗传学思考也能知道这份遗传因子已经稀释到几乎不可见了,不难想为什么他研究了那么久琪亚娜的基因也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何况琪亚娜还是卡斯兰娜与沙尼亚特的结合物,沙尼亚特血统里对崩坏的天生抗性怕是中和了那少的可怜的卡斯兰娜基因。


奥托觉得当初自己还是想简单了,还以为这两个家族结合的产物会同时具备两种力量,现在看来反而因为血统冲突而失去了特殊力量。


但凯文不一样,他是这份力量的源头,卡斯兰娜血统的秘密就在他身上。


奥托接到通知来到实验室时,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正试图采集凯文的血液,但奥托看到的画面却是凯文站在隔离舱玻璃前,墙上的金属拘束具都被外力给扭断了。


看来卡斯兰娜家族的怪力也是遗传的。奥托笑了笑,径直走到隔离舱前,和这位先祖面对面,仅隔着一面透明的玻璃,奥托示意控制台的人开启隔离舱的对话音响。


“尊敬的卡斯兰娜先祖,初次见面,鄙人奥托·阿波卡利斯,是这个纪元带领人类抗击崩坏组织的领导人。”奥托礼貌问好,凯文紧锁的眉头却没有松开分毫。


“你的目的是什么。”凯文的声音奥托到还是第一次听到,作为卡斯兰娜家的先祖,卡斯兰娜那标志性的白发和蓝瞳都是遗传自他,但与奥托见过的他的传承者不同,如果用海水来形容卡斯兰娜后人的蓝瞳,那这位先祖的双眼则要用坚冰作称。而他本人的气质带给奥托的感觉,也如同一块五万年不融化分毫的坚冰。


“希望和先祖大人合作。”奥托挂着一副他惯用的狐狸假笑,双手背在腰后,看着隔离舱内小白鼠一样的凯文,只不过这只小白鼠力气着实有点大。


凯文看着自己身上被换上的标写着实验题编号的白色简易服装,冷冷地直视奥托假笑的脸,“合作?这就是你对待合作对象的态度?”


“如果是能够互相帮扶那当然是合作了,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一下先祖大人目前您的处境呢。”奥托抵上那层玻璃,看着凯文蓝色眼睛里竖长的瞳孔,“您被您的属下背叛了,如果不是我,您可能会直接死于过量抗崩坏血清的注射。至于合作……我敬您是上个纪元的英雄,才使用了‘合作’的说法。”


凯文按在玻璃上的手缓缓捏成一个拳,他不做回应,只是单纯瞪着奥托。


“先祖大人这算是默认同意了吗?”奥托满意地看着凯文的表情,“那么现阶段我们想要研究一下您的血液,请问您能否配合我们?”


“我的武器呢?”凯文没有回答,而是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很遗憾,天火圣裁我们没能回收,既然您的下属是抱着杀死失去利用价值的您的决心而来,自然不会将您仍有利用价值的武器给扔下。”奥托如实相告,期间挥手示意研究员们打开隔离舱,直接走到凯文身边采集他的血液。


凯文没有反抗,只是在那些白大褂靠近自己的时候下意识后退了一点。奥托注意到凯文的眼神,他在那些研究员进入隔离舱时有过明显的疑惑表现。像是在疑惑为什么能有人靠近他一样,难道以前都没有人能靠近他吗?


“合作愉快,先祖大人,请问需要来一点红枣吗?可以预防贫血哦。”奥托向凯文发出十分自然的下午茶邀请,甚至仍然保留了敬称。


室内花园种的很好,凯文五万年前的刻板思维无法理解在金属基地内修建花房到底是为了什么。奥托显然没有把他摆在合作伙伴的位置,凯文披着那件白色的简易服装,其实根本算不上衣服,那顶多算两块用带子连起来的白色布料,他光着脚跟着奥托一起经过金属走廊,来到那一隅绿角。


“先祖大人,坐。”奥托拉开一把椅子,凯文经过他的一瞬间,奥托感到了明显的低温,在过来的路上,凯文一直与他保持着距离,奥托却只当是基地内冷气开的有点足。


凯文坐了下来,他看着桌上种类繁多的甜点,他不清楚这是奥托自己想吃还是给他准备的。奥托往茶杯里到满了果茶,凯文看着包括茶在内都甜到发腻的一桌子吃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去拒绝。


“没必要的话,不要再叫我先祖了,我并不是你们家族的先祖。”凯文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果然如他所想,甜到发腻。


“哈哈哈,实不相瞒,我有一未婚妻是您的后代,尽管我们未曾真正结为连理,但我在心里仍将她视做妻子,所以对我来说,她的先祖一样是我的先祖。”奥托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了笑,“当然您不喜欢这个称呼我换一个便是。”


“尊称就不用了,叫我凯文就好。”凯文捏紧了杯柄,“我知道自己的定位,我只是一把刀而已。”


“您说笑了,凯文前辈,我们都知道您是上个纪元最强的抗崩坏战士,如果没有您也不会有今天的全人类。”奥托仍然加上了前辈的后缀,尽管他心里并不认同面前这个面相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真的配得上五万年的岁月,“就算您只是一把刀,那也是一把值得让尊敬的刀。”


凯文抬眼,盯着奥托的脸,“但我不认同你的方式。”


“事到如今您还认为只要是崩坏就必须消灭吗?”


“不,我们的目的一致,但我反对你人工帮助崩坏的行为。”凯文恶狠狠地看着奥托,“你的助力只会让人类面对崩坏越来越困难,我不认为区区第二律者值得你们耗费如此多的资源去对抗。”


“不愧是以一己之力单挑三位律者的前文明纪元最强战士,不过确实如此,如您所见,我们现阶段力量太过薄弱,如果只靠人类本身去对抗崩坏,那我们才是毫无胜算。”奥托端起一碟小蛋糕,放到凯文的面前,“利用他,才是最好的选择。”


“你根本不知道崩坏有多么不可控,你的自以为是会害死所有人。”凯文逐渐意识到了面前这个男人并非是为了人类而战,他完全就是另有所图。


“嗯,所以是在可控范围内利用他,利用完之后,再消灭他。”奥托用叉子刮下一部分蛋糕,送到凯文的嘴边,“您的亲身经历不是很好的应证来这一点吗?您比崩坏可更加不可控多了。”


凯文打开奥托意味不明的手,“你这是在拿全人类的命赌博!”


“常言道,爱拼才会赢嘛。不能因为赌不赢就否认赌博会赢,这是违背统计学理论的。”奥托将那块刮下来的蛋糕送进自己嘴里,“您和我的未婚妻很像,都为了小义不顾大局。以及那不是您自己的观念吗?‘无论付出多少代价’……还是说这只是一句夸张的比喻?”


凯文不回答,他看着五颜六色甜点下方的白色桌布,仿佛要给它盯出花儿来一样。


“为了消灭崩坏,牺牲小部分人类实属无奈之举,即便是在前辈您那个年代,您也能保证百分百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吗?”


凯文想起了那时的战友Hua,她的诞生就是建立在她所在的小队覆灭的情况下……不对,几乎所有的融合战士,在诞生之时都伴随着一个团队的牺牲。但那是mei博士的决定,那是真正的为了人类,而这个奥托,嘴上说的好听,却连他的亲信都背叛了他,亲信都尚且不知道,那他一个外人如何能知晓他真正的想法?


“你另有所图。”凯文直勾勾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即便一样会出现牺牲,你这样利用律者,甚至是人为制造律者,我不认为你能取得我的信任,我肯定你并非为了守护人类而战。”


奥托听罢,将叉子叉在了那碟蛋糕上,语气严重了起来,“前辈,或许我需要再提醒一次您的处境?”


凯文的回应却很冷静,就如他万年波澜不惊的双眼,“我想你也不是必要我的帮助,你救我回来只是因为我身上有你想知道的秘密不是吗?”


“很聪明嘛。”奥托靠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当一把刀还是一只小白鼠,您自己选。”


“刀若为歹人所用,那他便一并成为了凶徒。”凯文语气平淡,仿佛已经开始生气的奥托才是被威胁的那一方,“我不会做我认为错误的事。”


奥托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凯文,“果然卡斯兰娜家的固执的遗传的,愚蠢也是。”


脚步声远去后,花房的门关上了,这个被绿植覆盖的房间突兀出现一块金属门板还是让凯文有点视觉上的不适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