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凯源

1909.9万浏览    22.3万参与
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安啾

【凯源】宠物博主

* 我来诈尸了嘿嘿嘿

*一篇小短打还请多多指教 



王源是最近在微博上突然爆红的宠物博主,不仅仅是因为他家里的猫猫狗狗萌化人心,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本人的美颜盛世。

最开始王源只养了一只萨摩耶和一只拉不拉多。在微博上晒照发视频,自娱自乐。后来朋友家的布偶猫生了一窝小猫崽,看的王源萌心荡漾,又抱了两只回家,正好一只是蓝眼珠另一只是绿眼珠,看着格外般配。

凭借美男配萌宠的组合,至此王源也逐渐打开了知名度,有了一小众的粉丝。虽然他本人不怎么在意曝光率跟粉丝数。在家玩玩狗逗逗猫,过的不亦乐乎。

关注王源一阵子的粉丝都知道,在王源微博里边绝大多数的视频背后都有个神...

* 我来诈尸了嘿嘿嘿

*一篇小短打还请多多指教 





王源是最近在微博上突然爆红的宠物博主,不仅仅是因为他家里的猫猫狗狗萌化人心,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本人的美颜盛世。


最开始王源只养了一只萨摩耶和一只拉不拉多。在微博上晒照发视频,自娱自乐。后来朋友家的布偶猫生了一窝小猫崽,看的王源萌心荡漾,又抱了两只回家,正好一只是蓝眼珠另一只是绿眼珠,看着格外般配。


凭借美男配萌宠的组合,至此王源也逐渐打开了知名度,有了一小众的粉丝。虽然他本人不怎么在意曝光率跟粉丝数。在家玩玩狗逗逗猫,过的不亦乐乎。


关注王源一阵子的粉丝都知道,在王源微博里边绝大多数的视频背后都有个神秘的掌镜人,从没露过面也没说过话,一开始粉丝们还以为是王源妈妈,在评论里一口一个喊着妈妈。每每翻看评论区的留言总能让王源笑的在地上打滚,更有时还特别作死的喊道,

「妈~王妈~王妈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而后边的王俊凯只得黑着脸把在地上撒泼的某人抱进怀里肆意妄为,以此消除他心里的冤屈。


王源刚开始玩微博拍视频的时候,觉得一个人对着手机讲话实在太尬了,于是就把一旁啃着苹果幸灾乐祸的王俊凯拉过来帮忙掌镜。


王俊凯最初也没特别隐瞒自己的身分,只是时间长了久了他反倒不知道该怎么露出「马脚」了。王源更傻白,压根没想过要经营这么一个神秘的藏镜人,只是时间久了玩开了,这模式也不晓得该怎么停下,就这么一直藏着了。








这天周末,吃饱饭的王源有些无聊的刷着微博,刷着刷着就突然想开一次直播来玩玩。他打开了微博直播,与粉丝聊天。后边的王俊凯还在为了下午一堆喊他妈妈婆婆的评论倔着,却也拿王源没辙,只能乖乖坐在手机后边替他调整角度。

「啊?有人问呼噜噜在哪啊?我去把牠抱过来和你们聊天昂。」


王源也是实力宠粉,有人问便跑去卧室把大胖敦撒摩拖了出来,不知是天气太热呼噜噜懒得动,还是脾气本来就好,就这么任由王源拖行出来,王源把撒摩耶放在腿边一边喘着大气,一边一下一下捋牠的毛。呼噜噜本狗,试图安抚安抚呼噜噜的心情。


五月份的天气还是挺燥热的,即便待在室内也抵挡不了外边的热气逼人,王源穿着一件白素T配着破洞牛仔裤,整个人看起来少年感十足,加上保养得宜的精致五官,一点也不像即将奔三字头的人,一手顺着腿边萨摩雪白雪白的毛,一边嫌弃道,



「我跟你们说啊,我们家最会掉毛的不是karry跟Roy,是牠!掉得毛都可以堆成一座滑雪场了。」


被叫到名字的karry还以为王源在叫牠,轻挑挑的走过来跳到了王源身上,蛐在王源的肚子上打呼噜讨摸摸,


「对了,常常看见很多人评论分不清Karry跟Roy,今天正好教教大家。」


王源勾勾手指,让王俊凯把手机往前挪点,他双手抱起Karry举在镜头前,


「看见了吗?Karry的眼睛是蓝色的,然后他的头顶这块,有一撮灰灰的毛。Roy的话,牠的眼睛是绿色的,另外Roy头顶的这块毛就比较偏黑了。」


「我们家的毛孩都是小男生喔!没有特别去挑过,不知不觉就都带回男生了。」


「之后会考虑做节育,但是家里都是男生,没有小女生,所以不着急。而且他们特别乖!大家不用担心~」




王源抱着Karry看着直播里刷的飞快的留言,明明看的专注,不知不觉中眼神却飘向了王俊凯,他看着真切。


王俊凯有一瞬恍惚,不知所云的他挑起眉,带着一丝疑惑的表情,


「你们都好偏心喔,只顾着聊呼噜噜跟karry,你们忘记Roy跟稀哩哩了吗?王俊凯快把牠俩带来。」


上扬的语气和调皮指向手机屏幕的手指,让王俊凯一时掉以轻心,还以为王源只专注在直播间里,突然被CUE,他有些措手不及,


「嗯?俩谁?」


「Roy跟稀哩哩啊!」



王源真的已经有很久没看王俊凯露出这么迟钝的表情了,可见他刚刚是真蒙了,估计也没想到自己会突然CUE他。


趁着王俊凯去抓Roy跟稀哩哩的空档,王源抓紧时间跟直播间里的人群八卦道,像是完全没看见惊讶到完全静止的评论区,

「你们知道吗,我们家里四只毛孩,每一只都不黏王俊凯,只有Roy偶尔会去他脚边磨耳朵而已。王俊凯真的超级没有宠物缘的哈哈哈哈。」


这一开口,评论又开始沸腾了,什么答案都有,猜是兄弟的,室友的,答案逐渐清晰。


这时王俊凯已经把稀哩哩带了出来,被打扰清梦的稀哩哩兴致不高,两只小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还是稳稳地步向呼噜噜旁边的空位,将头靠在王源大腿上,安然地继续做着他啃大骨头的美梦。


王源看着王俊凯抱着Roy走出房间,便指着稀哩哩问道,

「牠刚刚在房间里睡觉吗?」


王俊凯没敢出声,只是点点头,站在一边。他卡点卡的刚好,正好在画面的最边边,应该是没有照到他才对。


王源抱着Karry靠近了屏幕,换了个远点的地方把手机伫立着,硬是把接着把站在一旁抱着Roy的王俊凯照进画面里,随后又拉着人在自己身边坐下,


王俊凯还没搞清王源葫芦里卖什么药,就听见他说,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难得!我们全家到齐喔!」


「你又说我坏话?」


带着责怪的语句,还有些准备算账的气势,只是语气中却没有任何的怒气,还非常无奈的低低摇着头轻笑,王俊凯还真是服气了,王源还真是想到什么做什么啊。


「哪有,冤望好人啊!那个各位,等会儿这直播我就不保留啦!以免有人真的给我重头看到尾,抓我的小辫子。」


王源说着,还吐了吐舌,彷佛刚刚爆料的八卦与他无关。


评论区又是炸了锅般的翻腾,有探讨他们的,早有预感的,挞伐关系的,无话可说而退出直播的,还有,评论支持赞同的以及站出来护航保卫的。王源不太在意评论区发生的战争,只是非常大方的揽过王俊凯的肩,王俊凯高他一点,就连坐下的时候,两个人还包持着一点迷之身高差,所以他揽得有些吃力跟别扭,


「对的!这就是『王妈妈』!」


王源用手肘顶了顶他的手臂,示意他打招呼,


「别闹~大家好,我是王俊凯…也是藏镜人。」


「哇!不愧是王妈妈,真帅!不过我更帅~你们说对吧~」



闹心的人走得不多,留在直播间里的人群依然十分沸腾,



「哈?你们到底是谁的粉丝啊?就这么倒戈啦?」



王俊凯今天穿得轻便,一件白T在内,外头罩着一件格子纹的薄衬衫,搭着一件牛仔裤。再闷热的夏天哩,意外看着清爽,清秀的长相也让人觉得舒服多了。


前阵子他俩去了一趟台湾,还顺便去海边玩了几天,不涂防晒不穿防晒衣的后果就是他变成黑炭,王源倒好,除了一点晒伤之外,没有半点事。害得他在王源身边活像一个行走的黑碳,而且王源还老爱嫌他黑,没办法,只好勤着防晒,争取赶紧白回来。

「不过也是齁~男朋友长得太帅也是一种烦恼呢~我是不是说了很不要脸的话哈哈哈哈!」



王源边笑边把头埋进王俊凯怀里,试图跟Roy抢地盘,完全没意识到他们直播间里还有四五千人观望着,



反倒王俊凯就很老神在在,在抱着Roy的情况下,他还能空出一只手摸摸王源的脑袋瓜子,安抚说,



「要脸干嘛,要我还不够吗?」



「卧耖!王俊凯你学坏了!你什么时候学的土味情话!」



王源可真是一秒弹开,一脸夸张地看着王俊凯。有没有搞错啊,那个正经八百的王俊凯,居然会说土味情话!要不是亲耳听见,他估计还会怀疑说出那话的事不是王俊凯了,



「我觉得你下一秒就要开口问我是不是外星人了。」



「你怎么知道?」



「心里的话都写在脸上啊,你这傻子。我们家养的第三条狗就是你,你这哈士奇。」



好吧…虽然点亮了土味情话的技能,但是毒舌跟蛔虫技能表还是点满的。



「咳…言归正传!其实我今天开直播当然不只是为了跟大家聊聊天的,一方面是为了公开我们的藏镜人,也就是我男朋友,王俊凯。不过他在家里的地位真的是妈妈喔!嘿嘿嘿不用说~我当然是爸爸啰!」



王俊凯也是晕了,还真是欺负不得,非要占点便宜王源才甘愿。看来下播后要讨点公道了。抱着这点小心思,王俊凯也就随王源去了,也没反驳,反而顺着他的话轻轻点头,代表承认了。



「就是这样啦!不过!各位也不要再在评论区喊他妈妈了。也不可以对他抱有其他妄想!毕竟他是我的~」



说出这话时,王源自己可能没注意到,甚至觉得自己掩饰的很好。但是从直播间的观众角度来看,说出这话的同时,他的耳朵瞬间充满了血,红通通一片。不过为了维护以后他们的粉丝福利,还是非常一致的不去拆穿他。



「好的~今天的直播环节差不多要结束了,还有朋友有其他问题吗?」



话音刚落下,评论区就被刷刷刷的刷屏了,大伙不约而同的都追问起王源与王俊凯的故事。显然比起家里的毛孩子,观众们对于这两位好看的小哥哥之间的故事,反正是比较有兴趣的。



王源看花了眼,一个评论还没看清就被刷掉了,一来二去看的眼睛也有些涨的酸,抬起手就揉了揉眼睑前端,



「嗯?不要用手揉,你刚捋完狗呢,去洗眼睛。」


「嗯?喔,那你帮我做个Ending。」


「关于我们的问题,就看他下次心血来潮在解答了。谢谢大家,下次见。」



就连让粉丝刷再见的时间都没有,还没回过神,王俊凯就已经关掉直播了,在保留的接口里,他稍稍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把直播片段留着,虽然是『妈妈』,主权还是要宣示的。



王俊凯才不会说,比起评论区里喊他妈的,他更讨厌直接在评论区里像王源示爱告白的。删都删不完,麻烦死了。





Fin- 


不是你家大头

请小炸毛们不要居心叵测,打着为我着想的幌子让我写源凯,我大头既然敢歪这个头!我就能自己正回来!我骨折的不怕光脚的!我站凯源我骄傲!我和我骄傲的倔强,握紧双手绝对不放!

请小炸毛们不要居心叵测,打着为我着想的幌子让我写源凯,我大头既然敢歪这个头!我就能自己正回来!我骨折的不怕光脚的!我站凯源我骄傲!我和我骄傲的倔强,握紧双手绝对不放!

懵懵蓝瞳中有你
20180721 王俊凯《中餐...

20180721 王俊凯《中餐厅》饭拍

嘻嘻这张也好帅

20180721 王俊凯《中餐厅》饭拍

嘻嘻这张也好帅

懵懵蓝瞳中有你
20180721 王俊凯《中餐...

20180721 王俊凯《中餐厅》饭拍

嘟嘴单独放粗来

20180721 王俊凯《中餐厅》饭拍

嘟嘴单独放粗来

懵懵蓝瞳中有你
20180721 王俊凯《中餐...

20180721 王俊凯《中餐厅》饭拍

下周五也记得看哦

20180721 王俊凯《中餐厅》饭拍

下周五也记得看哦

懵懵蓝瞳中有你

20180721 王俊凯GIF*9

什么级别的美颜啊太好看了

20180721 王俊凯GIF*9

什么级别的美颜啊太好看了

懵懵蓝瞳中有你

20180721 王俊凯工作室更博一则

黄衣单车少年

20180721 王俊凯工作室更博一则

黄衣单车少年

直男斩-斩直男

何时才能再见你们并肩🌈

何时才能再见你们并肩🌈

红油火锅

生命以你为牢

>现实向 中长篇 HE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重庆阴转多云,因此,等待赛果的夜晚被包裹在一片阴凉的静谧里,王源洗了澡,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他嗑开一颗瓜子儿,裹紧了腿上的毛巾被。

王立扬盯紧着电视屏幕,李永芳不爱篮球可也参与其中,和丈夫儿子一起观赛;钟表沉稳地走,搅荡着客厅里紧张的氛围。

瓜子仁在舌尖上,王源甚至不立刻去嚼,他又把下一颗瓜子塞到了嘴巴边上。

忽然,碗状场地里爆发海啸一样的欢呼,解说员释放出最强烈的情绪,他伴随着电子...

>现实向 中长篇 HE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重庆阴转多云,因此,等待赛果的夜晚被包裹在一片阴凉的静谧里,王源洗了澡,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他嗑开一颗瓜子儿,裹紧了腿上的毛巾被。

王立扬盯紧着电视屏幕,李永芳不爱篮球可也参与其中,和丈夫儿子一起观赛;钟表沉稳地走,搅荡着客厅里紧张的氛围。

瓜子仁在舌尖上,王源甚至不立刻去嚼,他又把下一颗瓜子塞到了嘴巴边上。

忽然,碗状场地里爆发海啸一样的欢呼,解说员释放出最强烈的情绪,他伴随着电子哨的终场声音,大声说道:“……北京队赢了!北京队获得了总冠军,职业联赛十七年的历史上,北京队第一次冲入总决赛……他们战胜了强大的广东东莞银行队……”

瓜子儿是焦糖口味,王源抿了抿干涩的嘴巴,有些喜悦,他说:“看吧,我说北京一定会赢。”

“广东不行咯,看什么看,睡觉吧。”王立扬站起身来,他眨着干涩的眼睛,终于等来了带着失落感的洗澡时间,他从沙发另一边拿了早就准备好的睡衣

李永芳说:“失败是成功之母。”

“那至少要等怀胎一年。”

“那就让他怀嘛,又不是很久。”

“别说了,广东明年总决赛都悬。”

于是李永芳不知道再接什么话给他,电视里还在播运动品牌的广告,王源把瓜子皮扔进垃圾篓里,他转过脸来看着李永芳,突然笑了,问:“可不可以看一下电脑?”

“看一看就早点睡哈,明早去学校。”

“好的,妈妈。”王源洗完澡的皮肤冰凉,他凑上去,温和可爱地吻了一下李永芳的脸颊;母子间总有相互撒娇的时刻,李永芳揉了揉王源湿漉漉的脑袋。

她说:“晚安啊,睡前吹头发。”

“我明早下楼去吃,你多睡一会儿。”王源一溜烟儿跑了,他也懂得妈妈周内上班辛苦。等去书房,在线的QQ已经有了上百条新消息,王源把公司群里的仔细读完,这才去回复王俊凯的。

他的消息显示半小时前,只有两句:

“后天记得带练习十六的谱子。”

“不会去看球赛了吧??”

王源低下头敲字,浓密的睫毛往上翘着,他揉了揉脸颊,回答:“是的。”

又发一条:“好的,谢谢你哦。”

头发上的水珠,在洗澡结束很久的此时,终于抵抗不了地心引力,因此滑下来一颗到额头上,王源挠了一下冰冷微痒的那处皮肤,准备发一个北京夺冠的空间动态。

王俊凯又来了消息,说:“不客气,早点睡,晚安。”

可没等王源敲下十分敷衍客气的“晚安”二字,王俊凯又说:“明天上学伞也要带着,可能下雨。”

键盘发出细碎的敲击声,王源思虑了半天,终于,他敲下几个字,并按了回车键。

“嗯嗯,我一定记得带伞,晚安!”他说。

而此时,王俊凯站在镜子前面,他把手机塞到兜里去,然后,用冷水洗脸。

梁振宏进来了,她举着吹风机,问:“你洗澡不洗脸?”

“没洗干净。”

“怪讲究的,”梁振宏拍了拍王俊凯的背,又把吹风机塞进抽屉里去,继续说,“王源源是吧?还有刘志宏,还有罗庭信……”

王俊凯抹了把脸,抬起头来,他说:“是王源,不是王源源。”

“啊……是的,王源,你看看人家的小毛寸,所以,要不要尝试一下?”

“难看。”被妈妈逗乐,王俊凯快要暴躁得跳起来,初中,正是叛逆之火熊熊燃烧的时候,即便王俊凯天生也叛逆。

“听说你以后要和他搭档了,有没有什么想法?”

“没想法,无所谓。”

梁振宏透过镜子和王俊凯对视,可王俊凯转身就要出去,立即,梁振宏抓住了他的肩膀,说:“要是觉得不行,你可以跟戴老师讲,就不要指望我出面啦,我代表不了你。”

“我觉得挺好的呀,”王俊凯和妈妈一起往外走去,他皱起眉头来,说,“你又没和王源说过话,你应该不会了解他,我觉得他人还不错。”

“人还不错。”梁振宏笑着重复儿子的话。

“可是有点胆小,”王俊凯突然就看着妈妈的眼睛,补充道,他想了想,又问,“妈,你说他们是不是要我和王源擦出火花?”

男孩一脸严肃,并且,从小的教育给了他不胆怯的性格,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可以明说的,至少目前,他已知的领地都生满坦荡。

也不知道梁振宏是不相信还是不在意,她说:“问那些干嘛哟?”

王俊凯听得出来,语气淡然而敷衍,于是他追问:“你觉得没什么嘛?”

“观众肯定更喜欢团队的形式,有了两个人,除了个人技能加倍,并且两个人之间的互动也会产生单人舞台永远不会有的效果……”

王俊凯居然听得有些诧异,他看着妈妈,问:“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你在偷偷学什么?”

“还不是为了你哟。”梁振宏用那双涂过水乳的、光滑的手蹭了蹭王俊凯的脸颊,可立即换来一个躲闪。

王俊凯轻蹙着眉头,说:“好奇怪的味道。”

夜深了,三月末的天气阴晴不定,可雨季还没到来;王俊凯把又几枚硬币塞进存钱罐里,他盯着那只肥肥的海豚看了半天,然后转身,上床睡觉。

可又有点失眠了,大概是心理压力超越了年龄段的顶点,光线透过窗帘,只有淡淡的,雾气般微白的轮廓。

零点已经过去了,现在是2012年3月31日,王俊凯一时间没记起到底将迎来什么纪念日,他只清清楚楚地知道,再一个深夜会是愚人节。

因为清明节假期调休,所以周末也要上学,可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放假了仍旧要赶去公司,在天微亮的时候就起床,赶公交车,行驶进清晨漫天的浓雾里去。

梁振宏还在客厅里讲电话,大概是说之后一个比赛的事儿,王俊凯在夜色里睁着眼睛,妈妈隐隐压低的说话声,透过墙壁和门板,渗进了耳朵里。

 

王俊凯觉得王源稚嫩,像温暖春日含苞的花,他总谨慎或是胆怯,说话也要把笑容固定在一个标准程度上。雨天潮湿的街上,驶过一辆黑色昂贵的跑车,王俊凯和王源肩并肩,又爬过了一段山城里最常见的梯坎。

王俊凯说:“你才上小学。”

“嗯。”显然,他还是那样温顺,也或许是一种用来抵抗距离感的温顺。

“你别老笑啊,”王俊凯指着前面的店铺,问他,“你想不想吃?”

是芒果甜筒,还有烧仙草或者和芋圆,王源反问他:“你想不想吃。”

“我都可以。”

“我也是。”

对话以一种看似平衡无措的状态结束,王俊凯最终买了甜筒,他背着包,王源举着伞把两人罩在下面,各自啃手里的冰淇淋。

芒果味,甜蜜清香,和雨中湿漉漉的气流混合了,萦绕在鼻息间,王源的社交方式永远是微笑,他总提起笑肌,卧蚕泛起轻柔的波,他低下头,眨着黑亮的眼睛。

王俊凯随口提起:“我过几天要去北京,参加比赛。”

“我知道,我听他们说了,”王源舔了舔嘴巴,说,“实际上,现在你也有一些粉丝了,是不是?”

“嗯,”王俊凯思虑了一下,他又说,“你也会有很多粉丝的。”

王源大眼睛里是转瞬即逝的无措,继而,又笑得很单纯,他用清亮的声音低笑,说:“我们俩一起录视频,就有很多人喜欢我们两个人?”

“一定是。”也没有经过慎重分析,可王俊凯心情不错,他立即笑着,附和王源。

清明节适宜踏青,并且伴随着连夜的淫雨,王俊凯和未满十二周岁的王源,躲在格纹的灰伞下面,打着颤舔完了很甜的冰淇淋。

 tbc.

东哥的小公主

与君携素手
俯仰看山河

与君携素手
俯仰看山河

tsukiumi

20180720 中餐厅第二季第一期

小猫咪厨师上线

20180720 中餐厅第二季第一期

小猫咪厨师上线

你眼中是星,我眼中是你

热搜很有趣了😄

王俊凯-精致
王源-精致的男孩
so王源-王俊凯的男孩😂😂😂

王俊凯-精致
王源-精致的男孩
so王源-王俊凯的男孩😂😂😂

路人与某人的蒲公英

The Wrong Things.
小宝贝儿的无限可能总是能轻易惊艳到我。

The Wrong Things.
小宝贝儿的无限可能总是能轻易惊艳到我。

阿秤ㅇ

凯源《等你爱我》

07.
 时间飞逝,转眼已至深秋。
 十一长假,王俊凯与父母都在筹划着出国手续,时间定在了11月9日。
 王俊凯想,他至少要陪王源度过也许是有他存在的最后一个生日。
 一个多月前,9月21日的时候,以往会陪着王俊凯疯玩一天的王源却在这天缺席了。
 ·
 王俊凯清楚的记得他在微信上看似是抱怨却实则甜蜜的说,阿远非要去看马戏团演出,他必须要陪她去玩玩。
 王俊凯笑着应下了,心口不一的说着陪女朋友比较重要。
 他坐在房间的摇椅上,等待着王源的到来。
 他不奢望王源会想对林忆远一样对他,他只不过期待着这个十八岁的成人生日能有王源陪伴而已。
 在摇椅上,从上午九点坐到十二点。
 喝了碗药汤,他又从下午三点静静的...

07.
 时间飞逝,转眼已至深秋。
 十一长假,王俊凯与父母都在筹划着出国手续,时间定在了11月9日。
 王俊凯想,他至少要陪王源度过也许是有他存在的最后一个生日。
 一个多月前,9月21日的时候,以往会陪着王俊凯疯玩一天的王源却在这天缺席了。
 ·
 王俊凯清楚的记得他在微信上看似是抱怨却实则甜蜜的说,阿远非要去看马戏团演出,他必须要陪她去玩玩。
 王俊凯笑着应下了,心口不一的说着陪女朋友比较重要。
 他坐在房间的摇椅上,等待着王源的到来。
 他不奢望王源会想对林忆远一样对他,他只不过期待着这个十八岁的成人生日能有王源陪伴而已。
 在摇椅上,从上午九点坐到十二点。
 喝了碗药汤,他又从下午三点静静的一直坐到下午六点。
 母亲进门送了水果,一盘水果在桌上又待了两个小时未曾被人动过。
 晚上十一点。还有一个小时,他的生日就要过去了,王源还没有消息。
 王俊凯苦笑着低下头,揉了揉酸痛的双腿,服药准备睡觉。
 “叮——”
 手机突然传来消息,王俊凯马上拿过,嘴角上扬起一个温暖的弧度。是他啊。
 [微信 下午 23:13 ]
 源源:『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没赶上班车,刚到家。』
 源源:『哥你到小区花园里来吧,我一会儿还得送阿远回家呢,就不直接回去了。』
           『嗯,我现在下去。』 :W.K
 王俊凯看了看时间,叹了口气,穿好衣服下了楼。
 走到花园,远远的能看到在黯淡的灯光下并肩而坐的王源和林忆远。
 林忆远歪着头,好像在跟王源说着什么,而王源肩膀一耸一耸的,好像笑的很开心。
 心中泛起苦涩,王俊凯僵硬的笑了笑,慢慢走了过去。
 “诶,哥你来了。”王源先看到了他,脸上是未收起的笑容。
 “嗯。”王俊凯点点头,“那么晚了,这次没忘记跟叔叔阿姨说吧。”
 “没忘,我跟我爸妈说和同学出去玩了。嘻嘻那个马戏团表演还挺精彩的,阿远看的可开心了呢。哎,对,阿远,这是我哥,今天是他生日呢。”
 看着小孩兴奋的样子,王俊凯始终挂着温暖的微笑,眼中流露出几分宠溺。
 林忆远好像很害羞,低着头开口:“俊凯哥…那个,祝你生日快乐啊… ”
 王俊凯“嗯”了一声,礼貌致谢。
 王源听到那声“俊凯哥”,着实心里不舒服,他自认为很完美的将情绪都掩藏下去,却不知他那些很微小的表情都已经被王俊凯看破。
 王俊凯借着漆黑的夜色,偷偷低下头笑了笑。
 小孩对自己再无情罢,心中总是不习惯没有自己在的。
 “对了哥,这是给你的礼物。”
 王源拿出一个精美的大盒子,递给王俊凯。
 “谢谢啊。”王俊凯接过,将礼物盒拆开。
 里面躺着一把尤克里里。
 尤克里里,送给爱人的礼物。王俊凯抬头盯着王源,足足盯了七八秒。
 王源看起来好像很正常,笑的很灿烂。
 可是他不经意中流露出的一点不自然却被王俊凯牢牢抓住,王俊凯眼睛一亮,他是知道这层含义的,不是吗。
 余光看到林忆远,王俊凯疑惑的歪歪头。
 “好了啦很晚了,哥你也早点回去吧!我先送林忆… 阿远回家了啊。”
 “嗯,注意安全。”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王俊凯很是奇怪。
 他当然听出来了王源刚才话中不小心叫出的“林忆远”,虽然很快就改口,但还是不难看出平时他都是叫林忆远大名的。
 突然胃部一阵疼痛,王俊凯捂住胃,自嘲的自语道:“什么时候想的那么多了…”
 虽然这个生日王源只陪他度过了不到半小时,但他还是很开心,至少这个重要的时刻有王源陪伴。
 这把尤克里里,他会一直收藏的。
 直到不得不放下的时候吧。
 ·
 思绪飘回,王俊凯轻轻抚摸了一下手上的尤克里里。
 想起王源的一犟一笑,想起他好看的杏仁眼中的星辰,王俊凯眼中满是温柔。
 也许阿桀说的没错吧,他啊,怕是掉进王源这个坑,爬不出来了。
 他已经爱到走火入魔了吧。
 ——TBC.

Fickle.

8102年了,耽于美色这种垃圾还有小粉丝洗白的

她就应该去死

8102年了,耽于美色这种垃圾还有小粉丝洗白的

她就应该去死

酥酒一泱

中餐厅里的小凯特别有担当啊,自己骑着单车在科尔马小镇的街道上飞驰,没有坐在自行车座上,是站起来骑的。画面真的特别好看呀。
不知怎么的想到了我们的凯源,以前在重庆你们也是这样一起结伴在大街小巷上飞驰吧。
呜呜呜好想你们合体啊

中餐厅里的小凯特别有担当啊,自己骑着单车在科尔马小镇的街道上飞驰,没有坐在自行车座上,是站起来骑的。画面真的特别好看呀。
不知怎么的想到了我们的凯源,以前在重庆你们也是这样一起结伴在大街小巷上飞驰吧。
呜呜呜好想你们合体啊

不是你家大头

金主了解一下 14

小狼狗凯X总裁源

一个美滋滋,一个纠结忧心

看他们想的这么起劲,我都有点内疚了  T T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怎么会内疚呢?

我非常愉快!!!


Chapter -14

王俊凯晚上回城市花园的时候,门边便签架上贴了纸条,他拿下来看了一眼,然后去厨房看了看里面温着的宵夜,心里说不上来的滋味儿,大概很多很多年了,没有在回到一个地方的时候,会有人准备了食物等着他。

他走回门边,从背包里找出中性笔,在便签上回复了一句“谢谢”,贴回了便签架上,然后把芳姐做的宵夜吃了个精光。

在四楼浴室洗澡的时候,王源想起来今天云舒说芳姐想把他们喂胖的事,忍不住笑了起来。

洗完澡...

小狼狗凯X总裁源

一个美滋滋,一个纠结忧心

看他们想的这么起劲,我都有点内疚了  T T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怎么会内疚呢?

我非常愉快!!!


Chapter -14

王俊凯晚上回城市花园的时候,门边便签架上贴了纸条,他拿下来看了一眼,然后去厨房看了看里面温着的宵夜,心里说不上来的滋味儿,大概很多很多年了,没有在回到一个地方的时候,会有人准备了食物等着他。

他走回门边,从背包里找出中性笔,在便签上回复了一句“谢谢”,贴回了便签架上,然后把芳姐做的宵夜吃了个精光。

在四楼浴室洗澡的时候,王源想起来今天云舒说芳姐想把他们喂胖的事,忍不住笑了起来。

洗完澡他看了眼脏衣篮里的衣服,想顺手洗了,又不知道洗完了晾在哪里,想了想还是等明天早上问问芳姐吧。

王俊凯回卧室,在王源那边床头找到了窗帘的遥控器按了一下,房间里顿时一点光线都没有,他上了床,两手枕在脑后,回想了下今天。

“工资”到账了,跟辰星的合约签了,经纪人是丁璐,SK那边辞掉了,从学校宿舍搬出来了,还去那个什么工作室弄了一堆衣服回来,有人做了宵夜给他吃,还有,跟王源发了微信。

他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点进微信里,给王源发了一句。

--- 晚安,源哥。

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回复,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王俊凯把手机放了回去,整个人裹进了被子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的早,下楼的时候芳姐还在做早餐,王俊凯走到厨房里,有些不好意思的问芳姐脏衣服该怎么办,芳姐跟他说打扫的工人会弄的,让他不用管了,王俊凯局促的说了声“谢谢”。

芳姐打开蒸屉看了眼,然后回头嗔怪的看着他说:“这都在一个屋子住着呢,你要是成天这么客气我可不习惯。”说的王俊凯不知道怎么回,只在心里叮嘱自己不要再谢来谢去了,显得怪生分的。

吃早餐的时候,王源的司机打了王俊凯电话,说已经在车库里等他了,王俊凯赶紧几口扒完了粥,拿起背包就匆忙出门了,被芳姐追到电梯口又塞了个奶黄包给他,满脸慈爱的看着他进电梯,弄的王俊凯又不好意思又觉得心里暖的不行。

王源的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看见王俊凯出来,还替他打开了后座的车门,王俊凯赶紧坐了进去,等司机上车的时候,才跟他道了谢。

城市花园离京影确实近,感觉不到半个小时的样子,已经远远能看见京影的大门口了,司机一路上没说话,在这时问了下王俊凯下课的时间,说来接他的时候会打电话给他。

王俊凯不想这么麻烦他,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婉拒,于是点点头答应下来。

这天王源从早上就开始忙,马上要元旦了,元旦之后就是春节,各地的工程都在准备着年底清算,工地的包工头也等着年底拿钱,底下的工人更是等着钱过年,一层层的事儿递上来,一摞摞的报表往上传,就算有曹严华这个能撑住大半的副总在,王源也还是要比平时要忙一些的。

不过比起曹严华,他虽然也要加班,但是至少还有个周末。

早上开完会,他就坐在办公室基本没挪动过,桌子上的文件堆的老高,出现在他桌子上的都不是随意看一看签个字就能完事儿的,他得一个一个字儿的仔细看过去。

这种时候他就有些羡慕他母亲看的电视里那些霸道总裁,打开文件大手一挥,条款都不用看,就是有钱任性,他就不行,哪回出了纰漏了,底下不知道多少人会失去工作。

忙到中午秘书许尤进来提醒他吃饭的时候,他才捏了捏眉心停了下来,靠在椅背上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让许尤自己去吃顺便帮忙打包一份回来。

王源眼睛酸胀,起身走到窗边眺望了下远方,像天盛这种地产业的龙头老大,总部自然是坐落在首都最中心最繁华的地带,往外看去都是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他手插进裤子口袋,身体靠着落地窗的玻璃,坐了一上午,脖子也不太舒服,他有些不负责任的盼望起即将到来的元旦假期,顺着假期,又想到了昨天带回家的王俊凯。

其实王俊凯给他的感觉比较复杂,第一次和第二次见的舞台上,他身上带的是那种桀骜不驯和具有攻击性的气质,眼神又有说不出的性感和诱惑,但是下了舞台换了衣服,刘海软下来,看起来又特别乖,不太爱说话也不太爱笑,但是一说话声音又轻又温柔,笑起来有点傻气,像软乎乎的小狗一样。

想到王俊凯晚上乖乖的给他发晚安,王源又不由的笑了出来,早上醒来看见这条微信的时候他还觉得有些窝心,有种撒了手往外跑的狗狗还频频的回头望主人的既视感。

王源拿出手机,点开微信,幼稚的给王俊凯换了备注---乖乖凯,然后自己看着备注傻兮兮的笑,笑着笑着思绪又发散了,想着什么时候把事儿给办了。

昨儿晚上王俊凯说家里没润滑剂的时候,羞的一副想找个地方钻进去的样子,王源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有些痒痒的,只是他虽然急,但是考虑到人家是第一次,好歹要体贴一些。要是办事儿的时候太过火了,他第二天估计还得请假,自己这几天也忙,没时间在家哄他,到时候把他一个人扔在家里,搞得跟个渣男一样,这对接下来的相处肯定有影响,算了,还是等假期吧,反正没几天了。

王源想了这么多,王俊凯是一点都不知道的,他规规矩矩的上着课,中午吃饭的时候,方景文和杨飞还有几个熟悉的同班同学问了些他签约的事情,王俊凯捡着能讲的讲了。下午上完课去图书馆借了些关于表演的书,然后就在校门口上了车,司机直接拉着他回城市花园去了,王俊凯坐在后座看着窗外,看见一闪而过的药店,想到昨晚找润滑剂的事儿,犹豫了下要不要让司机停车自己下去买,可是他犹豫这一会儿,司机已经开了过去了,他不好意思让人停车,也不好意思买回去,怎么跟王源说?我买了润滑剂?这跟说你快点睡我有什么区别?

人家还没急呢,你急什么。

王源想要的话,自己会准备的。

这么一想,他又安下心来,又想回去的时候如果王源还没回来,赶紧跟Alan再问问细节,免得做的不好遭王源嫌弃。

买个润滑剂回去他会不知道怎么跟王源沟通,但是问Alan关于被人上的事儿他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Alan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跟他是同一个阶层的,都是需要钱,然后被包养,被人睡。

王俊凯回城市花园的时候,王源果然还没回来,芳姐在厨房做饭,听见动静出来跟他说:“回来啦,再过二十分钟可以吃饭了。”

王俊凯“嗯”了一声,然后问:“源哥呢?不等他了吗?”

芳姐神色带了点不满:“说是不回来吃了,不知道去哪玩去了,大概又是去喝酒了。”

“哦。”王俊凯点点头,又交代说:“芳姐,我先上楼洗个澡换身衣服,二十分钟之内下来。”

芳姐冲他笑:“你去吧,别急,晚点也没关系的。”

王俊凯脱了衣服站在花洒下,适度的温水从头顶一直淋到身上,很舒服,他甩了甩脑袋,忽然有点担心,王源晚上不回来吃饭了,那会不会不回来睡觉了?是正经事儿,还是不正经的事儿?他刚把自己带回来,什么都还没发生,不至于在这个档口找别人吧?那个协议才刚签呢,不会第二天就违反条约吧?

可是那个不就签个安心吗?王源要是真找别人,他是能找上门讨个公道还是能上诉啊,什么用都没有,老实待着吧,希望他就算要找,也别找个厉害的,不然自己怕是还没出道就要凉了。

王俊凯想到这,从满腹的担心里又生出点气来,这人怎么回事,就算不回来吃饭,也不知道发个微信跟自己说一下,昨儿晚上的晚安到现在还没回呢。

气完了又想,人家又捧你又给你钱,你听话就完事儿了,还想着想那,简直是吃饱了撑的,想到这他有些饿了,飞速洗完澡出来准备去吃饭。

洗手台上的手机亮了一下,王俊凯走过去拿起来一看,是王源的微信。

--- 晚上不回去吃饭,跟老郑有事儿要说,大概会晚点回去,你先睡,不必等我。

王俊凯抿着的嘴角放松下来,原来是跟郑总出去了,晚上还回来。有事儿?什么事儿?会提到自己么?肯定会的......吧?

又开始乱想!

王俊凯赶紧打住,用浴巾又把手擦了一遍,然后低头打字。

--- 知道了,源哥。

下楼吃饭的时候,王俊凯琢磨了起来,王源让自己先睡不用等他,是不是表示今晚他们还是什么都不会发生呢?可他要是喝了酒回来万一来兴致了怎么办?要是没轻没重的自己是不是会受伤啊?他喝多了回来应该不会记得买润滑剂了吧?没有那玩意儿还能做吗?

他还是等会儿问下Alan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