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凯莉

58.2万浏览    27549参与
无性君

人鱼【3】

船在海面上行驶了好几天。
海面很平静。
温暖的阳光散在海面之上。

“老大。”卡洛斯走进操 作室,“仓库里的粮食不多了,支撑不了多久了。”
“卡米尔,看看附近有没可以落脚的地方。”雷狮果断的下令道。
“是。大哥。”卡米尔熟练的操作起面前的显示器,“……正片方有一座小岛,应该会有人居住。”
“好,就在那里停下,准备下次出行的粮食。”

船加快了行驶的速度,海浪拍打在船身上。
停下之后,所有人都一起上岸。

岛上有一个小镇,人口似乎不是很多,大多的木质房屋,估计是个经济比较落后的地方吧。
街道两旁有面包店,水果店等各种面店,中年妇女都穿着长裙,在店门口和店主说着什么,孩子都在路边聚在一起玩耍。
街...

船在海面上行驶了好几天。
海面很平静。
温暖的阳光散在海面之上。

“老大。”卡洛斯走进操 作室,“仓库里的粮食不多了,支撑不了多久了。”
“卡米尔,看看附近有没可以落脚的地方。”雷狮果断的下令道。
“是。大哥。”卡米尔熟练的操作起面前的显示器,“……正片方有一座小岛,应该会有人居住。”
“好,就在那里停下,准备下次出行的粮食。”

船加快了行驶的速度,海浪拍打在船身上。
停下之后,所有人都一起上岸。

岛上有一个小镇,人口似乎不是很多,大多的木质房屋,估计是个经济比较落后的地方吧。
街道两旁有面包店,水果店等各种面店,中年妇女都穿着长裙,在店门口和店主说着什么,孩子都在路边聚在一起玩耍。
街上飘荡着面包的香味和果酱的甜味。
众人来到一家旅店。
店里人很多,很热闹。
“需要点什么吗?”旅店老板凯莉放下手中的账本,走到柜台前。
“五间单人房。”雷狮说道。
“大哥。”卡米尔拉了下雷狮衣角,看了眼安迷修。
雷狮立刻明白了他的想法,果然卡米尔时刻都很谨慎啊,“放心吧,不会让他跑的。”
凯莉打量了面前的五个人,想是思考一样,说道,“你们不是本地人吧?海外来的?”
“有什么问题吗?”
“岛上的人可不喜欢外地人,今天就留你们一天吧。”凯莉从柜台抽屉拿出几把钥匙,“能离开就尽早离开,要是被教堂的人发现那可就麻烦了。”
“老板娘,再来三瓶啤酒。”店内的一个客人喊到。

众人拿到钥匙去到二楼找到各自的房间。
“大哥。”卡米尔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里似乎跟别的地方不太一样,而且老板娘也说……”
“不用担心。”雷狮揉了揉卡米尔的脑袋,“我们不会待很久的。饿了吗?去楼下点点吃的吧。”
“……不是很饿。”卡米尔拉低帽子,他并不想和当地人有过多的接 触。
“那你待在房间吧。我去看看安迷修。”说完,雷狮转身走出房间。

卡米尔走到窗边。窗户正对着大海。太阳半露在海平面上,夕阳笼罩着整个世界。
海面泛 着红光,海鸥展翅翱翔着,划破大海的宁静。

“你是在担心什么吗?”雷狮的声音从安迷修身后传来。
安迷修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是有一点。
“我说,安迷修,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安迷修迟疑着,不知道是不想说还是不知道。
“你难不成想一直在我们海盗团里待着吧。”
“不会的。”安迷修慌张的说道,“我会离开。我原本就是来找一个人的……”
“找人?谁?”听到他是来找人的,雷狮立刻提高警惕。
“我不知道。”
这个回答让雷狮有点哭笑不得,怎么会有人不知道自己在找谁啊。
“可是他是很重要的人,我一定要找到他!”安迷修的语气无比的坚定。

很重要的人……
说起来,雷狮好像也是为了寻找一个人才一直再海上漫无目的的前行着。
可是他是在找谁呢?他爷说不出来。
这样看来,雷狮和安迷修还真是有点像啊。

第二天,所有人被楼下的吵闹声吵醒了。
“谁一大早这么吵,看本大 爷怎么修 理他。”佩利气呼呼的冲下楼。
“我说过我这里没有外来人。”是凯莉,她似乎在和别人争论着什么。
“我们只是在遵从神父的命令,请不要为难我们。”唯一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男人站在一个群人前面,说道。
“你的意思是非要搜我的店喽?”
“这是为了安全。”
“我的店从来不收留外来人。”
“抱歉,这要我们亲自搜查过。”

……

正在凯莉和那群人争吵的时候,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紧接着,众人出现在一楼楼梯口。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
锋利的目光是众人察觉到事情有点不妙。
“一群笨蛋…”凯莉无奈的小声说道。
“把他们抓住,带回去。”那个首领下令道。
一瞬间,所有人扑 向雷狮众人。
———————————————————————请问敏感词在哪里,为什么bcy拼命说有敏感词(≖_≖ )

冬二楠哥

哇,今天超鸡冻的~~没想到有小可爱会喜欢我的画😘😘,兴奋过头的我又肝了几小时的画,这次画的是小卡片,手绘稿,勾线不行,请见谅😝
#论蒙德祖玛,怎样混进金小组?#
#鬼才知道我到底画了个啥?#

哇,今天超鸡冻的~~没想到有小可爱会喜欢我的画😘😘,兴奋过头的我又肝了几小时的画,这次画的是小卡片,手绘稿,勾线不行,请见谅😝
#论蒙德祖玛,怎样混进金小组?#
#鬼才知道我到底画了个啥?#

东方二文
尝试直接糊色)上色救命(吐血)

尝试直接糊色)
上色救命(吐血)

尝试直接糊色)
上色救命(吐血)

星落惊寒

存设定+摸鱼快乐…
放假了真开心,然而明天下午就正常上课了。
第一张是凯丽和小柠檬,后面是VC
韶卿——心华,鲛人
碎萤——星尘,山灵
(想法的来源是《湘夫人》,暂定名字的只有两个人)
其他的还想写摩柯和言和,但是言和鹏鸟的那张画毁了,摩柯的祭司设定衣服画不出来)
(占tag)

存设定+摸鱼快乐…
放假了真开心,然而明天下午就正常上课了。
第一张是凯丽和小柠檬,后面是VC
韶卿——心华,鲛人
碎萤——星尘,山灵
(想法的来源是《湘夫人》,暂定名字的只有两个人)
其他的还想写摩柯和言和,但是言和鹏鸟的那张画毁了,摩柯的祭司设定衣服画不出来)
(占tag)

在水一方。
瞎画画 占tag抱歉tt

瞎画画

占tag抱歉tt

瞎画画

占tag抱歉tt

简乾
“请本小姐吃根棒棒糖怎么样?...

“请本小姐吃根棒棒糖怎么样?”

诶嘿诶摸了张双马尾凯佬

“请本小姐吃根棒棒糖怎么样?”

诶嘿诶摸了张双马尾凯佬

找不到耳机大概会死

[凯柠]世界溶解 CHAPTER15「ハリネズミ」

是海怪联盟by天堂放逐者的世界观背景

漫画设定人类异能者凯×旧现设混用人鱼柠


贴吧同步更新,贴吧ID:鬼的耳机线

啊还是来一点避雷提醒,如下:

1.文笔不可描述

2.慢热慢热慢热慢热

3.第一次写百合,真的没有经验/是不是按照bl套路写也可以?/小声bb

4.整篇文还没写完,更新不定期,如果开学还没更完的话可能就要暂时弃坑了……当然下次寒假如果可以的话还会再开/魂淡咸鱼写手本人

5.价值观有点问题,喜欢奇奇怪怪的设定……当然病娇不会在这里出现的

6.私设如山,自己对角色理解的成分很多,所以很可能和你们内心的小天使们有点出入

7.追求逻辑而没有逻辑orz

8.私心特别特别特别疼爱凯莉,结局还没想...

是海怪联盟by天堂放逐者的世界观背景

漫画设定人类异能者凯×旧现设混用人鱼柠


贴吧同步更新,贴吧ID:鬼的耳机线

啊还是来一点避雷提醒,如下:

1.文笔不可描述

2.慢热慢热慢热慢热

3.第一次写百合,真的没有经验/是不是按照bl套路写也可以?/小声bb

4.整篇文还没写完,更新不定期,如果开学还没更完的话可能就要暂时弃坑了……当然下次寒假如果可以的话还会再开/魂淡咸鱼写手本人

5.价值观有点问题,喜欢奇奇怪怪的设定……当然病娇不会在这里出现的

6.私设如山,自己对角色理解的成分很多,所以很可能和你们内心的小天使们有点出入

7.追求逻辑而没有逻辑orz

8.私心特别特别特别疼爱凯莉,结局还没想好,所以如果本人有不正常病娇行为也请谅解

以上OK?

那么→GO!


「ハリネズミ」

凯莉感觉很头疼。

这种跨物种的融合方式先撇去不谈,眼前的情况真是足够让她头疼。

她不懂情情爱爱,自认倒霉。她没有爱过谁,父母只存在于她的幻想当中,她知道那称不上是爱,只是虚无缥缈的幻想。

哪有谁真的无私无欲地去把自己一切奉献给别人的?别开玩笑了。在她的价值观里,这是没办法想象的事情,她不能接受。

更糟糕的是,现在没有安莉洁,她很难做成事。这里说是一个岛屿,不如称为是礁石更为恰当,没有任何材料,并且没有度量工具,很难判断出方位。海洋永远不可能是人类天然的主场,这真是,太糟了。

再加上安莉洁……假设安莉洁此时没说谎。凯莉曾遭遇过一个疯狂追求她的人,那真是疯子,连她都忌惮三分,而安莉洁怎样性质,还尚待判断。安莉洁能带着她从帕洛斯佩利手下全身而退,绝不是吃素的人物,心性未知,危险系数未知,眼下是一片难以应对的未知。

她把控住气体的流动,促进分子小幅摩擦的升温,以保持环境温暖。她试探性地向安莉洁投去一个凌驾性质的目光。她最好和安莉洁谈一谈。

人鱼少女回视过来的视线没有一丝杂质,荡起淡色的月影。她周身淡淡莹润的色泽,明明应当是相当充满诱惑意味的身线,具有浑然天成的亵渎气质,却若有若无地被圣洁纯净的举止盖过。轻薄的耳鳍间,一对透明的耳骨,细小的血管分布其间。凯莉吃了一惊,那对耳骨和她一样,赫然是一对尖耳。她略微皱起眉心,不知是什么样的心绪,也没工夫去猜。

“这场浩劫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凯莉问,海上一片狼藉的各色浮尸,安莉洁不可能没注意到。她不担心安莉洁会不知道,更担心的是要和这个有神论者展开一场莫名其妙的辩论。

“我……不知道。”安莉洁微微蹙起眉心,“海鸟好像,失去了方向一样,海龟也找不到巢穴。海面上,好像有恐怖的东西。这之间似乎有什么。重要的是,突然之间,就有许多神的孩子死去了。”

安莉洁声音甜糯,语速轻缓,流露出一种“茫然的气质”,总是不带特别强烈的感情。只是提最后一句的时候,安莉洁突然低下了声音,痛苦地摇了摇头。

这孩子对事情间的因果有一种灵敏的直觉。安莉洁的悲伤很有感染力。凯莉哑然,不知该说什么。

“恐怕是有。”她只是干涩着嗓音说。磁场。是地球磁场的倒转导致大气层变动逸散,使得辐射空前增强,所以事情会有转机。只是,世界已经变成了这样,再从“蛮荒”回归“文明”,又需要多久?

她恐怕是穷尽一生难以看见了。究竟怎么选择,才能够有生存下去的最大可能性?

安莉洁静静注视着她。她的目光似是透过了人鱼的眼睛,看向了一个难以想象的远方。

“那你之后,打算怎么办?”凯莉轻轻咳了一声,揭过自己刚才的思索的空白。安莉洁圆圆的眼睛注视着她,清澈的眼睛里倾注了很多:“当然是你在哪,我就在哪啦。”

……看来这么问是多此一举。安莉洁对于“威慑”的针对性反应近乎没有,几乎可以判定为彻头彻尾的没心没肺。凯莉不是没想过,这很正常,生活在海里的智慧生物,对于人情世故当然可谓是纤尘不染。但这就更头疼了,应付这样的家伙通常很困难。

思绪一样的海潮声音充斥着耳蜗。她从镜面般的海上看见了自己面无表情的面孔和冰冷的眼睛:“我若是跑到内陆去,你又怎么办?”

安莉洁歪过头看着凯莉的脸,眉头渐渐蹙起:“这是假设……还是你的计划?”

“都一样的吧。”凯莉神色不变,眉目清冷。

安莉洁迟疑了一下,轻声答:“传承记忆告诉我,我应该结束你的生命,但若真发生了,我会去找你。”

凯莉怔愣:“……人鱼可以脱离海洋?”“不能。”

凯莉无话可说了。她应该无动于衷,事实上直接对此事,她也确实无动于衷,少有的表里如一。只是这样毫无理由的交付让她心里涌起复杂的恶感,大约源自于压抑的愧疚带来反胃欲,引起本能的排斥和不适。海面上映出凯莉的面影,愈加阴沉和苍白。

“那这样吧。我想先回一趟陆地,有些事情还要处理。给我一天时间,我一定会答复你,这样,你满意了吗?”她说,嘴角微微翘起,“我是会回到海上,不过,如果我觉得你对我有危险的话,我一定会想办法杀了你。”

“这个世界上,没有本小姐做不到的事情。”她尾音上扬,个中意味除了慧黠之外,更有些居高临下地轻蔑,笑容冷得瘆人。她站立着,从高处看着安莉洁的脸,逆着月光,在她湿透了的身形上勾出湿淋淋的冷淡。

“……好。”安莉洁咬了咬下唇,仍注视着凯莉。

凯莉凝起眉心。她素日不是这样焦躁的人,就算她生理上虚弱,也不至于造成这样的失态。就算是高烧当中,她也可以面不改色地应酬交际。更别谈安莉洁救过她一命,她欠下了很大的人情。她猛然一阵恶心,颤抖着抿起冰凉的双唇。

“那么走吧。”凯莉惊异地发现自己认为弥补这场失礼非常不自然,“你……还记得刚才上来的那片海域吧?向北靠一些,大概一点五海里左右。”

“记得。”安莉洁食指点着下唇,思索了一会儿回答。

凯莉将月刃绑在背后,缠紧小臂上为了放置星刃扎起的绷带。气体分子挤压成一方空间,她一步一步走下海滩,海水当中少女的衣物异常地不受浮力影响。安莉洁对着她伸出了双臂。

海水漫过了视线。人鱼的发丝散开在海水中,晦明变幻的深夜的海水中,下方是无底墨水般的深渊,上方是月光乱舞的仙境。凯莉集中控制了一会儿气体,发现这并不困难。她再集中压缩气体为薄膜,在长发顺流散开的瞬间,她向安莉洁游去。

她触到人鱼的一刻,温凉细腻的感受蔓延开,她清醒地感受到了自己奇异的情绪。

而当这种情绪成为习惯后,她尚不知,那是生命的奇迹,值得她用一生痛苦去换取的片刻安宁和无争。

————————————————

这里离帕洛斯所在的海域很远。帕洛斯一定会在海岸上守着凯莉,但是相遇的概率小之又小。现在趁着时差还不大,她应该迅速离开这个危险的海边区域。以帕洛斯那种凝聚力,怕是会极快地壮大这个组织的附庸力量。届时她不能再回来,至少要避过风头。

帕洛斯下一步会怎么走?踏上实地的那一刻凯莉在想。

她偏过头,没去看安莉洁:“藏好自己。被发现的话,我们都会很麻烦。”

“你要……小心,一定要。”身后传来安莉洁的叮咛。

“……这我自然会做到。”她回应,戴上带帽衫的兜帽,不动声色地私下扫视一周。月亮藏进了乌云身后。

她听见安莉洁轻轻的一声“嗯”。凯莉左脚脚掌微微踩实地面,脚跟立起,自然风绕过湿透的指尖。她奔跑起来。

————————————————

凯莉站在这处隐秘地下室的门口。她指端探过砖墙的缝隙,很快地找出机关所在。她从来懒于敲门,于是擅自地解开这个复杂的锁,然后推门而入,转而迅速地反锁了门。

穿斗篷的人鬼魅般地出现在了她面前,她镇定自若地和那人对视,暗淡的光线下她渐渐展露了微妙的笑:“好久不见。”

对面的人亦是笑了起来:“我就知道是你,凯莉。”声音里含着的笑意含针带刺。

“也只有本小姐了吧?”她把手放进外套口袋,挑起嘴角,“我身上没有任何物资。”这就是明示对方打她的主意毫无用处,也是警告。

对方微笑着点了点头,交换过眼神彼此心领神会。他没多说,看她一身狼狈,也未去探询,只开口:“进来吧。”他略微侧着身,毫不掩饰防范之态。

凯莉习以为常,跟在他身后走下楼道。门口的锁样式其实并不是他设计出来的最成功作品,只是强度高材质生僻性质偏向惰性,才被用作末世的一道防护关卡。她的简单机械设计师跟他学的入门,他的拿手好戏自然不会教给她。

“所以,你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光线和阴影的分界线恰好投在少女脸上,她眯起双眼,“鬼狐天冲?”

他转过头,脱下斗篷,与她面对面,隔了一米半左右的距离。他皱起眉,苦恼的情绪却是很淡很淡:“没有好转。”

她吃惊地看见他头发雪白,长了狐狸的耳朵和尾巴。他只是用绿色双眼毫无波澜地看着她。

“所以不要叫这个名字,真是傻透了。”他说。

→→→→→→→→→

一个小承接,凯佬对小柠檬的态度和原著里很像来着

慢热极了,都什么鬼


浅色樱茶

重操旧业
人体有参考,是我x癖
我爱凯莉小姐

重操旧业
人体有参考,是我x癖
我爱凯莉小姐

白色幸福。

自那之后,凯莉便把所有压抑着的爱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关注着安莉洁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揪着她的领结一遍一遍在安莉洁耳边传达着喜欢的感情。

但过度的爱意近乎病态。肆意生长的鲜花被荆棘束缚,落下暗红色的鲜血。她们对彼此的耐心逐渐被时间消磨,被吞噬。花朵挣脱了荆棘,但自身也因此伤痕累累。

那束花枯萎在了一年前的春天。

自那之后,凯莉便把所有压抑着的爱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关注着安莉洁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揪着她的领结一遍一遍在安莉洁耳边传达着喜欢的感情。

但过度的爱意近乎病态。肆意生长的鲜花被荆棘束缚,落下暗红色的鲜血。她们对彼此的耐心逐渐被时间消磨,被吞噬。花朵挣脱了荆棘,但自身也因此伤痕累累。

那束花枯萎在了一年前的春天。

椰
现在入坑还..算晚吗

现在入坑还..算晚吗

现在入坑还..算晚吗

白色幸福。

-凯莉视角 短打。
-柠凯村接龙的文,是画手写文惹【……】

  我并不是很喜欢柠檬的味道,很酸。牙齿割开果肉的一瞬间甚至夹杂着几分苦涩。像是在提醒着我世间疾苦,人性本恶。将不愿回想的记忆一遍一遍强迫着单曲循环。

  能麻痹人的不只有酒精——我滴酒不沾,却嗜糖如命。我痴迷于粉红包装下的致命毒药。味蕾传递给神经的那份刺激感。它能让我想起我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可一旦没有了甜食麻痹神经,我便会想起那时被绝对的严寒禁锢住的绝望。

  她站在我面前,海风吹拂起冰蓝色的长发,或许我应该庆幸我背对着夕阳,让她看不见我满是鲜血狰狞的脸,太狼狈了。

  她还是那幅死...

-凯莉视角 短打。
-柠凯村接龙的文,是画手写文惹【……】

  我并不是很喜欢柠檬的味道,很酸。牙齿割开果肉的一瞬间甚至夹杂着几分苦涩。像是在提醒着我世间疾苦,人性本恶。将不愿回想的记忆一遍一遍强迫着单曲循环。

  能麻痹人的不只有酒精——我滴酒不沾,却嗜糖如命。我痴迷于粉红包装下的致命毒药。味蕾传递给神经的那份刺激感。它能让我想起我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可一旦没有了甜食麻痹神经,我便会想起那时被绝对的严寒禁锢住的绝望。

  她站在我面前,海风吹拂起冰蓝色的长发,或许我应该庆幸我背对着夕阳,让她看不见我满是鲜血狰狞的脸,太狼狈了。

  她还是那幅死气沉沉的模样,和最初一点没变。我不应该挣扎的,一旦动一下便会牵动背上的伤口,哪怕使出了全部的力气也挣脱不开这双冰爪。索性直视着她的眼睛。

  “回到你自己的世界里去吧,凯莉。”她不为所动地抬起了右手,那双冰爪将我抓的更紧了。

  “只要能以假乱真,真实有那么重要吗?”

  “放开我,安莉洁。为什么你一定要我去面对你已经死去的事实呢?”

  冰刃刺穿了我,但却感受不到疼痛,我想这可能是因为这个世界已经快要崩塌了。大海仍是一如既往地潮起潮落,天空却在逐渐褪色。终于连她也被这片混沌吞噬了。这个地方又只留下了我一人。

  “哪怕是替代品也好,我好想再看看你。”

  我为你准备好了有着白巧克力装饰的蛋糕,期待你将它一口一口全部吃掉。可我从未想过,你会为了救我而代替我喝下那瓶毒药。

白色幸福。

春雷

春雷

Cp→柠凯,现pa。
→是画手写文。随笔短打。
→bgm:米津玄师—春雷。

     —雷声。

安莉洁跪坐着,胸口的黑色领带松松散散。短款的水手服正好到胸口以下,露出纤细的腰肢。寒意一直贴着脖颈至下蔓延。

春日的到来已有好几日。却仍阻止不了冬天留下最后一丝存在过的证明。窗外的树木收着那片艳极的色彩,只透出了几只骨朵。只怕是这雨一下,仅存的几朵也要散了。

她在等待着一个不可能传达的短信。

她仍记得和凯莉初遇的那天,车站的破旧站牌被常年累月的雨水侵蚀。留下了一层掉色的红漆。安莉洁尽量快地向车站跑去。将制服包顶在头上挡雨,但仍有雨滴...

春雷

Cp→柠凯,现pa。
→是画手写文。随笔短打。
→bgm:米津玄师—春雷。

     —雷声。

安莉洁跪坐着,胸口的黑色领带松松散散。短款的水手服正好到胸口以下,露出纤细的腰肢。寒意一直贴着脖颈至下蔓延。

春日的到来已有好几日。却仍阻止不了冬天留下最后一丝存在过的证明。窗外的树木收着那片艳极的色彩,只透出了几只骨朵。只怕是这雨一下,仅存的几朵也要散了。

她在等待着一个不可能传达的短信。

她仍记得和凯莉初遇的那天,车站的破旧站牌被常年累月的雨水侵蚀。留下了一层掉色的红漆。安莉洁尽量快地向车站跑去。将制服包顶在头上挡雨,但仍有雨滴顺着冰蓝色的长发滑进了领子里。白色的薄衬衫这时并没多大遮挡作用,隐隐透出了肉色和紧致的腹部。她空出一只手拉扯一下外套想要拉上拉链,制服包又掉在了地上。

安莉洁手忙脚乱地捡起包,里边的试卷浸了水,红色和黑色交织的墨迹在上边蔓延开来。

连鞋子里也进了水。袜子都湿透了,真糟糕。她这么想着,不经意间瞟到了那甚是惹人注目的星星发饰。那女孩的校服外套被系在腰间。手里面拿着一瓶奶茶,及腰长发被束成了高马尾。露出了一小截脚踝,显得女孩更为高挑。

那天正是倒春寒,安莉洁觉得像是回到了冬日。寒风和冷雨直往衣服里钻。没有扑面而来的花香和震撼人心的花海。只有一场突如其来的春雷。两个形容词倒也都占了,但似乎用猝不及防来形容更为准确。

女孩的外套往下滴着水,只能穿着里边的短袖而把外套先系腰间——安莉洁知道她和自己一样,定是冒着雨跑过来的同校生。

呼啸而过的摩托车溅起水花,安莉洁眼疾手快将制服包挡在身前,旁边的姑娘反应慢了一拍,唯一干着的短袖也被打湿了。

“真不走运。”

她蹙着眉,低低地咒骂一声。安莉洁翻找着包里还干着的纸巾,将它递了过去。

在你的心上建起桥梁/

知晓了重要的雷雨/

那场春雷让两条平行线有了相交点。也是一场春雷让这两条线离开轨道交织在一起。

第二年春天,凯莉的手机相册里全部是和安莉洁的合照。她的消息一直被放在了置顶。

凯莉无数次地打开和安莉洁的聊天窗口,无数次地在对话框中打出那四个字又删去。她喜欢安莉洁,所有人都看得出来。

天公不作美,一节来之不易的体育课被一场大雨冲垮了。雷声震耳欲聋,凯莉趴在课桌上捕捉着雷声中细碎的雨滴声。渐渐冲刷了那份燥热。安静的教室里只能听见笔尖划过纸张和自己的心跳声。

凯莉悄悄掀开自己的桌布,里层写的全是安莉洁的名字。还有六十二天毕业。掐着手指算算,给自己留的时间也不多了。

“待会放学帮我带饭回来,安莉洁。”

“行。”

“记得再买一块蛋糕,草莓味的。”

“好。”

说不出口,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凯莉用手臂掩饰着自己羞红的脸。等到安莉洁出门才抬起头来。

结束这场暗恋的是最后一天的毕业典礼,安莉洁被选为学生代表上台演讲。凯莉紧紧簒着校服第二颗纽扣——如果还不说出口便会成为一生的遗憾。她这么想着。

安莉洁将这件事深深刻在了心里。有可能两年前那一日她是紧张,也有可能是因为害怕凯莉拒绝。通过传遍全校的音响将那四字说出了口。

四年,她们短暂的相遇。

她看着聊天记录旁一个一个的红色感叹号,删除了凯莉的联系方式。平行线有了相交点,相交线却是短暂相交后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她们在一场春雷中相遇,也在一场春雷中结束。

雨停了。

end

君子

第一张是有星星的凯莉小姐
后面是没有星星的凯莉小姐(你明明是忘……)

第一张是有星星的凯莉小姐
后面是没有星星的凯莉小姐(你明明是忘……)

Inch

有没有人喜欢杀手pa什么的
(我知道没有人会理我所以看看就算了)

有没有人喜欢杀手pa什么的
(我知道没有人会理我所以看看就算了)

怎么可能咬着果酱吐司在转角遇到男主
随便搞了一下 我对不起凯凯

随便搞了一下 

我对不起凯凯

随便搞了一下 

我对不起凯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