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凯莉

47.3万浏览    26315参与
🐬
我什么时候画的来着⋯⋯

我什么时候画的来着⋯⋯

我什么时候画的来着⋯⋯

Suomiの本愿

[凹凸世界]Je suis l'amour et la haine 终章

最终章了。不啰嗦了。

大家下一个修罗场再见。

 拖了那么久,真的很不好意思……


无聊的公选课,雷狮坐在安莉洁身边,笔尖在五线谱上飞舞。安莉洁趴在桌子上,写完曲子的雷狮抬起头看着安莉洁认真的样子,就去戳安莉洁的脸,“你还真听课?”


“诶?”安莉洁眨眨眼睛,“怎么了?”


雷狮哈哈一笑,“哇你还是个正常人。分心就对了。”


雷狮刚想修改一下自己刚刚的创作,却感觉到安莉洁一动不动的眼神。雷狮转回头,“怎么了?”


“雷狮。”安莉洁开口,“这周末我们去旅行吧。”


雷狮把这句话消化...

最终章了。不啰嗦了。

大家下一个修罗场再见。

 拖了那么久,真的很不好意思……



 

无聊的公选课,雷狮坐在安莉洁身边,笔尖在五线谱上飞舞。安莉洁趴在桌子上,写完曲子的雷狮抬起头看着安莉洁认真的样子,就去戳安莉洁的脸,“你还真听课?”

 

“诶?”安莉洁眨眨眼睛,“怎么了?”

 

雷狮哈哈一笑,“哇你还是个正常人。分心就对了。”

 

雷狮刚想修改一下自己刚刚的创作,却感觉到安莉洁一动不动的眼神。雷狮转回头,“怎么了?”

 

“雷狮。”安莉洁开口,“这周末我们去旅行吧。”

 

雷狮把这句话消化了3秒,“这周末?!旅行?!”心想他的安莉洁不得了,一开口就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安莉洁却好像不像是开玩笑,“我说真的。我想去旅行。这周末就去。”

 

“呃……”雷狮凑近安莉洁,“去哪里?”

 

“……不知道。”意料之中的回答。

 

“那你想去哪里?”雷狮问的时候,做好了安莉洁回答“没想过”的准备了。

 

安莉洁开口却慢悠悠的,“海边吧。”

 

“你居然有决定?”——去海边听起来也非常不错吼……

 

“我觉得你会喜欢,海盗先生。”安莉洁点点头,“就是,想去。”

 

雷狮抬手捏了捏安莉洁的脸颊,“怎么突然就想去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一般你想干什么,都是有什么原因的。”

 

安莉洁扭动脖子移开自己的脸,重新趴会了课桌。为什么突然想去旅行了呢……

 

可能也是突然就很想换换心情吧。

 

 

安迷修和自己开口说要去留学,安莉洁虽然有点意外,但是真的双方话都说开了,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也许真的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内心……所以,也就比较尊重现在这样的局面了。

 

不过让安莉洁意外的是,凯莉之后竟然也和自己提及要去国外了,也是在餐桌上。安莉洁放下了自己手上的筷子,“为什么……?”

 

“嘉德罗斯叫我和他一起去美国。”

“你答应他了?”

“答应去美国了。”

“没别的了?”

“没了。”

 

安莉洁看着凯莉泰然自若地吃着饭的样子,把身子往前凑得凯莉近了点,“真的没有吗?”

 

“真的呀。”凯莉眼皮也不抬一下,“都说了,我不会接受他的。”

 

“唔。”安莉洁轻轻微笑,“试试看嘛。”

 

“我又不是傻子,不会谈恋爱。谈了也就这么回事。到时候分了又是我最惨。算了。”

“你不会谈恋爱。”

“……”

“我们几个都不是会谈恋爱的。虽然你谈了很多个。”

“闭嘴,死柠檬。”

 

凯莉把筷子伸到安莉洁的碗里,拿走了她碗里的胡萝卜,“反正吧……再说吧。”

 

“也是,你都答应他去了。”安莉洁拿起筷子赶走凯莉伸过来的手,筷子打在一起的时候,凯莉幽幽地开口,“……我只是,想再和一个人说句再见这样。”

 

“……诶?”

 

“他对我来说就像春风一样。那时候……只有他是不一样的。但是……他不喜欢我。我也不想失去他。”

 

“这样……”

 

凯莉终于放下手中的筷子,“想再去看他一眼。到时候看看,要不要面对新的感情。我……是这么想的。”

 

安莉洁开始埋头吃饭。她看出凯莉内心多少有些伤心和难过,她不敢多说话怕戳到她的痛处。以前她都不在乎这些的,觉得说出来对大家好都行,现在她也开始照顾大家的感受。人,估计都是会变的吧。

 

“算了。反正找不找得到也两说。就算有什么情况,我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了。”

 

安莉洁抬起头,“所以还是决定好了,只是不想承认是嘛?”

 

“……”

“凯莉,坦率一点,不好吗?”

“闭嘴。”

 

 

安莉洁在课堂上拉回自己的思绪。她想了想,身边的人都有了自己的决定和改变,那她,倒也想换一个地方让自己理一下思绪。虽然她现在和男朋友和好了,也算是知道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但是,她总觉得她和雷狮之间,缺了一些什么东西。

 

有的事情,还是需要自己去确认才对。

 

“就想……一起去。”安莉洁偏过头,“想一起去。想和雷狮一起去。”

 

雷狮哈哈笑了,“你还真是怪。”

 

“……哦。”安莉洁觉得她也没啥好反驳的,好像自己真的是很怪。

 

“明天就走呗。”雷狮撑起下巴,“既然偶读决定好了的话。我开车。”

 

“诶,明天?不是周末嘛……”

 

“明天你课少。礼拜一也没啥课。多去几天咯。”雷狮抬起手弹了下安莉洁的脸颊,安莉洁拍开雷狮的手,“好吧。知道了。”

 

“论迅捷,你是比不过我的。”雷狮说完继续开始搞自己的乐谱。安莉洁心想,这家伙,还真是来去如风啊。

 

 

 

海边的旅途时间过得非常快。雷狮也是特别有钱,特地租了个超大的海景房。安莉洁除了第一天去进行了浮浅,接下去大多数的时间都是躲在岸边,在巨大的太阳伞下抹着防晒霜,看着雷狮在海边已经和新朋友打成了一片。她开始后悔自己做出去海边这样的决定,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简直就是个见光死。

 

“得了,你黑一点我也不会嫌弃你的。”雷狮拿着冰可乐去冰安莉洁的脸颊,安莉洁伸手拿过饮料,“可是晒伤了就很痛啊。”

 

“用别的事情忽略掉它的疼痛就行了。”雷狮脸不红心不跳,安莉洁瞪了他一眼,“才不要。很累。”

 

“不要嘛……?”雷狮笑嘻嘻地凑了过来,安莉洁站起身子,用沉默表示抗议。不过太阳底下果然还是太吓人了……

 

“诶算啦。你去买点冰呗。”雷狮把草帽递给安莉洁,“反正你等下也不去浮浅,老坐在这里到时候多少层防晒霜。”

 

安莉洁想想似乎也有道理。于是带上草帽弯下腰,“那个……你吃什么嘛?”

 

“我不用。”雷狮戴上墨镜,“都交给你买了,指不定是什么酸爆了的东西。冰水还有很多。”

 

“明明柠檬冰沙很好吃的……”话是这么说,安莉洁也没有和雷狮太纠缠,她抬起身子转身,迈开步伐往冰沙的铺子走去。

 

 

冰沙的机器似乎因为工作量太大,负荷太重于是罢工了。安莉洁戴着草帽看着老板修了很久,总算是等到了机器重新运转。当她捧着超大份的柠檬冰沙准备回去找雷狮的时候,却在目光捕捉到遮阳伞下空缺的同时,听到背后有人喊,“有人好像受伤了——”

 

安莉洁心脏收缩了一秒。雷狮不在有人失踪……她看着人流往一个地方密集了起来,她扔掉手上才吃了一口的冰沙就往那个地方跑了过去。好像有血——安莉洁拨开人群往里面看,那个人,不是雷狮。

 

那么雷狮去哪里了?

 

“雷狮……”安莉洁的脑海里一下子都是雷狮的样子。她到处搜寻着雷狮的身影,可是她找不到。安莉洁的心陡然降落到了最低,内心升腾起一股很不好的感觉。

 

要是没有离开他就好了……安莉洁这样想着却突然听到有人叫她。一转头,就看到雷狮坐在不远处的沙滩上,他偏过头,“你在找什么?”

 

“我……”安莉洁情绪还没稳定,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前面等你挺久不回来,想去找你,结果好像踢到什么东西脚破了。听说海水可以——”

 

安莉洁迅速地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雷狮。雷狮莫名其妙,“怎么了……?”

 

“看你不见了……”差点就要哭出来的声音。

 

“我这么大个人,怎么会不见。”

 

“前面说有人受伤了……我怕……”安莉洁抬起脸,泪水还是留了下来,“爸爸……爸爸就是……突然……”

 

雷狮好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抬起手,擦掉安莉洁脸上的泪水。吻如同安慰一样落在安莉洁的脸颊上,“我在。”

 

“对不起,我……可是……”

 

雷狮一把把安莉洁抱在怀里。这是他一贯的安慰方式,粗暴,沉默。

 

但是安莉洁却安下了心。

 

 

去寻找安莉洁的雷狮脚踢到了一个尖锐的石头,脚背上划开了一道浅浅的口子。在沙滩的救助站处理完这些事情,安莉洁和雷狮也无心玩耍,回宾馆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雷狮在半睡半醒间抱住安莉洁的腰,“去外面走走?”

 

“脚,没问题吗?”

“又不是伤到骨头。”

“哦……”

“走吧,重新给你买个刨冰。”

 

后来倒是也没有买刨冰,在外面随便买了点吃的之后,雷狮就牵着安莉洁的手沿着沙滩吹着海风一路走。傍晚的太阳也不太毒了,安莉洁很喜欢这样的气候。刚想着要说些什么,雷狮却突然开口——

 

“我其实,本来不相信爱情的。”

 

安莉洁抬起脸,她看着雷狮的侧脸,觉得他的内心果然还是很寂寞的。虽然到现在安莉洁还是不太懂雷狮……但多少,感觉到了他的情绪。

 

雷狮浅浅开口,“本来我就隐约觉得家里人关系不好。小孩子其实,意外地很敏感。但是……不知道哪里出了错。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卡米尔……是私生子。”

 

安莉洁内心一跳。

 

“这种事情,给谁知道了,都不开心吧。可是父亲到底爱谁呢,到底为什么还要和母亲结婚呢?说到底还是因为大户人家的那些规矩。”

 

安莉洁感觉到雷狮的手渐渐握紧。她也轻轻地,回握着雷狮。

 

“所以……我就知道。结婚什么的,没有感情都是可以的。和谁交往,不都是为了那种事情。”

 

“雷狮……”

 

“可是。”雷狮转过身,他看着安莉洁。安莉洁的眼神愣愣地看着雷狮,她的内心突然就开始砰砰跳。

 

“可是,遇到了你。感觉是不一样的。”

 

安莉洁不敢呼吸,她身体的细胞都紧绷了起来。雷狮的眼神非常深邃,非常专注,她不敢移开,不敢眨眼,她生怕自己随便一动,就会破坏这样的感觉。

 

“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你了,安莉洁。我喜欢你。”

 

安莉洁的眼睛一点点睁大了。

 

“不想让你和别人在一起,哪怕这个人是卡米尔,我也绝对不想放手。不想让你离开我身边。不想让你不开心。不喜欢看到你的眼泪。”雷狮微笑,“我要你变成我的女人,安莉洁。我想要要你的心。因为,我喜欢你。”

 

安莉洁觉得全身的细胞都开始沸腾了。她心跳飞快,但是莫名地有什么东西,尘埃落定的感觉。她突然意识到,原来她和雷狮之间,缺了的,就是雷狮的一个告白。

 

他认真地看着他。对她说了她想听到的话。

 

不是敷衍的承诺,不是霸道的夺取,不是蛮横的要求。是真正的告白。雷狮风格的告白。

 

她终于,是确定了。

 

 

“我也喜欢你。我想和你结婚,雷狮。”安莉洁微笑,这样开口。

 

雷狮一愣,“后面那个是什么……不行,收回去。”

 

“诶?”

“求婚的事情不是应该是我说的吗?”

“我就不可以吗?”

“不可以。说出来觉得我怪没面子。”

“可我都,说了……收不回去。”

“那我就当没听见。你把前面半句再说一次。”

“不要。”

“有什么不要?”

“我都说出来了……”

“不行,你必须要说。”

“我要是……”

 

雷狮一把吧安莉洁抱了起来。安莉洁双脚离开地面,手抱住雷狮的肩膀俯视着雷狮,“放、放我下来……”

 

“嫁给我,答应我我就放你下来。”

 

“你是强盗嘛?!”

 

“算是吧。怎么样?”

 

安莉洁轻轻笑了。他就是强盗。自由、不受束缚、和风一样的雷狮。

 

她低下头,吻住了雷狮的唇。

 

 

 

-

 

三个月后

 

 

凯莉去见了一次金。普通地吃饭、聊天、逛了花园,然后各自回家。说再见的时候,凯莉心想,终于是结束了。

 

金过得很好。而她也要开启新的人生了。

 

“所以我这个人。自私、暴力、劣质、毒舌、还和很多人睡过。你确定还要和我告白吗?”凯莉走在台阶上,开着台阶下的嘉德罗斯,就这样问他。

 

“我说了多少次了。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凯莉。”嘉德罗斯仰起头,他从来没有放弃。

 

“行吧。”

 

凯莉微笑着,吸了口气。她从台阶上跳了下来,觉得风在自己耳边吹过。她落入了一个怀抱——很温暖,有阳光的味道。

 

“这次就答应你吧。”凯莉这次,终于改变了回答。

 

 

 

 

半年后

 

 

安迷修在办完手续后,终于到了到了住家的地点。开门迎接他的女主人特比热情,把一切都打点好告诉安迷修应该怎么做。

 

“主要我觉得,需要有个人照顾我那两个不省心的娃。”

 

“诶?”安迷修转身,“夫人有两个孩子?”

 

“是啊。”女主人微笑,“我们都是移民过来的,其实我自己还有很多不习惯。丈夫又一直工作,凭良心讲带两个孩子很累。”

 

“小孩子……确实辛苦。”

“没。他们上高中了。”

“……诶诶,夫人看起来这么年轻?”

“讨厌啦人家就是很年轻啊!”

 

安迷修还在想说什么的时候,有开门的声音。清脆的声音响起,“妈我回来了!”

 

怎么有点熟悉……?

 

安迷修还在脑内搜刮着什么,一转头,就看到了熟悉的脸庞。稚气依旧挂在脸上的艾比看着安迷修,嘴巴变成了O形——接踵而来的,则是——

 

“啊!!!!!!!!!!!!!!!我靠!!!!!!!!!!!!!!!!!!!!!!”

 

“你怎么了艾比?”女主人大惊失色。艾比指着安迷修大喊,“妈妈妈妈这个恶心帅怎么在家里……??!!!!!!!!!!!!”

 

“诶诶诶诶诶?!”

 

在混乱的声音中,安迷修意识到,自己的英国留学阶段,会一样非常精彩。

 

 

 

 

END

 

 


你杳野还是你杳野
大晚上我流妄想(事实上他们哪儿...

大晚上我流妄想(事实上他们哪儿都好),
好了我发完疯了我去睡了xx

大晚上我流妄想(事实上他们哪儿都好),
好了我发完疯了我去睡了xx

空气苍

【柠凯】破晓将至(十一)

学pa柠凯

青梅竹马设,ooc的酸甜校园故事

小长篇,十五章+番外完结

为方便阅读,今后将本文章节统一归至【柠凯破晓将至】tag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第二天,凯莉迷迷蒙蒙地睁开眼——面前,赫然是放大了无数倍的安莉洁的脸。她吓得浑身一颤,险些蹦起来。  ...

学pa柠凯

青梅竹马设,ooc的酸甜校园故事

小长篇,十五章+番外完结

为方便阅读,今后将本文章节统一归至【柠凯破晓将至】tag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第二天,凯莉迷迷蒙蒙地睁开眼——面前,赫然是放大了无数倍的安莉洁的脸。她吓得浑身一颤,险些蹦起来。  

  昨夜的她因为那个无意间的吻而心跳悸动,在睁着眼一直等到天边冒出鱼肚白后,凯莉终于被无边的困意吞噬,沉进了温暖香甜的睡眠里。后半夜本没有梦,可另一个人的呼吸与心跳近在眼前,竟让她睡得格外浅。

  冷静,冷静……

  凯莉抑制住自己下意识想推开安莉洁的冲动,在安莉洁的怀抱里小幅度地挣动了一下,寒凉的空气便从被子边缘里灌进来,侵占了相拥的温度。凯莉犹豫了几秒,干脆丢盔卸甲,往安莉洁那边靠了靠。

  她竟然比安莉洁醒得要早,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了。

  近距离打量,安莉洁是真的长得很美。又长又细密的睫毛像一片蓬软的羽扇,呼吸间的翕动都像挠在了人的心里。一张素净的脸,给人白净清秀的感觉。

  凯莉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打量了许久,仿佛正在用眼神作刻刀,在心里最柔软的角落一笔一划铭刻下这幅画面、这个时刻。

  弥足珍贵。

  她并非是无情,只是不曾遇上一个人值得她的深情。所以——感谢神明,安莉洁值得。

  凯莉缓缓地闭上眼睛,享受着难得闲适的清晨。熹微的阳光,冰冷到刺鼻的空气,残留的几丝炮竹味道,都是极其寻常的,又令人心醉无比。

  我喜欢的竟然是一个女生。

  我竟然喜欢安莉洁。

  这个想法几乎是可爱的、美妙的,在她狭小的心脏里破开一层层积年的阴戾,欢快地生长起来,生长得茂盛、水润,好似沐浴着最干净的雨露和阳光长出,能结出最纯净的花朵和果实。

  也不知这样躺了多久,安莉洁醒了。

  凯莉清楚地感觉到,安莉洁醒来后,明显也僵了一下,环着她的手都不知该往哪放,最后,也缓缓地平静了下来。温热而平缓的呼吸一下一下扑在脸颊上,为凯莉的脸妆饰上淡淡的粉红。

  安莉洁的目光落在脸上,她能感觉得到。被喜欢的人一直注视着,凯莉几乎是如坐针毡,心跳越来越快,她毫不怀疑,再这样下去自己就会猝死的。

  安莉洁就仿佛听见了凯莉的心声,而要反其道而行之,她像刚刚凯莉做的那样,一直细细地、认真地看着凯莉,目光一反寻常的热烈,仿佛呼吸里的热度、相拥时的温暖也都能从眼里喷薄而出。

  她听到,安莉洁轻轻地叫道:“凯莉……?”

  凯莉皱了皱眉,但没有睁眼。

  有句话叫做,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凯莉如今便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睁开眼以后呢?要说什么?会不会让她尴尬?要不要一直装睡?

  满脑子的疑问在舞着小翅膀乱飞,把思绪绞成一团乱麻,把脑子搅成一团浆糊。

  ……安莉洁还记不记得昨晚的那个吻?

  想必是不记得的吧。意识模糊时的人,怎么会对自己做的事情有记忆。更何况,倘若安莉洁看清楚了自己怀里的是她,而不是玩具熊,也就断然不会做出如此举动。

  凯莉一瞬间突然觉得有些生气,竟然直接睁开了眼,对上安莉洁的目光。

  原先“熟睡”的人突然醒了,安莉洁的目光也来不及收,眼里写满了惊讶。她的上唇轻轻碰了下唇,喉咙里飘出一个气音,然而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凯莉对上安莉洁的眼睛那一刻,又后悔了,心里埋怨着自己的冲动。只是这时已经无法挽回了,她就只能硬着头皮迎上安莉洁的目光,好像在进行瞪眼睛大赛似的,两个人傻愣愣地对视着,偏是不说一句话。

  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这样安静地对视下去,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就要响彻整个房间了;但要是坐起来或翻身,必然需要挣开安莉洁,从温暖中脱身,回归于寒冷之中。

  ……有点舍不得。

  呼吸声也近得清晰可闻,凯莉盯着那双煦如和春三月的绿湖般的眼眸,一点儿气都全泄走了,只剩下紧张、悸动与隐隐的、她也说不出来的期待。而仔细听就会发现,那样震响的心跳声是双重的,带着时有重合的节奏,共同塑造出一片旖旎的氛围,为眼神的相交染上意味不明的色彩。

  空气竟然如此沉重,以至于凯莉觉得她无法呼吸,每吸进肺腔的一口,都沾满了甜蜜的气息,泡软了她苦涩的心。

  安莉洁眨眨眼睛,首先败下阵来,嘴角勾勒起一个浅笑,大概在笑她们这种白痴行径。凯莉很想说一句,“白痴”,于是也勾起了嘴角。她想:不管怎样,聪明绝顶的安莉洁是她的,白痴透顶的安莉洁也是她的,别人都不知道的、独一无二的。

  对视许久,安莉洁晕乎乎地起床,看了一眼时间,她们几乎就这样度过了大半个早上。她对还窝在被子里打哈欠的凯莉说:“时间不早了,我去做饭。”

  温暖的身体一下子离开,相触的皮肤是那样的留恋那份温度,凯莉没反应过来,手就已经下意识地拉住安莉洁的手。安莉洁诧异地回过头,凯莉愣了一下,说:“……慢着。”

  凯莉钻出被窝,穿着单薄的睡衣从床上爬过去,凑向床边的安莉洁——她在安莉洁的脸上轻轻地啄了一下,仅仅是像昨天的吻一样,如清风一样飘过的、丝毫不掺杂情欲的程度。

  安莉洁愣住了,几秒钟之后,她的面上腾起了一团红云,嘴上也变得语无伦次:“啊,那个,凯莉,我、我走了……”

  凯莉的那句“这个吻你记得吗”都没出口,安莉洁便慌慌张张、同手同脚地走了,半分钟后厨房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和一句“好痛……”的自语,好不惨烈。

  凯莉的心里升起一种恶作剧成功的快感,第一次觉得自己在和安莉洁的对峙之中扳回一局,只是采取的战术十分冒险。以至于,凯莉得意过后才发现,自己这个举动无意间就破坏了她们现在的关系。

  她们现在到底是什么?朋友,闺蜜,暧昧对象,恋人?

  “啧……”凯莉头疼地掀起被子,把自己又团成了一团。

  

  起得晚是有一个好处的,省了一顿早饭,能直接快进到午饭。

  安莉洁端着菜出来的时候,凯莉已经在饭桌边上翘起二郎腿了。她正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玩手机,看也没看一眼安莉洁。这个时候,大概不说话才是本能的选择,当然也是最怂最尴尬的选择。

  所以很怂的安莉洁选择不说话。

  饭桌上的菜不多,一碟糖醋排骨,一盆蛋花汤,一碟青菜,毕竟家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凯莉用勺子往自己碗里舀了满满的菜,红的绿的黄的都有。然后她就开始一心二用,边刷空间边吃饭。

  安莉洁从小受到不能边吃饭边玩手机的教育,在旁边静静地吃着,同时思考着要不要让凯莉先吃完再玩手机。

  她正在想着,凯莉突然低着头叫了一声:“安莉洁。”

  安莉洁立刻应道:“嗯?”

  “你看这个。”凯莉的手伸过来,屏幕对着她,上面显示着一张图片。

  这是一张长截图。安莉洁仔细一看,是学校告白墙上的。

  一个匿了名的人,用深情款款的语气道:“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自初见以来,梦里皆你,心里藏着你。”

  然后他顶着没有匿的糊成一团不知什么东西的头像继续说:“xx班的凯莉,我喜欢你。你的可爱与俏皮,你的美丽与善解人意,都深深地吸引着我,令我不顾一切地沉溺其中。未来很长,我会一直等你,也想一直守护你。不匿头像,谢谢墙”

  安莉洁划到底端,又看了看那段话,脸上平静得很。

  凯莉本欲试探她的意思,可看安莉洁没有一点反应,只觉得心里一点点凉了下去,又涌上来一点点刚刚沉了底的苦。

  安莉洁轻轻推开她的手机,伸出筷子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到凯莉的碗里,在她莫名的目光中,平静地说:“那个人写得这么假,没什么好看的……你哪里和他的描述一样?”

  凯莉看着碗里那块糖醋排骨,点了点头,说:“表白墙上的,十有八九这么写,翻出来删掉名字看简直都一样,一股土味。”

  然后安莉洁点点头,继续吃饭。

  吃完饭后,如同往常,安莉洁把碗碟一收拾,说:“我去洗吧。”然后就一起端着走了。

  凯莉翻着翻着表白墙,又看到几个给自己表白的。仔细一看,还有几个是被她拒绝过的。她眯着眼睛,从众多张模糊的脸里拎出大约符合印象的一张,在心里唾弃了一番:长得又丑又蠢,比不过安莉洁。接着,她就有点由衷的开心。

  凯莉又砸吧砸吧刚刚安莉洁说的那句话,突然发现不对。安莉洁刚刚,是不是无形中暗怼了自己一把?

  凯莉后知后觉,气乎乎地想把安莉洁以后碗里的糖醋排骨全给抢过来。然后她唾弃道:恋爱中的人智商是会下降的,这话果不其然!

  但是,她们现在这是在恋爱吗?

  凯莉又犯难了。

  一直到晚上睡觉,凯莉都觉得这事非常伤脑筋。她翻出了所有给自己告白的消息,决心给安莉洁看一个像点那么回事、显得真诚一些的,然后再试探一下安莉洁的意思。

  躺在床上左挑右选,凯莉发现竟然找不出哪个让她看着顺眼一点儿的。那些表白,不是写得浮夸又幼稚,就是直接甩上一张偷拍她的照片,然后说要追这个小姐姐一定要追到求联系方式之类的,显得特别变态。

  突然,表白墙又有了一条更新。

  凯莉点开一看,这条既没匿头像,也没匿q名,没有软软糯糯的表情和颜文字,就是干干净净的消息,淡淡的语气。

  她突然像心脏被用力地揪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保存了这张图,点开自己的好友列表,再仔细地比对那个头像和名字……是安莉洁!

  头像是一片蔚蓝天空的安莉洁说:

 

  有很多刻,我想,尽管她不善良也不温柔,刁蛮又任性,有骄矜的性格和小脾气,阴晴不定还不解人意,但我真是爱惨了她对我挑起眉毛笑得意气风发,像个小女王的样子。

  我想别人所言不错,种种风情与造作都敌不过四个字:她真可爱。

 

  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刚洗完澡的安莉洁抱着个热水袋回来,看到凯莉脸上那凝固了一样的介于哭与笑之间略显滑稽的表情。

  卧室里有些昏黄的灯光下,凯莉整个人像沾了焦糖一样,看起来格外的甜。

  安莉洁走到床尾,从被子底下伸手,将手上的热水袋塞到了凯莉的脚边。

  冰冷的脚被温暖的东西焐住了。这时,凯莉突然噗嗤一声,对着抬起头的安莉洁眯起眼睛笑了:“安莉洁你还不错嘛,比尬死人的土味情话好多了。”

  安莉洁眨眨眼睛,然后轻轻地,也笑了起来。

  她关了灯,钻进被窝里,正要帮凯莉掖好被角。突然,凯莉一把拉过被子,罩住了两个人的头。

  凯莉微凉的手摸索到安莉洁的脸上,用触感去感受对方五官的模样、此刻脸上的表情。被窝里闷闷的黑,还没被焐热,她们习惯了许久,才勉强看到了一片黑中那唯一一点发亮的眼睛,再次相视笑了。

  安莉洁搭上抚着自己脸颊的手,一点点往前凑,用鼻尖蹭凯莉的鼻尖,两人的气息渐渐交错、融合。

  黑暗中,她们一点点凑近,笨拙地慢慢亲在了一起。温存地舔舐着对方的唇瓣,像一对相恋了多年的情人。


tbc.


为什么我这么喜欢倒叙写法呢……

写写倒叙发现不方便阅读又调整回来_(:з」∠)_

然后我发现我记错开学日期了!!!我时日无多了……哇的一声哭出来.jpg

金鱼710

完工!
第一次画小条漫,画工粗糙还请见谅
以后会继续加油的
@夜雨醉
是这位可爱老师的文文噫♡

完工!
第一次画小条漫,画工粗糙还请见谅
以后会继续加油的
@夜雨醉
是这位可爱老师的文文噫♡

是一个薰
摸鱼 “真是热死本小姐了.”

摸鱼

“真是热死本小姐了.”

摸鱼

“真是热死本小姐了.”

夜雨潇潇陈酒凉

【凹凸】玩什么都好别玩感情

【凹凸世界】【瑞嘉】玩什么都好别玩感情

  • OOC预警,复键失败产物

  • 国王游戏 沙雕脑洞  现代学生

  • 瑞嘉,隐藏CP有

      “4号,真心话。”

       格瑞示意了下手上的纸条。

    “提问,喜欢对象是本班的女生吗?”

    “不是。”...


【凹凸世界】【瑞嘉】玩什么都好别玩感情

  • OOC预警,复键失败产物

  • 国王游戏 沙雕脑洞  现代学生

  • 瑞嘉,隐藏CP有

      “4号,真心话。”

       格瑞示意了下手上的纸条。

    “提问,喜欢对象是本班的女生吗?”

    “不是。”

       又一轮游戏开始,安莉洁当国王。

      凯莉瞥了眼,在桌下比了个手势,安莉洁会意。

    “嗯……7号真心话。”

      格瑞挑挑眉,又是他。

     “提问,喜欢对象是本年级的女生吗?”

     “不是。”

     “哎还不是,不会其他年级吧?”“会不会外校?”

       重开一局前的休息时间,女孩子们兴奋地小声交谈。

       这一局国王是祖玛,但凯莉刚做手势,就被雷狮注意到了。

    “你们这些出老千的鶸想搞什么?”

    “雷少爷别这么绝情嘛,只是想试试能不能套出冰山芦荟的心仪对象~”


        万恶之源的那局上,格瑞凑巧被抽到,问题是“是否有喜欢的人?”

     “……是。”

       呦呵,这下才好玩。

      八卦是人第八大本能,此话不假。

     女生们在全靠眼神交流的前提下,默契地对格瑞套了两轮话。

    “你们这些渣渣,这种时候叫我来干吗?!”这种关键时候,嘉德罗斯到了包厢。

       他赶了两个晚上三篇论文,补觉失败被叫到这种场所,昏昏欲睡搞得声音都没了威慑力,反倒带了奶声奶气的撒娇感。

      “老大老大,坐这坐这。”雷德挺高兴地招招手,嘉德罗斯顺势缩在角落里眯眼补眠。

     “话题继续,”雷狮将纸条一个个收回,“对于女生这种为己私欲的行为,我们表示强烈抗议,”以安迷修为首的男同胞强烈点头,“所以重开一局,以及之后的游戏上,不准谈感情!”

       迫于武力威慑,女孩子心有不甘也只能忍气吞声,凯莉无聊的翻了个白眼。

       国王游戏不八卦简直少了一半乐趣。


     “哦,这局我是国王,”雷狮甩了甩手上的纸条,狡黠一笑,“那就……3号躺地上,8号做俯卧撑10个。”

     “喂喂你这也太无聊了吧。”

     “废话那么多干嘛,来来来,谁3谁8?”

     “恶党你……”安迷修是8号,他俯卧撑不是强项,10个已经是死亡边缘,还要防止失误,想想就胃疼。

     “啊,我3.”嘉德罗斯勉勉强强睁开半只眼瞄到数字,萎靡地起来躺在吧台旁。

    “渣渣,要做快做。”强打精神瞪了安迷修一眼,对方一个激灵窜过来,做好速度堪称三倍速。


    “恶党,我们需要好好谈一下。”虽然喘地如心脏发作命不久矣,但主题思想不能忘。

    “随便,爷奉陪。”

嘉德罗斯看了眼二人闹剧,选择回角落补眠。  


     “阿拉,又到了我呢~”凯莉瞅了眼,笑容满面,“我想想哦~这样,6号选在座一人亲一口吧~”

     “凯莉,不是不能谈感情吗??!!”

     “金你笨不笨,礼节性表达和感情有什么关系??”扫视一圈,“谁6号?”

     “我。”

       无语凝噎。

     “我已经选好了。”

       !!!

       只见他起身,利索地走向了角落……

       角落?那个位置除了雷德祖玛只有嘉德罗斯……

       等等。

       凯莉瞪大了双眼,回望艾米莱娜等也是不可思议。

       不是XXX的女生……

       不是女生……

       不是,女生!??


      “嘉德罗斯。”

      “啊,干嘛?”

         !!!(*//// ////*)

END


白鹿
是摸鱼xp随手涂涂(啪)

是摸鱼xp
随手涂涂(啪)

是摸鱼xp
随手涂涂(啪)

Rabi
【深夜摸鱼~凯莉大佬】 -每个...

【深夜摸鱼~凯莉大佬】

-每个参赛者都有自己的秘密……

-你也不是吗?凯莉……

【深夜摸鱼~凯莉大佬】

-每个参赛者都有自己的秘密……

-你也不是吗?凯莉……

-ECHO-

之前女子组现pa大头的全身图,私心让艾比占了c位(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被拖走】)

之前女子组现pa大头的全身图,私心让艾比占了c位(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被拖走】)

子镜三千

我的手书好啦!!!!!!!咕咕了大半年了!!!

求硬币求收藏!!!

伪全员向

凹凸世界同人手书Lose Control
作者/原画:我
PR:我
AE:时言@时言笑面
BGM:前:HOP后:Hedley - Lose Control
咕咕了半年终于完成了QAQ画的丑视频做的渣不要介意遇到不愉快的弹幕举报即可不要撕逼有问题评论留言求弹幕字幕君

我的手书好啦!!!!!!!咕咕了大半年了!!!

求硬币求收藏!!!

伪全员向

凹凸世界同人手书Lose Control
作者/原画:我
PR:我
AE:时言@时言笑面
BGM:前:HOP后:Hedley - Lose Control
咕咕了半年终于完成了QAQ画的丑视频做的渣不要介意遇到不愉快的弹幕举报即可不要撕逼有问题评论留言求弹幕字幕君

临城

鬼莉亲情向。。。


以及并看不出来的卡凯。。。


RuGuoWoHuaDeWan,NaJiuShi"KaKaiShouShu"...HuaBuWanDeHua,NiMenJiuDangShenMeDouMeiKanJian...OK?

鬼莉亲情向。。。


以及并看不出来的卡凯。。。


RuGuoWoHuaDeWan,NaJiuShi"KaKaiShouShu"...HuaBuWanDeHua,NiMenJiuDangShenMeDouMeiKanJian...OK?

甜甜小然在线讲题
【绝对爱意】Gambling...

【绝对爱意】Gambling Party(全)

cp:雷安 带少量瑞嘉      

Gambling party(上)

中场休息!!!

Gambling party(下)


【归档:合集

是个关于赌局的抓捕行动.

我自认为……是个挺无趣的故事.

8K也不知道写了些啥.

(台球操作:借鉴怪盗基德1412里的台球比赛那集)


【没什么封面就只能找表情包了】

防翻:Gambling party  全(备用)


【绝对爱意】Gambling Party(全)

cp:雷安 带少量瑞嘉      

Gambling party(上)

中场休息!!!

Gambling party(下)


【归档:合集

是个关于赌局的抓捕行动.

我自认为……是个挺无趣的故事.

8K也不知道写了些啥.

(台球操作:借鉴怪盗基德1412里的台球比赛那集)


【没什么封面就只能找表情包了】

防翻:Gambling party  全(备用)


吃沙嗲的老爹

『瑞凯』

——大赛第二,你知道“誓约之吻”吗?

——与魅魔接吻者但凡带有一丝杂念就会被吞噬灵魂

——敢不敢和我试一下?

——不敢。


『雷凯』

——躲着我干什么?

——本小姐哪有躲着你了?!

——你可以选择用一个吻来取悦我,老实说我现在很不高兴。

——拒绝!


『帕凯』

——骗子先生,这顶荆棘花环好像会伤到我的样子呢。

——撒谎小姐,你要是不把手里的匕首放下的话,受伤的可是我呀。


#终于画完了,累到螺旋爆炸QWQ真的是肝到胃痛  本来只想着画一个图,结果画着画着一开心就画了三张一套图。相当满足的说。


这只老不叉叉的老透明相求交友QWQ...

『瑞凯』

——大赛第二,你知道“誓约之吻”吗?

——与魅魔接吻者但凡带有一丝杂念就会被吞噬灵魂

——敢不敢和我试一下?

——不敢。


『雷凯』

——躲着我干什么?

——本小姐哪有躲着你了?!

——你可以选择用一个吻来取悦我,老实说我现在很不高兴。

——拒绝!


『帕凯』

——骗子先生,这顶荆棘花环好像会伤到我的样子呢。

——撒谎小姐,你要是不把手里的匕首放下的话,受伤的可是我呀。


#终于画完了,累到螺旋爆炸QWQ真的是肝到胃痛  本来只想着画一个图,结果画着画着一开心就画了三张一套图。相当满足的说。


这只老不叉叉的老透明相求交友QWQ

所以随机抽一位点画,因为一直是万年冰窖所以应该评论的人撑死不超过六个,所以我会用最接地气最传统的微信摇骰子抽的。所以欢迎小可爱积极评论,如果抽到的话会私信通知,到时候把主题给我就可以喽~


明天晚上九点半截止


肥宅想要交朋友QW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