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凯路

4209浏览    8参与
花式调酒师杨阳

凯路/十三周年/答谢盛典/临安-中都青山湖畔大酒店/鸡尾酒/花式调酒

凯路/十三周年/答谢盛典/临安-中都青山湖畔大酒店/鸡尾酒/花式调酒

写文写傻了

我的真爱才不是诺诺

凯撒回头看了看路明非,此时李嘉图同学正梦到了一些让他蛋疼的东西。

电脑屏幕上显示victory的胜利字样,路明非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脖颈,鼠标按键发出声音显示他退出了游戏,

电话铃声响起,他自顾自的活动着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有些僵硬的上半身。

电话仍旧在响,路明非有些疑惑的回头,才发现本来睡死在上铺的芬格尔已经不见了,连床铺都收拾的整整齐齐。

路明非暗自疑惑,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他说今天咋这么安静呢。

无所谓的咋了咂嘴,准备叫点东西吃,刚想拿起手机,电脑上突然跳出来个对话框,路明非看了眼,是老唐

路明非刚刚点了一个问号,刚要发出,老唐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我来你们学校了,想不想见...

凯撒回头看了看路明非,此时李嘉图同学正梦到了一些让他蛋疼的东西。

电脑屏幕上显示victory的胜利字样,路明非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脖颈,鼠标按键发出声音显示他退出了游戏,

电话铃声响起,他自顾自的活动着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有些僵硬的上半身。

电话仍旧在响,路明非有些疑惑的回头,才发现本来睡死在上铺的芬格尔已经不见了,连床铺都收拾的整整齐齐。

路明非暗自疑惑,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他说今天咋这么安静呢。

无所谓的咋了咂嘴,准备叫点东西吃,刚想拿起手机,电脑上突然跳出来个对话框,路明非看了眼,是老唐

路明非刚刚点了一个问号,刚要发出,老唐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我来你们学校了,想不想见我?”

路明非张大了嘴,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见网友?网恋...”我去我还没准备好拐卖网友啥的啊..

他坐在原地纠结了半分钟,老唐的第二条消息发了过来

“我黑出你地址了,别动我找你去”

路明非撇了撇嘴,

“我的天哪..行吧行吧...”

不一会门就被敲响,路明非从柜子里翻出芬格尔的PRADA胡乱套上,跳过去打开了门。

门外的老唐一袭黑衣顶着笑脸冲他打了打招呼,

“不请我进去吗?”

路明非回头看了眼宿舍里的狼藉,一堆酒瓶子扔在地上和一堆一堆足够埋下一头小象的泡面桶,脸上浮现了一个古怪的不好意思的表情准备回头表示歉意,

“我们还是逛...“

声音戛然而止,眼前的老唐变成了一只龙!

路明非捂着胸口从床上坐了起来,刚刚吓死他了,我最近可能是小龙人看多了吧,闭上眼呼出一口气,身体松懈了下来

他环顾了下四周发现这里并不是他的宿舍也不是广播里说的主教学楼,而是在安珀馆,诶等等,我去这TM不是

老大的房间吗!或许老大还和小魔女在这上面翻滚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呢..

路明非翻了个白眼站起来准备狠狠的在床上蹦几下,但是他发现自家老大的床软到根本蹦不起来。

于是路明非跳到了地上,向门口走去,手放在门把手上下压的那一刻发现他现在对诺诺的事好像没有那么伤心

了,他回头看了屋子一眼,慢慢的关上了门。

写文写傻了

我的真爱才不是诺诺,喂别碰那 all非 龙族同人

NO.8

实验室的大门打开,从中走出一个人,修长的手指轻松解开精密的扣子,转而把医护帽摘下勾在指间,抬手揉
了揉咤眼的金色头发,精致而轻佻的面容,脸上带着愉悦开口“嘿,我尊敬的校长,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先听哪个~?”
昂热眼中肃穆更胜,蹙着眉狠狠瞪了他一眼。

俊美的青年撇了撇嘴“噫,老头子真无趣,那我就帮你选吧。好的消息是龙卵在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孵化出来,
坏消息是这只是根据盒子里龙卵的残留液得出来的,你那个宝贝盒子里的东西,似乎被掉包了呢~”说完脸上带
着怜悯的表情咂了咂嘴。
昂热的脸蓦地就黑了下来,冰蓝的双眼渐渐的变成炽热的金黄色,慢条斯理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根已经切掉头的
古巴纯

NO.8

实验室的大门打开,从中走出一个人,修长的手指轻松解开精密的扣子,转而把医护帽摘下勾在指间,抬手揉
了揉咤眼的金色头发,精致而轻佻的面容,脸上带着愉悦开口“嘿,我尊敬的校长,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先听哪个~?”
昂热眼中肃穆更胜,蹙着眉狠狠瞪了他一眼。

俊美的青年撇了撇嘴“噫,老头子真无趣,那我就帮你选吧。好的消息是龙卵在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孵化出来,
坏消息是这只是根据盒子里龙卵的残留液得出来的,你那个宝贝盒子里的东西,似乎被掉包了呢~”说完脸上带
着怜悯的表情咂了咂嘴。
昂热的脸蓦地就黑了下来,冰蓝的双眼渐渐的变成炽热的金黄色,慢条斯理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根已经切掉头的
古巴纯黑雪茄,古朴的纪梵希GIVENCHY中世纪定制款,开盖,点燃,幽蓝色的火苗照亮了昂热阴霾的脸,黄
金瞳的光芒似使得防风火苗畏惧似的,在一点一点的缩小,悄无声息的熄灭。
大厅里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昂热,只剩下庞贝手机骚包的提示音的声音。
“啪嗒--”打火机的盖子被合上,昂热仍旧迈着绅士的步伐走出了这里。
凯撒站在原地不知何去何从,“儿砸”庞贝出声唤他。
凯撒不耐烦的回头去看他,刚转过头,庞贝的Vertu已经举到了面前,凯撒不耐烦的倾身浏览了一遍,最
后是蹙着眉直起身的,眼中充满的担忧。
庞贝笑了摇了摇手中显示着守夜人论坛界面的手机“老爸对你好吧,你小师弟下落不明的时候你说你去来一个英雄救美”说到这庞贝停顿了一下挑了挑英气的眉毛“你说万一要以身相许了呢”
凯撒在心底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快步的闪身进了紧急通道,徒留庞贝在身后兀自对自己的机智陶醉。
庞贝转身对身后一直笑眯眯看着他们的金发男子抛了个媚眼,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之后开心的走出了大门。
刚才男子脸上轻佻的神色变了,眼神中充满了怜悯,走向隐蔽的角落,掏出震动着的手机,
“喂,是我,完美,傻子而已,到手,不用管我,交接之后你们就撤,好,一会见”。
放下手机,恢复轻佻玩味的表情,边走边扣上帽子和口罩,冲着实验室门口的人笑了笑打了个手势,又继续回
到了实验室里,继续手上精密的实验。




安珀馆二楼正厅




凯撒是跳窗户进来的,路上经历了无数战火交接的地方,好几次子弹都是从他的身边擦过,但他没有功夫去转
身补给敌人一枪,而是一昧的赶向安珀馆,他要去跟楚子航和芬格尔回合,他最爱的小师弟丢了,他很着急啊。
他赶到的时候路明非和楚子航正在盯着电脑屏幕看着什么,走过去一看,是刚才他看过的悬赏令,皱眉“还没找
到吗”
芬格尔一反常态的严肃的点了点头,良久,凯撒问他们,“你们,听到龙啸了么”
远处的乌云正在向卡塞尔学院移动,战争即将开始。



其实感觉很抱歉,有那么多人喜欢看我写的渣文,但是我却再三脱文,没有网,并且强迫症不用手机打字,有些辜负大家了,很抱歉,鞠躬,以后会找固定时间更得,不让大家等太久,谢谢,谢谢你们

写文写傻了

我的真爱才不是诺诺 喂别碰那 all非 龙族

NO.7

芬格尔的表情凝重起来,他伸出手搂住路明非的腰把他从地上拖起来。
路明非双眼无神,空洞的望着爆炸的的地方,嘴微微张着,脑中像是要有什么呼之而出,三叉神经突兀的痛了起来,支离破碎的语言和冲天的火光,刀剑碰撞的声音好似一首疯狂而艺术的乐曲,在脑中与清脆的笙铃混在一起。
”哥哥,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哥哥!“路鸣泽怨恨的声音在路明非的脑海中特别清晰,他的心里莫名的一瞬间充满了愤怒。
芬格尔和楚子航正在试图唤醒呆滞的路明非,眼睛里带着担忧的楚子航大力摇晃着路明非,却在抬头的瞬间对上了路明非蓦然亮起的黄金瞳。
芬格尔感觉到龙威的弥漫和楚子航对视一眼,任着威压把路明非移到安珀馆的内部。
往...

NO.7

芬格尔的表情凝重起来,他伸出手搂住路明非的腰把他从地上拖起来。
路明非双眼无神,空洞的望着爆炸的的地方,嘴微微张着,脑中像是要有什么呼之而出,三叉神经突兀的痛了起来,支离破碎的语言和冲天的火光,刀剑碰撞的声音好似一首疯狂而艺术的乐曲,在脑中与清脆的笙铃混在一起。
”哥哥,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哥哥!“路鸣泽怨恨的声音在路明非的脑海中特别清晰,他的心里莫名的一瞬间充满了愤怒。
芬格尔和楚子航正在试图唤醒呆滞的路明非,眼睛里带着担忧的楚子航大力摇晃着路明非,却在抬头的瞬间对上了路明非蓦然亮起的黄金瞳。
芬格尔感觉到龙威的弥漫和楚子航对视一眼,任着威压把路明非移到安珀馆的内部。
往常熙熙攘攘的安珀馆现在就像一个已经睡熟了的少女,安静祥和,鸦雀无声。
以路明非三人以中心形成了一个圈子,已经有血统较低的承受不住跪了下来。
芬格尔和楚子航在脑中迅速搜索能唤醒路明非的方法,芬格尔脸上的表情一反常态的是严肃着的,楚子航握刀的手骨节已经苍白。
两人感觉路明非的身体震了一下,连忙看去,路明非的眸子仍旧没有焦点,却把头转向了楚子航,双手挥开了束缚,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杀了你!“说罢便向楚子航冲去。
路明非赤手空拳的打向自己,楚子航自然不敢伤害他,连忙用刀背去挡,但‘路明非’的嘴角弯起,冷笑了一下,用一只手轻松地把刀刃推向楚子航,脸上带着愉悦的表情。
楚子航的眼睛眯了起来,这绝对不是路明非!
芬格尔跳到半空中,空中拔枪切换麻醉弹上膛等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枪口对准了路明非纤细的脖颈,‘路明非’预感到什么似的,突然放开了推着楚子航村雨的手,轻柔的放在楚子航的肩膀上,另一只手伸向楚子航的身后,在楚子航警觉的时候抓住了楚子航的腰。
楚子航一瞬间身体僵直,这是头一次离自己钟爱的师弟这么近,就在他晃神之际,路明非拔出楚子航后腰的枪,一掌拍开楚子航,转身朝着芬格尔开枪。
芬格尔本来暗自还对路明非对楚子航暧昧的动作在心底咬牙切齿,突然黑洞洞的枪口就远距离的对准了她,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他还在半空中,根本没有借力的地方,心一横,躲也不躲,直直的就要冲着‘路明非’开枪。
‘路明非’脸上的表情变换成了轻蔑,勾动引擎器,却只听到咔哒一声,枪里根本没有子弹!带着恶狠的眼神回头
楚子航的嘴角微微上弯,麻醉弹精准命中路明非的脖颈,路明非的眼神一瞬间清明,昏过去之前他只看到了楚子航的脸,心里暗想”我的挂还没用呢啊..“






校长室地下的秘密实验室

巨大的器械轰鸣声盖过了医者的交谈声,凯撒、昂热、庞贝站在玻璃落地窗前看着里面身着绿色大褂的人来来往往的挡住了视线。
凯撒转过身去把手放在狄克推多的刀柄上,昂热脸上晦暗不明眼底却带着淡淡的微笑,庞贝在旁边眉飞色舞的用威图手机和新泡的妹子发着暧昧的短信。
实验室的自动门划开,走出的人摘下帽子“校长,一切准备就绪,您下令就可以开始”
昂热点了点头,那人又戴上帽子走进了实验室,挥了挥手原本散乱的医者一瞬间变得整齐,准备着器械。
庞贝把手机揣进西服的口袋里,走上前搭着昂热的肩膀“你好像很高兴啊,老友”
昂热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中国人的社会中总是说,出来混早晚要还的”

写文写傻了

all非 我的真爱才不是诺诺 喂喂别碰那 NO.6

“嘿,儿子,你伟大的老爸为了给你传递消息,可是放弃了和嫩模培养感情的大好机会,马不停蹄的从芬兰赶了回来。快说爱爸爸,爸爸最帅了我知道儿子你的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我跟你讲........”庞贝抬起腿踏在校长室的桌子上忘我地说道。

凯撒把目光投向了诡异的站在一旁的昂热。

昂热满脸悲切的摇了摇头,一脸你爹病犯了我只能保护好自己的表情。

凯撒撇了撇嘴而后皱起眉“说重点”

“哦...我对你这么好,你却这么对我....”庞贝用一种怨妇似的眼神看着凯撒。

“你从来都没管过我,母亲的死也是你一手造成的,你现在跑来跟我说你爱我?!”凯撒冰蓝色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冷冽的光线映在庞贝眼里。

庞贝抬手摸了摸...

“嘿,儿子,你伟大的老爸为了给你传递消息,可是放弃了和嫩模培养感情的大好机会,马不停蹄的从芬兰赶了回来。快说爱爸爸,爸爸最帅了我知道儿子你的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我跟你讲........”庞贝抬起腿踏在校长室的桌子上忘我地说道。

凯撒把目光投向了诡异的站在一旁的昂热。

昂热满脸悲切的摇了摇头,一脸你爹病犯了我只能保护好自己的表情。

凯撒撇了撇嘴而后皱起眉“说重点”

“哦...我对你这么好,你却这么对我....”庞贝用一种怨妇似的眼神看着凯撒。

“你从来都没管过我,母亲的死也是你一手造成的,你现在跑来跟我说你爱我?!”凯撒冰蓝色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冷冽的光线映在庞贝眼里。

庞贝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眼里的光黯淡了下去“那...那是个意外“

”这次的事有点重要,要吵别在我这里“昂热走出来圆了场,拿出来一根COHIBA的雪茄递给了庞贝”我雪茄窖里的好东西,用来堵你嘴可够给你面子了“

庞贝耸了耸肩,接过了雪茄。

昂热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古朴的盒子。

暗褐色的花纹隐约勾勒出华古大气的图案,夹杂着龙涏香的味道扑面而来。人工的阳光透过校长室外生长着奇艺植物的丛林斜打在盒子上,变化明灭,有那么一瞬间让凯撒觉得那个盒子是活的。

凯撒微微晃了晃头,如果被路明非知道肯定会嘲笑他中二病犯了,又要穿个内裤去拯救世界了,然而所谓的拯救世界其实是拯救少女........

昂热顿了顿,烧了一壶水,给凯撒和庞贝沏了茶。

凯撒不懂中国人爱茶的原因,也不会品茶,揭开盖碗的盖,不顾滚烫的茶水直接就倒进了嘴里。

昂热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这可是上个世纪的正山小种,略微带一点毒性,采茶需要未成年的少女用嘴去采摘,而后毒性会使他们身亡,这茶古代的时候皇帝也只有不足一两的量,你这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突然话锋一转,道”想当年这茶我还是从这个盒子主人的手上拿到的,也不能说是拿,算是交换吧......“

昂热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中,他的话不由引得凯撒再次看向那个盒子,没有了遮挡,凯撒看到了完整的盒子。

凯撒睁大了眼睛,他才看清,原来那古朴的花纹竟是两只巨龙互相撕扯的镂空雕刻。

他立即转头去看向自己的父亲,庞贝眨着眼睛表示自己也什么也不知道。

昂热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神了来,冲着凯撒轻轻地点了点头”他们家当年就是被一个混血种的仇家恩.....用中国的话来说就是满门抄斩,诛族连坐,恩,没说错“昂热眼角的皱纹随着笑容显了出来”猜猜这里面是什么“昂热冲庞贝和凯撒挑了挑眉。

庞贝和凯撒对视一眼,脸上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龙卵“昂热的一半脸在阴影里晦暗不清。

芬格尔拖着路明非在大厅里晃啊晃,路明非苦着一张脸跟在芬格尔身后。

我的妈呀,师兄你让我歇一会行不行,刚刚我经历了内心和肉体上的摧残,老大在我心里王者般的高大形象轰然倒塌啦!我去!就像美国女神像面带着微笑直接压倒了美国220V的高压电线啊!我心好累!内心崩溃崩成渣了!老子要静静!静静!

许是芬格尔意识到了路明非内心的沧桑,停下来回头看了看路明非。然后伸手揉乱了路明非的毛,一脸调笑的笑容”哟,还没缓过来啊师弟~“

路明非视线上挑恶狠狠地看着头顶的那只手“缓过来个蛋啊,世界观啊世界观!就像我搂着一个漂亮的妞,刚要亲上她告诉我”YOU JUST LOOK A GAY. “ 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跟我说这个!”路明非一脸抓狂的表情。

”走走走,跟师兄回去睡觉吧“芬格尔小跑着退回路明非的身边,一把勾住路明非的脖子。

路明非刚要张嘴吐槽,一个炸弹就落在身边炸开,火舌一下子蹿出。

芬格尔手疾眼快的搂住路明非倒在一边,楚子航的声音和诺玛的声音在耳边同时响起”一级警戒,所有人退回校园主教学楼!“

写文写傻了

all非 我的真爱才不是诺诺 喂喂别碰那NO.5

陈墨瞳隐晦的整理自己的情绪,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今天凯撒会说什么呢,和自己解除婚约,陈墨瞳摇了摇头,嘲笑了自己一番,现在还真是羡慕那个呆萌的二货师弟啊。
陈墨瞳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粉底霜,补了补妆,然后走向大厅去招待自己的朋友,刚才夏弥还给发发了短信呢。
陈墨瞳走后,楚子航从一棵柱子后面走出来,与一旁的芬格尔对视一眼后,皆点了点头,两人兵分两路从不同的楼梯上去,路明非肯定在凯撒的房间里!
楼上,凯撒看着自己怀里面部因恐惧有些扭曲的路明非,有些好笑的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感受到路明非一瞬间身体的僵直,再把拦在他腰上的手收紧,感受着路明非微微的颤栗....
路明非僵硬的转过头,看着身后....不紧紧贴在身上的...

陈墨瞳隐晦的整理自己的情绪,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今天凯撒会说什么呢,和自己解除婚约,陈墨瞳摇了摇头,嘲笑了自己一番,现在还真是羡慕那个呆萌的二货师弟啊。
陈墨瞳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粉底霜,补了补妆,然后走向大厅去招待自己的朋友,刚才夏弥还给发发了短信呢。
陈墨瞳走后,楚子航从一棵柱子后面走出来,与一旁的芬格尔对视一眼后,皆点了点头,两人兵分两路从不同的楼梯上去,路明非肯定在凯撒的房间里!
楼上,凯撒看着自己怀里面部因恐惧有些扭曲的路明非,有些好笑的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感受到路明非一瞬间身体的僵直,再把拦在他腰上的手收紧,感受着路明非微微的颤栗....
路明非僵硬的转过头,看着身后....不紧紧贴在身上的似笑非笑的凯撒,有些犹豫的开口“老...老大,我...你你你可..可不可以放开我”
凯撒的蓝色眸子骤然加深,路明非在自己怀里挣扎本来就使欲【望加深,而少年转过身的动作,使他正好可以透过衬衫扣子间的缝隙看清少年胸前的红缨。
视觉上的刺激更加加深了凯撒的欲望,心心念念的人就在身前,这么好的机会,何不....
路明非觉得自己的腚正在被什么火热的东西顶着,但是他没敢看,路明非欲哭无泪“老大这是因为我喜欢师姐来惩罚我了么,我做错了什么,对不起老大,我再也不敢肖想师姐了...”路明非脸上的表情有点扭曲
就在凯撒的踌躇间,凯撒只听清脆的一响,大门上的落锁已被楚子航一刀切了开来,门外,楚子航仍就冷冷的看着他,而芬格尔亦早已没有了吊儿郎当的样子,冷酷的模样丝毫不比楚子航差


写文写傻了

all非 我的真爱才不是诺诺 喂喂别碰那NO.3

路明非抬头看了看中央的吊灯,明明 特别刺眼,可路明非不知为什么就注视着灯一动不动。

注视到眼睛因为外界刺激开始流泪了才低下头,轻轻拂去泪水,这时一只高级的蚕丝手绢递了过来,路明非抬头看去,立即惊讶的先要大喊“老............唔”

话才刚刚出口便被凯撒修长的手捂住了嘴。

感受着凯撒温热的手,路明非不知为何有些脸红。而凯撒感觉分外的舒爽,路明非的红唇轻轻不时摩擦着他的手心,凯撒几欲忍不住想吻上去,把舌头伸进那梦寐已久的口腔,在里面翻转。

这样想着凯撒觉得自制力不错的自己开始动摇,某个地方有了反应,蹙起眉,他觉得自己应该去洗个澡,不然一会的会还怎么开。

想到这,凯撒放下...

路明非抬头看了看中央的吊灯,明明 特别刺眼,可路明非不知为什么就注视着灯一动不动。

注视到眼睛因为外界刺激开始流泪了才低下头,轻轻拂去泪水,这时一只高级的蚕丝手绢递了过来,路明非抬头看去,立即惊讶的先要大喊“老............唔”

话才刚刚出口便被凯撒修长的手捂住了嘴。

感受着凯撒温热的手,路明非不知为何有些脸红。而凯撒感觉分外的舒爽,路明非的红唇轻轻不时摩擦着他的手心,凯撒几欲忍不住想吻上去,把舌头伸进那梦寐已久的口腔,在里面翻转。

这样想着凯撒觉得自制力不错的自己开始动摇,某个地方有了反应,蹙起眉,他觉得自己应该去洗个澡,不然一会的会还怎么开。

想到这,凯撒放下了手,眼见路明非舔了一圈自己的唇,凯撒的眼神更加晦暗不明,有点压下的欲火,在体内燃烧的似乎更加热烈。

耳尖的凯撒听见路明非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怎么,闻到了师兄的味道”

凯撒的欲火犹如被路明非哗啦倒了一盆冷水下来,他自然知道他口中的师兄是谁,楚子航,凯撒咬着牙脸色冷了下来。

”路明非“清冷的声音从凯撒身后传来,”诶,师兄?“路明非疑惑的看向楚子航,似乎在疑惑为什么敌人之间会互相邀请参加订婚宴会。

楚子航走上前去,把路明非拉起来,顺便隐蔽的把路明非手中凯撒的手绢抽走,扔在身后,顺便还踩了两下。

路明非自然看不见,而凯撒则不然,黑着脸看着楚子航的动作。

帕西走到凯撒身边,俯下身,”两个小时后宴会即将开始,家主已到,请您先过去一趟“

凯撒站在原地踌躇了一下,还是转身走向了书房,楚子航看到凯撒走了,一挑眉,拉着路明非走向了餐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