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凹凸世界

21亿浏览    35.7万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8-06-21 10:43
七创社
七创社:安迷修先生! 安迷修:...

七创社:安迷修先生!

安迷修:......;

七创社:安迷修同学!

安迷修:......;

七创社:参赛者安迷修!

安迷修:......;

七创社:(想了想)最后的骑士!!!

安迷修(!!!):有什么话请直说!只要是我能帮忙的( *︾▽︾)

七创社:想请你宣布第二季开播的倒计时......

安迷修:没问题——

今天是2017年10月3日,距离《凹凸世界》第二季开播还有5天!大家一定要记得要点赞!转发!追番!评论!肝图!安利!如果有作业大魔王胆敢阻拦,让我——最后的骑士来保护你!看我拿出凝晶流焱就是一记冷热流......

七创社:咳咳咳咳咳!!!安迷修先生的发言感人肺腑,大...

七创社:安迷修先生!

安迷修:......;

七创社:安迷修同学!

安迷修:......;

七创社:参赛者安迷修!

安迷修:......;

七创社:(想了想)最后的骑士!!!

安迷修(!!!):有什么话请直说!只要是我能帮忙的( *︾▽︾)

七创社:想请你宣布第二季开播的倒计时......

安迷修:没问题——

今天是2017年10月3日,距离《凹凸世界》第二季开播还有5天!大家一定要记得要点赞!转发!追番!评论!肝图!安利!如果有作业大魔王胆敢阻拦,让我——最后的骑士来保护你!看我拿出凝晶流焱就是一记冷热流......

七创社:咳咳咳咳咳!!!安迷修先生的发言感人肺腑,大家一定听得热泪盈眶了!本次倒计时就到这里,感谢大家的阅读!(拎起安迷修就是一个万米冲刺)

龜速火商🔥

才发现安安的体重被我写成了140kg!!!!是140斤,140斤啊啊啊!!!

我是傻子吧!!!

是后续!!感觉过了好久啊……(你还有脸说啊
是偷懒四格!!(拖走吧

可能还会有后续……?

上篇地址

 

渴望评论嗷

才发现安安的体重被我写成了140kg!!!!是140斤,140斤啊啊啊!!!

我是傻子吧!!!

是后续!!感觉过了好久啊……(你还有脸说啊
是偷懒四格!!(拖走吧

可能还会有后续……?

上篇地址

 

渴望评论嗷

星星音符

爱丽丝paro【情节需要的女装!】


真的好久好久没更新了……。…………………………强行蹭一下群作业!

「关键词:信」

「队名:没有这个组」


一开始是想画疯帽子雷狮才画的,结果条漫的部分反而和他关系不大2333

设定的和真的一样,其实没什么相关的具体情节,主要是扯皮

爱丽丝paro【情节需要的女装!】


真的好久好久没更新了……。…………………………强行蹭一下群作业!

「关键词:信」

「队名:没有这个组」



一开始是想画疯帽子雷狮才画的,结果条漫的部分反而和他关系不大2333

设定的和真的一样,其实没什么相关的具体情节,主要是扯皮

半熟Omu
委託的雷安合本封面///隨意打...

委託的雷安合本封面///
隨意打個字當Sample用///

委託的雷安合本封面///
隨意打個字當Sample用///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黑安金〗傲慢的悲悯与他前进的道标

- 差点难产胎死腹中的黑安金,特别感谢 @莱姆神隐兔斯基 愿意陪我叨叨这个梗

- 是曲梗,原曲是《声不关己》

————————————

01

安迷修救下了这个女参赛者的时候朝着她鞠了一个四十五度的躬。

他就和传闻里所说的一模一样,就算身为大赛前十那姿态也依旧不卑不亢。青年薄荷色的眼睛里带着绅士一般的温柔。安迷修体贴地伸出手拉住了那名女性的手助她站起。

接下来就是就和过去无数次已经烂熟于心的过程一样——先是称赞那名参赛者,随后接受感谢,再和对方道别目送对方离去。这次不会有什么不同,而下一次也不会;一切的一切就好像走过了千百次的程序一般熟悉,就算...

- 差点难产胎死腹中的黑安金,特别感谢 @莱姆神隐兔斯基 愿意陪我叨叨这个梗

- 是曲梗,原曲是《声不关己》

————————————

01

安迷修救下了这个女参赛者的时候朝着她鞠了一个四十五度的躬。

他就和传闻里所说的一模一样,就算身为大赛前十那姿态也依旧不卑不亢。青年薄荷色的眼睛里带着绅士一般的温柔。安迷修体贴地伸出手拉住了那名女性的手助她站起。

接下来就是就和过去无数次已经烂熟于心的过程一样——先是称赞那名参赛者,随后接受感谢,再和对方道别目送对方离去。这次不会有什么不同,而下一次也不会;一切的一切就好像走过了千百次的程序一般熟悉,就算闭着眼睛安迷修也能在下一次遇到需要帮助的弱者时做出一模一样的反应。

也许是因为从来就没有动心过,所以才会按照千篇一律被叫做‘温柔’的程序来追逐自己的执念,并且迎接人们的期望吧。

毕竟所有的声音经过安迷修的耳朵,却从未到达他的心底。

02

骑士道是什么?如果询问安迷修的话,安迷修肯定能够给出一个流利的回答。因为他本就是为了成为一个合格的骑士而努力着。但是就在这样的表象之下,他根本从来就没有体会过任何骑士所应有的情感——荣誉,守护又或者是爱。而这样的骑士道,就连他的师父也曾经说过,只不过是骑士道的空壳而已。

就算最后的骑士这个名字流传遍了整个凹凸世界,但依旧只有安迷修自己知道,他从来没有更加靠近过真正的骑士半分——也许就是这样,他才会被雷狮那种恶党说成是‘装模作样’。

这样想想说不定也没有错,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安迷修只能在一片黑暗中听见他自己的呼吸声。

“您没事吧?”

然而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您需要帮助,下次请记得找我。”

找不找得到……或者是,还能有命找到吗?

还有保持着的微笑背后,连他自己都没有办法忽视的,本能的轻视以及居高临下的怜悯。

——啊啊,这就是弱者……就好像一脚就能踩死的蚂蚁,真可怜。

他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回答着身边他救下的参赛者的问题,回应着客套话。他温柔地安抚身边女性的焦虑和抱怨。但是同时,他的内心这样傲慢地想到。

虽然说是骑士,但是其实和别人并没有什么两样;他脸上的笑容,也只是为了遮掩自己依旧冷漠的内心而存在着的装饰品而已。

03

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在遇到那个孩子的时候变成了泡影。

安迷修第一次遇到金的时候是在荒原上,当时情况危急。风沙如同刀子一般甚至划痛了安迷修的脸颊。而安迷修在漫天黄沙之中看到了和原生魔兽战斗着的一抹灿金。就算视野所及之处全部都是土灰的砂砾,但是那个孩子的光芒却是无法掩盖独一无二,就算是最纯正的黄金在他的身边都要黯然失色。

安迷修的身体已经做出了想要反射性前去帮忙的姿态,但是他还没出手,那个伤痕累累的孩子就已经使出了最后一击。金色的箭头旋转着穿过了魔兽柔软的腹腔,随后一声巨大的闷响——魔兽倒在了地上,化作了一堆积分。

这时候那个孩子才转过身来,注意到了拿着双剑的安迷修。而安迷修在和那双如同雨后晴空下的碧蓝海面一般的双眼时怔了怔。似乎有见过的样子,安迷修在脑海里思索了一下。不过最后并没有想到什么,这也是正常的,毕竟人类在拯救那些比自己弱小的生物时会费劲去知道或是记住那些生物叫什么名字吗?

“请问你没事吧?”但是礼貌是必要的。安迷修三步并作两步,习惯性地走上去询问金的情况。虽然安迷修就算看到了金这幅狼狈的模样——更何况对于安迷修来说金还是个年龄偏小的少年参赛者而已;但是安迷修内心实际上根本就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焦急,毕竟像这样低级的参赛者受伤是自然的不是吗?

只是因为骑士道的要求,他必须看上去很迫切,诚恳地关心伤者并如同感他所感一般露出难过的表情。这是安迷修做出了成千上万次的事情,早已经轻车熟路,同时不留破绽。

“我没事的!……请问我是不是见过你啊?”金对安迷修没有很深的印象,疑惑地问道。同时他因为刚刚狩猎流下的汗而抬手一抹脸颊,但他似乎没注意到他的脸已经被自己抹成了一个小花猫。看着这样的金,竟然让安迷修有点忍俊不禁起来。

这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安迷修想到。因为这不管是哪个星球的准则,的确都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

这不是安迷修的主观想法,而只是陈述一个客观的事实而已。

——毕竟,就算他是个可爱的孩子,和安迷修也没有关系。

04

“忘记自我介绍就唐突搭话真的很抱歉……我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很高兴能够帮助您。”安迷修向着金鞠了一个躬,如同机器人执行输入到芯片中的命令一般完美的四十五度。安迷修微微眯起薄荷色的眼睛,脸上的笑容也和之前十次百次千次一般对着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人所露出的一样。

只是安迷修现在还不知道,这一次注定是不同的。

那双蓝色的眼睛疑惑地眨了眨,最后金尽管似乎看起来有些犹豫,但还是皱着眉头开了口:“我叫金——安迷修,你不高兴吗?”金突然的话让安迷修有些错愕,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怎么了……?”第一次出现了意外的状况,这甚至让安迷修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金摇了摇头,他拉起了安迷修的手。安迷修感觉到了金手心让人有些忍不住让人的心柔软下来的热度。那双手并不像看上去的白嫩,而是和常年练习剑法的他一样布满了茧。但是和金相比,安迷修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手是微凉的——就仿佛安迷修自己的心本来就是冰的一样。

薄荷绿猛然融进天蓝色的汪洋之中,金凑近了安迷修,踮起脚尖。他似乎并不觉得这样的距离近得有些暧昧,但是安迷修自己知道他的心跳已经乱了,心脏的某一处开始传来了温热的能量,一直如同一潭死水一般的内心终于开始漾起了一丝波纹。

那会是唯一的理解吗?那会是救赎吗?有谁在耳边细碎地呢喃着,提出根本不会有人回答的询问和隐秘的期待。而他又在期待什么呢?

一瞬间仿佛被拉长到了极致,安迷修望着金的眼睛,那双闪着光的蓝眼睛仿佛清澈得能够看到对方赤诚的内心。那是和他完全不同的,安迷修在看到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这件事情。

金张开了嘴,深吸一口气。“不是……”他似乎在组织语言,那思索着词语的表情居然开始有点让他‘觉得’可爱。安迷修也在等待着,他明明大可以打断金的话然后继续他狩猎的行程;但是安迷修却不想这么做,他在等待金的嘴里能够说出什么样的话。

“我只是觉得——”金似乎不满意似的,又沉默了几秒钟。他抿了抿唇,皱着眉头似乎有点纠结。

“安迷修你虽然笑着……但是并不是在笑着……这样的感觉?”

金最后终于把话说完,抬起头来。他握着安迷修的手,眼神也变得更加认真了。“安迷修,总感觉你并不想笑的。既然这样的话,强迫自己笑着不是很难受么?”金的眼神低了下来,似乎在思考到底怎么对安迷修说他的想法。但是他突然被安迷修拉到了怀抱之中,这让他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咦?安迷修?”金想要推开对方,但是安迷修不管是年岁还是力量都压他一头,怎么施力都仅仅只是无用功而已。“是我说错了什么吗?我道歉……”“不,没什么。”安迷修摇了摇头,他第一次有了强烈的欲望——出自自己的本心,想要拉起一个人的双手。

“只是……很高兴而已——我的王子殿下。”

05

如果是唯一理解自己的王子殿下,说不定能够帮助自己在骑士道的路上走得更远。

金和安迷修一起结束了狩猎,两个人坐在草地上歇息。金看了看揉了揉他头发的安迷修。而对方的脸上依旧带着笑,金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问出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最后不了了之的问题。

而安迷修沉默了一下,随即舒了一口气。他抬起头来仰望天空,道:“对我有救命之恩的师父教授了我骑士道。但是说来惭愧,也许是因为在下对骑士道的理解并不深刻,现在……还依旧有些迷惘。”安迷修有些无奈地笑了,对金解释。

曾经不管是守护也好,帮助弱小也好。他全部都不明白,但是骑士道如此要求,他便这么做。但是现在不同,现在他找到了自己想要守护的王子殿下,也许这样,他就离理解师父口中的骑士道更近了一步吧。

然而金坐在一旁看起来对安迷修说的骑士道似懂非懂,但是他拉起了对方的手:“其实安迷修对我就算是不笑也可以的!因为我觉得……如果不开心的话,强迫自己笑也是很累的。”金再一次认真地重复,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安慰他。

那双水蓝色的眼睛之中十分清澈,并且和对于骑士道感到疑惑但却机械行使的他不一样——金坚定地知道自己的目标,并且会为这个目标作出努力。而这样闪烁着灿烂光芒、如同太阳一般的金,就是安迷修想要守护的人。

安迷修也反握住金的手;金的话就犹如一块石子,在那双总是带着公式化笑意的湖绿色双眼之中荡开了涟漪。他的心脏跳动速率和往常不同,被握着的手就仿佛要燃烧起来了一样。

好像有些明白了想要守护某物的心情,安迷修看着面前的金。对方被他盯得有些害羞了,便扭开头挠挠脸颊。一举一动都是那么可爱,就连头发丝翘起的弧度都正正好,透着一股子和金相称的俏皮气息。

这就是喜欢吗?这就是愿意为自己喜欢的人付出一切的心情吗?——或者说,这就是骑士道之中所说的想要守护某人吗?如果金在他的身边,安迷修也仿佛有了向着更深刻的骑士道前进的力量;心中也忍不住泛起丝丝甜蜜。

金侧过头来,安迷修与他视线相对。微风停止,片刻的对视也仿佛永恒;那双如同清澈的湖水一般湛蓝的眼睛倒映着安迷修的脸庞。安迷修将金的手包裹进自己的手掌——如果有王子殿下在的话,一切都不用担心。

安迷修暂且是这么想的。

06

那时候天空下着大雨,安迷修和金也是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两人各自拧了拧滴水的衣角,金在坐下的时候打了一个喷嚏。“没事吧,王子殿下?冷的话到在下身边,靠近点就会暖和的。”安迷修的迫切让金无奈地笑了笑,似乎是觉得安迷修把他想得太脆弱了。

“没事,我可是很强的!”金紧握拳头认真地看着安迷修,企图让他放心。那双灼灼燃烧的双眸让安迷修的内心那片仿佛永远如同死水一般的湖仿佛沸腾了一般地炽热——王子殿下,是多么耀眼啊。

这样美好的东西一定要好好保护,要不然就会碎掉的吧。

一提起这个,金露出了思索的神情:“不过我在初赛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把鬼狐天冲打倒的呢——”这一句自言自语让安迷修抬起头来。安迷修知道鬼狐天冲,因为他曾经救下几个被鬼天盟的队员追杀的参赛者。

不过安迷修也只是例行遇到了被追杀的参赛者,于是就向着弱者施以援手而已。至于那些参赛者之后会不会继续遭遇袭击,又或者鬼天盟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组织,安迷修都并没有兴趣去了解。就算是在隐秘的内心深处,也有一个声音悄声呢喃。

“因为是弱者,所以才得抱团……真可怜啊。”

——真可怜啊,所以骑士道才是正确的。那时候的安迷修微笑着送走了那个参赛者,不过几天后似乎就传来了那个参赛者已经被杀死的消息。安迷修在和一个参赛者闲聊听到的时候稍微愣了一下。不过下一刻,他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接下来鬼天盟的信息上了。

07

因为想到了些过去的事情,所以安迷修发呆了一会儿,不过现在回神依旧来得及。金依旧一副努力回想的样子,一边自言自语:“那时候我好像浑身是伤,意识已经模糊了……只记得——”

话还没有说完,听到了前一句的安迷修已经抓住了金的肩膀将他的身子转过来面对自己。“王子殿下,您那时候怎么了?——为什么伤得那么重?!现在已经好了吗?”安迷修连忙凑近金想要查看对方的情况,他第一次感觉到因为对方的伤痛而感到焦急到底是怎么样的情绪。

那跳动的心脏仿佛要炸开了,强烈的悔恨和不甘涌入脑海——为什么那时候我还没有认识王子殿下,要是我那时候已经和王子殿下认识的话,就能够保护他了。真是不够格的骑士啊——毕竟搜寻自己想要守护一生的人,也算是骑士的职责。

不过金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一边继续拧干衣服的水,一边说道:“嗯……也没什么?就是被伤到了而已,凯莉说我睡了三天——鬼狐复制的烈斩也很厉害啊,能够打倒他救下格瑞和紫堂真是万幸了!”

安迷修听到金满不在乎的语气,皱起了眉头,他拉住了金的手:“王子殿下,请你以后务必不要再以身试险了——”“哎,安迷修没有受过这样的伤么?我还以为这样的伤势是正常的呢……”金挠了挠头,倒是比安迷修还不在意。安迷修垂在身侧的手握拳,他当然也曾经受过这样的伤。但是他能够很快恢复,而金不同。

美好而灿烂的东西都是易碎的,如果不好好捧在手心里珍惜,就会消失并且再也找不回来了。

——啊,对啊。他才应该是适合金的队友,他才是能够守护金的人。而不能欣赏王子殿下美好的人、无法保护王子殿下不受伤害的人,都没有资格存在在王子殿下的身边。如果在这么放任自由下去,也许王子殿下就会和其它人一样,在某场战斗之中变成元力种子被回收了……

安迷修想到了这样的场景之后,眼中的湖绿猛地一沉。光是思及这样的结果安迷修就无法接受,如果自己守护的人死去,那将是对骑士最惨痛的责罚,也是一个骑士无能的表现。他努力修行变得强大,不就是为了能够在某一天和自己想要守护的人相遇,并为他披荆斩棘,排除万难铲平他前进的道路吗。

安迷修看着坐在一边的背影,那双眼睛的颜色如同早春树梢冒出的嫩叶。但是神色却凌厉无比,他的手抬起,对准了虚空中的那个身影堪堪一握。

……所以这样,就是师父曾经说的想要守护某人的心吗。

安迷修看着金的背影,内心的激动逐渐拉起了他的嘴角。他终于理解了守护的含义——只有牢牢抓在手里才能不让金受伤,只有一刻不停地注视才能让金不会离去。安迷修伸手把那毫无防备的金发少年抱在怀里,金显然因为没有预想到安迷修的动作而受到了惊吓。他还没来得及回过头询问安迷修到底怎么了,他的后颈一痛,视线就陷入了一片昏暗

“王子殿下……谢谢你。”他温柔地说道,手上的动作也亦是小心翼翼。他打横抱起了金,此刻的雨停了,就仿佛安迷修心中已经散去的迷雾。多亏了他的王子殿下,一直以来在他心中的疑问已经得到了解答,以后的目标也已经明显了。

08

安迷修看到金身边再一次爆炸开来的元力,无奈地笑了。

“王子殿下,这样可不行。”他拉起金的手,握住手腕并引导金如何控制住此刻爆发的元力。安迷修的视线不受控制地落在了金脖颈上流动着自己元力的项圈上,眼睛里也不由得流露出了温柔缱绻。但是这时,一旁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的参赛者发出了低吟,这让安迷修的眼神转冷并偏过头去。

这个本来想要袭击金的参赛者却没有成功,被安迷修成功地挡住。他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还思索了一下,毕竟安迷修似乎在遇到金之前曾经救过这个长相可爱的参赛者,也就隐隐约约还残留着点印象——而且敌意明显不是对他,而是对金。

安迷修顿时心中了然,但是也没有说破的心思。这个参赛者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可怜兮兮地趴在地上,仅仅只能靠着手肘支撑起身体。

嫉妒的样子可真是恶心,不过有什么关系呢?他只是随意地在内心感慨了几句。安迷修也不在乎除了他和金之外的人到底怎么样。

正好最近他在教导金怎么操纵元力让矢量箭头更强,借此机会也许正好可以练一练矢量箭头的加强版本。那名参赛者的声音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也就没有在安迷修的心中留下任何印象。

就好像一阵微风吹过,那片湖泊连波纹都没能漾起。

“那你做练习对象真的很抱歉。”他打断了参赛者断断续续的话,带着歉意用公式化的温和开口说道。而之后安迷修让金过来;他握着金的手,但是金的眼中含泪,拼命摇头。

“不可以任性,王子殿下。”

安迷修的声音就仿佛情人之间耳鬓厮磨的蜜语一般,他搂着金,在金色的头发上落下一吻。“来,动手吧。我们看一下这几天修行的成果。”金尽管惊恐的眼睛里带着拒绝,但是手中的元力还是凝聚了起来。金色的箭头只能看到残影。

而雪白的光柱随即亮起,这个死去的参赛者在光中化为了元力种子。

金愤怒地转过头:“为什么——”但是他却顺势被安迷修拉近了距离,面前的棕发骑士带着期盼的笑容,那双可以称得上是美丽的翠色眼睛清澈无比,已经没有了对前路的迷茫。

“因为你是我要守护的王子殿下,金。”

“我会用尽我所有的力量保护你,帮助你。我的王子殿下,你就是我前行的路标——”

金的脸被安迷修捧起,他温柔地压低身子。嘴唇一开一合之间相互摩擦,就仿佛亲吻一般,温热的呼吸也狎昵地交缠在一起。

“……我爱你。”

正义论
(图文无关)我!碰到板子了!!...

(图文无关)
我!碰到板子了!!!!!

(图文无关)
我!碰到板子了!!!!!

茶也
终于搞好了 为什么在我做字的时...

终于搞好了 为什么在我做字的时候看了啊!!!

手书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5227731?from=search&seid=17969196122609646630

谢谢遇见如此温柔的你 恭喜你成年了! @野鸡飞舞老Fa 

谢谢体帮我做字 真的做的好好看 呜呜呜呜视频制作真难啊 @臭液💦🐡🐠🐟🎏 

终于搞好了 为什么在我做字的时候看了啊!!!

手书是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5227731?from=search&seid=17969196122609646630

谢谢遇见如此温柔的你 恭喜你成年了! @野鸡飞舞老Fa 

谢谢体帮我做字 真的做的好好看 呜呜呜呜视频制作真难啊 @臭液💦🐡🐠🐟🎏 

王母山峰
medibang paint搞...

medibang paint搞不来心态炸裂了。

medibang paint搞不来心态炸裂了。

缀✞
昨天半夜突然想到这个沙雕梗结果...

昨天半夜突然想到这个沙雕梗结果笑到失眠的,正是我这个制杖了。

梗是蔡明老师的《老伴》。

昨天半夜突然想到这个沙雕梗结果笑到失眠的,正是我这个制杖了。

梗是蔡明老师的《老伴》。

li栗li

雷安兽化本《AWOO嗷呜》预售!!!

购买信息

原作:凹凸世界

CP:雷狮x安迷修

作者:栗子栗

购买地址:点我预售


预售时间:2018.6.23 (周六) 早9点——2018.7.8


如果地址失效请搜索淘宝店铺:老干部工作室

限量,库存是多少就剩余多少。

全套包含:本子+一对吧唧


我真的真的真的想画肉_(:з」∠)_在这个严峻的大环境下,作死的画下了第一笔……然后,然后就停不下来了

总的来说是个撒糖不要钱的本子,这两个人情投意合心心相印沆瀣一气(不),说是兽化其实仿佛吃了chun药


希望买到的人...

雷安兽化本《AWOO嗷呜》预售!!!

购买信息

原作:凹凸世界

CP:雷狮x安迷修

作者:栗子栗

购买地址:点我预售

 

预售时间:2018.6.23 (周六) 早9点——2018.7.8

 

如果地址失效请搜索淘宝店铺:老干部工作室

限量,库存是多少就剩余多少。

全套包含:本子+一对吧唧

 

我真的真的真的想画肉_(:з」∠)_在这个严峻的大环境下,作死的画下了第一笔……然后,然后就停不下来了

总的来说是个撒糖不要钱的本子,这两个人情投意合心心相印沆瀣一气(不),说是兽化其实仿佛吃了chun药

 

希望买到的人可以觉得爽

谢谢大噶!!=▽=

柚烧蛋
金:你怎么知道是我?瑞:闻到你...

金:你怎么知道是我?
瑞:闻到你的气味,,,(除了你还会有谁能干出这事,,)

金:你怎么知道是我?
瑞:闻到你的气味,,,(除了你还会有谁能干出这事,,)

魔女的药炉

你是想掉进本小姐的甜蜜陷阱呢?还是——想尝尝我的棒球棍?

凯莉-管理人

摄-直子

edit- @zik叁 

staff-佐山、洗具

人设授权 @Ez 

特别感谢 @一只火法小龙虾 

磨了很久,终于时隔两年发了一套片。特别感谢老师的授权!!虽然现在已经开放了,但是还是很感谢老师的同意!

关于耳朵,解释一下,因为这套图的设定图耳朵非常长(个人觉得也很好看),所以我用了长耳朵。

你是想掉进本小姐的甜蜜陷阱呢?还是——想尝尝我的棒球棍?

凯莉-管理人

摄-直子

edit- @zik叁 

staff-佐山、洗具

人设授权 @Ez 

特别感谢 @一只火法小龙虾 

磨了很久,终于时隔两年发了一套片。特别感谢老师的授权!!虽然现在已经开放了,但是还是很感谢老师的同意!

关于耳朵,解释一下,因为这套图的设定图耳朵非常长(个人觉得也很好看),所以我用了长耳朵。

苹果真他妈好吃
是改的问卷! 我画雷狮视角,七...

是改的问卷!

我画雷狮视角,七七七七七七七七七老师画安迷修视角,CP是安雷!

超喜欢七七七七七七七七七老师的画风!炒鸡表白!超开心!以后一起玩!!!@欹枕居士

是改的问卷!

我画雷狮视角,七七七七七七七七七老师画安迷修视角,CP是安雷!

超喜欢七七七七七七七七七老师的画风!炒鸡表白!超开心!以后一起玩!!!@欹枕居士

野鸡飞舞老Fa
@quasi-station...

 @quasi-stationary front 

美丽团哥生日快乐www【我怎么一直在画生贺hhhh

安安抱的是我的嘎唧狮狮

新的一岁也要天天开心

认识一年了x时间真快x

 @quasi-stationary front 

美丽团哥生日快乐www【我怎么一直在画生贺hhhh

安安抱的是我的嘎唧狮狮

新的一岁也要天天开心

认识一年了x时间真快x

斯洛_咯咯

[all金/聊天体]今天为小小金爆肝了吗?

 ★哈哈,俺回来了!
★这次终于可以编辑表情包爽了! 





凹凸后台尬游组织



[角色]凯莉: http://www.aotu.xiaoxiaojin.com 新活动,限量版迷你跟随小小金等你领取   今天爆肝了吗?

[场景]雷狮:哟,总算出个有吸引力的东西了。

[武器]嘉德罗斯:这破官方终于开窍了?

[剧情]艾比:啊啊啊!天哪!是王子殿下的迷你跟随!听说还是他亲自配的音!呜呜呜,我要为他激情爆肝!!!...

 ★哈哈,俺回来了!
★这次终于可以编辑表情包爽了! 





凹凸后台尬游组织






[角色]凯莉: http://www.aotu.xiaoxiaojin.com 新活动,限量版迷你跟随小小金等你领取   今天爆肝了吗?






[场景]雷狮:哟,总算出个有吸引力的东西了。






[武器]嘉德罗斯:这破官方终于开窍了?






[剧情]艾比:啊啊啊!天哪!是王子殿下的迷你跟随!听说还是他亲自配的音!呜呜呜,我要为他激情爆肝!!!






[角色]凯莉:啧啧啧,又是一个为了修仙爆肝而怠慢工作的年轻人。 







[动作]格瑞:[恭喜获得小小金截图]






[角色]凯莉:厉害了格瑞大佬,竟然在活动发布的第二天就把小小金肝到手了。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友情力量吧。






[角色]凯莉:为你们的友情干杯







[武器]嘉德罗斯:







[场景]雷狮:







[场景]安迷修:







[动作]格瑞:[回复][角色]凯莉:你不多嘴没人当你是哑巴。






[编剧]埃米:太可怕了,你们有体会到半夜起来上厕所突然看见宿舍隔壁床上一张被光照得苍白的脸,而且对方还抬起头看了你一眼的感受吗?







[角色]凯莉:你竟然还安然无恙,骚年为你的勇气点赞。






[嘉德罗斯]:[小小金女仆装][小小金水手装]呵,@[动作]格瑞,你现在应该没钱买服装了吧。






[动作]格瑞:卑鄙。 

 






[角色]凯莉:平民深深地体会到了来自氪金大佬的满满恶意。






[剧情]艾比:靠!这是什么鬼规则?!王子殿下的语音不能换和买,一定要在指定场所随机爆出来?!






[剧情]艾比:算是体会到了来自活动的满满恶意








10分钟后



[场景]雷狮:艹......为什么我在皇骑大厅只刷到了经验值?而且还是个位数?!刚刚看见卡米尔刷出了小鬼的语音还附带了几百经验。







[角色]凯莉:我记得皇骑大厅是安迷修设计的来着。 







[场景]安迷修:恶党!为什么在你设计的人鱼海湾我连个经验值都没刷到!倒刷出了几个厚血条boss?!







[后期]紫堂:刚才看到贴吧里的玩家也吐槽这件事......







[角色]凯莉:哇哦,你门俩是不是加了什么特·别·设·定呀?我看见看多人都从骑士海盗转职其他职业喽。






[场景]安迷修:.........






[场景]雷狮:.........






[剧情]艾比:hhhhh!你们俩继续怼吧!反正你们肯定死也不会转职,王子殿下的语音少一个人能拿到越多越好!







[角色]凯莉:啧啧啧。






20分钟后



[后期]紫堂:诶,没人了吗?






[角色]凯莉:有哦。






[角色]凯莉:紫堂幻你怎么不去肝活动?






[后期]紫堂:啊.......我体力值用完了.......倒是凯莉你呢?






[角色]凯莉:嗯哼,本小姐就告诉你们吧。






[角色]凯莉:这次的活动小小金,是我做的哦~






THE END



草绿茶香
@雷总太阳安哥 交群作業,題...

 @雷总太阳安哥 

交群作業,題目:活的枷鎖

*舊設

看大家都綁安哥,我偏要反過來233333


原本沒打算畫這麼細的但想說試一下剛買的CSP就手忙腳亂的把後期都上了,畫到後面真心崩潰,漫畫怎麼那麼難!!!

 @雷总太阳安哥 

交群作業,題目:活的枷鎖

*舊設

看大家都綁安哥,我偏要反過來233333


原本沒打算畫這麼細的但想說試一下剛買的CSP就手忙腳亂的把後期都上了,畫到後面真心崩潰,漫畫怎麼那麼難!!!

天真可以吃么
雷安!!!藏着掖着总算画完了ヽ...

雷安!!!
藏着掖着总算画完了ヽ(爱´∀‘爱)ノ
狮狮的眼神(≧ω≦)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看了你们继续,,,

雷安!!!
藏着掖着总算画完了ヽ(爱´∀‘爱)ノ
狮狮的眼神(≧ω≦)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看了你们继续,,,

"KonYa"

我已经最后一次用尽全力爱过你。
“难道这爱只是一场虚幻?”

最后1p是刀砸注意
(凯莱真香

我已经最后一次用尽全力爱过你。
“难道这爱只是一场虚幻?”

最后1p是刀砸注意
(凯莱真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