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凹凸世界

21亿浏览    36.6万参与
德育处朗读大师
海盗团长直播开船月入百万 我现...

海盗团长直播开船月入百万 

我现在就想看第三集.JPG

海盗团长直播开船月入百万 

我现在就想看第三集.JPG

枫枫枫箐

没有标题

是小甜饼!!!

  “这是……哪?”安迷修从地上狼狈地站起来,白色衬衫上刺眼的红占据了主场。

  迷迷糊糊地只记得自己看完书后在床上睡觉,对于自己的处境还有点懵。

  不远处的卡米尔身上插着凝晶,那剑刃的绿与卡米尔身上仍淌着的鲜红格格不入。

  安迷修无助地跪在卡米尔身旁,祖母绿的眸蒙上了层灰暗的光。

  “是我……杀了卡米尔?”声音比平常低沉了几分,带着嘶哑。

  “不然呢”背后冷冷的声音传入耳中,那声音既熟悉又陌生。

  安迷修抬头想在雷狮眸中找到些许慰藉。

  可是没有……

 ...

是小甜饼!!!

  “这是……哪?”安迷修从地上狼狈地站起来,白色衬衫上刺眼的红占据了主场。

  迷迷糊糊地只记得自己看完书后在床上睡觉,对于自己的处境还有点懵。

  不远处的卡米尔身上插着凝晶,那剑刃的绿与卡米尔身上仍淌着的鲜红格格不入。

  安迷修无助地跪在卡米尔身旁,祖母绿的眸蒙上了层灰暗的光。

  “是我……杀了卡米尔?”声音比平常低沉了几分,带着嘶哑。

  “不然呢”背后冷冷的声音传入耳中,那声音既熟悉又陌生。

  安迷修抬头想在雷狮眸中找到些许慰藉。

  可是没有……

  那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眼神,不带任何感情,像一根细细的针,从心尖慢慢刺入。

  雷狮慢悠悠地从地上捡起了安迷修的流炎,走近安迷修。

  不带一分犹豫地将流炎刺入安迷修的胸膛。

  “给卡米尔陪葬吧”冷冰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安迷修感受不到身上的疼痛,只觉得自己掉入了海中,不能挣扎,只能任由自己越坠越深。

  “醒了?”熟悉而又亲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抬眸便对上了那紫色的眸。不知道为什么,雷狮总能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安迷修揉揉头发,原来是梦啊。

  落地窗外的雪还在无休无止地下个不停,像是要把所有事物都染成晃眼的白。

  安迷修扯了扯被子,把头缩进了被子里。

  雷狮饶有兴趣地躺在床上,边看窗外慢慢飘落的雪,边想安迷修终于想开了,也开始贪恋冬日上午被窝里的温暖。

  安迷修在一片黑暗中凭直觉抱住了雷狮的腰,像个小猫似的蹭蹭雷狮。

  感受到自己恋人的小动作,雷狮很给面子地伸出了手,将安迷修带到里自己更近的地方。

  “这次,该是个美梦”安迷修又一次眯上了眼。

 

 
 

 

 

 
 
 
 

糯米糍.

【all雷】那个后花园(下)

★终于更完了给小易的祝贺文! @唐小易
★ooc属于我
★私设雷10岁,金和卡7岁,格和安14岁,嘉13岁
★最近懒癌犯了,我也快开学了,所以更的效率低
★渣文笔注意
--------------------

11.
四人间的气氛越来越低,宁静的可怕。

“……唔你到底是谁啊!放开布伦达!”金打破了这份宁静,怒气冲冲的对着安迷修吼道。

“……殿下,布伦达…不是已经逝去的二皇子殿下的名字吗?您怎么……”安迷修并没有理会金,而是对着拥中的雷狮问道。

“啊啊,是啊,布伦达是我二哥的名字。因为看这俩个陌生人出现在皇家后花园中比较奇怪,骗他们而已,我可没有兴趣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别人。”

金明显愣住了,有些颤...

★终于更完了给小易的祝贺文! @唐小易
★ooc属于我
★私设雷10岁,金和卡7岁,格和安14岁,嘉13岁
★最近懒癌犯了,我也快开学了,所以更的效率低
★渣文笔注意
--------------------

11.
四人间的气氛越来越低,宁静的可怕。

“……唔你到底是谁啊!放开布伦达!”金打破了这份宁静,怒气冲冲的对着安迷修吼道。

“……殿下,布伦达…不是已经逝去的二皇子殿下的名字吗?您怎么……”安迷修并没有理会金,而是对着拥中的雷狮问道。

“啊啊,是啊,布伦达是我二哥的名字。因为看这俩个陌生人出现在皇家后花园中比较奇怪,骗他们而已,我可没有兴趣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别人。”

金明显愣住了,有些颤抖的问道:“欸?那你是……”金还没说完,就被格瑞护在身后,“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三皇子——雷狮吧。”

“噗,格瑞你还挺聪明的。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雷狮,我旁边这个傻子是我的骑士安迷修。”雷狮戏谑道。

12.
“呵,小矮子,我们又见面了。”

嚣张的声音使雷狮难免有些火大,视线望去,就看见三个人出现在门口。

“……又是你啊,自大的金毛。”

半路上遇到的金毛又一次出现在他眼前,后面还跟着两个仆人,不过…这什么组合?红绿灯??(bushi

“你们…是什么人!”安迷修敌视着眼前的三人。

“哎哎哎!你不认识?这可是天下无敌的嘉德罗斯大人!”雷德嬉皮笑脸的介绍着。

……嘉德罗斯?圣空星的继承人?雷狮有些惊讶,这小子是继承人?

“金,我们走吧,去秋姐那。”格瑞小声的对金说道。

“诶?格瑞我们不再看看吗?”

“白痴……走了。”说完格瑞拿着书走向出口。

“格瑞你等等我!”金连忙赶上格瑞,他可不想在这迷路。但走出出口时,他又不受控制般的转过头,看了雷狮最后一眼。

雷狮…等我长大了,我就去找你!

男孩的心底,好像有什么东西发芽了。

13.
“哼,渣渣。”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狂妄般地盯着雷狮。

“你干嘛盯着本大爷?”雷狮被盯着有些不自然,况且他还被安迷修抱着。

“因为你好看。”

雷狮:哇靠变态!

“如果没什么事,可以请阁下离开吗?”安迷修抱雷狮的力度又增加了一些。

“不要。”

“……为什么?”

“因为我看上他了,我要让他做我的王妃。”说完嘉德罗斯还用手指了指雷狮。

雷狮:哇靠神经病啊!

14.
安迷修的脸色黑了下来,又把雷狮往怀里抱紧了几分。雷狮有些喘不过气来,一开始还好,但时间一久,他开始呼吸急促,脸色泛红。

“安…安迷修…呼松…嗯松开点,我…哈有些喘不过气了……”

雷狮的声音很好听,清脆又有些撒娇。但今天他的话,被染上了些色情的味道,让人有些脸红心跳。

“!抱歉啊殿下……”安迷修赶紧把力度放松了点,好让雷狮呼吸。

“……啧,该死。”嘉德罗斯咒骂一声,由于刚才雷狮的喘声竟让他起了些反应!

这个雷狮……本王一定会得到的!

“走了。”

“是,嘉德罗斯大人/老大。”

15.
所有人都离开了后花园,安迷修松开抱雷狮的手,对他说:“殿下…小殿下他失踪了。”

“卡米尔?不会的,卡米尔那么乖,不可能逃离皇宫……”

“还有殿下您的生辰要开始了……”

“不去。逃了。”

“可是……”

“安迷修。服从命令才是你的本职。”

“……是。”

16.
“大……大哥!”

卡米尔?

雷狮皱了皱眉。远处,一头乌黑的发色出现了,雷狮和安迷修都认出来了,那是皇家人才有的黑色发色。

“卡米尔……你去了哪里?”

卡米尔平安无事,但怀里抱了一个盒子。

雷狮挑眉,“这是什么?”

“给你的,生日礼物,我和佩利出去买的。”

“佩利?那条淡黄的大狗?”佩利是驯兽场的一只猎犬,但卡米尔却不怕他,对他而言,除大哥外他最喜欢就是佩利了。

“嗯。大哥,生日快乐。”

“谢谢你,卡米尔。”

后花园中,三个人欢声笑语。

                                                   ---完---


!终于写完了……趴/

写的好渣……_(:_」∠)_

⭕️D•A•Y脑洞战士

【安雷】帝位

一个脑洞:
凹凸大赛的倒数第二场比赛,比赛内容是让每个参赛者选择一个除自己之外还活着的参赛者,时限是10分钟。没有被任何人选中的参赛者即视为失败,将在比赛结束半个小时后被系统回收。

几乎是丹尼尔宣读比赛规则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女生低着头撞进了安迷修的怀里。安迷修不认识那个参赛者,正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个女生抬起头,抽泣着说想让安迷修选择自己,同时也保证了会选择安迷修。

安迷修心软了,选了那个少女。
可是那个少女背叛了,她选择的是另一个许诺她五千积分的人。
但是安迷修没有死,雷狮选择了他。

凹凸大赛最后的胜者是安迷修。
他许下了可以陪在雷狮身边的愿望。

这一次的世界中,雷狮还是三王子,而安迷修则...

一个脑洞:
凹凸大赛的倒数第二场比赛,比赛内容是让每个参赛者选择一个除自己之外还活着的参赛者,时限是10分钟。没有被任何人选中的参赛者即视为失败,将在比赛结束半个小时后被系统回收。

几乎是丹尼尔宣读比赛规则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女生低着头撞进了安迷修的怀里。安迷修不认识那个参赛者,正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个女生抬起头,抽泣着说想让安迷修选择自己,同时也保证了会选择安迷修。

安迷修心软了,选了那个少女。
可是那个少女背叛了,她选择的是另一个许诺她五千积分的人。
但是安迷修没有死,雷狮选择了他。

凹凸大赛最后的胜者是安迷修。
他许下了可以陪在雷狮身边的愿望。

这一次的世界中,雷狮还是三王子,而安迷修则成为了雷狮的侍卫。
安迷修见到雷狮的时候,雷狮无外乎是个皮了点的被宠坏了的孩子,每天自由自在,顶着一个没有继承权的王子身份大大咧咧地带着卡米尔惹出了不少祸。
安迷修已经想好了,这次他要和雷狮一起参加凹凸大赛,在最后的决赛里代替雷狮去死。
雷狮直到10岁那年,都没有表露出什么对于凹凸大赛的向往,这让安迷修有点诧异。

“你对于我们国家的法律还没有彻底背熟啊。我是在发起一场政变。”

安迷修终于知道了哪里出了差错,这一次的雷狮身边多了他。

帅气又不失风度的罗拉
先发一下漫画版√ 等手书出来再...

先发一下漫画版√

等手书出来再慢慢看

cp:雷安防雷注意!

《名侦探凯莉小姐!》

第①话凹凸大事件!

原梗来自于:搞笑日和漫画第12集《名侦探兔美酱》

雷总人设崩坏!

安哥ooc严重!

凯佬星月腐女!

先发一下漫画版√

等手书出来再慢慢看

cp:雷安防雷注意!

《名侦探凯莉小姐!》

第①话凹凸大事件!

原梗来自于:搞笑日和漫画第12集《名侦探兔美酱》

雷总人设崩坏!

安哥ooc严重!

凯佬星月腐女!

不正经先生whale.
草稿流注意】!!没p放了就这样...

草稿流注意】!!
没p放了就这样√

草稿流注意】!!
没p放了就这样√

⭕️D•A•Y脑洞战士

【安雷】最后一战

说这是最后的一场战斗也不为过。

不论是雷狮还是安迷修,或是积分榜上的其他前位者们,大家都已经精疲力竭。

比赛已经快要结束,所有人都想要争夺第一,而在每分每秒都不断减少的时间中想要获得第一,只有一个办法——获得排行榜前五的人的积分。

雷狮喘着气,咳嗽一声吐出了一口血,断掉的骨头似乎刺入了内脏,稍稍动一动就会带来巨大的疼痛,被刺伤的大腿估计也已经没法再支撑虚弱的身体。从额头流下的血液模糊了他的视线,雷狮眯着眼睛,握紧了雷神之锤,警惕地盯着安迷修。

对方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骨折的右手让他没法同时举起两把剑,更何况热流早就因为损坏而无法使用。贯穿侧腹的伤口不断地涌出鲜血,红色的液体滴滴答答地...

说这是最后的一场战斗也不为过。

不论是雷狮还是安迷修,或是积分榜上的其他前位者们,大家都已经精疲力竭。

比赛已经快要结束,所有人都想要争夺第一,而在每分每秒都不断减少的时间中想要获得第一,只有一个办法——获得排行榜前五的人的积分。

雷狮喘着气,咳嗽一声吐出了一口血,断掉的骨头似乎刺入了内脏,稍稍动一动就会带来巨大的疼痛,被刺伤的大腿估计也已经没法再支撑虚弱的身体。从额头流下的血液模糊了他的视线,雷狮眯着眼睛,握紧了雷神之锤,警惕地盯着安迷修。

对方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骨折的右手让他没法同时举起两把剑,更何况热流早就因为损坏而无法使用。贯穿侧腹的伤口不断地涌出鲜血,红色的液体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过度的失血让他眼前发黑,仅仅是辨认出相隔不到五米的雷狮就要花上不少功夫。

安迷修用力将冷流刺进地面,将陪伴自己一路战斗过来的剑当作拐杖来使用,一步步费力地靠近雷狮,最后停在他的面前。

“恶党。”
他刚一开口就控制不住地呕出了一口血,把想说的话硬生生打断。

此时的雷狮已经没有足够的原力允许他使用雷神之锤,其实他连站着都已经是勉勉强强,安迷修应该是看出了这一点,才敢这么放心的接近。

“说。”雷狮仔细打量着安迷修,他很确定对方的身体状况绝不比自己好,都是浑身挂彩沾满了不知道是谁的血。因此雷狮对于安迷修的接近感到了不解。

都这个时候了,难道这家伙还有什么隐藏的招数?

这么想着,雷狮不由皱起了眉头,因此还迁动了头上的伤口让血液更汹涌地冒出,他的头带早就被鲜血浸湿,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他没有自信可以再挨上一击。

雷狮的本能惊叫着让他和安迷修拉开距离,可当雷狮对上安迷修那薄荷绿的眼睛时,不知为什么,感到了呼吸困难。脚像是被固定在地上一样,动弹不得。

“抱歉。”安迷修调出了系统界面,瞥了眼大赛倒计时和周围的情况,然后他忽然道歉了,把一个小小的黑色方块按在雷狮的身上。那是可以短时间内定住对方所有动作的道具,当时买来花了他不少积分。

雷狮显然没有料到一向奉行光明磊落骑士道的安迷修会使用这种道具,等反应过来就发现身体已经完全动不了。奇怪的是,雷狮心中没有那种,排山倒海的愤怒,他更多的是好奇,安迷修不惜背叛骑士道也要做的到底是什么。

他看着安迷修掰开他握着雷神之锤的手,将雷神之锤扔在一边。安迷修的

他只能看着安迷修抽出刺在地里的冷流,握在了手里。

然后安迷修把凝晶放在了雷狮的手里,然后用自己的双手覆盖上去,帮雷狮握紧它。这是他们第一次牵手,安迷修的手包着雷狮的手。

等等,安迷修你要干什么……
冰冷的触感从右手传来,雷狮想要松开手,把这把不久前还刺穿了自己大腿的该死的剑扔到一边。

可是他做不到,他只能看着安迷修把自己的手腕向下压了压,让冷流倾斜着指向前面,指着自己面前的——安迷修。

安迷修你给我停下……
当冷流抵上安迷修左胸皮肤的瞬间,雷狮的瞳孔猛地收缩,眼里流露出了少见的恐惧。潜意识里,他已经意识到安迷修要做什么了。

不,不行。安迷修你住手。
冷流很锋利,虽然比不上烈斩,但是用来刺破皮肤穿透肌肉抵达心脏所在的位置是绰绰有余。血液顺着刀身滑下,一直蜿蜒到了刀柄,然后有一些漫上了雷狮的手。湿热的新鲜的液体给冰冷的刀柄染上了温度。

安迷修!!!!
雷狮觉得自己的手在颤抖,可事实上并没有。他只是一动不动地保持着最开始的姿势,看着安迷修一点点接近自己。
他觉得自己应该要窒息了,似乎有一只手紧紧捏住了自己的心脏让他喘不上气。

安迷修又吐出了一口血,因为此时他和雷狮几乎已经是脸贴脸的关系,少许液体溅在了他的脸上。

“雷狮。”

安迷修忽然笑了。他看着雷狮,看着雷狮以往耀眼的紫色眼睛中几乎要溢出来的焦急、慌乱、挣扎和种种不明的情绪。

虽然没有说过,但安迷修一直很喜欢雷狮的眼睛。

最开始被吸引,也是因为那张扬的紫色后面绽放出的星辰大海。

这双眼里现在只有我。

“雷狮,我喜欢你。”
这是安迷修第一次说出自己的心意。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心满意足地给了雷狮一个拥抱。
冷流的刀尖从他背后探出了头。

【参赛者雷狮,您成功获得参赛者安迷修的所有积分。】
【参赛者雷狮,恭喜您成为积分榜第一名】

二醇

【雷安】幼车

谨慎:雷狮x安迷修
含年龄调整   幼化
要到七夕了  开个车
话不多说  我们开始↓
             上车↓
★性★感雷狮在线撸★猫★
★★看见我说明第一个链接翘了★★

顺便厚颜无耻的安利自己的→小仙界(捂脸
   小仙界↓               ...

谨慎:雷狮x安迷修
含年龄调整   幼化
要到七夕了  开个车
话不多说  我们开始↓
             上车↓
★性★感雷狮在线撸★猫★
★★看见我说明第一个链接翘了★★

顺便厚颜无耻的安利自己的→小仙界(捂脸
   小仙界↓                                        ↑
第一章直通车                        很努力肝ing
小仙界设定

最后感谢各位小天使的喜欢~

⭕️D•A•Y脑洞战士

【卡雷】忠心


1-
曾经有人不怕死地问过雷狮:“哪天卡米尔大人不追随您了,怎么办?”
那个时候雷狮正喝着酒,他淡淡地瞥了眼那个不怕死的提问者,不管那人是想要挑拨离间还是单纯好奇,这种问题他都不喜欢——提问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纯粹就是浪费时间。
“不怎么办,”雷狮仰起头灌下一大口啤酒,带着点苦味的辛辣从口中燃烧入胃。他抬手对着那个人的脑袋扣了扣扳机,然后盯着冒烟的枪口好一会,才说:“他不会。”

卡米尔不会背叛。
他的忠心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信任的东西了。

2-
说实话雷狮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卡米尔会这么忠心耿耿,都到连他都莫名其妙的程度了。


1-
曾经有人不怕死地问过雷狮:“哪天卡米尔大人不追随您了,怎么办?”
那个时候雷狮正喝着酒,他淡淡地瞥了眼那个不怕死的提问者,不管那人是想要挑拨离间还是单纯好奇,这种问题他都不喜欢——提问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纯粹就是浪费时间。
“不怎么办,”雷狮仰起头灌下一大口啤酒,带着点苦味的辛辣从口中燃烧入胃。他抬手对着那个人的脑袋扣了扣扳机,然后盯着冒烟的枪口好一会,才说:“他不会。”

卡米尔不会背叛。
他的忠心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信任的东西了。

2-
说实话雷狮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卡米尔会这么忠心耿耿,都到连他都莫名其妙的程度了。

青衫子彡

闲时摸鱼,特喜欢雷德啊,一样没有毁

p1与p2大概是有没有滤镜的对比hhhh
p3…emmmm乱画

比心雷德❤

闲时摸鱼,特喜欢雷德啊,一样没有毁

p1与p2大概是有没有滤镜的对比hhhh
p3…emmmm乱画


比心雷德❤

北妍'

梦中情人 「R 18」

#雷安酱
#算是个校园pa?
#R 18(里面有什么自己看咯)
#3000+
#翻车的话记得告诉我(哭)
#祝各位驾驶愉快
#链接走评论
翻车翻到怀疑人生,所以重发一下,可能是之前那一条风水不好(?

#雷安酱
#算是个校园pa?
#R 18(里面有什么自己看咯)
#3000+
#翻车的话记得告诉我(哭)
#祝各位驾驶愉快
#链接走评论
翻车翻到怀疑人生,所以重发一下,可能是之前那一条风水不好(?

二ͦ暮ͦ二ͦ暮ͦ暮ͦ

【雷卡】我的老师全是up(番外!)

#确认存活了


说来,今天就是第五人格欢乐谷线下赛的日子了。

超级激动好吗!!

我一大早出了门,套着一件印着q版园丁的白色t恤下楼到地铁站等车去了。

“欢乐谷的话……是坐二号线往赤湾座五站……(没错我家住在香蜜那头)”一个路痴一边认真地看着手机上的地图,一边赶路。

手机刷着刷着,就不知不觉翻到了b站去,一看b站无定之躯(卡米尔)发的动态,我想升天……!!!

无定……卡米尔老师进决赛了啊!怎么不早说呢……!我好激动啊~!

突然,我被一阵熟悉的声音叫住了,我抬眼一看,发现是坐在一辆车副驾上的凯莉老师!不用想,安莉洁、卡米尔和雷狮都在车上——雷狮开车,凯莉坐副驾,看样子刚才是在化妆;...

#确认存活了


说来,今天就是第五人格欢乐谷线下赛的日子了。

超级激动好吗!!

我一大早出了门,套着一件印着q版园丁的白色t恤下楼到地铁站等车去了。

“欢乐谷的话……是坐二号线往赤湾座五站……(没错我家住在香蜜那头)”一个路痴一边认真地看着手机上的地图,一边赶路。

手机刷着刷着,就不知不觉翻到了b站去,一看b站无定之躯(卡米尔)发的动态,我想升天……!!!

无定……卡米尔老师进决赛了啊!怎么不早说呢……!我好激动啊~!

突然,我被一阵熟悉的声音叫住了,我抬眼一看,发现是坐在一辆车副驾上的凯莉老师!不用想,安莉洁、卡米尔和雷狮都在车上——雷狮开车,凯莉坐副驾,看样子刚才是在化妆;安莉洁和卡米尔正在努力搓着手机——努力将模拟器上的所有操作技巧都搬到手机上来——看样子是已经成功一大半了。

安莉洁正用着祭司绕着圣心医院努力拍井盖,卡米尔正在用稻草人周可儿抬着火箭练习震慑斩——我正想着他们俩用的网络怎么这么顺——往车里仔细一看,发现安迷修老师正极不情愿地坐在角落帮大家抱着大包小包并用自己的手机开热点给两人用——还拿着四张纸跟雷狮做着关于地窖方位的问答。

——没错这车里除了安迷修老师,b站雷神之锤、b站无定之躯、b站星月魔女、b站柠檬姐(妹)都是进了决赛圈的人皇。

“星月……额不,凯莉老师,请问你们这是去欢乐谷打决赛吧?”

“欸嘿,还是丫头你机灵。”凯莉笑着,把手伸出了骚粉色(哈哈哈)炫酷牛逼拽吊炸天吉普车的车窗,给矮小的我来了一个摸头杀。

“……那,安迷修老师……?”

“说到点子上了,他呢,就是昨天晚上教师聚会的时候被雷狮那货强行灌醉了,然后忽悠着他答应了随我们一起来欢乐谷……帮我们打杂……蛤蛤,雷狮还录了音的!”

“厉……厉害了……”

“话说,看你这身衣服,是去欢乐谷看比赛的吧?”

“啊,嗯,是的!”

“那……我们先走一步了哦……”

随即,人行道的红灯亮了,雷狮的骚粉色炫酷牛逼拽吊炸天吉普车向前飙去,留下我懵逼的一人在风中凌乱。

——凯莉老师,你刚刚不是应该邀请我搭顺风车的吗?怎么就灰灰了呢?……果然是不按套路出牌的魔女啊……

好吧,那就祝你们一举夺冠吧!

加油哦!

————

VE加油哦……

————

那个……请问一下,有没有明天去欢乐谷看比赛的旁友们?请问入场要钱咩(多半要),门票多少钱啊?有没有人愿意跟一个身高宛如小学生的沙雕面基啊(私聊趴?)??(疯狂暗示)


白渡qru

【雷安】日常校园pa

cp雷安,日常校园pa


雷总高三,安哥大一


同居梗,甜饼,超短


可能ooc注意


                               


‘’雷狮,起床了。‘’刚刚坐起睡眼惺忪的安迷修推了推旁边的雷狮。


雷狮没反应。


‘’雷狮,起床了,一会就...

cp雷安,日常校园pa


雷总高三,安哥大一


同居梗,甜饼,超短


可能ooc注意


                               


‘’雷狮,起床了。‘’刚刚坐起睡眼惺忪的安迷修推了推旁边的雷狮。


雷狮没反应。


‘’雷狮,起床了,一会就迟到了。‘’已经洗漱好了的安迷修再次推了推床上的雷狮。


雷狮依旧没反应。

‘’恶党,起床啦,你给我起来,起来!!!‘’已经把早饭【贤妻良母?】都做好的安迷修又一次去推床上的雷狮,只不过这次比较暴力。


‘’卧槽傻逼骑士你要干嘛,谋杀亲夫?!‘’被暴力弄醒的雷狮微有不爽。


‘’今天周一,你再不醒就要迟到了。‘’


‘’迟到迟到呗,反正那群人也奈何不了我。‘’


‘’雷狮,认真点,你今年高三,这马上快高考了,别出现什么闪失才好。‘’


雷狮置若未闻。【呵呵,你觉得我们雷总是那种会在意高考的人吗】


不过没隔多久,雷狮突然换上一副玩味的笑容,盯着眼前的安迷修,缓缓开口道:‘’安迷修,我们高三就算了,你都上大学了,怎么,你起得比我还早?还有,昨天晚上被干的可是你,昨晚又到那么晚,你今天还有力气起来?哟,还穿高领,捂得这么严实干脆我给你请个假得了。‘’


‘’你别跟我提这个。‘’安迷修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噌’得把衣领往上一拉,然后略有焦急道‘’我走了。‘’


‘’别走啊,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去这么早呢?‘’


‘’学生会的事。‘’


‘’不愧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啊,这才进大学几年都进学生会了啊。‘’


‘’无聊够了没,无聊够了我走了,早饭在桌子上,记得趁热吃,吃完赶紧去给我上学去,别迟到了。‘’安迷修决心不再和面前看起来有18其实内心差不多5岁的雷狮继续闹了,柔声叮嘱一番准备打开房门。


当安迷修手即将碰到门把手的时候,身后的雷师突然把他往后一拉,安迷修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



‘’哎呦‘’


跌落在雷狮怀里的安迷修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待看清了雷狮的脸后,道:‘’恶党你要干什么呜!‘’


这边的雷狮在安迷修的耳上轻吻,最终,留下了一个不深不浅的痕迹。


雷狮刚刚亲完,安迷修就捂着耳朵跑到一边去。


‘’恶党你亲耳朵干嘛?很痒啊!。‘’


‘’宣示主权‘’。


‘’那为什么不亲嘴?‘’


‘’别人看不见。‘’


‘’无聊‘’,‘’无聊就无聊吧,不过安迷修你可要给我记住,你是我的人,我的心上人。‘’


‘’呵,雷狮,你还真是长不大啊,这句话,你从一开始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说了吧。真是个占有欲极强的人啊。‘’安迷修无奈的笑笑,然后走出了家门。




至于雷狮会不会去上学,其实都不重要了,他自己开心就好。反正不论怎样,他都会在家里等他回来的。

桂花蜂蜜炖小鸡

今天的茶绘,是小柠檬,像素极低 ,算是给自己弄了一种配色吧          
p2可能会成为心理阴影( ◞˟૩˟)◞
有人要约稿吗

今天的茶绘,是小柠檬,像素极低 ,算是给自己弄了一种配色吧          
p2可能会成为心理阴影( ◞˟૩˟)◞
有人要约稿吗

乔木

【主瑞金/多cp】

♞我还是用的手机码字orz
♞虽说是想写瑞金但是他俩至今都没有出场
♞我不知道我到底在写什么
♞(省略)
♞以下正文

安迷修依旧保持着儒雅的笑容,“啊——又一次错过了吗......”
嘉德罗斯平生第一次想打人。
不对。
嘉德罗斯想打人。
“小心!”安迷修脸上的笑容忽然敛去,紧了紧手中的冷热流。
“哼,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渣渣。”
两个人死死盯着前方的树丛,只见树丛抖了抖,紧接着一个袋子从树丛后面飞了出来。直接朝着嘉德罗斯......背后的安迷修冲去。安迷修手中的剑简单挥了一下,袋子被划成了两半,12个金币从袋子的豁口掉了出来。
“......”
“......”
嘉德罗斯看了看地上的金币,手腕翻转,一棍子朝树丛打了过去...

♞我还是用的手机码字orz
♞虽说是想写瑞金但是他俩至今都没有出场
♞我不知道我到底在写什么
♞(省略)
♞以下正文

安迷修依旧保持着儒雅的笑容,“啊——又一次错过了吗......”
嘉德罗斯平生第一次想打人。
不对。
嘉德罗斯想打人。
“小心!”安迷修脸上的笑容忽然敛去,紧了紧手中的冷热流。
“哼,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渣渣。”
两个人死死盯着前方的树丛,只见树丛抖了抖,紧接着一个袋子从树丛后面飞了出来。直接朝着嘉德罗斯......背后的安迷修冲去。安迷修手中的剑简单挥了一下,袋子被划成了两半,12个金币从袋子的豁口掉了出来。
“......”
“......”
嘉德罗斯看了看地上的金币,手腕翻转,一棍子朝树丛打了过去。
看着被劈成两半的树丛,嘉德罗斯走到了树丛边。
“后面有什么吗?”
“吵死了,渣渣。”嘉德罗斯伸出脚踢了踢被劈得不成样子的树丛,“什么都没有。”
树丛后面竟然......什么都没有。
“既然这样,那我们还是继续往前走吧。”
安迷修正准备弯下腰把金币捡起来,一只手就抢在他之前把金币捡走了。
“喂,你——雷狮??”
雷狮掂了掂手里的金币,感觉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又重新扔回安迷修手里。
“这不是安迷修嘛,帝国骑士怎么沦落到在这里捡金币了?”
安迷修无心与他斗嘴,一脸义正言辞道,“在下正与嘉德罗斯阁下完成女王指派给我们的任务,如果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雷狮后面的帕洛斯听了安迷修这话,感觉眼角直突突,满脸冷汗地斜了一眼雷狮。只见雷狮手上青筋暴起,脸色阴沉得可以。
“哦?那我倒是想知道,你们往哪走?”
安迷修很自然地指了指前方被几棵粗壮的树挡住的“路”。
“噗。”雷狮被安迷修一系列傻子一般的行为逗笑了,脸色也逐渐由阴转晴,“那你不妨看看你说的路”
安迷修转过头,看着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路”,满脸黑线。
树丛因为被嘉德罗斯一棍子劈开,导致树全部像两边倒去,左边的树好巧不巧地倒在了那条狭窄的路上。
“……”
“佩利。”
佩利闻声,微伏了伏身子,向四周嗅了嗅,随后便向小路的另一边走了过去。
“跟上。”
安迷修心中一暖,听话地跟了上去。嘉德罗斯很不情愿的“啧”了一声,也跟了上去。
一路上很寂静,一行人都在跟着佩利的脚步走,很快,狭窄的小道逐渐变得宽阔,光线也因此得到了改善。
“到了,老大。”
安迷修看着眼前装修得十分简洁的小木屋不禁奇怪,“喂,恶党,这好像……”
“你好像也没说你要去哪吧?”雷狮玩味地一笑,惹得安迷修心中对雷狮刚升上的好感又迅速降了下去。
“既然这样——”
“卡米尔。”
安迷修正想转身,因为这一句话顿住了动作。
卡米尔?

为了让瑞金出场,我决定“一会”发一个小短篇,可以当做全文的另一视角。
说实话我都不好意思打瑞金的tag了

A DREAM COMES TRUE
想撸喵喵金。头像随意。

想撸喵喵金。
头像随意。

想撸喵喵金。
头像随意。

微量元素

【凹凸世界/cp向/all金】当你有一群成天想上你的粉丝 11

all金向注意避雷
文笔辣鸡还ooc真是抱歉
以下正文↓
————————————————
“大家好我是矢量!今天我们来做甜点吧!”

今天的矢量大大金也在满脸兴奋的不务正业呢。

【大大您还记得您的本职工作么】

【大大我求您回绘画区吧成么】

【大大您务一次正业可以么】

【今天的大大依旧没在画画】

金挠挠头,眨巴着眼睛表示不解。

“可是播绘画你们不会觉得无聊么?只看我一个人在画?”

小粉丝们正准备刷满屏的不会,结果金张嘴一把刀子插在他们心口上。

“而且你们看我画久了不会想自己画么?然后就又有好多人来和我说我们不一样?”

【大大住嘴!别说了!(இωஇ )】

【大大您和谁学的!谁叫您这句...

all金向注意避雷
文笔辣鸡还ooc真是抱歉
以下正文↓
————————————————
“大家好我是矢量!今天我们来做甜点吧!”

今天的矢量大大金也在满脸兴奋的不务正业呢。

【大大您还记得您的本职工作么】

【大大我求您回绘画区吧成么】

【大大您务一次正业可以么】

【今天的大大依旧没在画画】

金挠挠头,眨巴着眼睛表示不解。

“可是播绘画你们不会觉得无聊么?只看我一个人在画?”

小粉丝们正准备刷满屏的不会,结果金张嘴一把刀子插在他们心口上。

“而且你们看我画久了不会想自己画么?然后就又有好多人来和我说我们不一样?”

【大大住嘴!别说了!(இωஇ )】

【大大您和谁学的!谁叫您这句话的!】

【扎心了大大】

【我们不一样我们的手不一样】

天使射手【留下了不会画画的泪水】

烈斩【扎心】

【哟烈斩常驻难得啊还会调侃】

烈斩【...】

“那,我们就开始做甜点吧!”金笑着无视了叫苦的弹幕抄起了鸡蛋。

今天的小粉丝们依旧觉得他们大大是天然。

黑。

一边搅着蛋清一边絮叨着和弹幕聊着天,金表示做甜点很好玩想常驻美食区。

粉丝吓到了。

【大大冷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别啊大大大大冷静】

【大大想想您还没画完的一堆手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哦,更想去美食区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谁让大大回想那堆手书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woc大大别啊我错了!!!】

恶魔之手【不您真的不适合到美食区】

大罗神通棍【同意】

无定之躯【+1】

打你二大爷【+2】

祖玛祖玛我是雷德【诶打你你回来了】

打你二大爷【......我一直在】

雷德是谁我不认识【美食区不适合你】

弹幕突然炸掉,以至于雷神之锤的缺席都没人注意到。

至于为什么弹幕突然这么大反应。

一半是因为金的话,另一半是因为金做好的布丁。

焦炭布丁。

煤老板【已截图做头像】

【楼上认真的么】

【woc真换了】

煤老板【黑色,很好看】



今天的金也是怒关直播。

晏蕾

【雷安】南北之差①

【南方雷×北方安】

又想开沙雕小脑洞了www

校园paro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

安迷修作为风纪委员,自然要到处巡逻。

不过,在此之前他得先去一趟宿舍,因为他还没放好行李。安迷修有两个行李箱,一个来装平时要用的日用品,一个来装他的小马秋裤和小马玩偶。

“嗯...923...923...”923是安迷修宿舍的号码,要五个人一起住同一间宿舍,真希望是和小姐们一起住。

然而,安迷修刚一打开宿舍门,就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宿舍了。

地上到处都是烟灰和抽过的烟蒂,自己的床上还堆满了行李,一个不穿上衣看起来很像老乡还在玩游戏的狗子身上躺着一个一边吃着对身体很不健康又让人又易...

【南方雷×北方安】

又想开沙雕小脑洞了www

校园paro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

安迷修作为风纪委员,自然要到处巡逻。

不过,在此之前他得先去一趟宿舍,因为他还没放好行李。安迷修有两个行李箱,一个来装平时要用的日用品,一个来装他的小马秋裤和小马玩偶。

“嗯...923...923...”923是安迷修宿舍的号码,要五个人一起住同一间宿舍,真希望是和小姐们一起住。

然而,安迷修刚一打开宿舍门,就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宿舍了。

地上到处都是烟灰和抽过的烟蒂,自己的床上还堆满了行李,一个不穿上衣看起来很像老乡还在玩游戏的狗子身上躺着一个一边吃着对身体很不健康又让人又易发胖的薯片的拖把头,一个夏天了还围个大红围脖吃蛋糕面瘫,旁边还有个戴着头巾一边抽烟一边打游戏的不良。

我一定是走错了宿舍。

不对!安迷修你是个风纪!

“这位戴着头巾一边抽烟一边打游戏的同学,抽烟是要记过的。”

但这位戴着头巾一边抽烟一边打游戏的同学并没有抬头看安迷修一眼,而是十分欠揍的说了一句”哦?那又怎么样。风纪又不在。“

“在下就是风纪。”

这位戴着头巾一边抽烟一边打游戏的同学抬头看了安迷修一眼,说:“老子是四班的雷狮。”然后继续抽烟。

算了老子不管你总行了吧!

扫地擦窗洗衣服拖地做饭,安迷修样样精通。

不一会宿舍就变得干干净净,完全看不出在不久前这里曾经是四个不良抽烟的老窝。

铺上床单,放上小马先生。

洗澡去咯。



洗完澡的安迷修裹好浴巾,穿上小马内裤,换上小马睡衣,搂住小马先生躺在床上玩起了电脑。

坐在对面的雷狮开口了,“我说小风纪,你能不能他妈别跟女人一样搂着一个破娃娃,恶心巴拉的。”

"不许你说小马先生恶心巴拉的!请不要叫在下为小风纪!“

“哦?那要叫你什么啊,小风纪。”

“在下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好吧,小骑士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去撸串吗,我请客。“

听见撸串的佩利炸了,”去去去!“

旁边的帕洛斯直接给了佩利一个爆栗“去个头啊,老大问的是安迷修。”

“可帕洛斯我也想去嘛...难得老大请客......”

“被老大听见你这句话以后一辈子都不要再想吃肉了。”

“!”

于是佩利实相的闭了嘴。

“在下可是最后的骑士和风纪委员,在下又不饿...”

咕---

“嗯?”

“好吧我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