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凹凸世界

21亿浏览    36.5万参与
燃烧原野

船马组,阅读顺序从←←←

画了安哥版,本来是打算和雷狮版本一起发出来的!!!结果再不交作业就要变奴隶了,而且我这几天一直在忙新刊完全没时间……

只好拼死先把安哥的交了!!改天来补雷总的!

我怎么总是把问卷画的这么相声,戏真多(。


船马组,阅读顺序从←←←

画了安哥版,本来是打算和雷狮版本一起发出来的!!!结果再不交作业就要变奴隶了,而且我这几天一直在忙新刊完全没时间……

只好拼死先把安哥的交了!!改天来补雷总的!

我怎么总是把问卷画的这么相声,戏真多(。


焦糖牛奶米花君

"how are you " 
" ̶s̶a̶d̶,̶ ̶b̶r̶o̶k̶e̶n̶,̶ ̶d̶e̶f̶e̶a̶t̶e̶d̶,̶ ̶c̶r̶u̶s̶h̶e̶d̶,̶ ̶l̶o̶n̶e̶l̶y̶,̶ ̶f̶a̶l̶l̶i̶n̶g̶ ̶a̶p̶a̶r̶t̶ i'm fine. "✨
#英語素材來自網易評論 原諒我找不到是哪首歌的評論了💦

"how are you " 
" ̶s̶a̶d̶,̶ ̶b̶r̶o̶k̶e̶n̶,̶ ̶d̶e̶f̶e̶a̶t̶e̶d̶,̶ ̶c̶r̶u̶s̶h̶e̶d̶,̶ ̶l̶o̶n̶e̶l̶y̶,̶ ̶f̶a̶l̶l̶i̶n̶g̶ ̶a̶p̶a̶r̶t̶ i'm fine. "✨
#英語素材來自網易評論 原諒我找不到是哪首歌的評論了💦

卿司是攻!!!

凹凸学校的日常破事(1)

凹凸全员向/校园
神经病沙雕日常
极度ooc
注意避雷
CP:瑞嘉,雷安,卡埃,凯柠,丹秋等等呐
幼儿园文笔
求关注,求评论啊。
《凹凸学校的日常破事》
凹凸高中有个高一A班
裁判球老师老师接了这个班才知道,这个班真皮(给)!
在去学校的大巴上
坐了一上午的大巴车,到达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好,大家都累了,回到宿舍休息吧,都在三楼。”裁判球非常满意学生们在大巴上的表现。
同学们规规矩矩地“好”
学生们真乖啊,老师还是如此想道。
直到她听见楼上传来的仿佛百万雄狮过大江的巨大响声。
(楼上雷狮拆迁队在拆迁/对不起,我错了)
雷狮宿舍里
“卡米尔,都准备好了吗。”
“嗯,准备好了。”
“好。大家,听好了,这会是一次非...

凹凸全员向/校园
神经病沙雕日常
极度ooc
注意避雷
CP:瑞嘉,雷安,卡埃,凯柠,丹秋等等呐
幼儿园文笔
求关注,求评论啊。
《凹凸学校的日常破事》
凹凸高中有个高一A班
裁判球老师老师接了这个班才知道,这个班真皮(给)!
在去学校的大巴上
坐了一上午的大巴车,到达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好,大家都累了,回到宿舍休息吧,都在三楼。”裁判球非常满意学生们在大巴上的表现。
同学们规规矩矩地“好”
学生们真乖啊,老师还是如此想道。
直到她听见楼上传来的仿佛百万雄狮过大江的巨大响声。
(楼上雷狮拆迁队在拆迁/对不起,我错了)
雷狮宿舍里
“卡米尔,都准备好了吗。”
“嗯,准备好了。”
“好。大家,听好了,这会是一次非常危险的行为。”
“老大……”
“好了,一定会没事的。”
话音刚落,雷狮眼神一凝,紫色的瞳孔里闪过一点光,拿起枕头,骑着行李箱。——
“冲啊!!!!”
(对,没错,就是枕头大战。……)
四个少(骚)年骑着行李箱,去往安迷修的宿舍。
雷狮一拳砸开了门(当场捉奸!划掉)
此时安迷修已做好准备,拿起枕头向雷狮去。
“老弟,冲啊”艾比拿起枕头向对面冲去。
“诶?老姐”
“美丽的小姐,这里太危险了,还是让我最后的骑士安迷修来吧。”
“好吧,好吧”
(所以现在2:4,不公平啊)
“诶?隔壁好吵”隔壁的嘉德罗斯嚷着出门看看,正好遇到出门的格瑞。
“喂!渣渣,你们在干嘛!”
“枕头大战, 我们正好缺人你也来吧”安迷修回答到
“看起来很好玩呢,格瑞我们也来吧。”
“幼稚”(真香警告啊。)
格瑞被嘉德罗斯拖去玩这些所谓很幼稚的游戏。
路过的凯莉道:“给圈真乱”(我也很同意凯佬的!)

诗人.

「他是海盗的光芒,」

他是骑士的自由。」


「他是海盗的光芒,」

他是骑士的自由。」


青筱
之前老福特点图的吃冰棍的安雷酱...

之前老福特点图的吃冰棍的安雷酱ᕙ(`▿´)ᕗ【我之后想印点东西有人要吗】

之前老福特点图的吃冰棍的安雷酱ᕙ(`▿´)ᕗ【我之后想印点东西有人要吗】

解子梧

出出谷子,周六前出
镭射,超赞的工艺
p1,柠檬
p2,佩利
p3,格瑞
p4,雷、帕、佩

占tag致歉,一个13r,出完删

出出谷子,周六前出
镭射,超赞的工艺
p1,柠檬
p2,佩利
p3,格瑞
p4,雷、帕、佩

占tag致歉,一个13r,出完删

OUTLOWS

端正心态,重新做人...

我是娱乐画手!

端正心态,重新做人...

我是娱乐画手!

杂食系时枕

我觉得我每次画的安迷修都不一样,画风飘摇不定。。

p1是之前画的了,已经有四个月没有动它了,懒得改了。
P2沙雕图

我觉得我每次画的安迷修都不一样,画风飘摇不定。。

p1是之前画的了,已经有四个月没有动它了,懒得改了。
P2沙雕图

君耀清竹_楠月

【安雷/论坛体】新人求助!A老师是谁?(中)

画手安×唱见雷

安哥是雷厨

============

51L

A老师不是说今晚直播吗


52L

嗯?!我怎么不知道??


53L

LS你没去看lof吗

今早上说的,晚上七点开始


54L

嗷!A老师的直播!

前几次我都错过了qwqq


55L

有生之年能看到A老师直播,我也就知足了


56L

…对了A老师说直播什么了吗


57L

肯定是画画啊


58L

↑你忘了上次A老师直播打了一晚上游戏吗


59L

“先让在下想想画什么…嗯各位稍等我先登下游戏…”

然后他就一晚上没摸过他的板子


60L

对对对我还记得233333...

画手安×唱见雷

安哥是雷厨

============

51L

A老师不是说今晚直播吗


52L

嗯?!我怎么不知道??


53L

LS你没去看lof吗

今早上说的,晚上七点开始


54L

嗷!A老师的直播!

前几次我都错过了qwqq


55L

有生之年能看到A老师直播,我也就知足了


56L

…对了A老师说直播什么了吗


57L

肯定是画画啊


58L

↑你忘了上次A老师直播打了一晚上游戏吗


59L

“先让在下想想画什么…嗯各位稍等我先登下游戏…”

然后他就一晚上没摸过他的板子


60L

对对对我还记得233333

我点进来的时候还以为我进错了直播间


61L

放心吧这次是画画☆

而且是直播画狮!


62L

↑A老师明明就没画过别人好吗


63L 楼主

话说…我好想听A老师的本音啊…


64L

你可能听不到了

我厨了A老师快两年了,他就没用过本音


65L

我们本来以为A老师用变声器是为了隐藏性别,但现在真实性别爆出来了A老师还是用变声器…


66L

之前有人私信问过A老师为什么不用本音,A老师的回复是本音太难听


67L

讲真各位,我不信:-)


68L

我也


69L

算了我还是安心等直播吧



70L

直播开始了!


71L 楼主

A老师画画手速太快了吧…

怕不是自动数位笔


72L

A老师说,他就是数位笔(。)


73L

233333


74L

果然A老师直播话题就避不开雷总


75L

A老师直播就是大型吹狮现场


76L

“我总是觉得这里画得丑了…”

“哎…还是不如本人好看啊。”

“雷狮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了。”

“雷狮真的很好看。”

最后一句今晚A老师已经说了三遍了


77L

hhhh是世界第一雷吹本吹了


78L

等等A老师说什么?

面基??!


79L

↑是的…

A老师说要跟雷总面基!!


80L

还是雷总先提出来的…


81L

A老师这个雷吹做的…太他妈成功了

【嫉妒使我因式分解.jpg】


82L

嗯?雷总也直播了??


83L

什么!!

【火速前往】


84L 楼主

雷总直播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声啊qwqq


85L

他一直都是随心情直播的…

蹲直播间是雷粉的自我修养_(:з」∠)_


86L

噗哈哈哈哈哈我快笑死了


87L

A老师知道雷总开了直播后顿了两秒,接着保存关闭sai打开雷总直播间一气呵成总共用时不到半分钟

“那么我们今天就直播看雷狮的直播吧。”


88L

23333333

A老师:天大地大,雷狮最大


89L

A老师:谁也不能阻挡我看雷狮的脚步!


90L

啊啊啊今天雷总露了脸啊!!


91L

我雷总真是盛世美颜了呜呜呜


92L

A老师:“这个人真的太完美了。”


93L

完了A老师又双叒叕痴汉了hhh


94L

这次的直播是粉丝提问!姐妹们有什么问题赶紧去刷弹幕啊!!


95L

我看见一个问雷总对A老师的评价的hhh


96L

对那是我_(:з」∠)_


97L

雷总:“A?我一开始真没想到他是个男的。不过画得挺好,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被帅到了。果然我怎么画都帅。”


98L

hhhhhhh


99L

你们听见A老师说什么了吗hhh

A老师:“对你说的都对你最帅。”


100L

A老师你…


101L

实力痴汉了hhh


102L

雷总也说了面基的事诶

还说会直播面基!!


103L

这个意思是!

能看见A老师的真颜!


104L

说不定还能听到本音!


105L

哇这也太棒了吧!!


106L

什么时候面基啊


107L

雷总说下个星期天x


108L

今天已经周五了!再等一个星期!!


109L

有多少美妙的爱情

都是从面基开始的


110L

LS快停下你那危险的想法!


TBC.

苏凡

瑞金「翅膀」㈤

私设精灵(?)瑞x人鱼金
瑞金only
ooc有
有生之年系列
文风欢脱跳跃,正经不超过三秒

he结局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么你就可以开始愉快的食用啦w~\(≧▽≦)/~

『安能,护你无恙?』

-我无法想象,没有你的人生。


“骑士长大人,客人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两个长相甜美的精灵女孩与安迷修隔着十米的距离向他汇报着。

闻言,安迷修对她们微笑着点头,然后十分绅士的说道:“辛苦你们了,两位可爱的小姐。”

安迷修话音刚落,两个精灵女孩就迅速的远离着他,并且边跑边捂着耳朵——

“那两位小姐是否愿意与在下共饮一杯下午茶呢?算是我对你们辛劳的感谢。或许我们还可以一起去月桂下——诶,两位小姐别跑啊。”...

私设精灵(?)瑞x人鱼金
瑞金only
ooc有
有生之年系列
文风欢脱跳跃,正经不超过三秒

he结局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么你就可以开始愉快的食用啦w~\(≧▽≦)/~


『安能,护你无恙?』

-我无法想象,没有你的人生。



“骑士长大人,客人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两个长相甜美的精灵女孩与安迷修隔着十米的距离向他汇报着。

闻言,安迷修对她们微笑着点头,然后十分绅士的说道:“辛苦你们了,两位可爱的小姐。”

安迷修话音刚落,两个精灵女孩就迅速的远离着他,并且边跑边捂着耳朵——

“那两位小姐是否愿意与在下共饮一杯下午茶呢?算是我对你们辛劳的感谢。或许我们还可以一起去月桂下——诶,两位小姐别跑啊。”安迷修一边散发着恶心帅的气息一边闪烁着自身四周的小星星,闭着双眼,自我感觉良好的真诚又恳切地说着自己内心的“梦想”。

当他睁开眼想看看面前两个女孩的表情的时候,却发现她们已经飞远了。

扑通一声,安迷修凄凉的跪在地上,双手握拳,颤抖着流下了两行瀑布眼泪。几片枯黄的叶子从他身边随风飘过,大有一片凄惨的样子。

“为什么,直接跑开了……”尽管以前小姐们都是不怎么搭理他的,但是也没有直接跑开这么让人伤心难过。

“呜呜呜……”

「这个骑士长……是个傻子?」格瑞站在木屋门口,无语的看着安迷修自己用元力将那些枯黄的叶子吹到自己身边,然后形成漫画里的悲凉场景。

「算了,先不管这个傻子了。」格瑞摇摇头,转身看了眼在床上熟睡的金,发现他把手露了出来后,帮他重新盖了下被子,然后才走出了木屋。

不知道为什么,金进入到精灵森林深处之后就很疲惫的样子。原本还在活泼兴奋的跟他balabala的讲着各种,结果等到了目的地,就趴在格瑞背上头一点一点的,差不多睡着了。

当格瑞发现的时候,金已经是睁不开眼皮了。他把金抱在怀里,金就像只小动物一样,软软的很乖巧的躺在他怀里,还偶尔蹭蹭格瑞的胸口。

虽然格瑞被金萌到了但是他怎么可能会表现出来呢?

他只会在心里呐喊着好可爱!!

然后面无表情十分冷淡的把金抱进了房里让他先睡觉。

之前跟着安迷修一起出来迎接他们的那两个侏儒族后裔分别有着一黑一红的两个巨大的问号呆毛。黑色呆毛的那个看起来像是哥哥,但从他们交谈的对话中得知他其实是弟弟。而红色呆毛的是个小巧可爱的女孩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到金的时候她的眼睛都亮了,硬是扯着她弟弟跟在格瑞后面。

然后就一直尾随着金跟着他们来到了木屋那里。

格瑞“居高临下”的用176的身高俯视着这两个站在门旁边想往里偷窥的呆毛姐弟,用冷气压成功吓得对方瑟瑟发抖。

“那……那啥,我们只是来看看这个贵客睡得好不好。如果你介意,我们现在就走!”黑色呆毛与红色呆毛交换了一下眼神,即使红色呆毛不太乐意,但是他还是握住她的手想强行拖走。

“姐姐,这个人太可怕了……我们还是先溜吧。等他不在再过来好了。”黑色呆毛小声对她说。

红色呆毛偷偷又看了金一眼,然后就“悲怆”的拉着黑色呆毛的手准备跑路。

格瑞耳力过人,当然听的清楚他们两个在嘀咕什么。而他来精灵森林也是有事相求,说不定他要找的人就是这两个小矮子。

“站住。”就在呆毛姐弟准备跑路的时候,格瑞叫住了他们。

闻言呆毛姐弟的动作一滞,僵硬的扭头问道:“你好有什么事吗?”

「我有那么可怕吗?」金对他都完全不怕。

“你们是侏儒族的?”格瑞问道。

听到这话,呆毛姐弟对看一眼,才疑惑的点了点头。

“你们是不是拿着‘烈斩’?”

【艾比:啊!金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
格瑞(旧设):不,我是他心中的白马王子。】


“你要找的烈斩,就在这儿了。”艾比指着远处那棵巨大而又郁郁葱葱的树。

这棵树的四周没有一棵树,而外围却围绕着很多小树。树的树冠很大,站在树下五十米之内,看不到树枝的尽头。许多藤条一样的植物攀上了这棵树,大多都在枝条处垂下了自己的枝叶。有些还开着花。

大的花,小的花,层层叠叠的覆盖在树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混合在一起竟像是桂花的味道。

光线从繁密的枝叶中艰难的透过。经过各种折射和色散,最后透入树下的只剩下碧绿又带点金黄的光芒。

宛如仙境一般。

格瑞看着这棵树看了好一会儿,才从这看似生命力旺盛的景象中看出它枝干已经苍老的本质。

「我之前来的时候这棵树还没这么绿吧?」格瑞心中升起了一丝疑惑,但又很快释然。

毕竟几百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而且现在的精灵族也不是之前那个岌岌可危的种族了。

“妈妈跟我说,如果有一个人来问烈斩在哪儿,就让我带你来月桂这里。但是其他的事情她没有跟我说,只是说你可以自己找到的。”埃米挠挠头,表情加上呆毛组成了一个问号。

“……只有这两句话吗?”格瑞眉头一皱。

这么大一棵树,他怎么找啊?

『既然你是去试炼的,那就不能知道的太多。不然可就算是作弊了。』

「算了……还是得试试。该死,怎么就偏偏把我这部分记忆给封印了呢?」格瑞闭上眼,然后朝着月桂走去。

他只希望自己的身体能有点记忆。

可是当他走到树底下差点被树根绊倒的时候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好像这里他真的没有来过一样。

被封印了部分记忆的他,只记得自己把烈斩放在这里修复。因为精灵森林的水是最纯净的,能冲刷掉烈斩上的戾气。

一把用来杀人的武器如果能有厚重的戾气是好事,基本刀刀见血,使被割破的伤口难以止血。

但是格瑞他必须得把烈斩上太过厚重的戾气尽数洗去。

因为一把杀气太重的武器会变成一副沉重的枷锁禁锢着他,让他难以向自己的目标前行。

至于他的目标……他也忘记了。

只记得自己是要找回被撕去的翅膀。

格瑞睁眼,围着树干慢慢地转了一圈。他很仔细的抚摸着他能触及到的地方,企图找到一些线索。

只可惜,他把这棵十几人合抱才能抱住的月桂都找了个遍,都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如果树皮下会冒出像星光一样的光点算是线索的话。

“格瑞。”正当格瑞盯着这棵树思索着的时候,安迷修从远处飞来,大声喊着他的名字。

闻言,格瑞转头,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安迷修。

“那个,金醒了,他吵着要找你……”安迷修不好意思的用食指挠了挠自己的脸颊,说道,“我本来想抱他过来的,结果我抱不动……”

“哇,安没马你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小了?”艾比嫌弃道。

“艾比小姐不是这样的……我们叫了很多人来帮忙都抬不起。”被嫌弃的目光给扎得心里苦的安迷修无奈的回答道,“而且金他似乎不能用脚走路。”

听到这里,格瑞轻轻的摇头,然后往金待着的地方走去。

然后他没听到安迷修对呆毛姐弟说的最后那句话。

“但是之前来过的那只人鱼不会走路脚痛啊?”

【格瑞:有点想把树砍掉再找
树:瑟瑟发抖】


其实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困得睡着。

明明是一条可以不用睡觉的鱼。

在海里玩了一百多年他都没有困过,现在发困,可能是因为缺水吧。

「我应该学习格瑞多喝神仙水!」金在心里暗暗发誓。

你看格瑞喝神仙水他就没有睡着。

不过说来也奇怪。睡眠对于金来说,只是闭个眼什么都不用想而已,与人类的睡觉是不同的。人鱼的睡眠更像是跑步累了就用走路休息那样。

但是这次的睡着给金带来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像是他重新变成了鱼卵一样,被粘稠清凉的液体包裹。全身都舒畅的放松着,神智逐渐沉入体内,有种觉得世上再无可恋之物,所以沉睡到永远。

毕竟舒舒服服的睡觉是很有很有诱惑力的。

但是金还是醒过来了。

因为他想着,他要是睡着了,格瑞可能就会丢下他自己走了。

然后等他醒过来,发现自己早就不在格瑞背上了,而是躺在床上被被子盖得严严实实。

金猛地坐了起来,没有管自己乱糟糟的糊住脸的头发,而是往四周看。

四周是一片陌生的环境,只有他们的背包放在了旁边。但是不管金怎么看,都不可能看得见格瑞的半分影子的。

“格瑞……?”金呆呆的坐在床上,满头是汗,不知所措。

可能格瑞是暂时有事离开一会儿,也有可能是格瑞去找精灵们了,还有可能是他扔下他走了。

金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他觉得自己胸口闷闷的,像是有一只鲸鱼压在了身上一样沉重。他低垂着眼眸,看着自己身上盖着的,绝对不会是自己盖上去的被子,只有一句话说——

“格瑞你帮我盖的被子太厚了啊!好热啊!”

可能是金喊的这声太大声了,所以屋外的精灵就闻声而来。一个漂亮的精灵女孩探头进来,扑闪着大眼睛,疑惑的问金怎么了。

金看着出现的不是格瑞而是这个女孩子,突然就觉得心里一阵委屈,然后眼泪就不受控制地从眼眶里流出来了。

“呜……格瑞呢?”金可怜巴巴的问道。

“呃,那个……”小姑娘看到金哭了,立马就慌了,手足无措的回答道,“他……他不在这里……应该吧。”

“那,你可以帮我找格瑞吗?”

实际上这个精灵女孩并不知道格瑞是谁。

但是又怕金会哭,于是她选择了找站在外面反思人生为什么没有女孩子喜欢他的安迷修。

当安迷修看到小精灵的瞬间,以惊人的速度整理好仪容姿态,对精灵女孩做出绅士的鞠躬。还拿了一朵不知何处变出的花献给她。

“这位美丽可爱的小姐,有什么需要在下帮助的吗?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你而——”

最后几个字安迷修还没说完,精灵女孩就一脸受不了的打断了他周身四射的光芒:“行了,停——屋子里的客人要找格瑞,你能帮他吗?”

“要找格瑞?格瑞他去了月桂那边。那边离这里可有些远啊。”安迷修的开场白被打断了,他难过了一会儿,然后认真思考着怎么帮助金,“如果我们现在去告诉格瑞的话恐怕要久一些。不去我带着金去吧。”

反正金这么可爱的一小只,他带他飞过去还不是轻松得很?

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而且他还出了个大丑。

当着好几个可爱的小姐的面,他费劲抓马的力气都抬不起金半分。

金无辜的看着他。

越来越多过来看热闹的精灵小姐看着他。

但他就是抱不起金。

安迷修欲哭无泪的想:“金看起来这么一小只,怎么重的像是长在了床上啊?格瑞能毫无压力的抱着他走进来,真是英雄!”

从今以后安迷修开始对格瑞这个面无表情的白发杀手(bushi)敬佩了起来。

而安迷修搬不动金的这个情况被越来越多精灵知道后,有一些精灵开始产生了怀疑。他们集体上前试着共同抬起金,结果金还是分文不动。

这时候很多精灵开始意识到不对。安迷修决定不再浪费时间,直接飞去找格瑞。

可能是金睡傻了,在他们都抱不起金之后,金竟然觉得很骄傲,还很为格瑞自豪。觉得格瑞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精灵了。而他并没有发现丝毫的不对劲。

为了让金转移注意力,留在这里的精灵女孩开始对金说起了精灵森林的各种奇闻异事。

“哇,在月桂下对爱人表白的人们都会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吗?”金扑闪着大眼睛,眼里全是期待。

“是的是的!月桂是天使留下来的圣物。它感受到了许愿者真挚的心意,就会用自己的力量帮助有情人在一起的呢。”美丽而又善良的精灵少女很认真的在对金说道。她周围也围着一圈看起来比较年幼的小精灵,每个都是和金一样天真烂漫的表情。

“那骑士长为什么没有找到自己心爱的人呀?”

“对啊对啊,我很多次去月桂上采花的时候都能看到骑士长大人在许愿呢。”

这个问题明显难住了精灵少女,她被噎了一会儿,才缓缓的说道:“……可能是因为他没有马吧。”

【安迷修:我没有马我招惹谁了我?呜呜呜】







我错了,我一个月没有更新这篇了呜呜呜

我是真滴爱瑞金和安哥的,看我真挚的大眼【戳瞎】

巴豆子啊
试了一下,我尽力了雷狮的肝不动...

试了一下,我尽力了
雷狮的肝不动了呜哇——

试了一下,我尽力了
雷狮的肝不动了呜哇——

骑士之吻轻如雪
强行卖萌(❁´ω`...

强行卖萌(❁´ω`❁)
勿喷,反正崩成这样我也习惯了。

强行卖萌(❁´ω`❁)
勿喷,反正崩成这样我也习惯了。

药丸.B
傻雕续命咳咳好久没画凹凸了所以...

傻雕续命咳咳
好久没画凹凸了所以画了金金!
金真可爱(安详升天)
游戏攻略pa!有兴趣的话继续傻雕!

傻雕续命咳咳
好久没画凹凸了所以画了金金!
金真可爱(安详升天)
游戏攻略pa!有兴趣的话继续傻雕!

夏草and萱安

I miss you


☆☆☆☆☆☆☆☆☆☆☆☆☆☆☆☆

又名《雷总你的听力真好》
or《安迷修表示自己口齿不清》
预警:雷安同居设定【划重点】
回忆
失眠产物,并且无脑。。。【划重点】
自认为ooc严重。
骚话【划重点】
主动安【???】
因为那个神父教皇的pa还没写够5000……我放个短篇来弥补一下我的良心【原来我有良心啊x】

1
"安迷修"雷狮突然叫了一声坐在自己旁边昏昏欲睡的棕发男子。
安迷修听见有人叫他,有些不解的睁开眼睛扭头看着雷狮
"叫我吗?"
他的两只翠绿眼睛里盛满了困惑和迷茫,看起来楚楚可怜。更无法理喻的是,当事人还毫无自知的不停眨巴双眼。
在雷狮眼里,这完全就是xing·...


☆☆☆☆☆☆☆☆☆☆☆☆☆☆☆☆

又名《雷总你的听力真好》
or《安迷修表示自己口齿不清》
预警:雷安同居设定【划重点】
回忆
失眠产物,并且无脑。。。【划重点】
自认为ooc严重。
骚话【划重点】
主动安【???】
因为那个神父教皇的pa还没写够5000……我放个短篇来弥补一下我的良心【原来我有良心啊x】



1
"安迷修"雷狮突然叫了一声坐在自己旁边昏昏欲睡的棕发男子。
安迷修听见有人叫他,有些不解的睁开眼睛扭头看着雷狮
"叫我吗?"
他的两只翠绿眼睛里盛满了困惑和迷茫,看起来楚楚可怜。更无法理喻的是,当事人还毫无自知的不停眨巴双眼。
在雷狮眼里,这完全就是xing·暗·示。
但在安迷修眼里就大相径庭了,他只是在催促雷狮赶紧把话说完罢了。
"嗯,你困了吗?"雷狮像是关心安迷修一样,十分贴心的问。
不说还好,一说……安迷修立刻就被气得睡意全无。
"困,困得要死,你雷大爷什么时候放在下回去睡觉?"
安迷修晃了晃被雷狮紧紧抓着的左手,翻了个非常不文雅的白眼之后"高兴的"眯起眼睛,装作谄媚的样子问人。
"嘛,伺候的高兴了,爷自然放你走。"
雷狮被安迷修的行为逗笑了,也有模有样的陪安迷修演戏。
"好了好了,都正经点。咳咳。"安迷修笑得肚子疼,装模作样的正了正脸色后,还十分应景的咳了几声。
"噫,骑士大人还是把笑容收收再说我吧!"雷狮说完抿抿唇,戏谑的眨了眨眼,毫不留情的戳穿对方,顺便还给人戴了顶高帽子。
"没你这么埋汰人的!"安迷修洋装生气的起身,抬起还是自由的右手不由分说就打到对方脑袋上。
谁料,雷狮竟是不恼,还嬉皮笑脸的把安迷修扯进怀里"很好,伺候的不好,今晚别想睡觉了。"
安迷修瞬间感觉脊背一凉。
2
其实雷狮当时想问的是。为什么他们时隔3年重逢,安迷修的第一句话却是

"雷狮!‘安迷修’!你想在下吗?"
话音刚落,安迷修就毫无征兆的扑到雷狮怀里,轻轻吻上对方。

雷狮怎么会"美人"在怀却想着别的事呢,何况对方还是主动投送怀抱。

所以这个问题就一直拖,一直拖……直到他们腻歪够了——第二天晚上11点左右。
换言之,就是现在。

3
"雷狮,昨晚你到底想问什么?"没睡够的安迷修心情格外不美丽,就算不美丽也无法阻挡强大的好奇心,所以,安迷修还是问了。
"啊?"刚刚睁开眼睛的雷狮还有些头晕,"再说一遍。"雷狮一边揉太阳穴一边指使安迷修。
"……我说,你昨晚想问什么。"安迷修忍着不爽,又重复了一遍。
"噢!就是说,大前天咱们见面的时候,你喊自己的名字干嘛。"雷狮漫不经心的听人说完,像是漠不关心一样的随口一说,实则好奇的要命。
"我什么时候喊了自己的名字??"和雷狮一样,安迷修也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
"你不是说‘雷狮,安迷修,你想我吗?’"雷狮一本正经的复述了一遍当时的话,记忆力堪称不凡。
安迷修闻言,瞬间有种强烈的挫败感。过了好久,才委屈的缓缓说
"在下英语的口语……就这么差吗……"

"啥?"雷狮此时也完全抛弃伪装,秉着破罐子破摔的精神,凑近人,等着安迷修揭露答案。

"唉……你自个儿想去吧"安迷修也起了坏心眼,装作为雷狮好的样子,翻个身,继续睡回笼觉。
还没等安迷修窃喜够,雷狮就猝不及防的搂住安迷修的腰在那里一顿摩擦。
"安迷修……昨晚是我不够卖力吗?怎么还有力气跟我顶嘴?啧,算了,大不了把你*说就好了。"
雷狮无所谓的笑了,眼睛却格外阴沉。嘴角勾起的弧度让安迷修连回头看的勇气也没有。他有些自欺欺人的慢慢往床边爬,但却不出所料被雷狮残忍的拽回去,抬腿压上。

温热的呼吸被雷狮恶劣的喷洒到安迷修极其敏感的耳朵上……

"我说我说……雷狮……啊……停下……"

End

就这样没啦!
I miss you
读快了真的有安迷修的感觉!在夏令营的时候
外教唱的一首英文歌里就有这样一句歌词【惊得我以为外教也是安吹。。。】
总而言之,这篇文就是这么来的。
……
wwww4万字是什么?鸽了吧。咕咕咕?

柒忆★kira☆

维德生日快乐!
【发往天国的贺电】
脑洞大开画了幅小漫
最后是安雷安暗示哦

维德生日快乐!
【发往天国的贺电】
脑洞大开画了幅小漫
最后是安雷安暗示哦

Blood

P1是别人帮我想的台词

大家也来配词玩玩吧x

P1是别人帮我想的台词

大家也来配词玩玩吧x

盐万贝

(安雷)13点的钟声

把文向老福特搬下
私设如山,是糖
幼体注意
我爱老福特

  “请给我两个面包,谢谢。”
  “一共是两个金币,欢迎下次再来。”
  我们9岁的安迷修不知道第几次来到这个面包店给自己和师傅买面包吃了,店员“欢迎下次再来”的话语也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一切和之前所有充满香喷喷面包味的傍晚一样,毫无差别,之后他会去和师傅吃晚饭,喝上一大碗热乎乎的粥,饱了就去练剑,然后在7点的钟声响起前飞奔到钟塔下听丹尼尔哥哥讲故事。
是的你没有看错。
  我们9岁的安迷修从5岁开始就每天傍晚7点前准时到丹尼尔那里打卡,当然恶劣天气除外,之前就连师傅都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安迷修天天向外...

把文向老福特搬下
私设如山,是糖
幼体注意
我爱老福特






  “请给我两个面包,谢谢。”
  “一共是两个金币,欢迎下次再来。”
  我们9岁的安迷修不知道第几次来到这个面包店给自己和师傅买面包吃了,店员“欢迎下次再来”的话语也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一切和之前所有充满香喷喷面包味的傍晚一样,毫无差别,之后他会去和师傅吃晚饭,喝上一大碗热乎乎的粥,饱了就去练剑,然后在7点的钟声响起前飞奔到钟塔下听丹尼尔哥哥讲故事。
是的你没有看错。
  我们9岁的安迷修从5岁开始就每天傍晚7点前准时到丹尼尔那里打卡,当然恶劣天气除外,之前就连师傅都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安迷修天天向外跑难道不喜欢自己了嘤嘤嘤,后来才发现是去听丹尼尔讲故事,顿时放心了,小孩子嘛,听听故事也没有什么坏处,就随他去吧。
  今天丹尼尔的故事是关于这个钟塔的,说到这个钟塔,相信村子里的每个人都会自豪地说一句:“哼,这可是我们村子里最棒的建筑了!”是的,这座钟塔有36米高,虽然不是很惊人的高度,但是在这里已经是最高的建筑了,而且这座钟塔特别漂亮,整个塔都是铜色的,钟塔巨大的表盘是白色的,时针分针是用黑色的金属做的,两个表针就是普通的表针,不像影视剧或者那些书里描写的花纹那么复杂又华丽,对比我们的村民们都有些失落,但是我们的小安迷修表示无所谓,他只喜欢在钟塔下听丹尼尔哥哥讲故事。
  “小朋友们,你们喜欢听丹尼尔哥哥讲故事吗?”
  “当然喜欢,丹尼尔哥哥最好了!”
  “谢谢小朋友们,我们今天来讲一个关于这个钟塔的故事吧。”
  “这个钟塔是很久之前建的了,已经老到连村里最年长的老人都不知道它是多会儿建的了,但是却流传下来一个传说。”
我们的小安迷修听得两眼发光。
  “传说在深夜的时候,这个钟塔会敲响13点的钟声。”
  13点的钟声?有的孩子提出疑问。
  “是的,就是13点的钟声,不过13点的钟声不是随便能听到的,据说一次只能有两个人才能听到13点的钟声。”
  有的孩子发出失望的声音,但是我们的小安迷修在想自己一定能听见钟声,美滋滋的笑了。
  “听见13点钟声的人会有一件特别的好事发生,所以谁都想听见那深夜13点的钟声,为了让钟塔敲响13点的钟声,还有人特地去研究过钟塔的结构,但也是无济于事,人们始终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响13下钟声,但是13下钟声能给你带来好运的传说却一直被流传下来了。”
  “真的能带来好事情吗?”有个小朋友发出疑问。
  “听到钟声你们自然就知道了。”丹尼尔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美好的时光过的总是飞快,丹尼尔的故事马上就讲完了,小朋友们一哄而散,安迷修也要回家了,他抬头望了一眼钟塔,时针正好停在了8点整,他拍拍身上的灰,起身向家走。
――――――
  在另一个地方的皇宫里,我们的雷狮三皇子躺在他的皇位上正生着气,他现在非常讨厌这个“皇子”的身份,他想离开这个地方,过无拘无束的生活,想到这里,他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三皇子陛下,您不能躺在皇位上,这样有失仪容。”
  雷狮斜了管家一眼,爬起来斜坐在皇位上,管家也知道三皇子的脾气,也没有再说什么,叹了一口气,对着雷狮说“三皇子陛下,接下来是您明天的安排:您明天一共有4次宴会,3次需要您出席的会议,2次……以上所有的行程您这次都不能推掉,您之前擅自跑出去不得不推掉所有行程就已经让您的父亲很生气了,您不可以再任性了。”管家的话里有着命令的语气。
“知道了。”雷狮答应着,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这些行程安排什么的他都已经听到麻木了,望着面前端庄的管家,他内心的烦躁越来越强,只能让自己努力镇定,做了几个深呼吸,良久,才说出一句话。
  “行了,你走吧……等等,现在,几点了?”
  “回三皇子陛下,现在8点整。”
  管家说完就知趣的退下,留下雷狮一个人在空旷的大厅里,他又躺在了皇位上,望着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现在它正亮着,大厅里挂着许许多多的世界名画,每一个都出自大师之手,但是雷狮认为那些画都丑炸了,不知道那些大人是怎么想的。现在他躺在皇位上望着空空的大厅,8岁的他突然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
  我们9岁的安迷修今天头一次从半夜醒来,四周很安静,听不到一点声音,安迷修此时没有任何睡意,他的床就挨着窗户,所以他坐起来,望着窗外的夜空,夜风吹进了屋子,安迷修觉得很舒服,抬头看着星星,每一颗都是那么明亮,他一直望着夜空,望着村庄里的房子。
  当――当――当――“啊,开始敲响钟声了,”安迷修吹着风想,“现在几点了呢?”钟声响了1下,2下,3下……12下,“12点了啊。”安迷修看见了那高高的钟塔。当――第13下钟声适时的敲响了。
  安迷修立马从夜风里回过神,因为不可思议而瞪大了眼睛,没有数错!13下钟声!他立刻联想到了丹尼尔的故事,就是说,自己身上要发生好事了吗?安迷修立刻笑了起来,因为激动而手舞足蹈,他立马下了床,决定要在13点的钟声保佑下第一次在半夜溜出去,去看看他之前就想在半夜去的一个地方。
――――――
  这是我们雷狮三皇子第13次逃出皇宫了。
  他利用了守卫换班的时间差再一次成功的逃了出来,他穿了最方便行动的一套衣服,翻过自己皇宫高高的围墙,他知道从大门走5分钟后就会被抓回去,所以利用了这部分围墙的一个缺口,翻过围墙后他飞快地跑起来,帆布鞋总是比皮鞋要舒服,他一直跑着,踢到的石头发出“嗒嗒”的声音,但是雷狮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他想快点离开那个地方,额头上因为奔跑还出了些汗,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累了,决定在一块巨大的石头旁边休息一下。他靠在石头上,望着天上的星星。
  “好像很久没有这样抬头看星星了。”雷狮靠着石头自言自语,星星一闪一闪的,那么明亮,夜风也吹过脸庞,凉凉的,很舒服。雷狮就这样靠在石头上发呆,想着这次他们多久能抓到自己。
  雷狮现在已经躺在石头旁边的草地上了,这样能让他更方便的观察星星,他很喜欢星星,可是在皇宫里除了学习天文能看到星空图,剩下的时间他都是被限制的,夜晚他只能呆在皇宫里,见不到星星。
  当――当――当――远处传来钟声,雷狮从夜风中回声,心里一边想着守卫竟然还没想到自己,一边在意着时间,现在几点了?他数着钟声。
  1下,2下,3下……12下,原来都12点了,雷狮心里默默想着,觉得四周出奇的安静。
  当――第13下钟声敲响了。
  “等等?我没听错吧?”我们的三皇子人生8年来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听力,“是我数错了吗……不可能,我是一下一下数的,那怎么会有第13下……”雷狮为刚刚的钟声纠结着,从草地上坐起来了。良久,他决定不去想了,守卫应该快来了,他站起来,又开始奔跑。
――――――
  安迷修溜出了他和师傅的小木屋,一路奔跑起来,他要去村子西边那座山,其实说是山也很勉强,它就和钟塔差不多高。安迷修跑过许许多多的小木屋,风在他的耳边呼啸,不过他一直看着西边的山头,内心很激动。他想到马上就能见到最美丽的星星了,就情不自禁地笑起来。
  然后他笑着的时候突然就撞上一个人。
  两个人都倒在地上,“好痛!”那个人这么喊了一声。
  “你没事吧。”安迷修去扶那个孩子,可是那个孩子并没有理他,只是坐在地上,应该是在观察伤口吧,没有什么光,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个影子,看上去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子。
  现在的局面很尴尬,安迷修决定说些什么。
  “那个……你没事吧……抱歉我把你碰倒了……你还好吗?”安迷修问问他。
――――――
  “我没事。”雷狮回答了他的问题,借着微弱的光,他看到对方和自己是差不多大的男孩子。雷狮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问他:“大半夜的,你跑出来做什么?”
  “在下要去西边的那座山上看星星哦。”那男孩说着还指指山的方向,“你呢?你为什么要半夜出来?”
  雷狮顿了一下,没有回答。
  那男孩看他也不说话,就问他:“你不想说吗?不想说就不要说了,对了,要和我去看星星吗?”男孩的语气满是期待。
  雷狮反正也是闲着,就答应了他。
――――――
  安迷修现在正努力地爬上那座山。
  对了,后面还跟着一个人。
  说实话这座山并不是很难爬,这座山也没有野兽什么的,甚至没有几棵树,两个人三两下就爬上了山顶。
  山顶是一块大大的草地,没有人来管理,所有的草都是自然生长,但是都长的不高,刚好到两个小朋友的脚踝,夜风吹过安迷修的脸,四周很安静,唯有夜风吹过的声音。
  安迷修抬头看看天空,星星果然比在山下看到的多而且亮。
  “真漂亮啊……”一旁的人却突然这么说了一声。
  “是啊,我也觉得比在山下看到的星星好看多了”安迷修脸上带着微笑说,安迷修一直很喜欢星星,今天他就是为了最美丽的星星才偷偷上山的,想到这里他还为自己半夜偷偷溜出来的行动偷笑了一下。
   两个人直接躺在了草地上,凉凉的夜风吹过二人的头顶,草也被风吹的摇头摆脑,好像还在互相讨论着为什么会有两个人在这里,安迷修正享受着这快乐的时光时,就听见那人说了一句话。
  “我叫雷狮,你呢?”
――――――
  “在下叫安迷修。”他这么回答的。
  也不知道他们在山顶的草地上躺了多久,两个人就一直给对方讲着自己知道的故事,安迷修给雷狮讲每天丹尼尔给他讲的故事和自己在村里的故事,雷狮给安迷修讲自己从童话书上看来的故事,偶尔给安迷修介绍一下星座什么的,两个孩子都玩的很开心。
――――――
  就这样一直玩到了日出,安迷修突然说:“啊,在下要回去了,师傅马上就要起床了,”说完安迷修打了一个哈欠“在下也想回去睡觉了。”他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然后就要跑回去,最后他转头对雷狮说:“再见啦,雷狮。”日出的阳光照到了雷狮的脸上,他终于能看清雷狮长什么样了,不过安迷修却一下看到雷狮的眼睛。一双紫色的眼睛,漂亮极了,就像万千星辰装在了他眼里。
  安迷修想,他那天确实是看见了最美丽的星星。
――――――
  其实丹尼尔的故事讲的有点岔劈。
  听到13点钟声的那两个人的确是会遇到好事,严格来说其实是遇到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而听见钟声的那两个人,就是对方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他们就像对方生命中最美丽的星星。
  照耀着互相的生命。
――十年后――
  “雷狮,你又自己订烤串吃。”
  “啧,安迷修你真事。”
  “不是我说你,你这样饮食不规律胃早晚要出毛病,乖,把粥喝了好不好。”
  “不喝。”
  “好吧,那我就看着你,直到你把粥喝了。”
  雷狮瞪了安迷修一眼,不服气地喝下安迷修熬的粥。
  “嗝,挺好喝的,还有红枣。”
  雷狮看到安迷修看着他露出一个恶心帅的笑容。
  “我……我是给你面子才喝的,别得寸进尺啊安迷修。”
  “我知道,”安迷修看着雷狮的眼睛,“你喜欢我,我也是。”

Wrrrrr._.

【别再逃跑了啊...因为,我还会抓到你的哦…】

【别再逃跑了啊...因为,我还会抓到你的哦…】

評判裁決
我没图更了,丢张手书图吧【?】

我没图更了,丢张手书图吧【?】

我没图更了,丢张手书图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