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刀剑乱舞

8638.6万浏览    28.2万参与
数学困难户

【药研】短途兜风

北京三轮儿~

(我受不了了,一直屏蔽真的很烦啊)

链接接评论

北京三轮儿~

(我受不了了,一直屏蔽真的很烦啊)

链接接评论


dy

好久没爬上来发动态了,因为之前都没锻到新刀,23号的时候350出了一个320我冥冥之中有预感是把新刀,结果真的出了小豆,开心。
今天的虎哥倒是真的把我吓到了,all350三个小时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非洲四天王或者狮子王来着,没想到竟然是虎哥,嘻嘻,我的普打全齐了
明天就是联队战了,希望我12w的小判能够撑住,拿到三振弥弥切丸。

好久没爬上来发动态了,因为之前都没锻到新刀,23号的时候350出了一个320我冥冥之中有预感是把新刀,结果真的出了小豆,开心。
今天的虎哥倒是真的把我吓到了,all350三个小时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非洲四天王或者狮子王来着,没想到竟然是虎哥,嘻嘻,我的普打全齐了
明天就是联队战了,希望我12w的小判能够撑住,拿到三振弥弥切丸。

白亦-被安定隔墙追杀ing

【安婶】Dreamland&Reality

☆各种私设请注意

☆几百年前挖的坑的新粮,然而我不说没有人能看出来

☆很ooc,○隐元素有,不知道算不算黑化emm

——————————————————————

1

当我有意识的时候,我发现,我被关在了院子里

不知道今天....是第几天了

“请杀了我吧”在我的哀求之下,他却总是摇着头离去

“你还不能苏醒。”

他用悲伤的眼神看着我,摸着我的头。

“主啊,永远当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吧。”

“这不是您的愿望吗?”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眼泪却止不住的从眼眶里流出来

“.....平静下来吧,您现在还不能.....”

“为什么呢?”

对话戛然而止。

2

在记忆里,我应该是个步入...

☆各种私设请注意

☆几百年前挖的坑的新粮,然而我不说没有人能看出来

☆很ooc,○隐元素有,不知道算不算黑化emm

——————————————————————

1

当我有意识的时候,我发现,我被关在了院子里

不知道今天....是第几天了

“请杀了我吧”在我的哀求之下,他却总是摇着头离去

“你还不能苏醒。”

他用悲伤的眼神看着我,摸着我的头。

“主啊,永远当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吧。”

“这不是您的愿望吗?”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眼泪却止不住的从眼眶里流出来

“.....平静下来吧,您现在还不能.....”

“为什么呢?”

对话戛然而止。

2

在记忆里,我应该是个步入了高中时代的少女...吧。

我对着全身镜怔怔的看着自己

为什么....我是小孩子呢?

松松垮垮的衣服罩在我的身上,那是红白配色的巫女服。身上被强行披上的是蓝色的,染上了山形纹花色的羽织。

阳光在这时候洒了下来

好热,我想要把它扯下。但是关着我的人每次都会把它捡起来,披在我的身上。

“有什么意义吗?”

我面无表情的问道

他什么都没有说。

3

“你肯定知道什么秘密。”我冷静的说道,“你可以把它告诉我吗?”

“不可以。”他温柔的拒绝了我

“...如果,我们拉钩呢?”

我说出了幼稚的话语。

他愣了一下,我以为他不懂得什么是拉钩,于是解释道:

“要把小拇指勾在一起,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了就要吞下一千根针’.....保证对方不会反悔。”

“好沉痛的代价。”他依旧是那副温柔的笑容,眼里的光却冷的令人不住发抖,“所以说...不可以告诉你呢。”

“你害怕吞下一千根针吗?”

他停顿了一秒,然后蹲下来抚摸着我的头

“是啊,我相当害怕啊。”

“真是个胆小鬼啊。”

“是啊,我是....胆小鬼呢。”

4

“您的说话方式,还是太像大人了。”他有些忧虑的说道

“那又如何.....?将我变成小孩的人......”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是你吧。”

5

“别再烦恼了。”他的指尖停留着什么会飞的东西,“看,是蓝色的蝴蝶。”

“我讨厌。”我往后退了一步,想要逃走。

他露出了失落的表情。

“为什么您会对我如此冷淡呢,主。”

他又一次这样失落的自言自语了。

主....那是“我”吗?

“你都没有告诉过我,你的名字。”我看见他这幅模样,心中竟萌生出一丝不屑,“啊.....当然,我也没有告诉过你。”

“我知道的。”他笑了

白亦,对吗?我对他歪了歪头

那是骗你的谎话啊

但是从他口中说出的却不是这个虚假的名字

“Sui......我知道您的名字。”

我开始不住的发抖了。

6

“为什么你要这样囚禁着我?”

我第1001次开口问道。

“因为......”

他说了一半,忽然惊恐的看向天空。

我随着他的视线望去。

诶?

天空....裂开了?

“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可恶!”他的额头冒出了冷汗,紧紧握着自己的刀柄和刀鞘,“谁都.....谁都不能带她走....!”

“这由不得你。”我冷静的驳回他

入侵的对方是敌是友?

管它呢

只要让我出去......

7

空间开始崩塌了,我忍不住的咧开嘴笑了起来

看见他慌乱的样子为什么我会如此开心呢?

是因为我被他所囚禁吗?

还是只是单纯顺从了内心的“恶意”?

不管了

我看着分崩析离的世界,肆无忌惮的狂笑了起来。

“主......”

他走了过来,手上是他珍重的刀

“要杀了我吗?”

我笑着问道

“我不会的。”他踏着沉重的步子走过来,“我怎么可能.....再一次.....”

他的手松开了,刀就这样掉在了地上。

脑子里忽然涌现出,少女形态的自己,被他的刀刃所贯穿胸膛的画面。

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我的眼角便流出了冰凉的眼泪。我伸手,想要触碰到他,直到抚上了他的肩膀。

“啊....大和守安定。”

我悲伤的喊出了他的名字。

“主,我只希望.....您可以在这个世界里,做个无忧无虑的孩子。”

他蹲了下来,跟我齐平视线

“您真的要醒来吗?”

“您不惧怕吗?”

“这样平安的梦境....您已经厌倦了吗?”

我....惧怕?

“醒过来的话....随时可能会被杀死的.....”

他抱住了我,双臂将我紧紧的禁锢在他的怀中,根本无法挣脱。

“我不想失去您了。”

“所以....你就要把我永远囚禁在这里吗?”

我问道。

“这不是囚禁....是‘神隐’啊,主。”他怜爱的抚摸着我的头,“您已经连这些都已经忘记了吗....果然,您还不可以‘醒来’。”

这个字眼突然刺痛了我的脑,仿佛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源源不断的记忆涌进了我的头脑

不管那是多么恶劣的记忆,还是多么绝望的记忆。

8

啊啊,错的是我啊。

是“恶意”驱使着我杀了“他”,欺骗了现在的他,还做了无数过分的事情......

如此恶劣的我,还企图得到他的“爱”么?

在记忆的最后,他终究也把刀刃刺进了我的胸口啊。

“结束了啊,安定。”我笑着说道,“你这样费劲心力的留住我,已经没有意义了。”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故事已经画上了句号。”

“我想要的,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这么说着,我无视了他绝望的阻拦,拔起他的刀,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9

好痛啊

好痛

不仅仅是胸口,全身上下似乎都弥漫着痛感

我听见了熟悉的声音,那是我的初始刀,加州清光。他在说什么呢?似乎很焦虑的样子

啊啊,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正这么疑惑着的时候,我突然睁开了眼睛,结束了眼前的一片黑暗。

“主!!!!”

围在我周围的刀剑男士们齐刷刷的发出欣喜的惊呼,一个个的都在询问我的身体状况,感觉如何。

这时,门忽然打开了,系着发带,披着山形纹羽织的少年风尘仆仆的进来了。他看上去比梦境中的样子要疲劳很多,同时,也成熟了很多。

“....啊....安......”

我努力的开口,想要喊出他的名字。

他看见了醒过来的我,当目光汇集的那一瞬,我看见他哭了出来。

是欣喜的泪水。

“太好了,您终于醒过来了,主。”他连忙走到了我的病床旁边,想要伸出手抱住我,又小心翼翼的收了回去。

“溯行军那边的人真是太狡猾了...居然想用心理战术击败您....想让您沉浸在自己的梦境之中,彻底变成内心的‘恶意’......”清光解释道,“所以安定他.....用了其他的手段,想要帮助您。”

“.....看来是取得大成功了啊。”安定温柔的在我面前说道,手轻轻的放在了我没打着针的手背上,“可以看见您醒来...真的是太令人开心了.....”

我坐了起来。

“谢谢你。”

脑内一片混沌,但是我总觉得这种时候——

我应该抱抱他才对

于是我用力搂住了他,当感受到他的回抱时,眼泪忍不住全部涌了出来。

我开始不受控制的嚎啕大哭。

原因为何,我也不清楚。

但是总觉得......得救了。

10

“我爱你啊,安定君。”

我哭着说道 当我发现他脸上有点泛红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说了不得了的话。

“.....我也是,主。”他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紧紧的握住了我的右手,“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会一直陪伴您,度过这一生的全部时光。”

“真的吗?”我歪了歪头

“要拉勾才行啊。”

他笑了,用他的小拇指勾住了我的小拇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我笑着说道,“变了的人要吞下一千根针喔。”

“我不会变的。”他格外认真的说道。

“那么——我也是。”

我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一样,脸上绽开格外天真的笑容。

end.

我又在乱写了,其实这个算是很久以前挖的《梦境》系列和真正的主线的一个衔接....然而梦境我懒得填,主线更懒得写,所以就瞎几把码了这个意味不明的东西。就这样....

(已经不指望大家会喜欢了,就是图个爽啊)

漠黎轩

一期一振出征服cos服,m码,u家
详情图私聊
没有试穿过买来就一直放衣柜里
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办法出角色所以只能出了【我当时是原价入的真的是大刀了】
150元,不刀不换不退,不包邮
无毛无刀
可zfb,wx,转转

一期一振出征服cos服,m码,u家
详情图私聊
没有试穿过买来就一直放衣柜里
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办法出角色所以只能出了【我当时是原价入的真的是大刀了】
150元,不刀不换不退,不包邮
无毛无刀
可zfb,wx,转转

2019张起灵嫁给我了

【关于大和守安定刚来这个本丸时②】

安定刚到本丸时实属别扭,于是婶儿便在其中稍微稍微操作了下_(:_」∠)_依旧是为安定和清光哭泣的一天!

--------------------(ง •̀_•́)ง-----------------

安定回屋时,清光正坐在门前等他。

夜间的清风带动着清光颈间的碎发,而安定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他脖子上的那条暗红色的纱织围巾上,虽然轻薄,却很好的将他的脖子藏了起来。

安定想将那围巾拿下,好好看看那下边隐藏的伤痕。自己甚至已经能够想到那是什么样的疤了,段首之痛,一定很可怕吧。

可他还是忍住了,努力的移开目光,问他等在这里做什么。

“安定你要是早来些时候,就能看到万叶樱盛开的样...

安定刚到本丸时实属别扭,于是婶儿便在其中稍微稍微操作了下_(:_」∠)_依旧是为安定和清光哭泣的一天!

--------------------(ง •̀_•́)ง-----------------

安定回屋时,清光正坐在门前等他。

夜间的清风带动着清光颈间的碎发,而安定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他脖子上的那条暗红色的纱织围巾上,虽然轻薄,却很好的将他的脖子藏了起来。

安定想将那围巾拿下,好好看看那下边隐藏的伤痕。自己甚至已经能够想到那是什么样的疤了,段首之痛,一定很可怕吧。

可他还是忍住了,努力的移开目光,问他等在这里做什么。

“安定你要是早来些时候,就能看到万叶樱盛开的样子了”清光指了指远处那棵大得不像话的树,言语中带了些惋惜的意味,却又很快恢复到往常温柔的表情。

“不过明年再看也不迟,安定你就稍微期待一下吧” 清光转头冲他笑了下。

“明年么?”轻声重复着清光的话,面前的人已经站了起来。

“既然安定你已经回来了,我就回屋啦”清光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就在要打开门时,他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得,快步向安定走来,在安定还没反应过来时,摸上了他右边的耳垂。

不属于自己的温度顺着凉凉的耳垂传遍了整个耳朵。

“果然没有了啊”虽是肯定的语气,可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清光。

满满的失望。

“那个是。。。”想要解释的话脱口而出

可清光没有给他这个机会,道了句晚安便转身回屋了。

被留下的安定在原地楞了很久,耳垂上似乎还留着那一丝温度。他知道安定在摸什么,那里本应该有一枚红色樱花状的耳钉,只是。。。

安定使劲的摇了摇头,把自己从回忆中拽了出来,转身也回屋了。

日子过得很快,安定来本丸要有两个多月了,也差不多适应了本丸的生活。审神者为了提高他的练度,经常派他出阵,没有出阵的时候,也会被安排和其他刀剑男士手合或者畑当番之类的。相对于那些坐在那里喝茶的老年太刀组来说,安定可以说是很忙了。

【总感觉自己格外的忙呢】 安定正抱着今天食材往厨房走去,心里想着其他事的他和从拐角急冲冲走来的刃装了个满怀,手中的食材也低掉了一地。

“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笑着扶稳面前的人。

“鹤丸先生是有什么着急的事么?”这么急匆匆的。

“池田屋那边出现了新的时间溯行军,主人下达了出阵命令”鹤丸晃了晃手中的出阵名单。

“新的敌人?很厉害么?”安定听出了鹤丸语气中的担心。

“因为是新的溯行军,没有有关的情报,这一战,应该会很危险吧。我得先去传达主人的命令了,真是给你添麻烦了”鹤丸指了指散落一地的食材。

“没有关系的”毕竟是自己没有认真看路。

看着鹤丸离开的身影,安定才想起来忘了问下那名单中有没有自己。又转念一想,自己练度还不够高,经验也少,大概是不会被派去对抗新敌人的吧。

安定收拾好了食材,接着往厨房走去。

到了晚饭的时间,安定才发现清光不在,应该是被派去出阵了吧。

【这么久了,还没回来,敌人这么棘手么?】

安定不由自主的向外望去,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这么的不安。

回屋后,安定靠着门坐下,他知道自己不该这样的,可是他忍不住。

【只要听到他回来的声音,自己就立刻去休息】安定努力说服着自己。

他等了很久,久到外边似乎已经传来了早起的鸟儿叫声。

突然,一阵嘲杂声传来,夹杂着审神者的呼喊和混乱的脚步声。

安定猛的站了起来,顾不上久坐猛起带来的眩晕感,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

【不要,不要,求你了,不要再让我看到。。】他在心里祈祷着。

远远的,透过包围着的人群,安定看到了那熟悉的深红色围巾,它的颜色似乎比以前更深了。

【不会的,求你了,不会的】  安定向人群冲去。

他看到了近乎碎裂的加州清光。

百年前的画面和今天重叠了。

--------------

不会虐的!我保证!然后,依然求评论和小心心_(:_」∠)_

是犽不是芽
鹤球真好看没想到几年过去了,我...

鹤球真好看
没想到几年过去了,我还在画刀剑hhh

鹤球真好看
没想到几年过去了,我还在画刀剑hhh

腐烂章鱼
兄弟亲手做的,你有吗?

兄弟亲手做的,你有吗?

兄弟亲手做的,你有吗?

漠黎轩

出u家刀剑乱舞三日月宗近出征服m码
无毛无刀
三日月宗近300
仅试穿一次
三日月宗近的裤子被我改成适合72腰围的妹子,建议的话我可以把改的地方拆线
不包邮不换不退不刀
可转转,wx,zfb
我父母不让我玩cosplay只能出了

出u家刀剑乱舞三日月宗近出征服m码
无毛无刀
三日月宗近300
仅试穿一次
三日月宗近的裤子被我改成适合72腰围的妹子,建议的话我可以把改的地方拆线
不包邮不换不退不刀
可转转,wx,zfb
我父母不让我玩cosplay只能出了

🐳是酸奶也是茗瑜🐾

江户城毕业!赶在最后搞定了!下午就要考试了而我还在肝_(:з)∠)_p4是江户城队伍最后阵型,明天联队战一开就要解散辽
大概是庆祝杵子极化?小龙枪公式一发给我锻了把杵子23333
原本想要发的一大堆字因为有敏感词所以做了截图放在最后[捶桌]
所以我是造一个退婶还是就用珠婶[]

江户城毕业!赶在最后搞定了!下午就要考试了而我还在肝_(:з)∠)_p4是江户城队伍最后阵型,明天联队战一开就要解散辽
大概是庆祝杵子极化?小龙枪公式一发给我锻了把杵子23333
原本想要发的一大堆字因为有敏感词所以做了截图放在最后[捶桌]
所以我是造一个退婶还是就用珠婶[]

零
侦查+1,吐泡泡

侦查+1,吐泡泡

侦查+1,吐泡泡

橘猫

#刀剑乱舞乙女向# 今日份的沙雕婶婶回归

刀剑乱舞乙女向                 今日份的沙雕婶婶回归

被大大指出自己的文需要捉虫,错误太多,我会注意哒!也欢迎大家多多提醒我呀!(人名是真的难打)

今天也是没有文笔依旧沙雕的一天呢!


OK?无聊向勿喷,蟹蟹


有人看就足够啦


“啊啊~好喜欢老父亲的背啊~好想从背后抱住他啊~”我悠悠说到,撑了一个懒腰。


“嘿,你个泡椒凤爪!上回见到我还说:太郎好好看啊,最喜欢太郎了~。还要买太郎的等身抱枕呢~”不锻出鹤丸...

刀剑乱舞乙女向                 今日份的沙雕婶婶回归

被大大指出自己的文需要捉虫,错误太多,我会注意哒!也欢迎大家多多提醒我呀!(人名是真的难打)

今天也是没有文笔依旧沙雕的一天呢!


OK?无聊向勿喷,蟹蟹


有人看就足够啦


“啊啊~好喜欢老父亲的背啊~好想从背后抱住他啊~”我悠悠说到,撑了一个懒腰。


“嘿,你个泡椒凤爪!上回见到我还说:太郎好好看啊,最喜欢太郎了~。还要买太郎的等身抱枕呢~”不锻出鹤丸不改名说到(我的妹妹,也是婶婶,是鹤吹)


“我那不是突然就爱上老父亲宽阔的肩膀了嘛~好有安全感的说~"


"得了吧你,上回是谁求我把太郎做近侍带来?我不管,我今天可是带来了,老规矩,只许看,不许碰!”(行呗,您有太郎您牛逼)


“行行行~那姥爷你也不许碰 ,当然我也不上手好吧,等你有了我再对姥爷下手~哎嘿嘿嘿~”(挨打)


“哇!哈哈哈,被吓到了吧?对不起对不起~”不知何时,姥爷出现在背后,还是一如既往的给婶婶带来惊吓,“哦?居然有别的审神者,真是吓到我了呢~失礼了。”姥爷见到别的审神者便规矩了许多,我看着对面的太郎也是苦涩啊,对不起,是我不够欧,是我不配(暴风哭泣,极致卑微)


让鹤球带着太郎去逛逛,(貌似是喝茶?苦了太郎啊)两个婶婶开始密谋,如何抱到老父亲的后背。


但是!话题变偏了!居然开始聊到如何交换近侍!


我妹:“你就换吧!我把太郎给你!”

我:“你!我就一个姥爷,但是你有两把太郎!不行!我好亏!”

我妹:“你不是喜欢大太嘛!换给你!”

我:“你可拉倒吧!就我那欧气!这辈子都不一定会再出一个姥爷了!”

事情向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啊喂!

(真实实例啊!不是说我妹不喜欢太郎,是因为她对姥爷爱的深沉)

还好太郎鹤球没有听墙角的行为,不然我俩怎么也活不过今晚


把我妹送走以后,我就打算进行我的老父亲拐骗计划,讲道理,我想嫖老父亲23333,不知道天下舞见,阿不,天下五剑害羞的样子怎么样~


首先第一步~

将剩余大佬,以及极其可怕的粘人的大佬送走,这样可以免于修罗场

于是我连哄带骗,成功的将龟甲,长谷部,清光,安定,青江,一期尼酱送去远征~


第二步,改爸爸作为近侍~

爸爸很高兴的答应了,并且要为我祈祷一个小时

(爸爸你饶了我吧~~~~阵亡)


“玖,你的身体真是越来越差了。”(婶婶曾经叫过肖玖陌,大病初愈后就该叫橘猫了)

“爸爸,不要叫我玖啦!还有,绝对不是支气管炎引起的!”真的是怕爸爸担心,所以拼命解释,靠着墙休息的的婶婶欲哭无泪,“我真的只是贫血而已,刚刚站起来的太快了,我从小就贫血啊!”

“是吗?玖?”爸爸疑惑道

“哎呀哎呀!爸爸!那个,帮我拿点甜点回来好不好,就拜托一下刚来的咪酱吧”

“咪酱?好。”爸爸只好向门外走去


就在爸爸转身的那一刻!婶婶满血复活了!用自己极限两万八的机动!狠狠地!从背后!抱住了老父亲!


OHOHOHOHOHOHOH~(诸君我好兴奋!)


感受着并没有想象中,圆润?(挨揍)的腰身,但是很结实,抱紧以后期待着向上勒到胸肌~啊啊啊啊~


感觉着爸爸的身躯因为紧张而停滞,啊啊啊,婶婶真的好兴奋!埋头吸一口,是,香的味道?就是那种,祈福的人会在神祠中烧的香的味道(熊猫烧香,啊哈哈哈哈,挨锤)


“咳咳咳,小姑娘,药研,有事找你哟~”

爷爷的声音………吓得我思考都停止了…………

这算是………捉奸现场嘛?

我,完,蛋,了!


“那个,老父亲,去吧,我去,拿点,阿不,我去找药研。”真的是头都不敢抬,你说我惹他们三条大老干嘛!我可能要被爸爸祖传谈心(打一架)被爷爷月下独谈(教育),我可能是要凉了…………


~~~~~~~~~~分割线~~~~~~~~

这一下应该算是够沙雕了,ennnm,不知道有没有ooc,还有的话,ennnm,你们觉得,老父亲好看吗?还有,lofter文字可以插图片吗?我想双手奉上千子姐姐脱衣图,啊哈哈哈哈 @鴨沙羅 可以插图嘛?不可以的话,只好单发了,感觉效果不好啊23333


叔微啊
给学姐做的三日鹤配色球!

给学姐做的三日鹤配色球!

给学姐做的三日鹤配色球!

くるおい
两个不一样的药总!!!!!!!...

两个不一样的药总!!!!!!!你们选哪一个鸭!

两个不一样的药总!!!!!!!你们选哪一个鸭!

三秒

玩梗预警哈哈哈哈哈哈哈

玩梗预警哈哈哈哈哈哈哈

熊和熊熊熊
练习,战斗服好难。【姿势来源《...

练习,战斗服好难。
【姿势来源《羽山淳一的人体动态速写》,枫书坊,p97】

练习,战斗服好难。
【姿势来源《羽山淳一的人体动态速写》,枫书坊,p97】

夜泊宁

【刀剑乱舞】关于本丸的二三事(三)

这里是个新婶,非洲人???大概吧


想记录一下本丸发生的事


刀子们只是我丸里的刀子们,性格可能会和其他丸里的刀们不一样


(感觉我家的刀子们一个个都是情感专家,一定是我的错觉)


―――――――无聊的分界线――――――


    清光发现最近婶婶情绪有点不稳定,经常自己躲起来,等出来的时候又挂着瘆人的笑。就瞒着婶婶和丸里的刀们开会。


    “主公莫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安定琢磨道。


     “可能吧,要不咱们每天派一把刀去看着大将。”药研皱眉。


 ...

这里是个新婶,非洲人???大概吧


想记录一下本丸发生的事


刀子们只是我丸里的刀子们,性格可能会和其他丸里的刀们不一样


(感觉我家的刀子们一个个都是情感专家,一定是我的错觉)


―――――――无聊的分界线――――――


    清光发现最近婶婶情绪有点不稳定,经常自己躲起来,等出来的时候又挂着瘆人的笑。就瞒着婶婶和丸里的刀们开会。


    “主公莫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安定琢磨道。


     “可能吧,要不咱们每天派一把刀去看着大将。”药研皱眉。


      长谷部:“那今天就从我先来。”


      晚上


      众刀盯着长谷部“怎么样?”


      “啊路几她一直碎碎念去死,”长谷部右手捶了一下左手手心“你们说不能是啊路几在现世和男朋友吵架了吧。”


       “有可能。”莺丸喝了口茶“明天我试着去开导一下。”


       第二天,莺丸带着新茶去找婶婶,“主公,我得到了新的好茶,要来尝尝吗?”


       “不用了,”婶婶从角落里站起来,理了理衣服“我要去抓萤火虫了,刚下来的活动,有好多咱们丸里没有的刀,等我把大包平接回来。”


       “嗯?您不回现世一趟,陪一下您的男朋友吗?”莺丸略有些诧异,毕竟婶婶平时是条咸鱼。


      “男朋友?什么男朋友。没有。”婶婶顿了一下“对了老爷子,帮忙告诉一部队,出征。”


       “那前两天新接回来的刀呢?”


       “山姥切长义?先种地加生存吧。”


       “主公(大将)怎么样?”众刀看着莺丸。


         莺丸摇了摇头“不是吵架了,分手了。”又喝了口茶“对了,主公让一部队去捉萤火虫,接新刀。”

      

    

   


江重山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咕

【刀剑乱舞】巡礼

小短打

原创女审神者注意

私设如山

轻微被审,OOC注意

灵感来源刀剑乱舞电影以及某次深夜口嗨

一周年贺文 巡礼

夏日,墓地,微雨。山姥切国广给审神者撑着伞,小姑娘在墓前跪坐了不知多久。从太阳还没被乌云遮盖,到漫天铅灰的云酝酿着雨,到第一滴雨飘到刚擦干净的墓碑上,到现在,审神者小声的嘟囔混在雨声与远处蛙鸣声中难以听得真切。

“奶奶,我收到你寄来的礼物啦。好大一箱子!我一个人抬得困难,是被被帮我抱上去的。”

第二滴雨落在墓前的菊花花瓣。

“奶奶,我看到你在池田屋的照片以后就去问了清光。”

“他还记得你,他说你经常去那里吃面。一边嗦面一边开手机打刀剑乱舞。”

“他说那家店已经搬走啦,现在的池田屋成了审神者必备的打卡景点...

小短打

原创女审神者注意

私设如山

轻微被审,OOC注意

灵感来源刀剑乱舞电影以及某次深夜口嗨

一周年贺文 巡礼

夏日,墓地,微雨。山姥切国广给审神者撑着伞,小姑娘在墓前跪坐了不知多久。从太阳还没被乌云遮盖,到漫天铅灰的云酝酿着雨,到第一滴雨飘到刚擦干净的墓碑上,到现在,审神者小声的嘟囔混在雨声与远处蛙鸣声中难以听得真切。

“奶奶,我收到你寄来的礼物啦。好大一箱子!我一个人抬得困难,是被被帮我抱上去的。”

第二滴雨落在墓前的菊花花瓣。

“奶奶,我看到你在池田屋的照片以后就去问了清光。”

“他还记得你,他说你经常去那里吃面。一边嗦面一边开手机打刀剑乱舞。”

“他说那家店已经搬走啦,现在的池田屋成了审神者必备的打卡景点。他推荐你再去一次。”

“我没有和他们说你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了啦……清光回忆起奶奶的时候,表情很温柔。只不过他有些嫌弃你嗦面嗦得太大声了,还让我给你带话说他已经放下了,就别再拿着他和安定的mochi念叨了。”

“咪酱也记得奶奶!奶奶真是的,都和咪酱叨叨过什么啊!每次军议咪酱都要端着茶点说‘久等了’……”

“奶奶……本丸里不少人都记得你哟。石切丸也记得,今剑也记得,青江也记得,新选组里好多人都记得……”

第三滴第四滴雨,接连从墓旁的松针上滚落而下。

“你在相册里标注着圣地巡礼。”

“我好高兴……奶奶,我好高兴……”

“他们说我和你长得很像……他们说你是个温柔的人……”

“为什么你不能回来……”

“时政有消息说明年就能开通带家属进本丸的活动……我想让你看看他们……”

“短刀们也想见见你。他们已经开始商量着要怎么样欢迎你了。”

“你回来啊!”

“我在这边有了被被,要是和爸妈说我喜欢上了一把刀他们还不得打断我的腿,你回来劝劝他们啊。”

“奶奶……!”

雨滴急急砸下,撞得伞面一阵作响。

山姥切看着小姑娘毫无章法地哭嚎着,泪水混着雨水,把裙子变成了湿淋淋的一团。

“……五虎退的小老虎极化回来变成大老虎了,被撸毛撸急了会轻轻叼着人的手不让继续撸……鸣狐的小狐狸尾巴也变多了,鸣狐的话也多了,偶尔也会出声呵斥小狐狸聒噪……”

“狐球还没有来本丸,可能是我做的油豆腐还不够好吃……”

“安定着急要出门修行,我还没想好要不要让他去……”

“我看刀舞军议的时候鹤和长谷部也在旁边,从此长谷部看向鹤的眼神有些警惕。”

“奶奶在手机里养的本丸是什么样的呢……”

“初始刀是谁?谁是奶奶的婚刀?奶奶本丸里的粟田口们是不是也超级可爱……”

“时政禁止审神者去三代及三代以内亲属所在的时代……万一改变了历史,万一,奶奶没有收养父亲,我就不会存在了呢……”

“奶奶,我好自私……我害怕自己不存在……”

她的声音渐渐低了,软了,山姥切只能看到她毛绒绒的头垂着。付丧神没有父母的概念,更不用提祖母之类更远的亲缘。与他和原主的关系不同,与他和兄弟的关系不同。如果是本歌在的话,一定更会安慰人吧。他扯了扯头上的布,踌躇几次都未张口。

他记得审神者在本丸不愿提她家事,每次有短刀好奇,她也只是简单带过,然后转向别的话题。他记得审神者拿出照片时的小心地屏气,眼睛迅速蒙了层水雾。他也当然记得,她的睫毛沾着泪,在烛光下轻轻颤抖着。

审神者从没哭过,至少没在山姥切面前哭过。哪怕是早期本丸建立,前方战事吃紧的时候,她也是一边用颤抖的嗓音指挥,一边红着眼接连给他们手入治疗。她唯一一次流泪,还是在想给他们做咖喱切洋葱的时候被熏到了。当烛台切接过菜刀的时候,小姑娘已经藏在山姥切的披风里红了脸。

瓢泼大雨,原本铅灰的天已变成黑色。审神者吐不出完整的话语,只声嘶力竭地嚎着。伞不堪落雨的击打,吱吱呀呀地呻吟。山姥切抬手,轻轻抚在她头顶。

“被被?”

“……”

山姥切把伞塞到她手里。在审神者身边也跪下,郑重地向墓碑拜了几拜。

审神者怔愣着,她眼前付丧神的发丝被雨打成一缕缕,从漂亮的金色变成浓郁的深金。白布上满是雨渍。

就在她慌乱地把伞罩在他上方时,他说,“去巡礼吧。”

“巡礼?”

“去你的祖母去过的地方,巡礼。”他转过头解释道,审神者看到他的眼,突然冷静下来了。审神者没有告诉山姥切国广,她选择他做初始刀的原因,是她陷在了那双蓝绿色的眼里。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可惜他总是逃避着她的目光。他真剑必杀时饱含着怒气和杀意的眼,他面对着过分热情的山伏时因不自在而躲闪的眼,他小憩初醒的略带迷茫的眼,以及,他对审神者说出“我是你的刀”时坚定信赖的眼。

“该走了。”山姥切上下打量着她,率先站了起来,伸出手。审神者抿了抿嘴,搭着那只满是刀茧的手踉跄站起。

……………………

“后来呢?”幼小的审神者扒着山姥切的披风问。山姥切国广眯了眯眼,眼前是一片逼眼绿意,短刀们在重重叠叠的枝叶下玩耍。

“别中暑了。”他给小女孩儿按了按遮阳帽。

“被被你说嘛,后来呢?你和妈妈都去哪儿了?”

“后来我们去了她祖母去过的地方。具体你得去问陆奥守,照片都在他那里。”山姥切轻声叹气。十多年过去了,他有些记不清池田屋二楼、鞍马寺的山路、五条大桥的雕塑……可是那双或悲伤或怀念的眼,他从未忘记过。他甚至还记得,巡礼的最后一天,她在他们躲雨的甜品店里,喝到红豆汤时眼里闪现的一丝泪光。“和祖母做的味道很像”,她小声说。于是山姥切国广也学会了红豆汤,虽然学的路上磕磕绊绊,也经常被她调侃说自己不是那块料。

“被被,等我长大我也要带上我喜欢的刀,去按着妈妈走过的路线走一走!”

“嗯。”

“被被,妈妈也有给我留下什么礼物吗?”

“嗯。”

“是什么?是什么?我想看!”

“……”

“不要扯我的布,回去给你做红豆汤喝。”

“好耶!!!”

此时,距离审神者牺牲已有五年,距离审神者领养孩子已有七年,距离审神者和山姥切国广圣地巡礼,已有十一年。

夏风拂面,带来远处的荷香,一如他们十二年前的初见,也一如他们曾一同度过的许多年。

完。


TUNAGO
老四花的涩会主义兄弟情ww 莺...

老四花的涩会主义兄弟情ww

莺丸的内番扭蛋经常会倒在旁边的江哥身上 而且每次都是扶正了又倒XD

P.S.其实莺球的左边还有一只看戏脸(x)安定 但是莺球从不会靠在安定身上 永远都是向右边的江哥身上靠ww

老四花的涩会主义兄弟情ww

莺丸的内番扭蛋经常会倒在旁边的江哥身上 而且每次都是扶正了又倒XD

P.S.其实莺球的左边还有一只看戏脸(x)安定 但是莺球从不会靠在安定身上 永远都是向右边的江哥身上靠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