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刀剑乱舞侍寝篇

   1参与
容海-14

【绝渊】(22)魔王刀其二侍寝篇(上)·故世

*注意

现世之旅,主线大剧情开启

不动行光/宗三左文字×女审神者

婶婶被逼(?)寝当番系列

审神者非专一

有其他刀婶出场注意

私设如山


前篇“鸣狐侍寝篇”http://xuanyuan14228.lofter.com/post/202c68da_1c6c3cb28


当审神者提出要去现世时,整个大广间的气氛陷入微妙的僵局。


自她从May那里回来,整个人就有些奇怪。虽说早有预感,但是当事态到这个不得不处理的地步时还是有些为难。她出了本丸就是个所谓的“死人”,在现世根本待不了多久,而且也只能维持像他们那样的御灵体形态。但是审神者针对这种情...

*注意

现世之旅,主线大剧情开启

不动行光/宗三左文字×女审神者

婶婶被逼(?)寝当番系列

审神者非专一

有其他刀婶出场注意

私设如山



前篇“鸣狐侍寝篇”http://xuanyuan14228.lofter.com/post/202c68da_1c6c3cb28






当审神者提出要去现世时,整个大广间的气氛陷入微妙的僵局。


自她从May那里回来,整个人就有些奇怪。虽说早有预感,但是当事态到这个不得不处理的地步时还是有些为难。她出了本丸就是个所谓的“死人”,在现世根本待不了多久,而且也只能维持像他们那样的御灵体形态。但是审神者针对这种情况问过了May,后者则回答说不用担心,一切都由她料理。


审神者没有理由不放心May。于是她一副根本不在乎的样子,胳膊懒懒地撑着脸颊坐在长桌的上座,面前的茶水袅袅地冒着热气。几振刀无言地对视了一眼,不由得又转头看分别坐在她身边一脸平静的两振山姥切。


今早来召集会议的是他们两个,这就说明他们已经事先劝过她了。既然连初始刀和检察官都没办法,那就是真的没办法了。


“……就是我刚才说那样。May前辈有事需要我帮忙处理,她会带我一起去,其他的事她自然会想办法。”审神者换了只手撑头,故意不去看一个个脸上写满不放心的家臣们,“所以这次我还是要征求你们的意见,有谁想跟我一起去现世?”



这次轮到山姥切国广和山姥切长义一脸茫然了。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自己和她一起去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难道她又想抛下他俩自己出远门?


见两位山姥切迟迟不作声,其他人也都读懂了空气选择保持沉默。审神者叹了口气,伸出空着的左手从桌子下面握住山姥切国广的手,手指在他有些粗糙的掌心摩挲。山姥切国广死死地盯着她,像是要把她的脸盯出一个窟窿来。审神者被盯地发毛,又心虚地在桌下把右小腿搭在另一边山姥切长义跪坐的大腿上,后者微不可觉地颤抖了一下,宝石蓝的眸子刀子一样暼了过来。


审神者可怜巴巴地低头,好像有多委屈的样子。


初始刀咳了两声,检察官红着脸别过头。行吧,讨好也要有个限度,等着你的解释。


一旁围观三人互动全程的长谷部眉头都要皱碎了。烛台切挑了挑眉,微笑着拍了拍长谷部的肩膀。试问这个本丸里的哪个刃不为得不到家主的心而苦恼,觉得酸什么的,习惯就好。


“……都不吭声是什么意思,不想给我收拾烂摊子?”审神者坐正身形清了清嗓子,有把自己那高冷的气场像块砖一样自然地搬了出来。长谷部和加州他们刚想开口,结果自家主人像是故意的一样,吊着嗓子接着说,“如果你们都不愿意去,那我可就要强行点名了。就找几个平常不怎么出门的吧,去陌生的地方放放风有利于身体健康。”


家主很奇怪,非常奇怪。之前她在会议上一贯都是最严肃的那个,一个眼神就能让鹤丸晏息旗鼓,一个动作就能让明石爬起来坐好。而这样类似于开玩笑调侃和开小差的行为更是从没出现过。


药研挑眉,转头询问性地跟自家兄长对视了一眼,是不是在May那里受了什么刺激?一期一振无奈摇头,他在那里侵占家主的内疚感至今萦绕心头,以至于这几天见到山姥切们的时候都是绕道走的。


审神者没在意席上他们的小心思。她昨天用终端跟May通话,当然May还是没有准确说出来到底是什么事。不过她早有准备,在现世一切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有预备措施。谁跟随她一起去都一样,他们都是怀揣着她信任的刀,绝对不会让她再出意外了。


但是仔细想想还是带不怎么显眼的好。薙刀和枪包括大太刀理所当然地排除,小狐丸等一列千年刀们在现代社会多少有些麻烦,伽罗的龙纹身和光忠的眼罩太显眼,长谷部和清光他们自然是要留下来好好看家的……


“嗯……对了,宗三去哪里了?”


审神者的视线转到今天排好跟宗三一起田当番的歌仙身上。文系刀放下手里的茶杯,应答道。


“……我来的时候他还在地里。现在应该去接修行回来的不动行光了吧,毕竟大家都被召过来开会了,没有人去管。”


歌仙的视线若有若无地往别处瞟着,审神者尴尬低头。被各种各样的破事烦心,她好像真的忘了今天是不动回来的日子了。


“那好,人选就定他们俩了。一会儿让宗三带不动来见我,现在散会。”


>>>


刚出远门回来屁股还没坐热的不动行光就被告知要和主人一起再出去一趟,意外的是他完全没有埋怨的意味。还说“若是主人的吩咐”什么的,有一瞬间审神者觉得这个昔日中二气息满满的少年是不是被长谷部附体了。


不动行光无奈地看着面前一脸懵甚至还有些惊恐的审神者,踮起脚伸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说,“喂,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只不过是戒了酒而已……”


审神者愣愣地看着面前这个笑的爽朗明快的少年,不觉有些恍惚。不动刚来的时候还是那副怨天艾地的模样,整日以灌酒来麻痹自己,时不时地找长谷部吵个架,跟她的关系自然也不会很好。但是她却在他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那个被命运所把玩捉弄地狼狈不堪,只会逃避的弱女子。


她有朝一日,也会像不动一样蜕变吗……


走神了许久,才发现手里的通讯终端早就嗡嗡响半天了。接起来一听果然是May,询问了审神者要带去的家臣之后,她说这次是要以实体状态在现世显现,并嘱咐审神者一定要带上她给的那把木梳,并把外表整理地正常一点,下午在总部的统一时空跳转器那里集合。


看来审神者的顾虑是有必要的。她能穿出去的衣服就只有前些天May送的洋裙,但是宗三和不动怎么办?总不能穿内番服啥的吧。正苦恼着,长义突然“啪”地一声拉开了她房间的门,她吓地一激灵,银发打刀站在她面前,把手里那像快递盒子一样的包裹扔过来,说了一句,“刚刚收到的时政速递急件,是May小姐寄过来的。”


山姥切长义英俊的脸上写满了“我很不爽”四个字。审神者缩了缩脖子,什么时候时政也有快递公司了?她悠悠地拆了包裹,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是为宗三和不动准备的现代衣物。果然May就是阔气,她已经数不清到底欠了这前辈多少人情了。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长义抬手拢了拢头发,盘腿坐了下来。一双钴蓝色的宝石瞳直直地看过来,她读出了些许讨要解释的威胁的情绪,好像他才是她的主人。审神者抿起嘴唇,伸手去摸男人戴着黑手套的攥起拳头的手背,男人不为所动,握的拳头更紧了。


“……我没什么好说的。只有一句话,我是这个本丸的家主。”


审神者的手指悄悄钻进了他攥紧的手心里,男人握拳的力道一松,转而好像是握住了她的手。


她不仅是他的心悦之人,她还要负起审神者应有的责任。过去她私心的偏爱也是时候该停止了,任性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你怕吗?”


山姥切长义淡淡地问了一句。审神者一愣,本来想回答不怕,但是无奈自己的手指在他的手心里颤抖地厉害,只能苦笑了一下。


“你们在身边,没什么好怕的。”


听了这句话,山姥切长义心里一抽,反而皱紧了眉。他展开手臂一扬披风就把她整个人裹在了怀里。审神者的视线顿时一片漆黑,她的手紧紧抓住男人的腰,清晰地感觉到他因呼吸而起伏的胸口宽厚温暖。银发打刀搂住她的头,闭上眼睛隔着披风虔诚地落下一吻。


“……快去快回,一路平安。我……我和他等你回来。”



>>>



当被被送审神者一行三人来到约好的地点时,May和她家的小乌丸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总部的统一设施她从未来过,好像是只有官方的现代远征任务才能使用这里。一连好几个转换装置并排安置,周围看起来跟现世的车站没什么差别,不过人少多了,看来是May专门找的避开高峰期的时间段。


“……久等了。多谢您寄过来的衣服,帮大忙了。”


审神者走近,有礼地打了个招呼,身后的三振刀也跟着她一起颔首至礼。May仍然是一脸自然的微笑,但是视线却投在审神者身旁站着的山姥切国广身上。后者感知到了对方的注目,又低头施了一礼。


“……我家主人受您照顾了。这次出行还要麻烦您费心。”


May看着被被那副严肃正经的样子,不由得又笑着转头看向审神者,“可算是见到你家山姥切君了,初始刀果然最像主人,连说话的语气都如出一辙。”


审神者跟自家初始刀对视一眼,尴尬地笑了笑。后者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像是在嘱咐她什么。一旁的不动扯了扯自己新衣服外套上的带子,走过来拍拍金发打刀的肩膀。


“放心吧山姥切,我们会保护好主人的。绝对连一根头发丝都不让她掉。”


山姥切国广“嗯”了一声,旁边的宗三也对他点了点头。金发打刀握紧了手中的本体,像是自身已临战场一样,坚定地目送他们消失在一束刺目的金光里,那光芒仿佛独占天幕的拂晓,也像是垂暮之时的夕阳。


“……一路小心。我……我们等你回来。”



>>>



当熟悉有陌生的都市烟火气息铺面而来的时候,审神者才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冷静。


他们被传送到了一个跟来时样子很像的车站里。满满的人流鱼贯出入,各种各样的通俗气味灌过来,把她挤的有些缺氧。太久没见这么多人类,审神者觉得自己的大脑快要超负荷运作了。


“……这,这也太夸张了……”


不动小孩子一样的身高视线被挡的严严实实,要不是紧紧拉着她的手没被冲散,一会儿她可能要去车站广播室喊他的名字了。


“家主小心。”


宗三则拢住她的肩膀把她护在怀里,有些瘦弱的身体小心地躲着各种各样的碰撞。审神者在他的臂弯下艰难地探出头,在人山人海里扫描寻找着May和小乌丸。按理说May那头银发应该很显眼,但可能是因为那两人身高不够,完全找不到。


完了。她最担心的情况发生了。审神者不得不承认自己原本就附带路痴属性,这下在自己完全不熟的地方跟前辈走散了,还带着两个对人类社会完全隔阂的付丧神……能怎么办,等死吗?


“等一下……出口在哪里?我们可以去出口等他们……”


审神者凭借自己在现世生活了十六年的经验下了一个正确判断。宗三以身高优势成功看到了荧光的出口标识,便随着人潮往那个方向艰难移动着。在摆脱了高峰人流之后,审神者觉得自己本就经不起折腾的身体只剩半口气了。


“……现世……太可怕了。比敌人还可怕,如果有这么多溯行军的话,我真的会碎在这里的……”


不动脱了紫色的运动外套,靠在楼梯扶手上大喘气,宗三则重新挽了一下长发,整理着被弄皱的米色风衣。审神者用终端给May打了好几个电话,但是一直显示忙音。她警惕了起来,拽了拽身上不好行动的黑红洋裙,掏出口罩来戴在脸上,皱着眉头四处张望着。


她这个人在现世已经不存在了,本身以实体状态来到这里就是不被允许的。审神者的本能让她屏蔽好自己的特征,这也是她穿了不符合自身形象的洋裙出现的原因。


就算是很细微的一点,也绝对不能扰乱历史。


“……家主。”


宗三突然靠过来,微微掩住她的身形。不动也从楼梯扶手上站直身子,眉头也皱得死紧。审神者一惊,好像有谁在靠近,普通的人类不会让付丧神们有这么大的反应。难道是……


审神者的思绪突然被打断了,是因为从她身后传来了她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不是May他们,而是那个在她的本丸里每天都会听到的一句话——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一个穿着白色高领毛衣的男人松松垮垮地披了一件大衣,白皙如雪的肤色和那扫过肩头的长发是一样的颜色。男人的白皮靴上沾了不少尘土,手里还捏着一杯热腾腾的珍珠奶茶。


鹤丸国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