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刀剣乱舞

16891浏览    5030参与
戀鳴
江好好的⋯⋯ 來嘛⋯⋯ 一起在...

江好好的⋯⋯

來嘛⋯⋯

一起在沼底玩啊(๑✧∀✧๑)


新的江美美的

皮膚很白很白

是一個可以跟般喵一起玩吸血鬼鬧劇的人(X

外型是很優雅的感覺

只是台詞是「……血を浴び……血を流し続けるのが僕の業……」

有點病病的

還是只是個真的覺得這個是自己的工作的孩子呢?

好像桑名江一樣覺得吃土是很正常之類的

好奇啊

江好好的⋯⋯

來嘛⋯⋯

一起在沼底玩啊(๑✧∀✧๑)


新的江美美的

皮膚很白很白

是一個可以跟般喵一起玩吸血鬼鬧劇的人(X

外型是很優雅的感覺

只是台詞是「……血を浴び……血を流し続けるのが僕の業……」

有點病病的

還是只是個真的覺得這個是自己的工作的孩子呢?

好像桑名江一樣覺得吃土是很正常之類的

好奇啊

星屑之隙

【鶴一期】兩床被子

降溫了,注意保暖哦!


【鶴一期】

【鶴丸國永】

【一期一振】


==========================================


氣溫漸漸入冬,即使關上門,也關不住夜晚的絲絲寒意

披著一件薄薄的羽織,一期一振坐在書案前,靜靜翻動著手中的書卷

忙碌了一天,精神已然有些困倦

身後早已鋪好了兩床被子,但他還想堅持再等待一些時間


唰——,是門輕輕拉動的聲音

他循聲望去,從門外走進一個無比熟悉的身影

鶴丸國永朝一期一振走去,身上只穿著一身單薄的浴衣

他剛剛泡完澡,身體還是熱哄哄的,髮尾上還留著點點水滴

”終於活過來了“

鶴丸國永表情誇張地說,...

降溫了,注意保暖哦!


【鶴一期】

【鶴丸國永】

【一期一振】


==========================================


氣溫漸漸入冬,即使關上門,也關不住夜晚的絲絲寒意

披著一件薄薄的羽織,一期一振坐在書案前,靜靜翻動著手中的書卷

忙碌了一天,精神已然有些困倦

身後早已鋪好了兩床被子,但他還想堅持再等待一些時間


唰——,是門輕輕拉動的聲音

他循聲望去,從門外走進一個無比熟悉的身影

鶴丸國永朝一期一振走去,身上只穿著一身單薄的浴衣

他剛剛泡完澡,身體還是熱哄哄的,髮尾上還留著點點水滴

”終於活過來了“

鶴丸國永表情誇張地說,一下子就坐在一期一振旁邊

他外出遠征了三天,到了今天晚飯過後才返回本丸

“您吃東西了嗎?要不要給您準備一些吃的?”

放下肩上的羽織,一期一振正要起身

雙肩卻被他輕輕握住,穩穩壓回原地

“光仔給我留了晚飯,我已經吃過了”

鶴丸國永笑道,凝視著一期一振的臉

“這幾天還好嗎?有沒有出什麼狀況?”

一期一振搖搖頭,笑著輕拍了扶在肩上的手

“托您的福,本丸一切順利”

“嗯,那就好了”

手掌從肩撫上臉,帶著一絲柔情,鶴丸國永注視著那琥珀色的雙眼


“睡了嗎?”

瞄了瞄兩床被子,鶴丸國永看出了一期一振的疲倦

“我想把這一章看完再睡”

想了一下,一期一振回答了他

他的指腹便輕撫過他的眼下,笑容有點拿他沒辦法

“不要太晚了,黑眼圈跑出來你可愛的弟弟們又有話說了”

“嗯,我知道了”

一期一振笑著答應,鶴丸國永便寵愛地摸摸他的頭


房間中,兩人保持著絕妙的距離

他們彼此都沒有說話,只有書頁翻動和打粉棒輕敲在長刃上的聲響

房間裡的空氣依然微寒,襯得那橙黃的燭光愈發溫暖

稍稍打了個哈欠,一期一振終於把書卷合上

“看完了?”

正好結束了佩刀的日常保養,鶴丸國永轉臉朝他看

一期一振點點頭,眼中帶著歉意與困擾

“其實您不用等我的,您才遠征回來,想必已經很累了”

“再累,該做的事還是得做的”

鶴丸國永笑道,一邊把拆開的配件一一安裝好

“不好好保養,指不定哪天就生鏽了”

聽見他的刻意強調,一期一振禁不住苦笑

“明明您總說保養太麻煩,每次都留到出陣前才做的”

“嗯,我確實等你了”

把佩刀放好,鶴丸國永乾脆承認道

“三天沒見了,想看著心愛的戀人的臉進入夢鄉也很正常吧”

他一邊說著,注視著一期一振的眼睛瞇得細長

抿唇無語,一期一振微紅了臉頰看向別處

他的視線停留在兩床被子上,斂起的雙眸水波盈盈


“鶴丸國永殿下”

“嗯?怎麼了,一期”

“今晚…可以與您共寢嗎?好像……有些冷了”

“正好我也覺著冷了,來吧,一期”

“嗯”


今天能吃到切叔的粮吗
新的下巴!!!这个嘴唇怎么这么...

新的下巴!!!这个嘴唇怎么这么白啊!!

新的下巴!!!这个嘴唇怎么这么白啊!!

今天能吃到切叔的粮吗

买了买了!!!切叔终于也有新衣服穿了!!!

买了买了!!!切叔终于也有新衣服穿了!!!

ペプシシ
这个男人的本质罢了(暴言

这个男人的本质罢了(暴言

这个男人的本质罢了(暴言

戀鳴

【刀劍亂舞】本丸物語.一

警告⚠️

這篇文章是根據作者本人

即是我自己

玩遊戲刀劍亂舞的情況以及我的腦洞寫出來的

注意各種遊戲內容現實合理化

審神者的名字真的是我遊戲裏的名字

由於當時就填了這個

所以如果看文時感到別扭的我也只能說抱歉

開始的日期和服務器也是真的

刀男人們來到本丸的日期也是真的

我只是想把我現在熱愛的事物紀錄下來

畢竟也不知道自己能愛多久

還有我對刀刀們的理解跟大家也可以有差異

如果你們看到任何一點感覺不適的地方

就請你們右上點叉離開吧

如果沒有問題就可以看了


≣≣≣≣≣✿≣≣≣≣≣≣≣≣≣≣≣≣≣≣≣≣≣≣≣≣≣≣≣≣≣≣...


警告⚠️

這篇文章是根據作者本人

即是我自己

玩遊戲刀劍亂舞的情況以及我的腦洞寫出來的

注意各種遊戲內容現實合理化

審神者的名字真的是我遊戲裏的名字

由於當時就填了這個

所以如果看文時感到別扭的我也只能說抱歉

開始的日期和服務器也是真的

刀男人們來到本丸的日期也是真的

我只是想把我現在熱愛的事物紀錄下來

畢竟也不知道自己能愛多久

還有我對刀刀們的理解跟大家也可以有差異

如果你們看到任何一點感覺不適的地方

就請你們右上點叉離開吧

如果沒有問題就可以看了


≣≣≣≣≣✿≣≣≣≣≣≣≣≣≣≣≣≣≣≣≣≣≣≣≣≣≣≣≣≣≣≣


        二〇一九年二月五日,石見國,時之政府大樓。


        「主大人,您好,我是狐之助,是時之政府委派下來專門為審神者服務的管狐,主要任務為告知審神者的工作,以及傳遞上面下達的指令和訊息,以後就是專屬您的輔助者。」


        「根據您日前上交的報表,這個就是您選擇的初期刀。」


        「主,您好。我是加州清光,以前是沖田總司先生所持有的刀,現在是您的本丸的第一把刀,我果然還是被您愛著的吧。」坐在女生對面的青年樣貌精緻,從頭髮到鞋子,無一不顯示出他對外表的重視,但是最讓人沒辦法忽視的是,那雙在說最後一句的時候帶著期待的眼睛。


        「您好,我是Emi,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主了。」女生柔和地回應。


        加州清光得不到Emi的回答,稍微有點失望,但是想到只是第一次見面,這樣追問實在有點失禮,於是調整好心情,立即就笑著提議大家先到分派到的本丸,再繼續其他的事務。


        在路上,Emi並沒有說話,眼神也四處飄著,沒有焦點。加州清光有點在意,新的主是不是不喜歡自己?是不是後悔選擇了自己?不過當他看到女生不停抓著自己的衣角反復扭磨,他當下馬上鬆一口氣,大概是在緊張而已。


        Emi到底是不是在緊張?答案是肯定的。她腦海不斷浮現剛才加州清光有點失望的表情,她有點抱歉,但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她是在一次無聊得快發霉的時候從妹妹口中得知審神者和刀劍男子的存在的,後來經過介紹,她點入政府以某職員的任職地點及日常作主題的招聘宣傳紀錄片,發現一個她兩年前就見過的美人,當時她不在意,再次見到卻忍不住想看他開心地笑起來的臉。為了這個,她才成為審神者的,而初期刀的選擇也只是因為妹妹特別提及過才確定下來的,當然她也不是不喜歡加州清光,只是跟他所期望的,似乎還有點距離。


        到達本丸之後,狐之助開始他的責任,一邊帶著Emi和加州清光參觀本丸,一邊順便解說審神者的日常工作。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出陣。安排刀劍男子入隊,結成隊伍,委任隊長,然後出陣,消滅歷史修正主義者,保護我們的歷史。」


        「其次是手入,戰鬥必定會有損傷,只要顯示身體狀況的數據報告血量在1以上就不會喪命,送入手入屋即可。不過刀劍男子通過審神者的靈力顯現之後,已經再不是只有靈體的付喪神,而是擁有肉體的人類,所以痛感以及受傷後一切可能的並發症都是存在的,雖然說按規定只要手入完畢一切就會恢復,但受傷期間的記憶仍然會存在,身體也會記得那種感覺,所以如果想要減少刀劍男子痛苦的時間,可以使用加速符使手入屋的陣術的力量大大增強,馬上完成手入。」


        「其三是鍛刀,這個是鍛刀屋,裡面有一個刀匠會負責打造刀劍,主大人只要把決定好數量的資源交托給他,他就會為您鑄造出不同的刀劍,您只要為鑄造出來的刀劍付上靈力,使其顯現即可,如果不介意,這個工作可以交由刀劍男子甚至刀匠幫忙,主大人只需要把靈力付在符紙上供他們使用即可。為了確認主大人清楚如何付上靈力,現在請您試鍛一次刀。」


        Emi靜靜地看著已經點好的四種各50個的資源,從分散的資源變成了一把短刀,她輕輕付上靈力,然後等待眼前會出現個怎樣的人。


        「我是太鼓鐘貞宗!華麗地大鬧一場吧!」


        身穿白衣、披著藍色披風的少年宛如一個小王子,從笑容和動作則明顯透露他滿滿的活力,感染力很強,讓人見到他就忍不住想要跟著一起高興起來。


        雖然由於宣傳紀錄片只看了第一季的首三集,所以並不清楚太鼓鐘貞宗是把怎樣的刀,甚至可以說是其實連他的存在也不知道,但是少年的可愛讓Emi下意識跟他親近起來,她笑著介紹了自己,又跟加州清光和太鼓鐘貞宗說了些話,她看著眼前的兩個人相談甚歡、狐之助也偶爾搭幾句話的樣子,她有點期待往後的日子了。


        「雖然我們聊得很開心,但是主還有工作的吧。要開始準備了!」加州清光輕輕提醒了一句。


        Emi立刻回過神來,請狐之助帶她去她的房間查閱任務表,準備正式開始審神者的責任。


        然而,在走過門口的那條走廊時,太鼓鐘貞宗突然停下腳步。


        「那裡是有些什麼嗎?小門旁邊掛了一個『捌』的牌子啊。」他指向本丸大門旁邊的一個小房子問道。


        「抱歉,忘了介紹,那裡是本丸的郵箱,由於本丸接收的文字訊息一律由我傳達,所以郵箱一般寄存的都是比較大型的實物包裹,例如資源、札或者未顯現人體的刀劍等,為了提供足夠的空間存放,因此特意建成比較寬闊的小倉庫式樣。」


        「那麼就是裡面有八件郵件的意思吧?我們去看看吧。」


        一行人走過去,打開門後見到編號一至八號的架子上都各自放著一把刀。


        「狐之助,這是?」Emi有點疑惑。


        「是剛才公告欄榜示的那個吧!」太鼓鐘貞宗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聽說時之政府前一段時間剛好通過了一個電影的計劃,整個審神者業界現在都處於普天歡慶的氣氛,上面更下令派遣所有審神者八把刀與眾同樂,剛剛公告欄上也有那個海報,這個大概就是那個吧。」加州清光回想一下在時之工作時聽回來的消息後回答。


        「沒錯,就是那個。那麼請主大人為這些刀付上靈力吧!」狐之助附和說。


        不久,面前出現了八個刀劍男子,有的在活動自己的身體,有的在觀察周圍的環境,有的在逗弄狐之助,有的在發呆,似乎還沒搞清楚狀況。


        「你們好,我是這個本丸的審神者Emi,之後就是你們的主了,請多多指教。」


        反應過來的刀劍男子也陸續開始自我介紹。


        「我名為壓切長谷部,只要是主的命令,無論是什麼我都會為您完成。」灰髮的男人右手放在胸前,微微鞠了個躬,自信地笑了笑。


        「骨喰藤四郎。抱歉。記憶幾乎全都沒有了。」銀髮的少年面無表情,眼神卻流露出他的認真。


        「山姥切國廣。⋯⋯你那是什麼眼神,介意我是仿造品嗎?」白色的布幾乎掩蓋了少年的整張臉,只是說到後面的時候,他有點緊張地抬起頭盯著主,露出一雙漂亮的碧瞳。


        「日本第一的槍,日本號。現在拜訪。你,在我來之前喝了多少杯啊?」高大的男人隨意地笑了笑,輕輕把手上的酒瓶拿高一點搖了幾下。


        「我是古備前的鶯丸。關於名字的由來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嘛總之多多關照。」綠髮的青年微笑著向主的方向歪歪頭。


        「三日月宗近。打除刃紋較多的緣故,被稱為三日月。多多指教。」藍髮青年露出矜持的笑容對主點點頭。


        「喲大將。我呢,是藥研藤四郎。和兄弟們一起,都多多關照了。」看起來十分清秀文靜的少年以低沉的聲音豪爽地向主打了個招呼。


        「……嗝。我是不動行光。織田信長公最為喜愛的刀!怎樣,認輸了嗎~!」臉色微紅的少年在提起前主的時候露出了自豪又思慕的神情。


        「不動行光⋯⋯。麻煩你不要在主面前提起那個讓人感到不快的男人可以嗎。」壓切長谷部聽到不動行光的說話後不由自主地皺起眉頭。


        「你是⋯⋯嗝。壓切⋯⋯長谷部?真是奇怪的名字呢⋯⋯不對嗝!你憑什麼這樣說信長大人啊!」不動行光衝到壓切長谷部面前怒吼。


        「好了不動,別吵了。壓切你也是。」藥研藤四郎伸手拉著不動行光的後衣領。


        「請叫我長谷部!」壓切長谷部抿抿嘴。


        「你還是那麼抗拒別人叫你壓切啊!」日本號笑著拍拍壓切長部的肩膀。


        「哈哈哈,很久沒見了骨喰。」


        「抱歉,我們以前認識?我不記得你是誰了。」


        「哦哦⋯⋯」


        「⋯⋯」


        在自我介紹之後順勢聊開的刀靈們,有些好像還是老相識啊,真是一群很有個性的刃呢!Emi露出高興的笑容,拍拍手,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然後向大家說明接下來要負責的任務。


        他們現在共有十人,而一個隊伍最多可以有六人,Emi先組織好作為主要戰力的第一部隊,初期刀加州清光擔任隊長,其餘隊員為藥研藤四郎、骨喰藤四郎、壓切長谷部、日本號和三日月宗近;至於第二部則等待第一部隊出陣時撿到的刀,還有日課緣故會在鍛刀屋出現的三振刀顯現之後再作決定。


        第一部隊在裝備好刀裝之後就一起出發去函館出陣了,留下來的就跟Emi一起去鍛刀屋迎接新的伙伴們了。由於還不清楚鍛刀的資源的分配和運用,以及擁有的資源有限,所以這三次的鍛刀同樣是各種資源50個,因此顯現的刀也很理所當然地是三把短刀。


        「我是愛染國俊!我身上可带著愛染明王的保佑咧!」紅髮的小孩健氣地笑著。


        「我是信濃藤四郎。在藤四郎兄弟中也是被秘密珍藏著的孩子哦。」紅髮的少年顯得斯文秀氣。


        「我是亂藤四郎哦。……吶,想和我一起亂來一場嗎?」是一個看起來很像女孩子的橙髮年輕人。


        「看來今天紅色系比較多啊。你們好!我是Emi,你們新一任的主,希望以後可以好好相處!」


        打過招呼後,Emi組成以太鼓鐘貞宗作為隊長所帶領的第二部隊,隊員為鶯丸、不動行光、信濃藤四郎、愛染國俊和山姥切國廣。第二部暫時主要負責遠征任務,待更多刃來到本丸的時候再作更動。


        良久,第一部隊順利完成任務歸來,六人幾次的出陣除了提高了自己的練度外,還為大家帶來了新的同伴。


        「我的名字是前田藤四郎,將永远服侍您。」棕髮的孩子溫柔認真的態度讓人不由得心底一軟。


        「我是秋田藤四郎。能到外面来我很興奮。」粉髮小孩笑容滿滿。


        「我是五虎退。那个……没有擊退。對不起,因為老虎好可憐啊。」小孩一邊頭髮遮眼,抱著老虎的手微微收緊,雙腿呈內八狀,聲音弱弱的。


        Emi安排第一部隊先去休息,然後帶著亂藤四郎和另外三個新刃走到廚房。


        由於新上任的審神者基本上光是處理工作業務已經有點手忙腳亂,所以生活上時之多少會給予幫助,食物就是其中之一。一座全新的本丸,田地理所當然也是全新沒有人動過的,連想找一株花也難,草倒是有不少,但是初期的本丸人手不足,內番方面也只能先暫且放下。因此,時之會承包新任審神者首一個月的食物,一個月過後就請自行解決。不過,一個月後本丸的一切都已經上了軌道,所以就算農田未結果,也可以到萬屋用小判購買所需的食材和物資。


        回到廚房,Emi想著大家出陣也辛苦了,不吃點東西補充一下能量真的不太行。詢問過後得知四個小孩都不會做飯之後,Emi就決定讓他們打打下手,負責切材料,Emi給他們各自示範了怎樣切各自的食材,在他們漸漸掌握之後,Emi也開始處理煮這個步驟了。Emi雖說不是完全不會做飯,但也算不上做得很好,充其量煎炒炸烤焗煮每種會點最基本的,所以她選擇做點沒什麼技術含量的——咖哩飯。咖哩飯,只要有水有米有肉有菜有調味有咖哩磚,再加上看著火不煮焦,就不可能難吃的食物,保險而且穩妥,Emi心裡為自己點了個贊。


        隨著飯菜逐漸煮熟,香氣也開始四散開去。原本坐在房間休息的第一部隊,以及剛結束遠征回來的第二部隊,在稍為收拾過自己後都迫不及待地快步走向吃飯的大廳。


        大廳裡的是已經出了廚房的審神者和四把短刀,還有些陸陸續續出現的刀劍男子們,他們一些一起搬著長飯桌,一些就負責擺放碗碟餐具,還有一些幫忙分飯菜,一切有條有理。


        在準備好一切之後,各個人都坐在飯桌前,面面相覷,沒有一個人動。


        「我要開動了!」Emi首先動起來,雙手合十,開口道,然後就拿起匙羹開始吃飯。


        刀劍男士們看到Emi的動作之後,猶豫了一下,便陸陸續續地模仿她的行為。伴隨著散亂的「我要開動了!」,大廳裏響起了各種驚喜不已的感嘆:「好好吃啊!」、「這是什麼?!」、「很有趣的感覺啊!」、「這就是人類需要的吃飯嗎。」⋯⋯


        Emi吃完後,看了一下在添飯的一些刃,開口提醒了一下:「人類的身體會餓,所以需要吃東西來補充能量;同時,人類的身體也會飽,肚子有點漲漲的、好像撐著的感覺就是飽了。如果飽了還強行塞東西進肚子裏,會很不舒服的,嚴重的還會病呢!要是飽了,真的千萬不要勉強自己繼續吃啊!」


        聽到這段話,有些原本高舉著飯碗等添飯的短刀,都臉紅紅地拿著碗放回到桌上,有點可惜又有點害羞地笑了笑。


        午飯後,大家又重新開始早上負責的工作,不用出陣和遠征的就跟主一起收拾大廳和洗餐具。


        收拾完畢,留守番的各位又閒下來了。想起短刀們剛顯現就被自己拉去幹活的事,Emi決定餘下的時間就用來讓他們到本丸四處走走,熟悉一下環境。


        「這裡就是鍛刀屋!」


        「是有很多新人會出現的地方嗎!」


        「對啊!」


        「我們剛剛也是在這裡出來的呢。」


        「這邊是手入屋,受傷到這裡就沒事了!」


        「真的很神奇呢。」


        「畢竟我們是靠主的靈力才擁有人的身體的嘛。」


        「還有這兒就是⋯⋯」


        「這邊也⋯⋯」


        「⋯⋯」


        參觀完本丸之後,出陣的各位也回來了,他們和短刀們都一起去了休息,而Emi則獨自一人繼續在本丸瞎逛。


        再次路過公告欄的時候,Emi這次認真地看了所有的通知一遍,她發現時之正好發佈了一個額外任務——退治潛伏在都城中的鬼。她看了一下任務的介面,見到對練度並沒有特別的要求,即是任何等級都可以,她想:這樣的話,這個任務做一下也無妨吧。因此,她就安排第一部隊在一個小時後出發。


        第一部隊出陣後,剩餘的刃都在休息。冬日暖陽高照,在這悠閒的午後時光,大家都顯得懶洋洋的,本丸也因而格外寧靜。突然,輕微又急促的腳步聲逐漸接近。


        「主大人!主大人!第一部隊傳來消息,全員重傷!」是狐之助的聲音。


         「馬、馬上把他們傳送回來!!!短刀趕快準備手入用的資源和加速符,其餘的跟我到門口扶他們進手入屋!!!!!」


         一陣手忙腳亂的騷動之後,整個本丸再次恢復幾個小時前的平靜。然而,Emi的內心卻一點也不平靜。她不敢直視手和衣服上沾到的血跡,可是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會想到剛剛第一部隊全員滿身鮮血、為傷痛苦難受的模樣,她宛如親身體驗那種處於瀕死邊緣的狀態,感覺自己的心臟被揪緊,隱隱發疼。


        Emi走到手入屋,深呼吸一下,輕敲幾下門。


        「我是審神者。⋯⋯可以進去嗎?」


        「主?請進來吧⋯⋯」房裏傳來有點緊張的男聲。


        Emi打開房門之後,見到他們已經完全沒有剛才傷勢嚴重的任何痕跡了,他們分散在房間的不同位置,用力拉伸自己的筋肉或者輕輕拍打、按摩自己的手腳,在Emi踏入房間的那一刻,他們都停止自己的動作,抬起頭注視著她。


        Emi跪坐在他們面前,彎下腰,沉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主???主怎麼⋯⋯該道歉的是不能完成主的命令的我們啊⋯⋯」他們有點不解又懊惱不已。


        「這次是我的疏忽大意,你們完成不了任務也是我的緣故,而且我還讓你們全隊都重傷,這是我的失誤,也是我的責任,在第一天上任就犯下這種過錯,於公於私我也應該道歉。」Emi一臉嚴肅地看著他們。


        「主,我們是刀劍,是為主人所用的物品,我們的經歷是取決於主人的。不管是被珍而重之,還是被毀壞,這些就是我們的身為物品身不由己的命運,這樣很正常。」三日月宗近淡淡地回應,其他刃也一臉贊同。


        「不!這並不正常!雖然你們本來是刀劍,可是你們在歷史和歷任主人的影響下,形成了靈體,成為了付喪神,現在還得到我的靈力支持而得到人體,你們已經不是不能控制自己命運的普通物品了!更何況,即使你們只要不碎就可以救回,但不管是什麼時候我也不可能認為你們的受傷是理所當然的⋯⋯」Emi低下頭,說話有點混亂。


        「主,雖然主剛才所說的話我們暫時還是不太能理解,但我們會努力明白主的意思的,而且全靠主願意浪費大量資源給我們手入,我們現在已經沒有事了,請主不要再自責了。」加州清光走到審神者身邊,輕輕拍了一下她的頭。


        「這怎麼一樣呢⋯⋯」Emi小聲嘀咕。


        「請主不要介意今天的事,如果如主所說主是有錯的,那我們同樣有完成不了主命的失誤,這樣我們算扯平了,好嗎?」


        「唔⋯⋯你們太狡猾了⋯⋯想忽悠我沒這麼容易,待會兒我會單獨見一下你們所有人,等著被我洗腦吧!」這樣說的Emi一邊離開房間,一邊露出從知道第一部隊重傷以來的第一個笑容。


        接下來的時間,主的房間進出了當時本丸的所有刀劍男子:初期刀加州清光、初鍛刀太鼓鐘貞宗、政 府刀日本號、政 府刀三日月宗近、政 府刀鶯丸、政 府刀山姥切國廣、政 府刀壓切長谷部、政 府刀骨喰藤四郎、政 府刀藥研藤四郞、政 府刀不動行光、鍛刀愛染國俊、鍛刀信濃藤四郎、鍛刀亂藤四郎、掉落刀五虎退、掉落刀前田藤四郎、掉落刀秋田藤四郎,共十六刃。


        這個晚上,有的先談話後休息,有的先休息後談話,有的先休息後談話再休息,也有的徹夜未眠。


≣≣≣≣≣≣≣≣≣≣≣≣≣≣≣≣≣≣≣≣≣≣≣≣≣≣

文章內容已經盡量現實合理化了

有些地方還是會顯得有點不自然

不過我已經盡力了所以不要緊了

至於故事內容的方面我也很抱歉

傻呼呼跑活動結果全員重傷這事

我是真的在玩遊戲的第一天做了

然後緊急把他們全部都給手入完

之後看著自己的手機呆了大半天

突然重傷我那時候真的挺懵逼的

雖然文裏最後笑了但現實並沒有

在那以後我就不敢胡亂玩活動了

未見過的活動一定先看攻略要求

而且還成了一個過保護系審神者

單獨談話內容之後的文章會說的

有靈感的話可能分別寫個人番外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之後再算吧

出場的太多所以Tag 就隨便打了

今天能吃到切叔的粮吗
日服12月课表,秘宝和联队战各...

日服12月课表,秘宝和联队战各一把新刀!秘宝奶一下俱利伽罗江,联队战奶一下山神的其他卫星(濑登太刀,柏太刀!)

日服12月课表,秘宝和联队战各一把新刀!秘宝奶一下俱利伽罗江,联队战奶一下山神的其他卫星(濑登太刀,柏太刀!)

今天能吃到切叔的粮吗
一期直接把枪组出完了!加油ts...

一期直接把枪组出完了!加油ts!
下次一期把薙刀组一次性也给出了吧!

一期直接把枪组出完了!加油ts!
下次一期把薙刀组一次性也给出了吧!

星屑之隙

【鶴一期】謝謝你

今天是感恩節,藉此感謝各位一直以來支持我的讀者!

你們的每個點贊和留言我都記在心裡,鼓勵著我一直寫到今天。

寫作他倆的故事,不知不覺已經4年了。

我感謝過去、感謝如今,也感謝每一個在未來仍支持著我的你!


謝謝,再一次、謝謝你!


【鶴一期】

【鶴丸國永】

【一期一振】


===========================================


“鶴丸國永殿下,謝謝您”

才摸著肚皮走進房間,鶴丸國永便看見一期一振屈身跪伏在門前

天藍色的髮絲微微垂到榻榻米上,雙手的指尖上下交疊著

縱然看不見他的表情,但他的語氣聽來深切又恭謹

突如其來的大禮嚇了鶴...

今天是感恩節,藉此感謝各位一直以來支持我的讀者!

你們的每個點贊和留言我都記在心裡,鼓勵著我一直寫到今天。

寫作他倆的故事,不知不覺已經4年了。

我感謝過去、感謝如今,也感謝每一個在未來仍支持著我的你!


謝謝,再一次、謝謝你!


【鶴一期】

【鶴丸國永】

【一期一振】


===========================================


“鶴丸國永殿下,謝謝您”

才摸著肚皮走進房間,鶴丸國永便看見一期一振屈身跪伏在門前

天藍色的髮絲微微垂到榻榻米上,雙手的指尖上下交疊著

縱然看不見他的表情,但他的語氣聽來深切又恭謹

突如其來的大禮嚇了鶴丸國永一跳,他摸不著頭腦便急忙走近過去

“一、一期,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他雙手扶起那屈伏的身子,焦急又疑惑地看著一期一振的臉

隨著身體抬起頭來,一期一振的眼神帶著一貫的溫婉

他帶笑看著他的驚愕,不緊不慢地解釋

“我聽說今天是人間的‘感恩節’,想起平日的種種,便想著向您道謝了”

“誒?”

愣了一下,鶴丸國永睜圓了眼睛

他直視著眼前他微笑的臉,忽然長舒了口氣

“哈……什麼嘛,真是被你嚇死了”

他歎道,脫力般垂下了雙肩

看他這般頹唐的模樣,倒讓一期一振擔心了

“鶴丸國永殿下,您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他彎腰查看鶴丸國永的神色,卻因他突然的抬頭愣住

半瞇著淡金色的雙眸,鶴丸國永稍稍撅起了嘴

一副像是責怪又像埋怨的眼神,牢牢地朝一期一振射去

“呃…我、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

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有何不妥,一期一振的聲線卻沒有底氣

他擔憂地看著鶴丸國永的反應,心裡沒了底


“哼!”

鼻子低哼了一聲,鶴丸國永的手毫無預兆地捏住一期一振的臉

手指輕柔地捏了兩捏,不帶痛覺更像是寵愛的表現

“你啊,真是大錯特錯了”

說著,他拉過一期一振的手把他扯進懷裡

雙臂將他緊緊擁著,鼻尖貼著他的髮絲

“你害我心跳都快瘋了,你知不知道”

他輕道,緊擁著懷中的暖意

“我還以為你要發生什麼事了,滿腦子都是些有的沒的”

“抱歉,讓您擔……”

“不要道歉,你又沒做錯”

稍微放輕了雙臂,鶴丸國永抬手抓了抓頭

瞧不見他的表情,一期一振只好說道

“您不是說我大錯特錯了嗎?”

“我是說你沒必要那樣向我道謝啦”

拉開距離,鶴丸國永重新歎了口氣

他凝視著一期一振的眼睛,笑容中有一絲絲甜蜜的困擾

“真要說的話,也是我要向你道謝啊”


顯現至今,從重遇到彼此相知相戀

自來到這個人世起,鶴丸國永的每天都有著一期一振的身影

他教會了他許多人間之事,從春天的花到冬天的雪

讓他領悟到戰鬥以外的樂趣,在本丸的日子快樂又新鮮

不止這些,不止這生活周遭的事

還有一些重要而不可缺少的,能讓那顆鋼鐵的無機的心擁有了溫暖

這是鶴丸國永從無預料的,蘊含在胸中的那股情竟會讓整個世界為之改變

而這、是遇上一期一振後,他帶給他的

他還給予了他填滿胸口的一切,是滿溢而出的蜜意柔情

而這份愛戀仍會持久下去,會變得更深厚,猶如靜謐的大海讓人沉溺

但又不像大海的幽深叫人恐懼,這份愛給他了源源不盡的美好和光明

所以才會那樣不安,當他欲言又止時止不住腦袋的胡亂推算

因為他而無畏無懼,也是因為他、竟有時變得如坐針氈、膽小如鼠

便是如此,才愈發明瞭

這是因為情根深種了,已經無從自救

其實也很清楚了,墜入這深深愛海的自己、早已藥石無靈


回想著剛才的慌亂,鶴丸國永不禁笑了笑

他再度凝視著心底那最美麗的琥珀色,掌心貼著他的臉

“不對,一期,你還是錯了”

他輕笑著說,看著他的眼神漸漸有些不解了

一期一振疑惑地回視著他,游移的視線找不到頭緒

“其實我只是想向您道謝……”

“嗯,”

鶴丸國永點點頭,湊前身子貼著他的額頭

透過淺藍色的睫毛,看他寶石般垂下的眼眸

嘴角漾起一道溫柔而憐愛的笑

“你是錯在讓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壓著音量,他低聲道

便趁他抬起頭時,用唇吻進了他的心頭



一期一振,謝謝你

謝謝與你相遇、謝謝你帶給我的一切


今天能吃到切叔的粮吗
哇⊙∀⊙!这个号叔我可以!!!

哇⊙∀⊙!这个号叔我可以!!!

哇⊙∀⊙!这个号叔我可以!!!

赤桐桐桐
乱.青春无敌大长腿美男高校生....

乱.青春无敌大长腿美男高校生.藤四郎


(不)

乱.青春无敌大长腿美男高校生.藤四郎


(不)

今天能吃到切叔的粮吗
哦哦哦哦!我们家蜻蛉切穿什么都...

哦哦哦哦!我们家蜻蛉切穿什么都好看!!!!

哦哦哦哦!我们家蜻蛉切穿什么都好看!!!!

人丑又狗的国风

【一个花店店员脑洞】
烛台切光忠:国风
📷:兔子
后期接单:国风

【一个花店店员脑洞】
烛台切光忠:国风
📷:兔子
后期接单:国风

星屑之隙
上傳了一整天現在才成功,我是被...

上傳了一整天現在才成功,我是被LFT歧視了嗎?

總之,審神者我又完成任務了,可以回去愉快寫文了

上傳了一整天現在才成功,我是被LFT歧視了嗎?

總之,審神者我又完成任務了,可以回去愉快寫文了

星屑之隙

11.22好夫夫之日當然要甜甜蜜蜜!

雖然遲到了,但還是放些蜜月紀念照和大家分享吧!


上週末去了某座南方小城,也為敝本丸的鶴丸和一期準備了一趟蜜月之旅!

迎著燦爛的陽光,遊走在充滿異國風情的大街

從面朝大海的酒店,漫步去往顏色奇特的沙灘

白天穿梭各處,品嘗美食,合影留念

晚上享受海風,細聽蟲鳴,遙望繁星

看著他倆幸福滿點的表情,哪怕曬黑了兩個色號也是值得的!


P.S 這次的片斷會用在一些小故事裡,希望能盡快寫完!

就這樣吧,11月的特別日子太多了(苦笑

11.22好夫夫之日當然要甜甜蜜蜜!

雖然遲到了,但還是放些蜜月紀念照和大家分享吧!


上週末去了某座南方小城,也為敝本丸的鶴丸和一期準備了一趟蜜月之旅!

迎著燦爛的陽光,遊走在充滿異國風情的大街

從面朝大海的酒店,漫步去往顏色奇特的沙灘

白天穿梭各處,品嘗美食,合影留念

晚上享受海風,細聽蟲鳴,遙望繁星

看著他倆幸福滿點的表情,哪怕曬黑了兩個色號也是值得的!


P.S 這次的片斷會用在一些小故事裡,希望能盡快寫完!

就這樣吧,11月的特別日子太多了(苦笑

星屑之隙

【鶴一期】關於冬的深情

我遲到了,但我又沒遲到!

這篇本來打算在11.21(いいつるいち=好鶴一期之日)放出來

可沒想到修修改改就變成11.22(いい夫婦=好夫夫之日(請讓我換個性別))了

本來好夫夫預定是另一個故事,不過應該來不及,只好一文二用了


本篇可以獨立閱讀,但先服用《關於春的印象》的效果會更好!

寫的時候不斷想起某篇中學課文,有人猜到是什麼嗎?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鶴一期】

【鶴丸國永】

【一期一振】


===========================================


半夜醒來,柔軟的被窩中竟有一絲寒意

鶴丸國永睜開眼睛,矇矓的視野中,身旁空蕩蕩的...

我遲到了,但我又沒遲到!

這篇本來打算在11.21(いいつるいち=好鶴一期之日)放出來

可沒想到修修改改就變成11.22(いい夫婦=好夫夫之日(請讓我換個性別))了

本來好夫夫預定是另一個故事,不過應該來不及,只好一文二用了


本篇可以獨立閱讀,但先服用《關於春的印象》的效果會更好!

寫的時候不斷想起某篇中學課文,有人猜到是什麼嗎?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鶴一期】

【鶴丸國永】

【一期一振】


===========================================


半夜醒來,柔軟的被窩中竟有一絲寒意

鶴丸國永睜開眼睛,矇矓的視野中,身旁空蕩蕩的

“一期?”

他翻身坐起,只見幽暗的房間裡,留了一線光的縫隙

披上羽織,他尋出門去,才拉開紙門便有一道人影落在腳邊

那個背影倚柱而坐,素色衣衫染上一片片暗影

“一期”

他不禁輕喚出聲,看他緩緩轉過了臉

低垂的視線靜靜抬起,蒼白的臉色猶如細雪

“鶴丸國永殿下?您怎麼……”

被深冬的寒氣壓抑,一期一振的聲線纖若柔絲

白煙從他唇邊呼出,碰上了空氣、轉瞬便消逝

“沒什麼,只是忽然覺得手邊太冷了”

鶴丸國永答著,把背上的羽織披過一期一振的肩

“抱歉,是我吵醒您了嗎?”

背後沉默地傳來他給予的暖意,一期一振歉疚地說

“不是啦,”

彎身摸了摸一期一振的頭,鶴丸國永微笑道

“對了,不介意我坐你旁邊吧?”

才問著,又兀自坐落下來

掀開一期一振肩上的羽織,他將一角披在肩頭

又禁不住靠近過去,彼此肩抵著肩

“哇,實在太冷了”

他窘迫地自嘲,一邊往手上哈氣

看著那難敵嚴寒卻硬要逞強的模樣,一期一振彎起了溫和的目光


“說來,這雪可下得真大啊”

搓了搓手,鶴丸國永遠望庭園

今早還是昏黃肅殺的冬景,沒想現在只剩下一片濃厚的白

“嗯,可能是今年入冬以來最大的一場雪了”

與他望著同樣的方向,一期一振輕嘆

“冬天啊…時間過得真快啊,一期”

嘴角勾起一絲懷念,鶴丸國永接著說

“記得初來時春色正濃,你看,那滿樹繁花如今都光禿禿了”

“嗯,一晃眼就大半年了”

“我還記得初來乍到的第一眼就是你”

把藍色的鬢髮繞到他的耳後,鶴丸國永的指節輕輕碰著一期一振的臉

“我一直都記著,一直都無法忘記”

蒼白的顏色頓時泛起一絲暖熱,視線看向別處,一期一振輕輕地說

“我也歷歷在目,就像是昨天發生似的”


看他終於多了些血色,鶴丸國永不禁鬆了口氣

他很想詢問他夜半獨坐的原因,卻不知從何提起

若是直截了當去問,他大概也會告訴自己吧

可他沒有主動開口,他又不想讓他為難了

降臨人世大半年,這是鶴丸國永漸漸了解的事

——會有這番顧慮,或許是開始擁有‘人心’的證明

會為對方著想,希望珍惜彼此的情感

渴望無盡親密的關係,又必須尊重對方的空間

人世間的‘情’紛繁複雜,如今觸碰到的只是冰山一角罷

若是把這份情意深深埋進胸膛,本是‘無心’的自己,又會產生多少變化?

回想著與一期一振交往的時光,期待與雀躍填滿了鶴丸國永的心房


相對那躍動的心,一期一振卻仍未擺脫這片冬色的沾染

他的目光映著地上的雪,如像一雙寶石墜入泥潭

只能在一旁凝視著他,鶴丸國永不禁摟過他的肩膀

即使無法為他排憂解難,起碼能替他擋去半分嚴寒

眼神緩和了些許,一期一振稍稍挨著鶴丸國永的肩膀

彼此沉默良久,他輕輕說道

“我剛才做了個夢”

“是怎樣的夢?”

“其實我已經記不清楚了”

淺淺嘆了口氣,一期一振搖搖頭

“只是醒來好像有些什麼壓在胸口”

手掌貼著心臟,一期一振靜靜地描述

“那種感覺很奇怪,像是被堵住了,但又不是透不過氣那種”

輕皺著眉,他沉默了數秒

忽然抬眼看著鶴丸國永,又匆匆移開了

“請別介意,或許只是睡不好而已”

勾起一抹淺淡的笑,他重新坐起了身子


這便是一期一振的拒絕方式,鶴丸國永已經見過不知多少次了

那看似委婉溫和的語句,總在無聲間拒人於千里

為什麼要獨自承受一切?

他很想問他,但他又會微笑著搖頭否認吧

鶴丸國永最討厭這種無力感,是對自己的厭煩,是對自己的沮喪

明明再凶悍的敵人都能毫不猶豫一刀拿下,面對如此微笑的他卻滿腹惆悵

所有喜怒哀樂都為一人牽動著,用人世間的話來講就是‘情根深種’了吧

所以希望與他無話不談,希望了解他的前塵過往

希望可以讀懂他內心的想法,讓他放開顧慮依靠自己的胸膛

想看到他每天發自內心的笑,希望擁有給予他幸福的力量

還有很多很多希望,還有很多關於他關於未來的暢想

但此刻要做的,是不讓他悄悄走遠


壓著胸口因他流淌的溫熱的血,鶴丸國永壓抑著內心緩緩傾注的愛戀

他輕輕拾起他冰冷的手,緊緊地貼在胸口前

“我可以為你做些什麼嗎,一期”

一期一振的指尖冰得發硬,但掌心依舊溫暖柔軟

他便用心跳傳遞著胸腔中的暖熱,用目光把他鎖住

“鶴丸國永殿下……”

眼前的他正在動搖,如像一燈燭火慢慢要將濃霧驅散

但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彼此都背負著千年的歷史,有太多過去說不盡了

如同今夜縈繞在他心頭的是怎樣的往事,他尚未知曉

他能做的只是為他點亮某處小小的邊角,用盡一切能力、驅散他心中的晦陰

漸漸地,他的眼角再次帶上溫軟的情意

稍稍放鬆的身子,頭再次輕靠著鶴丸國永的肩

兩手互相牽著,十指將彼此扣緊

“謝謝您,鶴丸國永殿下,您能陪在我身邊,已經很足夠了”

“嗯、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垂眼看著那道與剛才全然不同的微笑,鶴丸國永輕道


雪片不知何時自深濃的夜空紛飛而落,無聲無息地融入一片白茫茫中

彷彿忘記了周圍的嚴寒,兩具身軀互相依偎挨靠

呼……

呼出一口氣,好像呼出了心頭不知何時湧起的陰鬱

鶴丸國永看向一期一振,語氣帶著關心

“你冷不冷,一期,不如回屋裡吧?”

“不,”

一期一振搖頭道,微微抬臉與他對視

“我還想再看看雪,您先回屋裡吧,這裡太冷了”

“沒事,靠近一點就不冷了”

伸手摟過他的腰,鶴丸國永讓一期一振往自己的懷裡靠

忍耐著冰風入骨的顫抖,他若無其事地笑道

“正好你我都毫無睡意,一期,不如來聊聊天吧”

“鶴丸國永殿下想聊什麼?”

“唔……我還想了解更多和一期有關的事”

微微側著頭,鶴丸國永挨著那藍色的髮

“例如你最喜歡的季節是什麼?”

“我最喜歡的季節?”

“對,其實我只是想隨便聊聊,你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好了”

“唔……”

 垂下眼簾,一期一振沉思片刻

“若您問我最喜歡的季節我也難以選擇,因為四季各具特色,對於獲得肉身的我們而言,每個季節都是一次難忘的體驗”

“也是啊,當了上千年的刀,我還是頭一次知道冬天原來那麼冷”

看著鶴丸國永誇張地抖了抖,一期一振被他逗得輕笑

“冬天雖然冷,但我認為最特別的也是冬天”


“冬天最特別?”

鶴丸國永有些不解,放眼望向滿眼白雪

這尋常栽滿了鮮花綠樹的庭園,此刻都因嚴冬進入了強制休眠

“可我覺得冬天太寂寞了,雖然吃火鍋和打雪仗都挺好玩的”

“我從前也是那麼想的”

聽了他的感想,一期一振淡淡地說

“與春夏秋相比,冬天顯得分外孤寂。沒有絢爛的顏色,也不見生機勃勃的生命”

說著他拉了拉羽織的衣襟,抬頭看著漫天的雪片

“冬天的夜還特別漫長,陽光沒盡之後又是那樣寒冷。眼前這片凋零蒼涼,就像永遠不會結束似的”

“那為什麼……”

一期一振的解釋讓鶴丸國永更是疑惑,他轉臉看著一期一振,看著那映著雪光的輪廓

“因為冬天很溫柔”

一期一振說道,看似寥落的側臉泛起一道柔和的弧

這下鶴丸國永沒有追問,而是靜靜等候他的訴說

他能聽出他的聲線並非想像中落寞,而是慢慢多了一些內心的溫度


稍微離開鶴丸國永的懷抱,一期一振朝漫天飛雪伸出了手

一朵雪花落在他手中,就像溶進他的手心,不見了

“您可知道,這看似如何也抓不住的雪屑,其實是在默默地守護著這片大地?”

也伸手接了一朵雪花,鶴丸國永看著它慢慢在掌心融化

他不是很懂一期一振的話,便疑惑地看著他

“這些冬天的碎屑落在地面,慢慢就會堆疊成您眼前的這片積雪,這些積雪厚重地覆蓋著大地的一切,保存著大地中的生命等待來年的春天”

“它們不會凍死嗎?”

“不會的,”

一期一振搖搖頭,笑著說道

“生命本來就很頑強,而且這厚厚的大雪還給它們保暖,等到天氣回暖積雪融化,這些雪還會化成水,給那些沉睡中的生命送去第一次澆灌”

轉臉看向鶴丸國永,一期一振把化在手心的水滴入他的手中

“冬天不如其他季節般多彩燦爛,但他以自己的方式,用一股濃濃的深情珍愛著這個世界,您不覺得他很溫柔嗎?”

看著融於掌心的兩顆水珠,鶴丸國永將它們輕輕握住

重新抬頭眺望漫天雪舞,他的嘴角泛起笑容

“聽你那麼說,這刺骨寒風好像也變溫暖了”

說罷,鶴丸國永拉下肩上的羽織,可馬上凍得一個哆嗦,又趕緊披回去了

“我收回,還是很冷的”

故意吸著鼻子,他苦笑

看著那模樣,一期一振也不知好氣還是好笑

他轉身再望著滿目白雪,聲音輕緩地說道

“其實,我覺得有個人很像冬天”

“誰?本丸裡的傢伙嗎?”

聽了他的話,一期一振又回頭看著鶴丸國永

雪一樣的髮、雪一樣的睫毛、總是白色的眼前的這個他

以及此刻包裹著全身的這個溫暖而溫柔的溫度

“我還不想說……”

他忽然覺得臉上有些發紅,便推開了鶴丸國永的擁抱

“一期?別急,我會等你願意告訴我的”

眼裡寫著莫名其妙,鶴丸國永急忙拉著一期一振的手

只見一期一振的背影搖搖頭,聲線悶悶的

“不是,我有點冷了”

“哦,那回去吧,正好我也困了”

“嗯,回去吧,鶴丸國永殿下”




“鶴丸國永殿下,那您最喜歡哪個季節?”

“我?當然是春天啊!因為讓雪融化的,正是春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