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列支

3192浏览    165参与
紫玲默备

【组合名整理】关于诺拉·茨温利的组合:

【正在修改and补充中】

小少爷与大小姐(列支妹+列支弟)

中立兄妹(列支+瑞士)

光华皇冠(闪耀王冠#列支+耀)

紫荆王冠(列支+香)

妹组(兄控组#列支+娜塔莎)

刺绣组(海贼与少女#列支+英)

枫叶王冠(列支+加)

小个子同盟(列支+菊)

花之王冠(列支+801姐)

平胸组(罗莎+樱或列支+瓦依)

黑手党与大小姐(列支+子分)

受牵连组(受波及组#乌姐+列支或乌姐+澳,组名相同)

莲之王冠(列支+越)

大叔和千金小姐(列支+土叔)

左右相反丝带组(列支+摩纳哥)

乐园王冠(列支+塞妹)

黑鹫王冠(皇冠组#列支+神罗)

喜欢兔子组(列支+挪威)

大众脸...

【正在修改and补充中】

小少爷与大小姐(列支妹+列支弟)

中立兄妹(列支+瑞士)

光华皇冠(闪耀王冠#列支+耀)

紫荆王冠(列支+香)

妹组(兄控组#列支+娜塔莎)

刺绣组(海贼与少女#列支+英)

枫叶王冠(列支+加)

小个子同盟(列支+菊)

花之王冠(列支+801姐)

平胸组(罗莎+樱或列支+瓦依)

黑手党与大小姐(列支+子分)

受牵连组(受波及组#乌姐+列支或乌姐+澳,组名相同)

莲之王冠(列支+越)

大叔和千金小姐(列支+土叔)

左右相反丝带组(列支+摩纳哥)

乐园王冠(列支+塞妹)

黑鹫王冠(皇冠组#列支+神罗)

喜欢兔子组(列支+挪威)

大众脸和千金小姐(列支+托里斯)

皇冠华夫饼(列支+比姐)

小艺术家和千金小姐(列支+库格)

鬼怪王冠(列支+摩尔多瓦)

王冠帽子(列支+罗尼)

大哥和千金(列支+老大爷)

玫瑰少女(蔷薇与千金#列支+仏)

王冠钢琴组(列支+小少爷)

王冠组(列支+大波波)

骑士与少女(列支+普爷)

玻璃王冠(列支+捷)

梅之王冠(列支+湾)

小小弟妹组(列支+冰)

圣诞老人与大小姐(列支+芬)

爱哭鬼少年和大小姐(列支+拉脱)

猫王冠(列支+希)

伊达男与大小姐(列支+伊)

汉堡王冠(列支+米)

绅士与大小姐与英雄(列支+英+米)

司康干酪(英+瓦修+列支)

骑士与绅士与少女(英+普爷+列支)

阿尔卑斯中心(瓦修+列支+奥)

淑女组(列支+梅+摩纳哥)

蔷薇刺绣组(英+仏+列支)

花刺绣(英+列支+801姐)

少女组(英+独+列支)

岛国与少女(英+列支+菊)

向日葵刺绣(英+露+列支)

妖精刺绣(英+诺威+列支)

皇后四重奏(英+菊+801姐+列支)

小兔子组(英+诺威+亲分+普爷+列支+荷哥)

阿尔卑斯山脉组(瓦修+列支+奥+独+仏+伊)

德语组(瓦修+神罗+独+小少爷+普爷+列支+比姐+卢森#以上任意三人或三人以上皆可成为德语组)

日耳曼家族(奥+独+普爷+瓦修+列支+日耳曼+神罗#可以有大老爷、旦那、英)

Heta女子组(湾+塞妹+801+摩纳哥+列支+玲+怀俄+比姐+白俄+乌姐+捷克#可以有古希腊、古埃及、朝*本家设的朝鲜是女生)

【待补充】


若沚(咩子)

〈APH.列支之死〉零柒之貳;

  「這不是新聞上那個女生嗎。」

  幾個人被丹馬克領到員工休息室,亞瑟也沒心情聊天,馬上從包裡抽出一張照片,背景是白的,上面的人物即是被害者。丹馬克很配合地端詳著手中的照片,提供情報:「只來過幾次,和一群學生朋友吵吵鬧鬧的,唉,這就死了,人生真難。」

  「你還記得是大約什麼時候嗎?」

  「有點久了耶,兩、三個月前吧,感覺起來不是這附近的學生,」聳聳肩,沒興趣跟學生們談天的丹馬克也不知道更多了,「會來我們這裡的學生基本就那幾間比較有錢的,他們一看就是從網路找來的,大概不會常來就沒有登錄成會員了。」

  「他們來的時候有沒有發生什麼比較奇怪的事情?」希望能至少得到一點情報也好,亞瑟繼...

  「這不是新聞上那個女生嗎。」

  幾個人被丹馬克領到員工休息室,亞瑟也沒心情聊天,馬上從包裡抽出一張照片,背景是白的,上面的人物即是被害者。丹馬克很配合地端詳著手中的照片,提供情報:「只來過幾次,和一群學生朋友吵吵鬧鬧的,唉,這就死了,人生真難。」

  「你還記得是大約什麼時候嗎?」

  「有點久了耶,兩、三個月前吧,感覺起來不是這附近的學生,」聳聳肩,沒興趣跟學生們談天的丹馬克也不知道更多了,「會來我們這裡的學生基本就那幾間比較有錢的,他們一看就是從網路找來的,大概不會常來就沒有登錄成會員了。」

  「他們來的時候有沒有發生什麼比較奇怪的事情?」希望能至少得到一點情報也好,亞瑟繼續問道。

  「嗯……」丹馬克捏著自己的眉間,很認真地想從記憶裡取出更多細節,半晌,有些不確定地說:「他們來的時間點好像不是學生優惠期間,我們的優惠活動都會放在網路上,那時間點才會有一堆沒看過的生面孔。」

  似乎就是一般來客,路德維希和亞瑟對看一眼,抽出了幾張背景比較顯眼的自拍照片。

  路德維希分別指向其中三個人,一男兩女,穿著像個小大人,大概是因為要到高級餐廳吃飯才硬是穿了較為成熟的服裝,和他們散發年輕活潑的外貌不太搭。

  「這三個人也失蹤了,你有印象嗎?」

  丹馬克分別拿起照片端詳,緩緩開口:「嗯……不是沒有印象,只是這一坨學生那樣吵吵鬧鬧才引人注目,不然路上遇到我才認不出來。」他放下照片,不是很高興地皺著眉,「怎樣?他們是在我這邊吃完飯就失蹤囉?這幾張照片好像都是在我這邊拍的。」

  「哦,你看得出來?真是太好了。」亞瑟感到心情愉快地解釋:「這是他們最後發的照片,感覺在你這邊會有什麼線索,可以讓我們稍微搜查一下嗎?」

  丹馬克略感煩惱地皺起眉,「我這邊天天打掃清潔,每個月底還會大掃除,這都已經過了兩個月了,你們覺得還能找到什麼東西?」

  亞瑟思考了一下,隨意列舉幾樣不一定會被清掃掉的東西,「刻在桌腳的SOS、塞在沙發隙縫的紙條、門外牆壁邊的擦傷……」

  聽著沒頭沒腦的列舉,丹馬克心情都變差了,「如果那幾個死小鬼真的幹了這些,抓回來之後我要揍他們一頓。」

  「這是答應了吧?那就馬上……」

  「等一下。」

  丹馬克制止亞瑟起身的動作,「這些我會讓服務生們注意,用不著你們親自動手。」

  「有什麼被我們看到會不太妙的東西嗎?」路德維希的語調帶著點尖銳。

  「是你們明目張膽地到處搜查會讓我的餐廳評價下降。」拉出笑容,丹馬克頓時散發一種不可退讓的氣勢,「晚餐尖峰時刻快到了,不好意思啊,你們頂多只能看看壁紙、觀察周遭,細節搜查請讓我這邊處理。」

  環顧了一旁三人似乎還想爭取無條件搜查,一臉還有什麼話想說的表情卻又欲言又止。

  「除非你們能拿到那個什麼搜查令。」從鼻孔噴了一口氣出來,丹馬克完全沒有良善市民該有的態度:「在警察正義的旗幟之下我是不敢違抗的。」

   

  「一定有什麼。」

  被請出餐廳之後,路德維希注意到亞瑟的目光也定在那扇奇怪的門上,過了半晌才像注意到他的視線而轉頭過來。

  亞瑟皺起那雙粗眉,「怎麼了?」

  「那扇門果然有什麼吧?」

  沉默了下,亞瑟聳聳肩其實並不曉得那扇門後是什麼,「我看過伊凡出入過,當時覺得是招待室,丹馬克餐廳裡的花都是伊凡提供的,不過現在看起來好像沒那麼簡單,你剛剛也過去了吧,有什麼發現嗎?」

  聞言,路德維希搖搖頭,「丹馬克說是通往他家的暗道。」

  「聽起來就是胡謅。」亞瑟從鼻孔哼了一口氣。

  「不然到他家附近堵堵看?說不定會有什麼線索。」阿爾弗雷德提出了不太有建設性的提案,馬上被亞瑟憤怒駁回。

  「如果目的地不是他家不就白忙一場!」

  三個人在餐廳附近徘徊討論時,有個身影由遠而近奔了過來。

  並沒有刻意隱藏的意思,甚至明顯是往他們三人所在處跑來,於是他們紛紛停下爭執和思緒,轉向後方。

  身影停在了他們前方,那是他們都認得的女孩。

  「怎麼了嗎?灣。」看著氣喘吁吁的女孩,亞瑟稍微彎了身子和對方平視。

  灣神情緊張地左右看了下,一把抓住亞瑟的右臂往旁邊的巷子拉,「來一下。」

  亞瑟跌跌撞撞地被拉進巷子,路德維希推著阿爾弗雷德的背隨後跟上,跑了有一段距離之後,灣依然不時回頭看後方,直到抵達有著大片空地的公園草坪才像安下心般呼了口氣。

  她轉向同樣有些喘的律師,「你們剛剛跟丹馬克老闆見過面了吧?老闆有說什麼嗎?」

  亞瑟拉了拉自己變得凌亂的襯衫,把皺褶撫平的同時平穩了呼吸,「沒說什麼,妳有什麼話想告訴我們嗎?」

  顯得有些緊張,灣眼神飄移了下才轉回亞瑟身上,「你們是在調查列支學姊的事對吧?」

  注意到路德維希主動靠了過來,亞瑟沉默半晌才順著話詢問:「妳有什麼線索嗎?」

  「列支學姊曾經到我們餐廳,後來過沒幾天她就不見了。」灣的語句參雜著猶豫,像是細細斟酌才敢說出口,「我不知道有沒有關係,可是已經兩個月了,列支學姊說沒問題的,老闆也總是說沒問題。」

  「什麼、什麼事沒問題?」路德維希拉過灣的肩,語帶驚訝。

  灣摸著自己因緊張而顫抖的胸口,慢慢述說:「大約兩個月以前,有幾個大學生來我們餐廳吃飯,那天剛好學姊也來了,學姊人很好,總是教我一些功課或是聽我的煩惱……所以那天我就邀請學姊了,那天是我駐唱。」

  一切都和平常一樣,她下課、在圖書館寫作業、學姊來指導她,時間到了就收拾收拾去餐廳唱歌。

  唯一不同的就是那天駐唱的人手不足,她必須多唱幾首,她喜歡唱歌所以沒關係,甚至覺得那天就像是她的主場秀一樣,於是她就邀請了列支學姊去聽她唱歌,因為學姊看起來好像很煩惱,不管是學生會的事還是哥哥的事。

  「所以我想,也許聽我唱唱歌可以讓學姊愉快一點。」

  雖然有些想問的問題,路德維希還是決定先不插嘴,順手將附近的涼亭整理過後,帶幾個人坐著說話。

  灣說著,不時環顧四周,確認沒有別人在注意他們談話。

  「原本一如往常,我唱著歌,但是那群學生鬧哄哄地擠上前,好像他們認識我一樣,面露猙獰。」

   

  一個妝化得特別濃但是氣質並沒有相襯優雅的女學生扯走她的麥克風。

  「哈囉,妳是林曉梅對吧?」

  灣困惑地環顧那些學生,時間尚早,客人零散地坐在各處,他們幾乎都被驚擾而紛紛望向舞台。

  「我們找妳很久了,上面要我們帶妳回去。」女學生嘻笑著,用麥克風抵著自己的唇瓣,聲音擴散到整個大廳,「『灣』是什麼好笑的藝名?只不過是小朋友在唱兒歌。」

  接著,是其他學生鬧哄哄地笑起。

  灣注意到有客人想來關心但是被自己的同伴制止而坐回原位,沒有人敢上前。

  「說句話啊?妳已經被通緝很久啦。」

  「通緝?」灣不解地反問:「我做了什麼嗎?」

  女學生又笑了起來,邊笑邊說:「天知道!上面想通緝就通緝,我們只想抓個人回去賺點小費。」

  「妳的錢還特別多!妳做了什麼我也很想知道。」

  「如果分享一下妳幹了什麼,我們可以考慮過個三天再來抓妳。」

  幾個看起來年紀較大的學生你一言我一語,講著她一點都聽不懂的話語。

  「請你們不要這樣,她很困擾。」列支跨上舞台,把麥克風搶回去,擱在身後。

  「妳又是誰?憑什麼插嘴!」

  「我是曉梅的學姊,曉梅不會做什麼不好的事,你們有什麼事……」列支在心裡要自己不要害怕,硬著頭皮說:「先跟我說吧。」

  「哈?」女學生畫得好看的妝容變得扭曲,她笑著:「我們都不知道她幹了什麼才被通緝,抓妳又沒錢賺,怎樣?不要以為學姊就有什麼了不起!」

  貼著假指甲的五指刮了過來,列支怔怔地看著即將朝自己搧下的掌心,想動也動不了。

  在落下前,帶著惡意的五指猛然停住,一把鋒利的菜刀直接飛越她們之間,猛力嵌在旁側的牆壁上,幾個學生的笑聲頓時停止。

  「小鬼們,難道爸爸媽媽沒有告訴你們不要惹西街的丹馬克嗎?」

  餐廳老闆一身廚師的裝扮,手上拿著的大鍋節奏性地敲著自己的肩頭,他一邊朝她們靠近一邊打量那些學生,站定時卻朝著周遭的服務生吼道:「誰把這麼沒水準的客人帶進來的?啊?」

  遭瞪視的服務生摸摸鼻子,站出來說話時卻也站得挺直,「老闆,你不是總說『以客為尊』嗎?」

  「啊?」丹馬克一甩手把大鍋甩到回他話的服務生頭上,轉速非常的鍋子在沒削到任何人的情況下打翻了盡頭的客桌。

  「以客為尊也要挑客人!這種小鬼頭只會降低餐廳的水準,趕出去!」

  「是。」

  服務生們就像訓練有素的軍人,動作迅捷地抓住了明顯年紀較小的幾個孩子,在孩子們的驚聲尖叫中把人往門外丟去,僅留下了年紀較長、看起來帶頭的四名大學生。

  「好啦,你們要乖乖付帳然後自己走出去,還是連絡爸媽把你們帶回去?」

  前一刻還在針對列支的女學生忍不住退後幾步,即使面對一群大人,她依然強硬地認為自己擁有主導權,「你們不知道我們上面是誰!你敢跟帕特里克大人作對嗎!」

  丹馬克略顯驚訝地張大嘴巴,「你說誰?」

  完全不意外眼前的老闆知道自己上面的人物,女學生膽子更大了,語氣囂張地重複組織上層的名字,「帕特里克大人!哼哼,只要稍微接觸黑社會都應該聽過大人的名聲,你還敢跟我們作對嗎!」

  「妳是帕特里克下面的人?」丹馬克依然一臉驚訝,他抽起腰間掛著的另一把菜刀指向對方,不解地問道:「那他怎麼沒告訴妳不要惹西街的丹馬克?」

  隨著話語落下而甩出的菜刀引來其他三個學生的尖叫,但刀子只是劃傷了女學生的脖子、割斷了她左側的長髮,再飛速地鑲進牆壁裡。

  女學生完全不敢動彈,笑容僵在臉上。

  不合宜的店鈴聲打破險惡的空氣,過於輕鬆的聲音無視所有人的視線,來客一邊走向裡面的舞台,一邊愉快地說:「嗯哈!今天改走表演路線嗎?老闆還親自出演?」

  「今天不是不過來嗎?」沒有看向來客,丹馬克只是微微偏了頭這麼詢問。

  「今天那個孩子跑去跟蹤王耀了,我太無聊所以就路過囉,沒想到遇上這麼有趣的事情。」

  「一點都不有趣。」丹馬克左右扭了扭脖子,發出喀喀幾個聲響,「沒事快滾,伊凡。」

  「啊哈,別這樣,我就看看而已不會插手。」伊凡順勢拉開旁邊的椅子,無視餐廳老闆射來的警告眼神直接坐下。

  「您認識王耀大人嗎?」被箝制住的一名男學生緊張地喊著他壓根不認識,只知道名字的大人物,「請您救救我們,我們、我們會請王耀大人給您點好處的。」

  「哦?」伊凡頗感興趣地看著向他求救的男學生,「倒是說說有什麼好處?」

  「您想要什麼,我們會努力幫您爭取到的,絕對!」

  「嗯……王耀不能給我什麼,他應該也不可能給我。」像是真的以為救幾個底層小孩就能得到什麼東西,伊凡認真考慮著,然後他像個單純的孩子一般露出笑容,「啊哈,帕特里克就能給我,那沒問題。」

  聽見最上面的老大名字,男學生一臉驚恐,「帕特里克大人的話,我們、我們比較難見到面,可能沒辦法幫您……」其實連王耀都很難見上一面,只是有聽聞王耀有潛入一般民眾的區域,或許要見面比較簡單他才敢這麼說,如果是帕特里克就必須爬上幹部級才能見到了。

  「嗯,你們要是能夠見到,帕特里克就是個廢物了。」伊凡理解地點點頭,「我會自己去找他。」

  「喂,你擅自達成什麼協議啊?這幾個小鬼砸了我的餐廳,你要賠?」丹馬克指著牆上嵌著的兩把菜刀,再頂起下巴示意對方看向有點距離的門外,「客人也都不敢進來了。」

  「你要錢,還是要我當作沒看到那個歌手?」伊凡的嘴角更加揚起,似乎很愉快,「你可以處理掉幾個小孩但處理不了我,而且還會被帕特里克追蹤。要是交給我的話,我甚至能幫你處理得很完善,完全沒有後顧之憂。」

  丹馬克忍不住一個咋舌,感覺非常不爽,語氣同樣很衝,「你保證完全不把曉梅的事情流出去?」

  「啊啊,當然,這次的事我會當作沒看到,我對朋友都是說到做到。」

  「誰是你朋友。」丹馬克嗤了聲,讓服務生放開幾個大學生,還叫了兩個員工去把牆上的菜刀拔下來,順道去倉庫拿新的壁紙補救那兩個橫向的破洞。

  「真有趣,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那個歌手,怎麼藏的?」

  「快滾。」丹馬克又嗤了聲,趕人的意圖明顯。

  伊凡聳聳肩,他朝四個大學生勾勾手指,「跟我走吧。」

  帶頭的女大學生鬆了一口氣,正要跨步逃開丹馬克的時候,她由後被扯了手腕。

  「等等。」列支伸手扯住女學生,雙眉緊皺,「他們的對話很奇怪,你們不能就這樣走。」

  「關妳屁事,好好活在妳的白色社會,白癡。」女學生朝她吐了吐舌頭,一把甩掉她的手。

  「等一下!」

  「好了。」丹馬克的身影擋在列支前面,巨大得讓列支有種牆壁的錯覺,要是推開這堵牆,她就無法回頭的錯覺。

  她不能理解剛剛發生的事情,但她直覺她聽懂了伊凡說的話語,認為她必須阻止,所以她推開了丹馬克,朝著伊凡喊道:「你可以不要殺了他們四個嗎?」

  伊凡回過頭,面上的笑容濃厚異常,「妳在跟我提交易嗎?」

  一瞬間,列支怔得發不出聲音,像是要被那雙紫色的眼瞳吸入,無法呼吸。

  「不行。」

  丹馬克的聲音像是塗上一層薄膜。

  「不要跟那傢伙交易。」

  傳入耳中的時候帶著眩暈的模糊。

   

  眼見列支沒有反應,丹馬克改朝伊凡喊道:「她只是平凡人家的小孩,還不懂這個社會。」

  「閉嘴。」伊凡抓起一只高腳酒杯就往丹馬克的方向砸。

  清脆的響聲割破了丹馬克的拳頭,玻璃碎片灑落一地。

  伊凡盯著他注意過很多次的女孩,因為女孩是送貨人的妹妹,那個送貨人幫助他完成不少生意,所以只要女孩的哥哥無意,他就不會擅自去接近她。

  「只要妳答應我一件事,我就不殺他們。」

  「如果我做得到……」

  看著列支和送貨人幾乎相仿的面容,伊凡語帶笑意:「只要妳成為我的朋友。」

  那一刻,列支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躊躇地反問:「朋友?」

  「沒錯,單純的朋友。」

  「那沒問題。」雖然有些猶豫,但是對方的笑容單純地讓她放下了戒心,於是列支點頭應允,「只要你也答應我。」

  「當然,」伊凡愉快的心情完全顯露於面上、語氣上,「我對朋友都是說到做到。」

  

洛因今天更新了吗

p1

诺拉剪头发之前的亚子

衣服私设

p1

诺拉剪头发之前的亚子

衣服私设

莉卡莉卡blind

【燕列】论助攻的重要性

重置了一下

如标题,春燕×列支,啊,她们怎么那么好,无法用语言表述的好。

副cp是香冰,注意避雷。

出场人物:
燕☞王春燕
列☞弗歌尔
港☞王嘉龙
冰☞艾斯兰
和几个跑龙套的(

学院设

我怎么又写学院设,不行,下一篇文绝对要换一个设定。

ooc有。慎入。

王春燕能明显地察觉到,弗歌尔最近在刻意疏远自己。

“为什么啊?”她一仰头,喝了一口手中的可乐,又重重地把可乐瓶子放下,呼出一大口气,哀怨地说道。大有一种“苦酒入喉心作痛”的感觉。

王嘉龙看着她,无奈地叹了口气,问道:“姐,你们这是在闹什么啊?”

“我……我要是明白,我还在这儿闲着吗!”王春燕垂下脑袋,看到桌子...

重置了一下

如标题,春燕×列支,啊,她们怎么那么好,无法用语言表述的好。

副cp是香冰,注意避雷。

出场人物:
燕☞王春燕
列☞弗歌尔
港☞王嘉龙
冰☞艾斯兰
和几个跑龙套的(

学院设

我怎么又写学院设,不行,下一篇文绝对要换一个设定。

ooc有。慎入。






王春燕能明显地察觉到,弗歌尔最近在刻意疏远自己。

“为什么啊?”她一仰头,喝了一口手中的可乐,又重重地把可乐瓶子放下,呼出一大口气,哀怨地说道。大有一种“苦酒入喉心作痛”的感觉。

王嘉龙看着她,无奈地叹了口气,问道:“姐,你们这是在闹什么啊?”

“我……我要是明白,我还在这儿闲着吗!”王春燕垂下脑袋,看到桌子上的反光映出一个愁眉苦脸的自己,自暴自弃般趴下去。

她把最近自己所做的事全都回忆了好几遍,可还是不明白弗歌尔疏远她的理由。

只要找她说话就总是被找借口拒绝,约她出去也一直有事,似乎连打招呼都冷冰冰的,和别人在一起的时间也明显变多了……

难道弗歌尔觉得我很烦所以不想和我玩了吗……不对,弗歌尔不是那种人啊。可是我到底做了什么她这么嫌弃我呢……

王春燕伏在桌子上,垂下眼帘,眼睛无意识地看向别处。

还是说……她发现了呢……



“……姐,我和艾斯兰今天有约,先走了。”王嘉龙的声音唤回了她的思绪。只见他边说边走了出去,到了门口又回过头来说,“今天不回来吃饭了。”

“啊!混蛋嘉龙!就知道自己快活,也不看看你姐姐现在多么的痛苦!”说着,王春燕开始呜呜呜呜地假哭。

王嘉龙已经走出了门,站在门口看着假哭的姐姐,只好说道:“嘛……事情总会好起来的。”

说完他就走了,顺手关上了门。

于是,只剩下了王春燕在一个人哭泣。哭虽然是假的,可伤心是真的,她不由得悲从中来,把剩下的可乐喝完了。














第二天,王春燕如往常一样早早到了学校。来到教室,弗歌尔的位置还空着。

王春燕有些无精打采地坐到座位上。书虽然拿出来摆在了桌上,但她根本无法看进去,只是任思绪无意识的游走着。

“再,再努力一下下好了……”她小声念叨着,似乎给自己打气一般握了握拳。

时间很快流逝过去。在上课时,王春燕一直努力集中注意力,可是总忍不住开小差。终于等到下课时,她便回过头朝弗歌尔的位置望去。啊!太好了,她一个人。

王春燕稳了稳心神,走过去,笑着对弗歌尔说:“弗歌尔,今天中午一起去吃饭吧?”

弗歌尔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很快又垂下了眼眸,不再看她:“不用了,今天我要回家吃饭。”

听到弗歌尔的回答,王春燕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呼出,说道:“那,我们一起回家吧?”

“对不起,我哥哥会来接我……”弗歌尔低着头,似乎很抱歉的样子。

“啊,那,周末出来玩吗?”王春燕勉强的笑着,定定地看着弗歌尔。

“我要在家做作业,不能出来……抱歉。”

“没事,你不用道歉……”王春燕停顿了一下,又用轻松愉快的语气说道,“那,等你有空了,我们再一起玩哦!”

“……”弗歌尔没有再回答,只是用一种很奇怪的表情看着桌子,目光没有焦点,似乎在想别的事。

然后是一段沉默,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空气似乎凝固了,王春燕站着,静静地,然后转身走回了座位。

为什么会这样呢?她想。

我不想失去你啊。

不要这样好不好。

你非要这样吗?

我不想和你吵架。

我不想失去你啊,弗歌尔。

我……

我喜欢你。








很快,放学的时间渐渐逼近。天色却越来越阴沉,乌云早已聚集在一起,酝酿着一场瓢泼大雨。

王春燕担忧地看了看灰黑色的天空,看样子要有一场大雨了,她没有带伞。

找嘉龙借一把?他应该会带伞。不过,这是一个和弗歌尔一起回家的好机会,我知道她的习惯,她那么善良,不会忍心看着我被雨打湿变成落汤鸡的。

王春燕正想着,雨已落了下来,啪嗒啪嗒地打在窗户上,汇成一股股细流淌下。空气霎时间冷下来,变得拖泥带水。

雨渐渐地越来越大,而放学的铃声也已响起,见同学们都无心继续听课了,老师也就下了课。

教室里很快吵闹起来,王春燕很快收好了书包,将凳子抬好,看向窗外。雨势还是很大,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停,天色也阴沉得可怕,看不到一丝光亮。

王春燕转头去找弗歌尔,她正好在抬凳子,书包里有一把粉色的伞——她一直都会带着。

上午的谈话王春燕还记得很清楚,再次开口有些困难,不过她还是走了过去。

“弗歌尔……”

弗歌尔刚抬好凳子,便看见王春燕走了过来,带着可怜巴巴的神色叫着自己的名字,王春燕经常会忘记带伞——她知道。

“……你又忘记带伞了吗?”虽然心知肚明,弗歌尔还是问道。

“嗯。”王春燕带着一点委屈说道。她知道,弗歌尔太善良了,她不会拒绝她的。

可是她心里却在哀求。

拜托了,不要拒绝我。

“唉……那一起回去吧,撑我的伞。”思考了一会儿后,弗歌尔妥协了,她的本性还是促使她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同时——她也暗自下定了决心。











雨啪啪啪啪地落在伞上,时不时会有一阵风裹着细雨袭来,可是王春燕感到心情很愉快,开心得快要飘起来了。

啊……真好。虽然天气很糟,可是能和弗歌尔撑着一把伞一起回家真是太好了,说不定我们能慢慢恢复到以前那样。像以前一样就好了,我也不奢求太多了……

能回到从前就好了啊……

正暗自想着,弗歌尔开口了:“借今天这个机会,春燕,我想和你说,我们还是不要做朋友了吧。”

随着这句话的结束,好像连世界都停顿了。王春燕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顿住了脚步。

弗歌尔也随之停住了,只是看着王春燕,再不发一言,眼里是王春燕很陌生的冷漠,和一些她看不透的东西。

沉默了许久,王春燕张了张苦涩的嘴,又闭上,好像她要说的话是恶魔,是绝不能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但是她最后终于开口问道:“……为什么?”

弗歌尔皱了皱眉头:“没有什么为什么吧……我只是觉得我们在一起做朋友,让我觉得很不舒服,我不喜欢和你做朋友而已,就这样。”

听完她说完最后一个字,王春燕好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只是怔怔地看着弗歌尔,脑袋一下混沌起来。不知是不是天气太冷的缘故,王春燕浑身颤抖起来,只觉得一下子失去了呼吸的能力。

好冷。

好冷啊。

她断断续续地想到。

从心底传来的痛苦,几乎要将她淹没,她感到一阵阵的眩晕,无法呼吸,快要窒息了。

“对不起。”

弗歌尔低下头说道。

这仿佛给了她最后一击。

王春燕勉强想要看清眼前的事物,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很抱歉。”弗歌尔舔了舔嘴唇,依旧低着头,艰难地说,“伞就给你了,不用还我。”

说完,弗歌尔飞快地看了王春燕一眼,好像要抑制自己的感情一般,迅速转身跑开了。

王春燕看着弗歌尔远去的身影,手上拿着弗歌尔的伞,久久地站在原地,也忘记了还下着雨的事实,只是怔怔地看着远处。

时间好像凝固了。王春燕终于回过神来时,天已放晴了。她终于想起要回家,便僵硬地挪动了脚步。










“砰!”

门关上了。

王春燕疲惫地放下手中的伞,不经意地看向客厅——王嘉龙和艾斯兰正坐在沙发上。

没有一进门就坐下来哭,真是太好了。我可比他们俩大,不能这么丢脸。王春燕断断续续地想。

“姐?你没事吧?”看到姐姐从进门开始就站着不动,一言不发的样子,王嘉龙担忧地问道。艾斯兰也投来关切的目光。

王春燕看着两人,扯动嘴角,笑了。一边惊讶自己居然还能笑出来——虽然是假装的,一边对嘉龙说:“没事啊,倒是你,趁着爸妈不在 ,居然在家里约会,也太狡猾了吧!”

“呃,我们只是在一起讨论作业!”

王嘉龙反驳道。

看着两个少年突然害羞的样子,王春燕努力忽略心里巨大的缺口,戏谑地笑笑,一脸不置可否。

“我要做作业去啦,你们俩可别在我面前晃悠。”说完,王春燕动作有些粗鲁地打开她房间的门,转身走了进去,然后再把门关上。

王嘉龙和艾斯兰面面相觑,不知道是什么惹得王春燕有些失魂落魄——她总是活力满满、胜券在握的样子。

王嘉龙把目光投向那把粉色的伞——弗歌尔的。





又是新的一天。

王春燕睁开双眼,感觉世界好像都套上了一层灰色滤镜,一切都变得死气沉沉,沉闷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王春燕最后还是没有哭,只是一个人静静地放空了很久,什么都不去想。回过神来已经很晚了,而自己——并没有做作业。

于是,做到了凌晨,才悠悠地爬上床睡觉。

啊……好累……

王春燕挣扎着爬起来,感到浑身无力,头闷闷的,但是快要迟到了,得快一点……

事实上,王春燕很想让弟弟给老师请个假,或者干脆旷课一天,她实在是不想去面对这些事了。

“姐!你快一点啊!!”

王嘉龙的声音透过木门传过来。

王春燕眨了眨眼,决定振作起来。她动作利索地穿好衣服,收拾好东西,便打开了房门。

这个少女,从来都不愿意去逃避问题啊。







学校的生活,是充斥着学习与摸鱼的。

而今天,对春燕来说,那就是在梦中度过的一天。

因为她撑了一节课之后,就栽倒在桌子上,再也没有爬起来过……

幸好春燕坐的位子靠后,而她的前桌又比较高大,她才得以睡得昏天黑地,日夜不分。

中午,班里的同学差不多都去吃饭了,邻座的一个女同学好心地叫醒了春燕。她这才从梦中醒来,睡眼惺忪地看向面前的人:“下课了吗?”

“该去吃饭了……”同学很无奈。

“哦……”春燕的脑子还没有完全清醒。

“啊,你怎么也这样,今天是怎么了,弗歌尔也是无精打采的样子,不过她倒是没像你这样睡了一早上……”女同学自顾自地叨叨起来。

听到弗歌尔的名字,春燕才清醒了一点,继而能慢慢思考……

思考……个鬼啊!!!完全无法思考啊!!!!

昨天放空了一个晚上,啥也没想,今早又睡了一个上午,现在终于到时候了吗?

呃,我现在是被甩了?不对不对,是“被”绝交了。如果是好朋友这样搞我也会超难过啊,更别说弗歌尔还是我多年的暗恋对象……啊不行,想到她就会难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拜拜!”

有声音传过来,打断了春燕内心的呐喊。是刚刚的女同学,她正和朋友们一起走出教室,边挥着手边说。

春燕这才回过神来。

啊……12点过15分钟了……

她边看手表边想。嗯……随便在哪吃点什么吧……











“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春燕被人告白了。

这是她所料未及的。

时间,放学后,人差不多走光了。

地点,教学楼的走廊上。

人物,嗯……这好像是嘉龙他们班的,见过几面……春燕想。

眼前的棕发少年脸胀得通红,眼里闪着跳动的光,几乎有些恼怒地看着春燕。

啊……要拒绝别人呢。真难办。我还以为我的心已经麻痹了呢,在被绝交之后。

春燕虽然这样想,但她还是很认真地开了口:“对不起。我无法回应你的期待。”

“……为,为什么?”

少年一副很伤心的样子,通红的脸变得有些煞白。

……要我说为什么……要不直接和他说我喜欢女性?

这样想着,春燕不禁想到了弗歌尔,于是心里又开始——啊,不行,现在不要想到她,不要在学弟面前失态啊。

“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因为弗歌尔的原因无法认真思考,于是春燕脱口而出的就是这样话。

“什么?……那个人是谁?”

少年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春燕好像在他眼里看到了笑意。

“不能告诉你呢,抱歉。”

他……在高兴吗?莫名其妙的感觉,应该是错觉吧。春燕想。

“……”少年沉默了一会儿,便转身匆匆离去。

春燕一个人站在走廊上,感到心情很复杂,思绪乱成了一团,理也理不开。

她站了一会儿,总算从恍惚中意识到,自己该回家了,于是也转身准备回教室。

她为什么会在这儿,主要是因为她下午决心好好听课,但是撑了两节课便继续呼呼大睡。

等春燕睡醒,人差不多都走了,她想慢悠悠地去上个厕所,再回来收书包回家,然后就在走廊上遇到刚刚的人。

春燕正想着,便看到旁边的杂物室有金色一闪而过——是弗歌尔。

虽然只匆匆地瞥了一眼,春燕却清楚地看到,弗歌尔满脸是泪,看到自己之后就想跑开——“弗歌尔!”春燕喊了她一声,想都没想就追了上去。看着喜欢的人哭,而什么都不做,我怎么可能做得到!

怎么回事?她怎么哭了??不会是听到了我和那个少年的话吧?

春燕边跑边焦急地想,心里浮出了一个很不好的预感——弗歌尔不会是喜欢那个少年吧???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弗歌尔!”

春燕很轻松地就追上了她,弗歌尔停下了脚步,很小声地抽泣着,笨拙地挡住脸擦眼泪,不去看王春燕。

脑子一热就追上来了,但是,现在我的身份……还能做什么呢?昨天才绝的交……

春燕现在是真的很难受了。

要是在从前,她会把弗歌尔拥入怀中,大声地说:“弗歌尔!谁欺负你,告诉我!居然敢伤害我××中学扛把子的女人!!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然后弗歌尔就会破涕而笑,把自己的小情绪都告诉春燕,然后两人就会一起找应对的方法,然后……

没有然后了,都是从前了。

春燕觉得自己的情绪快要控制不住了。她轻轻地将手伸向弗歌尔——然后抱住了她,弗歌尔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王春燕自己却开始抽泣。

眼泪打湿了弗歌尔的衣肩。

春燕积攒了一天的感情好像终于找到一个发泄口,喷涌而出。她紧紧的抱住弗歌尔,自己不受控制地哭得越来越凶。可是心中的压抑和苦痛却丝毫没有变少,因为这对她来说,并不是哭一场就能释然的,就算彻夜的哭泣,换来的只是头疼和红肿的眼睛而已。

她压抑得太久了,和弗歌尔欢笑、打闹时心里却想,我们只能做朋友吗?为什么你不懂我的心呢?有时又会想,弗歌尔不明白或许还是好事,如果她了解了我的感情,就会离开我了吧。

她太痛苦了。

而春燕也感受到弗歌尔的眼泪滑过自己脖颈,凉嗖嗖的。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本来不是来找弗歌尔大哭一场的。本来就不是朋友了,现在这算什么呢?她本能地止住了哭泣,想松开弗歌尔然后看着她的眼睛,可是——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抱弗歌尔了,该不该放弃这个机会呢?

王春燕想到这,不禁自嘲地笑了。

“对,对不起。”

是弗歌尔带着哭腔的声音。

春燕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这话是不是对她所说,于是她沉默了,只是任由残泪从脸颊上滑下。

“春燕,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对不起,对不起……”弗歌尔的眼泪雨一般落下,春燕的心也跟着抽痛。

春燕松开弗歌尔,看着她闪烁着泪光的眼睛——她一直爱着的眼睛。

“对不起……我……”弗歌尔哽咽到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春燕对她的话也是一知半解,只能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安慰她说:“你不用对我道歉啊。”

弗歌尔只是摇摇头,看向地面:“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她喘了口气,然后说“没办法啊,我就是喜欢王春燕同学,就算……我们有相同的性别,那又怎么样呢……”

说完她便伏在春燕怀里,痛苦地哭起来。

而春燕在听到弗歌尔告白的那一刻,心跳几乎停止了,莫名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击中了她,让她丧失了思考能力,只是怔怔地看着自己怀中的弗歌尔。

什么?这话是什么意思?弗歌尔……刚刚说了什么?

弗歌尔说……喜欢我?可春燕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弗歌尔哭声减弱,似乎察觉到春燕的情绪变化,她仰起脸,颤抖着带泪的眼睫毛,下意识地观察春燕的表情。

春燕一脸不知所措,心里乱成一团,开口问:

“这是真的吗?弗歌尔,你说的话是真心的吗?”

弗歌尔垂下眼眸:“是真的。”

“现在你要开始讨厌我了吧。”

“什么?”春燕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她轻轻挣脱了春燕的怀抱,很小声地说:“不过,请你不要讨厌我。”

春燕这才从震惊里缓过神来,知道弗歌尔误会了,忙解释道:

“不会的!弗歌尔,我也喜欢你啊!”

“春燕,你真是好心……”弗歌尔带着泪,微微地笑了笑。“谢谢你,我没有被春燕讨厌呢,真是太好了。”

“不是的,弗歌尔,我对你的感情是——”春燕激动起来,却不知怎么描述自己的心。

“是——想和你结婚的喜欢啊!”春燕大喊,生怕弗歌尔不相信般盯着她的眼睛,脑子里甚至出现了《飘》里瑞德向思嘉求婚时说的话:我跪下了你相信吗?

“啊?什么,春燕,这是真的吗?”弗歌尔看着春燕,原本早已放弃的她渐渐有些相信了,自己一直喜欢的人,在向自己告白!她的脸一下就变得通红,心跳声也快得不像话,简直不敢看王春燕的眼睛。

“当然是真的。”春燕疲惫地笑了。“我一直都最最喜欢你。”

“所以,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她问。

“欸?……什么?我当然愿意……”弗歌尔的心情突然从大悲转向大喜,实在有些受冲击,思维混乱地胡乱说出口。不过潜意识早先一步说出了内心所想,所以她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后,好像被人求婚一般,害羞的不知怎么办才好。






“圆满的大结局啊,真好。”

突然,走廊里传来了耳熟的声音,是——王嘉龙和艾斯兰?

两人手牵着手出现在燕列二人身后,脸上都带着满意的微笑,而王嘉龙眼里更是有一分狡黠。

“你们怎么会在这儿?”春燕问道。

“这个嘛,让我来解释吧。”嘉龙开口道,“事实上呢,我和艾斯兰早就发现你们俩互相喜欢了,喜欢但是都不说——真是像啊我们姐弟。

就在昨天,我们感觉到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你才会那么失魂落魄的,我一打听,才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好像不如从前,再偶然发现,昨天你们吵架了。”

“啊呀,这可不妙,于是我和艾斯兰就精心策划了一出让人误会的好戏,给你们助攻。”

说着,他看向了王春燕。

“这个呢,操作说来也很简单。那个向你表白的男生,是我的同班同学,是我让艾斯兰拜托他这么做的。”

“没错,用你的名义给弗歌尔发短信让她来走廊的人,也是我。怎么样?很有意思吧?”

“……你这臭小子,敢冒充你姐给别人发短信!”春燕有点生气。实际上是不希望自己被人那么轻易地看穿。

“这招我可是学你的!”嘉龙不服气。

“哈啊?……哦,那件事啊。”春燕略一思索,好像想起了什么。

嘉龙笑了:“哈哈,这次我帮你,也是因为你曾经帮过我啊。”

“哦?”艾斯兰和弗歌尔都投来好奇的目光。

“哈哈哈,这倒是。来,艾斯兰,我给你讲个故事……”




春燕的思绪随着自己的讲述回到了从前……

“姐,你不能这样……”

“我真的受够了!你们俩一天天磨叽啥呢?喜欢不快点说?我这个局外人倒是替你们干着急!”

“那你也不能这样啊……”

“更过分的事我也做得出来!!”春燕大吼。

“唉……”嘉龙面如土色地看向那个拿着自己手机的恶魔——自己的姐姐。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春燕发现自己弟弟进来茶不思饭不想,总是走神。作为姐姐,她抱着一颗八卦的心去调查了一下,才知道艾斯兰最近和一个女生走得很近,而王嘉龙自然不好去和一个女生争风吃醋,才郁郁寡欢。

嘁,我的傻弟弟我能不知道吗?那个叫艾斯兰男生明明就喜欢他好不好?我早就等着他们在一起的消息了,现在就因为这,还要折磨一下他们两个啊?春燕想。

于是就出现了刚刚那一幕——春燕决定替弟弟告白。

“艾斯兰同学,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春燕一边打字一边把文本念出来。

“啊啊啊啊啊!魔鬼!你为什么还要说出来!!”嘉龙抱头作痛苦状。

“那你自己来啊!”春燕理不直气也壮。

“那……那他要是拒绝我怎么办啊,他不喜欢我怎么办啊,他……讨厌同性恋怎么办啊……”

嘉龙垂下头,声音渐渐小下去,说。

“那你就说是邻居家小孩乱按你手机!”春燕继续理直气壮。

“……”嘉龙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傻了,竟然觉得有点道理……或许,他也在期待着对方的回答吧。

“好,我来就我来!”他脑子一热,居然脱口而出。

“哦?想通了?”春燕说着,把手机丢给了他。

后来……后来就在一起了呗!

春燕讲完了。






“欸——?原来王嘉龙同学和艾斯兰同学是情侣啊……”弗歌尔惊讶地说,“而且还是春燕促成的?”

“嗯哼,他们俩就是那种爱在心里口难开的类型,不推动一下,还不知道要看他们磨磨叽叽到什么时候……”春燕说。

听完后,艾斯兰先是脸红,然后看向嘉龙:“我都完全不知道……”

嘉龙的脸也红了:“主要是让姐姐替我告白这种事实在太羞耻了……”

“原来,你也做了那么多的心理准备……”艾斯兰露出了有些感伤的神情。

很明显他和嘉龙的重点完全不一样。

嘉龙看着眼前的少年,沉默了。然后他抬手轻轻地摸了摸艾斯兰的头发:“是啊。明明有那么多的困难,但是你还是选择了和我在一起,所以,不管未来有怎样的困难,只要两人一起,就能解决。”

艾斯兰抬起头,微微地笑了:“ 嗯。我知道的。”














另一边的春燕和弗歌尔也在谈心。

春燕说道:“刚刚被他们打断了,我们继续。嗯……所以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你是因为喜欢我才和我绝交的?不对,这话怎么那么奇怪……”

弗歌尔思索了一下,轻轻地说:“其实是这样的……我察觉在自己的心意之后,说实话,非常痛苦,因为,同性之间的恋爱是不被允许的。而且,被你察觉到了的话,说不定会讨厌我……”

“怎么会……”春燕心疼地握住了弗歌尔的手。

弗歌尔淡淡地笑了,眼睫毛上还留着几滴泪珠,随着她的眨眼轻轻颤动。

她呼出一口气,声音很轻:“因为不是很多人都觉得同性恋很恶心吗……有一天我还做了一个梦,梦见你对我说‘同性恋?也太恶心了吧!’然后就一直重复着恶心恶心恶心恶心……然后我就被吓醒了……”

春燕只得轻轻抱住她:“梦和现实都是相反的,你不知道吧!别相信她。”

“谁?”

“你梦中的我。”

弗歌尔笑了。

她顿了一下,继续说:“和你继续做朋友时,虽然很开心……可我的心里只觉得痛苦。阳光下的你是那么的明媚,而我——却不能触碰你,因为害怕黑暗中的自己会在这一瞬间就消失。我想你在一起,却不能这么做,我只能和你做朋友而已,因为我们的性别是相同的……就这样,我决定和你绝交,和你再无瓜葛后,说不定我能忘记这样阴暗的感情,也不用再背负着内心的谴责……”

“内心的谴责?”春燕问道。说完她若有所思,对哦……弗歌尔是信教的来着……

“是的。我从小就被教导,同性恋是错误的,是腐败的……”弗歌尔艰难地说出来,便靠着春燕,一言不发。

“……”春燕不好反驳她的信仰,只好沉默。

弗歌尔内心的痛苦,她以前从未知晓……

既然这样,她还是向我吐露了她的真实想法……

“那……现在的你是怎样想的呢?”春燕问道。

“……我想,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的,不管他是什么性别,喜欢就是喜欢啊,这是无法改变的。”弗歌尔轻声却坚定地说道。

“是啊,我们都被世人束缚了。”春燕自嘲地笑了笑。“没想到遵从自己的内心,也是很难的事呢。”

“好在现在我们都已经向对方坦白了。”弗歌尔说。

“是啊,这中间发生的事,真的太多了呢……”

春燕感慨道。




说完,她问弗歌尔:“刚刚还没问,你为什么哭啊?既然你喜欢的是我,又不是那个男生,我拒绝他了啊!”

弗歌尔的脸又泛起红色,微微低下头说:“因为……我听到那个男生的话之后,设想了一下春燕和别人在一起的情景,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接受……只觉得心里很痛苦,无法接受的痛苦……后来就忍不住哭了……”

小声地说完后,弗歌尔的脸更红了。

“没事啦,以后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王春燕揽过她的肩膀,笑了。



嗯,结局就是——皆大欢喜!

雁疏寒

我堆一下最近的图就跑辽跑辽

前两张是崽,后面是同人,同人全是屑水彩

我堆一下最近的图就跑辽跑辽

前两张是崽,后面是同人,同人全是屑水彩

洛因今天更新了吗

[蛋塔利亚第三弹]

画的越来越丑了www

[蛋塔利亚第三弹]

画的越来越丑了www

荼蘼
然后摸了个略本家风的列支。

然后摸了个略本家风的列支。

然后摸了个略本家风的列支。

荼蘼
列支生日快乐!我画不出她十分之...

列支生日快乐!我画不出她十分之一的可爱呜呜呜……

列支生日快乐!我画不出她十分之一的可爱呜呜呜……

Yins-银丝
列支生日快乐ww 我太蔡了

列支生日快乐ww

我太蔡了

列支生日快乐ww

我太蔡了

临涪江畔生
啊啊啊啊啊终于想起来列支小可爱...

啊啊啊啊啊终于想起来列支小可爱的生日了(╥ω╥`)
她真的是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我画不出来她万分之一的可爱!

啊啊啊啊啊终于想起来列支小可爱的生日了(╥ω╥`)
她真的是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我画不出来她万分之一的可爱!

📎
🌊💕✨祝美麗的郵票之國——...

🌊💕✨祝美麗的郵票之國——列/支/敦/士/登🇱🇮生日快樂!✨💞🎊
靠全世界最敷衍的生賀。

🌊💕✨祝美麗的郵票之國——列/支/敦/士/登🇱🇮生日快樂!✨💞🎊
靠全世界最敷衍的生賀。

-Liebling-

[2019列诞]茨温利兄妹(一发完)

没什么可说的了,祝小姑娘生日快乐🎊我永远爱你!!

BGM—君が死んでも许してあげるよ

(注:歌词与本文无关联)

正文点我

丨 “这即是命运。”






没什么可说的了,祝小姑娘生日快乐🎊我永远爱你!!

BGM—君が死んでも许してあげるよ

(注:歌词与本文无关联)

正文点我

丨 “这即是命运。”






Metabolismo

Geburtstag

是列支的生贺文!

cp白列,已交往设定,注意避雷​

国设,ooc致歉

祝诺拉生日快乐!

今天是诺拉的生日,大家送来了礼物,冬妮娅伊莎等也来给列支庆祝生日,列支很开心,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夜晚,诺拉坐在客厅清点礼物。

“嗯,比/利/时姐姐送的华夫饼,加/拿/大先生送的枫糖浆,古/巴先生送的冰激凌……”​

“娜塔莎没有来吗……是有事吗……”​诺拉觉得她会来的,但她并不确定。

诺拉坐在沙发上,眼睛直勾勾盯着电视,心思却不知飘到了何处​,她看了一眼钟表,十一点五十,还有十分钟自己的生日就过去了啊……

她很失望,上楼回到了房间,收拾了一下准备睡觉。还有八分钟。​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是列支的生贺文!

cp白列,已交往设定,注意避雷​

国设,ooc致歉

祝诺拉生日快乐!

今天是诺拉的生日,大家送来了礼物,冬妮娅伊莎等也来给列支庆祝生日,列支很开心,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夜晚,诺拉坐在客厅清点礼物。

“嗯,比/利/时姐姐送的华夫饼,加/拿/大先生送的枫糖浆,古/巴先生送的冰激凌……”​

“娜塔莎没有来吗……是有事吗……”​诺拉觉得她会来的,但她并不确定。

诺拉坐在沙发上,眼睛直勾勾盯着电视,心思却不知飘到了何处​,她看了一眼钟表,十一点五十,还有十分钟自己的生日就过去了啊……

她很失望,上楼回到了房间,收拾了一下准备睡觉。还有八分钟。​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还有五分钟。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很急促,她连忙下楼开门。还有四分钟。

娜塔莎站在门外,手里拿着礼物,风吹起她的长发和裙摆,娜塔莎向诺拉道歉,上司布置了很多任务还拦住了自己所以来晚了​,她很抱歉。还有三分钟。

诺拉笑着抱住了娜塔莎,“尽管如此,你还是来了​不是吗?这就够了。”娜塔莎走进来,放下礼物,捧住诺拉的脸说:“Я тебя люблю.”“Ich liebe dich auch.”还剩两分钟。

两个人的唇//贴在一起,时间仿佛凝固了,使两人深陷其中。还剩一分钟。

“С днем рождения, дорогая”

“Danke, mein bestes Geschenk.”

滴答——

十二点了——

鸟不理远山
“带着双重内陆国小姐去看海”...

“带着双重内陆国小姐去看海”

—————For my little princess—————
生日快乐,列支敦士登。
和糕 @🍉糍糕糕 一起商量了今年列诞要画带她去看海的主题。今年也让湾酱和塞妹陪小闺蜜一起过生了呢!给你过生日的第三年,我最爱的小姑娘,希望以后的很多很多年还可以一直为你庆生。

【作画过程】

“带着双重内陆国小姐去看海”

—————For my little princess—————
生日快乐,列支敦士登。
和糕 @🍉糍糕糕 一起商量了今年列诞要画带她去看海的主题。今年也让湾酱和塞妹陪小闺蜜一起过生了呢!给你过生日的第三年,我最爱的小姑娘,希望以后的很多很多年还可以一直为你庆生。

【作画过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