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刘亦菲

27.3万浏览    6329参与
云画流年 hiLiuyun

“我的职责就是战斗”—花木兰

BMG 李玟 - Reflection /Reflection - Christina Aguil/As One Tale Ends-David Buckleyera


微博 @云画流年

        @hiLiuyun

“我的职责就是战斗”—花木兰

BMG 李玟 - Reflection /Reflection - Christina Aguil/As One Tale Ends-David Buckleyera



微博 @云画流年

        @hiLiuyun

浪里小白条

征服——60.那天你是不是也来了

六月份的天气说变就变,北京居然开始下起了小雨。

.........

“爸。”

“嗯。”

上了岳父白慕杉的车,杜宏奇怪地看着外边马路上浩浩荡荡地长跑大队。荧光绿、粉的运动衣,白色棒球帽,年纪从老到少,竟然都冒着雨在奔跑。白慕杉也透过车窗观摩着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紧扣的领带尾端两手拇指缓缓地打着圈儿。

“上次申奥失利,看来这一次国家是势在必得。”

“嗯,是啊。新闻说这个月中已经向奥组委递交了申请报告了。”杜宏回过头,含着笑恭敬地低头答道。

白慕杉却看也不看他,语气渐渐沉了下来,“旧房整改,街道规划,申奥一旦成功,甚至是新建运动员村、宾馆酒店都得提上日程。你——”白慕杉犀利地鹰目盯着面...

六月份的天气说变就变,北京居然开始下起了小雨。

.........

“爸。”

“嗯。”

上了岳父白慕杉的车,杜宏奇怪地看着外边马路上浩浩荡荡地长跑大队。荧光绿、粉的运动衣,白色棒球帽,年纪从老到少,竟然都冒着雨在奔跑。白慕杉也透过车窗观摩着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紧扣的领带尾端两手拇指缓缓地打着圈儿。

“上次申奥失利,看来这一次国家是势在必得。”

“嗯,是啊。新闻说这个月中已经向奥组委递交了申请报告了。”杜宏回过头,含着笑恭敬地低头答道。

白慕杉却看也不看他,语气渐渐沉了下来,“旧房整改,街道规划,申奥一旦成功,甚至是新建运动员村、宾馆酒店都得提上日程。你——”白慕杉犀利地鹰目盯着面如冠玉文质彬彬的女婿,想继续质问却被杜宏抢先到,“岳父放心,这些我都知道。”

“哼。你知道,你知道什么?李明捷的那个合作项目这么久你搞定了没有啊?”白慕杉越说越气,想到女儿心里就隐隐作痛。“筱雅当初看重你极力推荐你入公司,嫁给你两年之后还把总裁的位子让给了你,尽心尽力地帮助你。昊钧不争气我也十分看重你们夫妻两个;可是你看看现在,你都做了些什么?”

宋李两家的交好让白慕杉如芒在背。国内经济发展迅速,地王频出的年代,远大有这样一个强有力的“亲家”对于凯恒来说绝对不是好事。至于李明捷和宋征这对夫妻感情是否真和睦,有那么重要吗?——不出大事情,短时期内两家都不会撕破脸皮。

反观自己,儿子不争气女婿有异心。白慕杉气愤地呼了口气,冷着脸看向窗外,一声一声地数落着杜宏。后者却只能低眉顺眼任凭教训。

“你以为自作聪明地把东三环的地让给李明捷就能拿到现代城的合作,可是人家依旧闪烁其词三个月未许一句承诺!东三环的豪宅都要开始建了,杜宏——我真怀疑当初我和筱雅是不是高看你了。”

当上总裁之后便未再有人对杜宏这般颐指气使,能把他骂的狗血淋头的除了不学无术目中无人的白昊钧,也就只有眼前的白慕杉了。可是即使这样,他也不能顶嘴。

“父亲教训的是,合作的事我会继续跟进。不过请您放心,不管谈不谈得成,我都会尽心尽力把凯恒发展得更好。”杜宏悄悄看白慕杉的脸色,继续说到,“不过我们公司实力雄厚,失了这个项目,也能从其他地方找回来的。”

白慕杉轻哼了一声,杜宏的承诺和恭维也不知听进去没有。

“我老了.....公司的事力不从心了。筱雅去世几个月你身边也没个帮手,让昊钧来帮你吧。”说完,便闭上眼静静的等着车开到公司。杜宏只能按下心里的不悦,应到,“是,董事长。”

很快,凯恒集团董事长儿子白昊钧以副总裁身份入了职,美其名曰帮助总裁处理事务,顺便学习;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董事长对这个女婿不放心了。

这一番人事改动迅速地传了开,加上白昊钧新官上任三把火,本身就是个行走的宣传单。

可是最期待杜宏“作为”的李明捷却错过了这一番好戏。

他回了趟香港。

港岛的湿热不同于北京的干燥,在外面随便走一走,都觉得衣服上处处沾着看不见的水珠,平白重了几分,惹得人的心情也郁闷不发。

明亮的窗户前,李明捷插着兜专注地看着远处的景象。

“办好你的离职手续,北京那边我会帮你搞定,收拾一下,尽快入职。”

一身黑色西装的Johnson抬头看了李明捷一眼,回答道,“老板,我已经辞职了。”

跟随李明捷多年,Jhonson是喜欢李明捷的做事风格的——快准狠、从不犹豫从不回头,商人的精明让他能挣到比别人更多的钱,可是作为优秀的管理者又太懂管理之道;所以,跟着李明捷,只要献出最大的忠诚和能力便能得到最丰厚的物质回报。

听言,李明捷放远的目光聚焦到眼前,回头勾唇笑了笑,满意的看着听话的下属。无需多言,挑了挑眉道,“我还约了人。北京见。”

“是,老板。”Johnson颔首,抬头时只见李明捷离开的背影,和以前一样的雷厉风行,步步生风。

李明捷回香港除了一贯地视察荣凯工作,约Johnson之外,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见律师——徐正之。

自证监会之后李明捷已经半年没见过他。徐正之是徐育的儿子,父子两个多年来作为荣凯的法律顾问,李明捷和徐正之常有走动。相比老人家的严肃古板,李明捷似乎更喜欢和徐正之这样的同龄人交谈。

浪漫的法式餐厅里悠悠地飘着红酒的香气,手执黑色办公包的年轻男人在李明捷面前坐了下来。

“怎样,这次找我不会又是惹上什么官司了吧?”

服务生上来给倒上了红酒,李明捷慢条斯理地剪开了手边的雪茄,看着眼前的人坐下就拿刀叉用餐,毫不见外。可是他现在没心情说笑。

“有没有办法让分居协议失效。”

徐正之拿叉子的手顿了顿,一看李明捷的神色便知他想干什么。现在不想离婚,早干嘛去了?真是的。

“找证据吧,证明你和对方并未分居。”

李明捷抽了口雪茄,薄唇微启缓缓地吐出口中的烟雾,若有所思地昂起了头,眸色深沉。

答应宋征离婚一边是赌气一边是借此让她先回国,可是他没想到宋远峰和妈咪居然都说服不了她。李明捷一遍一遍地衡量着离婚与否的得失,可是他习惯了掌控。要补偿要改变,宋征作为李明捷太太待在自己身边不好吗。

徐正之不知他在算计什么,只觉得李明捷这样的人对女人蛮狠起来不会多温柔,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手里的刀叉,认真地劝诫,“明捷。你要是想你太太心甘情愿留在你身边,我劝你还是别用什么强硬的手段。你太太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两家都要面子,你弄成这样,不好。”

李明捷回过神来,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要是能心甘情愿,他又怎么会在这里。

“荣凯每年给你的钱不够吗?”又抽了口烟,李明捷抬了抬下巴,夹烟的手肘撑在桌上。

这就有点上下文不接了,徐正之想了半晌才明白过来这二少爷是什么意思——荣凯给你的钱不少,快给我想办法。

无奈地撇撇嘴,徐正之继续说道,“强迫她跟你同居这种办法是行不通的,我也不可能帮你作伪证。那你想留下她就只能从她的家人下手。儿子?爸爸?”徐正之每问一句便看一眼李明捷的神色,只是每次都发现对方的脸色愈渐阴沉。

“……你好像哪个都不能动。你既不能抢抚养权,也拉不下脸求你的老婆,更没办法说服你那个宠爱女儿的岳父。李家有雄厚的资本力量,却逼不回你的二少奶奶。”

徐正之每说一句李明捷心里就越烦躁,嘴里的烟都变得呛人。都被他说中了,眼下自己做不了什么。宋远峰当然不希望女儿离婚,可是即使去谈大概也只会得个“你自己看着办”的结果。离不离婚,还是要看宋征。

李明捷轻哼了一声,扔了烟,再喜欢的西餐也变得食之无味。

………

另一边,宋征闲来无聊正在她爸爸的书房翻着书。红木书柜经久不腐,还散发着淡淡的木香。宋远峰坐在一边书桌上认真地看着公司送来的文件。

宋征的指尖划过一排排的经济学著作,却停留在了角落里的一本旧诗集上。那书她太熟悉了,她的眸色暗了下去,回头看了眼两鬓斑白的父亲。

“爸爸……下周五……是妈妈的忌日,你有空吗?”

宋远峰沉浸在密密麻麻的文字里,头也没抬,回答她的语气根本不似女儿那样小心翼翼。

“我要去趟广东。”

这么重要的日子都要缺席,爸爸却说的这么轻松。宋征有时候会很想知道她父母的相处模式是怎样的,可惜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爸,妈妈生前是不是管你管的特别松啊?”

抬头看了好奇的女儿一眼,看穿她的心思,笑了一声,声调一扬,“哼,你妈妈可不是一般的女人。”

在宋远峰遥远的记忆里,是白色旗袍戴头箍的小姑娘抱着书本,说要学习新时代女性独立自强的样子。学自由之思想,激扬文字抒写篇章,最终却带着她的理想和自由投入了无尽的河水。教给女儿坚强却又抛弃了她,他女儿的心灵缺失,谁来补偿呢。唉……

见宋远峰的面色变得深沉,宋征也懂事地不再追问,默默地把诗集给放了回去。

…………

李明捷在香港待了五天才回北京,第二天一上班,小林就已经抱着文件夹在办公室等他了。

“老板,新助理的入职手续已经办好了,具体的工作交接我都写在了这份文件里。这段时间谢谢您的栽培。”说着,小林就把手里的文件夹放到了李明捷办公桌上。

“嗯。”李明捷伸手接过,抬眼看她时却发现对方手上还有个红色的小盒子,印着一个扎眼的“喜”。

“呃,老板,我明天离职,下礼拜的婚礼,这个是喜糖。不过如果您能来的话……”小林跟了李明捷这么久,他的脾性也大概知道了些。表面看着斯文有礼,实则难以接近。所以她也不抱什么期望总裁会纡尊降贵。

李明捷回过神低头礼貌地抿了抿唇,伸手接过了那盒喜糖,“我就不去了,新婚快乐。”

“嗯,谢谢老板!”

“嗯。”

想到最近的事儿,小林正色道,“对了老板,有个消息,凯恒集团新副总是凯恒董事长的儿子,白昊钧。”

李明捷动作一顿,抬起的眼眸中神色亮了几分,带着之前猜测被证实的得意和玩味。

“知道了,你出去吧。”

“是。”

助理轻轻地关上了门,李明捷靠在皮椅上若有所思地摩挲着手指。

呵,看来白慕杉是真不信任杜宏,拿了自己儿子来监督他。杜宏讨好自己这么一阵子都没得到满意的回复,上次周岁宴也被他以“手续不全不急于找合作方”为由给搪塞过去,现在他该急了。先是送会员卡,又是各种娱乐活动……其实当初李明捷并没有想好要不要和凯恒合作,可是借着杜宏他不仅成功抢下东三环的地,还认识了不少合作伙伴……所以先稳着他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也能顺便探探他的实力。杜宏又一直以为拿准了自己的心思,便想借机拉拢自己;现在,李明捷有点期待他接下来会做什么了。

可是,李明捷还没等到杜宏电话,却先等到了宋征的。

看着屏幕上跳动的“ZHENG”,李明捷有些烦,扔了手上的笔,接通了电话。

“喂。”

“……有空吗,能陪我去个地方吗。”一听对方的语气便知不好,宋征低头抿了抿唇角,高跟鞋踢着花园里的小石子。出门前思来想去,她还是打了电话给李明捷。爸爸去了广东,她不想一个人去那个地方。

“如果我没记错,是宋小姐提出要离婚的。请问你现在用什么立场要我陪你。”李明捷问的不疾不徐,声音也淡淡的,却透着阴沉和冷漠。

宋征呼吸一滞,“抱歉,打扰了。”

电话那头的人语速很快,他都能想象得到女人脸上的表情。李明捷用力地闭上眼呼了口气,随即又睁开,冷冷地盯着角落的那棵大龟背。

“在哪儿,我去接你。”

坐着司机的车李明捷去了宋家,可是他没想到宋征要去的地方,竟然是墓地。

严肃地看着眼前一座座的墓,李明捷满脑子疑问,凌厉的眉头紧蹙。直到宋征在其中一座之前站定,看到黑白照片上那张和她长得相似的脸,他才恍然明白过来——今天大概是宋征母亲的祭日,而宋远峰不知为什么没有来。

难怪她今日打扮如此肃穆,李明捷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西装,灰色的。

宋征把怀里的花小心地摆在了墓前,直起身平静地看着眼前的墓碑,不远处树枝上鸟儿的声音都能听到。

“我五岁的时候她就死了。”

李明捷站在她身后半米处,抬眼去看她的侧脸,却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跳河。我看着她的尸体,想哭都不能哭。”宋征回过头看着李明捷,状似无所谓地抿抿唇角,“其实我有时候很想知道爸爸都撑过来了为什么她不能。我爱她,也恨她。”

她用没有任何波澜的语气讲着这么极端的话,可是李明捷的心里却仿佛在替她承受那些本应该有的风起云涌。和听别人转述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看着这么复杂的宋征,李明捷的眼里有光在流转。

宋征并没有讲太多关于她母亲的事,因为她的记忆大部分是模糊的;而她记得最深刻的一幕,便是母亲的尸体被摆在岸边。

李明捷站在她身后,一言不发地看着她。时间静静地流淌,在这种地方,他心里再多的气闷也被香纸蜡烛的味道抚平了。

“好了,走吧。爸爸不能来,我想找人陪我。”收拾好情绪宋征朝李明捷感谢地一笑,便转身离开了。看着那个倔强的背影,李明捷沉重地回头看着碑上的黑白照片。

自己习惯了蔑视感情,可是宋征,家人,一次次拉着他下来,触动他心里那点隐秘的渴望。照片上的人明眸善睐,笑得十分温婉,李明捷的心越来越沉。

......

“......听说二少奶奶幼年丧母,天生克夫......”

“......全香港人都知道你抛妻弃子来了北京,在他们眼里,宋征就是被抛弃还赖在李家不走的那个......”

“......征征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怕水.....听到她说要学游泳,我还挺惊讶的......”

李明捷喉结动了动。被剥开保护壳的贝壳内里是如此脆弱,一戳,他都觉得痛。宋征太坚韧,坚韧得他冷硬惯了的心都变得柔软。

这一遭回程路上的气氛又低沉了些,李明捷心绪繁杂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一个刹车,宋家到了。宋征拿好包就准备下车却被李明捷给扯住了手腕。

“怎么了?”宋征不明所以地回头看他,却见车里的男人脸色阴沉,一双眼睛盯着她黑沉得发亮。

“那天你是不是也来了。”

李明捷问的没头没尾,可是宋征却很快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哪天——李明捷在大巴候车厅出发去大陆的那天,自己穿了一身白色大衣去送他。可惜他到走都没有犹豫过半分,连个道别的电话都没有。现在他这样问,明明是看见了自己的!

那种被抛弃的感觉似乎又涌了上来,宋征的喉咙止不住地有些哽咽,幸好她及时地把那股难过给咽了下去。

宋征勾了勾唇,看着他轻轻说道,“对,我看看我的老公临走前会不会有一点点舍不得我。”

宋征一双眼睛泛着水雾,李明捷想都没想就把她扯过来抱进怀里,却被她甩开了。

“不用安慰我,都已经过去了。”这一句话是被风吹过来的。

李明捷无力地靠在车座椅上,静静地闭上了眼睛,拿手覆在额头。

………………

“老板……”司机小心翼翼地开口试探。身后的人是睡着了?

“老板……”司机又问了一声。

“回公司吧。”李明捷半晌才睁开了眼睛。

“呃,好。”

————————————

ps: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有时候回头看前文是真想吐槽🤣🤣🤣🤣

宋征心里是有怨的,她没有安全感,害怕被抛弃。离婚是怨他,也是重新开始。就这样吧。哈哈哈哈下一章离婚。李二少开始追老婆。

杜宏算是个反派助攻吧?

阿夕

狐羡十六 1

“小师叔,你怎么出来了?”魏无羡喜出望外,欢喜地上前迎道。

“呆在乱葬岗里太久了……”晓星尘虽然目不能视,可多年修炼,心视已成,接住了魏无羡上前扶过来的手“好了,大家先稍事休息”

“是,师祖(师父)”逍遥门弟子虽没有统一的校服,回答却煞是整齐。

白浅以心印术告诉晓星尘魏无羡的计划,晓星尘略微点了下头以示知晓,然后一行人就着清河的邪祟消息开始了摸排。

明晃晃地吸引了一波注意力后,魏无羡在第三日的晚上悄悄离开了清河,独自一人前往了兰陵。而白浅一行人则跟随着刀灵的指示一路西行,每过一地,逍遥门弟子便把当地的妖魔鬼怪除了个干净。

数日后,以温苑为首的几名小弟子来找晓星尘“师叔祖,这个小城西边...

“小师叔,你怎么出来了?”魏无羡喜出望外,欢喜地上前迎道。

“呆在乱葬岗里太久了……”晓星尘虽然目不能视,可多年修炼,心视已成,接住了魏无羡上前扶过来的手“好了,大家先稍事休息”

“是,师祖(师父)”逍遥门弟子虽没有统一的校服,回答却煞是整齐。

白浅以心印术告诉晓星尘魏无羡的计划,晓星尘略微点了下头以示知晓,然后一行人就着清河的邪祟消息开始了摸排。

明晃晃地吸引了一波注意力后,魏无羡在第三日的晚上悄悄离开了清河,独自一人前往了兰陵。而白浅一行人则跟随着刀灵的指示一路西行,每过一地,逍遥门弟子便把当地的妖魔鬼怪除了个干净。

数日后,以温苑为首的几名小弟子来找晓星尘“师叔祖,这个小城西边有一个已经没了人烟的义城,姑苏蓝氏弟子前两日闯了进去,不知发生了什么,发了求救信号弹,但是应该被拦截了,这是我们在附近捡的信号弹。”

“又是蓝家这群小朋友,还真是有缘啊”白浅也不知这群孩子运气是好是坏了,这接二连三的遭遇生死危机又平平安安地活了下来。

白浅朝晓星尘看看,晓星尘便命温苑带路。

义城乃是蜀东当地人人恐避之而不及的鬼城,时日久了,连这座城的原名都不可考了,被大家笼统称作义城,倒也没白费这名,鬼气弥漫的,阴气森森的,一路上要不是跟着晓星尘等一众人,白浅她自己一人来准得迷路。

临近义城,找了一圈却没发现有前往义城的道路,白浅拦住了就要上前打听的温苑,朝脸带面具的莫玄羽看了看,莫玄羽便往边上莫名有些古怪的农舍前去了解情况。

白浅站在远处遥遥的看着莫玄羽打听,心里对魏无羡这个脑子也不是不服气,这鬼主意一个一个的。

莫玄羽仔细打听了一番,才知道前往义城的路因快十年没人走动,彻底荒芜了,白浅听了,看看时辰,再看看这荒芜得过分快的小道,到底怕耽搁久了真的出事,便拿出昆仑扇,略施法力,往小道左右扇了两下,只见飓风所过之下,一条干净清爽的小道露出了本来面目,雾气散去之余那些古古怪怪的瘴气也彻底没了。

修炼之人有意加快速度,看起来挺长的道路不过片刻就被抛在了身后,一座破败的城门出现在这条长路的尽头。

城头的角楼缺瓦少漆,掉了一个角,异常破败难看。城墙上尽是不知何人乱画的涂鸦。城门的红色几乎褪成了白色,门钉一颗一颗锈得发黑,两扇门虚掩着,仿佛刚被人推开一条缝,溜了进去。

白浅等人没了细细观摩的心思,不做多考量,便一马当先推开了城门,进了义城。

“吱呀”一声仿佛推在了众人的心上,听的人心头一凉。


牛奶不加糖

沈巍x白纤楚 沈巍bg 【原来你还在这里】

白纤楚所在的地方是龙城大学的老校区,因为人少,食堂等公共设施都设置得很小。所以有时候,想看见的人看不见,不想看见的人总会在眼前转来转去。

白纤楚从贾冰冰那里了解到,课上那只红狐狸叫白媚,是古时青丘一族的遗脉,血统高贵,在整个妖界都是高人一等。所以有时行事作风过于傲慢。

“等等。”白媚喊住了正在排队的白纤楚。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白纤楚实在不明白,作者为什么要写这么狗血的剧情,于是她决定阻止这种垃圾的发生。

白纤楚没理她,趾高气扬地走了过去,按着贾冰冰点餐的方式咻咻咻的指了好几个菜。可惜当她翻遍身上所有的口袋准备寻找校园卡时,才发现她根本没带那看起来傻了吧唧的东西,卡早已随着洪思聪的信一起被冲进了下水道,...

白纤楚所在的地方是龙城大学的老校区,因为人少,食堂等公共设施都设置得很小。所以有时候,想看见的人看不见,不想看见的人总会在眼前转来转去。

白纤楚从贾冰冰那里了解到,课上那只红狐狸叫白媚,是古时青丘一族的遗脉,血统高贵,在整个妖界都是高人一等。所以有时行事作风过于傲慢。

“等等。”白媚喊住了正在排队的白纤楚。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白纤楚实在不明白,作者为什么要写这么狗血的剧情,于是她决定阻止这种垃圾的发生。

白纤楚没理她,趾高气扬地走了过去,按着贾冰冰点餐的方式咻咻咻的指了好几个菜。可惜当她翻遍身上所有的口袋准备寻找校园卡时,才发现她根本没带那看起来傻了吧唧的东西,卡早已随着洪思聪的信一起被冲进了下水道,现在也不知道流到哪支可怜小植物的根系里沤肥了。

贾冰冰早已经去寻找座位,只剩下白纤楚和食堂阿姨面面相觑。

阿姨:亏我手还没抖,怎么还遇上个吃白食的。

白纤楚:怎么办?好尴尬!又不能明抢!

好在这时候一只修长(划掉)的手伸了过来,两只手指捏着一张校园卡,缓缓从pos机上划过,哔的一声,阿姨就把盘子稳稳送到了白纤楚面前。

白纤楚想着一定要好好感谢这位及时雨神仙,却没想到来人正是沈巍。

沈巍看白纤楚很久了,他劝说自己不该过来,不能过来。可是他想要帮她解困,想要和她一起安静的吃饭,想要照顾她。这一切的想要打破了他所有的克制。“反正也没什么机会再见面了。”沈巍安慰自己道。

“沈巍,你怎么在这里?”白纤楚笑着说道。

沈巍手向前一伸,指了一个方向,“一起吃?”

白纤楚看见他的书和包静静的躺在椅子上,于是开心地跟着他走了过去。

“小白。”沈巍道,“出来怎么不带卡?”

白纤楚把事情前前后后交代清楚。

沈巍用手扶了扶眼镜,嘴角向后扯动,笑了起来。“那一会儿我带你去补办张卡。”

白纤楚点了点头,可转脑子一想:要是不办卡,不就可以天天和沈巍一起吃饭了。

于是她马上又摇了摇头。

“怎么?”沈巍问道。

白纤楚也不回答他,扒拉着盘子里的肉往嘴巴里填,眼睛时不时地瞟着沈巍,心里炸开了花。

白:我真是为我的机智感到高兴呢!

沈巍看着她的小动作,心里也明白了大半,微微笑了笑,夹起自己盘子里的肉送向了白纤楚。

白纤楚也是来者不拒,更何况是沈巍夹给他的,吃的那是一个不亦乐乎。

沈巍看着白纤楚的模样,不由得想起了千年前的那个人,也是这样无肉不欢。沈巍又起抬起筷子夹了一块青菜给白纤楚。

等到食堂的人陆陆续续都走完了,白纤楚才放下了筷子。

“吃好了吗?”沈巍问道。

白纤楚点了点头:“好吃,以后我们常来好不好?”

沈巍语气一顿,点了点头,缓缓又开口说道:“下周…我要带学生去考察,你…要不要一起去?”

白纤楚一听沈巍邀请她,想都没想疯狂的点头答应。

“那我们下周见。”


和沈巍分开后,白纤楚终于想起了贾冰冰这个人的存在,于是马上拉着她回家。

“是约会哎,沈巍在约我!”白纤楚疯狂的摇着贾冰冰。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贾冰冰不耐烦地回答着。

“你说我该穿什么衣服,这件好不好?”白纤楚拿了一件衣服在身上比量。

贾冰冰敷衍的点了点头。

白纤楚知道自己不能指望她了,于是就自己热热闹闹的挑选衣服,等待下周的到来。


牛奶不加糖

沈巍x白纤楚 沈巍bg 【原来你还在这里】

沈巍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握在了一起,青筋微突,眼神闪烁了几下之后,走上讲台,利用几步的时间调整好了所有的情绪。

“同学们,收拾一下准备上课了。”

语气还是那么平静,没有因为故事的主角是白纤楚而有丝毫的变化,她失望地坐了下来。

她总觉得沈巍应该要对她不一样的,他们的初遇明明那么美好。在一个绿树成荫、清风徐徐的寂静小路上,在一个充满腐烂气味和危险的命案现场。她总感觉命运就是这么的水到渠成,仅仅是一个点上的阴差阳错,她就会变成沈巍生命里不可缺失的部分。可惜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白纤楚想象的那个样子。

课上沈巍在前头讲着,贾冰冰在后头缠着白纤楚说话,说的那是一个不亦乐乎。

“你看见没,我斜右手边的那个穿牛仔衣的女孩...

沈巍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握在了一起,青筋微突,眼神闪烁了几下之后,走上讲台,利用几步的时间调整好了所有的情绪。

“同学们,收拾一下准备上课了。”

语气还是那么平静,没有因为故事的主角是白纤楚而有丝毫的变化,她失望地坐了下来。

她总觉得沈巍应该要对她不一样的,他们的初遇明明那么美好。在一个绿树成荫、清风徐徐的寂静小路上,在一个充满腐烂气味和危险的命案现场。她总感觉命运就是这么的水到渠成,仅仅是一个点上的阴差阳错,她就会变成沈巍生命里不可缺失的部分。可惜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白纤楚想象的那个样子。

课上沈巍在前头讲着,贾冰冰在后头缠着白纤楚说话,说的那是一个不亦乐乎。

“你看见没,我斜右手边的那个穿牛仔衣的女孩,那是只熊猫精,国宝。”

“还有那个,纱纱衣服的,那只是蝴蝶精。”贾冰冰指着说道。

“还有那个穿红衣服的,坐在第二排的那个女的,你看见没有?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沈教授的那个。”贾冰冰加重了语气。

白纤楚失落又无助的眼神又重新聚起了光芒,她卯着劲儿昂着头看着前面的红衣女孩。

贾冰冰继续说道:“她和你一样,是只狐狸,不过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贾冰冰上下扫了一眼白纤楚,略带嫌弃。

白纤楚丝毫没有注意贾冰冰说的这两句话,手上不停地拍着贾冰冰的肩膀,眼巴巴的看着那红衣服的女孩,拼命的想看见她的脸。她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也要觊觎她的沈巍。

等等……为什么是也?

白纤楚脑子单纯,遇到事情从来不往复杂的地方想,做事情也是一样,凭着感觉走,但说白了也就是少根筋,这让洪思聪经常性的头疼,但白纤楚总觉得没什么。

这时,沈巍突然在课堂上问了一个问题,许多女生都争相举起了手。白纤楚眼见着沈巍拿起点名册,身子就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课堂上所有人都转头看着白纤楚。

她轻轻扭动着脖子,显示出自己很镇定,其实她连沈巍问了问什么问题都不知道。红衣女子也转过头来,白纤楚终于看清了她的脸,是标志性狐族拥有的脸庞,狭长的丹凤眼,精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无时不刻的都在提醒着白纤楚不够女人味,不是一只血统纯正的狐狸。

沈巍看着白纤楚僵硬的脖子和略显慌张眼睛,那些深藏在内心深处的记忆,一遍一遍地浮现在眼前。那些已经克制了很久的感情,仿佛一束阳光打在了将要破土而出的芽儿上,挣扎着,挣扎着。

可是沈巍不可以,他极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眼神在镜片后面闪烁着,缓缓的开口:“同学,这个问题你有什么看法吗?”沈巍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可白纤楚怎么会知道答案,只好讪讪坐下。坐下之前她看到了红衣女子眼中的嘲讽,这让白纤楚心里很不舒服。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白纤楚就想到沈巍身边,再跟他多说几句话。可惜人太多,她坐的位置又很靠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沈巍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贾冰冰搭上了白纤楚肩膀说道:“在这儿坐着的几乎都是沈巍的追求者,你仔细看看,哪个不比你…”

贾冰冰虽然没说具体,但白纤楚已经明白了大半,说白了就是她自己没有女人味呗!

仔细想想洪思聪为她准备的衣服确实没有几件像样的,看来改天还得再去买。

贾冰冰拉着白纤楚,以妖界大团结的名义请她去食堂吃饭。白纤楚想着怎么也见不到沈巍了,于是就痛快答应了。


Aime

秋日暖阳

肤白貌美大长腿哈哈哈

秋日暖阳








肤白貌美大长腿哈哈哈

一字白川

丨截修壁纸9P丨✨️
自取自用随意,🈲️二改,二传请注明出处。

丨截修壁纸9P丨✨️
自取自用随意,🈲️二改,二传请注明出处。

云画流年 hiLiuyun
“我的职责就是战斗”—花木兰...

“我的职责就是战斗”—花木兰

过程视频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1736994/

【hiLiuyun】插画过程 mulan 花木兰 刘亦菲 liuyifei

“我的职责就是战斗”—花木兰

过程视频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1736994/

【hiLiuyun】插画过程 mulan 花木兰 刘亦菲 liuyifei

茶里慢大人

【朱一龙X刘亦菲X胡歌】Waiting for(暗黑/吸血鬼/剧情/虐)

BGM:Waiting for - 鬼卞  

这回一拉拉了三[doge]借鉴了一些吸血鬼检察官的设定 篇幅迷之不够[?] 

之后续集补充什么的,看缘分吧┓( ´∀` )┏

【朱一龙X刘亦菲X胡歌】Waiting for(暗黑/吸血鬼/剧情/虐)

BGM:Waiting for - 鬼卞  

这回一拉拉了三[doge]借鉴了一些吸血鬼检察官的设定 篇幅迷之不够[?] 

之后续集补充什么的,看缘分吧┓( ´∀` )┏

无敌大鲤鱼
有生之年应该会同框的叭

有生之年应该会同框的叭

有生之年应该会同框的叭

牛奶不加糖

白纤楚x沈巍 沈巍bg 【原来你还在这里】

人是从来都是没有感同身受这种神经的。没有人会理会一个人跳楼时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关心往往也只是因为这件事已经引起轰动,或许是受着好奇心的驱使,或许是怕损伤自己的利益,或许只是动了那一点点的恻隐之心。风言风语传了两天之后,大抵又会重归于平静,连风都吹不起什么。

不平静的只有白纤楚即将要走进的教室。沈巍这堂课是九点钟开始,白纤楚早早的就收拾好了自己,在衣柜里扒拉出一件最人模人样的白裙子套在了身上,前后左右对着镜子看了好久,才放心的拿着书包走出去。可谁知仅仅才八点半,教室就已经很热闹了。那是一个阶梯教室,因为是选修课的原因,教室给安排的很大。白纤楚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大概已经有100多人坐在这个地方了。...

人是从来都是没有感同身受这种神经的。没有人会理会一个人跳楼时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关心往往也只是因为这件事已经引起轰动,或许是受着好奇心的驱使,或许是怕损伤自己的利益,或许只是动了那一点点的恻隐之心。风言风语传了两天之后,大抵又会重归于平静,连风都吹不起什么。

不平静的只有白纤楚即将要走进的教室。沈巍这堂课是九点钟开始,白纤楚早早的就收拾好了自己,在衣柜里扒拉出一件最人模人样的白裙子套在了身上,前后左右对着镜子看了好久,才放心的拿着书包走出去。可谁知仅仅才八点半,教室就已经很热闹了。那是一个阶梯教室,因为是选修课的原因,教室给安排的很大。白纤楚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大概已经有100多人坐在这个地方了。

“哇,怎么这么多人啊!”

白纤楚在教室里看了好久,好不容易在倒数第二排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空位,于是飞快地跑了过去。

周围都是叽叽喳喳的人声,白纤楚也不知道跟人聊啥,只好呆呆坐在座位上,手指不停地摸索着书上的名字。直到前头有人和她搭话。

“同学,哪个系的,加个微信?”一个短发姑娘转头说道。

那姑娘眼睛圆圆的,头发剪到及耳处,活是一副天真浪漫的样子。可是一颗黑痣点在嘴角处,将这所有的天真都变成了媚态。“我艺术系的,叫贾冰冰。”

白纤楚听了这一连串的拷问顿时慌了手脚。她是哪个系的?微信又是什么?还有加?她什么都不知道,只能尴尬地冲着贾冰冰笑了笑。

可谁知贾冰冰不但没有回身,反而站起来在白纤楚耳边说了一句:“狐狸妹妹,你这涉世未深,可不要被骗到啊。”说完还在白纤楚耳朵里吹了一口气。

白纤楚耳朵及其敏感,接受不了任何的刺激,于是耳朵一红,身子一缩,一个没站稳就摔在了地上。duang的一声马上就吸引了周围人的眼光,还有刚刚走进来的沈巍。

白纤楚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起来,弓着身子向周围道歉,直到对上了沈巍看她的眼睛。

白纤楚突然觉得有点害羞,顺手抄起桌上的课本遮住了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沈巍。

沈巍嘴角微扯,像是极力地克制着什么,可随后又恢复到了平常的样子,眼神躲闪着。

沈巍知道。他不该见她的。即便是有人刻意把她送到他的身边。这几天已经足够失态,赵云澜也早已心生怀疑,若是此时这让她离他太近,一定还会把她卷到当年的事情上来。

他不愿。

所以他选择离开。


孤鸿一瞥

可爱活力金巧莉 / 存档

可爱活力金巧莉 / 存档

旧時風月

【今日份的港风菲】
“如果被误解,我永远不会解释,没有意义
人们只会相信自己想相信的
一路走来,也习惯了
旧伤疤上套新伤
没事,很快会好的”
                                        ...

【今日份的港风菲】
“如果被误解,我永远不会解释,没有意义
人们只会相信自己想相信的
一路走来,也习惯了
旧伤疤上套新伤
没事,很快会好的”
                                             ——刘亦菲 ​

CC的专宠刘安娜

刘亦菲 ‖ 天梭 ‖ 视频截修10P

始终被她美哭😘😘😘

刘亦菲 ‖ 天梭 ‖ 视频截修10P

始终被她美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