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刘亦菲角色

   1参与
核桃树下_

《【性转版】回家的诱惑]》(二传重发)
已授权,视频b站up主兰彻lancche,封面b站up主茗天晴
视频指路AV46567722
不升真人,博君一笑

01.
“你到底是谁?”虹娴终于问他。这个困在她的心底谜团。她有答案,她更希望男人亲自告诉她答案。
除非他亲口承认,否则她绝不会相信任何人的话。
“你问我是谁?”男人盯着虹娴的眼睛。熟悉的目光令虹娴窒息。
男人似乎如释重负,虹娴看男人的眼角密布着血丝。
“那我现在告诉你,”男人一字一顿道:“我就是,林平啊。”
林平知道,现在他说的的每一个字,都是压在虹娴身上的一块石头,每一句话,都是对虹娴的审判。
虹娴终于崩溃。

02.
虹氏与林氏的联姻,仿佛是s市最大的事件...

《【性转版】回家的诱惑]》(二传重发)
已授权,视频b站up主兰彻lancche,封面b站up主茗天晴
视频指路AV46567722
不升真人,博君一笑

01.
“你到底是谁?”虹娴终于问他。这个困在她的心底谜团。她有答案,她更希望男人亲自告诉她答案。
除非他亲口承认,否则她绝不会相信任何人的话。
“你问我是谁?”男人盯着虹娴的眼睛。熟悉的目光令虹娴窒息。
男人似乎如释重负,虹娴看男人的眼角密布着血丝。
“那我现在告诉你,”男人一字一顿道:“我就是,林平啊。”
林平知道,现在他说的的每一个字,都是压在虹娴身上的一块石头,每一句话,都是对虹娴的审判。
虹娴终于崩溃。

02.
虹氏与林氏的联姻,仿佛是s市最大的事件。虹娴与林平的婚礼,如同s市最美的一场梦幻。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似乎真的只有这两个词语可以来形容他们的结合。
宾客的目光都被全场的主角,林平与虹娴这对儿金童玉女所吸引。所说的话语,都是对他们毫不吝啬的赞美,没有一点夸张和过分。
“我很幸福,能和你在一起。”林平道。作为今天的男主角,他自然是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欢喜。
虹娴看他笑得欢快,满脸喜悦,“光顾着开心。和一个小孩儿似的。”
林平抱住她,吻她。
“哈!”周围的宾客欢呼喧哗。
虹娴没有防备,听到周围此起彼伏的欢笑声,脸色羞红。手攒成拳头,捶打林平的后背。
众人看来,是新人的情趣和羞涩。
……
艾临在众人中,新人到他身边的时候,他也送上了他的祝福。
“祝二位恩爱美满,白头偕老。”
每一位宾客都会这么说,都是他们由衷的祝福。
从花篮中,虹娴抽出一支花,递给艾临表示感谢。
那时候虹娴和林平对艾临的印象是一位祝福他们的宾客,艾临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应该只有一面之缘。他本身就是带着目的来的。

所以现在想想,唯有是艾临说得这句话,是现实对他们满满的讽刺。

03.
虹娴是从噩梦中醒来。阳光刺眼,她一睁眼就觉得刺痛。
她梦见她被鲜血与花环绕,还有被海水淹没的窒息感。这一切都像是不好预兆。
虹娴几次调整呼吸,才渐渐地把心情平复下来。
她听到匀匀的呼吸声,虹娴转头,见艾临还在睡着,时不时地在梦中还摇晃一下头。
艾临面容姣好,现在带着一丝诱惑。
虹娴轻轻地从床上下来,没有吵醒艾临。
拿起在桌子上充电的手机,电充满了。在等打开手机的时候,看了看艾临没有要醒来迹象。她往阳台那里走去。
拢了拢自己身上的衣服,身体上布满了红痕。
好多的未接来电都是林平一个人的,虹娴刚摁了一个打回去,结果林平又打来电话。
脑海中依旧昨晚的记忆,迷离的光晕,粗糙的触感,碎裂的画面,沉重的呼吸……
在电话立即被接通的这一秒,这些印象都在脑中不停地循环打转。
“喂?”虹娴听出自己的声音有点沙哑。
“你还知道接我电话啊!”电话那头的林平气吁吁。
“别生气啦,刚刚在忙。”虹娴看着地面,又抬起头。
“那你早点回家,”虹娴听出林平的开心,“我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
“好啊。”
“行,那我先挂了。”林平没有丝毫的怀疑。
“么~”虹娴最后听到林平对着电话,也是对着她的亲吻。

虹娴想,也许是那毫无保留的对她的信任,她认为自己有了背叛的能力,愈发放肆。

04.
艾临已经起床,他见虹娴已经换好了衣服,将全身都掩盖的很好。
“回家啊?”艾临问。
“嗯。”虹娴理所应当地回应。
艾临最不喜欢见到虹娴对她依旧不冷不热的态度,明明他们都已经做了更亲密暧昧的事情了。
“你为什么不肯承认,你明明就是被我的爱吸引……”
“不是爱,”虹娴即刻打断他的话,“是勾引。”
艾临却不在乎,他转动的眼睛,“那也没关系,反正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够了。”
虹娴一阵沉默,这个男人的确有着吸引她的地方,可她问道: “我不明白你爱我什么?”
虹娴知道自己所象征的和拥有一切,虹氏的荣誉和财富。
艾临像是听到一个笑话似的,奇怪她为什么会问这么一个有趣的问题,他还以为他们爱的够深了。
“爱一个人还需要理由吗?”
“我爱你不会有假。”
接下来似乎就要对天发誓了,虹娴轻笑道,“天真。”

艾临的确是爱虹娴的,爱虹娴的一切。然而爱有几分,那是的艾临也不知道。为了爱行动,有错吗?没有。

05.
艾临与虹娴保持着亲密的情人关系。
在外人看来,虹娴对艾临格外的关注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那次竞争,如果没有艾临带着高氏的内部资源投靠虹氏,使得虹氏压倒高氏,失去与林氏联姻的机会,也许就是虹氏的末路。
艾临,最大的功臣,成为了虹氏总裁虹娴的秘书。
秘书和老板一块加班,一块吃饭,一块喝酒,除了不一起睡觉外,其他的没有什么不对。
林氏集团与虹氏集团的聚会后,两个集团心照不宣的给林平与虹娴留下单独的空间。
二人结婚已经五年,似乎不用了每天都亲热。背后的公司运作虽然不用完全依靠他们,但也实在离不开他们。
平日里忙着公司事务,今日相见,竟有“小别胜新婚”的感觉。
自然是亲热一番。
林平早上接到林登的电话,说爸爸的旧病复发,现在医院。
“我也一块去吧?”虹娴道。
“不用了,虽然林氏这边已经结束,但虹氏还有一个项目扫尾,你就留下吧。”林平道:“等爸爸的情况稳定下来,我再带你一起去看爸爸。”
虹氏这边也的确令虹娴抽不开身,“好,知道爸爸情况后,给我打电话。”
“嗯。”
从楼下回来,见到林平的衣服还在沙发上,虹娴将它折叠好,打算事情处理完后给林平送去。
虹娴的手机突然响了,虹娴看,是艾临。
“亲爱的,我想你了。”
虹娴挂断电话。
现在不是考虑该这些事情的时候。
一会儿,又是林平打来的电话,“爸爸的病情严重了,哥哥已经守了一晚上了,我让他回去休息,我在这里守着。这几天可能就不回家了。”
“嗯,你也要注意休息。”
一天过去,林平都没有回家,虹娴也抽空去了一趟医院,给林平和林爸爸送了东西。
“你先回家吧,要不换我来照顾爸爸。”虹娴道:“虹氏的项目也差不多结束了。”
“不用,我来就好。”林平道:“越是到最后,越不能松懈。我能理解。最近气温下降,你要多穿衣服,不要受凉。”
虹娴突然想到了林平留下的衣服,放在了自己的那套房子里。

林平告诉虹娴不要着凉,衣服穿的少,结果第二天起来,反倒是自己着凉了。他没有让林登给虹娴打电话。“辛苦你了,大哥。”得照顾两个病号。

06.
今天项目出了一个差错,幸好被执行经理及时发现,不然将是对虹氏致命的打击。虹娴不敢掉以轻心,亲自组织人一一核对,没有发现什么纰漏,但也忙了许久,回到家时已经天黑。
推开门,却见到艾临躺在沙发上,见到她进来,也没什么动作。怀中抱着的是林平买的最喜欢的抱枕。
虹娴被他身上穿着吸引注意力,“你怎么穿着林平的衣服?还用人东西啊?”
艾临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迈着步子走到虹娴的面前。
“既然要追求刺激,就要贯彻到底咯。”
虹娴一推,一只手拽过抱枕,艾临顺势倒在地面上。虹娴弯下身子,一只手摁在艾临头边的地板上。
唇齿轻动,
“你好骚啊。 ”
艾临眯起眼睛,勾勾唇角。
虹娴用力将抱枕一撕,向上一扔,里面的棉絮纷纷洒洒,飘飘荡荡,下雪了。
但二人却燥热不安。虹娴一把扯下艾临的身上的衣服,扔到一边。

无论虹娴,还是艾临,在绝对的诱惑面前,都想追求极致的刺激和欢愉。

07.
今天是虹娴与林平的结婚纪念日,虹娴安排好公司的后续事宜,打算回家。
在电梯里,她碰到了同样要下楼的艾临。
“今天着急回去啊?”艾临戏谑。“每年只有在今天,似乎才觉得你是最开心的。怎么了?和我在一起你就不开心吗?”
虹娴本来打算任凭艾临挑逗,她都不去理会。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她不想破坏自己的心情,她准备用最好的状态度过今晚。
“注意点,这是在公司。”虹娴正色。没人能保证电梯门会不会突然打开,听到他们的对话。
艾临耸肩,“好吧,祝你愉快。开心点。”
地下车库,虹娴走到自己车子边。
“你还跟着我?”虹娴忍不住道。“今天,你收敛点!”
艾临连连摆手,“别别别,我是来搭车的。今天约朋友吃饭,坐你的车,让我在朋友们面前挣个面子。”
虹娴盯了他好一会儿,都觉得他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的时候,他就听虹娴说道:“你连脸都不要了,还要什么面子?”打开驾驶座的车门坐了上去。
艾临一愣,“愣什么愣,还不上车!”虹娴打开车窗,冷眼对艾临说道。
艾临则是摸摸下巴,笑着坐上了车。
口是心非的女人。不过,他喜欢。
送艾临到他说的那个地方,虹娴没有多耽误,立即回家赶去。
“慢走啊。”艾临对着车挥挥手。然后一笑,喜滋滋地进了饭店的门。
刚刚那个是,姐姐吗?虹连不确定,他没有仔细地看清楚那辆车的牌号,只是颜色和牌子都是和姐姐的车一样。
“虹连,还站着干什么,快进来吃饭了。”
“哦,来了林登哥!”
虹娴回到家,林平已经准备好了烛光晚餐。晚饭都是林平做的,都是虹娴喜欢吃的菜。
“你回来啦,老婆。”林平坐在桌子前,听见门口的响动,喊道。
虹娴正在挂外衣的手一顿,又把外衣挂上,“嗯。”
拉开椅子,虹娴坐到林平的面前。
林平立刻关上了灯,“嘘,”静谧的黑暗中,在二人的面前渐渐光亮。林平将蜡烛点燃。
把虹娴跟前放着的高脚酒杯倒了点红酒,虹娴见他又给自己倒了一点酒,脸上跃跃欲试。
“就那么多吧,你不能喝酒。”虹娴知道林平酒量不好,只能喝点果酒,红酒都很勉强。
林平道:“今天不一样。”
烛光照在林平脸上,虹娴从林平眼中看出光。
“算了,你开心就好。”虹娴道。
听到虹娴的许可,林平立即笑颜。
二人的烛光晚餐,没有说太多的什么话,吃的很慢很安静。时不时地,林平会偷偷抬眼看向虹娴。次数多了,虹娴也能够察觉出林平偷看她,趁着林平不注意,她回看他。林平就做错了什么事被抓住,低下头。
接着微弱的烛光,虹娴能看到他的耳角的红色。
林平突然用蚊子般的声音道:“老婆……”
“嗯?”虹娴拿着酒杯抿了一口。
“我们什么时候要孩子啊?”
他们结婚五年,保护措施一直做得很好。同时公司的事务交给他们二人打理,虽然他之前有个哥哥帮他分担一些,但虹娴是长女,下面还有一个没有毕业的弟弟,现实条件也不允许二人要孩子。
现在,两个集团都在平稳的运行,没有了这些压力,他们也可以要个孩子了吧?
林平之前对虹娴隐晦地提了提,虹娴回答,“顺其自然吧。”
这次,虹娴回答,“今天是我们两个人的结婚纪念日,只有我们两个人,不要牵扯其他事情,好吗?”
林平知道了,虹娴现在还不想要孩子。

这个话题不知不觉,成了束缚虹娴唯一的枷锁。似乎只有孩子能够让她觉得自己对林平怀有愧疚。所以她远离和逃避这个话题。

08.
虹氏最近又谈了一个项目,是和国外的一家知名品牌联合打造。因为林氏的资源目前都在林氏自己的项目上,没有多余的精力帮助虹氏。虹娴又过上拧紧发条的生活。林平每天见虹娴早出晚归,对林氏帮不上忙也略有愧疚,便没再提要孩子的事情。
等到虹氏的项目确定下来,林氏那边也开始全身心的投入,林平也开始夙兴夜寐,二人在一起的时间又相互错开了。
林平不在家,虹娴最近没有什么胃口,除了早饭是林平起得早帮她准备,午餐和晚餐都是草草地解决。愈发没了食欲。
晚饭吃了没有几口,就不想再吃了。这时候,艾临的电话突然打过来。上次事情后,艾临确实收敛了很多,也很长时间没有主动联系她了。
她还是接了电话。
“亲爱的,我好想你啊。”电话一接通,便听到电话那边艾临的声音传来。
“又怎么了?”虹娴听得出来,艾临的声音就像是一只在发情的猫。估计是忍不住了。
“嘻嘻,亲爱的,要不要出来陪我吃晚饭啊?”
“我刚吃完。”
“哎呀,亲爱的,我猜猜你肯定没吃多少吧?吃饱了吗?”
“……”
“你在哪?”虹娴已经站起来,手里拿着车钥匙了。
“不用开车,我去接你。”
这就是艾临能够吸引虹娴的地方之一,似乎他总在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并轻易说服自己去做另一件事。
饭店就是之前虹娴送艾临的那个饭店。艾临本来在楼下的大厅已经订了一个位置,但虹娴坚决地要改成包间。
点好的菜一样一样送进来,色泽味道诱人。不知为什么,虹娴的确觉得自己又饿了。
“刚刚在家没吃饱吧?”艾临笑着问:“是不是见到我才有胃口啊?”
虹娴放下筷子,同样,她永远无法忍受艾临这样的自大与狂妄,“咱俩现在这叫偷情,得低调点,懂不懂?”

正是艾临的自大与狂妄,才让虹娴注意到他。若艾临自卑与懦弱,她的生活也许美满,但没有波澜。她可以拒绝与坚守,而最终选择了接受和背叛。

09.
林平今天回来的比以前早。
他回到家,发现虹娴没在屋里。屋里没有翻动和打斗的痕迹,不是入室行窃或抢劫,虹娴一定是安全的。
他给虹娴打电话,也没有人接。林平的心里很担心,但他不断告诉自己,也许只是集团突发紧急状况让虹娴回去处理。
可是为什么虹娴也不告诉他呢?这两天他也早出晚归,可能是怕打扰自己的工作吧。
林平让自己不要想太多,但仍不放心地给虹娴的弟弟虹连打了一个电话。
“喂?哪位?”电话里虹娴朦朦胧胧,似乎是睡着了又被吵醒。
“抱歉 打扰你休息了,我是林平。”
“嗯……姐夫?”虹连反应过来了,“姐夫有事情吗?哈~”
“哦,是这样的,你姐姐她今晚没在家,我打她手机也没打通,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儿吗?”
“嗯……现在……”虹连看了看手机,十一点了……都十一点了!
虹连立即清醒过来,都是十一点了,姐姐竟然没有在家!虹连不知道想了什么,都把自己吓出一身汗。
“姐夫,你别着急,我这就打电话给公司帮你找找,你也在周围找找,也许是姐姐是在哪个地方玩呢。姐夫别着急。”
“好,麻烦你了。”林平挂断电话。
林平在小区周围找了找,没有发现虹娴的影子。然后接到了虹娴的电话。
“哦,公司临时有个事情,我正在处理,一会儿就解决完了。”
接到了虹娴的电话,林平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放下来。
这么晚了,这么忙,肯定没吃饭吧。想到虹娴对他说他不在的这几天没有什么胃口,打算买点食材为她准备宵夜。
小区里面有一个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里面买的东西却一应俱全。拎着手中两大袋子菜果,想着该做什么虹娴喜欢吃的。
远远的路灯还亮着,就像是偶像剧里街头的那盏最明亮的路灯一样,这样的灯下,如果有一条长椅,一对恋人是最美不过的。
这一次,都有。
林平不可置信,他怀疑他看到的一切。
“我得看着你上去才放心。”男人道。
“你放心,林平在家呢。”
“拜拜。”
话语如同恋人。
但如果他们二人的对话没有提及他,如果那个女人不是他的妻子虹娴,那个男人不是他妻子的秘书艾临。
“哗啦——”
手中的袋子掉到地上,里面的东西全部滚了出来。
听到这里的声音,那二人也看了过来。
“林平!”

没有比背叛更加愤怒的事情。林平在那一瞬间,不敢相信甚至怀疑所看到的一切。然而,事实就在眼前,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想冲上去怒吼,却选择了可耻的逃避。

09.
都市车龙马龙,人群在外面熙熙攘攘。喧闹的城市每天都有许多事情发生。从别人口中听闻,叫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是事故。
天亮了,二人彻夜未眠。他们都想先开口,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还是虹娴先说道:“你能原谅我吗?”虹娴闭着眼说的,眼角的泪挤了出来,虹娴深呼吸一口气。
虹娴声音喑哑,眼睛也是血丝一片。林平同样,他们都默默地流了一晚上的泪。没有开灯,却知道彼此。
天亮了,泪,也尽了。
“离婚吧。”
万万想不到,林平说得那样决断。也不顾虹娴的反应,林平推门而去。
房间中,只剩下虹娴一个人。低下头,捂着脸,从一开始的抽噎,到嚎啕大哭。

没有一个男人会容忍女人的背叛。即使他曾经深爱着这个女人。林平他一直很爱虹娴,他无法明白,虹娴为什么要背叛他。他仿佛失去了理智。

10.
事情都摆在明面上了,那就必须要有一个个解决的方法,彻底的解决的方法。
虹娴约艾临出来,这是她第一次约艾临出来。谈论的,是艾临最不想谈论的话题。
“不能继续下去了。”虹娴开门见山,不等艾临的回答,虹娴又道:“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吧。”
“不能继续下去了。”
“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吧。”
“不能继续下去了。”
“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吧。”
“……”
“……”
这几天来,这两句话时时在艾临的耳边回荡。早晨洗漱时,白天工作时,夜里睡觉时,翻来覆去,无休无止!
艾临几乎要被折磨的疯了!
“虹娴,你不能,你不这么做!我是爱你的,我是爱你的!我们不能分开!”
“啊!”
又梦到虹娴决裂他们关系的时候,艾临觉得这是一场噩梦!他从噩梦中醒来,流了一身的冷汗!
迅速打量周围,熟悉的家具和挂件,墙上的钟表的时针与分针静止不动,秒针一点一点转行,发出“哒哒”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自己的心跳。
不,他不能和虹娴分开,他要和虹娴在一起!
艾临迅速地拿起手机拨打虹娴的电话,他要告诉虹娴他们不能分开!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Sorry,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off.”
艾临摔掉手机,浑身无力般倒在床上。
他第一次那么憎恨那个抢走自己伴侣的人。①——林平!

虹娴,你好狠的心,你不知道我是有多么的爱你吗?我不相信你不爱我,没有了你,我将失去一切,一无所有!

11.
所有人都知道那把火绝对与艾临有关,但艾临却没有留下自己的一丝痕迹。②
这是艾临最疯狂的举止,只有林平死了,自己才能够和虹娴在一起。
“林平!”
虹娴赶到时,熊熊大火已经吞没了一切。
二人被烈火隔绝,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林平始终没有见到虹娴。
虹娴想冲进燃烧的大火中救人,被艾临死死地拽住,靠近不得半分。
虹娴和艾临像是看到林平在烈火中挣扎,浓烟滚滚,热浪侵袭,每一寸的皮肤都深深地被灼烧,痛苦煎熬。
虹娴的泪水不断流着,她多希望她的泪水可以熄灭这场大火。
那是异想天开!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可是林平,虹娴都那么背叛你,你为什么还是要选择原谅她!

12.
林登一拳揍在艾临的脸上,艾临瞬间倒在地上。
林登的这一拳太重了,任凭谁的弟弟被害死,谁都恨不得一拳打死他。
艾临的脸上一片淤青,一口血也吐了出来。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都随着药物的起效和虹娴的话而觉得麻木。
“你活该,”虹娴克制着自己的冲动,明知道眼前的男人就是害死自己丈夫的凶手,“别说他想打你,连我都想揍你。”
可她没有道德的支撑让她去怨恨他。
奸夫淫妇,她也算是帮凶了。
两个人的破裂,也代表着两个集团的破裂。
“你别跟着我了!”林登甩开虹连想要抓过来的手,对平日里这个自己从未恶语相加的弟弟终于咆哮道:“你们虹家人没一个好东西!”
虹连无异于是这个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
他本来有一个喜欢他的哥哥,照顾他的哥哥,保护他的哥哥。
现在,什么都没了,他的哥哥厌恶他的姐姐,厌恶他们虹家,也就厌恶是虹家人的他。
“林登哥哥不理我了,姐姐,我该怎么办?”虹连想做一些事情,修补他们的感情。
可他是虹家人,林登哥哥是林家人。他们的关系注定无法和好如初。

卷入这场事件的人,和这场事件的有关的人,谁都无法独善其身,谁都无法逃掉。原本平静的生活,再无法回归。

13.[1]
虹连的问题虹娴也无法回答。
一个简单的问题,直接而又现实,就是一柄刀,插在虹娴的心头。
家已经被烧毁,虹娴总日夜住在公司。虹连让姐姐回老宅,不然她的身体真的吃不消。现在的虹连就像是一个上紧发条的机器,昼夜不停地转动,任凭虹连如何劝都不起作用。
一向不理事的虹氏董事长虹腾终于出面,强制虹娴放下手头的工作,跟他回家。
“董事长。”艾临依旧是虹娴的秘书,但这个位置已经岌岌可危了。风言风语他不是没有听到过,但至少那都是在员工暗地之间的花边消息,他可以装作没听到,心底还有点小得意。 
现在不同了,这事儿已经闹得满城风雨。许多旧账都不断地被翻出,拿到表面上来。艾临现在惶惶不安,而虹娴却没有任何表态,和平日没有不同。他也只能若无其事。
虹腾只是淡淡看他一眼,进去了虹娴的办公室,没有一会儿便和虹娴一前一后出来。从头到尾没有给艾临一个眼神。
父女二人沉默之间,虹娴突然问道:“爸,我是不是很过分。”
虹腾面色淡然,“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想多参与。”
“只要你能够保证集团利益与运作,你想干什么,我不拦你!”

  看似别人穷奇一生所追求的她从小就有。③爱人,恋人,地位,财富,他人狂热所追逐的……但这一切的一切的,是以虹家为根基。有恃无恐。

14.[2]
林平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醒来。
音乐,红酒,紫檀木家具,排满书籍的书柜,甚至青铜香炉的袅袅烟气。在这个房间中布以独特的格局。无一不显示出高贵与典雅。
他在哪?这是天堂吗?
“你醒了?”
林平打量这个房间的时候,门就那么开了。
一个女人站在门旁,看着他,问他。
“这是哪?你是谁?”
无论这个地方是什么,他不应该在这里。
女人没有回答他,径直走打他跟前,高跟鞋踏着步子,和正在播放的音乐的节拍相互和应。
女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弯下腰,头凑打他的耳边,轻喃一句,
“你想报仇吗?”
“我们可以合作。”

潘多拉魔盒,那么一瞬,就打开了心底所有的恶念,将希望与光明吞噬殆尽,只留有一个复仇的信念。

15.
那个事件就如同一块巨大的石头砸向海面,激起惊涛骇浪,涡流阵阵,打破了原本一切平静的生活,那些黑暗与背叛都浮出深水面。落下的巨浪也瞬间熄灭了虹娴一切多余的情感。
头一次,苍白的无力和绝望。
日子还是要过,一切都平复。都看做一切未曾发生。
所以当虹娴在街角的咖啡馆转角的地方匆匆一瞥,一个偶然的对视,仿佛时间倒流,他回来了!④
鬼使神差,虹娴放弃了原来的路径,随他一同进入那家咖啡馆。
“一杯卡布奇诺。”
虹娴听到他对服务员说。
“您呢,女士?”
服务员又转头看向她,虹娴还没有回答,听他道:“她随我来的,嗯,她不喝咖啡。一杯牛奶。”
“好的。”服务员点点头就离开。
“这位美丽的女士,有我这样一位英俊的男侍为您服务,您难道还不就坐吗?”他忽然在她的耳边说道。
他们离得很近,又正是一段舒缓的音乐,格外暧昧。虹娴震惊他的肆意妄为,身体不受控制的坐下去。
他的话有魔力。虹娴想。
他也坐到对面,对着虹娴微笑。不说话,用侵略的目光一直盯着虹娴。
咖啡和牛奶上来,“请慢用。”
用小匙轻搅咖啡,浓郁醇香。
他从不喝咖啡。
“你叫什么名字啊?”虹娴终于忍不住问道。
“高杉。”他回答。
虹娴眼色一黯,“很高兴认识你。”
二人又是沉默,只听得见小匙与杯壁相碰的声音。
“女士,如果你跟着我真的只是问我的名字的话,我会很失望的。”高杉抬头,用轻佻的语气说道。
“原来国内的女人这么保守啊。”
“女人,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每一个女人在冷静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无限敏感,却又追逐狂热的心。⑤虹娴终于承认,自始至终她爱的只有她自己的欲望。眼前的男人,和林平一样的容貌,和艾临一样的性子。

16.
高氏的小公子对虹氏长女展开猛烈追求的消息在上流圈子不胫而走。
高氏小公子高杉从小生活在国外,整个集团除了总裁高玲外没有人见到过这个小公子。没人知道有关这位小公子的任何确切的消息。
“高小公子他,难道不知道吗?”
“高小公子从小在国外长起来,思想开放,正常。”
“……”
艾临的脸几乎是贴在玻璃上,眼底布满深深的恐惧。
他一定是林平,林平一定回来了!
因为他能够捕捉到那个人眼中自以为隐藏很好的恨意。
要告诉虹娴,他是林平,他是林平!他会毁灭他们的!
艾临手中所有的资料文档统统扔到地上,冲向电梯按钮要感到二十二楼,但是电梯里已经进满了人,不知道是谁将艾临退了出去。倒在地上。
艾临没有多废时间,现在他不敢耽搁一秒,他迅又速地冲向一旁的楼梯,直接冲到二十二楼。
“虹娴,虹娴,他不是高杉,他根本不是高杉,……”艾临跑到了二十二楼,已经气喘吁吁,他强拼着体内的难受,跑到总裁办公室门口,不断拍打着门。
“把他赶出去!”
虹连对楼道里其他员工吼道。
一个失势的小白脸,一个掌权的新总裁,所有员工都明白应该怎么做。一个个员工上前直接将艾临推出二十二楼层。
“放开我,我要见虹娴,我要告诉她真相,放开我……”
“从现在起,我不想在集团中再见到这个人。”虹连冷漠道。

没有人相信艾临,都认为他是在胡说。他的傍身就是虹娴,一旦高小公子和虹娴好上,他就将面临高氏和林氏无休止的报复。

17.
高杉追求虹娴的手段就像追求其他女人的手段一样,没有给虹娴不同的感觉。
虹娴和高杉约好在新开的Moonloves餐厅约会。
他说:“当你见到一个男人拿着一朵玫瑰,而男人又比那朵玫瑰更能吸引你。那承认吧,你一定是爱上那个男人了。”
高杉说着,将手中的玫瑰抵向虹娴。“这多玫瑰和我,你会选择谁?”
虹娴拿过,“你们两个,我都要。”
他们晚上又去看了烟花。
虹娴问道:“你觉得烟花和我,哪一个更美?”
“烟花虽美,燃烧的却是生命。而你能一直在我身边。我也是。”
烟花绽放的明亮,又灰暗,二人的面庞一闪一灭。
高杉这个男人,有着和林平朝阳一般笑容,傻气与鲁莽,也有着和艾临一样的孩子般的顽劣与热情。⑥
不得不承认,虹娴动心了。
那一晚,他们吻得激烈而放肆。

这才是虹娴真正需要的男人。她现在迫切地需要一个狂放,无拘无束的爱人。

18.
对艾临来说,他最后的保护墙虹娴已经坍塌,他失去了所有庇护。
隐忍的高氏,愤怒的林氏,和冷漠的虹氏,三个集团从未如此精诚地联合起来共对对付一个人,可笑的是这个人竟然只是一个以色事人的小白脸。
可就是这个人,竟然搅动了整个s市的风云。
到了他们这个积累程度,形象是最重要的资本,财富反而变成次要的地位。
自然而然,那场大火不干净,也显露出一点蛛丝马迹,在三家的轻轻拨动下,一切的怀疑矛头都针对艾临。随着警方的深入调查,愈发多的证据都指向艾临。
“我不会放过你的!”被警察架着,艾临试图做最后的挣扎:“虹娴,他不是高杉,他是林平!他是林平!不要被他骗了!”

像地狱的复仇之神,将他怨恨的所有,一一报复回来。

19.
“高杉,虹氏的股份你们高氏已经得到了百分之二十,你不要太过分了!”
因为虹娴的疯狂,在林氏的打压下虹氏已经不复从前。虹氏得罪过高氏,但高杉和虹娴谈恋爱,虹氏集团上下以为曾经的恩怨就算是有,多一些股份弥补,在日后竞争多做一些退步,两个集团明面上再演演戏,等到高杉与虹娴结婚两家人成一家人,事情就了结了。
但高氏显然不这么想,他们一开口就要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在林氏虎视眈眈的情况下,虹氏只得割让如此多的股份。
几次竞标虹氏也不得不退步示弱,都被高氏揽入怀中。
可这次虹氏与之前一个一直保持合作的集团准备项目时,高氏竟然说他们也要负责一块。
虹氏已经忍无可忍,虹娴不得已被董事会遣去高氏集团去劝说高杉放弃项目。
但事情说完,高杉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虹娴也怒火中烧,她质问高杉。
“是吗?”
“那虹女士,请你给我解释一下,虹氏暗中吞并的林氏那几个项目又是怎么回事?”高杉将一叠文档摔在虹娴跟前。
虹娴捡起文档,她看到里面的内容,脸色煞白。
“你怎么会有这些资料?”虹娴惊问。
“呵,如果我没记错,当时林氏集团的二公子林平应该是虹女士的丈夫吧?”高杉双手摁在桌子上,身体前倾,“虹女士,集团间的竞争我自诩见过很多,可是算计姻亲的,我今天才知道还能够这么做呀!”
虹娴赶忙摇头,“不是,高杉你听我解释……”
“那是不是我与贵集团结亲,林氏的事情,也会发生在高氏的身上。”高杉又问道。
“不,不,高杉,不是那样的,真的不是那样的!”虹娴见高杉轻视的表情,上去要抓住他的手,被高杉躲开。
“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虹娴,你还当我是傻子吗?还是说,玩弄一个男人你很有成就感?”
虹娴不敢相信,“高杉,你怎么能这么说!”
“虹娴,”
“你当初对我那么残忍,就要想到有今天!”高杉没有回答虹娴的问题,在办公室的沉默中,高杉缓缓说道。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虹娴的角度看去,高杉在笑。
那个笑容,和记忆的印象渐趋重叠。
“他是林平!”艾临的话突然在脑中响起。
“林平……你还活着……”

林平还活着,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高杉是林平,也没有比这更坏的消息了。

20.
——“虹娴,你当初对我那么残忍,就要想到有今天。”
——“我亏欠你很多,能给我补偿你的机会吗?”
——“不需要,我已经找到真爱了。”
林平推开门,他看到高玲背对着他,抬头看了看表,九点十五分,比说好的晚回来一刻钟。
所以,这是耍小脾气了?林平不觉好笑。
“我回来了,你不要生气了。”
从背后轻轻拢过高雯,他将头放在她的肩上说道。
“你舍得你如花似玉的前妻吗?”林平听高玲道。
林平动作一僵,这点轻微被高玲察觉。
“林平,我们的交易到此为止吧。反正你的目的已经达成,我想要的已经得到。”高玲轻轻推开林平的双手,就要离开林平。
林平不会放过她,她先一步跨到高玲面前,看着她的眼睛,“别闹,我现在爱的是你。”
高玲反倒觉得林平演戏过头了,林平是容貌好的,她不介意调戏他,“那你,亲我啊。”
林平的面容忽然放大,在高玲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贴上高玲的唇。林平的手抱着高玲的头。高玲一怔,也被撩起火来,激烈回应。

林平心中有火,他所压抑的情绪,都被释放。

21.
他们的关系很奇妙。与其说着彼此相爱,不如说只是依靠对方解决自己的生理需要。他们没有结婚而同居,定期发生关系,之后依旧各自的生活。
林平联系了林登,得知弟弟真的没有死的消息林登高兴的真的一晚上都没有睡觉。
林登想让林平回到集团,但被林平拒绝。
也许一开始没有打算,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波澜重归平淡,林平也想放下过去沉重的包袱,对高玲求婚。
现在他住在高玲家中,有时林平自己想想,他现在也算是成“小白脸”了,每每想到此都觉得好笑。可唯一他不怕的就是他没有插足别人的家庭,没有破坏别人的幸福。
林平没有在三大集团找工作,而是在一家小公司做部门经理,收入也算可观,比起高玲肯定不行。但林平还是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来追求高玲,虽然他们已经亲密。
林登很是支持,他恢复了林平的资产,以备不时之需。
到了日子,林平和高玲心照不宣,都提前回家。
明天,明天他就打算正式向高玲求婚。在入睡前,看着怀中的高玲,林平想。

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也许明天就是一个意外。

22.
“你是?”
林平疑惑地看着出现在客厅里的陌生男孩,对方似乎也在不明白他为什么在这里。
“林平,你这个偷我东西的人!”林平完全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对方就冲上来将他摁在墙上,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把我姐姐还给我!”拽这林平的衣服,男孩恶狠狠道。
林平终于知道眼前的男孩就是高玲的弟弟,真正的高杉。
“我和你姐姐是真心相爱的。”
林平想,想不到高杉会是一个姐控,也许是他和高玲的关系是真的好,见到自己这个陌生人,他一时恼怒吧。林平正要解释什么。
高玲出现在楼梯口处,在二人未言语之际,走到二人身边,将二人分开。
高玲挽着林平的手,在高杉惊鄂的目光中一字一句道:“我这辈子非他不嫁的。”
林平道:“杉杉,你就成全我们吧。”
高玲的话是压垮高杉的最后一根稻草,林平的话更是火上浇油。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你明知道我是爱你的!”
“你一定要和他结婚的话我就死给你看!”
高杉变得彻底暴躁,他大声的对二人怒吼,然后摔门而去。
高杉的话信息量太大,林平没有完全明白,他看向高玲。
“杉杉他,是我弟弟,可我是高家收养的孩子。”高玲闭上眼睛,说出了一句令林平十分震惊的话。
“杉杉他,喜欢我……”

高玲会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高氏,一切都以高氏利益为重。高杉对她的感情,会毁掉高氏的。她不能让那种事情发生。

23.
艾临出狱了。让他没想到得到是,他在外面见到的第一个人是虹娴。他坐上了虹娴的车,任凭虹娴带他去哪里。
艾临失去了往日的自大与狂妄,现实磨平了他所有尖锐的棱角。
车子停到虹娴住的公寓下面,艾临茫然地抬头,他不知道虹娴要做什么。
现在她还看得上自己吗?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呢。艾临低着头,带着自己的东西跟虹娴上楼。
“你为什么要抢走虹娴,害得林平和我姐姐在一起!”
突然出现的男孩拦住了艾临和虹娴的去路。
“她是林平的!”
林平!
这两个字就像是炸弹在艾临脑中炸开,他日日夜夜梦到林平的报复,多少个梦中梦见烈火焚身,那几乎是梦魇,是地狱!困扰他,折磨他,无休无止,无穷无尽。
“你会遭报应的!”
面对眼前男孩的诅咒,艾临不痛不痒,只想笑。他都忘了该怎么笑。艾临自己觉得在笑,实际上他在哭,哭得难看。
察觉到艾临情绪的变化,虹娴开口:“你别听他的,我去把他姐找来。”
“找不到的,”高杉轻蔑回答,“他们出国了。”

25.
眼前一切迅速地变暗,所有的物体颜色混在一起,周围物体模糊重影,混合成在白不过的白。天旋地转。一切乱糟糟,又顷刻安静下来。
毫无准备地,艾临倒在地上,闭上眼睛。他手中的包袱东西全都洒落。
他的意识模糊,失去了知觉。
他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只是这次,似乎更加严重。
告诉他这个噩耗的,是医生,“你还有三个月。好好珍惜最后的时间吧。”
胃癌……可怕的名词,能够带走一个鲜活的生命。
他给虹娴打这通电话留言时候,他已经来到了海边。
阳光,沙滩,海浪……人人欢声笑语,不远处一对打排球的情侣,他死了,他的故事就完了,可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说:“我对林平做尽了坏事。这大概是报应。只是欠他的,只能下辈子再还了。”
虹娴来到海边,已是黄昏。潮汐涨落,淹没了海滩。
海水冰凉,彻骨痛心。

                                         End

注:1.虹娴——洪世贤   林平——林品如    艾临——艾莉
    林登——林奕德   虹连——洪宝莲    高杉——高珊珊
高玲——高文彦
  2.①②③④⑤⑥,@_zack的评论
  3.[1][2]视频剧情改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