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刘海宽

38256浏览    855参与
金魚流火

星辰不渙。

*藍曦臣x原創女主

*OOC

29.

走了一段路後,霧越來越濃,魏無羨道:「這裡有迷陣,這迷陣分明是人為所設。藍湛,你看。」

出現在兩人眼前的,是一座座的石堡,兩人走上前,魏無羨又聽見了狗叫聲,害怕的拉著藍忘機問:「怎麼只聽見狗叫,沒看見狗啊?」

藍忘機道:「也許被困在迷陣之外。」

魏無羨一聽,立馬放心的鬆開藍忘機,然後問:「那金凌呢?金凌會不會也在迷陣之外啊?」

藍忘機回答:「如果金凌在外,牠也不會如此急躁。」

魏無羨問:「但是我們要怎麼進去啊?」

兩人繞著石堡外圍走,見到石堡某一處被強行破開,藍忘機道:「一定是金淩破開石堡,進去後卻生出了不測。走。」

兩人走入了石堡之中,魏無羨停下腳步,手扶著頭,藍忘機問:「...

*藍曦臣x原創女主

*OOC

29.

走了一段路後,霧越來越濃,魏無羨道:「這裡有迷陣,這迷陣分明是人為所設。藍湛,你看。」

出現在兩人眼前的,是一座座的石堡,兩人走上前,魏無羨又聽見了狗叫聲,害怕的拉著藍忘機問:「怎麼只聽見狗叫,沒看見狗啊?」

藍忘機道:「也許被困在迷陣之外。」

魏無羨一聽,立馬放心的鬆開藍忘機,然後問:「那金凌呢?金凌會不會也在迷陣之外啊?」

藍忘機回答:「如果金凌在外,牠也不會如此急躁。」

魏無羨問:「但是我們要怎麼進去啊?」

兩人繞著石堡外圍走,見到石堡某一處被強行破開,藍忘機道:「一定是金淩破開石堡,進去後卻生出了不測。走。」

兩人走入了石堡之中,魏無羨停下腳步,手扶著頭,藍忘機問:「怎麼了?」

魏無羨說:「好吵。」

石堡內本是寂靜無聲,可在魏無羨耳裡聽起來卻無比的吵雜,他對藍忘機道:「此處,有靈。」

魏無羨拿出了風邪盤,而此時風邪盤居然自動旋轉起來,他擔心的喊著:「金淩。」

兩人在石堡內尋找著金凌,可卻一無所獲,他們走到了石堡的正中心,裡面擺放了無數口棺材,藍忘機一個個的打開,裡面擺放的是一把又一把的大刀,魏無羨疑惑道:「怎麼都是刀啊?」

藍忘機將琴擺放於棺木上,開始“問靈”,魏無羨道:「你幫我問問它,這裡是何處?幹什麼用的?又是何人造了它?」

藍忘機撥了幾下琴弦後,琴弦又自己響了兩聲,魏無羨問:「它說什麼?」

藍忘機回答:「不知。」

魏無羨:「啊?」

藍忘機抬頭看著魏無羨,認真的解釋:「它說“不知”。」

魏無羨笑著說:「可以啊藍湛,現在都學會怎麼噎我了。」

藍忘機又撥了琴弦三下,此次琴弦又響了兩聲,依然是“不知”,魏無羨問:「你又問它什麼了?」

藍忘機回答:「因何而死。」

魏無羨道:「不過如果是被人暗殺的話,確實是不知道為何而死。藍湛,不如你問它,被誰所殺。」

可對方的回覆依舊是“不知”。

魏無羨說:「藍湛,不如你問問它是男是女,這個它總不會不知道了吧。」

琴弦響了一聲後,藍忘機道:「男。」

魏無羨說:「終於問出一個答案來了,藍湛,你再問問它,有沒有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進到此處?」

藍忘機又回答:「有。」

魏無羨又問:「那他現在在哪?」

藍忘機聽完琴聲,神色凝重的說:「它說,就在這裡。」

魏無羨看了四周後道:「可是我們剛才並沒有看見金凌啊,藍湛,它不會騙我們吧?」

藍忘機道:「我在,不能。」

魏無羨急忙在石堡裡尋找有無任何機關,接著他聽見琴弦響聲,趕忙走到藍忘機身旁問:「又問了什麼了?」

藍忘機回答:「年歲幾何,何方人士。」

魏無羨問:「如何?」

藍忘機道:「十二歲,蘭陵人士。」

魏無羨驚慌的問:「他是金凌?他在哪兒?」

藍忘機撥弄了琴弦後,回答:「立於原地,面朝西南,聽弦響。響一聲,前行一步。琴聲止息之時,便在你面前。」

魏無羨照著琴聲的指示動作,最後,他站在一面牆前。

魏無羨看著藍忘機問:「難道他在牆裡?」

藍忘機抽出避塵,將牆面砍出一個大洞,魏無羨連忙伸手挖開土石,土石後埋的正是金凌。

藍忘機急忙將靈力渡給金凌,而土石中魏無羨看見了白骨,他上前去挖開土石,裡面居然是一具完整的人骨,魏無羨又挖開其他地方,同樣的一副完整的人骨站在那兒,魏無羨對藍忘機道:「藍湛,你看。」

此時,原本昏迷的金淩突然起身,慢慢的走回牆壁中,重新閉上雙眼。  

魏無羨連忙將金凌又拉了出來,對藍忘機說:「藍湛,此地不宜久留。」

此時,突然傳出一聲細微的聲響,藍忘機道:「堡外有異。」

魏無羨扶著金凌,道:「出去看看。」

兩人踏出洞口時,有個人影從一旁跑了過去,魏無羨道:「藍湛,快追啊。」

藍忘機看著魏無羨,與他背上的金凌,問:「我追,你和金淩?」

魏無羨說:「我先帶他下行路嶺,晚點在客棧會合。」

魏無羨看著藍忘機不動的樣子,催促道:「快追啊,一會兒人都跑沒影了。我會去的。」

聞言,藍忘機點了點頭追了出去。

而魏無羨則是背著金凌,找了一間客棧,將金凌放在床上,魏無羨替金凌脫鞋,卻發現他腿上有一大片惡詛痕。

魏無羨趕緊扒開金凌的衣領,幸好惡詛痕還未蔓延至此,而此時,金凌醒了過來,他拉著自己的衣裳,問:「幹什麼?你扒我衣服做什麼?我的劍呢?我的狗呢?」

魏無羨說:「這麼緊張做什麼?我好不容易把你從牆裡挖出來,你也不跟我說聲謝謝。」

金淩亮出自己的歲華,憤怒的說:「要不是看在這個份上,你早就死了一萬次了。」

魏無羨道:「別,你聽我說,我死一次真的就夠了,聽話,把劍放下。」

金淩將劍收了起來,而魏無羨瞥見了他掛在腰間的蓮花吊飾,魏無羨問:「金凌,這玉佩……」

金凌緊緊握著它,說:「這是我娘給我的,你別碰它。」

那玉佩,是當年江厭離給魏無羨的,只是後來弄丟了,想必是江厭離撿到後給了金凌了吧。

金凌趁魏無羨還在回憶過去時,趕緊穿上鞋,跑了出去,魏無羨連忙道:「你幹什麼?你跑什麼?」

魏無羨追在金淩後頭,可金凌沒兩下就跑得不見蹤影了,魏無羨有些來氣的說:「豈有此理,這小孩真是豈有此理。」

而此時傳來了江澄的聲音:「說你幾句就跑沒影了,你是大小姐嗎?脾氣是越來越大了。」

糟了,是江澄,魏無羨急忙躲到一旁,他聽見金淩說:「我不是已經沒事回來了嗎?你就別念我了。」

江澄說:「沒事?你看看你自己,活像泥溝裡打了個滾這叫沒事?穿著你家校服丟不丟人?趕緊回去給我把衣服換了。說吧,今天遇見什麼人了?」

金淩不耐煩的說:「我說了,什麼也沒遇到。摔了一跤,白跑一趟。你不許這樣抓我了,我又不是三歲小孩。」

江澄道:「我是管不了你了是不是?我跟你說,就算你三十歲,我也照樣能拽你。下次再敢一個人不打招呼亂跑,鞭子伺候。」

金淩說:「我就是因為不想別人幫忙,不想要人管,所以才一個人去的。」

江澄問:「所以現在呢?抓到什麼了?你小叔送你的黑鬃靈犬呢?」

魏無羨心想“肯定是被藍湛趕跑到不知道哪個旮旯去了。”接著,他身邊便傳來喘氣聲,魏無羨緩緩的低下頭,看見那條黑鬃靈犬就在他的腳邊直勾勾的看著他,他健步如飛的跑了出去,剛好跑到了江澄面前。

江澄詫異的看著他,他尷尬的想離去,可走了幾步,就被紫電給拽回。

江澄看著他道:「你要自己摘下來,還是要我用紫電再抽你一次?」

魏無羨知道自己是躲不過了,他緩緩的將面具給摘了下來。

客棧內,江澄倒了杯水,越想越憤怒,將手中的水給摔落,他問:「你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魏無羨看著身前的仙子,瑟瑟發抖的說:「我不知道要對你說什麼。」

江澄冷哼了一聲說:「你果真是不知悔改。」

魏無羨立馬反駁道:「你才是毫無長進!」

江澄瞪著魏無羨道:「好,那我就看看,究竟毫無長進的是誰?」

他拍了桌子一下,仙子立馬站起來直勾勾的看著魏無羨,魏無羨想起了小時候與狗搶食的畫面,他想起了許多人,江楓眠、師姐、江澄、溫婉那些曾經擋在他面前的人,最後,他大喊:「藍湛!」

江澄憤怒的起身問:「你剛才在叫誰?你還敢在我面前提他?也對,你這夷陵老祖從來都不避諱,也根本不忌諱和那些正道世家的交往。十年了,藍忘機倒還不忘護著你,不過,他倒也不一定是在護著你,畢竟,你跟溫寧做過什麼好事,他們姑蘇藍氏的人不會不記得。像他這種人人吹捧讚頌的端方嚴正之輩,豈能容得下你?沒准是和救你的人,進行什麼地下交易。」

魏無羨看著江澄,聽他越說越過分,他道:「江澄!你注意言辭。」

江澄說:「我從來不注意這些,難道你忘了嗎?」

魏無羨說:「那倒也是。」

江澄說:「你還有臉讓我注意言辭,上次在大梵山時,你對金淩有沒有注意言辭?」

魏無羨難過的低下頭,江澄道:「有爹娘生,沒爹娘養。你罵得好,你真會罵。金淩今天被人這麼戳脊樑骨,都是拜你所賜。你老人家貴人多忘事,忘了自己說過的話,忘記了自己發過的誓,可是你不要忘了,他的父親是怎麼死的!」

魏無羨正處於傷心與自責之中,自然沒察覺到江澄說的話裡只有“他父親”而不是“他父母親”。

魏無羨道:「我沒有,我只是……」

江澄道:「只是什麼?說不出來了?沒關係,你可以回蓮花塢,跪在我父親面前,慢慢說。」

魏無羨難過的說:「誰不想回蓮花塢?我做夢都想回蓮花塢……」如果可以,他多想回到過去,那個所有人都還在的蓮花塢……

金淩在江澄與魏無羨房門外喊:「舅舅,舅舅。」

江澄道:「不是說了讓你老實呆著,你過來幹什麼?」

金淩說:「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說。」

江澄道:「有什麼事,剛才罵你半天不說,非要現在說?」

金淩道:「就是因為你剛才一直罵我,你聽不聽?不聽我走了。」

江澄開門,怒道:「快說快滾。」

金淩走進房內道:「我今天的確是發生了一件很棘手的事,我覺得遇見了溫寧。」

江澄皺眉問:「什麼時候?在哪?」

金淩回答說:「就在今天下午,大概在向南幾十裡的方向,有一間破房子。我原本是聽說那裡有異象才去的,誰知道裡面藏著一個人。」

下午?今日下午金凌可是在石人堡內啊,魏無羨一聽便知道金凌在說謊。

江澄道:「你為什麼不早說?」

金淩說:「我也不清楚啊,人速度極快,,我只看到一個模糊背影,但我聽到了上次大梵山他身上的鐵鍊響,所以我才猜想會不會是他。要不是你劈頭蓋臉罵我一頓,在我回來的時候就已經告訴你了。所以這一次如果你沒抓到他的話,只能怪你自己脾氣差,不能怪我。」

江澄看著他道:「回頭跟你算帳,快滾。」

金凌離開後,江澄看著魏無羨道:「你回來不先回蓮花塢,反而是去找那個殺人兇手。」

魏無羨問:「他已經變成了傀儡,而我也幾乎死過一次,你究竟還想要我們怎樣?」

江澄道:「怎樣?我告訴你,你和他就算再死一千次一萬次,也難消我心頭之恨。當初金家沒滅成,很好,今天我就親自將他帶到你面前,和你一起,挫骨揚灰。」

江澄用紫電將魏無羨綑了起來,下樓對金凌道:「你把上面那個人給我看好了,無論他說什麼,都不要信,不要聽,不要讓他發出任何聲音。要是他敢吹哨子、吹笛子,你就堵他的嘴。」

金淩說:「知道了,知道了。看個人我還看不住麼。」

江澄說:「要是回來我發現他不在了,小心我打斷你的腿。」


蠢猫秋刀鱼

【流年似锦】与你度过的温柔岁月里(六)

汪卓成走后屋里是一阵沉默,空气里似乎传递着尴尬氛围,刘海宽率先起身打破沉静:“你还没吃饭吧,你要不要吃点什么东西?”


朱赞锦来之前确实没怎么吃东西,路上折腾到现在个过来是有点饿了,他下意识捂着肚子揉揉,又抬头看着刘海宽点点头,竟然还带有点委屈的表情。


刘海宽看的心里一颤,就像汪卓成说的,他真的太好看,会让人乱了心神。


翻了翻冰箱似乎没什么能吃的,还剩几个半成品的手抓饼,刘海宽想了想之前给朋友做饼的回忆,被友人称之为“会呼吸的手抓饼”。


是因为煎的太糊了,导致端出来的时候黑糊的地方竟然还会动,像是在呼吸。


算了算了,还是不丢人了。


刘海宽回头看着沙发上...



汪卓成走后屋里是一阵沉默,空气里似乎传递着尴尬氛围,刘海宽率先起身打破沉静:“你还没吃饭吧,你要不要吃点什么东西?”


朱赞锦来之前确实没怎么吃东西,路上折腾到现在个过来是有点饿了,他下意识捂着肚子揉揉,又抬头看着刘海宽点点头,竟然还带有点委屈的表情。


刘海宽看的心里一颤,就像汪卓成说的,他真的太好看,会让人乱了心神。


翻了翻冰箱似乎没什么能吃的,还剩几个半成品的手抓饼,刘海宽想了想之前给朋友做饼的回忆,被友人称之为“会呼吸的手抓饼”。


是因为煎的太糊了,导致端出来的时候黑糊的地方竟然还会动,像是在呼吸。


算了算了,还是不丢人了。


刘海宽回头看着沙发上的人:“我带你出去吃吧,你想吃什么。”


朱赞锦想了想:“吃鸡吧。”


刘海宽:“……咳。”


朱赞锦重新穿上外套,带起来口罩帽子,刘海宽看着觉得还缺点什么,回到卧室里翻出来一条围巾,仔细在他的脖子上绕了几圈,最后把余留在外的端头收进围巾里。


围巾是用粗毛线钩出来的,简单大方的样式,普鲁士蓝色,没有别的花纹,刚好搭配朱赞锦的淡蓝色外套,清新雅致。


出门之后刘海宽还在絮叨着说他:“大病初愈还穿这么少,你是觉得会有人找你街拍吗?”刘海宽用手指拉起来他的衣边捏着搓了搓,“这是秋款吧,你知不知道现在都入冬了。”


“几天不见海宽哥哥的话怎么这么多了。”朱赞锦拉下口罩笑了笑,“你说话和我妈一样,要不我以后叫你刘妈妈吧?”


刘海宽拉起来他的口罩,顺手用指关节就在额间敲了下:“带好,不许拉下来。”


今天是初冬时节难得一见的暖阳天气,心情会随着天气变好也并不是没有道理,比如刘海宽就觉得现在的心情是这几天里最开心的时候。


他带着朱赞锦走了鲜少人知的老胡同,他们在胡同里慢慢走着,这里的人不多,大多是散步遛鸟的大爷,还有一些吆喝着卖小吃的人。


朱赞锦指了指胡同口插在稻草靶子上的糖葫芦,又拽了下刘海宽的衣服袖子:“海宽哥哥。”


刘海宽无奈笑了笑:“一会要吃饭了。”


朱赞锦没有理他直接走了过去,刘海宽也只好一起跟过去,朱赞锦挑挑拣拣选了一个拿下来,又回头看了眼刘海宽,意图明显。


刘海宽双手插兜并不打算给他付钱:“是你自己要吃的,我又不吃。”


朱赞锦据理力争:“我来你家做客,肯定是你请我了。”


刘海宽态度坚决:“一会要吃饭了,不行。”


朱赞锦一赌气直接拉下来口罩咬掉了头一个糖山楂,冲着刘海宽歪头得意笑着,糖山楂鼓鼓的撑在腮帮里。


卖糖葫芦的是个笑呵呵的大叔,看着也忍不住插了句:“小伙子你再不付钱,对象生气了可不好哄。”


听到这话朱赞锦没嚼几下的糖山楂直接呛了出来:“咳咳,我不是,我们都是男的……”


大叔摆摆手:“哎呀就你俩这样还不是,大叔又不是什么不开明的人,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的,见多了,我理解我理解。”


朱赞锦脸颊有些发烫,连忙拉起来口罩遮住,就连刘海宽都有些不好意思,干笑了下赶紧付钱就拽着朱赞锦离开了。


直到走远很久朱赞锦才拉下来口罩继续咬着糖葫芦吃,刘海宽侧头看着他:“好吃吗?”


朱赞锦把手里余下的糖葫芦递过去:“冬天的糖葫芦特别好吃,你吃吗?”


他以为刘海宽会拒绝,或者接过来拿着吃,结果刘海宽直接握住了他的手指,低头把糖葫芦咬到嘴里。


他的手指很凉,被温暖的掌心包裹着,暖流瞬间顺着指尖流淌,悄悄潜入心间。


朱赞锦注视着刘海宽,恰好有阳光落在他的身上,在暖阳覆盖下的侧脸,连轮廓都变得柔和心动。有那么一瞬间心脏置停,只能感受到被他的温度包裹。


等到了吃饭的地方朱赞锦的糖葫芦还剩一半,只得先问服务员要个打包袋收起来。


吃饭的地方是个不算大的小馆,但装修的很精致,十分有情调。


这个点还没多少人,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刘海宽还是要了个小包间。坐下来的时候就有服务员递上菜单,刘海宽没有翻开直接问服务员要了烧鸡,然后把菜单推到朱赞锦面前。


“他家的烧鸡特别好吃,肉很嫩,咬下去的时候满嘴留香,饭点时候都会排队。”刘海宽看起来是常客,在一旁给朱赞锦推荐介绍着,后者认真听着低头翻看菜单。


朱赞锦又点了两道菜便把菜单递回服务员手里,菜很快就上齐了,量不大,但都做的很精致,不吃也觉得赏心悦目。


两个人吃着东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朱赞锦咬了口鸡肉细细品味:“好吃,真的好吃哎!”


可惜他被美食迷昏脑袋只想着吃进嘴里,一时想不起来什么合适的形容词,于是便强调式的说了两句“好吃”。刘海宽看着他笑了笑,又夹起鸡腿放进对方碗里。


吃完饭时间还早,朱赞锦难得空出来一天假,也不想回家睡觉浪费,于是提议要不要一起去看个电影。


刘海宽犹豫了,虽然今天人不多,但是还是应该避免去公共场合,万一有什么意外情况后果很糟糕。但最后抵不过朱赞锦期待的目光,于是问他有喜欢的电影吗,对方想了想说最近有个喜欢的明星演的电影上映。


电影的名字是《南方车站的聚会》,这部影片最近的话题很热,但也许是工作日的原因,电影院的人并不是特别多。


尽管如此场内的座位还是被占了将近一半,两个人带着口罩围巾赶在最后面进了场。


刘海宽让朱赞锦坐在最角的位置,自己在外面,电影院的暖气很足,朱赞锦想摘掉口罩时却被制止了,最后只能解开围巾脱掉外套。


刘海宽注意到每次到胡歌出场时旁边的人都会身体前倾,这是对那个人感兴趣和激动的体现。


看完电影出来时已经是夕阳晚霞的时间,白云被烧得通红,晕染些许金色光芒,自天际处蔓延出来,洒在人间万物上,分外好看。


街道的人开始逐渐多起来,有的人下班回家匆匆赶路,也有晚间出来散步,练习滑板的街头男孩女孩们,广场舞大妈们也在着手准备着晚上的娱乐活动。


刘海宽小心的护着朱赞锦,尽量避开人群,后者倒是没这么紧张,还在和他讨论剧情,诸如突然很想去武汉玩,希望有机会和胡歌合作,出演电影之类的。


刘海宽突然插了句:“你喜欢演戏吗?”


朱赞锦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喜欢,当然喜欢,虽然拍戏很苦,也要承受很多非议,甚至出来看个电影吃个饭都要小心翼翼……”他突然停顿下来思考着,似乎回忆起什么,但只是转瞬即逝又抬头看着旁边的人,“但我是真的很喜欢我的工作。”


刘海宽低头,看到朱赞锦在说话时眼睛里散发出来的神采,这个人确实应该站在舞台上发光,应该毫无顾忌的追向他的理想。


夕阳褪去,路灯亮起,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刘海宽正在发呆时突然听到人群中开始小声议论着,对他们指指点点。刘海宽立刻握着朱赞锦的手就开始跑,后者还不知道发生什么就被拽着跑了起来。


“你看刚刚跑走的那个人是不是那个什么明星?”


“对对对,拍那个电视剧的,叫个什么来着?”


“那个谁,就那个,漆培鑫!”


“哎呀,对哦,忘了拍照了!”


两个人直到跑到了偏僻小道里才停了下来,刘海宽喘着气看了看周围,这才放心的松开手。但朱赞锦却没有放开的意思,紧紧拉着,刘海宽还以为他是紧张,轻拍着他的肩膀安抚。


朱赞锦拉下来口罩,面颊红晕明显,胸膛起伏着还在喘气,他的目光落在刘海宽的脸上,直到此时刘海宽才意识到他并不是因为紧张。


朱赞锦平复着气息开口:“海宽哥哥……”


“太晚了,你该回家了。”还没表达完的话被刘海宽打断了,他似乎意识到对方想说什么。


朱赞锦有些失落,松开手低着头发出闷闷的声音问着:“那你明天来上班吗?”


刘海宽沉默片刻转身:“走吧,我送你回去。”


“刘海宽,你在躲着我吗?”朱赞锦没有动,对着他的背影说出了自己憋了几天的话,“今天之前我都在想,你是不是因为前几天的事才一直不见我,所以我来见你了,看到你今天的态度一如往常,我以为是我想多了,你还是你。”


朱赞锦说着话情绪有些难以抑制:“但是现在我又不明白了,主动接近是你,若即若离是你,如今把我推开的人还是你,刘海宽,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刘海宽背对着朱赞锦,看不到情绪,他不知道此时刘海宽的大脑里已经混乱如战场厮杀,各种回忆和言语涌上心头,许久才平静。


刘海宽回身,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朱赞锦老师,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喜欢我吗?”路灯下朱赞锦的眼圈有些泛红,刘海宽心里阵痛,已经做好了准备,却到底还是不能心无波澜。


刘海宽:“不喜欢。”


朱赞锦:“从未?”


刘海宽:“从未喜欢。”


朱赞锦眼里的光暗淡下来,刘海宽压了压情绪继续开口:“这几天的争议我已经听够了,我是个直男,不希望自己和这些话题沾边,而且我准备辞掉保镖的工作了,大成今天来找我就是因为有人要和我签约,我答应了,你知道音乐才是我的理想。”


刘海宽没有骗他,汪卓成找他确实是因为有个很好的机会,有公司看上了他的作品,对方是圈内影响力很大的公司,对于他来说一战成名也不是不可能。但刘海宽也撒谎了,其实他在犹豫,他并没有答应。


朱赞锦抬头看着他,抿抿唇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刘海宽怕自己再待下去会功亏一篑,蹙眉转身就要离开:“快点回去吧,我还要回去准备新音乐制作的事情。”


朱赞锦在他的身后开口:“你走吧,你已经不是我的保镖了,没必要管我。”


刘海宽脚步停滞了一下,但只是片刻,留下一声“好”就离开了。不过他并没有走远,就在街对面不远处看着。


刘海宽拿起来手机打了个电话:“喂,大成,帮我个忙。”


放下手机的时候刘海宽自嘲的笑了笑,果然和演员待久了,演技也被熏陶出来了。

有晚风叙旧
愿你的眼里总有星光✨

愿你的眼里总有星光✨

愿你的眼里总有星光✨

梓兮芳华汉舞霓裳

宽成以待\小王子的白马王子是骑士哥哥

不想说什么了,( •᷄⌓•᷅ )੨੨南上加南

又被关小黑屋了。。。。。。

害!我明明很收敛,1551

太难了,评论了放链接

不想说什么了,( •᷄⌓•᷅ )੨੨南上加南

又被关小黑屋了。。。。。。

害!我明明很收敛,1551

太难了,评论了放链接


這芒果多少錢。

宽哥唱歌真的鲨我🤤

宽哥唱歌真的鲨我🤤


微微一笑很茴香

延迟了很久的蓝大
蓝曦臣 裂冰
自修 刘海宽 | 壁纸

延迟了很久的蓝大
蓝曦臣 裂冰
自修 刘海宽 | 壁纸

marsh-rosemary

【填词】无处藏身(cover:陈柏宇 你瞒我瞒)

原是三年过 听骤风起暴雨落

回忆该又添几分单薄

心事无意置角落想你落旁人眼色

才知你多情也并非只予我

曾触你掌心 贪图温热一抹

该如何谢你 暖热我冷心窝

也学着将十指紧握

像能够偷来些暖和

放开手亦掩得住失落

也步步躲至无可藏身所

偏你紧盯我目光无处落

若我可等得一千个

日落你告诉我 可还有你

可有你如昨 接住我

曾揽你肩背 若你只属于我

未想旁人将 爱意叙述赤裸

却只好将眉眼轻遮

来将我笨拙都盖过

睁开眼我亦可还是我

也步步躲至无可藏身所

偏你紧盯我目光无处落

若我可等得一千个

日落你告诉我 可还有你

可有你如昨 接住我

若我 与你的孤勇相加可...

原是三年过 听骤风起暴雨落

回忆该又添几分单薄

心事无意置角落想你落旁人眼色

才知你多情也并非只予我

曾触你掌心 贪图温热一抹

该如何谢你 暖热我冷心窝

也学着将十指紧握

像能够偷来些暖和

放开手亦掩得住失落

也步步躲至无可藏身所

偏你紧盯我目光无处落

若我可等得一千个

日落你告诉我 可还有你

可有你如昨 接住我

曾揽你肩背 若你只属于我

未想旁人将 爱意叙述赤裸

却只好将眉眼轻遮

来将我笨拙都盖过

睁开眼我亦可还是我

也步步躲至无可藏身所

偏你紧盯我目光无处落

若我可等得一千个

日落你告诉我 可还有你

可有你如昨 接住我

若我 与你的孤勇相加可

抵挡命运凉薄 不去管他人说

也步步躲至无可藏身所

偏你紧盯我目光无处落

若我可等得一千个

日落你告诉我 可还有你

可有你如昨 接住我

蠢猫秋刀鱼

【流年似锦】与你度过的温柔岁月里(五)

“流年似锦”是粉丝对他们这对cp起的名字,自从两人开始出现在大家视野里,这对cp热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cp超话排行榜里攀升。


刘海宽尽职尽责的履行保镖义务,对朱赞锦的保护几乎是寸步不离,即使是彩排和休息间隙他也会守在一旁。


或许是怕再发生几周前的事,亦或许是怕某些人的过度接近,总之工作期间他们总是看起来亲密无间。


所以在很多路透花絮的视频里都可以看到朱赞锦的身旁有一个高大帅气的人如影随形,即使有时候不能太近距离护着自家艺人,他的目光也没有离开过那个人。


这种有些过度的守护,有时甚至都会让当事人出现幻觉,所以很多时候朱赞锦也不明白,刘海宽的保护到底是出于对工作负责...



“流年似锦”是粉丝对他们这对cp起的名字,自从两人开始出现在大家视野里,这对cp热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cp超话排行榜里攀升。


刘海宽尽职尽责的履行保镖义务,对朱赞锦的保护几乎是寸步不离,即使是彩排和休息间隙他也会守在一旁。


或许是怕再发生几周前的事,亦或许是怕某些人的过度接近,总之工作期间他们总是看起来亲密无间。


所以在很多路透花絮的视频里都可以看到朱赞锦的身旁有一个高大帅气的人如影随形,即使有时候不能太近距离护着自家艺人,他的目光也没有离开过那个人。


这种有些过度的守护,有时甚至都会让当事人出现幻觉,所以很多时候朱赞锦也不明白,刘海宽的保护到底是出于对工作负责,还是在工作名义掩饰下的私人情感。


转眼到了新戏进组的时候,剧本讲的是夏日的故事,但现实其实已经过了立冬。天气转凉,温度逐日降低,演员们却不得不脱下外套毛衣,轻装上阵。


刘海宽把准备好的薄毯披裹在朱赞锦的身上:“还是很冷吗?”


朱赞锦刚拍完一个掉进喷泉水里的戏,由于对手戏演员的错误导致一直NG,他在冷水里泡了很久。


刘海宽的表情有些凝重,他知道朱赞锦最怕冷,再加上这几天温度确实降得厉害,朱赞锦的身体状况都不是很好。


“还好啦,不用那么担心。”还没补妆的朱赞锦看起来有些憔悴,嘴唇微微发白,但他还是扯出笑容安慰着旁边的人。


刘海宽刚想再说什么导演就说要开拍下一场,朱赞锦把薄毯递给刘海宽,又轻轻拍了他的肩膀安抚。


这场是在大雨里的离别戏,刚刚落水的人现在又被淋雨,镜头里的他看起来无助又虚弱。但除了刘海宽没人看出来他在硬撑,大家都在纷纷感慨朱老师的演技精湛。


“卡!”


几乎是拍摄结束的瞬间朱赞锦闭眼向后倒去,耳边是听不清楚的混乱惊呼,大脑已经失去思考能力。唯一感受到的是自己并没有躺在冰冷的地上,而是落在了温暖的怀里。


“朱赞锦!朱赞锦!!”


之后的事他都不太清楚了,只知道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里吊水,刘海宽在一旁看到他醒来马上站起来去叫医生。


“没什么大碍了,以后可不敢再这么折腾身体了,年纪轻轻的落什么病根了怎么办。”医生是个年纪偏大的老医生,一边做着一些基础检查,一边语重心长的教育着朱赞锦。


朱赞锦乖巧的点头说着谨遵医嘱,又看了看一旁默默站着的刘海宽,对他笑着说:“别愁眉苦脸的,我这不是没事嘛。”


刘海宽显然没有觉得他没事,表情里的担心一点没有掩饰,他抿抿唇说:“徽姐来过了,她让你这几天都安心休息。”


到底是自己带出来的人,徽姐还是很照顾他的。


晚上的时候李泊文也过来了,昨天没有他的戏份,所以朱赞锦昏倒的时候他不在片场,后来得知消息就直接赶来医院守了一晚上,直到早晨有工作安排才离开。


两天一夜没有休息的人看起来很累,尽管如此还是他还是在和朱赞锦开着玩笑,像平常那样调戏着逗逗他。


“果然没有我在你身边就不行,你老实交代昏倒是不是有思念过度的原因?”李泊文一脸叹息。


朱赞锦翻了翻白眼:“我可不敢对李叔叔有什么非分之想,婶婶粉们会把我生吞了的。”


李泊文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起身帮他把被子拉盖好:“好了,看到你恢复精神我就放心了,我要回去休息会,晚点还要拍大夜。”


刘海宽说着去送一下也跟出去,走出病房门的李泊文瞬间收了笑容,他没有回头低着声音开口:“如果保护不好他就不要再出现在他身边了。”


李泊文这句话不止是指的这件事,从昨晚朱赞锦进医院开始他的公司公关就没有闲下来过。昨天下午刘海宽一脸焦急抱着朱赞锦去医院,表情细节被摄像机捕捉下来,各个角度的照片在网上出现。


#朱赞锦拍戏时昏倒#


#刘海宽公主抱#


#朱赞锦 刘海宽#


#流年似锦是真的#


……


各种话题蜂拥而至,除了一些粉丝对朱赞锦身体表示心疼关心,路人们显然更关注另一方面的八卦,一时间两人cp话题热度进入白热化。


朱赞锦是同性恋的话题被人重新翻出来,网上的声音褒贬不一。虽说现在社会开始慢慢接受同性恋人群,但这种事就算得到再多人的支持也是不能放在明面上讲。尽管公司已经连夜做了紧急处理,却还是丢了几个代言。


“对不起。”刘海宽开口,能感觉到是饱含歉意,他停顿了下又继续说着,“但我不会离开他。”


语气很平静,但却坚定,李泊文停下来脚步回头看着刘海宽。医院走廊里的声控灯随着两人的沉默灭了下来,黑暗里一时间看不清彼此的表情。


李泊文上前两步与刘海宽拉近距离:“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他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和他表达过吗?”


刘海宽静静听着,李泊文又继续说:“他有他热爱的事业,这么多年他为了这个付出了多少,都承受了什么只有我看在眼里。但这份事业又是如此危险,一不小心就会从云端跌落,再也爬不起来。十年磨一剑,终于得以见日明,大家都说他是一夜成名,但哪会有什么一夜成名,都是付出了代价的。”


刘海宽垂目抿唇,许久才低声回答:“我知道。”


李泊文显然有些激动,一把握着他的领口拉拽起来,他俩身高不相上下,双目对视着:“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你就不会不收敛自己的感情,你知道的话就不会让他陷入危险,你什么都不知道!”


刘海宽表情浮现冷色,蹙眉抬手握着他的手腕拽开,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李泊文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平复下心情与刘海宽拉开了一些距离:“他是同性恋我知道,他和那个小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我也知道,我当时想着只要他能觉得幸福也值得,而且他也没有现在这样的影响力,其他事情我都可以帮他处理。”


李泊文停顿片刻说道:“但事实告诉我这么做是错的,赞赞非但没有得到幸福,还差点失去事业,如今,我绝不允许他再陷入当时那种危险之中。”


说完后李泊文便转身离开,走廊里的灯又重新亮起来,刘海宽没有回病房,就这样静静站了许久。


朱赞锦在医院休息两天便吵着要出院,怕耽误拍摄进度,于是助理只得给他安排出院。但刘海宽却从他出院起就开始请病假,连续好几天都没再看到他的身影。


朱赞锦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去他家看看情况,特地腾出来一天的空闲时间,问徽姐要了刘海宽的地址,没有提前告诉他,准备给他个惊喜。


按照地址找到刘海宽家,朱赞锦提着水果站在门口突然有些紧张,深呼吸后按下门铃。铃声响了会门被打开,来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男人,看起来年龄不大,样貌干净明朗。


他看到朱赞锦惊喜开口:“哇,大明星朱赞锦。”


朱赞锦愣了下:“我找……我找刘海宽。”


男人接过来水果篮把朱赞锦请进屋里,冲里面喊了声:“海宽,找你的。”


刘海宽穿着睡衣从里面出来,他显然是有些惊讶:“赞赞?你怎么来了?”


朱赞锦换了拖鞋进门:“来看看你,你身体怎么样了?”


刘海宽:“好多了,今天没有工作安排?”


“嗯,最近工作不多。”朱赞锦坐到沙发上时略微打量着周围,刘海宽的家里布置很简单,看起来干净清爽。整体以蓝色为底调,随处可见各式各样的乐器和漫威手办周边,只有桌面上的茶具和一些古玩倒是与这布局格格不入。


朱赞锦俯身凑近看着檀木手串:“你也喜欢这个?”


刘海宽点点头拿起来递给朱赞锦:“平时没事就喜欢倒腾一些小东西,你喜欢这个的话就送给你。”


朱赞锦摇摇头放回原处:“君子不夺人所好。”


这时刚刚开门的男人端了盘洗好的水果拿出来,他放在朱赞锦面前让他别客气,又从里面挑了个苹果扔给刘海宽。


刘海宽接过来挑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吃……”


那男的直接打断他的话:“吃,不许挑食。”


刘海宽忿忿的翻了眼他,把苹果塞进嘴里咬了口,朱赞锦在一旁看的有些意外,平时都是刘海宽管着他,他还没见过刘海宽被人管着的样子。


刘海宽咬了两口才想起来介绍:“这是汪卓成,以前一起做音乐的,这是朱赞锦……”


“我知道我知道。”没等刘海宽介绍完,汪卓成就坐到朱赞锦身边伸手,“你好我是汪卓成,我特别喜欢你演的戏,我还看过你跳舞,你真的超厉害。”


“你好你好。”朱赞锦没有被他的热情吓到,反而很开心能见到欣赏自己的人,看着他笑起来,“谢谢你,我会继续努力的。”


汪卓成看着他的笑容忍不住感慨:“你到底是怎么长得,也太好看吧,你真的超美。”


刘海宽见势不对立刻拉开汪卓成握着不放的手,自己硬是坐到他俩中间,“好了好了,你不是说你下午还有事吗,你怎么还不走?”


被挤到一旁站身来的汪卓成翻了翻白眼:“好了,我走我走,我现在就走,真是见色忘友。”


“你这臭小子。”刘海宽说话间直接拿起来沙发靠垫砸了过去,被汪卓成轻松接住又扔了回去,“行了行了,你专心约会吧,我走了。”


朱赞锦听的有些愣,不知道该说什么,汪卓成倒是真的准备走的样子,临出门时又回头对着刘海宽说了句:“我给你说的事你好好考虑,想清楚了就联系我。”


“知道了,快走吧你。”刘海宽催促着,汪卓成又给朱赞锦丢了个笑容才出门。

wlty

陈情令泰国见面会发布会完整版

能找到的最高清的了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4hqazxBT0Bu9EmeIpMvr_Q 提取码:528h

陈情令泰国见面会发布会完整版

能找到的最高清的了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4hqazxBT0Bu9EmeIpMvr_Q 提取码:528h


微微一笑很茴香

刘海宽 唱歌
自修 刘海宽 | 壁纸 🇹🇭

刘海宽 唱歌
自修 刘海宽 | 壁纸 🇹🇭

二遥
一对儿! 我还是想做挂件哈哈哈...

一对儿!

我还是想做挂件哈哈哈哈_(:з」∠)_

一对儿!

我还是想做挂件哈哈哈哈_(:з」∠)_

今天有认真画作业吗?

【宽成以待】用一夏天来爱你。

*cp:刘海宽x汪卓成

*真人rps,勿上升真人,谢谢合作

*看看就好,别浪,听话,好吗?


点我收获一份爱情。


注释:

“让我花掉一整幅青春,用来寻你。”——徐志摩

(吹一波徐志摩先生的诗,我超爱他的话!)

这是徐志摩先生写给陆小曼小姐的情书,徐志摩和陆小曼两人关系十分好,在还没有结婚时他们就想我现实来表达自己对对方的真心。 

【“让我花掉了一个夏天的时间,深爱于你。”我愿意花一个夏天的时间去相识,相知,相爱,不离不弃,共赴白首。

那个夏天二人相识,二人剧中对戏不多,表面不熟,实际上关系超级好的。感谢这个夏天有你们,未来可期,希望你们还能继续...

*cp:刘海宽x汪卓成

*真人rps,勿上升真人,谢谢合作

*看看就好,别浪,听话,好吗?



点我收获一份爱情。





注释:

“让我花掉一整幅青春,用来寻你。”——徐志摩

(吹一波徐志摩先生的诗,我超爱他的话!)

这是徐志摩先生写给陆小曼小姐的情书,徐志摩和陆小曼两人关系十分好,在还没有结婚时他们就想我现实来表达自己对对方的真心。 

【“让我花掉了一个夏天的时间,深爱于你。”我愿意花一个夏天的时间去相识,相知,相爱,不离不弃,共赴白首。

那个夏天二人相识,二人剧中对戏不多,表面不熟,实际上关系超级好的。感谢这个夏天有你们,未来可期,希望你们还能继续合作!】




谢谢小红心小蓝手,爱你们!

大方居士_曦窗烛

他们真的都喜欢手串诶!好佛的两个人!好配!

他们真的都喜欢手串诶!好佛的两个人!好配!

金魚流火

星辰不渙。

*藍曦臣x原創女主

*OOC

28.

屋內,藍忘機坐在藍啓仁身旁,藍景儀擔心的問:「含光君,這劍靈沾染了陰虎符的黑靈,莫非,真是夷陵老祖重出江湖了?」

有名弟子道:「可這夷陵老祖都已經死了十六年了。」

藍忘機冷冷的看了他們,道:「都回房休息吧。」

藍思追道:「可是……」

藍忘機說:「不必多言。」

門外,魏無羨看著藍思追不願離去的樣子,問:「怎麼了?」

藍思追低下頭說:「少許有些愧疚罷了。」

魏無羨問:「愧疚什麼?」

藍思追道:「這斷手,是沖我們來的。」

魏無羨問:「你怎麼知道的?」

藍思追說:「不同品級的召陰旗,有不同的畫法和威力。當初我們在莫家莊畫的那幾面召陰旗,作用範圍只有在方圓五裡。可這斷手,怨氣實在太重了。如果...

*藍曦臣x原創女主

*OOC

28.

屋內,藍忘機坐在藍啓仁身旁,藍景儀擔心的問:「含光君,這劍靈沾染了陰虎符的黑靈,莫非,真是夷陵老祖重出江湖了?」

有名弟子道:「可這夷陵老祖都已經死了十六年了。」

藍忘機冷冷的看了他們,道:「都回房休息吧。」

藍思追道:「可是……」

藍忘機說:「不必多言。」

門外,魏無羨看著藍思追不願離去的樣子,問:「怎麼了?」

藍思追低下頭說:「少許有些愧疚罷了。」

魏無羨問:「愧疚什麼?」

藍思追道:「這斷手,是沖我們來的。」

魏無羨問:「你怎麼知道的?」

藍思追說:「不同品級的召陰旗,有不同的畫法和威力。當初我們在莫家莊畫的那幾面召陰旗,作用範圍只有在方圓五裡。可這斷手,怨氣實在太重了。如果它一開始就在那作用範圍之內,以其兇殘程度,莫家莊早血流成河了。可是……它是在我們抵達之後才出現在那裡的。即是說,它是被別有用心之人,故意在那個時間,投放到那個地點的。如此,莫家莊那件事情,我們怕是也有責任,如今還害得藍先生他們也昏迷不醒。」

魏無羨說:「該負責任的不是你們,而是放出斷手的那個人。這世界上,本來就有許多事情,是我們無法控制的。」

次日,藍忘機從靜室走了出來,他走到魏無羨身旁,魏無羨道:「你不會懷疑是我做的吧?」

藍忘機道:「我自然信你,不過……究竟從何沾染陰虎符的黑靈。」

魏無羨道:「不可能啊,我當年明明已將陰虎符化成了碎片……」

藍忘機道:「若是有人集齊碎片……?」

魏無羨說:「不可能的,陰虎符已毀,就算有碎片也沒用。除非……除非有人用陰鐵,再復原出一塊。」

溫婉坐在一旁說:「當年我父親從舞天女那兒取走一枚陰鐵,後來我哥哥在蒔花院又找到一枚,加上忘機當年找到的那枚,一共也才三枚。而當年常慈安告訴我父親他有陰鐵的下落,後來溫氏被滅,常慈安不知所蹤,會不會……?」

魏無羨道:「那也要找到我之前陰虎符的碎片啊,否則只有一枚陰鐵是沒有用的。」

沉默了一陣子,魏無羨道:「藍湛,你有沒有想過,這一切是否都太過於巧合?你們在莫家莊遇到這斷手後,又在眉山遇到了我們倆,而當時眉山的舞天女幻境像是故意要讓我將溫寧給引出來的。」

溫婉道:「你們說,這個人…會不會是當年那個人…?」

藍忘機問:「哪個人?」

魏無羨說:「反正不論是誰,這一切,都是沖著我來的。」

屋內,藍景儀問:「含光君,如何?」

藍忘機回答:「追本溯源。」

魏無羨說:「沒錯,追本溯源,只要找到斷手的主人,知道它是誰,自然有辦法救人。」

藍景儀說:「你說得容易,都鬧成這個樣子了,上哪兒去找?」

藍忘機道:「西北方。」

藍思追不解道:「含光君,為何是西北方?」

魏無羨道:「這不都已經指給你們看了嗎?」

藍景儀疑惑道:「指給我看?誰啊?誰指的?含光君也沒指啊。」

魏無羨指著斷手道:「它啊。」

藍景儀上前一看,才發現那隻斷手指著一個方向,他問:「它這是在指什麼?」

魏無羨道:「還能指什麼?要麼就是在指它來的方位,要嘛……就是指縱它行兇之人所在的位置唄。」

藍忘機對藍思追道:「安置好受傷之人。」

藍思追乖巧的點頭道:「是,含光君,您這便要下山了嗎?」

藍忘機點點頭,魏無羨高興的湊到他身旁說:「好好好,終於不用受這嚴厲管制啦!」

下山前,藍曦臣去看過溫婉,藍曦臣問:「妳真的,要跟著忘機與魏公子一同下山?」

溫婉冷冷的道:「阿羨身子剛好,又沒有佩劍在身邊,我不放心,況且……在雲深不知處束縛太多,我不習慣……」

藍曦臣垂眼道:「那……妳自己小心點……」

藍曦臣將相思給放於乾坤袋中,好讓別人無法從劍認出溫婉的身份,然後,偷偷的在裡面放了一個錢袋。

其實他也想跟著下山的,可他是藍家家主,還有許多繁忙的事務要處理,他看著溫婉與魏無羨打打鬧鬧離去的背影,緩緩的嘆了一口氣……十年了……

三人下山後往西北走,終於,來到了清河,而斷手上的怨氣越來越重,這表示這斷手想告訴他們的訊息,就在這附近了。

進城後,溫婉先去找了一間客棧,而魏無羨與藍忘機在街上閒逛,一旁有個人拿著一疊畫像,道:「走過路過不要錯過,驅邪趕祟、包治百病。」

魏無羨好奇的問:「你這賣的是什麼?」

對方說:「什麼都有,驅邪的、治病的。我看公子你印堂發黑,不如來張夷陵老祖驅驅邪邪吧。五文錢一張、十文錢三張。三張好,一張貼大門、一張貼大廳、一張貼床頭,以惡制惡、以毒攻毒,我保證任何的妖魔鬼怪都不敢近你的身。」

魏無羨看著這一張張醜不拉几的畫像,道:「這魏無羨可是遠近聞名的美男子,你這畫的都是什麼鬼東西?你就算沒有見過真人,也不要亂畫吧,誤人子弟。」

對方不高興的說:「說的跟真的似的,好像你見過魏無羨一樣。」

魏無羨正要開口說話,就感覺身後有股殺氣,他往一旁閃去,一個人朝對方踢了過去,魏無羨一看,是金凌。

而對方起身,小心翼翼的問:「你……你為什麼踢我?」

金凌說:「踢你?敢在我面前提魏無羨這三個字的人,我不殺他,他就該對我感恩戴德了,你還敢當街鬼吼鬼叫,找死。」

魏無羨心想“金凌這孩子脾氣大、戾氣重,把他舅舅和父親的壞處學了個透,母親的好處卻沒學到半點,我要不是敲打敲打他,將來遲早要吃大虧。”

魏無羨喚了一聲“金淩”

金淩看著魏無羨,道:「怎麼又是你?」

魏無羨正要開口說話,金凌就開心的看著一旁,喊:「仙子!」一隻狗朝金凌跑來,魏無羨見了大驚失色、落荒而逃,而“仙子”在他身後窮追不捨。

金凌見狀很是高興,而魏無羨害怕的大叫:「藍湛,救我!」

此時藍忘機不知從哪兒冒出,站在魏無羨身前瞪著金凌,金淩見到藍忘機自然是不敢冒犯,而“仙子”是條靈犬,見到藍忘機後默默的轉身離……

金凌見仙子這副慫樣,不滿意的瞪了瞪魏無羨,而藍忘機又稍稍向前一步,金凌見狀不滿的踢了踢身旁的菜籃,然後揚長而去。

剛剛賣著夷陵老祖畫像的人,將手中的畫像給魏無羨,感激的對魏無羨說:「兄台,剛才真的太謝謝你了,這個權當謝禮,你折個價賣,三文一張,也能賣不少。」

魏無羨無奈的說:「你這算什麼謝禮啊?你若真想謝我的話,把他畫得好看點。」

對方敷衍道:「行行行,你說畫怎樣就畫怎樣,反正都給你了。」說完便轉身要走。

魏無羨拉住他,問:「先別走,有個事想向你打聽下。最近你在清河這附近,可有聽過什麼異事?或者看見過什麼異象?」

對方說:「你問我就對了,我常年駐紮於此,人送綽號清河百曉生。不知道,你是要問什麼奇怪的事?」

魏無羨道:「嗯……譬如,妖魔作祟啦,分屍奇案啦,滅門慘案之類的。」

對方搖搖頭道:「此地是沒有,但你往前走五六里,有個地方叫行路嶺,但我勸你最好別去。」

魏無羨道:「怎麼說?」

對方道:「這個行路嶺,有個諢名喚作吃人嶺,你說怎麼說?」

魏無羨道:「哦?是因為這路上有吃人的妖魔對嗎?」

對方道:「據說那山嶺裡,有一座吃人堡,這裡面的妖怪專門吃人,要是有人誤闖進去,那一定被啃得骨頭渣子都不剩,連屍體都找不著,無一例外,可怕吧?」

魏無羨道:「真的好可怕呀~不過既然被啃得骨頭渣子都不剩,那請問如何知道他們都被吃了?」

對方一時語塞,想了想後道:「呃……反正……就是有人看見了唄。」

魏無羨道:「不過你剛才說,既然闖入者連骨頭渣子都被啃得不剩,無一例外,那這人究竟是誰?這麼厲害,活著進去,還能傳出消息來啊?」

對方不耐煩道:「反正傳言就是這麼傳的,我也不知道。」

魏無羨問:「那你知不知道,行路嶺上一共被吃了幾個人?什麼時候被吃的?年歲?男女?姓什麼名什麼?家住何方?」

對方說:「這個不知道。」

魏無羨道:「呵,清河百曉生?」

對方氣得想離開,魏無羨急忙攬住他說:「別別別,別走嘛。我再問一句,最後一句,那行路嶺在清河境內吧?那清河不是聶家的地界嗎?如果行路領上真有吃人的怪物出現,那聶家會坐視不管?」

對方道:「聶家?要是當年前的聶家,當然不會坐視不管了。可如今聶家的家主,不就是那位一問三不知嗎,他還能做什麼啊?」

魏無羨疑惑的呢喃:「一問三不知?」

魏無羨與藍忘機一同前往吃人堡所在方向,魏無羨聽藍忘機講述這十年聶家所發生的事,魏無羨道:「真沒想到,這懷桑兄居然當上了聶家家主,還獲得了一問三不知的稱號。不過這赤鋒尊當年如此神勇,怎麼會不明不白的死了呢?」

藍忘機道:「我也沒有親眼所見,只知走火入魔,當眾暴斃身亡。」

走著走著,魏無羨突然聽見了狗叫聲,魏無羨立馬嚇得躲到藍忘機身後,害怕的說:「狗!狗、狗、狗、狗……」

藍忘機回頭看著身後的人,無奈道:「魏嬰,沒有狗。」

魏無羨躲在藍忘機身後看了看,確認沒有狗後才鬆開藍忘機,藍忘機看著魏無羨,而魏無羨尷尬的說:「你不要這樣看著我……」

藍忘機問:「你為什麼怕狗?」

魏無羨道:「你也不要問我為什麼。」

藍忘機正起步要走,魏無羨心慌得拉住他,道:「我跟你說還不行嗎,我跟你說。」藍忘機便停下了腳步。

魏無羨道:「我……我小時候常常流落在外,時常在惡犬嘴下奪食,好在江叔叔將我接回了蓮花塢,但是害得江澄不得不趕走他的小愛啊、妃妃啊什麼的,呵,現在害得金凌也一樣。他們倆不愧是一家人啊,都這麼恨我……」

藍忘機道:「其實你師姐……」

話未說完,又傳來一聲狗叫,魏無羨又趕緊躲在藍忘機身後道:「這……這次沒錯了吧?」

藍忘機道:「尚在遠處,你躲什麼?」

魏無羨說:「不管不管,先躲再說。」

藍忘機道:「是金淩那隻靈犬,靈犬狂叫,一定遇上了什麼。」

魏無羨聽見金凌的名字,只好勉強的說:「那……那那那我們先去看看。」

藍忘機卻一動也不動,魏無羨說:「含光君,你走啊。你不動,我怎麼動啊?」

藍忘機看了魏無羨一眼,道:「你先放手。」

魏無羨笑著鬆開了手,可在藍忘機往前走時,魏無羨又拉著他。


得过且过

昨天下午整完了 然后就去看各种泰国见面会的视频 真好 剩下时间一笔没画☺☺☺

昨天下午整完了 然后就去看各种泰国见面会的视频 真好 剩下时间一笔没画☺☺☺

浅浅訝

刘海宽情商真的高!

这是一个操碎心的老母亲刘海宽,泰国见面会全程内心os[笑cry][笑cry][笑cry]表面一本正经,内心方的一批![笑cry]如果笑死了,,那么咱们?法院见?

刘海宽情商真的高!

这是一个操碎心的老母亲刘海宽,泰国见面会全程内心os[笑cry][笑cry][笑cry]表面一本正经,内心方的一批![笑cry]如果笑死了,,那么咱们?法院见?
花生酱

我真的…给海宽哥跪下了

全能系男子

大屏幕出现阿瑶的时候我真的要哭了

搞了这么久曦瑶

是有感情的😭

我真的…给海宽哥跪下了

全能系男子

大屏幕出现阿瑶的时候我真的要哭了

搞了这么久曦瑶

是有感情的😭

fangjihuai

入戏(2)

我觉得…我应该想磕cp很久了…才会写的这么顺畅?

哈哈哈哈哈………

另外我的恶趣味也好,那啥也好,我写cp通常只有cp本身,其他cp都会模糊掉,其他同学都是客串路人……哈哈哈

总之,ooc是我的,开心也是我的~


————————————————————————


看原著的时候,刘海宽一开始并没有感觉到蓝曦臣和金光瑶之间有什么不对劲,结果看到快结尾的时候,突然被那句“独独从未想过要害你”的真情告白狠狠一惊,有一瞬间觉得脑子里空白了几秒,然后一股热血涌上头,硬生生逼出一身汗来。

不是说好的只有主角cp有感情线的吗!为什么原著大结局是蓝曦臣不断闭关终身不出?他对金光瑶的结义兄弟...


我觉得…我应该想磕cp很久了…才会写的这么顺畅?

哈哈哈哈哈………

另外我的恶趣味也好,那啥也好,我写cp通常只有cp本身,其他cp都会模糊掉,其他同学都是客串路人……哈哈哈

总之,ooc是我的,开心也是我的~


————————————————————————


看原著的时候,刘海宽一开始并没有感觉到蓝曦臣和金光瑶之间有什么不对劲,结果看到快结尾的时候,突然被那句“独独从未想过要害你”的真情告白狠狠一惊,有一瞬间觉得脑子里空白了几秒,然后一股热血涌上头,硬生生逼出一身汗来。

不是说好的只有主角cp有感情线的吗!为什么原著大结局是蓝曦臣不断闭关终身不出?他对金光瑶的结义兄弟情也太……难以形容了?

后来看剧本,更是觉得这两个角色分明是在兄弟情边缘不断试探,对白还原的一塌糊涂也就算了,还有不少跟主角cp类比的台词,结局更是悱恻的无法细说。

怎么回事呢!主角是过了明路的社会主义知己情,这两配角怎么也跟着对上了!

开拍前培训的时候,朱赞锦就经常跟他讨论这个兄弟情要怎么表达好,他心里也是焦虑,实在不知道这个点要怎么把握才算平衡。

跟主角纯正清白的兄弟情深多容易啊,跟王翌舟饰演的聂明玦之间的结义耿直的兄弟情也好表现啊,可是蓝曦臣和金光瑶之间这种又纯洁又暧昧又牵扯不清的兄弟情,真是太难了。

朱赞锦先是拉了演技指导老师来一起讨论,结果老师跑了:“角色的塑造得靠你们自己认知啊,我只能帮助你们把你们认知的形象处理地更好一点,不可能让你们演我认为的东西啊。”

朱赞锦眨着一双大眼,露出一脸无辜的笑,望着他说:“二哥,怎么办呀?”

这语气太像金光瑶对蓝曦臣的态度,可是他这个蓝曦臣也是无计可施,最后他一咬牙,说:“我们找导演和制片去。”

导演听完了他两的困惑,哈哈哈的笑出声来,操着一口十分不灵光的普通话先对着朱赞锦说:“介还不简单,阿瑶就把二哥当吕朋友就可以了啊,二哥说的都系对的,二哥系最宗要的,就可以了啦。”

刘海宽看到朱赞锦张口结舌了半天,憋出一句:“可,可我没谈过恋爱,我不知道……”

我去。

刘海宽在心里猛地爆了一句粗口,压住了想扶额的冲动,看着朱赞锦的脸,嘴角微不可查的抽动了一下。还是个如此纯情的小孩子,居然要在剧里把他这样一个五大三粗的真汉子当女朋友处,导演会不会也太狠了。

被他腹诽的导演还在面不改色的继续回答:“没关系的啦,你有没有过吕神?当二哥是吕神也可以的啊。”

朱赞锦看他一眼,仿佛思考了片刻把他当女神的可能性,最后露出一个惨不忍睹的神色,挣扎了一番说:“导演,我是不是可以既把二哥当知己,又当白月光那样?就,我觉得以阿瑶出身这么低,只有二哥没有看不起他,一直都对他很好,阿瑶肯定觉得二哥可望不可即,心里就会有那种非常尊敬又非常害怕二哥有一天也会抛弃他那种感情,所以对二哥很真诚很温柔,可是他自己本身又有很矛盾那种性格,我想这么表达着演可不可以?”

导演还没有回答,制片人已经在旁边又惊又喜地回答:“哇,阿瑶,你对阿瑶的理解很准确诶,不错,不错啊,这样表达就很好,就是剧本设计的目的了,哇,你简直就是金光瑶本尊了啊!”

朱赞锦脸上酒窝又冒出来了。

轮到刘海宽,他想了想说:“那我就尽力表现蓝曦臣对阿瑶特别的温柔和包容,因为蓝曦臣这个人本身性格就是温柔的,但是阿瑶对他特别好特别真心特别体贴,所以他也对阿瑶是特别的包容,我记得有句台词是‘我不是不知道你做过什么,但我总觉得你是有苦衷的’,就是对阿瑶一直是相信的那种特殊的感情吧。”

导演又在旁边哈哈哈笑,跟他说:“其实我们一直脚得,蓝曦臣是喜欢阿瑶的那种感情啦。”

制片人也点头:“对对,蓝曦臣对阿瑶是喜欢加尊重加知己加各种不舍得各种不忍心的那种啦,就友达以上一点那种。”

刘海宽又想扶额了,怎么突然就出现了感情线来着!

两个人默默地从导演制片这边告辞而去,朱赞锦看了看时间,问他:“那,我们吃个饭去?”

刘海宽梗了梗,说:“我要减肥。”

朱赞锦疑惑的看着他:“二哥你又不胖。”

“脸大,会丑。”

“哦……”朱赞锦的脸上写满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的表情,从善如流的回答,“那,我去问问汪卓成好了…二哥减肥加油?”

刘海宽扎心的走了。

晚上收到朱赞锦的消息,先是一盘炸鸡的照片,然后是文字信息:超好吃,祝二哥能早日吃到。

然后又是一条文字信息,哈足了二十个字,十分欢呼雀跃。

可恶!小孩子可恶至极!

刘海宽都气笑了,啪啪的回复:会吃鸡,了不起。

对方回的也很快:二哥客气。

得,无言以对,聊天已死!

培训课的时刻很快过去,定妆照拍完了,棚景搭完了,两周后,电视剧正式开拍。

其实演员在片场等待的时间要远远大于正式拍摄的时间,毕竟场景要布置灯光要设计摄像机要铺轨道工作人员还要各种确认,所以有大把的时间供演员自己打发。

刘海宽开机后就把自己迅速沉进蓝曦臣的世界,不但尝试过手抄家规,还带着书去片场,候场时看看书打发时间,尽量时刻保持儒雅,坚持雅正。

但他最大的问题其实是笑。

他性格内敛慢热,本身就笑的不多,可是蓝曦臣这个款款温煦的角色,最擅长微笑里解决问题,他实在觉得艰难,有时微笑着讲台词时都在担心自己会不会露出皮笑肉不笑的尴尬表情。

这种时候他就很羡慕朱赞锦。

永远是神采飞扬的脸和开朗笑容的表情,相处久了,就能感受到朱赞锦真正是个温柔诚恳的人,没什么特别重的心思,喜欢开玩笑,很活泼。他就见过好几次朱赞锦被其他人撺掇着要看他舞蹈系的基本功,于是朱赞锦就拉伸拉伸,把腿劈过了头顶,在周围人的惊叹里笑的灿灿烂烂的,一点没觉得厌烦。

拍到不夜天城救命那段时,朱赞锦往他身后一躲,他觉得手臂上微微一疼,演戏时来不及思考,只想着要把台词接下去,导演叫了咔才停下来,想了想反应过来,是阿瑶扯他衣服躲他身后时,手指抠到了他的皮肉。

这个空当里朱赞锦还维持着喊咔前跪地向聂明玦解释的姿态,王翌舟被拉走补妆去了,他问:“不起来吗?”

朱赞锦说:“位置不动好接戏嘛,等会儿进状态也快。”

他很想不动声色地说一句,阿瑶,你刚抠到我肉了。

可是朱赞锦这么认真,他有点不好意思说出这句玩笑。

然而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

不知谁放起了音乐,朱赞锦突然双手伸直跟着节奏大力拍起手来,一边乐呵呵地跟他说:“二哥,跳一个,二哥,跳一个!”

卧槽。

可是能怎么办?

是叫着二哥的阿瑶的要求,那不是跪着也得干吗!

何况朱赞锦还真的跪着呢。

刘海宽甩起了自己的大袖摆。

这一刻的蓝曦臣没有雅正,这一刻的刘海宽没有灵魂。

开拍没多久就开放了媒体探班,腾讯的采访完了之后,他好奇心起,走过去问朱赞锦:“问你啥问题了?”

朱赞锦满脸愧疚的说:“他们问我刘海宽是个怎样的人,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刘海宽是谁。”

“啊?!”刘海宽震惊了,天天对戏拍戏的同事情也薄弱到如此程度吗!

朱赞锦眨着眼看他,软绵绵的说:“就,二哥叫习惯了……”

刘海宽微微一愣,又想笑又无奈。

谁是谁的二哥,谁是谁的阿瑶,朝夕相对的相处里,入了戏,也乱了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