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刘涛

38.2万浏览    5965参与
是什么鬼名字

夜夜 春华❌芈姝

Part 3


- 天人


前方战事紧急,却也没到不可挽救的地步。张春华一边侦查地势和敌情,一边调兵遣将,大家打累了,偷得个半日闲,倒也没有了撕破脸皮的架势。

“将军,又在看闲书!”张春华的副将从帐外进来。这副将和张春华关系极好,没有旁人的时候自然是随便许多。

“都说’不读《易》不可为将相’,更何况多看些书总是好的。”

“读了也没用,读它干嘛 …”

“你懂什么,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玄妙得很。”

“那你说哪里玄妙?”听张春华文绉绉的这么一说,副将倒是来了兴趣。只是副将不知,张春华不过是半吊子水,所谓玄妙是听得芈姝的说辞。张春华白了一眼,“你懂个屁。”


可战场总归是战场,短兵相...

Part 3


- 天人


前方战事紧急,却也没到不可挽救的地步。张春华一边侦查地势和敌情,一边调兵遣将,大家打累了,偷得个半日闲,倒也没有了撕破脸皮的架势。

“将军,又在看闲书!”张春华的副将从帐外进来。这副将和张春华关系极好,没有旁人的时候自然是随便许多。

“都说’不读《易》不可为将相’,更何况多看些书总是好的。”

“读了也没用,读它干嘛 …”

“你懂什么,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玄妙得很。”

“那你说哪里玄妙?”听张春华文绉绉的这么一说,副将倒是来了兴趣。只是副将不知,张春华不过是半吊子水,所谓玄妙是听得芈姝的说辞。张春华白了一眼,“你懂个屁。”


可战场总归是战场,短兵相接、尸骸遍地才是常见,芈姝总说张春华不像是个将军,太温柔,她没见过张春华喋血的模样,是杀红了眼,在刀光剑影中穿梭,轻而易举地判处了一个人的死刑,然后头也不回的奔赴下一个战场。一场一场的厮杀,去取得活命的唯一一线生机,你死我亡,怪不得她。

战事就这么持续了半年,索性兵强马壮、粮草充沛,加之春小太岁坐镇指挥,胜利已成定局。待吩咐完后续,张春华便迫不及待地想回京城,“不知王后想我没有,”张春华似有似无地勾起了嘴角。


“边城失守,将军恐怕…”丫鬟欲言又止。

“你听谁说的?”芈姝神情似是没有半点异常,整理衣冠,叫人把冰品呈上,眉眼却如寒冰缓缓把目光落在丫鬟身上。

丫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宫里的太监说的,真的不关奴婢的事。”

芈姝叹了口气,“你不必害怕,本宫,只是担心将军罢了…你退下吧。”

“会没事的,对吧?”

枫叶悄悄地落了一地,又是潇潇洒洒的一夜细雨,“自古逢秋悲寂寥”,芈姝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是那秦王做的孽。自胜局已定,张春华便连夜赶往京城,路过虎牢关却遭了埋伏,一众兵马几十万大军只留得她一个,狼狈的挂在悬崖边的树枝上。一兵士从隘上滚下,怀中一道金色的令符露了出来,别人不认得,张春华可认得,只有那秦王的亲侍才有这令符。“畜牲!”张春华已顾不得长幼尊卑,“我定要取了那狗王的首级。”

两年时间匆匆逝去。芈姝不知以什么样的心境度过了这春秋两载。


锅炉里翻炒着裂口的板栗,铁炉里的烤红薯掰开来香气四溢,“将军,快…”,突然是想起了什么,旋即闭了口。冬至,该煮一锅鸡汤暖暖身子了。

天刚亮,外面似是有打斗的声音,芈姝唤了丫鬟,却无人应答。她穿戴好,推开房门,想也想不到此时的皇宫已是兵荒马乱,一众人作了鸟兽散。秦王更不知所踪。

一人穿着盔甲,朝椒房殿走来,芈姝看清了那人的脸,一时间泪流满面,“将军…”,那人跪在芈姝面前,“春华是粗人,刺杀君王是大罪,还请王后降罪。”

“我不知道此事因何而起,秦王在时,我是大秦的王后,秦王不在,我只是将军的朋友。于情于理都要护着你。”

“可是王后,”张春华还没说完,“叫我芈姝。”,芈姝伸手将张春华扶起,还不到半句的时间,张春华倒了下去,芈姝这才注意到张春华满身的血,她顿时慌了神。一只手拂过她的脸,她的脸上顿时也是多了两道血迹,“王后,是我冒昧了…”“王后,出去之后不会有人为难你,找一个花香鸟语的地方,好好度过余生。”“王后,只有这样,后人才不会拿住你的把柄,你是大秦最端庄贤惠的王后。”


“可惜我们没有撑到冬天,要是能在一起看雪就好了,再煲一锅鸡汤,不枉此生。”


是什么鬼名字

夜夜 春华❌芈姝

Part 2


- 共生


  翌日,芈姝起的比平时还早两个时辰,也不知是不是那老天作怪,天刚亮却无缘无故下起雨。见了那些该见的人,做了那些该做的礼,芈姝便觉得累了,心累。

  在檐下待了好一阵,也不见个人前来问候。衣服的摩擦声传来,渐渐近了,“张春华见过王后。”

  芈姝这才看清了春小太岁的容貌,换下这身武士的打扮,显然也是标准的美人坯子。不等芈姝回话,张春华撑开手中的油纸伞,“王后若是不嫌弃,就一起走吧,这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下了。” “好,有劳了。”

  两人似是散步,绕着不知哪家的寝宫缓缓向前。

  “将军是秦国人吗?”芈姝终是耐不住性子...

Part 2


- 共生


  翌日,芈姝起的比平时还早两个时辰,也不知是不是那老天作怪,天刚亮却无缘无故下起雨。见了那些该见的人,做了那些该做的礼,芈姝便觉得累了,心累。

  在檐下待了好一阵,也不见个人前来问候。衣服的摩擦声传来,渐渐近了,“张春华见过王后。”

  芈姝这才看清了春小太岁的容貌,换下这身武士的打扮,显然也是标准的美人坯子。不等芈姝回话,张春华撑开手中的油纸伞,“王后若是不嫌弃,就一起走吧,这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下了。” “好,有劳了。”

  两人似是散步,绕着不知哪家的寝宫缓缓向前。

  “将军是秦国人吗?”芈姝终是耐不住性子,主动交谈起来。

  “不是。是有别的事。”张春华虽不想开口,还是给足了芈姝的面子,不咸不淡的回答到。

  气氛又冷清下来,雨依旧淅淅沥沥地落着,比方才小了一点,湿润的空气夹杂着花草香,才让人彻底地清醒过来,旋即又沉溺其中。

  不知过了多久。


  “王后,春华就送到这里。”张春华向芈姝行了礼,有些欲言又止,“春华是粗人,若有对王后怠慢的地方,还请王后见谅。” “将军言重了,将军好意送我回来,我还没道谢,哪会怪罪将军。”芈姝笑了笑。 一瞬间或许是大雾弥漫,在张春华所在的方向,仿佛被生生撕开了一道光亮。

  “王后日后若需要春华,也可以来找我。”

  “好。”


  日子从来都是似流水般的过。

  老仆人是神仙吧,芈姝在秦国过的并不好。那也不怨老仆人,芈姝知道,注定的事,从撒谎说了“愿意”开始,就没有了退路。所谓退路,那也是妥协之后给自己的安慰,“或许可以反抗”的思想云云,也是自我安慰的废话。

  那秦王心中只有天下,没有儿女情长。后宫是他的器皿,陈放着他千秋万代的痴心妄想。


  “将军,今年几时出征呐。”彼时芈姝和张春华已算得上熟识。在好几次的大雨过后,好巧不巧都能遇到那把熟悉的油纸伞,偶有一次不是它,撑伞的人却还是她。

  “不知道,最好不出征。”张春华把手中的剑搁在一旁,“那样我就能在王后这里多赖上一阵。”


  秦王疑心极重,初次发现张春华出入椒房殿,便派遣了人暗中调查。后来却什么也没查出来,只说是“将军和王后经常一起吃鸡。” 秦王皱着眉说了一声“荒唐”。再后来也不再追究,吃鸡就吃鸡吧。


  秦王却怎么也没想到,她们真的在吃鸡。用火腿、嫩姜、春笋煲出的整鸡。火腿提供咸,春笋提供甜,金色的高汤仿佛鸡皮化成,浓稠且鲜香无比。

  用张春华的话,她愿意为了这只整鸡斋戒三天。芈姝就说,你这么爱它,用三天生命换它,不更有诚意么?张春华听了直摇头,她惜命。


  军令来的没有规矩,不像一年四时的节气,总是不偏不倚、如约而至。正熄灭了烛火,一个军令传到张春华这里,张春华无奈起身又披挂好衣服,极其稳重地接了旨。“军情紧急,明日就要出发。” 平日里普通的战役根本用不着张春华出手,芈姝早已了然,“小心为上。煮好鸡汤等你凯旋。” “好。不过可以试试白切鸡吗?” “随便什么鸡都行。” 均匀地呼吸从身侧传来,睡得真快,芈姝翻了个白眼,也睡去。


  梦里又是一个好时节,又是一场修罗狱,谁是谁的梦,说不清楚,短短二十几年,也不过是,一天又一天。


君白

有些人的嘴巴子只适合吐芬芳,发评论的那个,还

请三思而后行。


有些人的嘴巴子只适合吐芬芳,发评论的那个,还

请三思而后行。


人间失格

常与同好争高下,不共傻瓜论短长


你不需要好到每个人都喜欢 我们喜欢就好了


路漫漫其修远兮


💚💚💚💚💚💚

常与同好争高下,不共傻瓜论短长


你不需要好到每个人都喜欢 我们喜欢就好了


路漫漫其修远兮


💚💚💚💚💚💚


酱香竹筒饭

家宴12

家宴12


杜一鸣工作有变动公司要派他去北京,去了就升集团副总了。他不想和俞佳过两地分居的日子,所以一直犹豫。俞佳知道这件事之后为了支持丈夫干脆辞了工作。


杜一鸣一家就这样搬去了北京。


四年后的某一天杜一鸣回到家,儿子跑过来说:“妈妈哭了。”


杜一鸣走过来问:“怎么了?”


“刚才高中班长打电话,高老师去世了。”


杜一鸣一家三口坐上了回上海的飞机。四年除了每年过年回来探亲杜一鸣一家没有回来过。


同学聚会上大家都多多少少有些变化,沈谷雨姗姗来迟,她变得更加精致漂亮了。


“不好意思来晚了。小孩有点不舒服,闹腾了一会儿。”


除了杜一鸣和俞佳其余在...








家宴12


杜一鸣工作有变动公司要派他去北京,去了就升集团副总了。他不想和俞佳过两地分居的日子,所以一直犹豫。俞佳知道这件事之后为了支持丈夫干脆辞了工作。


杜一鸣一家就这样搬去了北京。


四年后的某一天杜一鸣回到家,儿子跑过来说:“妈妈哭了。”


杜一鸣走过来问:“怎么了?”


“刚才高中班长打电话,高老师去世了。”


杜一鸣一家三口坐上了回上海的飞机。四年除了每年过年回来探亲杜一鸣一家没有回来过。


同学聚会上大家都多多少少有些变化,沈谷雨姗姗来迟,她变得更加精致漂亮了。


“不好意思来晚了。小孩有点不舒服,闹腾了一会儿。”


除了杜一鸣和俞佳其余在座的人听到沈谷雨提到孩子的事情表情都很微妙。


聚会散场后,大家提议去ktv继续嗨,郭诚拽着杜一鸣不放他走。俞佳因为要哄孩子睡觉先走了。




“谷雨什么时候结的婚啊?孩子几岁了?”KTV里杜一鸣问郭诚。


郭诚喝着啤酒搂着杜一鸣的肩膀,“别提了,她就没结婚。”


“那孩子…是怎么回事儿?”


郭诚摇着头,“不知道。我听说她之前被公司派去美国学习一年,回来就带着个孩子。有的说学习就是个幌子她就是去美国待产去了。”


“那孩子爸爸是谁啊?我听说她之前不是有个交往的男朋友嘛。”


“你说那个开饭店的老板,就简宁老公的哥们,俩人感情到是好这么多年还在一起呢,但不是他。”


啊?杜一鸣越听越乱。


郭诚笑了,“听糊涂了吧。你跟沈谷雨之前那么多年不知道她是这样的人吧。”


深夜杜一鸣回到家,孩子已经睡了俞佳一直在等他回来。


“郭诚跟你聊沈谷雨的事了吧?”


杜一鸣愣住,“你怎么知道?”


“从沈谷雨提到孩子我发现这桌上的人脸色都不对。郭诚那个大嘴巴非拽着你去KTV肯定是想说这事。沈谷雨的孩子哪来的?孩子爸爸是谁?”


“是谁你知道吗?”


“能猜出来。我听晓雯说她身边一直有个男人是个饭店老板。只是两个人还没结婚。”


杜一鸣笑了,他坐下来看着俞佳,“那孩子是个混血儿。”







































是什么鬼名字

夜夜 春华❌芈姝

Part 1


- 初见


  一年秋分,银杏还绿着。

  “为何还不掉落?”少女的声音清澈温婉。

  “公主,还未到时候。”仆人只答了一句,没有作它言,恭敬地站在一旁。

  “好无聊啊,我们出宫吧。”

  不 字还没有出口,芈姝拉起一旁人的袖子,“走吧走吧,你就说是我逼你的,你没有办法。”

  到底是个小女娃子,再端出一副公主的样子,也坚持不过一刻。“饶了我吧,您哪是会威胁别人的人。”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一个白眼翻上天,似是很生气,旋即又偷窥老仆人的脸色,嘻嘻的笑了,“好想去上次那个酒楼,白切鸡真不错。”

 ...

Part 1


- 初见


  一年秋分,银杏还绿着。

  “为何还不掉落?”少女的声音清澈温婉。

  “公主,还未到时候。”仆人只答了一句,没有作它言,恭敬地站在一旁。

  “好无聊啊,我们出宫吧。”

  不 字还没有出口,芈姝拉起一旁人的袖子,“走吧走吧,你就说是我逼你的,你没有办法。”

  到底是个小女娃子,再端出一副公主的样子,也坚持不过一刻。“饶了我吧,您哪是会威胁别人的人。”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一个白眼翻上天,似是很生气,旋即又偷窥老仆人的脸色,嘻嘻的笑了,“好想去上次那个酒楼,白切鸡真不错。”

  老仆人犹豫再三,“最后一次。”

  “好好好。一定!”芈姝心想反正可以撒娇,先答应了再说。


  酒楼。

  大都是从商之人,再者也是些铁匠、猎手,一身粉嫩华服在人群中怎么看都格格不入,更何况穿着华服的女子似有倾国倾城的容颜。

  老仆人站在一旁,依旧无言。

  “坐下一起吃吧。”虽是尊贵的地位,芈姝端不起架子是众所周知。“公主吃完赶紧回宫吧,可别被发现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芈姝爱玩,突感风寒,这才好了些,担心身体便禁了足,不许出宫。

  “知道啦。”

  一个人飞身进了酒楼,确切地说是被人当炮弹打进了酒楼,摔得一脸狼狈,一抬头,鼻青脸肿血肉模糊。

  “啊,怎么会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做这种事!”芈姝秀眉一皱,正欲起身,老仆人侧身过来,“公主,别多管。”“怎么可能不管!”

  话音刚落,肇事者出现在众人面前,“多有得罪,公事,力道大了些。”,便提着那鼻青脸肿的倒霉家伙走了。“原来是春小太岁。”旁桌的人随口说上一句。

  张春华,星眉剑目,也是数一数二的美人,自可提剑便开始习武,是中原境内数一数二的高手,身为女子,确把“巾帼不让须眉”体现的淋漓尽致。“张春华。”芈姝口中默默念了两声,


春景回首倍凄然,

风雨萧华独倚船。

忽忆故人今夜宿,

一声清磬隔溪烟。


  “听起来不太高兴的名字。”朝门口望了望,早已没了那人的影子。

  “再不回去,不高兴的可就是我们了。”


  回宫,路上风吹得紧,芈姝废了好大的力才把衣服裹好,“其实我犯了错也不会责罚我,你不用这么担心。”

  芈姝确实没说假话,天之骄女、掌上明珠,谁会舍得责罚这样一个孩子呢,只是谁也不知那大王…怎会舍得让这样一个人孩子远嫁他乡。这十几年,老仆人也是有了感情,多说两句,去了那里,可就不知有没有人把小姑娘放在心上了。


  芈姝知道消息已是过去了两个月。

  “什么?”芈姝吃惊的长大了嘴。“姝儿你听父皇说…”“不用,父皇,我愿意。”男人一张布满皱纹的脸微微动了一下,“姝儿为何突然答应了?”“姝儿愿为父皇分忧,”芈姝顿了一下,“何况那秦王,姝儿也是喜欢…”皇上一听这话,眉眼带笑。


  一切如约而至。寒冬的雪,不遗余力地把整个皇宫铺满。他乡的皇宫,比故乡还宏大些。那传说中不好女色的秦王,见到芈姝,一张丑脸却明媚了几分。没有别的新奇,傀儡般的完成所谓的“规矩”,完成好了,她便是秦王的妻、这大秦的王后。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在接亲的人中,芈姝认出了那个在酒楼只有一面之缘的春小太岁张春华。


五行缺钱,命里缺涛
这个女len,偷心盗贼,我死了...

这个女len,偷心盗贼,我死了,爱你么么哒😘😘😘😘

这个女len,偷心盗贼,我死了,爱你么么哒😘😘😘😘

酱香竹筒饭

家宴11

家宴11


沈谷雨和客户吃饭意外地在厕所门口遇见了张简。


“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这里上班啊。”张简贴近沈谷雨皱眉,“一身酒气。”


沈谷雨醉笑,“应酬没办法。”


“你在哪屋我送你回去。”


302包间,张简推开门一屋子男人,沈谷雨走进去就被一个喝得面红耳赤的男人拽着喝酒。张简关上门自言自语,女强人不易做啊。


“张经理,401包间客人请您过去喝一杯。”一个服务员跑过来。


张简点了点头,“走吧。”



张简从401包间出来听服务员说302已经结账了。他急匆匆跑下来没看见沈谷雨,“那个女客人呢?”


“好像在厕所。”


呕…...








家宴11


沈谷雨和客户吃饭意外地在厕所门口遇见了张简。


“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这里上班啊。”张简贴近沈谷雨皱眉,“一身酒气。”


沈谷雨醉笑,“应酬没办法。”


“你在哪屋我送你回去。”


302包间,张简推开门一屋子男人,沈谷雨走进去就被一个喝得面红耳赤的男人拽着喝酒。张简关上门自言自语,女强人不易做啊。


“张经理,401包间客人请您过去喝一杯。”一个服务员跑过来。


张简点了点头,“走吧。”




张简从401包间出来听服务员说302已经结账了。他急匆匆跑下来没看见沈谷雨,“那个女客人呢?”


“好像在厕所。”


呕…


沈谷雨再一次喝吐了。


张简递纸巾给沈谷雨,“几个亿的大买卖这么拼啊。”


沈谷雨回头看见张简笑着,“小目标,一个亿。”


张简眼睛一亮,“哇,那你这么卖命喝能分你多少钱啊。”


沈谷雨转身噗咚坐到了地上,张简赶紧蹲下来扶着她,沈谷雨摆摆手,“别碰我让我就…就这样呆会儿。”


打扫卫生的阿姨走进来,张简笑着,“没事我朋友。”


“我还没下班,我扶你去休息室等我下了班带你回家,别在这里耽误阿姨工作。”


沈谷雨乖乖点头,顺势将胳膊搭在张简肩头,张简扶着沈谷雨站起来。


半夜十二点送走最后一桌客人,张简回到休息室,看见沈谷雨睡得很甜。他走过来情不自禁地在沈谷雨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沈谷雨和张简在一起是不考虑未来只在乎当下的,这和她曾经追求的天长地久背道而驰,但不知为何这样的沈谷雨很开心,没有患得患失的感觉因为她清楚这段关系不会长久。她不清楚张简的过去,甚至连他是做什么工作的也不过问,同理张简也如此。


又一次的家宴上,沈小满略带羞涩地宣布自己又怀孕了。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却是让爸妈操心最少的。相反曾经不让爸妈操心的沈谷雨却成了父母最担忧的。


杜一鸣和俞佳登记了,最开心可能不是杜一鸣而是她姐姐。用姐姐的话说这个媳妇比沈谷雨好上一百倍。




沈谷雨在公园里推着妹妹家的孩子在公园玩,玩累了坐在椅子上休息。张简走过来问:“这是你孩子?”


“我妹妹的。”


“挺可爱的。”


“你喜欢小孩子吗?”沈谷雨问。


张简扁扁嘴,“不是很喜欢。”


沈谷雨笑着,“果然。”


张简歪头看着沈谷雨,“沈总怎么了?母爱泛滥想当妈了?”


沈谷雨看着肉嘟嘟的暖暖自说自话,“我妹妹又怀孕了,全家人开心的不得了。以前我觉得孩子是束缚,一切都要围着孩子转,没有自由。可是…可能是我岁数大了我竟然恍惚地有了想当妈的冲动了。”


“恕我直言,你后悔了吗?”张简认真地问。


沈谷雨抬起头有些惊讶,“你知道?”


张简点头,“简宁跟让我离你远点,和我说过你的事情。”


沈谷雨笑着摇头,“不后悔。”


张简也跟着笑了,冲着沈谷雨竖起大拇指,“落子无悔,帅气。”


“你从没有想过找个人结婚生子?”沈谷雨问。


张简潇洒摇头,“没有。我不想被婚姻束缚自由,说白了就是怕负责。”


沈谷雨也给张简竖起大拇指,“虽然渣,但够坦诚。”


张简哈哈笑着,“所以周朗和简宁反对我招惹你。但是谷雨如果你想要一个家,对不起,可能…我给不了。”

































T 殿下的小将军

浮生若梦

感觉不知道怎么写了,写着写着脑子全成浆糊了


决绝‖

晏大夫怕霓凰身子遭罪,索性在药汤里添了些安睡的​药,这也好让霓凰好好休息一下,所以快到午时霓凰才缓缓醒来。

侍女备好了滋补汤,十三见霓凰醒了,自己便端着汤在床前侍奉着。

霓凰不喜欢被人侍候着,遂拿过汤碗,自己利索的喝了起来。

“姝公主呢?”​,霓凰看了看四周,没见着芈姝的身影,有些诧异,“她回宫了?”

十三摇了摇头,接过霓凰手中的汤碗,起身边走边道,“没有,昨夜她守着阿姐好一会儿,今早也过来看过,刚才好像又遂小玉姐姐一同出去了。”​

霓凰自己起身穿好衣服,十三一见,连忙蹲下替她穿上鞋子,霓凰示意他不用,可他有些执拗着道,“阿姐身子并未痊愈,十三得好...

感觉不知道怎么写了,写着写着脑子全成浆糊了


决绝‖

晏大夫怕霓凰身子遭罪,索性在药汤里添了些安睡的​药,这也好让霓凰好好休息一下,所以快到午时霓凰才缓缓醒来。

侍女备好了滋补汤,十三见霓凰醒了,自己便端着汤在床前侍奉着。

霓凰不喜欢被人侍候着,遂拿过汤碗,自己利索的喝了起来。

“姝公主呢?”​,霓凰看了看四周,没见着芈姝的身影,有些诧异,“她回宫了?”

十三摇了摇头,接过霓凰手中的汤碗,起身边走边道,“没有,昨夜她守着阿姐好一会儿,今早也过来看过,刚才好像又遂小玉姐姐一同出去了。”​

霓凰自己起身穿好衣服,十三一见,连忙蹲下替她穿上鞋子,霓凰示意他不用,可他有些执拗着道,“阿姐身子并未痊愈,十三得好好照顾。”​

“你阿姐没你想的那么弱!”​,霓凰不禁失笑,心想着自己何时在十三眼中这般弱不禁风了,“我自己的身子我还不清楚?”

十三扶她起身,然后给她拿过披风替她披上,有些怨怼道,“昨儿我都见姝公主偷偷哭过好几回了,阿姐自己不担心自己,也得替我们想想。”​,说罢他还不罢休继续道,“青哥儿昨日到现在也没歇过,阿姐对穆王府的重要性想必阿姐也是清楚的。”

霓凰心里咯噔一下,有些楞楞的问道,“姝儿昨日哭了?”​

“还哭过好几回呢!”​,十三撇嘴一哼,“倒是有些娇气,不过这也是被阿姐你吓的!”

霓凰伸手轻拍十三的小脑瓜子,怒道,“姝儿是公主不错,若换做其他公主小姐,恐怕在山上就吓得哭闹不止了!”​

十三瘪瘪嘴,冷哼道,“若不是为了她,阿姐哪会受伤?阿姐还护着她!”

“我护着她天经地义的事,你不得再胡言,不然休怪我生气!”​

十三在霓凰这儿吃瘪了,心里更是恼怒,他一心为着霓凰,担忧着她,如今倒成了他的不是了,遂气急败坏的道,“我就知道阿姐要护着她,也不知她做了什么让阿姐鬼迷心窍了!我……”​

“闭嘴!”​,霓凰冷视着十三,目光冰冷得如三尺寒冰,脸上显露出明显的不悦。

十三从跟随霓凰以来何时曾受过这些气,何况他还是一心想着霓凰,所以心里就更觉憋屈,火气也就越大,​遂将手中的东西嘭的放在桌上,带着些哭腔的吼道,“我就知道阿姐变了!一进这帝都就全变了!”

说完不等霓凰训斥他,他就一股脑儿冲了出去,恰巧碰上同芈姝一起进来的晏大夫。

“你个混小子,冲什么冲啊!”​,晏大夫被狠狠撞了一下,感觉自己的老骨头就像被撞散了一样,有些气恼的冲霓凰道,“你也是,身子骨也没见得有多好,你就和小娃娃闹腾上了!”

霓凰皱眉,她才没有和十三闹,是那小子不知哪根筋搭错了,非要说姝儿的不是。

晏大夫见她不服的表情,冷哼道,“现在觉得他不听你的,那谁叫你平时要惯着他啊!”​

芈姝见霓凰委屈,遂笑着道,“好了晏大夫,知道你最好,你快替她把把脉”​

晏大夫冷哼一声,拉过霓凰的手,替她把起脉。

“药你必须按时吃。”​,晏大夫瞥了一眼霓凰,见她并未反抗又道,“这等几天就过年了,最近这几日你好好养养。”

霓凰点头应允。晏大夫见霓凰头一次这般老实,便又在旁边叮嘱了好些,直到霓凰实在受不了了,他才收拾好东西离开。

待到晏大夫走远,芈姝才缓缓开口,“这几日我就守着你,待到过节我就得回去了。”​

霓凰笑了笑,接过芈姝递过来的暖炉,“也好,在府中多陪我些时日。”​

芈姝心里漏了半拍,​修长的睫毛扑扇一下,她还是会被霓凰不经意的一句话给触动,她笑了笑,起身看着园中的红梅应道,“嗯,也好。”

霓凰浅笑不语,她就躺在那软榻上,​样子慵懒至极。芈姝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手握书卷,不时递与霓凰,霓凰看后哈哈大笑。两人就在这寒冷的冬日里,烤着炉火带来的暖意,惬意的过了一个下午。

刚用过晚膳,楼下便传来穆青的声音,显得有些急切。

“公主陪郡主待了一下午,群主脸色也好些了。”​

霓凰听到,也知穆青是在询问她的情况,遂冲一旁的芈姝笑了笑。

“姐姐”​,穆青一步跨进来,看到芈姝在这里也行了行礼,笑道,“今日派人去查了那帮人,是宇文老贼手下的人不错。”

霓凰嗜血一笑,秀眉一挑,不屑的嘲讽道,“都快进棺材的人了,临了还蹦跶蹦跶。”

芈姝看着霓凰冷意的笑,心里有些明白,愤怒地道,“宇文瑾心机深重,他肯定清楚穆王府的站位,所以他们想先下手为强!”,说罢她又有些担忧道,“如今姐姐待在北晟,他肯是料定姐姐势单力薄,所以才敢这般毫不忌惮!”

霓凰冷哼,冰冷得目光打量着手中青色的茶杯,冷笑道,“我穆霓凰十七岁披战袍上战场,铁血十年,何种风浪未曾见过。”,说罢她有力的将茶杯放在桌上,不屑道,“如今帝都这股暗流我倒还未曾放在眼里!”

芈姝笑了笑,她知道霓凰非同寻常,但还是嘱咐道,“姐姐也别大意,那些阴险狡诈之人,手腕阴毒,还是要谨慎些的好。”

穆青连连赞成,也应道,“还是当心些,府中我已整治一番,想必这穆王府也绝非他们敢轻易拜访的地方。”

霓凰不满道,“青儿何必局限府中”,她邪魅一笑,缓缓说道,“既然他们敢在京郊动我,那就让他们知道知道,我穆王府在这京城也不是吃素的。”

穆青皱眉有些不解,“姐姐的意思是?”

芈姝明白霓凰心中所想,但又怕有所错失,遂连忙道,“姐姐何必生气,大哥会替我们收拾他们的。”

霓凰双手交叉叠在身后,瘪瘪嘴道,“我们就帮帮太子殿下,让他进展更顺利些。”

“那可得万全,姝儿不想你牵扯进这滩浑水中去”,芈姝静静地看着霓凰,心里有些气恼,但又不想表露出来。

“对啊姐姐,太子殿下之前曾嘱咐过,让我们别掺和的!”

霓凰冷眉一挑,伸手轻拍穆青的脑袋,嗔怪道,“何时你也这般怕事?没半点我穆王府的风骨!”

“他是担心你!我也……我也觉得这样不妥”,芈姝本想说自己也担心的,但她还是改了过来。

“放心,十三可是高手,让他去收拾一两个杂碎,自然还是没问题的。”

穆青一听十三,不禁笑道,“姐姐莫不是忘了,他还在生气呢!”

霓凰扶额,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芈姝,扯脸笑道,“放心,小孩子嘛,哄哄就好了。”

芈姝也并未说话,今日霓凰和十三的对话,她全都听到了。那小孩说得没错,自己肯定会拖累霓凰的。如果霓凰知道自己内心那不堪的想法,恐怕是再也不愿意同她做朋友了吧。或许还会心生鄙弃,她们也在不能如现在这般温暖的相处了。

一想到这些,芈姝便就心里更加冷静,她太聪明了,太明白这一切将意味着什么了。她是翰苍的公主,就算不远嫁,但也免不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父皇再疼爱她,也绝对不允许她成为翰苍的笑柄,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她们都是有缘无分的。

霓凰见芈姝愣着不说话,神情也有些古怪,上前轻捏她肉嘟嘟的脸颊,笑道,“姝儿在想什么呢?这般出神?”

芈姝本就心情不悦,霓凰这一触碰,更让她心烦意乱,好似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被拆穿了一般,遂脸红气急着道,“姐姐这是做什么?”

她这一反应,让一旁的霓凰和穆青都愣住了,只得傻傻看着她。

芈姝也知自己有些失态,遂冷冷地道歉,“对不起,我先回屋休息了。”

她这一走,霓凰更是摸不着头脑,她看了看穆青,穆青耸耸肩,再无奈的摇摇头道,“难道是怪姐姐冒犯了?”,穆青想了想,貌似自己都不能说服自己,又摇摇头,叹了叹气,耸耸肩无奈的走了出去。

霓凰这下更是无厘头了,十三小小年纪也无端生气,这素来温柔甜美的姝妹妹也不知怎的突然生气起来。

霓凰有些心烦意乱,将芈姝放在桌上的那本书卷抓过来胡乱蹂躏一番,扔到一旁后才气呼呼的朝着自己的大床铺了上去。


酱香竹筒饭

家宴10

家宴10


喧闹的大排档沈谷雨的隆重显得和这里格格不入。


男人坐在小板凳上朝着沈谷雨摆手,“这么晚了你怎么还穿着参加婚礼的衣服啊。”


沈谷雨笑着坐下来,“刚从公司加班出来,来不及回家换衣服。”


哇,男人张大嘴巴,“沈总太辛苦。”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张简,弓长张,简单的简。”两个人正式握手。


一顿饭两个人聊天轻松愉快,沈谷雨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沈谷雨甚至不知道这个深夜把自己约出来的男人是否单身,她也不在乎,自己现在的状态只要开心就好干嘛要有那么多的负担呢,反正又不是要和他结婚。


沈谷雨开车送张简回家说:“今天这顿饭太便宜了根本不够...








家宴10


喧闹的大排档沈谷雨的隆重显得和这里格格不入。


男人坐在小板凳上朝着沈谷雨摆手,“这么晚了你怎么还穿着参加婚礼的衣服啊。”


沈谷雨笑着坐下来,“刚从公司加班出来,来不及回家换衣服。”


哇,男人张大嘴巴,“沈总太辛苦。”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张简,弓长张,简单的简。”两个人正式握手。


一顿饭两个人聊天轻松愉快,沈谷雨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沈谷雨甚至不知道这个深夜把自己约出来的男人是否单身,她也不在乎,自己现在的状态只要开心就好干嘛要有那么多的负担呢,反正又不是要和他结婚。


沈谷雨开车送张简回家说:“今天这顿饭太便宜了根本不够抵你的修车钱。”


张简侧过头苦笑着说:“那沈总干脆包我一个月饭票呗。”张简长着一张讨女孩子喜欢的脸,这张脸很干净很漂亮也很危险,如果搁在以前沈谷雨会很唾弃这张脸,但现在沈谷雨不觉得了,因为她也同样危险。


“张老板你怎么可怜兮兮的,您开奥迪诶。”


“这不是被沈总撞坏了嘛,穷得很。”


沈谷雨被张简可怜模样逗笑,“讹人是吧。好,我请你吃一个月,地方都随你挑。”


张简抱拳,“沈总慷慨,女中豪杰,明天见。”




简宁夫妇蜜月回来才知道张简新交往的女友是沈谷雨。为这事夫妇二人很正式地约沈谷雨出来。


“张简不是个好东西,和他在一起你会很受伤。”周朗直截了当地说。


沈谷雨喝了一口咖啡笑了,“他是你哥们,这么说他不好吧?”


“就因为是好哥们才和你说实话,他对待感情不认真。”


沈谷雨整了整裙子,“最好别认真,我也没打算和他怎么着。”


简宁瞪大双眼,“你还是我认识的沈谷雨吗?你和杜一鸣大学毕业就结婚了。现在怎么这么随便啊。”


“就是之前太认真了,最后呢…我还是离婚了。至少张简不会要求我做什么,我们俩在一起轻松愉快,哪天不喜欢了就分了,我觉得还能做朋友。”沈谷雨笑得很轻松。


周朗看着简宁指着沈谷雨,“这这这…这不俩流氓吗?”


沈谷雨哈哈笑着,她喜欢“流氓”这个形容词。




杜一鸣下班在公司楼下宠物店门口等着俞佳,他看着橱窗里趴着玻璃的小肉团子笑着。


“喜欢咱们就养一只吧。”


杜一鸣扭头看俞佳,“你也喜欢。”


“谈不上喜欢,只是不讨厌。但我知道你喜欢。”


杜一鸣想起曾经他领回家一直脏兮兮的流浪狗,沈谷雨对毛茸茸过敏,无奈杜一鸣只好把小狗送去了宠物之家。和俞佳在一起一个多月了,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是相濡以沫相敬如宾的,虽然爱情没有和沈谷雨那般浓烈但平淡的很舒服,果然光靠爱支撑不住漫漫岁月,相互迁就会滋生很多问题,慢慢他开始明白他和沈谷雨之间的问题不是有没有孩子、要工作还是要家庭的事,就像沈谷雨含泪签下离婚协议之前说,他不懂她。她也不懂他。


杜一鸣选了一只只有一个月大的雪纳瑞抱回了家。




周五家宴之后沈谷雨在厨房帮着大哥收拾厨房。沈立冬问:“杜一鸣怎么和俞佳一起了?”


沈谷雨瞟了大哥一眼,“你这消息够灵通的嘛。”


“我看他发了朋友圈。”


“哦,我早就把他删了。”


“人家俩人要结婚了。”


沈谷雨擦碗的手停住,“是嘛。结就结呗。”


“你呢?老大不小赶紧再找一个吧,别每次家宴都被爸妈唠叨。”


沈谷雨沉默,她不能和家里说张简的事情,从传统观念来看张简连杜一鸣一根毛都比不上。























酱香竹筒饭

家宴09

家宴09


简宁搬家前语重心长地和沈谷雨说,一个人的日子总是不好过的,尤其是上了点岁数。她希望沈谷雨向前看,追求新的幸福,杜一鸣是过去翻篇了。


恰巧某天在商场沈谷雨给母亲买冰箱看见了杜一鸣和俞佳手挽着手出现在家电市场。沈谷雨心里泛起一阵恶心,这才离婚多久这么快就在一起了。


“婊子配狗天长地久。”沈谷雨陪着简宁选婚纱的时候聊起了商场见闻,气得简宁破口大骂。“你看看你傻不傻?小三养在身边这么多年。这个俞佳也是的,人长的漂亮工作也好收入也高,咋就非得吃别人锅里的?落这么一名声图什么?”


沈谷雨沉默不语,她只当自己这么多年瞎了眼。



婚礼如期而至,沈谷雨因为离婚没...








家宴09


简宁搬家前语重心长地和沈谷雨说,一个人的日子总是不好过的,尤其是上了点岁数。她希望沈谷雨向前看,追求新的幸福,杜一鸣是过去翻篇了。


恰巧某天在商场沈谷雨给母亲买冰箱看见了杜一鸣和俞佳手挽着手出现在家电市场。沈谷雨心里泛起一阵恶心,这才离婚多久这么快就在一起了。


“婊子配狗天长地久。”沈谷雨陪着简宁选婚纱的时候聊起了商场见闻,气得简宁破口大骂。“你看看你傻不傻?小三养在身边这么多年。这个俞佳也是的,人长的漂亮工作也好收入也高,咋就非得吃别人锅里的?落这么一名声图什么?”


沈谷雨沉默不语,她只当自己这么多年瞎了眼。




婚礼如期而至,沈谷雨因为离婚没能成为伴娘,被安排在了同学桌,同桌的还有新郎的同学。大家看着彼此无交流都是各自玩手机。典礼结束和新郎新娘几句寒暄沈谷雨要赶着回公司开会,越是着急越是会出状况,在十字路口拐弯沈谷雨撞上了一辆直行的奥迪轿车。


“对不起对不起。”沈谷雨下车道歉,奥迪右车灯碎了。车主一脸不耐烦低头检查着,“大姐您那么着急干嘛?倒是看着点儿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太着急了。”


“就您着急,谈几个亿的大买卖?”男人掏出手机。


沈谷雨有点不爽,“这位先生您能好好说话吗?诶…”沈谷雨看着他有点儿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男人看着沈谷雨也愣住了,“你…你是简宁朋友吧,咱刚才婚礼见过。”


“对对对,咱在一个桌上吃的饭。你是周朗的同学。”


“是是是,我是他小学同学。”两个人握手,再看看现状都笑了。


男人一摆手,“大水冲龙王庙,这事儿算了吧。我看你也挺着急的,走吧走吧。”说完钻进车里。


“这不行。”沈谷雨拽住男人掏出手机,“咱们俩互相加个微信,你先去把车修了,维修费多少我给你报销。今天真的是不好意思,我确实着急回去开会不能在这儿等保险来。”


男人看着沈谷雨强硬的态度只好拿出手机加了微信,然后两个人各自开车走了。


沈谷雨坐在车里紧张的心情难以平复,还好今天遇到的是熟人,不然纠缠起来肯定耽误会议。




晚上九点一天的工作结束,沈谷雨的脑子从工作中解放出来想起了白天的事。


“你好,我是沈谷雨。车修了吗?多少钱?”


“哈哈,算了吧。问题不大,都是朋友。”


“那可不行,你这是无妄之灾。你要是不告诉我多少钱那我就估量着给你转账了。”


“别别别,不如你请我吃饭吧。朋友之间谈钱多俗气啊。”


沈谷雨想了想这该不会是要发生点什么吧,就像简宁说的自己也该向前看了。


“好,我请你吃饭,哪天?”


“不如就现在,吃夜宵。”























酱香竹筒饭

家宴08

家宴08


简宁回到家一直在跟男朋友打电话。简宁的男友是她的大学同学,毕业后简宁的男友考去了杭州的医院,艰难地异地恋维持了快十年难能可贵。


车子停在杜一鸣家楼下,“回家注意安全。”


俞佳笑着说:“如果担心我不如把我留下。”


杜一鸣无语,“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其实一直都是这样,只是以前在你面前我不能这样做。”俞佳看杜一鸣为难的神色摆摆手,“算了算了,我不逗你了。”


目送俞佳的车离开,杜一鸣心里忐忑,其实这么多年俞佳对他的爱慕他能感受到,只是她是沈谷雨最好的朋友不好说破,现在杜一鸣离婚了,俞佳更该肆无忌惮地展开攻势了。杜一鸣心里还是有沈谷雨的,人生路停...








家宴08


简宁回到家一直在跟男朋友打电话。简宁的男友是她的大学同学,毕业后简宁的男友考去了杭州的医院,艰难地异地恋维持了快十年难能可贵。


车子停在杜一鸣家楼下,“回家注意安全。”


俞佳笑着说:“如果担心我不如把我留下。”


杜一鸣无语,“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其实一直都是这样,只是以前在你面前我不能这样做。”俞佳看杜一鸣为难的神色摆摆手,“算了算了,我不逗你了。”


目送俞佳的车离开,杜一鸣心里忐忑,其实这么多年俞佳对他的爱慕他能感受到,只是她是沈谷雨最好的朋友不好说破,现在杜一鸣离婚了,俞佳更该肆无忌惮地展开攻势了。杜一鸣心里还是有沈谷雨的,人生路停滞在这里舍不得向前走可又回不到过去了,杜一鸣陷入了矛盾中无法自拔。


早上杜一鸣被门铃声惊醒,起来开门是俞佳,她拎着早饭过来。


“你…”


“我说了我有追求你的权利。所以从这顿早餐开始,吃完我送你去上班。”俞佳轻车熟路去厨房把买的粥和包子小菜从塑料袋里拿出来装盘。


“俞佳,我不想伤害你,你这样…很…很不好。”杜一鸣站在厨房门口皱着没有说。


“你是想说很贱吧。”俞佳抬起头看着杜一鸣,然后她笑了,“没关系,为了你我就算是被骂小三婊子都无所谓,因为你值得。”


“我心里没有你,我不爱你。你做这些没有意义。”杜一鸣忍不住说。


“你爱沈谷雨,可你们还是离婚了。不论什么原因都证明你们所谓的爱情不堪一击。”俞佳解开围裙,走到杜一鸣面前抓起杜一鸣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际,“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我也能够给你你想要的生活。”


“可你不是沈谷雨。”杜一鸣撤手。


俞佳笑着,“我知道,我也不想做沈谷雨,我是俞佳,而且我要成为你的俞佳。”


杜一鸣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拽着俞佳走到门口打开门,“请你离开。”杜一鸣一直以来都在隐忍,他和俞佳之间没有矛盾,他不希望因为这个和俞佳成为仇人,会这样难堪都是被逼的。


俞佳站在门口笑了,现在的杜一鸣真的不是她的对手,“杜一鸣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有今天吗?是你想要的太多了。你一边被沈谷雨工作中的魅力吸引,一边又委屈自己没有一个照顾家庭相夫教子的好妻子。如果有一天如你所愿沈谷雨放下工作回归家庭,给你生孩子,你一样不会满足的,因为那时候的沈谷雨不会再有现在的魅力。”


俞佳果然是最了解杜一鸣的人,被人揭落内心杜一鸣感到羞耻,他恼羞成怒看着俞佳,“你把我说的这么不堪那你爱我什么?”


“你有担当负责任,成熟稳重,是个好男人只是不适合沈谷雨。”


杜一鸣后槽牙紧紧咬合,“所以你需要我这样的男人给你安全感。”


俞佳点头。


杜一鸣一把把俞佳从门外拽了回来,关上门他把俞佳顶在门上强吻。




中午简宁给沈谷雨发了张照片她和长跑男友领证了。沈谷雨惊讶地合不拢嘴,赶紧一个电话打过去。


“亲爱的…”简宁幸福地拖着长音。


“我靠,快十年了你俩这马拉松终于跑到终点了!”


“老周调回来了,以后我们俩就在一起上班了。”


“天呐,这也太幸福了吧。”


简宁嘻嘻笑着。


电话挂断沈谷雨脸上挂着笑,担心里却有失落感,很快简宁就要搬走和新婚丈夫住在一起了。沈谷雨就要开始自己一个人的独居生活了,凄凉之感涌上心头。马上要过32岁生日了,沈谷雨猛然发现原来自己结束的不仅是一段七年的婚姻,更是初恋是自己目前为止仅有的一次爱情。

















觅曦tamia

我愿意陪着你

        走向回家的路

我愿意陪着你

        走向回家的路

酱香竹筒饭

家宴07

家宴07


周六因为赶项目沈谷雨中午就在公司里加班了。


晚上五点简宁打来电话,“老大你跑哪去了?我值班回来就没看见你。”


沈谷雨说:“我在公司加班,不是六点半开始嘛,一会儿我自己开车过去。”


“都说大夫是最辛苦的职业,看来不准确,广告才是最苦逼的。”


六点简宁先一步来到了饭店,能容纳二十人的大包间里已经坐满了人。正中间的位置是已白发苍苍的高老师,而老师身边围着的人仍是高中时代就喜欢和老师打交道拍马屁的那几位,坐在角落里玩手机的也是以前喜欢躲在角落里看小说的,这感觉一点也没变。



沈谷雨准备要走突然接到客户电话。


“诶刘老师您好。”


“啊,...








家宴07


周六因为赶项目沈谷雨中午就在公司里加班了。


晚上五点简宁打来电话,“老大你跑哪去了?我值班回来就没看见你。”


沈谷雨说:“我在公司加班,不是六点半开始嘛,一会儿我自己开车过去。”


“都说大夫是最辛苦的职业,看来不准确,广告才是最苦逼的。”


六点简宁先一步来到了饭店,能容纳二十人的大包间里已经坐满了人。正中间的位置是已白发苍苍的高老师,而老师身边围着的人仍是高中时代就喜欢和老师打交道拍马屁的那几位,坐在角落里玩手机的也是以前喜欢躲在角落里看小说的,这感觉一点也没变。




沈谷雨准备要走突然接到客户电话。


“诶刘老师您好。”


“啊,可以可以,设计师现在就在公司加班呢,要不我把设计师叫上咱们来个电话会议,就把上次没解决的问题一次解决了,不再拖了。”




杜一鸣走进包间。


“老杜!”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指着杜一鸣,“还是那么帅!怎么你自己啊,谷雨呢?”


简宁笑着走过来,“郭诚,消息闭塞了吧。人家杜一鸣现在是黄金单身汉啦。”


“呦,什么时候离的?”郭诚搂着杜一鸣小声八卦着。


杜一鸣尴尬一笑。


坐在窗边的俞佳看着,默默喝着果汁。




六点半人差不多到齐了,就差沈谷雨,简宁给沈谷雨打电话一直正在通话中。




“来来来,各位老同学,咱们举起手中的酒杯,非常感谢大家给面子…”班长站起来举起酒杯讲话。杜一鸣心不在焉。




七点半沈谷雨从公司出来,又遇上堵车将近九点才来到聚会酒店,人已经散的差不多了,简宁坐在空荡荡的大包间里微醺地看着匆匆而来的沈谷雨,“大姐你再晚点来饭店都要关门了。”


沈谷雨四周望了望叹了口气,这时杜一鸣从厕所出来抖着手上的水看见沈谷雨愣住了。


沈谷雨回头看了杜一鸣一眼摆了摆手算是打招呼,杜一鸣也点头以作回应。曾经的亲密爱人就这样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沈谷雨扶起简宁,“走吧咱们回家。”




沈谷雨走后杜一鸣也准备离开,在门口等车的时候一辆银色轿车停在面前,车窗摇下来是俞佳,“我送你回家。”


“不用,我叫了车。”


“上车吧,我有话想和你说。”


“太晚了,有什么话改天。”


“那我就去你家楼下等你。”


杜一鸣无奈上车了。


俞佳发动汽车行驶在路上。


“你想说什么。”


“今天才知道你离婚了。”


“和你没关系。”


“那就是因为孩子吧。”


“也不是。”


俞佳瞟了杜一鸣一眼,笑了,“孩子是导火索,真正的原因是沈谷雨不顾家,这是你们俩之间一直以来的问题。”


杜一鸣沉默,俞佳从高中时代就是沈谷雨最好的朋友,她见证了他和沈谷雨爱情的点点滴滴,是最了解两个人关系的人,甚至…比沈谷雨都了解杜一鸣。


“俞佳,我不值得你这样。”


“值不值我说了算,反正你现在自由了,我有追求你的权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