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刚铎

575浏览    24参与
Iluvatar
一小时速涂:众王之城——米那斯...

一小时速涂:众王之城——米那斯提力斯

一小时速涂:众王之城——米那斯提力斯

辫儿哥家的小丫头
第一次发画,不喜勿喷😉那个圣...

第一次发画,不喜勿喷😉
那个圣白树有点迷,是我中途画错了,就强行改成圣白树根下坐落的米那提力斯〔还是忽视掉的好〕,因本人从没学过素描一类,所以视觉,光影问题有错勿喷哦,谢谢!

第一次发画,不喜勿喷😉
那个圣白树有点迷,是我中途画错了,就强行改成圣白树根下坐落的米那提力斯〔还是忽视掉的好〕,因本人从没学过素描一类,所以视觉,光影问题有错勿喷哦,谢谢!

多尔安罗斯的兵仔

又一点自制表情包 献歌的那个下次做个二梅诺多兰缇版_(:з)∠)_

又一点自制表情包 献歌的那个下次做个二梅诺多兰缇版_(:з)∠)_

Ehtelë
银胎珐琅吊坠,全手工,每个细节...

银胎珐琅吊坠,全手工,每个细节都一刀一锯由我亲手完成和烧制。
“我在你们眼中看见我心中也感受到的恐惧,有一天人类将失去勇气,我们会众叛亲离、一败涂地,但不是今天!
有一天邪将胜正,人类的世界也会完全毁灭,但不是今天!
今天我们要誓死奋战,为了你们在世上所珍惜的一切,一定要奋战到底!我需要你们一起,西方人类!”

银胎珐琅吊坠,全手工,每个细节都一刀一锯由我亲手完成和烧制。
“我在你们眼中看见我心中也感受到的恐惧,有一天人类将失去勇气,我们会众叛亲离、一败涂地,但不是今天!
有一天邪将胜正,人类的世界也会完全毁灭,但不是今天!
今天我们要誓死奋战,为了你们在世上所珍惜的一切,一定要奋战到底!我需要你们一起,西方人类!”

幽林琴心
饰有八芒星的圆花窗,彩色玻璃...

饰有八芒星的圆花窗,彩色玻璃

第三纪元3019年

米纳斯提理斯博物馆

(误)


*暗戳戳把诺多三个家族搞在一起...他们的血脉终于又在一起了(养的也算)

饰有八芒星的圆花窗,彩色玻璃

第三纪元3019年

米纳斯提理斯博物馆

(误)


*暗戳戳把诺多三个家族搞在一起...他们的血脉终于又在一起了(养的也算)

幽林琴心
刚铎式鸥形图案通风窗,彩色玻璃...

刚铎式鸥形图案通风窗,彩色玻璃

第三纪元1640年

米纳斯提理斯博物馆

(误)


刚铎式鸥形图案通风窗,彩色玻璃

第三纪元1640年

米纳斯提理斯博物馆

(误)




从一千九百八十六个碎片中拾取一

Faramir中心扫文存档,或许主AF,别的也有

如题,推广冷cp人人有责……虽然也有别的吧大概(因为饿急了的情况下是什么都吃的)

1.
标题:Mamabear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643496
作者:yeaka
大菠萝没死的设定下,人皇和大菠萝抢小法的故事?大菠萝真的太护着弟弟了……

2.
标题:Swinderniana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98760
作者:yeaka
soulmark梗的AF,最后人皇一点一点消除小法的自卑和疑虑那里真的是kyaaaa!他真的是个好人!

(该推荐列表至少短期内会持续更新)
(我觉得可能并没有人会看,真的)

如题,推广冷cp人人有责……虽然也有别的吧大概(因为饿急了的情况下是什么都吃的)

1.
标题:Mamabear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643496
作者:yeaka
大菠萝没死的设定下,人皇和大菠萝抢小法的故事?大菠萝真的太护着弟弟了……

2.
标题:Swinderniana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98760
作者:yeaka
soulmark梗的AF,最后人皇一点一点消除小法的自卑和疑虑那里真的是kyaaaa!他真的是个好人!

(该推荐列表至少短期内会持续更新)
(我觉得可能并没有人会看,真的)

多尔安罗斯的兵仔
用各种工具完善后的天鹅骑士 然...

用各种工具完善后的天鹅骑士 然而笔痕还是比较重_(:з)∠)_

用各种工具完善后的天鹅骑士 然而笔痕还是比较重_(:з)∠)_

马大宝

Paperblanks外加刚铎大门书挡,心情好到飞起来[嘿哈][嘿哈][嘿哈]

Paperblanks外加刚铎大门书挡,心情好到飞起来[嘿哈][嘿哈][嘿哈]

甘愿爬墙的阿丁姐姐

沧海相知(威莱瑟亲情向)

沧海相知 Season2 Episode35
当晚,阿拉贡他们收到了甘道夫的传信。那只带着信的小鹰差点啄破了他们房间的窗户,幸好莱戈拉斯及时发现了它,把可怜的玻璃窗从它的喙下解救了出来。

阿拉贡取下信息展开一看,说:“甘道夫让我们去刚铎见摄政王埃克西里昂二世。这里还有一封他的引荐信。”

“洛汗的战争已经告一段落了。登兰德人已经退回了自己的领地,并且已经签下停战协议。我们留在这也没事做。不如就去刚铎看看?”莱戈拉斯觉得甘道夫的建议不错。

“刚铎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吗?”威尔问。甘道夫让他们来洛汗,他们就碰上了洛汗和登兰德的战争。那么他假设甘道夫让他们去刚铎,也是出于类似的理由?

“我不清楚。那...

沧海相知 Season2 Episode35
当晚,阿拉贡他们收到了甘道夫的传信。那只带着信的小鹰差点啄破了他们房间的窗户,幸好莱戈拉斯及时发现了它,把可怜的玻璃窗从它的喙下解救了出来。

阿拉贡取下信息展开一看,说:“甘道夫让我们去刚铎见摄政王埃克西里昂二世。这里还有一封他的引荐信。”

“洛汗的战争已经告一段落了。登兰德人已经退回了自己的领地,并且已经签下停战协议。我们留在这也没事做。不如就去刚铎看看?”莱戈拉斯觉得甘道夫的建议不错。

“刚铎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吗?”威尔问。甘道夫让他们来洛汗,他们就碰上了洛汗和登兰德的战争。那么他假设甘道夫让他们去刚铎,也是出于类似的理由?

“我不清楚。那么就这么决定了?去刚铎?”阿拉贡问道。

“去吧。明天向塞哲尔辞行。反正我们就应该是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往哪跑。”莱戈拉斯笑道。

塞哲尔只意思意思地挽留了一下,就大方地帮他们打点了一下行李,送他们离开了。年轻人总是要去闯荡世界的,他这边反正只剩下些战后和国内事务,没必要拘着这三个惊才绝艳的战士。

洛汗离刚铎不远。一路驾马南行,不久之后,他们就进入了刚铎的地界。

刚铎在第二纪元3320年,努曼诺尔帝国灭亡之后,由伊兰迪尔的两个儿子埃西铎和安那瑞安共同建立。第三纪元2002年,最后一任刚铎国王尔诺在追击安格玛巫王时进入米纳斯魔窟,而后失去了踪迹。从此,刚铎宰相代为摄政,到现在已近千年。

他们直奔米那斯提力斯,求见现任刚铎的摄政王埃克西里昂二世。埃克西里昂二世对他们的到来表示了极大的欢迎。

埃克西里昂一直关注着前两天那场洛汗和登兰德人之间的战役。那两方经常打打闹闹,本来已经吸引不了埃克西里昂的兴趣了。但是根据他的探子送回来的消息,这次战争中冒出来了几个极其优秀的年轻人。

莱戈拉斯是幽暗密林的精灵王子,威尔也是从幽暗密林出来的,这两位他没有办法拉拢。但是那个被称作“索隆吉尔”的年轻人不一样。他是个人类,据说是从北方来的游侠。若是能将如此能人收入自己麾下,刚铎军队的作战能力一定能更上一个台阶。

早早地了解过阿拉贡几人的埃克西里昂二世没有在他们面前表现出自己曾经派人调查过他们的事实,在看了甘道夫的引荐信之后,按照礼制摆了一桌洗尘宴。

这只是一个小型宴会,参加的除了阿拉贡三人和埃克西里昂二世外,还有他的儿子迪耐瑟和几名刚铎现在的主要将领。

埃克西里昂向众人介绍了刚到的三位。刚铎的将领们对他们大感兴趣。听阿拉贡等人讲述他们在北方游历时的经历,几位将领的眼睛越来越亮。

他们刚刚收到传召时还不明白为什么摄政王要让他们来参加几个名不见经传的陌生人的接风宴,这时听说了这些事迹,又看到埃克西里昂偷偷地朝他们打眼色,顿时明白了埃克西里昂的目的。

即使是武将,作为国家高层的他们也很会揣摩摄政王的用意。显然,摄政王想要拉拢这几个年轻人。他们不约而同地把重点放在了阿拉贡身上。毕竟莱戈拉斯精灵的身份以及威尔那和莱戈拉斯一模一样的样貌,很清楚地说明了这两位在拉拢范围之外。

将领们爽朗大气的性格很快就赢得了阿拉贡等人的好感。对他们来说,跟这些军队里出来的将领相处,比绞尽脑汁跟政客周旋要轻松多了。

埃克西里昂很清楚地推测出了阿拉贡、莱戈拉斯和威尔的喜好,特意只叫了几位将领来参加这场接风宴。

迪耐瑟挂着得体的微笑,时不时地加入对话之中。他虽然从来没出过刚铎,也没有参加过什么战争,但是作为下任摄政王,他的知识和对时局消息的掌握还是很丰富的。

愉快的宴会之后,埃克西里昂二世让人帮阿拉贡几位安排好了房间,便礼貌地让他们去休息了。

阿拉贡、莱戈拉斯和威尔聚在阿拉贡的房间里讨论刚才那场小型宴会上众人的表现。

“刚才那场饭真是吃得我快消化不良了。一边是埃克西里昂热切的视线,一边是笑得阴阳怪气的迪耐瑟。”莱戈拉斯抱怨道。

“别逗了,莱戈拉斯,你哪里会消化不良啊。不过确实有点奇怪。埃克西里昂作为刚铎的摄政王,对我们几个的态度不应该是这样才对。”威尔皱眉道。

阿拉贡说:“我们身上肯定有什么是埃克西里昂想要的。不过我暂时想不出是什么。对了,莱戈拉斯,你刚才说迪耐瑟怎么了?”

“你们都没发现吗?他虽然一直笑得挺开心的,但是目光有点阴沉。特别是看着你的时候,阿拉贡,好像还带着点……嫉妒?。”莱戈拉斯继续说,“他掩饰得很好。我只是觉得他周身的气场有点违和,因此特意偷偷观察了一下。绝对不会错的。”

既然莱戈拉斯这样说,阿拉贡和威尔自然是相信他的。那么,迪耐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态度?跟埃克西里昂的态度有关吗?

“嫉妒?我有什么值得他嫉妒的?他可是刚铎摄政王的儿子。”阿拉贡很疑惑。

“哈,你还是刚铎皇室的后裔呢。”威尔笑道。

“别打岔,威尔,小心隔墙有耳。再说,他们又不知道我的这个身份。”阿拉贡说。

威尔摊了摊双手,又猜测道:“在宴会上,我们一直在聊在北边游历时的事。那些将领对我们在那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能力好像很满意。会不会这就是埃克西里昂态度奇怪的原因?他想拉拢我们?”

“这样说还挺有道理的。之前在洛汗和登兰德的战争中,阿拉贡甚至还因为他的表现而得到了一个独属于他的称呼。埃克西里昂很可能听说了这些事情。而迪耐瑟,是因为自己的父亲这般欣赏一个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大的年轻人而感到不甘?”莱戈拉斯分析道。

阿拉贡顿时感到有点头疼。尽管很感激,但是他们几个都不可能接受埃克西里昂抛出的橄榄枝。在解决了甘道夫要他们过来帮忙的、不管是什么的事情之后,他们还是尽快离开刚铎吧。

第二天一早,一匹快马奔进了白城的城门。收到斥候的报告,埃克西里昂立刻召开了会议,并且邀请了阿拉贡、莱戈拉斯和威尔来旁听。

边疆的守军在南边的波罗斯河上发现了昂巴海盗行动的踪迹。他们正在紧锣密鼓地集合四散在河海的战船和海盗,似乎将要有什么大行动。

几乎不用验证,刚铎的领导层们就能确定他们的行动是针对刚铎的。话虽如此说,埃克西里昂二世还是派了人继续深入地打探消息。

第三纪元十五世纪的皇室内斗中,失败方最终撤退到昂巴,加入了海盗,并且骚扰了刚铎许多年。这些海盗与哈尔德林人组成了联盟。第三纪元2951年,索伦再次出现,之后昂巴宣誓效忠索伦。

看来索伦最近越加蠢蠢欲动了。刚刚在洛汗的计划失败,他又开始鼓动昂巴海盗来进犯刚铎。阿拉贡、莱戈拉斯跟威尔互相对视一眼,都觉得昂巴的异动跟索伦有关。

埃克西里昂二世按照前人的经验,熟练地安排好了边城的防御事项。其间,他派人去艾辛格给白袍巫师萨鲁曼送了一封信,希望能得到他的指点。

在他提到萨鲁曼的时候,阿拉贡作势想要开口。莱戈拉斯拉了一下他的衣角打断他的动作,朝他微微摇了摇头。埃克西里昂二世注意到了他们的小动作,但是没有立即提出来,只面色如常地继续跟将领们讨论。

会议结束之后,埃克西里昂二世留下了阿拉贡三人。

“刚才我提到白袍巫师的时候,阿拉贡你好像想说什么?”他也不兜圈子,直言问道。

阿拉贡说:“我们前一阵子参加了洛汗的战争。在最初收到登兰德人入侵的情报的时候,塞哲尔陛下就曾经给萨鲁曼传了一封信,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但是这封信就此石沉大海,萨鲁曼一点回信都没有。这绝对不正常。萨鲁曼作为刚铎和洛汗的盟友,在收到求助的时候,就算不打算亲自出手,也绝不应该毫无反应。”

“所以,你的意思是……?”埃克西里昂二世皱起眉头。他原本不知道这件事。萨鲁曼为什么会无视洛汗的求助?

“我不想妄自猜测萨鲁曼举动背后的原因,不过也许我们应该对他多一点提防。”阿拉贡直言不讳。

埃克西里昂二世低头沉思。两百多年前,在洛汗和刚铎为了艾辛格的领土统治权互相争执时,萨鲁曼出现。两国将艾辛格的统治权和欧散克塔的钥匙交给他,认为自己找到了强有力的盟友。这两百多年间,萨鲁曼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次萨鲁曼的无动于衷?

莱戈拉斯说:“白袍巫师在普通民众心目中的地位很高,关于他的这些异常不能泄露出去。怀疑一旦扩大,若是造成民心浮动,后果不堪设想。”

“的确。阿拉贡,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们先看看萨鲁曼这次会不会回应我的求助。若是他仍旧毫无音信,我会注意提防他的。”埃克西里昂二世说道。

“你们在对抗昂巴海盗的方法上有什么想法吗?”埃克西里昂又问。

威尔开口道:“索伦在洛汗那边刚刚大败了一场,派出去的一支半兽人军队被我们全歼。所以这次很可能是他转移了目标,想先打击刚铎了。”

“刚铎一直坚守在黑门外。若是索伦能够想办法削弱刚铎的实力,对他之后占领中土的计划是很有利的。”阿拉贡说。

“这背后还有索伦的影子?那么会有半兽人去援助昂巴海盗吗?”埃克西里昂二世坐直了身体,神情变得很是严肃。

“不,不太可能。”莱戈拉斯否定道,“半兽人不习惯在船上作战,海盗们不会找他们帮忙的。”

==========TBC==========

Estel
——亲爱的艾达瑞安,生日快乐!...

——亲爱的艾达瑞安,生日快乐!

——爸爸为你准备了一个最大最大的蛋糕。

——如果你点燃最高的那支白蜡烛,你能看到火焰在山巅燃起,一团接着一团。

——等你长大了以后,这座美丽的城邦,纯白坚硬的城墙,都将是你的。你能代我守护好她吗,我勇敢的艾达瑞安?

(真的没有人觉得白城像个奶油蛋糕吗?爱到深处自然黑)


——为什么爸爸说好的蛋糕又没有了?

——来自正在换牙的啃不动城砖的艾达瑞安


——亲爱的艾达瑞安,生日快乐!

——爸爸为你准备了一个最大最大的蛋糕。

——如果你点燃最高的那支白蜡烛,你能看到火焰在山巅燃起,一团接着一团。

——等你长大了以后,这座美丽的城邦,纯白坚硬的城墙,都将是你的。你能代我守护好她吗,我勇敢的艾达瑞安?

(真的没有人觉得白城像个奶油蛋糕吗?爱到深处自然黑)

 

——为什么爸爸说好的蛋糕又没有了?

——来自正在换牙的啃不动城砖的艾达瑞安

 

多尔安罗斯的兵仔
吃我多尔安罗斯的安利!其实多尔...

吃我多尔安罗斯的安利!
其实多尔安罗斯亲王也不错啊 先祖是人类与精灵混血 天鹅骑士铁衣重甲也是帅裂苍穹的说
王者归来里多尔安罗斯的增援部队最多  白城最后两百骑兵冲锋天鹅骑士带头在前 而且一次救法拉墨一次救洛汗骑兵  印拉希尔亲王在洛汗人打算火葬王女时及时发现她还活着 人皇归来后又是刚铎大议会议员和人皇顾问

吃我多尔安罗斯的安利!
其实多尔安罗斯亲王也不错啊 先祖是人类与精灵混血 天鹅骑士铁衣重甲也是帅裂苍穹的说
王者归来里多尔安罗斯的增援部队最多  白城最后两百骑兵冲锋天鹅骑士带头在前 而且一次救法拉墨一次救洛汗骑兵  印拉希尔亲王在洛汗人打算火葬王女时及时发现她还活着 人皇归来后又是刚铎大议会议员和人皇顾问

多尔安罗斯的兵仔
突然找到张几年前做的乐高天鹅骑...

突然找到张几年前做的乐高天鹅骑士_(:з)∠)_

突然找到张几年前做的乐高天鹅骑士_(:з)∠)_


多尔安罗斯的兵仔

倾听吧,登丹子嗣们

倾听大海之声吧,圣白树的子民。爱洛斯的舰队曾向西而行,这是遥远的过往;伊兰迪尔的船只曾向东而去,那亦是遥远的过往。 我们自大海而来,登丹人的血脉流淌着对大海的向往,那海浪轻拍船只的悦耳声依旧萦绕在耳旁,那海风卷起的白色水花依旧浮现在眼前,无论你是在安都因河畔的刚铎还是在雾山附近的亚尔诺,无论你是在青翠遮盖的南方还是白雪覆盖的北方,我的朋友,我的登丹人同胞,你或在惊雷中坚守,你或在飘雪中行进,但你依旧是伟大的努曼诺尔子嗣,这一点无法改变。努曼诺尔在黑暗中沉没,我们无法挽回这个悲伤的事实,但我们能带着她,葬身大海的努曼诺尔母亲的希望,好好活在这世上,将伊甸血脉送还中土,将努曼诺尔血脉流传中土,带着...

倾听大海之声吧,圣白树的子民。爱洛斯的舰队曾向西而行,这是遥远的过往;伊兰迪尔的船只曾向东而去,那亦是遥远的过往。 我们自大海而来,登丹人的血脉流淌着对大海的向往,那海浪轻拍船只的悦耳声依旧萦绕在耳旁,那海风卷起的白色水花依旧浮现在眼前,无论你是在安都因河畔的刚铎还是在雾山附近的亚尔诺,无论你是在青翠遮盖的南方还是白雪覆盖的北方,我的朋友,我的登丹人同胞,你或在惊雷中坚守,你或在飘雪中行进,但你依旧是伟大的努曼诺尔子嗣,这一点无法改变。努曼诺尔在黑暗中沉没,我们无法挽回这个悲伤的事实,但我们能带着她,葬身大海的努曼诺尔母亲的希望,好好活在这世上,将伊甸血脉送还中土,将努曼诺尔血脉流传中土,带着她的忏悔,我们抗击这黑暗,带着她的遗憾,我们追寻着光明。白树扎根中土于黑暗之时,赐予世间万丈光明;白树烧毁在黑暗之火中,心中圣树却永不枯萎!当阴影倒下,光芒回归,也是我们该回到大海的时候了,我们将告别世界时,大海会呼唤我们。历史成为传说,传说成为神话,虽然努曼诺尔早已沉没,但我们的灵魂回到大海,一直陪着长眠海底的努曼诺尔母亲,直至末日终战。

不良风

【魔戒同人】魔窟之伤(1)[Boromir中心]

完蛋,脑洞已开,憋着难受,顾不上了。什么鄙视啊天雷啊OOC啊去它的吧,爽了再说><

 本文OOC,波洛米尔没有魔窟之伤!
本文OOC,波洛米尔没有魔窟之伤!
本文OOC,波洛米尔没有魔窟之伤!

 重说三。好了,作者已经坏掉……

 

    3018年6月20
    奥斯吉力亚斯

 

    奥斯吉力亚斯西岸,半兽人和刚铎的士兵已经持续战斗了一夜又一个白昼。桥梁上,堡垒中,以及桥下的河岸,已经堆积了数不清的尸体,人类的和...

完蛋,脑洞已开,憋着难受,顾不上了。什么鄙视啊天雷啊OOC啊去它的吧,爽了再说><

 本文OOC,波洛米尔没有魔窟之伤!
本文OOC,波洛米尔没有魔窟之伤!
本文OOC,波洛米尔没有魔窟之伤!

 重说三。好了,作者已经坏掉……

 

    3018年6月20
    奥斯吉力亚斯

 

    奥斯吉力亚斯西岸,半兽人和刚铎的士兵已经持续战斗了一夜又一个白昼。桥梁上,堡垒中,以及桥下的河岸,已经堆积了数不清的尸体,人类的和半兽人的混在一处,鲜血染红了安都因河的流水。

    波洛米尔和法拉米尔并肩站在桥头,一个又一个地砍倒攻上来的半兽人。士兵损失惨重,但敌方的人数也并不太多了。

    然而……

    桥上那个黑色的骑士依旧在鬼魅般地左冲右突。他骑黑马,披一袭黑袍,兜帽戴得几乎遮住脸。然而与他正面相接的士兵的剑纷纷碎裂,溃不成军。从未有过的恐惧弥漫在战场上。而黑骑士身边的半兽人则狂怒如野兽,连最勇敢的战士都感到脊背生寒。

 

    波洛米尔看了眼桥上。

    “不能再等了。”他对法拉米尔说,“你守住这里。”他随手捡起一把身边尸体上的剑,跨上战马,径直向黑骑士冲去。

    黑骑士发出可怖的啸声,转过身面对波洛米尔。但波洛米尔看不见他的脸,黑色兜帽之下也是全然的黑色。他咬咬牙,一剑砍去,黑骑士举剑格挡,波洛米尔的剑如之前刚铎士兵的一样裂成碎片。但与此同时,他迅速地拔出了自己的另一把剑,瞬间刺中了对方的黑袍之下。

    黑马人立而起,黑袍武士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尖啸。波洛米尔的剑碎裂崩散开来,战马也连连后退,险些跪倒。

    但黑骑士调转马头逃回了东方。眼前的桥梁像是不堪重负一样,突然塌陷,残留的半兽人与石块瓦砾一起葬身在安度因河的怒吼之中。废墟腾起的烟尘遮蔽了视线,过了好一会儿,才渐渐落定。

 

    法拉米尔从后面赶上来。他满脸灰尘,浑身血迹,看起来疲惫不堪,而波洛米尔的样子更甚于他。

    “你刺伤了他吗?”法拉米尔问。

    “不……”波洛米尔摇摇头,脸上充满了困惑。“那一剑感觉刺中的是虚空。那不是人类,法拉米尔。”他转过头看着法拉米尔,“我们无法杀死他。”

    “你受伤了?”法拉米尔的目光移动到波洛米尔的右肩上。

    波洛米尔朝肩头瞥了一眼。“是我自己的剑,刚才碎掉的时候没全避开,不是什么大事。”

 

    太阳已经西沉,残阳如血,低垂在奥斯吉力亚斯背后。

 

 

    3018年6月23
    多尔安罗斯

 

    贝尔法拉斯海湾之畔,夜幕已沉。黑暗魔君的爪牙一向惧怕大海,因此多尔安罗斯是个远离战火的安静城市。

    领主印拉希尔结束了一天的公务,正准备就寝,侍卫忽来报,米那斯提力斯统帅波洛米尔求见。

    “一共多少人?”他问。

    “只有他一个。”

    领主略微吃惊。波洛米尔是他妹妹芬朵拉斯的长子,也是他的外甥。但多尔安罗斯与米那斯提力斯相距甚远,他见到这位外甥的机会并不算多。摄政王长子身为刚铎统帅,勇猛的名声全国皆知,也深受他父亲的宠爱。如今东边的防线吃紧,他却突然单人独骑来访,这实在有点令人摸不透。

 

    印拉希尔怀着疑虑迎出门外,看到波洛米尔骑在一匹马上,裹着一袭灰斗篷,风尘仆仆,兜帽也没有拉下来。

    他越发吃惊。多尔安罗斯虽不是都城,客人来访却直接将马骑到领主大殿之前,却也是相当没有教养的举动。

 

    “请恕我失礼,大人。”波洛米尔开口说道,声音低沉,有些虚弱。他弯腰曲背,困难地下了马,却双腿发软,险些站立不稳。印拉希尔大吃一惊,急忙上前扶住他。

    “你受伤了?”

    借着殿内的灯光,他看到波洛米尔的脸色苍白不堪,双眉紧锁,似乎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快,快先进来。”他说。

 

    刚铎统帅波洛米尔现在半躺在印拉希尔领主的病榻上。一旁年长的领主凝视着他右肩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也妥帖地缠上绷带,但领主依然满脸忧虑。

    波洛米尔刚刚将这伤的由来原原本本地告诉他。

    “是我自己剑的碎片所致,伤口不深,我以为没什么严重的。可是伤口越来越疼,而且寒气侵骨,很快整条手臂就都不能动了。”

    “如果你口中的黑骑士真的现身了,我恐怕……”领主沉吟着,像是在努力斟酌词句。

    “是魔窟之伤吧。”波洛米尔说。

    听到这个词,印拉希尔不禁浑身颤抖了一下。

 

    多尔安罗斯家族是与西方努曼诺尔人亲缘极近的一支后裔,相传他们的祖先加拉多的母亲是一位西尔凡精灵,因此这一支人类的血统中流着精灵之血。他的后人们不仅英勇善战,而且擅长医术,印拉希尔亦是这一族系中著名的医者。

    但是这位医者现在却愁容满面。

 

    “我的亲族历史中曾经记载过这种伤,500多年前那位收复伊西立安的伟大的统帅波洛米尔……”

    “我知道。”波洛米尔说,“父亲给我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我能像这位前代波洛米尔一样,战功卓著。他希望我也能收复伊西立安,可是……”他皱了皱眉,不知是痛在肩上,还是心里。

    “但波洛米尔在收复伊西立安的时候受了魔窟之伤。如果记载可靠,就是和你的形容完全一样的无面黑衣骑士。他的伤是由我家族的第十任领主亲手医治的,但是我们只能医治伤口,至今对它的魔力都束手无策。”

    “我知道。”波洛米尔静静地说。

    停了一会儿,他又说:“十二年。”

    那位伟大的统帅波洛米尔,在身负魔窟之伤后只活了十二年,就在饱受疼痛之苦中去世了。

    “波洛米尔……”印拉希尔有些激动。眼前这位年轻人,他妹妹的骨血,自己的亲外甥,今年只有四十岁。以努曼诺尔人的普遍寿命来看,实在还太年轻。

    “别这么说。也许你的运气会好些。”

    “也许更差。”波洛米尔笑笑,“不过也够用了。”

    “够用,什么?”

    “让法拉米尔代替我的位置,时间足够了。”

    波洛米尔坐起来,轻轻活动了一下右手,开始穿衣服。

    “谢谢您,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但是我得立刻回去,米那斯提力斯还在警戒中。”他抬起头来,笔直地凝视着自己的舅舅。“希望您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