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初夏

134.3万浏览    4371参与
近卫零

开始与独立(2)

偶像团体培养计划,是高博针对托利亚事务所向来只培养个体而提出的计划,由甄选会选出五人以上十五人以下分为两到三组并分配经纪人,给他们一年左右的时间提高知名度最终在事务所举办的比赛中竞争出道资格。


“大家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罗琳眯起了眼睛,双手交叠撑住下巴。


“我先来!”艾莉几乎是跳了出去,朝所有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我叫艾莉,今年刚好十二岁,最喜欢的是芋头~今后请多多指教!”然后朝罗琳三人鞠躬,后退一步算是结束了。


“没必要说自己喜欢什么吧?”初夏无奈的笑了,但是其余人都感觉到她放松了不少,又见她向前一步,“我叫初夏,今年是十四岁,最喜欢的是高大帅气威风凛凛的帅哥~请多指...

偶像团体培养计划,是高博针对托利亚事务所向来只培养个体而提出的计划,由甄选会选出五人以上十五人以下分为两到三组并分配经纪人,给他们一年左右的时间提高知名度最终在事务所举办的比赛中竞争出道资格。


“大家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罗琳眯起了眼睛,双手交叠撑住下巴。


“我先来!”艾莉几乎是跳了出去,朝所有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我叫艾莉,今年刚好十二岁,最喜欢的是芋头~今后请多多指教!”然后朝罗琳三人鞠躬,后退一步算是结束了。


“没必要说自己喜欢什么吧?”初夏无奈的笑了,但是其余人都感觉到她放松了不少,又见她向前一步,“我叫初夏,今年是十四岁,最喜欢的是高大帅气威风凛凛的帅哥~请多指教!”


三名男生左右看看,尴尬的笑了笑,最近的小孩子还真是来不起啊……


“我是左木,今年十七岁,还请多多指教。”左木做自我介绍的时候仍带着游刃有余的笑容,显得沉稳许多,就连高博也微微点了点头。


“我、我是乌鲁鲁,马上就要十八岁了!请多指教……”紧接着的是一开始就不小心咬到舌头的乌鲁鲁,而罗琳始终都保持着温柔的微笑看着他,让他放松了不少,不过高博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我叫张零,今年17岁,请多指教!”张零在说话的时候习惯性地把手放到身前,说完后眯起眼睛一笑,完全挑不出什么毛病。


“张玥染,17岁,以后作为两组的经纪人还请多指教。”张玥染也是游刃有余的样子,让所有人都对她多了一份信任。


“张零、左木、乌鲁鲁。”“是!”


三人上前,罗琳将资料转向他们,“你们三人为一组,以UnitO,Unit和O的组合。”


“UnitO……吗?”张零看着资料上三人照片下的那行字母呢喃着,似乎是在品味这五个字母,身边两人也是如此。


“左木和乌鲁鲁的名字拼音都有u,又是组合,很容易想到unit吧?再加上零就是UnitO——最后也考虑到全英文比较方便就是了。”雷傲如是解释到。


“明白!”


“初夏,艾莉。”“是!”


罗琳点下鼠标后页面切换到有着两人照片的页面,“你们的组合名为UI。”


初夏的神情变得无比严肃。


“我的U和艾莉的I吗……知道了!”


身边的艾莉看了看初夏又看了看其他人,而后下了极大的决心般用力点头,“艾莉会努力的!”


“我最后声明,在春天之前的时间属于练习阶段,生活费一半由事务所承担,而舞蹈和声乐也按照合同免费,会有指导老师给你们培训的。”罗琳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了,如果没有其他问题大家就快去宿舍吧,具体事项还麻烦玥染了。”


“是!”……


“那么,欢迎两位来到宿舍。括弧笑。”


张钥染站在公寓的玄关向里伸出一只手。


“哇!”初夏和艾莉眼前一亮,一前一后跑了进去。


“打扰了……”后面的三位男生则极其小声的打了招呼后把两人的行李箱拖了进去。


“辛苦啦~”初夏朝他们一笑,原本她们是想自己拿的,不过张玥染只是看了行李一眼张零就立马凑上来接过他们的行李了。


“我的行李已经在打扫的时候放到我们宿舍里了,空着手让女孩子拿行李怪不好意思的!”他是这么说的。左木和乌鲁鲁在两人同意后也极其自然接过了一些行李。


艾莉站在客厅的桌子左右前看了看,左边是有些透明的推拉门,明显是厨房,而连着厨房的应该是训练室;右边则是两间卧室。


“因为只有两个人所以没有争取到太大的宿舍,楼上还有其他事务所的人,包括我。”张玥染有些遗憾的皱起眉头。


“没事!已经比想象中的好多了!”初夏和艾莉同时摇头到。


“卫生的话已经搞定了,待会稍微收拾一下就可以休息。”张玥染又想起了什么,转头把要将她们的行李放到房间里去的张零拉住,“那么,明天还要早起就不打扰了。”说完,示意两名男生离开并拖走张零。


“辛、辛苦了!”


总感觉,经纪人是比较强势的人呢……UI的两人如是想到。


两个组合的公寓离得不是很远,所以UnitO的三位也很快的抵达了公寓,左木轻声感叹一句后带头走进了玄关。


进去之后最先看到的是连着的三个房间,左手边则是和女生那边一样的厨房,不过连着的不是训练室而是浴室。


“楼上也是有事务所其他人的,地下室就是训练室,不过考虑到人数所以可用空间比较小。”张玥染指了指右手边的楼梯。


“诶?感觉还是挺大的嘛!”乌鲁鲁一边搬着行李一边四下张望。


“嗯,的确不错了~”左木也笑了笑,“打扫起来很麻烦吧?辛苦你们了!”


“我们是一早就开始弄的,在中午前就搞定了哦,原本就挺干净所以还是比较轻松的!”张零回以微笑。


而张玥染又指了指离厨房最近的那间,“然后就擅自选了房间……”


“对不起!”“没关系的啦!”


“那么我再确认一遍行程——明天早上八点钟到事务所的训练室和老师会面开始训练,包括舞蹈和声乐基础的检测,为了防止意外下午三点前的时间还请尽量空出来。”


“我已经开始紧张了呢……”乌鲁鲁听完之后笑得有些勉强。


“一起加油吧!”左木拍了拍他的肩。


“哦!”张零也十分捧场的应声。


张玥染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朝他们鞠躬,“那么,今后还请多多关照。”


“我们才是!请多指教!”


近卫零

大雪与会面(1)

写在前面:LOFTER发布的为修改版,合集为全名,封面是以前的黑历史(?

是达艺团系列的前传w讲述的是五年前的UnitO和UI的故事,偏UnitO/张零中心,按照剧里时间更新(如果记得(你

Ready?

Go↓


今年的雪似乎有点大。


应该会很冷吧?


这么想着,左木缩了缩脖子,伸出手呼出一口热气,风衣口袋传来微微的震动。


“那个……”还没来得及把手机拿出来,对面就传来了声音,“你就是……左木?”


来者偏着头,左木不自觉的先将他打量一番,也不知是他的身材原本就微胖还是衣服太多,套在红色羽绒服里显得臃肿,虽然左木不愿意注意但还是能看出裤鞋也不是什么高档品,不过五官算标志,从背...

写在前面:LOFTER发布的为修改版,合集为全名,封面是以前的黑历史(?

是达艺团系列的前传w讲述的是五年前的UnitO和UI的故事,偏UnitO/张零中心,按照剧里时间更新(如果记得(你

Ready?

Go↓



今年的雪似乎有点大。


应该会很冷吧?


这么想着,左木缩了缩脖子,伸出手呼出一口热气,风衣口袋传来微微的震动。


“那个……”还没来得及把手机拿出来,对面就传来了声音,“你就是……左木?”


来者偏着头,左木不自觉的先将他打量一番,也不知是他的身材原本就微胖还是衣服太多,套在红色羽绒服里显得臃肿,虽然左木不愿意注意但还是能看出裤鞋也不是什么高档品,不过五官算标志,从背上、手里的大包小包来看力气也很大的样子。


大概是察觉到左木眼中的疑惑,对面的人立马解释,引出一片热气,笑容在昏暗的灯光下有些模糊,“我是乌鲁鲁!”


左木这时才想起以前发来的电子信息档案里有这个栗发的少年。


“啊,初次见面,有些失礼了!我叫左木。”反应过来后他立马伸出手示好,对面也笑了笑接过手没有在意的样子,手里的袋子因为他的动作发出稀疏的声音。


“那我们现在就去事务所吧!”


在公园会面是两人商讨的结果,乌鲁鲁离得远得乘火车来,而左木则是在哪都行,两人便选在了火车站到事务所必经的公园会面。


“要我帮忙吗?”乌鲁鲁看向身边这位瘦弱的少年,明明已经入冬却还是白衬衫加外套,十六七岁的身体正要长开,一开始远远看过去还以为是准备和男友约会的爱美少女。


“不用了,我的行李比较轻!”左木笑着拎起行李箱,乌鲁鲁看了看自己的大包小包有些不好意思,又听到左木温和的声音,“不过我没准备什么特产呢……”


“哈哈,没关系的吧,毕竟只有我一个是外地人的样子?”乌鲁鲁原本想挠头,却被手里的东西阻止了。


“辛苦了~”左木的笑里带上一丝歉意,也没有刚见面那会那么拘谨了。


“应该的应该的……对了我们还有三个伙伴呢。”怕两人再恭维下去没完没了的乌鲁鲁先移开了话题,对面红绿灯刚刚跳转,两人只好先停下。


“艾莉和初夏啊……都是很可爱的女孩子呢!”“对啊。”


“滴滴——”汽车的鸣笛声由远及近。


“说起来还有一个不知道叫什么呢……”乌鲁鲁的脸上映出黄色的灯光,一盏接一盏,也让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


“呵呵~虽说保密但是也太密了吧。”左木笑了笑,“不过实力应该值得期待呢!”


“啊,也不是实力的问题……”面前的栅栏完全打开后两人才迈开步子。


“是担心人不好相处吗?”“噔!”轮子撞到减速带发出的声音在现在听来有些吓人。


“嗯……我属于比较笨的类型,所以……有些担心。”乌鲁鲁看了看身边的左木,还是说出来了,闭上嘴那瞬间又觉得和自己想表达的不太一样。


“是吗?乌鲁鲁应该是比较好相处的人,应该没人会跟你过不去吧?”左木没有看向他,却感受到了微妙的停顿和他的视线。


“是吗?”乌鲁鲁笑了笑,感觉到气氛不对的左木也知道不该再继续这个话题,点点头笑而不语。


又过了好一阵子,两人终于到了托利亚事务所,还是和甄选会那时一样,普通的两层楼房,看上去像是什么不知名的报社。


左木倒是挺喜欢这种干净的感觉,不过要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可能不会像当初那样干脆利落的答应。


两人一眼就看到了雪地中的金黄和桃红,刚想打招呼她们已经跑了过来。


“你们就是左木和乌鲁鲁吧?初次见面,我是初夏!”“我是艾莉哟~”


名为初夏的女孩有着桃红色的短发和碧蓝的眼睛,穿着红色夹袄和红色连衣裙活力十足的样子,朝他们挥手叫着,在一片雪白中十分显眼。艾莉长长的金色头发随着跑过来的动作在身后飞着,额头上有着红色的心形胎记,却不突兀,一双大眼睛和还没到左木一半的身高显得她更加可爱。


“你们好!我是乌鲁鲁!”“初次见面,我叫左木。”


两人十分热情,还伸手接过了乌鲁鲁手里的箱子,后者百般推辞时露出了为难的表情,于是只好先接过乌鲁鲁给他们带的特产。


“牡蛎!!”“还是剔好的!!!”


不出意外的,两个女孩发出了惊呼。


“这个热量少,我觉得你们会喜欢~”乌鲁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麻烦了!”“不,没有……”


左木不由得松了口气,跟着他们笑起来。


初夏拍了拍红夹袄上不知何时落下的雪花,望向天空,雪的踪迹在夜空中已经十分明显,“还是快进去吧,另一个人已经到了哦!碰面之后一起去跟社长他们打声招呼吧!”说着理了理短裙的皱褶,又将被风吹起的桃色发别到耳后,爽朗的笑容令人十分舒服。


“你们见过了?”乌鲁鲁问道。


“哈哈~艾莉保证,可是个大惊喜哦!”艾莉也拍去了连衣裙上的雪,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话音还没落红靴已经踏着雪飞奔到了事务所的屋檐下,只留下一串脚印。


“诶——越来越期待了……唔!”左木说完发现乌鲁鲁已经跟了上去,便也跟着跑起来,却差点被绑倒,所幸没有摔倒。


“没事吧?”初夏回过头,正好看到他差点摔倒的样子。


“啊,没事……”


“到了!”在一阵轻快的伴奏中,初夏和艾莉同时小声的叫唤道,左边的透明玻璃上依稀映出几道人影。


玻璃那边穿着白色运动服的人稳稳的跟着节拍舞蹈着,从弯曲*到弧跳*都是完美的,动作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虽然他们没有见过这段舞,但别说舞蹈专业的乌鲁鲁,就连左木都能看出来那人绝对不是没花精力的。


不过左木脑海中最先闪过的词却是“音乐盒里的小人”。


“很厉害吧!”艾莉充满敬佩的声音把两人拉回现实。


是特殊的蓝发呢……脑后的小马尾随着主人的动作在空中画了个圈,多少有些出神的四人都没有抓住看清对方脸的机会,虽然乐曲明显已经接近尾声,舞者的动作也慢了下来,但因为刘海的阻拦,他们也只能看到有些瘦弱但结实的背影和落地镜中模糊不清的面孔。


“他从我们来的时候就一直在练习哦!”


“虽然可能有些示威意味……不过他是真的很认真,我们都不忍心打扰了。”初夏嘟囔着,不过后半句没有任何贬低的意味。


两人自然也体会到了,现在他们看到的情景下的确是不好意思说出“请停下”或者任何打扰的话语,不过撇开这点不说,两人倒是更在意快要结束的曲子,“还有这首曲子……”


初夏把目光从里面收了回来,靠住墙壁的同时叹了口气,语气和眼神都是花季少女的爱慕,“据说是他写的哦,女王亲自面试的全能天才啊……真厉害呢。”


左木和乌鲁鲁互相看了看。


“看过来了!”艾莉忽然惊呼,初夏也立马再次把注意力投向房间内,只见那人正用白毛巾擦着汗,好像是为了找什么东西回过头便和四人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他也没有放下毛巾,急忙跑向房间门口,不一会就传来了门打开的声音。


“你们是……?”只见那人探出半个身子看着他们,蓝色的眸子不解的看着他们。


比想象中的要干净……乌鲁鲁愣了会,还是左木先反应过来,“我是左木,这是艾莉和初夏还有乌鲁鲁!”


“啊,就是你们吗?!”那人朝他们跑了过来,露出了笑脸,“我叫张零,以后请多指教!对了,叫我零就好了!”


总感觉,和刚刚不太一样……初夏看着那张笑脸是十分吃惊的,正当初夏想着要不要向里面看几眼确定里面是不是还有人的时候,身边的艾莉已经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上前打了招呼。


“呜哇在照片上看就很可爱了本人更可爱……”张零则是捂住可能是因为刚刚运动过度造成大脑缺氧后泛红的脸,一副“这就是天使”的表情,头上那根不愿意被拘束的长长的呆毛也翘了起来。


“零哥哥也很帅啊!”艾莉笑着说道。


“被叫哥哥了……!”张零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但似乎是看到了初夏十分想吐槽的表情又连忙一一和其余人打了招呼。


面前的少年明显属于直来直去的性格,乌鲁鲁总算是稍微松了口气,向张零询问起他什么时候到的。


“果然都在……”张零还没回应,身后突然传来了其他人的声音,五人都被吓了一跳。


“初次见面,我是张玥染,是你们的经纪人。”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朝他们弯下腰,蓝发下的银蓝色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们,面色不改把他们的话压回喉咙里。


“待会见了社长后再自我介绍吧,行李先放在这边。”“是!”


社长室在二楼,不过因为事务所本来就不大,所以也没花多少时间,倒是乌鲁鲁看着四周的房门十分痛苦的样子。


“因为我对于这些复杂建筑有些头疼嘛……”当左木问起的时候乌鲁鲁不好意思的笑着。


“那不就是路痴?”艾莉加快速度追上他们打量着这个高大的少年。


“算是吧?”乌鲁鲁挠挠头,脸上的红晕也不知道明不明显。


“抱歉,之前果然还是应该在火车站附近会面的……”左木看着乌鲁鲁头疼的样子感到愧疚,后者却立马摇头,“没事!反正问问别人就知道了!”


“是吗?”“嗯嗯!别放在心上!”


“我们这边应该只有乌鲁鲁是路痴吧?”初夏也加入了这个话题,看到其余人纷纷摇头后便拍了拍乌鲁鲁的肩,“放心吧!以后跟着我们!”


“哈哈,请多关照啦~”乌鲁鲁放松下来,笑容自然了不少。


“咚咚咚。”张玥染规规矩矩的三次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闲聊,“社长,他们到了。”


“请进。”有些空灵的女声由里传出,一行人不觉挺直了背,跟着张玥染走进社长室。


他们在甄选会的时候见过社长一面,是个金发碧眼的大美人,虽然难免有些岁月的痕迹,但遮不住那由内而外的高贵气质,一举一动之间也像极了古代的英国贵族——这或许也是“女王”这一称号的由来。


端坐在大头电脑前的罗琳朝他们一笑,妆容比面试那时更加精致,眼中的激动也比初次见面时更加明显,身边站着的高博和雷傲打量的目光仍毫不遮掩地落到他们身上。


“你们好!”六人朝他们鞠躬。


“辛苦了。”对面三人点了点头,至少对他们的第一印象应该是不错的。


待六人直起身,罗琳轻启朱唇,声音却准确无误的传入在场的每个人耳内。


“欢迎来到托利亚事务所。那么我宣布,偶像团体培养计划——开始!”


[1、弯曲:一个股关节向外转开、身体重心下沉的活动,不可停在蹲的姿势,下沉 时,背部同时相对拉长并提气。是踝关节、股关节和膝关节的暖身动作以及为一切跳跃作准备的动作。


2、弧跳:俗称车轱辘,就是将身子从侧面翻转一圈,比较难,最好在有人保护的情况下进行。]


九誓_94
欠的无偿稿x1 是个很雕的小姐...

欠的无偿稿x1

是个很雕的小姐姐

欠的无偿稿x1

是个很雕的小姐姐

茗茗

夏词

夏词

明 智生

炎威天气日偏长,
汗湿轻罗倚画窗。
蜂蝶不知春已去,
又衔花瓣到兰房。

夏词

明 智生

炎威天气日偏长,
汗湿轻罗倚画窗。
蜂蝶不知春已去,
又衔花瓣到兰房。

archershaun







2018年 · 你的样子


巨轮未动,

我海自远方来。

山无径,风吹过它沉睡的面庞。

男孩骑着摩托,

兄弟俩张开手臂;

夜火与酒,谁的悠长伴奏,

与我们相识在这净天之下。


铁匠铺、鞍马劳顿;

锻打的、灵魂、

锻打的、灵魂;

你的铁,喷起云雾升腾;

淘沙只为灿灿黄金,再来盛世都城,许我

遇见!你的眸、已轻,

你的红妆,可唤长河九转。


只此一面,

你的美,在职业装下

烘托了城市的温暖。

此后流转经年,火车穿过了晨雾,

高楼的魔方不停变幻。

在工作间留下了谁的身影,...







2018年 · 你的样子


巨轮未动,

我海自远方来。

山无径,风吹过它沉睡的面庞。

男孩骑着摩托,

兄弟俩张开手臂;

夜火与酒,谁的悠长伴奏,

与我们相识在这净天之下。

 

铁匠铺、鞍马劳顿;

锻打的、灵魂、

锻打的、灵魂;

你的铁,喷起云雾升腾;

淘沙只为灿灿黄金,再来盛世都城,许我

遇见!你的眸、已轻,

你的红妆,可唤长河九转。

 

只此一面,

你的美,在职业装下

烘托了城市的温暖。

此后流转经年,火车穿过了晨雾,

高楼的魔方不停变幻。

在工作间留下了谁的身影,

长夜的灯光,打在必经的悲伤之后。

 

叠层喷泉,只待乐声响。

公交车停在一旁,雨仍未停。

你微湿的发,微翘的唇角,

寻着熟悉的朋友。

多少年未见,多少梦想搁置。

新的家庭组建、结婚生子,

为她去吧,挣钱、旅游,保有激情。

 

古老的集市,

在封印中穿插。

照相馆里学艺,街头闻着饼香。

你乘坐马车,数天上繁星;

寰球周转,来到今日时光。

和老师临别拥抱,

她送与你慈爱和祝福。

 

跳跃的飞梭,

曲面的屏幕,

今夜必当想你,遥远的山川;

今夜必当想你,空客穿越天际。

脚踏十字浮桥,交错的峰流,

我来此国、此城、此处,

亿万人,谁可让你止歇。

 


其实我
是今日,没错了。坐标江南

是今日,没错了。坐标江南

是今日,没错了。坐标江南

七月流火

等车的时候
向森林出发

等车的时候
向森林出发

成精的小薯片

6月悲剧(伪)

6月,初夏,悲剧开始。

在此之前,我一直无法理解微博上整天转发锦鲤的男男女女们,就算当作娱乐可能也太不正常。而真当运气这回事轮到自己头上的时候,曾经嗤之以鼻的锦鲤我却希望可以快点降临,自己也不过是平凡人中的一员啊。

起初,我将这种不幸运归结为——生日月,迷信的说法充斥着一整个星期,轰轰烈烈的破解之法由此开展,什么买取平安符,时刻感恩,本命年买的崭新红内裤也从衣柜最底下翻出来,心安理得的穿上,以求一丝慰藉。之后事情变本加厉,袭来之时,我也断定已经做过了最“完备”的打算了。

胃部疼痛不知是什么时候,悄悄的入驻了我的生活。有时它像10086一般,即使你好久不用通话套餐,它却还是毫无忌惮的短信轰...

6月,初夏,悲剧开始。

在此之前,我一直无法理解微博上整天转发锦鲤的男男女女们,就算当作娱乐可能也太不正常。而真当运气这回事轮到自己头上的时候,曾经嗤之以鼻的锦鲤我却希望可以快点降临,自己也不过是平凡人中的一员啊。

起初,我将这种不幸运归结为——生日月,迷信的说法充斥着一整个星期,轰轰烈烈的破解之法由此开展,什么买取平安符,时刻感恩,本命年买的崭新红内裤也从衣柜最底下翻出来,心安理得的穿上,以求一丝慰藉。之后事情变本加厉,袭来之时,我也断定已经做过了最“完备”的打算了。

胃部疼痛不知是什么时候,悄悄的入驻了我的生活。有时它像10086一般,即使你好久不用通话套餐,它却还是毫无忌惮的短信轰炸提醒着你。于是带着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自信独自来到医院,体验胃镜检查。

胃镜检查有时候不如其想象中的可怕,当导管插入腹部的一刻,你甚至觉得世界所有的痛都安然失色,伴随翻江倒海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检查结束。结果不好,也不算太糟,只是之后家中还剩余的火鸡面、火锅底料要趁早送人。

令我感触良多的是去医院检查的前一天。我向来不是以最大限度揣测人性的恶,看来,不只是鲁迅,所有人都机会体验得到。如果某天车祸逃逸如家常便饭般,对于我而言,可能真的对未来社会的发展期望持悲观,唯一庆幸的是我没有受重伤。无疑,那位开着面包车的车主,真真的诠释着“人性丧失”一词,表现的如同奥斯卡最佳车技特效奖。猫狗受伤之于路人都会不忍驻足,我只能暗自神伤:父母康健、家庭和睦、身体健全应该对于每个成人都是不能或缺的吧。

被撞摔倒的一瞬间,我没有如电影般回顾我的一生。而仅仅是觉得:我这是要死了吧。甚至都没有如坐过山车,肾上腺素飙升的那种感觉。真正体会到死亡有时候可能仅仅是一瞬的事。之后,我不断思索如何在,家人朋友都在异地,同事室友如同过客般的城市,出了意外独自面对。上网搜,安全书籍检查,法律条款浏览,最终的结果是:没有办法。意外死亡后警察会如何处理?没有人发现我已经发生意外怎么办?我会不会因为被毁尸灭迹父母还不知道?我于是疯了般开始预想自己可能遭受的意外以及避免方案,就连冷淡了几年的朋友圈最近也更新了自己的最新动态,联系家人变得频繁,同事开始“熟络”了起来。原来着意增加自己的痕迹,有时很重要。

7月来临,梅雨季接踵而至,而某种东西在心中随着6月一系列的事也清爽了些。

訴雨

【发簪】做的初夏凉亭风格的簪子

【发簪】做的初夏凉亭风格的簪子

TobeJIN

一期两会,5、6月连着两个月来了琉璃光院看这让人舒服的新绿,红叶季还会再见的吧……


📍 日本,京都

🍃 琉璃光院

一期两会,5、6月连着两个月来了琉璃光院看这让人舒服的新绿,红叶季还会再见的吧……


📍 日本,京都

🍃 琉璃光院

觅鹿喵carill
#插画壁纸#手机壁纸展示

#插画壁纸#手机壁纸展示

#插画壁纸#手机壁纸展示

中轴对称

(/ω\)害羞

某天宿舍阳台突然出现了一位超级帅气的小哥哥/(〃ノωノ)在舍友诡异的目光中追着人家花痴了半个来小时,,, @花竹君

可是真的好好看啊!

你看这颜色!

这腿!

这身材!

隔天到处炫耀的时候被某位学长吐槽说双眼无神,只有两个小黑点,,,图片放大放到桌子后面冒上来很像鬼鬼祟祟暗中观察……

/抖抖抖

人家是复眼好吧明明眼睛辣莫大/委屈

我不管小哥哥就是很好看

哼~

(/ω\)害羞

某天宿舍阳台突然出现了一位超级帅气的小哥哥/(〃ノωノ)在舍友诡异的目光中追着人家花痴了半个来小时,,, @花竹君

可是真的好好看啊!

你看这颜色!

这腿!

这身材!

隔天到处炫耀的时候被某位学长吐槽说双眼无神,只有两个小黑点,,,图片放大放到桌子后面冒上来很像鬼鬼祟祟暗中观察……

/抖抖抖

人家是复眼好吧明明眼睛辣莫大/委屈

我不管小哥哥就是很好看

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