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初恋组

94149浏览    1404参与
蜀中太热

是谁太沙雕――初恋组神评论

我追你的时候,

你躲避不亲近与我,

现在我要走了,

你却凑上来表明心意,

要我平安归来。

……

神评论:楞次定律

我追你的时候,

你躲避不亲近与我,

现在我要走了,

你却凑上来表明心意,

要我平安归来。


……

神评论:楞次定律

雨馨💕

蛤蛤蛤蛤蛤蛤蛤神/圣/罗/马在看到意/大/利脱光光跳进河里洗澡时的反应

蛤蛤蛤蛤蛤蛤蛤神/圣/罗/马在看到意/大/利脱光光跳进河里洗澡时的反应

莫归

【异色初恋组】熊孩子三十题(十三)

私设
瞎写
开心——
还差最后一个完结

25.准确无误飞到脸上

世界在一夜之间发生了改变。
所有人都有了异能,卢西安诺也不例外。
可惜他很快便发现了一件事。
他的异能似乎有点不太对?
“奥托。”
卢西安诺无比开心地喊着奥托的名字,抄起手边的书就朝奥托砸过去。
用力,随机。
角度,随机。
但是,那本书就那么违反科学地砸到了奥托的脸上。
“卢 西 安 诺!”
手握标准最强异能“空间瞬移”的奥托爆发出了愤怒的声音。而被喊名字的那位则是直接拍桌狂笑。
“干啥,有本事你就躲啊?”
手握“能让所有扔出东西都能准确无误飞到被喊名字人脸上”的这个异能的卢西安诺得意洋洋,无比欠揍。

26.栽赃

“说吧,你又干了什么?”
弗拉维奥扬了扬...

私设
瞎写
开心——
还差最后一个完结

25.准确无误飞到脸上

世界在一夜之间发生了改变。
所有人都有了异能,卢西安诺也不例外。
可惜他很快便发现了一件事。
他的异能似乎有点不太对?
“奥托。”
卢西安诺无比开心地喊着奥托的名字,抄起手边的书就朝奥托砸过去。
用力,随机。
角度,随机。
但是,那本书就那么违反科学地砸到了奥托的脸上。
“卢 西 安 诺!”
手握标准最强异能“空间瞬移”的奥托爆发出了愤怒的声音。而被喊名字的那位则是直接拍桌狂笑。
“干啥,有本事你就躲啊?”
手握“能让所有扔出东西都能准确无误飞到被喊名字人脸上”的这个异能的卢西安诺得意洋洋,无比欠揍。

26.栽赃

“说吧,你又干了什么?”
弗拉维奥扬了扬手中的电话,有点头疼地看向卢西安诺。他只是一个还在上大学的孩子,因为跟老头子闹翻,生活费全靠自己打工赚钱也就算了,不得不养离家出走的弟弟也就算了。偏偏弟弟还是特别不安分的那种。
这已经是弗拉维奥这个月第三次接到学校的通知来校电话了!
“我抽烟被抓了。”高中生卢西安诺满不在乎。“准确说,是奥托被逮到了,顺便把我暴露了。”
“真的?”弗拉维奥投过去满是怀疑的目光。
“真的。”
栽赃诋毁甩锅一条龙做得不是一般得顺溜的卢西安诺,斩钉截铁地回答了。

看啊一条咸鱼在天上飞

梦境,商人,味道

cp主仏英,副神意,隐冷战,极东,红色(苏中),丝路

@相近 预告放出

  ooc严重,剧情迷,短打,欢迎捉虫

  把我想写却没时间写的一些cp来个小短篇

   某天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突然出现了一家名为「味」的铺子,它的主人是一个带着盖住全脸的面具,有一头绚烂金发和璀璨的紫色眼睛的男人,听去过的人说,他自称波诺弗瓦先生,他的声音很有磁性,温柔却透着冷清

 

  这家店很奇怪,不买任何东西,不收钱,甚至有时店长看不上眼的人连进去都不被允许

  据有幸去过的人说,波诺弗瓦先生只要吃一口食物,就会道出做它的人的心中...

cp主仏英,副神意,隐冷战,极东,红色(苏中),丝路

@相近 预告放出

  ooc严重,剧情迷,短打,欢迎捉虫

  把我想写却没时间写的一些cp来个小短篇

   某天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突然出现了一家名为「味」的铺子,它的主人是一个带着盖住全脸的面具,有一头绚烂金发和璀璨的紫色眼睛的男人,听去过的人说,他自称波诺弗瓦先生,他的声音很有磁性,温柔却透着冷清

 

  这家店很奇怪,不买任何东西,不收钱,甚至有时店长看不上眼的人连进去都不被允许

  据有幸去过的人说,波诺弗瓦先生只要吃一口食物,就会道出做它的人的心中所想,很奇怪,不是吗?

 

   第一位客人是开花店的伊万先生,他带来了炸包子

  “你生于泥泞之中,却如向日葵一般坚强,爱着阳光与希望。”他顿了顿,补充道“去寻找你的太阳吧,我的孩子,渡过大海,他一定会守护你”

 

  第二位客人从隔壁来,自己做的汉堡包分量十足“你是别人的小太阳,是吗?奋发向上又充满希望,你想成为一个英雄,拯救他人,你的命中注定在蔚蓝色的彼岸”

  第三个客人蒙住了脸,长长的头发随意的挽起“你何必要来”弗朗西斯先生的脸上笑容罕见的消失了“你在漫长生命中学会的比我能告诉你的多的多吧”

  “我只是来验证一下”客人似乎是他的熟人“你知道我仍未离开这里的原因”

  “……好吧,大漠中的驼铃声,雪原上的红旗,竹林里的满月”

  “谢谢,再见,愿你与他早日相逢”

  “借你吉言”

  第四位客人带着海风的咸味和樱花的香味来,却没有带任何食物

  “我想知道他的心里是否还有我”

  “他怀念着竹林中的那轮明月,你期待着对岸划来的那艘小船,去吧,勇敢一点”波诺弗瓦先生拿起前一位客人带来的包子“你要吗?他做的”

最后一位客人带来了pasta,他总是笑眯眯的样子,棕色的头发看上去软绵绵的,只有一缕不安分的翘起

  “ve~弗……”

  “嗯?”

  “……波诺弗瓦哥哥,我发现了pasta,ve~超级好吃的pasta哦!我给他留了之后就拿给你了!”

  “他?”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看到神/圣/罗/马了!他还是那么大一个”来人在自己身上比了比,骄傲的说道

  “你知道的吧,这里是哪里”

  “当然”

  “为什么你选择留下,你知道他永远不会回来了,他是你亲手杀死的”波诺弗瓦先生声音带上了一丝沙哑

  “……你也在等他,不是吗?”来人的呆毛有些蔫了,却仍在辩解道

  “你知道他仍然在我的身边,我感受的到他手心的温度,和那该死的消毒水的味道”

  “再见吧”他似乎不愿多说,转身朝门外走去,他的身躯和外貌随着他的脚步声变小,接着似乎只有四五岁的他穿着中世纪女仆的衣服,鞠了一躬,牵起门外一个黑色衣服的孩子离开了

  是夜,店长百无聊赖的抚摸着水晶球,与水晶同色而更加璀璨的眼睛带上了一抹失望“11月18日,救援成功五……不,四人”他叹了口气“还是没有你啊,亚蒂”

  门外传来了不合时宜的敲门声,波诺弗瓦先生慵懒的回应道“本店已经打烊了,拒不接客”

  门外那人顿了顿,开口说道“我对波诺弗瓦先生的大名早有耳闻,我做了引以为傲的美食,想请您品尝”

  店长的手顿了顿,声音里带上了几分嘲讽和温柔的笑意“希望你所谓的美食不是毒药,我可不想在这里进医院。进来吧,亚蒂”在这一刻,他才像一个真正的、活着的、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像初冬早晨的太阳,温暖包裹着寒冷

  门外的人走进房间,他长着一张秀气的脸,过粗的眉毛让他显得有些滑稽,而那双绿色的眼睛却让人挪不开视线“我们应该是初次见面吧,先生,为什么要用如此亲密的称呼?”

  波诺弗瓦先生显得有些错愕,又因良好的教养而迅速平复下来“抱歉,柯克兰先生,我习惯了,还有,你可以叫我弗朗西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他点了点头,熟练的拉开凳子坐下“我想买你和你的店,多少钱”

  “不要钱,先生,我只要你的爱情”

  空气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两个人都不愿开口,让不安的气氛逐渐蔓延

  直到波诺弗瓦先生打破了僵局“喂,我说你玩够了没有,哥哥我身上全是消毒水的味道,很难闻的好不好”

  本市有名的企业家亚瑟·柯克兰先生切了一声,露出了小孩子一样的表情“我还没玩够,不想醒过来”

  “好了”弗朗西斯吻了吻面前那人的额头“我们还有世界要去拯救,回家吧,我亲爱的亚蒂”

 

  在医院滴滴作响的仪器声中,亚瑟缓缓睁开了双眼

  他听到护士的声音,好像再说法/国先生把英/国先生带回来了之类的话,还隐隐约约的听到还有一个人没有回来

  啊,是费里西安诺,他沉湎于梦境之中,不肯醒来

小番外
  作为一个银行家,柯克兰先生快要崩溃了
  花店老板说要学驾驶帆船,想单人划过太平洋,取出了一笔钱
  高中的弟弟说要造火箭,借了一大笔钱
  美食街老板说要环游世界,取了一笔钱走了,寿司店老板跟着一起去了

  而他们每个人都提到了波诺弗瓦先生,于是柯克兰先生决定去一探究竟,只是没想到把自己搭进去了

折言

看个同人rpg看哭了。想起几天前的摸鱼,就搞了下。伊厨已经被虐习惯了(茶

看个同人rpg看哭了。想起几天前的摸鱼,就搞了下。伊厨已经被虐习惯了(茶

喵
瞎涂的一个神罗顺便问下出漫有人...

瞎涂的一个神罗
顺便问下出漫有人看没
确定cp有初恋,极东,独伊,可能有法贞,芋兄弟,大概就这样,占tag致歉

瞎涂的一个神罗
顺便问下出漫有人看没
确定cp有初恋,极东,独伊,可能有法贞,芋兄弟,大概就这样,占tag致歉

莫归

【杂】入梦

私设异色初恋
瞎写,谢谢

奥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在卢西安诺的梦里与卢西安诺嘴对嘴。
也许这一件事从一开始就有点问题。
奥托沉思。
路弗斯不知道怎么弄来了从天堂入梦回来的方法,问了奥托要不要来。想着闲着无事也是无聊的他便跟着一起下来了,去了卢西安诺的梦。
刚出场的时候,奥托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态地,做出了那种突然冒出并大喊suprise的傻逼动作。可是,眼前那个在自己梦里漫无目的行走的人就那么愣住了,连奥托预料之中的嘲讽都没有吐出口。
奥托觉得自己一定是被恋爱脑日常上头的路弗斯传染了,不然他为什么会在卢西安诺的脸上看到些许怀念与怅然?
“我居然梦见了那个傻子。哈,这算什么?鬼知道哪来的愧疚...

私设异色初恋
瞎写,谢谢

奥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在卢西安诺的梦里与卢西安诺嘴对嘴。
也许这一件事从一开始就有点问题。
奥托沉思。
路弗斯不知道怎么弄来了从天堂入梦回来的方法,问了奥托要不要来。想着闲着无事也是无聊的他便跟着一起下来了,去了卢西安诺的梦。
刚出场的时候,奥托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态地,做出了那种突然冒出并大喊suprise的傻逼动作。可是,眼前那个在自己梦里漫无目的行走的人就那么愣住了,连奥托预料之中的嘲讽都没有吐出口。
奥托觉得自己一定是被恋爱脑日常上头的路弗斯传染了,不然他为什么会在卢西安诺的脸上看到些许怀念与怅然?
“我居然梦见了那个傻子。哈,这算什么?鬼知道哪来的愧疚心理让我在梦里构建一个虚幻的他?也许我应该清醒一下,至少别再让我在梦里看到那个傻子了。”
卢西安诺自顾自地开了口,语气里带着太多不明不白的混杂情绪。奥托分辨不太清楚,但是他能分辨得出卢西安诺话里的意思。
合着是把他当自己梦里虚构出来的是吧?他怎么不知道这位意大利还有做清醒梦的本领?
奥托看了一眼眼前那个比他离开时高大了不知道多少的人,又低头看了看自己青年的身体,想也不想直接上前给了卢西安诺肚子一拳。
“你是该清醒一下。”
他冷笑开口,习惯性地用上了嘲讽的语气,就像是他曾经无数次那样做一样。
“我确实不是你梦中的产物。高贵的罗马的孙子梦里怎么可能会出现他口中的傻子呢?”
然后奥托在看到了意料之中的卢西安诺的神情。
卢西安诺不明不白的混杂神情在听到了奥托话那一刻便散得干干净净,只余下嘲讽。像是确认了什么,卢西安诺明显放松了不少,连带着语气也回归了奥托所习惯的正常。
“哈,伟大的神圣罗马帝国居然屈尊纡贵地来到我的梦里,这是怎么了?总不会是其他人的梦都进不去才会来我这吧?”
甚至在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卢西安诺脸上还挂上了笑容。那笑容奥托不太熟悉,但是他读得出嘲讽。
“不,只是因为其他人的都逛过了罢了。”奥托撒谎撒得面不改色心不跳。
鬼知道他为什么会跟傻子常色一样会第一个去各自的意大利的梦!反正奥托不知道甚至觉得自己脑袋秀逗了!
彼时周围白茫茫的环境已经因为卢西安诺的意识而改变了。奥托只是余光看了一眼就知道,那个恶劣的卢西安诺到底选择了什么样的场景。
死亡之日。
“那我可真是荣幸呢,神圣罗马帝国大人。”
也只有卢西安诺才能把那几个字尊称读得嘲讽一样。
奥托没理他,直接转身向着身后的王座走了过去。地毯红得很耀眼,几乎要闪晕了奥托。
奥托记得这一日,记得这个房间里的每一个细节。但是奥托没想过卢西安诺也记得那么清楚,没让时光抹去这些痕迹。
王座大小对于如今这副青年躯体的奥托来说正正好。坐上之后,他随意用右手撑着自己下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卢西安诺,扯了扯嘴角。
“现在这大才算正好。”
“我以为你不会坐上去。”卢西安诺走近。
“我以为你忘了。”
奥托回答得飞快。他又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事后无比后悔地冲卢西安诺张开了胳膊。
“要来重演一遍吗?”
而卢西安诺明显愣了愣,才走得更近了些。
卢西安诺的身体已是成年的状态,比奥托的青年躯体还要高大些许。被迫无奈地,卢西安诺单膝跪下,拥抱了那个坐在王座上的青年。
手所触碰到的衣料材质意外得好。奥托一边感叹着时代的变迁,一边感叹着卢西安诺的变态,连材质都能让他感受到。
与那一日很相似,只是再度被放入奥托身体里的小刀已经并没有办法再次给奥托带来痛苦了。
时间快到了。
奥托想了想,还是决定给卢西安诺一个吻别,就算是恶心惊吓对方也值了。
只是他刚完成扭头这个动作,就看见卢西安诺也已经完成了扭头动作。
然后,因为他们挨得过于近,所以嘴与嘴对上了。
然后……
时间停滞了三秒。
奥托看着卢西安诺,卢西安诺看着奥托,两人动也没动,全傻了。
三秒后,反应过来的奥托立刻解散了自己在卢西安诺梦里的形体,直接消失了。
只留下还有些发愣的卢西安诺在梦里摸了摸嘴唇,最终笑出了声。
“哈……还行。”
笑声中藏着太多情绪,不明不白,不清不楚。













后来,路弗斯好心过来问奥托体验如何,并且做好了被奥托损一顿的准备。
但是,奥托只是面无表情地继续画着人物画。
“我跟他能有什么?”
他说。

柳泗瀾
『いかないで もう いかないで...

『いかないで もう いかないで

いまよりもっと かしこくなるし

やさしくなるし つよくもなるし』

畫這張圖的時候剛好聽到這首歌,覺得很合適就貼上歌詞了(´・ω・`)


『いかないで もう いかないで

いまよりもっと かしこくなるし

やさしくなるし つよくもなるし』

畫這張圖的時候剛好聽到這首歌,覺得很合適就貼上歌詞了(´・ω・`)



S.Y.

[露中] запомни меня

可能会有一些别的cp,因为没有大纲我胡写,所以不确定会有什么cp

应该会加初恋和法贞(应该)

非常垃圾和ooc,请慎重观看。下一次就没那么多废话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

——————

“王耀”头发稍长的立陶宛人叫住了他“埃德尔斯坦教授……他找您……”

“咦?”东方人歪了歪头“我记得我将那份谱子很好的还给了教授……”

“什么谱子?”

“不……没什么。”王耀顿了顿身“教授找我有什么事?”

“他说……布拉金斯基回来了……”

——————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

从最开始两个少年的懵懂无知,到最后的分崩离间。这一段痛苦而又美好的回忆一直徘徊在王耀的脑海里。

亚瑟的劝说,阿尔的忠...

可能会有一些别的cp,因为没有大纲我胡写,所以不确定会有什么cp

应该会加初恋和法贞(应该)

非常垃圾和ooc,请慎重观看。下一次就没那么多废话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

——————

“王耀”头发稍长的立陶宛人叫住了他“埃德尔斯坦教授……他找您……”

“咦?”东方人歪了歪头“我记得我将那份谱子很好的还给了教授……”

“什么谱子?”

“不……没什么。”王耀顿了顿身“教授找我有什么事?”

“他说……布拉金斯基回来了……”

——————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

从最开始两个少年的懵懂无知,到最后的分崩离间。这一段痛苦而又美好的回忆一直徘徊在王耀的脑海里。

亚瑟的劝说,阿尔的忠告,弗朗西斯的离去,还有丽莎痛苦的哀嚎。

黑暗又恐怖的回忆顷刻间又重新充斥在王耀的大脑,画面,声音,一切都还是那么真实又令人害怕……

“王耀……王耀?”立陶宛人将手在王耀的面前挥了挥“您还好吗?埃德尔斯坦教授说要快点……”

“啊……啊,我没事”王耀抱歉的笑了笑“替我向菲利克斯问好,托里斯。那家伙上周还威胁我小心首都变成华沙”

“实在抱歉……”托里斯欠了欠身,“那我先走了……”

随着托里斯的离去,王耀的心也紧张了起来。

伊万……伊万……伊万来这里干什么?他的目的不是已经达成了吗?他还想从我这索取什么……。

“……伊万啊……”

王耀这么轻轻的叹息一声,抬脚向埃德尔斯坦的办公室走去。

           

随着“吱嘎……”一声,老旧的木门被王耀推开,他先是习惯的向埃德尔斯坦教授鞠躬,然后看向旁边那个戴白围巾的斯拉夫人。

“好久不见”他笑了起来“耀”

——————

“老师——!”稚嫩的声音响起“布拉金斯基和琼斯又打起来了!”

金发青年叹息一声,“在哪?”他说。

“在瓦尔加斯老师的教室!!”

少年们对对方狠狠的攻击起来,双方都鼻青脸肿,但是谁也没有停下攻击。

“够了!阿尔!伊万!”稍稍矮小的英国少年无法插入这场战争,只能着急的吼叫。

“贝什米特老师来啦!!”一个拥有特殊发色的少年大声说着,语句里藏着兴奋和激动。

连正在打架的伊万和阿尔都停了下来,然而贝什米特老师并没有理他们,事实上是忽略了他们。

“费里……!”他着急的叫着“没事吧……”

“ve……我没事啦。但是他们突然就打起来了真的让人很困扰啊……”

上一秒还是微红的脸颊,并且充斥着用肉眼都可以看出来的担忧,下一秒就变成的淡淡的愤怒。

“布拉金斯基和琼斯……”他说“到我办公室来!”

然而语气并没有太多的严厉,反而有着无奈的情感。二人早就离开了对方。伊万擦擦嘴角的血,眼神透露着满满的嫌弃。另一边的阿尔则眯起眼睛,就好像在看一个废物,一个令人厌恶的人一样。

“好了……好了……”费里插到他们中间,阻止仿佛又要继续烧起来的小火苗“大家要和平相处哦……”

然而并没有起一点作用。

“走,着,瞧”伊万对着口型,扯了扯柔软的纯白围巾——然而上面已经沾满了大大小小的血滴。

“哼”阿尔不屑的转过头,率先抬脚离开教室。同学叽叽喳喳的交谈着。

“哈,他俩完蛋了。”基尔伯特插着腰对旁边的人说,“是吧?王耀”

然而对方沉默着,基尔伯特也不再说话,转身去找弗朗西斯。

“伊万……”王耀小声的嘀咕“伊万 布拉金斯基”

以后,得离他远一点了。

后来你们不还在一起了(小声)

纪木萧
另寻沧海someone lik...

另寻沧海
someone like you
私心初恋组(

另寻沧海
someone like you
私心初恋组(

郭德纲挚爱
佳人无间(2)陶阳&times...

佳人无间(2)
陶阳×王九龙

佳人无间(2)
陶阳×王九龙

长岛冰茶不是茶

顶峰再见

头回搞初恋组胎教文笔写的不好您多担待

❗勿上升真人 ❗

幸好有我的爱迪尔点梗不然又莫得灵感了! @楠暮

 

 

18年祥林的专场,张九龄王九龙助演,介绍起张九龄时郭麒麟顿了一下“这是我的,我的死党,不是外人,张九龄”郭麒麟的失落转瞬即逝却被张九龄捕捉到了,一起长大的交情这点情绪他还能看不出来吗?或许是时候了。

原本郭麒麟和张九龄是搭档,郭逗张捧,两人竹马情深搭档多年也极有默契,因为种种原因两人分别又重组搭档,如今各自成角儿,都到了能独当一面的程度了,以前的种种也都成了封存的回忆。

在后台换衣服的郭麒麟磨磨唧唧不知道在干些什么,阎鹤祥催了好几遍也不见人,刚想进...

头回搞初恋组胎教文笔写的不好您多担待

❗勿上升真人 ❗

幸好有我的爱迪尔点梗不然又莫得灵感了! @楠暮

 

 

18年祥林的专场,张九龄王九龙助演,介绍起张九龄时郭麒麟顿了一下“这是我的,我的死党,不是外人,张九龄”郭麒麟的失落转瞬即逝却被张九龄捕捉到了,一起长大的交情这点情绪他还能看不出来吗?或许是时候了。

原本郭麒麟和张九龄是搭档,郭逗张捧,两人竹马情深搭档多年也极有默契,因为种种原因两人分别又重组搭档,如今各自成角儿,都到了能独当一面的程度了,以前的种种也都成了封存的回忆。

在后台换衣服的郭麒麟磨磨唧唧不知道在干些什么,阎鹤祥催了好几遍也不见人,刚想进更衣室看看张九龄突然出现了“哥,我在这儿等着大林你先回酒店吧”阎鹤祥犹豫了一下,他不放心自家那小孩在外边,但是又想到张九龄办事一向稳重,有他跟着一定不会出什么问题。阎鹤祥刚想开口这时候经纪人打来电话“行吧,那你看好大林啊,那边还有事找我你们别太晚了啊”张九龄一脸您放心吧的表情,阎鹤祥点点头接了电话急忙忙的离开。

张九龄这才走到门前深呼吸,敲敲门,没人应,直接推了门进去看见郭麒麟早就收拾好了坐在沙发上发呆,听见有人进来了赶紧摁灭手机胡乱抹了把脸起身,见是张九龄就又坐回去继续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张九龄也不说话就抱着胳膊靠在门上看着郭麒麟,就这么过了几分钟郭麒麟被盯得心烦就嚷嚷“看什么看啊我脸上又没花儿,今天怎么没跟你那师弟在一起,换缠上我了是吧”郭麒麟始终没有亦或是不敢抬头看张九龄,怕眼中的慌乱被他看了去。“看来是不欢迎我,那我先走了。”张九龄说完就要开门,一个拥抱从背后迎上来,双手搂着张九龄,张九龄的手轻轻抚上,叹了口气转过身子面对着郭麒麟,听到他小声说“我们都这么多天不见了你当真要走啊...”好像是挺久了,从上次小园子合作之后因为两人工作原因就再没见过,见天儿净跟着王九龙那臭小子了。

“不走不走啊,怎么我不给你捧哏你越过越像个小孩儿了,这么黏人,东西收拾完就走吧?带你出去吃好吃的。”张九龄拍拍郭麒麟的头,就大了两岁但历的多张九龄也比郭麒麟成熟了很多。“好!”郭麒麟把手机揣兜里拉着张九龄就往外走“剩下的就让他们收拾吧。”刚才还垂头丧气的,一说出去玩郭麒麟就来了精神。

现在两人已小有名气,私人出行不想招摇过市跟打群架似的,大晚上的还得带着口罩,出了剧场拦了辆车,郭麒麟才想起来没打开地图看看去哪,但张九龄已经跟师傅交待好了目的地,就像以前一样。

到了, 喧闹的街市、叫卖的小贩和到处弥漫的香气。张九龄知道郭麒麟讨厌正式的餐厅的那种拘谨,他喜欢在这种小吃街上边逛边吃随意挑选,也因为在眼下紧凑的生活里这是仅存的低配的自由。

两人最后来到一个烧烤摊前坐下,手上拎着各色小吃,不用郭麒麟交待张九龄点的全都是郭麒麟爱吃的,他还是一如当年的可靠、让人安心,总会在你开口前就照顾好你的一切,可是自己好像把这个人弄丢了...郭麒麟提出去买点饮料张九龄同意了,郭麒麟记得张九龄以前最喜欢喝可乐了,遍地都是奶茶店咖啡店就是没有卖可乐的,等郭麒麟买回来已经是十来分钟后了,张九龄在远处接电话似乎是有意躲着郭麒麟不让他听到,可风夹带着远处的声音吹过来,不很大但郭麒麟听的清楚“我知道了,我都多大人了还照顾不好自己吗,楠楠你先睡吧别等我了,我带了你的眼罩就装在行李箱边上,不用接啊,好好,挂了。”郭麒麟听完赶紧低下头,拿起一瓶可乐想灌下去却被走过来的张九龄伸手拦下来了“干嘛喝这么急,不怕呛着?又没人跟你抢。”可你已经被抢走了啊。

烤串上来了,郭麒麟此时已没了说话的兴趣,只顾着埋头吃自己的。所以今晚的时间算是施舍给我的吗,果然他已经完全取代了我吧。郭麒麟注意到张九龄没有打开他买的可乐,“你怎么不喝啊,怕我下毒吗?”郭麒麟勉强打趣道。“没有没有,忘记了”张九龄从心不在焉的状态中清醒,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然后又拧上,这种剩在嘴里的甜腻味道实在是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微微皱了下眉头,郭麒麟假装没看到但心里已泛起了波浪 。

是啊,人总是会变的,我记住了你曾经的喜好但是却忘了你变了口味,就像曾经的我们是那么好,可陪伴我的,只是记忆里曾经的你,不是现在已经改变的你。

或许我该放下。

“哥,我们回酒店吧”郭麒麟笑着跟张九龄说,笑容里包含了多少层意思怕是没人能读的懂、读的透。“好,回去。”张九龄顺着郭麒麟的话说。

到了酒店张九龄陪着郭麒麟到房间里,像是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可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有什么话就说呗,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我?磨磨唧唧的。”

“曾经我们是搭档。”

“嗯。”

“我现在和王九龙是搭档。”

“这不废话吗。”

“你对我什么感情我们俩都了解,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你明白吧。”

“......我明白,跟明镜儿似的。”

“嗯...所以,我以后就照顾不了你了,你跟祥哥好好的。”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都知道了。我要睡觉了。”郭麒麟衣服都没脱就钻进被子把自己蒙起来,自己的鼻音马上就要出来了,眼里泛起的眼泪沾湿了被子,他怕,怕面对这种场景只有自己一个人溃不成军,显得更可笑。

“我走了。”这次是真的走了。话落,转身。

郭麒麟突然伸手拉住他,“九龄,再抱我一次吧,就当对我们曾经的告别仪式”,张九龄抱住了郭麒麟,郭麒麟多希望这一刻能再久一点,可事情总要过去,郭麒麟松开了手。

“晚安。”

“晚安。”

张九龄走了之后郭麒麟把手机屏保他们两个的合照换下来,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喜欢别人动他手机的原因,随便找了张图代替后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他们之间除了兄弟以后再无别样感情。

 

 

 

“师哥,你怎么才回来啊,我都等睡着了...”

“这不是回来了嘛,睡觉吧,看你困的。”

 

 

(敲门声)“大林,回来了吗?”

“刚回来”

“那就好,早点睡,别玩手机了啊”

“好嘞”

每个人都值得被爱,被牵挂,被等待。

我们都身伴良人,兵分两路,顶峰再见。

——————————————————————

本来想的是🚲的,或者是个🍬结果没想到写着写着就🔪了。。。我咣咣撞墙,太对不起期待我写初恋组甜文的各位了!我我我觉得龄龙还是最甜的!我不忍心!再动笔写初恋的话就应该是甜的了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鸽子精发言)我尽量最近搞叭hhh,感谢各位的浏览,都是对我的支持

郭德纲挚爱

与君携手赴边疆
王九龙×陶阳
初恋组我爱了

与君携手赴边疆
王九龙×陶阳
初恋组我爱了

郭德纲挚爱
我还是把邪cp的文放出来了 龙...

我还是把邪cp的文放出来了
龙陶我站定了

我还是把邪cp的文放出来了
龙陶我站定了

夙白是不是女孩子

初恋是初心
入aph爱上的第一对cp
今后也会一直喜欢下去

初恋是初心
入aph爱上的第一对cp
今后也会一直喜欢下去

莫归

【异色初恋组】熊孩子三十题(十二)

私设
偏题真好玩(不是)
有老王亲情出场(?)

23.门框上的字典

在推开门的前一秒,卢西安诺非常有先见之明地收回了手,转而用了脚踹。
感谢门没有太厚。在卢西安诺竭尽全力的情况下,门被踹开了。
随着“砰”地一声被踢开的门发出声响的还有一本书,或者更准确地来说,一本非常厚的字典。如果要是砸头上,一定会非常疼。卢西安诺只是瞄了一眼,便异常淡定地踏过了那本字典,冲着房间内安静看着书的奥托甩出了一句。
“失望吗?”
“不。”
奥托十分冷静地抬起了眸子。
“倒不如说如果看到你被砸到了,才会比较失望才是。”

24.纸团大战

“啪。”
一个纸团飞跃了房间上空,准确无误地砸中了正在听讲的奥托。奥托一愣,转头便看见了一脸...

私设
偏题真好玩(不是)
有老王亲情出场(?)

23.门框上的字典

在推开门的前一秒,卢西安诺非常有先见之明地收回了手,转而用了脚踹。
感谢门没有太厚。在卢西安诺竭尽全力的情况下,门被踹开了。
随着“砰”地一声被踢开的门发出声响的还有一本书,或者更准确地来说,一本非常厚的字典。如果要是砸头上,一定会非常疼。卢西安诺只是瞄了一眼,便异常淡定地踏过了那本字典,冲着房间内安静看着书的奥托甩出了一句。
“失望吗?”
“不。”
奥托十分冷静地抬起了眸子。
“倒不如说如果看到你被砸到了,才会比较失望才是。”

24.纸团大战

“啪。”
一个纸团飞跃了房间上空,准确无误地砸中了正在听讲的奥托。奥托一愣,转头便看见了一脸正经地卢西安诺正在专心看着自己眼前的书,听讲。
奥托差点就信了卢西安诺在认真学习,如果这间屋子里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与一位老师的话。
他哼笑了一声,打开纸团,看见那张纸上写着卢西安诺自诩漂亮但是在奥托眼里贼丑的字。
“午饭要吃什么?”
扔个纸团过来就是为了这个,果然是无聊的卢西安诺。
奥托暗自想到。
不过,他还是飞快地把纸团扔了回去,精准地砸中了卢西安诺的脸。
“你说呢?再说,你这样不怕被老师发现?”
回去的纸团上这么写着。
“好的您老家有钱点外卖,我就自己去食堂咯。以及,老师才不会发现我,只会发现他最好的学生在试图传纸条。”
“哈。我怎么感觉有人会被请出去呢?以上课打扰其他同学学习的罪名。”
“怎么可能呢?只会发生好好学生上课不听讲被罚的事情。”
……
纸团在空中飞来飞去。而背对着两位不安分小孩子的王耀推了推装逼用的平光镜,继续在黑板上写着板书。
哎呀,小孩子就是傻得可爱。等下课再好好教育他们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